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鹿鼎记-转载爱责(7-10)

      第七章 责打建宁 “君上,臣妾犯错,屁股该受板子教训,一百鸳鸯板已重打六十,剩下四十鸳鸯板,臣妾恳请君上亲自责打,臣妾愿加倍受责,我的君上,求你了还不行吗,~~~?”建宁柔柔的说。 看着建宁这副小受气包的模样,我不禁心中一乐,她不求饶,反而求我加倍责打?这种要求岂有不应的道理~~~~~! “嗯~”我点点头,假意露出几分沉吟的说:“不后悔?” “这,不悔~~~,反正臣妾是您的女人,臣妾的一切,都是君上的,这里面自然也包括屁股,君上想打,臣妾不敢不从~~~~~”建宁咬着红唇说到,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仿佛看进了我的心坎儿里,令我下腹邪火越发汹涌,几欲蓬勃~~! 我此刻迫切的想要,将这美妮子,搂在怀里,仍在床上,狠狠的蹂躏一番,让她知道勾引我的下场。 但看建宁那样子,没有求饶,反而要求加倍责打,我却只好暂时压下心底欲望,决定先教训建宁的光屁股再说。这些年,我早有心得,明白对于自己的女人,什么时候都可以温柔,迁就,唯独打她屁股的时候,不能丝毫留情。 或许,当女人毫无保留的原意任我责打的时候,那么她的一切也就归属于我了。 “嗯~~”我点点头,沉声道:“看你今天表现还不错,认错态度也算良好,本君就把剩下的四十鸳鸯板打完,就不加倍责罚了,这四十打完,今天就饶了你这屁股~~~~” “谢君上,请君上重重责打臣妾的光屁股,让臣妾记住家规,日后不敢再犯错,~~~”建宁有些惊喜的说道,好似没想到我会没有加倍,饶了她四十鸳鸯板一般。 “嗯!”我点点头,沉声道:“准备吧,自己报数~~” 说着,我伸手在建宁哪里结果香闺责板子。 “是!”建宁小声应是。 而后,在我的目光下,建宁起身,不再跪地,而是光着屁股,来到另一个略长的榻前,整个娇躯平趴在了木榻上,这榻子足够长短,建宁爬上去,手扶着把手,袭裤仍是系在膝弯之处,嫩嫩的小脚赤裸着,摊在刑凳,仍是脚心向上,一双修长笔直的大腿紧紧并拢,挨了六十鸳鸯板的光屁股,红红的,遍布了板痕,此刻高高撅起,等着我的板子责打。 如此美景,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我内心还是有些小激动,然而屁股板子还是要狠狠打的,不然如何降伏建宁这个刁蛮公主?~~~~~~~~! “啪啪~~!”我拿着超过一米长的香闺责板子,在建宁撅翘而起的,通红的光屁股上轻轻地拍了两下。 “嘶~”像是疼了,她吸了口气,然而,通红的光屁股却是再度向上撅了撅,好似等不及一般! “挨打的规矩没忘吧?”我用板子在建宁光屁股上轻轻摩擦,就看到那两瓣红臀,轻微颤动,好似紧张。 “是,君上~!”听我发问,建宁急忙娇躯一颤的说:“挨屁股板子教训时候,一律裸臀,自己报数,可以低声哭泣,求饶,不可以大喊大叫,可以扭动屁股,不可以过大挣扎,尽量保持塌腰撅臀的姿势,双腿也需并拢~~~” “犯了规距怎么办?”我再度问道,说着一板子狠狠落下。 “啪!”“啊,~~~” 这一下触不及防的大在左边屁股之上,建宁顿时上身一挺,叫出了声儿来,而那挨了板子教训的光屁股,也立即往上一撅,更红了不少一般。可能是突然挨打,建宁一时也没反应过来,我顿时一下屁股板子,打去。 “啪!”“啊~~”建宁一撅屁股,惨叫。 “问你呢?犯了规距怎么办?”我沉声开口,再度问道。 “犯了规距,视情形严重程度,由君上裁定如何加罚?”建宁这回儿反应过来,大声道。 “嗯,好!”我点点头,看着建宁通红的光屁股,说道:“撅好了,这四十鸳鸯板给我好生挨着,本君可不会手下留情,若是犯了规距,每次戒尺打五下脚心,明白吗?~~” “是,臣妾明白!请君上狠狠责打臣妾的光屁股~~”建宁哪里敢说不,只得顺从的小声说。 “好,开始了~~!”我立即点头,说着板子抬起,离开建宁红红的光屁股,她知道要开始了,连忙摆好塌腰撅臀的姿势,笔直洁白的大腿并拢的紧紧的,俏脸微微转过来,水润的眸子看了我一眼,继而向着自己那通红的光屁股望去,好似要看着自己的光屁股如何被我用板子狠狠教训。 于是,我不再犹豫,用力之下,一板子狠狠打去。 “啪~~~”一声脆响,建宁屁股一撅中,微微扭向另一边。 “啊~~”她惨呼一声,眼见板子落在自己左边屁股蛋上,顿时娇躯微颤的大声道:“臣妾犯错,该受屁股板子教训,谢君上重罚,~~~” “啪!”我自然不会停下,反手一板子向着她右边屁股蛋子,狠狠的打去。 “啊,一~~~~” 踏屁股顿时一翘一扭,报出了第一个数,由于是鸳鸯板,直到我打下两板子,建宁才报出一这个数字,也就是说,说起来是四十鸳鸯板,但实际这两瓣屁股蛋子却实实在在的还有八十板子要挨,唉,建宁那可怜的屁股哇! 我心里为这妮子翘屁股默哀,手里却不停,再度两下屁股板子狠狠打去,左一下,右一下~~! “啪啪!” “啊,~~~~~~”由于这两下连续打得快,建宁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光屁股一撅的同时,急忙说道:“二,臣妾有错,当受屁股板子教训,谢君上重打~~” “啪啪啪啪!” “啊,四,被屁股板子教训,臣妾知错了,再不敢了~~” “啪啪!” “五,臣妾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犯,求君上~~~~” “啪啪!” “啊,六,臣妾不敢了,再不敢了~~~” “……….” “啪啪!” “啊呀啊,~~~二~~~~十一”建宁娇喘着,报出了这个数字,俏脸一仰,惨叫着说:“臣妾知道错了,君上饶恕~~哇~~” “啪啪!”求饶的话还没说完,两下板子狠狠落下。 “啊,二十二~~~,君上,臣妾不敢了,” 我丝毫不理,继续狠打,教训她那撅翘而起的光屁股之中,再看她那光光的屁股,已经整整挨了四十多下屁股板子,此刻遍布红晕,板痕密布,在我这个位置,能清楚的看到,她纤腰部位,和洁白笔直的大腿之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可即便如此,她也是尽量保持姿势,塌腰撅臀,双腿并拢,不敢有丝毫怠慢,好似生怕犯规,加罚一般。 “啪啪~~” “啊,二十三,君上,臣妾知道错了,再不敢了~~”建宁惨呼着报数,俏脸划落泪珠儿,水眸可怜的看了我一眼。 “啪啪~~”回答她的是两下狠狠的屁股板子。 “啊,君上,~~~~” “二十四,臣妾再不敢了,求君上饶恕~~~”建宁惨叫着求饶。 “啪啪~~~”我狠狠心,再度两下板子打去,顿时那通红无比的光屁股,在我的眼中,高高撅起,扭了扭! “啊~~二十五~~” “臣妾屁股该受板子教训,再也不敢了~~~” “……….” “啪啪~!” “啊呀啊,三十三,臣妾知错了,求君上饶恕~~~” “啪啪~~~” “……….” 在建宁哀婉的哭泣,求饶之中,我硬下心肠,继续狠狠的挥动手中板子,板子落在她那已然通红的光屁股上,发出清脆而无比响亮的声音。~~~而随着屁股板子肆虐,建宁这小妮子,浑身已经香汗淋漓,光屁股左右扭动之中,颜色不断加深的同时,她一边求饶,上身挺起之际,却总是回头看向自己的屁股,好似想要亲眼看着那光屁股被板子重责,教训一般。 “啪啪~!” “啊,三十五,~~~臣妾再不敢了,求君上饶恕~~” “啪啪~~” “啊,臣妾绝对不再犯了,君上,饶了我吧~~三十六~~” “~~~~~~” 她娇躯颤抖之中,香汗淋漓,那汗水浸湿了袭衣袭裤,让佳人不舒服的扭动上身,导致犯了六次规距,按照之前所说,要加罚,戒尺打脚心三十下! 而在此过程中,纤腰上沁出的汗珠,随着红红的光屁股起伏扭动,渐渐有些,甩到了通红发热的臀上,等于是加了水,一板子打下去,声音更响的同时,也给建宁带来了更多的疼。 “啪啪~” “三十九,臣妾再也不敢了,求君上饶了臣妾~~~” “啪啪!” “啊,四十!” 我狠心的打完了四十板子,不是我心肠硬,而是说了四十板子,若是因为她求饶就放过她的话,开此先例,下次她还会心存侥幸,以后就难以管教这些女人了。、 况且,我知道,建宁其实只是疼了些,一点儿事儿也没有! …………

