•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馨梦学园

      馨梦学园是一所收容14至18岁的未成年犯罪少女的监狱学园。随着现如今未成年女性的犯罪率急剧升高,法律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开始与未成年人犯罪相冲突,大量严重危害秩序的女罪犯由于未满18周岁而无法判处死刑,同时许多孩子在监狱难以受到良好教育,出狱后仍有犯罪行为。基于以上考虑,特地开设馨梦学园,收容本市所有未成年女犯,待她们成人以后,根据所犯罪行和学校表现来判刑,完全由学校方面来定罪量刑。

                师范大学刚毕业的孙静,第一份工作就来到的馨梦学园当教师,女校长还特地让她当班主任来管理一整个班级,这让她不禁有些激动,也有很大的忧虑,毕竟她的所有学生,都是各式各样的犯人,没有任何教育和管理经验的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管住这些不良少女。她向校长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校长不以为然,笑着告诉她:“我下午会给你们开新教师指导会,到时候会教你们怎么教育这些学生。”

                来到会议室的孙静,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见前面摆放了一台机器,一个架子上安装了左右两块板子,可以由机器手臂来回挥动,由电脑控制机器手臂,架子上还有固定环和绑定带,正对板子的位置还有一块靠垫,刚好到人的屁股那么高。孙静觉得很奇怪,从没见过这样的装置。正当这时,校长走了进来,用她和蔼的笑容先是对这些新的女教师的到来表示欢迎,随后便是进入正题,如何教育管理这些不良少女。

                “一个字,罚!”校长的声音掷地有声,孙静并不奇怪,这些犯罪份子,如果不加以处罚,恐怕是很难管理的,只是该如何惩罚呢,罚站罚抄书吗,不知道能不能起到震慑作用。校长继续说:“我们学校的经典惩罚方式是打屁股。”底下一片哗然,现在的学校已经没有体罚了,更何况她们的学生还只是一群女孩子,尽管犯了罪,打屁股也是太过羞辱。

                校长打断了众人的喧哗:“实在不想体罚的也可以不罚,只是你们的奖金与学生表现和成绩严格挂钩,成绩好的班主任奖金会是不好的几十倍。根据以往的经验,拿奖金最多的都是打学生屁股打的最狠最频繁的,那些仁慈的老师操心操力,犯人们都会露出自己的本性,反而欺负起老师了。”顿时所有人一片沉默,谁也不想和自己的奖金过不去,更何况老师们确实害怕犯人们闹事不听话,有打屁股这样简单好用的方法,好几个老师都想跃跃欲试。

                校长走到那台古怪的机器前,开始向老师们介绍:“考虑到学校里都是女老师,力气不大,亲自打学生屁股太过劳累而且不怎么疼,实际上效果很差。我们特地引进了这台打屁股机,去年一学年使用下来效果非常惊人,几乎没有一个学生胆敢再有什么出格的举动,成绩也飞速提升。”

                孙静很是惊讶,这样一台不起眼的机器,竟然有这样神奇的能力?校长对着机器的各部分,继续讲解:“首先是这两块板子,是用特殊材质制成,相比于普通的木板,伤害只有三分之一,而疼痛度却加倍,是完美的打屁股板子。经过测试,用这台机器打学生屁股200下左右,屁股会完全开花,彻底被打烂,所以一次打屁股尽量控制不超过200下。”

                “谈到控制,这里有块显示屏,可以控制打屁股的数量,以及架子上的束缚环,只要学生把手脚放到指定位置,摁下按钮,就会自动绑住手脚,腰部也会有束缚,防止身体过度扭动。”

                这台机器的自动化程度远超孙静的预料,这样一来完全不需要自己出什么力气了,她于是询问校长,什么情况下可以使用这台机器打学生屁股,校长告诉她们:“每个班级都安放了几台打屁股机,只要你们认为需要打屁股的时候,就可以打。”校长看她们疑惑,把话说的更明白了:“你们在班级里拥有绝对的权力,在任何时候不需要任何理由,想打多少打多少。另外,打屁股并不仅仅是惩罚犯错的手段,更是预防犯错的手段,你们需要时刻用打屁股来预防学生们犯错。”

