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9
    • 幻虹楼2

      第三部分

       

      “这样……雪儿,我有些后悔让梦瑶去采销部了。”

       

      “为什么?不是只有违反公司纪律或者业绩排名末位才会受到体罚的吗?我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秋梦瑶的样子很坚定。

       

      “本来是这样……”接着,虹霓裳便一五一十地把采销部的情况,自己和罗茜雪的想法介绍了一番。虹霓裳主要是担心,如果秋梦瑶只是做为一名普通的公关,以她的聪明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要想接触到郎抱天核心的黑账,就需要取得他的信任了,郎抱天本来就是个色迷迷的家伙,手下的女公关有些更是他的心腹,如果捉住秋梦瑶的把柄,是可以对她进行办公室调教的。虽然,异性上级的办公室调教是隔着衣服的,而且必须有至少一名受罚者的同性在一旁,这是不能违反的铁律,除非上下级之间是夫妻关系(而公司的潜规则是夫妻之间通常是不可以工作在一个部门的。所以目前,这种情况只在两个人身上发生过),否则即使是双方自愿也会受到公司的严厉处罚。但是,即使这样,对于刚刚大学毕业的秋梦瑶来说,接受此种处罚也会感到十分羞辱。

       

          虹霓裳想了想说:“我们公司确实是有办公室调教的,不过和体罚制度不同,不具有强制性,必须是上下级自愿才可以施行。所以,如果郎经理要是对梦瑶实行办公室调教的话,梦瑶可以拒绝。而要求接受公司的体罚,公司体罚是全部由同性或是机械来完成的,只是公司的体罚十分严厉,所以梦瑶可以考虑最后到底要不要接受这个任务。”

       

      “请总经理放心,我对完成这个任务很有信心,至于万一出现您所说的情况,是接受办公室调教,还是接受公司体罚,我会以这个任务为目的进行抉择。”秋梦瑶突然调皮地一笑:“虹姐姐放心,我会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的。”

       

      第二天,秋梦瑶刚刚到采销部报到,就发现郎抱天斯文的外表下隐藏的欲望,从金丝眼镜后折射出淫邪的光芒。而几个容貌姣好的业务员见郎抱天的样子,登时对她投来了嫉妒的眼光。秋梦瑶顿时心中有数,这几个人和郎抱天的关系非同寻常。

       

      “欢迎、欢迎。B大学的高材生,美丽的秋小姐。您的到来,让我们采销部蓬荜生辉。”郎抱天说着夸张的欢迎词,同时伸出了手来。

       

      “您过奖了,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还望郎经理和各位前辈多多指教。”秋梦瑶大方地伸手相握,同时说:“以后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经理批评指教。”

       

      “好说,好说。”郎抱天一面享受着手中柔荑带来的滑腻与柔软,一面向一个业务员说道:“胡丽丽,秋小姐就分到你这一组,你是组长,要多带带新人。”

       

      站起身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眼角眉梢带着成熟的风韵,一看便是个狐媚入骨的女人,应该是郎抱天心腹中的心腹吧。

       

      接下来的几天,郎抱天并没有过多地关注她,弄得秋梦瑶以为自己看错人了,还是郎抱天对自己不感兴趣?她们这个组只有三个人,除了组长胡丽丽之外,还有就是一个叫作雁子凉的年轻人,年龄是二十二岁,比自己还小上两岁,却进公司四年了,这几天看自己的眼神倒是有些热烈。

       

      大半个月过去,秋梦瑶终于发现了端倪,她们这个组主要是负责推销公司生产的高强度玻璃制品,本来她来之前这个组的成绩一直高高在上,不过,这一个星期以来好像出现了十分奇怪的事情,多了一个人,反而少拿了许多订单,原来的大客户都推说暂时不需要这些产品,而秋梦瑶忙前忙后也只接了一些零散的订单。她心中明白,这是郎抱天针对自己下的第一步棋,既然对方已经开始动作,自己静观其变就可以了。不过面对月底可能来临的体罚,她还是有些心中忐忑。

       