      第八章 晨昏定省 四十鸳鸯板子打完,实则建宁撅翘而起的光屁股,今晚已经整整挨了二百下屁股板子。此刻她娇躯瘫软,趴伏在木榻之上,好似无力,怎么也不愿起身一般。 此刻她浑身上下已被香汗浸湿,纤腰细细,只堪盈盈一握,一双大腿修长笔直,白白嫩嫩的,此刻沁满了汗珠,有些湿嗒嗒的,再看那挨了板子教训的光屁股,那一抹艳红。 她屁股高高撅起,其上颜色通红,板痕密布,颤然着,在这空气中微微发抖,好似生怕屁股板子再度挥下一般。 “咕噜~~~~”见得如此美景,我不由吞了口口水,情不自禁的蹲下身,探手而出,朝着两瓣通红的嫩臀摸去。 “嘶~~~~~”这是建宁倒吸凉气的声音。 在那红红的光屁股一颤之际,我感到掌下红臀滚热,建宁回头看我,美眸含着泪水,好似述说屁股的可怜,却不知,这蓦然回首,美人垂泪,差点儿就勾走了我的魂儿! “嗯~~”我压下心中火热,沉声问道:“疼了?” “君上,我的君上一点儿都不疼我,把人家屁股打成这样,~~~~~~~呜呜呜!”建宁声音带着哭腔的道,说着,她还不忘看向被我大手覆盖一半的光屁股,我当然知道她是在撒娇。 “好啦,谁让我的小公主不乖,总是犯错呢?犯了错,被屁股板子教训,那也是活该~~~~~”我安慰几句,继而沉声问道:“自己说,能不能记住教训,以后还敢不敢了?~~~~~” 说着,我还惩罚性的,在那滚热的光屁股上轻轻一捏。 “嗯,君上~~~~~~~”建宁娇躯一颤,慌忙说道:“臣妾不敢了,再不敢犯了~~~~~~~~!” “再犯怎么办?”我继续沉声问。 “那,~~~~~~那就任凭君上责罚,反正臣妾是你的女人,就算你要打烂臣妾的屁股,臣妾一样也得撅着光屁股受着,~~~~”建宁颇为幽怨的说着。 “胡说!”我立即面色一沉,眼睛一瞪的说道:“你就算犯再大的错误,家法伺候时,我也没让你屁股破一点儿皮儿,~~~~~~~~你是我可爱的小公主,我那里会舍得打你那么狠,就凭这句话,本想饶了你三十戒尺的加罚,看来还是不能饶!” “啊~~”建宁吃了一惊,急忙说道:“君上,臣妾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还是饶了臣妾吧~~~” “不行,你这小妮子竟然说出这种话,说什么屁股打烂,你可知即便只是说说,我也心疼的很,~~~~~~~你让我心疼,该不该打?~~~~~~~”我教训道。 “该!”建宁也认知到自己刚刚那话不对,只好小声说。 “那快点儿,~~~”我沉声道。 “是,我的君上!”建宁无奈之下,只好应声。 而后,在我的注视之下,她爬下木榻,光着红屁股取来戒尺,缓缓跪在我身前,大声道:“臣妾有错,该受屁股板子教训,挨屁股板子时候更犯了规距,理应加罚,请君上严惩。” “嗯~~~”我点点头说。 而后建宁便在我的示意下,再度以刚才的姿势趴伏到木榻之上,光屁股仍是撅着,双腿并拢,一双嫩白的小脚儿,悬空晃荡两下,脚心向上,好似等着我戒尺责打。 “三十戒尺,一边十五下,自己数着,~~~”我沉声说了一句,而后便高举劫持,朝着那嫩嫩的脚心儿打去。 “啪!”“啊~~~”建宁惨叫,却急忙报数着说:“一,臣妾该打,以后不敢了!” 惨叫中,她小腿猛地一抬,那嫩嫩的脚心上,顿时浮现一道红痕,脚底板一阵绷直。 “不许动!”我为了不让她小腿乱踢,立即用一只手压住,接着再度挥动戒尺狠狠打去。 “啪!” “啊,二,臣妾该打,以后不敢了,求~~~~” “啪!” “啊,三,臣妾不敢了,君上饶了臣妾~~~” “……….” “啪!” “十五,臣妾再不敢了,求君上饶恕~~~” 十五下戒尺,狠狠扇在左脚脚心之上,建宁惨叫中,脚底板绷直,娇躯颤抖着,连连认错求饶,再看那嫩嫩的脚心,挨了十五下戒尺,已经通红一片,在空气中打着颤,瑟瑟发抖。 “另一边了~~”我沉声说道。 “君上,臣妾知错了,您就不能饶了臣妾吗?”建宁回头看着我,颇为可怜的说。 “嗯~~”我看她可怜的样子,也觉得打得差不多了,于是故作沉吟一番,说道:“挨屁股板子犯了规距,本君都能饶了你的加罚,~~~~~~本君对你这么好,你准备怎么回报我呢?” 我已经决定饶了她,此刻却是想故意逗逗她。 “嗯~~”谁料,建宁思索中,竟突然开口,柔柔的说:“那今晚臣妾侍寝,伺候君上好了,~~~~~” “什么?”我脸色一变,眼睛一瞪的道:“你这丫头,胡说什么?你刚刚挨了屁股板子,虽然挨得不重,没什么事儿,但我哪里舍得让你侍寝呢?看你表现这么乖,这十五下戒尺就饶了你,~~~~~~~” “可,把君上推到别的姐妹房里,臣妾不甘心~~~”建宁说道,突然她从榻上趴下来,一把搂住我的脖子,俏脸贴着我的耳根,轻吹了口气,柔柔的说:“况且,屁股挨了板子教训,臣妾可以用,嘴啊~~~~~~~~反正你今晚要陪人家!” “轰~~!!!”我陡然一个激灵,再也忍不住内心火热,探手一楼纤细腰肢,另一手在红红的光屁股上狠狠一拍,咬牙骂道:“你这个小妮子,真是我的妖精,狐狸精~~~” “啪!”