                孙静一听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下她等于掌握了所有学生屁股的生杀大权,想打烂就打烂,她一下子来了兴致,决定给她的学生们来一顿杀威棒,开学第一天,每人一百大板,好好欣赏她们那些血红发紫的屁股如何在板子下颤抖。

      孙静走进教室,里面20来个学生端坐在座位上,她们与普通的女孩子没有任何差异,丝毫不像是穷凶极恶的犯人。学生们一见到新老师进来,神情顿时紧张了起来,尽管孙静比她们大不了几岁,是个年轻靓丽的老师,但她们对老师有着本能的恐惧,一个个都屏住呼吸,还不知道等待着她们的是什么。

       

               孙静先是对着大家一个漂亮的微笑,简单介绍了下自己,随后很快进入了正题。她走到打屁股机前面,启动了机器,此刻所有的女学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一个个低着头,要把自己藏起来似的。“谁是班长?”孙静大声发问,一个马尾辫的小姑娘战战巍巍站了起来,她个子不高,身材匀称,用细微的声音回应着老师,“报告老师,我是。”小姑娘低着头不敢直视老师的眼睛。孙静见她如此畏惧,顿时心中有了底气,开始咄咄逼人起来,“把头抬起来!谁允许你低着头的?”孙静顿时严肃万分,把班中学生吓了一跳,那姑娘听到了孙静的命令,抬起头来,却已经一头冷汗,身体微微颤抖,眼中流露出恐惧。

       

               孙静心中窃喜,既然这些女犯人这么害怕我,事情就好办了,继续不依不饶:“告诉我你的名字,和你的罪行。”那女孩嚅嚅的回答:“报告老师,我叫谢昕,犯欺诈罪。”孙静一拍身边那台打屁股机,质问谢昕:“告诉我这是什么。”谢昕行骗多年,心思缜密,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她早就感觉到孙静来者不善,以为装成一个乖乖女就能过关,没想到却给了孙静巨大的自信,此刻的她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报告老师,那是打屁股机。”孙静继续明知故问,就是要折腾她:“那打屁股机是用来干什么的呀?”谢昕只得回答:“是用来……打屁股的。”孙静又露出了她优雅的微笑,而谢昕眼中却是危险而虚伪的。“那么谢昕,请你来给我示范下怎么打屁股好么?”谢昕吃了一惊,本以为不说错任何话就能过关,没想到孙静执意来给打她杀威棒。谢昕此刻盘算着,自己并没有犯任何错误,应该不会打多少下,估计就几下意思意思,主动配合可以博得老师的好感。于是走上到孙静和打屁股机前面,主动脱下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到了脚踝,圆翘白皙的屁股露了出来。准备趴到机器上时,随口问了句:“老师打多少下呀。”孙静也随口回了句,“一百下。”

       

               这三个字吓得谢昕差点没站稳,顿时慌了,用着颤抖的嗓音求饶,“老师,我没有犯错啊。”孙静不以为然:“难道只有你犯错了我才能处罚你吗?”谢昕呆呆的愣在那,想辩解却无话可说。她明白老师就是要打她屁股,而她却没有任何能力反抗,只能乖乖服从。谢昕深明馨梦学园的规矩,但一百下实在是不能承受之痛,她只想痛哭一场。孙静见谢昕呆呆的站在那里,下半身只剩脱到脚踝上的裤子,走到她身边,一巴掌拍在她屁股上,谢昕只得趴上打屁股机,手脚和腰都被牢牢绑住,连扭动屁股都做不到,她只能闭上眼睛,等待板子在自己屁股上肆虐。

