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公开体罚的鞭刑和杖刑

      “我宣布,现在开始进行对柔柔和蓝月亮的公开体罚。刚刚二人在厕所里对他人进行侮辱及私刑虐待,犯罪情节严重影响恶劣。其中从犯柔柔判处二十鞭刑,主犯蓝月亮判处四十板子。”手持话筒的院长将他的声音传递到了操场上的每个角落,听到这个结果,不止是即将受刑的两个女生,就连那些被召集来此观刑的女生们也是不禁打起了寒颤。在她们当中有些人也曾受到过这种程度的处罚,那种疼痛感不论过去多久都仿佛像是烙印一样狠狠地留在屁股上,只要一听到“处罚”或是“鞭刑”之类的词就会不由自主地发作起来。

       在校长宣布结果的同时,几名训练有素的教官已经将体罚专用的大字型刑架端端正正地抬到了操场中央,摆放位置保证了操场上所有人都能清楚地看到一会儿即将进行的公开体罚。

       看到这个刑架,我不禁眼前一亮,这还是我来到学院之后头一次看到这 “专业刑台”。只见刑架分为上下两层,其中上层是一个标准的大字型台,在台子中央还有一处明显的凸起,这是为了能让受刑者能够最大程度地翘起臀部接受处罚。而下层则是由四根粗壮的支柱组成,前面的两根可以根据不同要求调整高度,最高可以使受刑者的身体与水平呈60度角,最低则可以直接放平身体。

      “首先从从犯开始:受刑者柔柔、处罚工具藤鞭、数量20。”负责监刑的将军熟练地说明,此次公开处罚的主刑官由加贝负责,新进不久的我在旁“学习观摩”,除了我们三位老师之外,还有一位专门负责检查受刑者伤势的医生。

       随着将军的一声令下,主刑官加贝手持刑鞭来到了刑台前。只见那刑鞭足有一米多长,和之前校内处罚时使用的藤鞭完全不同。为了检测鞭子是否足够柔韧,加贝用力握住了刑鞭两头,将它用力地扭握成一个圆型然后猛然放手,惯性使然的刑鞭像毒蛇一样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同时还发出一记刺耳的破空之声。

      “完美,就是它了。”加贝似乎很满意刑鞭的完美柔韧,而同样是看到了刑鞭力量的柔柔则早已吓得全身发抖,如果不是有狱官支撑的话,她恐怕早就已经瘫坐在了地上。

      “请受刑者上台。”将军的话语中仿佛带着一丝嘲弄,仿佛受刑者越是害怕,他监刑的乐趣也就更大。

       柔柔被两名身高力大的狱官半拖半架地扛到了受刑台前,在此之前她已经接受了心跳、脉博、血压之类的常规检查,检查的结果是——可以正常受刑。

       由于受刑台是专为学院的女生而制,因此当柔柔趴上去时大小尺寸显得格外适合。除了腹部被压在刑台凸起处之外,头部固定被在刑台最前端,受刑者可以自由地选择面朝左右或是朝下,由于通常被打者都会在受刑过程中大喊大叫或是挣扎不休,因此在脖颈的位置并没有设置皮带卡环,这是她在受刑时唯一可以自由活动的身体部位。

       除了头部自由之外,整个受刑台一共设有七处束缚受刑者的皮带卡环,分别用于固定受刑者的手臂,手腕,后背,腰间,大腿、膝盖和脚踝七个部位。每一个部位的卡环都可以根据受刑者的肢体粗细自由地调整大小,当这七个部位都被绑好捆牢之后,柔柔俨然变成了待宰的羔羊。

      “去衣……”这是行刑前的最后一个步骤,同时也是对受刑者心理折磨的开始。狱官先是掀起了柔柔的校服裙,然后又粗鲁地扯掉了她那才刚穿上不久的小内裤。随着臀部布料的纷纷离去,一个属于花季女生的曲线臀部顿时展现在了全校师生面前。

