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宫里

      宫里

      (重口注意)

      如今我是莞嫔了。前几日刚刚举行过典礼,今夜将是第一次参加宫里的例行调教。皇上喜欢打屁股,尤其是妃子们的屁股。每次侍寝,总要先经历一番皮肉之苦,久而久之这板子似乎也变成了一种闺房之乐。

          宫里的例行调教等级森严,嫔以下的女子们都在自己的宫里接受惩处,只有嫔及嫔以上的小主们才有资格在圣上眼底下介绍调教。虽不犯错,这每月两次的例行公事也是不能少的,每月初一、十五和最后一天都要让女子们的屁股保持红肿,以便时刻提醒她们守身守德。每次的调教内容都是差不多的,先挨二十的散鞭,鞭打屁缝和那私密之处,让鲜嫩的花蕊红肿起来,也挑逗起情欲。再挨一百的屁股板子,板子虽小,打起来不会伤及肌肤,却让整个屁股红肿疼痛,几天内不能稳稳当当的坐下。

          夜如期到了,瑾汐伺候我穿衣,等待着马车来接。衣服是半透明的薄纱,我选了一件藕荷色的绣有合欢花的蜀料,里面按要求什么也不穿,外面如常套上一件翠绿色的开襟百鸟暗纹长衫。稍施粉黛,以免一会痛责时流泪模糊了妆容。外面看起来与平常无异,我还是那个高高在上新得圣宠的莞嫔,内里却是空空如也,暗藏着一颗妖娆妩媚的心。接驾的车来了,我小心的走着,被瑾汐扶着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瑾汐叮嘱我不要怕,叫的尽量小声些,皇上不喜欢浮夸的呻吟声。我强自镇定,踏上座,向她们挥手。抬轿的太监们早已习以为常,宫里向来如此,他们已经木然了。我却是第一次,离开翠玉轩去接受调教。

          我到的还算早,却更有静妃比我早到。她知我是首次,告诉我妹妹别怕。我对她微微一笑,表示感谢。脱了外衣,我只着薄纱趴在刑凳上。周围的嫔妃都是如此,只是彼此间有纱帘模糊地挡在中间,保留了我们最后的颜面。皇上面前,谁还在乎什么脸面呢,大家都倾尽所能,只为博皇上的欢喜。纱裙被教导姑姑撩在腰上,屁股彻底地暴露在空气中。夜有些凉,身下的木凳也是冰冷如这宫里的戒律。一会,待到身后已完全凉下来,教导就要开始了。皇上驾到,我们无须起身迎接了,只要努力撅高屁股,把自己最妩媚的地方呈给圣上。

          “打吧。”皇上没有什么语气的声音在这大殿里响起。立刻有宫女扒开我的两瓣屁股,我也配合地向上挺着,最大限度地分开双腿,将一切完全暴露在皇上眼下。刑凳的正后方站着一位教导姑姑,手里拿着散鞭。“啪”,散鞭带着力度打了下来,第一鞭主责后庭,疼痛伴着羞耻感迎面扑来。“啪”,第二鞭打在花蕊,鞭梢散落在腿间,疼却更让人欲火难忍。一鞭接一鞭,臀缝很快红肿起来,我轻声哼着,努力忍着这难忍的痛楚。周遭也尽是鞭子落在皮肉上的声音,还有嫔妃们的婉转低吟,让这夜晚充满了情欲。

          二十鞭过去,身后火辣,红肿的狭缝里传来一阵又一阵热烈的疼痛,虽是一丝不苟的惩戒,打在身上却带着调情的味道,一抽一抽的,更让人春水难收。教导姑姑换了板子,是紫檀木的小板,长约三寸,刚好覆盖一整个臀瓣。“啪”,第一下打在左边。“啪”,第二下还是左边。“啪啪啪”接下来的三下仍是落在左边。此刻,我明显地感到左边臀瓣热了起来,像烧着一团小火。而右边冰冷如初,白嫩的躺在月光下,如初绽的白色雏菊,等待着蹂躏与抽打。终于,右边的姑姑开始落板了。“啪啪啪啪啪”,也是五下,按着节奏不紧不慢地落下。大殿里啪啪声不绝于耳,教导姑姑们训练有素,不知打过多少女子的屁股了,每个嫔妃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位分高低而获得姑姑们的开恩。每人都受着这责打,每人都撅高了屁股等待着那两片雪白红肿起来,如桃花开,粉红的花瓣一抖一抖吸引着皇上的目光,却换不来一丝怜爱。五十板子过去,每边已挨了五轮,疼痛似噬骨的虫,一口一口咬在皮肉上。臀缝的伤在此时更添一分痛苦,两瓣屁股都肿了起来,彼此积压着,摩擦着,随着每一次抽打带动臀缝的疼。后庭的伤一次次被唤醒,夹紧只换来更深刻的疼痛。板子一下比一下难挨,教导姑姑的力道不减半分。此刻身后必是一片火红,红彤彤的映着烛火。早有人挨不住哼了起来,我尽力克制着自己,只是轻声呜咽着排解这无法逃脱的折磨。