      谢昕的屁股高高耸立,两块板子蓄势待发,似乎马上就会把雪白的屁股打成深红透紫的烂桃子。谢昕上半身伏在机器上,屏住呼吸,头埋在手臂里,样子甚是无助。全班一片寂静,眼睛都盯着谢昕高高撅起的屁股,不少学生暗自摸摸自己的屁股,想着如果是自己的屁股挨打会是怎样的惨状。孙静启动了机器,输入了100下的指令,谢昕心里一慌,咬住牙,准备迎接无情的板子。船桨形的板子顿时启动了起来,猛的挥舞在谢昕的屁股上,啪的一声,谢昕感觉屁股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忍不住大声叫了出来,双腿想挣扎却被牢牢绑住,未等她调匀呼吸,第二块板子就接踵而至,落在屁股上那一刻,谢昕感觉到一股自己的屁股被撕裂般的疼痛,又一次嚎叫了出来,眼泪也在眼眶中打转。又两板子落下,谢昕承受不住那痛楚,眼泪夺眶而出,谢昕想要扭动屁股来缓解疼痛,结果腰被束缚住,屁股根本一点都扭动不了,随着板子打屁股的啪啪声一声声响起,谢昕声泪泣下,觉得自己已经无法承受了,可她的屁股仅仅是一片绯红,打的板子还不满20下。这就是打屁股机的可怕之处,对屁股造成的伤害极小,但痛苦极大。疼痛程度甚至超过了古代刑罚的杖臀,而屁股却可以承受,这让谢昕生不如死,而这仅仅是个开始,她的屁股还要再挨80大板才能结束。

       

           教室里一片寂静,只有板子打在屁股上的啪啪声以及谢昕的哭喊声,孙静仔细观察下面学生的反应,大部分人面色惨白,浑身发抖,生怕板子要打在自己的屁股上,有几个胆小的学生已经闭上眼睛,不敢再看谢昕的惨状。而孙静也找到了几个与众不同的,最后排的那个高个女孩,面无表情,似乎事不关己,对此毫不关心,孙静找到了猎物,回头再一看谢昕,屁股像一个血红的大桃子,每打一板,都会更成熟一分。屁股上的持续剧痛摧毁了谢昕的尊严和理智,她绝望的哭喊,声嘶力竭的向孙静求饶:“老师……求求您别再打了,啊!饶了我吧,求求您了,啊!”打屁股的清脆击打声,伴随着谢昕的求饶哭喊声,这让孙静觉得很有成就感,孙静第一次感受到权力的快感,以及对他人的征服感。以谢昕的经验,挨打时求饶非但没有作用,反而容易被加罚,但深入骨髓的痛楚让她顾不了许多,拼命的哭喊求饶,只求能少打一些,让她能减轻一丝一毫痛苦也好。

       

           80下过去了,谢昕的屁股已经惨不忍睹,深红微紫的屁股肿的老高,即便是轻轻抚摸,也疼痛难忍。谢昕的求饶声也快没力气喊了,而孙静却没有一丝一毫要给她减罚的意思,非要打满100下不可。谢昕浑身是汗,已经没有哭喊的力气了,连挣扎都无法挣扎了,一下下挨着板子,尽管意识已经不清晰,但疼痛愈演愈烈,没有丝毫麻木。这也是打屁股机的独特功能,可以有效避免晕厥麻木导致的惩罚效果降低。终于挨满了板子,束缚一下子解开,谢昕已经没有力气站着了,滑落到地板上趴着,缓缓爬起来,想要提上裤子,但一提裤子就会触碰到屁股,她咬住牙,一提裤子,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总算把裤子提上了。这时,一旁的孙静突然说话:“我什么时候允许你提裤子的?”谢昕害怕又要被罚,连忙把裤子又拉下到脚踝处,又是一阵剧痛。孙静又下令,“回位置上坐好。”谢昕拖着脚踝上的裤子,一瘸一拐的回座位。血红发紫的屁股裸露在外,与白皙的大腿形成鲜明对比。到了位置上,谢昕的屁股根本就没法坐下,但如果违抗命令,只会受到更严厉的惩罚,一咬牙,缓缓坐下,屁股接触到椅子的那一刻,谢昕本能的要跳起来,但谢昕知道,要是不好好坐下,她的屁股就别想要了,弄不好要再打一百大板。谢昕忍住剧痛,坐了下来。

       