大手拍在通红的光屁股上,我仍旧能感受到建宁那光屁股之上,惊人的弹性,与滚热的温度。 这一掌我极度兴奋之下,用力不轻,发出一声脆响。 “啊~~,小宝,~~”建宁窝在我的怀里,娇躯颤抖着,惨叫一声,眼泪疼的差点儿没掉了出来,可怜的望着我。 “小妖精!”我一声低骂,抱起建宁向着大床走去。 我平躺在床上,双腿岔开,建宁跪在柔柔的被子上,撅着红红的光屁股,小手轻轻缓缓的为我拉下衬裤,顿时我那昂扬的小兄弟就冲了出来,打到建宁俏脸上,建宁娇羞的白了我一眼,在我火热的目光吹促之下,小嘴儿微张,低头含了上去,开始了她的服务~~~~~~~~~~~~~~~~~~~~~~~。 “吼~~~~~~”许久之后,我才发出一声低吼。 我猛然坐起,紧紧搂住建宁娇躯,累得她有些喘不过气,也不愿松开,好似要将她揉进我的身体之中。 在这之后,我只是静静的抱着建宁,搂着她在我怀里睡去,我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心里自己对自己说:“小宝啊,小宝,你真是比小皇帝康熙还逍遥快活~~~” 我无比满足的睡去,抱着怀中佳人,好似获得了全世界的所有。 接下来的日子,由于方怡受到重罚,我那七个美丽老婆大概引以为戒,一直没出什么差错,整整五日过去,方怡的伤势也在宫廷秘药作用下,好的彻底,而一月的禁足,闭门思过,反省自身,也从这一日开始。 这一日清晨,一间大殿之内,除了方怡,我的其余六个老婆都在,大家起得特别早,因为今日是方怡禁足,晨昏定省的第一天。身为皇后的建宁,坐在了我的身边,其余双儿、阿珂等女则在左右两侧坐好,我转头看向建宁。 “怡妃身犯大错,触犯家规,虽受了加罚教训,然君上加罚一月禁足,晨昏定省,今日是第一天,~~”建宁说着,看了眼众人,而后沉声道:“来人,传怡妃~~~” “是!”殿外顿时又丫鬟叫声传来。 不一会儿,在我们所有人目光中,方怡穿着袭衣袭裤,素颜无妆,赤着嫩足,在两个拿着板子的丫鬟跟随下,缓缓步入,来到大殿中央,缓缓跪了下去。 “……….!”我没有说话,对建宁淡淡点头。 “怡妃,你可知错了?”建宁颇具威严的问。 “臣妾方怡,有错触犯家规,挨了加罚教训,如今已经知道错了,然君上责罚禁足、晨昏定省,臣妾恳请君上和皇后娘娘重重严惩,狠狠责罚臣妾的屁股,让臣妾不敢再犯~~~~~”方怡大声道。 …………….

      第九章 水板 “臣妾方怡,有错触犯家规,受了家法教训,如今已经知道错了,然家规森严,不可轻恕,君上加罚禁足一月,晨昏定省,而今臣妾伤好,该是禁足开始之时,臣妾恳请君上和皇后娘娘重重严惩,狠狠责打臣妾的屁股,让臣妾不敢再犯~~~”方怡只着袭衣袭裤,双腿并拢,乖柔的跪在了大殿中,大声道。 我看着方怡那美丽俏脸,心中升起了一抹怜意,不过此刻依然摆出架势,自然不能反悔,况且是方怡自己要求加罚的呢,只能内心暗暗决定,今天之后,不罚太重。 “嗯~”想到这里,我点头中深深地看了方怡一眼,转头看向建宁,神色一肃,沉声道:“皇后统揽六宫,既然怡妃有错,触犯了家规,且今日第一次晨昏定省,就有你处置吧~~!” “是,君上~~!!”建宁微微点头的说。 由于今日是第一天晨昏定省,所以要家法伺候,为了以示公平,因而才召所有人来观刑,我知道,这顿打即便没有之前严重,但也绝对轻不了,刚刚完好的屁股又要有的受了。 只能暗暗决定接下来日子晨昏定省,我便适当从轻责罚。 “怡妃,前日挨了家法重责,你可知错了~~”便在我胡思乱想之时,建宁已然脸露威严,沉声问道。 “臣妾挨了家法,已经知错了,再也不敢了~”方怡急忙叫道,说着美眸似水的向我望来,好似祈求原谅。 “嗯~”我微微点头,给她回以一个安慰和鼓励的眼神。 谁知,我俩这一眼神交流,却被我几个娇妻看了去,各自神色露出内心有些吃味儿的同时,都是向建宁望去。 “嗯!”却见建宁轻嗯了一声,沉声一喝道:“来人,家法伺候,怡妃,先准备吧~~~!” “是!”方怡只能低声应是。 而后,她缓缓起身,俏脸一抹红润爬上。探手解开腰间丝带,缓缓褪下袭裤,以丝带固定在膝弯处。而后,袭衣也是撩起到了纤腰以上、固定,使之不致于落下挡住屁股。 这样,方怡那浑圆丰满,白皙挺翘的光屁股就暴漏在了所有人眼里,我目光落去之时,不免心中一热,却见那两瓣臀儿,仍然白皙、挺翘、光滑、细嫩无比。 由于第一天要家法伺候,按照规矩得先洗臀、晾臀。 故而方怡迈着小碎步来到早已准备好的浴桶之前,摆好了洗臀姿势,塌腰撅臀,双腿并拢,手扶着浴桶。 “哗哗哗~~~~”在建宁点头之下,丫鬟立刻开始洗臀,用那软软的毛巾,搽洗方怡那撅翘的光屁股。 即便不用洗也是白皙、美丽,然而规矩就是如此~~~! 洗过之后,因为还要晾臀,故,并没有搽干,方怡红着脸儿,缓缓来到大殿中央,双膝下跪,大声说道:“臣妾方怡有错,触犯家规,该受家法板子教训,现已洗臀完毕,恳请君上、皇后娘娘重重严惩,责打臣妾的屁股,让臣妾不敢再犯~!” 我:“……….!” “嗯~”建宁点点头,陡然她神色一转,看着阿珂、苏荃等女说道:“怡妃犯错,不知诸位姐妹以为该如何处置呢?” 众女面面相觑,无语之中,而这一耽搁,方怡却就得撅着光屁股跪在大殿中央,听候发落,如此美景我自然直直的望去,此刻听建宁发问,我也不由得微微一愣。 “皇后娘娘,我看怡姐姐也知道错了,不如从轻责罚?”善良的双儿想到方怡可能会被重打,第一个求情道。 “是啊是啊,挨了上回一次重罚,想必怡姐姐再不敢了~”曾柔也是小声开口说道。 “胡说~~~家规摆在那?那么大的错,岂能轻饶?”建宁顿时不悦的说,更狠狠的瞪了眼双儿和增肉,二女不由头一缩。 “要我说吗?怡妃的确触犯家规,该当重重责罚,不过前几日也挨过重打了,然今日又是第一天晨昏定省,不可罚轻,不如就重责六十家法板子怎样?也算不轻不重~~~~”苏荃说。 “嗯~”我赞赏的看了苏荃一眼。 的确,六十家法板子不轻,但也不重,正好~! “嗯~~”建宁咬了咬唇,眼里闪过一丝不满,她讨厌苏荃总是一副大姐大的样子,好似什么事情都由苏荃决定一样,但此刻也不好反驳,沉吟中,不由眼眸一转,看着方怡沉声道:“怡妃,你也听见了,六十家法板子不轻不重,但为了记忆深刻,让你屁股挨到足够的教训,这六十板子,就打水板~~! 挨了屁股板子之后,罚跪晾臀示众一个时辰~~~” “水板~~”众人神情一动,但除了双儿和曾柔目中有些不忍之外,其余的,都是面色不变。 “臣妾触犯家规,该受家法板子教训,叩谢娘娘重责~~”这时候,方怡还能说什么?只好点点头说道。 “……..!”见众人没有反应,我也没有说话。 于是,方怡无奈之下,只好在丫鬟带领下,爬伏于椿凳之上,那柔柔的娇躯平爬在刑凳上,修长笔直的大腿紧紧并拢,光屁股白皙挺翘的高高撅起,由于要打水板,晾臀却可以省去了。不多时,就有丫鬟抬来一桶凉水,而后取出一张薄薄的轻纱覆盖在了方怡那撅翘的光屁股上,两个丫鬟一抻,轻纱绷直,而后一大碗清凉无比的水,浇在了方怡那撅起的屁股上。 顿时,方怡娇躯一颤,轻纱紧紧贴在屁股上,而纤细的腰肢和修长笔直的大腿,仍是光裸着,微微打颤,好似怕冷。再看那翘臀之处,由于湿了的轻纱贴着,那完美的臀形越发明显,好似更翘了不少一般,待的丫鬟松手,那翘屁股往上微微一撅,那轻纱浸水,几乎透明,甚至能看到股沟之处,一条细细的缝隙,这是一种朦胧之美,简直比完全光屁股更加诱人,我不由眼睛一直。一切都准备好,丫鬟顿时向建宁看来。 “哼~”建宁冷哼一声,娇喝道:“六十家法板子,给本宫狠狠教训她的屁股,二十板子一浇水,重重打~~~~~” “是!”丫鬟们应声,立即有一个来到刑凳后方,跪地低头,双手却紧紧按住方怡的脚踝,一个站在一旁准备报数,两个拿了家法板子左右站定,而后,高高举起,一板打去~~! “啪!”一下家法板子狠狠打在方怡左边屁股上。 “啊,~”方怡顿时娇躯一颤,屁股一撅,微微扭向右边,嘴里也是惨叫出声,上身一仰,大叫说:“臣妾有错,该受家法板子教训,再也不敢了,求君上~~~” “一~”丫鬟开始报数。 方怡那撅起的屁股,即便有一层轻纱阻隔,也是能够看出微微红晕的板痕,可见这一下屁股板子打得不轻,然方怡求饶的话还没说完,右边屁股边也是狠狠的挨了一板子。 “啪!” “啊,臣妾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二,”丫鬟报数。 方怡撅翘而起的屁股自然向上狠狠一撅,惨叫出声。由于浇了水了,自然比一般家法伺候的时候疼许多,在那上身挺起之时,我正好见到方怡皱着眉头回首望来,美眸似有晶莹,好似诉说可怜,又好似想要看看自己那被撅翘的屁股,两瓣臀肉,如何被家法板子狠狠教训,板子一人继续落下。 “啪!” “啊,臣妾不敢了,在不敢了~~” “三,” “啪!” “啊,臣妾知道错了,以后不敢再犯~~” “啪啪啪啪!” “啊呀,臣妾一定记住教训,绝不敢再犯,求君上~~” “八,” “……..” “啪!”