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凋零的叶子

      叶儿,二十七岁,一家贸易公司的小职员。她的外貌颇佳,身高175CM,沉默寡言。却因为这份冷漠,她的身旁从不缺少好奇的追随者,但也因为她的不苟言笑,一个个都打了退堂鼓。没关系,没人了解她,至少她了解自己。她是这么想的。

      向来,她从不向自己否认,自己是一名SP的爱好者。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次次的想起过去那些带有疼痛的美好回忆。只是经历过了某些风雨,便失去对人性的信心。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带她走进了这个罕为人知的圈子,却残忍的扔下她自己一人独自在这里徘徊,永不自拔。

      全身【赤.裸】的叶儿趴在偌大的床上,白皙的肌肤衬出她臀上的深红,白与红的强烈对比,却是煞人的美丽。她的臀正火辣辣的疼着,心却是甜滋滋的,她正等着方才爱过她屁股的大树,温柔的给她揉揉。

      电话铃声却突的响起,当时,两人都征住了,第一次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外来的因素打扰。大树首先恢复了情况,到自己的外套里找出手机,再示意叶儿噤声。他低声的说了几句,随即慌慌忙忙的挂了电话。 个

      「我先走了。」大树若无其事的说。

      「是谁?」叶儿瞪大了眼,丝毫无法相信。从来,他们这样恩爱过后,第一次大树的匆忙离去。身为女人的她,似乎嗅到了一点什么,令她心惊的什么。

      大树匆匆的看了她一眼,毫不在乎的说了一句:「我老婆。」然后就扔下错愕的她,径自迈开叶儿瞬间崩溃,却欲哭无泪,大树,这个她深爱了多年的男人,带着她走进SP的男人,就这样永远的离她而去。

      从大树这个人过后,叶儿就对这名为人性的东西失去了信心,自己一个人的过了许多日子,不觉孤独寂寞,抑或是说,她已经失去了感觉的能力。

      在她真正决定这一生不再托付给任何人的时候,这回,她决定要找一个能够让她过着有SP生活的人,这回,她决定要找一个不会伤害她的人,没有能力伤害她的人。

      某天下了班以后,她驱车前往离家里有一个半小时多车程的孤儿院。院长给她找了个白白净净的女孩,眼睛水汪汪的好像会说话似的,十岁,身高大约到叶儿的腰那。院长无奈的说着,小花是个很乖巧的女孩,可是不知怎么的……,可能是没缘分罢。叶儿听了这番话,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这位是叶儿姊姊。」院长指着叶儿对站个旁一脸茫然的小花说道。

      「叶儿姊姊。」小花很懂事的唤着。她很看楚,她即将就要像那些朋友们一样,永远的离开这里了。她一双大眼睛看着叶儿,天真无邪的脸蛋儿却无法打动叶儿的心。

      「嗯。」叶儿朝小花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些什么。

      「叶小姐,小花的东西已经请人送到你的车子

      旁边了。」院长一脸和蔼的笑着。

      「谢谢。」叶儿转身往车子的方向走去,小花见状,立即乖巧的跟在后头。

      「小花,要听叶儿姊姊的话。」院长有些感伤的朝小花挥挥手,多么听话的一个孩子,愿主保佑希望她能幸福。

      「院长再见!」闻言,小花转回过头,笑的一脸灿烂。今天开始,她真的有家了。曾经,爸爸妈妈不要了她,现在,她却有了个姊姊,而且还是个漂亮的姊姊。

      叶儿打理着小花生活上的一切,她卧房旁的一个小房间成了小花的卧室,小花开心的在里头看来看去,叶儿看在眼底,也说不上任何感受。小花的学校,户口,一切都准备妥当时。在小花要去上学的前一天晚上,叶儿开始思考着,这个小女孩,真的就像外表那样那么单纯么?那样天真无邪么?

      她看着窗外,余光扫过角落一个上头积了厚厚的灰的一个长形箱子,她想起了些什么,却是一闪而过,像是不愿想起。小花?只不过又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这回她再不掌握着全部,她就会再次受伤的。 个

      「小花!」叶儿忽然喊道。小花住进这个家已经四天了,而她却没有唤过她一声妹妹。

      在房间里念著书的小花,听见姊姊的呼唤,开心的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姊姊找她到底有什么事呢?

      「你过来。叶儿平淡的说。小花依言走上前去,「把我当谁?」叶儿挑眉。

      「姊姊。」她很笃定的答道。

    • 0
    • 0
    • 0
    • 6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