           孙静很满意,随后走到了后排,那个高个女孩身旁。

      孙静来到高个女孩身旁,那姑娘仍面无表情,看到老师来了也无动于衷,孙静示意她起立,她一站起来就高了孙静一个头,看上去有175以上。孙静让她报告自己的姓名和罪行,她仍是面无表情的说:“张心妍,贩毒罪”。这姑娘身材高挑,面容姣好,没想到居然是毒贩,而且进了学园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孙静知道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都是新学生,于是心想非要杀杀她的锐气不可。孙静对她说:“刚才谢昕给我们大家演示了如何打屁股,现在轮到你了。”张心妍一脸惊恐和愤怒,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大声抗议,“凭什么,我又没有犯错为什么要处罚我?”孙静想了一下:“因为你很高呀,仰着头跟人说话让我不高兴,所以我要打你屁股。”心妍难以掩盖自己的不满,“这算什么理由!长的高就要被罚?”孙静板起脸:“没错,你身高175,那就打你175下板子。”全班人都吓呆了,到不是因为这欲加之罪的理由,而是175板子根本闻所未闻,虽然理论上最多可以挨200板子,但100下以上就极其少见,谢昕被打了100板子就已经是如此惨状了,175大板非得把张心妍的屁股打烂不可。没错,孙静就是要打烂心妍的屁股,要让她的傲气和屁股一起被彻底打烂。心妍吓坏了,没想到自己傲慢的态度招来了灭顶之灾,现在自己是骑虎难下,想要服软,但想起谢昕如此听话还是一下板子都不少,就想铤而走险,硬顶着试试。心妍壮了壮胆子,对孙静示威:“你这是侵犯人权!是犯罪行为,我拒绝接受你的惩罚。”孙静倒没想到张心妍的胆子有这么大,不过学园的制度从一开始就是用来对付这种不听话的犯人的,那些老学生都知道,如果这样就能逃避处罚那没人会老老实实挨板子了,这样的示威只会给自己加罚。孙静也笑了:“你大概不知道你成人的那天学校会对你重新判刑吧。”张心妍一下子懵了,她知道自己的罪行并不太重,只要在学校好好表现,就很可能免于坐牢,“而你抗拒惩罚,那到时候只能判你死刑了。”张心妍膝盖一软,跪了下去:“老师我知错了,求求您放过我吧。”孙静俯视她,看着自己一直仰视的高个女孩给自己跪下,心里还是很舒服的。孙静捧着心妍的脸,“去,175下板子,一下都不能少。”按理说张心妍刚才的反抗行为是要加罚的,不过175下板子已经能让她屁股开花,加罚的空间已经不大了,于是孙静也就没给她加罚。张心妍知道自己除了乖乖服从接受惩罚,根本没有其他选择,只后悔当初自己的态度为什么这么傲慢。心妍来到打屁股机前,拉下自己的裤子到脚踝,屁股丰满白皙,双腿修长。趴上了机器,固定住了身体,屁股被高高撅起,心妍一想到自己的屁股马上要被打成烂肉,心里欲哭无泪。

      啪的一板子下去,张心妍那丰满的屁股颤了一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疼痛感,屁股上染上微红,大概是参杂了恐惧与绝望,眼泪直接流了出来。两三板子下来,伴随着几声惨叫,屁股已然泛红。而第一次挨板子的张心妍屁股有肉却不经打,对疼痛的忍耐度也更低。板子每落在屁股上一下,张心妍都会惨叫一声,眼泪也流个不停。刚打20下,屁股上一片绯红,脸上梨花带泪,甚是可怜。孙静心一软,想给她减罚时,板子打在屁股上,心妍浑身挣扎了一下,用尖锐的嗓音大叫了一声,这让孙静好不容易有的同情心顿时消失,命令心妍不许再叫,心妍双手捂住嘴巴,眼泪流的满手都是。

       

           40板子下来,红臀白腿甚是明显,此刻的张心妍浑身是汗,由于想叫又不敢叫,拼命压制住自己耗费了过多的体力。板子一下下拍着屁股,张心妍的神智开始不清醒了,她只能本能的感觉到疼,开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高撅着屁股挨板子,为什么会捂住自己的嘴不发声。打着打着,她回忆起小时候的快乐时光,开始回忆她人生的每一天,渐渐的,尽管仍未昏迷,疼痛感也不那么强烈了。