“啊,臣妾知道错了~~” “十八,~~” 家法板子依次狠狠落在方怡那高高撅起的屁股上,那两瓣美臀,上下起伏,左右扭动之中,伴随着方怡惨叫连连,那屁股上,即便有一层轻纱,但也能看到明显的绯红。 浇了水,再打屁股板子,绝对更疼不少。不然也不会方才不到二十家法板子下去,方怡就流泪而出,想要开口求饶。 可求饶无用,家法无情~~~~~~! “啪!”一板子打在右边屁股上,声音清脆。 “啊,臣妾再不敢犯了,求君上饶恕~~~” “二十,” 这时行刑停下,因为要浇水了。 “浇水,再给本宫狠狠打~!还有,不许她挣扎过大,屁股可以扭,但这六十板子直到打完,轻纱都必须完全盖住屁股,若扭屁股幅度太大,露出一点儿光屁股来,就算犯规,犯一次,加罚五下藤条~~~~”建宁叫道。 “是!”丫鬟低声应是,立即又有一大碗凉水浇在方怡的高高撅起的屁股上,方怡呻吟一声,娇躯一震颤抖。 “啪!” “啊,臣妾有错,该受家法板子教训~~~” “二十一,~~” “啪!”“啊,臣妾再不敢了,求君上饶恕~~” “二十二,~~~” “……….” “啪啪啪啪~~~!” “啊,臣,臣妾再也不敢了,求~~~~~” “三十六,~~” “啪!”这一板子打狠狠在臀峰之上。 “啊,再也不敢了~~~” 方怡翘屁股顿时一撅,向着旁边一扭,这一下可能真的疼狠了,惨叫中,方怡上身陡然一挺,而后软软的向下落去,这没什么,毕竟挨了屁股板子,这也是正常情况,可这一下她动作有些大了,那屁股上轻纱一偏,顿时露出了挨了家法板子教训,已然通红通红的左边屁股臀瓣,红红的。 “犯规据一次,五藤条~~~”报数丫鬟顿时叫道。 “盖上,再打!”建宁瞥了眼方怡屁股,见那左边臀瓣通红,只轻笑一声,淡淡的说。 “是!”顿时丫鬟再度将轻纱给方怡盖好,继而板子高举,狠狠向右边屁股落去。 “啪!”“啊,臣妾不敢了,饶了我吧~~” “三十七,~~” “啪!”“啊~~~饶了我吧~~~” “三十八,~~~” “啪啪!” “啊,臣妾再不敢了,绝对不敢了~~~” “四十,~~~” 打到了四十板子,接下来自然是再度浇水,冰凉的冷水,浇在挨了板子之后,滚热的屁股上,方怡顿时惨叫一声,娇躯一震,两瓣屁股蛋子也颤颤然。 不知冷了,还是疼的,或许都有! “啪!”一屁股板子狠打而来! “啊,臣妾不敢了,饶了我~~~~~~~~” “四十一,~~~” “啪!”“啊,臣妾有错,该受屁股板子教训,再不敢~~~” “四十二,~~~” “啪啪啪啪!” “…………” “啪!” “啊,臣妾绝对不敢再犯,~~~” “五十九,~~~” “啪!” “啊,臣妾再也不敢了,再不敢了~~~” “六十,~~~~” 最后二十家法板子狠狠打在方怡两瓣屁股蛋子上,那翘屁股颤然中,左右扭动,最终还是犯了两次规矩,即是说,藤条数增加到了十五下。 “嗯~~”六十家法板子打完,方怡娇躯瘫软在椿凳上,翘臀仍是高高撅起,两瓣屁股蛋子颤颤发抖,然而此刻却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在丫鬟搀扶之下,方怡艰难的起身

      轻纱掉落,顿时那挨了六十家法板子之后,通红通红的光屁股就暴漏在了众人眼中,我双目一直。 方怡来到大殿中央,跪了下来。 “臣妾方怡有错,叩谢皇后娘娘家法板子教训,臣妾屁股挨了板子,已经知道错了,再~~再也不敢了~~~”方怡喘息着道。 “嗯,还有十五下藤条加罚,来人~~~~”建宁叫道,便要吩咐丫鬟执行加罚。 “慢!”我看着方怡那颤颤然,挨了六十屁股板子,通红的光屁股,却有些怜香惜玉,不是我优柔寡断,而是方怡虽然犯了大错,但前几天阿珂也已经重重责罚,刚好之后又挨了六十家法板子,还浇了水,我觉得也差不过了,但又不好直接免刑,那岂不有偏袒之嫌,于是我大叫一声,沉声道:“怡妃屁股也挨了不少板子,想必是知错了,这十五下藤条本君看就饶了她的屁股吧!” “君上,你~~~~~~~~”建宁顿时不满道。 “屁股不能打,那就打腿吧!”我不理建宁撅嘴,看着满脸泪痕的方怡,沉声道:“方怡,你是我的女人,既然犯了错,这最后十五藤条就我来亲自打了,由于饶了你的光屁股,改了打大腿,本君就加罚五下,二十藤条,你可服气?” “臣妾有错,屁股该受家法狠狠教训,不敢不服,臣妾叩请君上狠狠责打臣妾,让臣妾记住教训,再也不敢再犯,~~~~”方怡带着哭腔说,眸光却含着坚定。 “嗯!”我轻轻点了点头。 …………..