      最后十下,就快要解脱了。我咬紧牙关,再次向上挺了挺身,把屁股撅得更高。板子仍是毫不留情地打下来,啪啪地落在我冒着火的红肿的屁股上。紫檀木厚重,教导姑姑手法凌厉又柔韧,绝不会打伤,又让人饱尝痛楚。一下重似一下,打在早已肿胀的臀上更是疼。脑海里只剩下疼,屁股疼,后庭疼,花蕊疼,不同的疼痛呼啸而来,如海浪拍岸,吞没我覆盖我。终于,最后一板落在右臀上,清脆的结束了我以为的调教。

      我等待着皇上的圣意,想赶快起身逃离这已被我用身体唔得温暖的刑凳。按过去在翠玉轩还是贵人时的程序,接下来便是凉臀了。我却听到有窸窸窣窣的走路声,有一排宫女走近了。我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也不敢回头看,只能静静听着等着,如待宰的羊羔。有人拍了拍我的臀,示意我撅高,又分开我的腿。一些冰凉的油抹在我的后庭上,并向里摸索着,手法娴熟地涂均。接着,一个冰凉的玉势抵在我身后,被按压着进入我。是撕裂一般的疼痛,是从所未有的疼痛,是我努力想把它挤出去意识却又告诉我不能的矛盾的疼痛。直到一整根玉势几乎全部进入我,身后的手才停下。然后是凉臀时间,我撅高屁股,分开双腿,无助又带着期盼。半个时辰过去了,已经有些麻木。我放松了一点身体,实在是熬不住了。突然,屁股挨了一下板子。“小主,姿势。”我重新撅高臀部,一连串的板子再次打下来,惩罚我刚才的不守规矩。大殿里只有我挨罚的声音,甚是难堪。二十板过后,又恢复了平寂。我撅着加罚过的屁股,后庭里还塞着一根假阳具。

      终于,时间到了。皇上终于开口:“嬛嬛留下,其余人退下吧。”“谢皇上赐打,臣妾等定当恪守妇道,臣妾告退。”

      没人取下我身后的玉势,我带着它和一个红肿不堪的屁股保持着行礼的姿势。皇上赏了我一掌,拍在屁股上,将玉势向更深去推去。“起来吧。”皇上起身向寝宫走去,我低着头羞红了脸跟在他身后。走过帘纱漫卷,每过一层都会有宫人将其放下。殿堂深处,只剩我们二人。他沉稳的脚步声,衣料摩擦的微声,还有我的身体与后庭内的器物撞击的声音,充盈着我,不可抑制地湿了下身。情欲越来越剧烈,快要难以继续走下去,酥酥麻麻的瘙痒不断攻击着我最后的防线。皇上坐到龙床上,伸手向我,“嬛嬛,来朕腿上。”我莞尔一笑,趴在他膝盖上,将屁股置于身体的最高点,等待着他的触摸。“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古诗有云。可惜皇上在房事上向来不会怜香惜玉,他掀起我的衣衫,低声在我耳边说:“嬛嬛今日虽是第一次参加,犯错有情可原,但惩诫还是要有的。”我知他的意思,“嬛嬛也觉得二十板似乎太少了,请皇上再施责罚,让嬛嬛记得更深刻些。”他笑着调戏道:“小惩大戒,嬛嬛觉得自己该打多少呢?”

      “三十。”

      “那就二十手掌,十下软鞭责后庭和花蕊,如何?”

      “但凭皇上责罚。”“啪啪啪”,皇上常年习武,手掌厚实有力,打在屁股上也是一般疼痛。不过手掌终究是温热的,打在身上,比冰冷的戒尺木板多些温度。趴在皇上的膝上受刑,多少也是一点恩宠了吧。屁股已从大红色逐渐转变为深红色,和雪白颀长的腿对比之下,更显得楚楚可怜,鲜嫩诱人。皇上时而用力打在臀峰,时而把玉势向里塞得更紧,引得我不断收缩,然后又换来更疼的一掌。“皇上好坏,臣妾受不了了”,我小声埋怨。“好好受着,待会还有你好受的呢。”“啪啪啪啪啪啪”,皇上打得我屁股一震一震的,覆在本已灼热的臀上更加灼热。好痛,均匀的暗红色彰显着我受过的板子。皇上轻抚在上面,揉着肿大的红,仿佛爱不释手的把件。痛并快乐着,皇上放开我,让我去床上躺好,手抱腿呈直角状。我知道,该软鞭了。

       

      “报数。”啪,正中花蕊,“啊,一。”啪,好痛,“二。”啪,“三,皇上。”,我带着哭腔。皇上停下手,俯身看了看,大手揉在上面,暂时缓解了我的疼。可惜这温存并不会太久,啪啪,连着两鞭,甚至扫到了后庭,余痛久久不能散去。眼角有泪流下,实在是太痛了,感受着那里一点一点肿起来。“四郎,轻一些。”我无助的报着腿,双腿打开,一切都暴露在皇上眼下。一片粉嫩,两片深红。深深浅浅,姹紫嫣红开遍。

      (转载)

    • 18
    • 0
    • 0
    • 4.8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