       光滑粉嫩的肌肤像是花蕾一样饱满诱人,圆润臀线引发了我的无限遐想,可是没等我眼前的幻想美景浮现清晰,那宣告着行刑开始的口号已经从将军嘴里吐了出来。

      “行刑!”响亮有力的口声回荡在广场上空,手持刑鞭的加贝用力地握紧了工具,高高举起胳臂的同时周围很明显地响起了一阵吸气之声。只见他不仅仅是用了手臂的力量,而是将整个身体以脚为支点转了半个圈,然后挟杂着风声将这重重的第一鞭抽在了柔柔的小屁股上。

      “啊……”仅仅是这第一下就让柔柔忍不住痛得叫出了声,只见这第一鞭下去之后,她的屁股上立刻浮起了一道宽宽的肿痕,刚一开始只是呈现白印,但很快这白印就变成了红色。

      “嗖……啪……”第二鞭又迅速地抽了下来,这一鞭打在了第一鞭痕迹的正下方,同样是迅速浮现出肿痕,两道痕迹完美地平行而落。

       当第三鞭再度落下的时候,之前的两鞭痕迹已经开始破皮渗血,由于无法动弹,因此柔柔只能用拼命握拳来表示自己正在忍受着难以承受之痛。

       随着第四第五鞭的依次落下,此时柔柔的屁股上已经陆续出现了三道长短不一的伤口,加贝的每一鞭落下都会给她臀部留下一道印痕,那印痕最初只是让肌肤略显肿胀,即便是像我这样近距离观刑的人也看不出伤口轻重,但当下一鞭落下之后,之前打过的地方才会皮肉绽开。

       当加贝打到第九鞭的时候,柔柔的哭喊声已经渐渐低了下来,与其说是声音变小,倒不如说是她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可怜的臀峰上面已经是伤口连成了一片,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眼看着皮肉慢慢绽放,然后缓慢地流出血来。

      “啪……啪……”转眼前又是两下鞭子落下,无力呼痛的柔柔紧闭双眼牙关咬紧,脸上的肌肉因为臀部的剧痛而在在不断抽搐。

      “啪……第十二下。”整个屁股都变成了番茄一样的红色,柔柔额头上的几绺头发被汗水浸湿,凌乱地粘在额头腮边,嘴里喃喃地不知在说着什么。

      “啪……第十三下。”屁股又多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加贝并没有因为行刑的过半而放轻手劲,现在他每打一下,柔柔的屁股上都会多出一道甚至是数道长长的血痕,整个惩罚现场像是新加坡鞭刑一样令人战栗。

       当最后三鞭落下的时候,柔柔早已被打得痛不欲生,两条雪白的手臂完全不受控制地颤抖抽搐,原本丰硕饱满的屁股像是被打烂的番茄一般暗红肿胀,本已干涸的泪水因为行刑完毕而再度奔腾流淌下来。

      “从犯柔柔行刑完毕,一共二十鞭。”当第二十鞭打完之后,加贝所持的刑鞭上已经沾满了从柔柔屁股上渗透出的血水,看着她面色惨白臀部开花的惨状,就连刚刚才吃过亏挨过打的凯芯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这还仅仅只是从犯,接下来即将开始的主犯处罚只会比这个更重,而绝无比此轻微的可能。等到从犯柔柔的二十下鞭刑结束,接下来即将上演的将是主犯蓝月亮的四十大板。当无法弹的柔柔被狱官架拖下去之时,从她血花绽放的屁股上流淌下了两条细细的血痕,红色液体从伤口中涌冒出来,触目惊心地一直滑落到膝关节间。看样子,接下来的两到三周之间,她恐怕都只能趴在床上忍痛度日。