      第十章下访江南 “二十藤条?打大腿~~~”建宁微微不满,小声嘀咕着,却没有再多说,像是默认了我的决定一般。 “臣妾有错,请君上重责~~”方怡撅着通红的光屁股,笔直的跪在大殿中央,颤声道。 可想而知,这六十大板,虽然算不得太重的惩罚,可屁股上浇了水后,在打六十家法板子,痛苦可想而知。 “嗯!”我淡然的点了点头,沉声道:“就扶着浴桶吧,撅好了,自己报数,本君可不会轻饶~~~” “是,君上!”方怡小声道。 而后,在我们所有人目光下,她缓缓起身,露着通红滚热的光屁股,一扭一扭的来到了浴桶之旁,双手拄着浴桶边沿,以刚刚洗臀的姿势摆好,塌腰撅臀,双腿并拢,等待责罚。 “踏踏踏~~~”踏步中,我来到方怡身后,盯着那撅翘而起通红的光屁股,以及白皙无暇的玉腿,不由咽了咽口水,拿着藤条在那光屁股上一搭,沉声道:“撅高了,~~” “嘶~~”刚刚挨了板子的红屁股,被藤条触碰,方怡娇躯一颤,顿时疼的吸了口凉气,却慌忙说:“臣妾遵命~~~” 说着,那红红的光屁股努力的上翘,撅到了最高。眼见美人儿摆好姿势,等待我的责打,于是,我不再犹豫。高举手中藤条,朝着她那修长笔直的大腿狠狠落去。 “啪!”一声脆响。 “啊,一,臣妾再不敢了~~”方怡娇躯巨颤,颤声开口,声音带着哭腔,报数的同时,那挨了板子的光屁股向上狠狠一撅,再看那白皙修直的大腿之上,藤条落处,一道红痕浮现,久久不散,突遭重击,方怡差点儿没跪了下去。 “啪!”我自然不能停收,毕竟这众女都看着呢。 “啊呀,二,君上~~~” “啪!”为了早点结束方怡的痛苦,我决定加快速度。 “啊,三,臣妾再不敢了~~~” 顿时那大腿上,再度浮现一道红红的痕迹,令方怡那还没说完的认错咽了回去。 “啪!”我再度挥动藤条打去。 “啊呀啊,四,臣妾错了~~~”方怡惨叫。 “啪啪啪啪啪~~~~~”藤条连续挥下。 “啊,十五,臣妾再也不敢了~~~” “啪!” “啊,十六,饶了我吧~~~” “……..” “啪!” “啊,十八,再不敢了~~~” 藤条照着修直的大腿依次狠狠挥落,方怡娇躯颤抖着,惨叫求饶连连,不时带着泪水的脸颊回过头来,可怜的望着我,好似恳求我的原谅一般。再看那承受藤条责罚的不为,已不在是原来的白皙,而是红痕密布,颤颤发抖之中。 在这一过程中,虽然疼了,但方怡丝毫不敢过大挣扎,仿若害怕引起我的不满,知道十八下藤条,她依旧是塌腰撅臀,只不过并拢的双腿不断的打着颤,我这么近的距离,可以清晰的看到,方怡那裸露的纤腰部位和那高高翘起的光屁股,此刻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显然是疼的。 这藤条哦也属于家法一列,虽然被用在了加罚之上,但疼痛却绝对不会减轻一份的,更何况这回是打大腿,腿上肉嫩,可比打屁股疼太多了,也怪不得方怡疼的浑身是汗。 “嗯~”我心里有些不忍,但想起众女都在看着呢,不好手下留情,免得她们说我偏袒,又快打完了,于是沉声道:“还剩两下,本君要重重打,自己撅好了~~~~~~” “是,君~~~~君上,臣妾遵命!”方怡哭道。 “啪!”一下藤条狠狠挥下,打在了臀腿交接处。 “啊,君上啊,我不敢了,再也~~~~~”方怡大声惨叫,泪水瞬间夺眶而出。她猛一前倾,整个娇躯柔柔的搭在了浴桶上,娇躯一震颤抖之中。 “撅起来,还剩一下!”我沉声道。 无奈,方怡双腿打颤,艰难的再度撑起身子,撅起了屁股,准备承受最后一下重打,我立即挥手打下。 “啪!”声音响亮。 “啊,饶了我~~~”方怡惨然大叫出声。 这一藤条我却是打在了大腿范围,最靠近膝盖之处,用力不轻,那腿上的疼痛,令方怡惨叫中,再也不能支撑,直接跪了下去,大哭之~~~~~~。 好久,待她回过气来之后,我才命令丫鬟把她扶起,跪在了大殿中央,她委屈的看了我一眼,好似不敢相信我最后两下竟然打得她那么疼,继而大声道:“臣妾方怡有错,该受家法教训,叩谢君上、皇后娘娘责罚,臣妾一定记住教训,以后再也不敢犯了~~~~~” “哼~~”建宁冷哼一声,喝道:“罚跪一个时辰,跪好了!” 