       

           所有人都感觉到张心妍有些异常,她不再叫喊,不再挣扎了,然而神智却没有昏迷,还能动弹。孙静站在一旁,想着要不要停下机器查看下情况,班里一个女孩跑了出来,跪在孙静脚下,脸上净是泪花,她拼命哀求孙静:“老师,心妍她第一次挨板子,受不了这么多打,求求您放过她吧。”孙静点头,前去停下机器,刚好打满100下。张心妍整个屁股黑紫,肿的非常严重,神情恍惚,没有力气站立了。她让几个学生把她抬到校医院,并没有大碍,把屁股养好就可以了。

       

           但孙静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张心妍,这次打了100下,得让她分期付款,等把屁股养好,再来两次100大板,这样子就是175变300了,不过所幸分期执行,不会把屁股彻底打烂。

       

           此刻孙静又想起了那个跑出来给张心妍求情的女孩,仍跪在地上没有起来。一询问,她名叫李佳颖,犯盗窃罪。

      跪在地上的李佳颖瑟瑟发抖,她知道孙静要打她们杀威棒,只要稍有不顺孙静的心意就会屁股开花,她根本就不想撞在枪口上,但心妍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要是结结实实挨满175下板子,非得命丧当场不可,就算自己要受罚,也必须保护住心妍。此刻心妍是无大碍了,而自己却不知如何是好,这让佳颖万分恐惧,跪在地上久久不敢站起来,生怕有半点逆了孙静的意,受到重罚。

       

           孙静对这个女孩也很有兴趣,她的主动请求给了孙静台阶下,看着她现在万分恐惧的神情,孙静也开始犹豫要不要惩罚她,毕竟犯人是没有资格求情的,而如果真的把张心妍打死了,学校方面倒是可以处理,但校方会不会对孙静有所处罚呢?大概不会是扣奖金那样简单,会是怎样的处罚呢?不会是?孙静突然想到了什么,浑身颤抖了一下,不敢再往下想了。还是想想怎么处理李佳颖吧,到底要不要罚,孙静一时犹豫了起来。

       

           “李佳颖,你说我要不要罚你?”孙静想看看李佳颖会如何反应,而要回答这样的问题也过于残忍,说自己不该罚那是完全没有认识到错误,要重罚,说自己该罚又太强人所难。李佳颖自己也明白,如果不能好好回答的话自己就惨了,“佳颖犯了错误,当然要罚,求老师念在佳颖知错改错的份上从轻处罚。”嗯,从轻处罚,孙静想怎么个从轻法呢,只见讲台上有一块檀木板,说起来自己还没有亲手打过屁股,正好李佳颖也很听话懂事,犯错程度极轻,就拿她试试手。

       

           孙静拿起板子,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示意李佳颖趴到自己大腿上。李佳颖知道这只是象征性的惩罚,即便孙静力气再大,跟打屁股机造成的痛苦相比,也是不值一提。佳颖顺从的趴在孙静大腿上,头部朝下,屁股位于身体最高处,孙静脱下了她的裤子,紧致圆嫩的屁股浮现出来,像两颗大荔枝。孙静一板子拍上去,痛的李佳颖一哆嗦。尽管不及打屁股机的巨大威力,但没想到孙静有这么大的力气,直接让佳颖的白嫩屁股染上一层微微的红印。尽管没有机器的痛苦,但是孙静手中的板子频率极快,两板之间没有多少间隔,还未消化前面的疼痛,后面的板子就已经打在屁股上了,转眼之间,佳颖的屁股一片通红,佳颖也忍不住哭了出来。屁股上持续传来钻心的疼痛,这让佳颖一时没忍住,双手捂住了屁股,板子打在了手背上。孙静停下了动作,佳颖知道自己闯大祸了,本来孙静亲自打屁股就是一种格外的优待,并非真心惩罚,而用手挡可是大忌,这下非得上打屁股机上不可。

    • 3
    • 0
    • 0
    • 1.3k
    • 哈密瓜0406浅落落lrs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