      “接下来是主犯蓝月亮,处罚工具竹板,数量40。”和刚才一样,负责报刑的是将军,主刑官依旧是加贝,只不过这一次他手中的工具换成了竹板。

       这个竹板和我之前看将军用来打青青的那块尺寸相差不多,只不过这块看上去颜色更深,相必硬度也是更加坚韧一些。

      “请受刑者上台。”如果说柔柔被押上刑台的时候是被刑鞭吓到全身发抖的话,那此时刚刚目睹过行刑惨状的蓝月亮恐怕就只有浑身瘫软这个词适合形容。做为一名入学已久的老生,她早已不止一次地尝到过板子的滋味,再加上看到刚才柔柔屁股开花的惨烈一幕,我猜想她此时恐怕早就被吓破了胆子。

       此时的刑台上还残留着柔柔受刑时的温度,当蓝月亮以同样姿势被捆绑到上面时,我明显地看到了她的身体在不断颤抖。

      “行刑!”随着将军的一声令下,加贝手中的板子被高高举了起来,然后带着呼啸的风声狠狠朝那两片雪臀上落了下来。

      “啊”的一声惨叫,才第一下蓝月亮的眼泪就已夺眶欲出,和小面积的刑鞭不同,竹板所带来的疼痛几乎覆盖了整个屁股,这一下子就让她一路痛到了骨子里。

      “啪……”第二下下来,屁股上已然肿起了一道青印,蓝月亮痛得死死地咬住了嘴唇。

      “啪……”第三下,蓝月亮的眼泪像是洪水般奔流而出,赤裸的屁股仿佛被打成了四瓣一样痛到发麻,但这种麻木并没有持续很久,而是很快就化成了骨子里的痛。

       板子有条不紊地一下接一下地打在蓝月亮的屁股上,加贝不愧是训练有素的行刑官,刚刚的二十下鞭刑并没有耗费他太多的力气,四十大板的威力在他的手中慢慢得以展现出来。每打一下,蓝月亮那受刑的屁股上都会有所变化,从小面积的青印到整个屁股的肿胀,从颜色青紫到发展成茄子一样的紫黑色。

      “痛啊……饶了我吧……”打到第二十五下时,蓝月亮的脸蛋已经哭得通红,她尝试着挣扎扭动臀部来缓解疼痛,可是这样徒劳无功的举动丝毫没有打动加贝,屁股上该挨的打丝毫没有减轻。

      “啪!”第二十六下,黑紫肿胀的屁股终于不堪责打,开始破皮流血。蓝月亮的喊声变得虚弱无力,拼命地用握拳摇头这些动作来试图分散痛楚。

      “啪!”第三十下,不止是屁股,连带着腰和大腿都痛到抽搐,看蓝月亮的样子仿佛是已经痛到了神志不清。头发散乱地贴在满是汗水的额头上,嘴里还模糊不清地说着什么。

      “啪,啪,啪,啪……”无情的竹板还在继续着有力的抽打,蓝月亮的屁股在这反复的责打之下早已是皮开肉绽,这种等级的伤纵然是像我这样获得过体罚一等荣誉奖章的人也没有见过几次。

       最后五板的时候,大部分学生都已经不忍再看,那个原本白晰挺翘的屁股此时足足肿大了一倍,紫里透黑的皮肤上横七竖八地满布着被重打出来的伤口,这种伤比鞭子抽出来的伤痕要重上许多。

      “不是我……痛……真的不是我……”最后一板落下之前,蓝月亮彻底没有了挣扎的力气,就连眼中都满是失神涣散。随着加贝手中的竹板——咻——啪地落下之后,这一下正正地拍在打烂的屁股上,随着一声微弱的尖叫,蓝月亮竟然痛到了昏迷过去。

      “公开处罚结束。”看着那个被自己打到昏迷的女生,加贝和将军的脸上并没有浮现出太多的其它神色,或许对他们来说,这种程度的处罚是完全必要的。毕竟在这家学院中,入学的女生都是背景复杂的特别生,她们来这里上学的目的就是反省自己曾经犯下的过错。

       昏迷的蓝月亮被人抬架着送去了医务室治疗,象征威严的刑台也被收拾起来放回到它该置的地方。

    • 6
    • 0
    • 0
    • 2.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