说着率先在丫鬟的跟随下,退出了大殿,而后苏荃,阿珂等其他众女也是缓缓的退出了大殿,一时间此中只有我们两人。 “怎么?委屈了~~~~?”我来到方怡身前,探手捉住她那小巧的下巴,迫她抬头与我对视,而后问道。 “臣妾不敢,是我自己做错事,该打~!”方怡美眸含泪的说,丝丝柔情透出,脉脉的望着我,又道:“嫁给了你就是你的人,况且那次事情的确是我犯了大错,你要怎么打都是应该的,只要你原谅我,就算打得再重,我也认了~~~~~~!” 如此美人凄婉哀求,我的心都快化了! “说什么呢?净胡说,~~~”看着她这副可怜巴巴,诚恳道歉,祈求原谅的模样,我连忙蹲下身去,大手一探,一把将方怡楼在了怀里,由于挨了打,我让她屁股向上的趴着,安慰的说道:“你只知道我打疼了你,却不知我的心更疼,那件事也不能怪你,况且时间这么久了,早该过去了~~~” “嗯~”方怡轻嗯了声,听着我甜言蜜语,芳心充满甜蜜,而后小声嗫嚅道:“可是,我还要罚跪呢?” “罚什么跪,都说你是我的人了,现在敢不听话,在夫君的怀里挣扎,看来你这光屁股还是该打~~~~~”我故作吓唬的叫道,说着我一直大手搭在方怡那纤细的腰肢上,继而缓缓向下,轻抚在那刚被家法板子狠狠教训一顿的光屁股之上,轻轻一捏。 “啊,疼~~~”方怡娇躯一颤,立刻泪眼朦胧。 “知道疼了,说,还敢不敢不听话了~~~”我示威的再拿滚热的光屁股上轻轻一拍,发出一声轻响。 “啪!” “嗯~”方怡轻吟,娇声道:“不敢了,再不敢了~~” “这就对了,要是再不听话,小心你的屁股~~”我沉声说着,大手轻轻的在那肉嫩发热的红臀上揉着,滑腻的触感,令我下身顿时起了反应,‘小兄弟’如同怒龙,狠狠的弹起,顶在了方怡那小腹之处,火热发硬。 “嗯~~”方怡娇躯一颤,小口呻吟,脸儿立即绯红的埋在了我的胸膛里,不敢说话了。 “都怪你这妖精迷人,搞得我都有反应了,你说怎么办~~”我恼怒道,方怡此刻挨了一顿打,自然是不能那个,正当我准备拿出一家之主的威严,命令怀里这美丽女人起来,用手或者小嘴儿给我解决释放的时候。 一个魅惑的声音响起,带着一股酸酸的醋意一般! “哎呦,我的好君上到底是惩罚怡妹妹,还是宠爱呢?这一副画面,真是叫我费解的很~~~~~”苏荃柔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顿时面露尴尬,方怡则娇躯一颤的羞红了脸,不敢抬头了。 “你怎么来了?~~~”我脸色僵硬的回头,恼怒的瞪了眼苏荃,目光落在那火爆身材,柔媚俏脸的家人身上,内心火热更深,方怡瞬间娇躯一颤,想是感到我那‘小兄弟’更大更热了不少一般。 “我的君上,臣妾可不是来打扰你好事儿的,不要家法伺候哦,我来啊,~~~~却是皇宫里有太监传旨,在厅里等你呢?”苏荃轻笑,柔柔的道,带着魅惑。 这个女人,简直比皇宫里那个苏媚儿更诱人,或许她容貌比阿珂差了些微,但绝对是我女人中,分走我爱最多的那个,只因他,太会勾人了,让我情不自禁的着迷。 “哦!”我神情一动道:“没说什么事儿?” “说是皇帝派你去江南公干~~~~”苏荃道。 “江南?”我眉头一挑。 “说是过几天就要出发,我来啊一是告诉你,皇帝传旨,二是商量,带我去怎么样?我的武功最高,也能保护你,还能~~~~~~”她柔媚的说着,我骨头都要酥了,到最后小嘴贴近我的耳边,吐气如兰,说出了令我体内邪火大盛,‘小兄弟’几欲爆嘭的话语。 “吼~~~”我再也忍不住,腾出一只手,一把露出苏荃,邪恶的淫笑道:“带你去也不是不行,可你要先伺候本君舒服了,什么都好说~~~~~” “为了我的江南行,那好吧!”苏荃娇声说,吐气如兰

    • 6
    • 0
    • 0
    • 1.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