      胡丽丽既然是郎抱天的心腹,从她那里只会听到对郎抱天有利的话,于是秋梦瑶便打算从雁子凉那里去了解自己目前这个上司的御下风格。这个人也真怪,秋梦瑶从他的眼神当中可以看出他对自己并不是无动于衷,但除了业务上的事情却很少有什么沟通,只是每天早上自己的桌子上都会有一杯碧绿的清茶,那是比较昂贵的雨前龙井。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喝的大多是咖啡,而像自己一样有着品茶爱好的实在是不多了,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秋梦瑶对他开始好奇起来。

       

      “子凉,今天晚上有空吗?”秋梦瑶在即将下班的时候,对雁子凉小声地发出了邀请:“感谢你这些天的茶,可以请你喝杯茶吗?不过我刚来这个城市,对什么都很不熟悉,你来点地方可以吗?”

       

      “……好吧。”美女的优势果然强大,本想拒绝的雁子凉看着巧笑倩兮的秋梦瑶,嘴一秃噜就同意了。之所以开始想拒绝,是因为雁子凉觉得喝茶的事情不是该自己发出邀请吗?

       

      “枰忘茶凉”看着茶社上的牌子,秋梦瑶轻笑道:“这是茶社,还是棋社?你要考较我的棋艺吗?”

       

      “秋小姐也会下棋吗?”雁子凉的眼睛好像亮了一下。

       

      “怎么,只有你们男人才能会下棋?”秋梦瑶横了他一眼。

       

      “哦,那倒不是,只是一般来说,女人喜欢下围棋的不是很多。”

       

      “是吗?我怎么记得不久前号称世界第一高手的李昌镐已经连续第三次败在芮乃伟的手下了。”

       

      看来眼前这个女孩子是真的懂围棋了,雁子凉笑着说:“如果秋小姐有‘纹枰魔女’的实力,我也会像昌镐九段一样甘拜下风的。”

       

      “那,待会儿就试试啰!”

       

      为了不让人打扰,两人特意选了一间靠窗临湖的雅间,微风、幽湖、围棋、佳茗,这是亘古不变的风雅。

       

      看着玻璃杯中三起三落的碧绿叶尖,雁子凉悠然开口:“比起唐人开水煮茶饼、宋人混汤吃茶糊,纵然明清时也能品到此茶,却又少了这玻璃杯,今人还真是幸福。”

       

      秋梦瑶却不出声,她已经被眼前这纷乱的棋势难住了。

       

      “姑娘棋术本不在我之下,只是心绪有些不宁吧?”

       

      “这个月我们组看来就要排到最后一名了。你就不着急吗?”

       

      “每年有新人来的时候,都会这样,急有什么用?”

       

      “那你每次岂不都要受到新人的连累?”秋梦瑶问:“听说,你来公司都好几年了,公司的体罚可怕吗?”

       

      虽然,公司体罚的问题秋梦瑶已经从表姐那里知道了一些,但面对这个年轻人时,尽管脸色绯红,还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大着胆子问了出来。

       

      “不清楚,因为我还没接受过。之前这个部门分来的新人都没有分到过我们这一组。”说到这时,雁子凉的嘴角漏出一丝不屑的笑容:“不过也没什么不好,每个美女新人接收了郎经理的办公室调教,业绩都会突飞猛进的,胡丽丽就是例子,三年前才进的公司,听说马上要当郎经理的私人秘书了。”

       

      “为什么?”

       

      “郎经理督导有方呗。”雁子凉的声音阴阳怪气的,接着却带了点佩服的口气:“不过,我们组目前居然比最后一名还多上一点业绩,这可全是你的功劳。之前的新人可是一笔订单都接不到呢!”

       

      “看来,这次是我连累你了。”秋梦瑶歉疚地说。

       

      “没什么?进公司四年,从未排名倒数第一,我还没体味过公司的体罚是什么样的呢!”

       

      “哪有人愿意挨打的。”

       

      “也不一定会挨打啊!如果你加油的话,说不定我们不会是最后一名呢!”

       

      “也是!都请你喝茶了,挨顿板子也是应该……”秋梦瑶理所当然地说。

       

      “扑……”雁子凉口中的热茶喷上了棋盘。

       

      “呀!”秋梦瑶伸手去擦,趁机就弄乱了棋盘,娇声说:“看你,大男人输了还耍赖皮。等到挨郎经理罚时也能赖皮过去就好了。”

       

      “你以为郎经理会动手打一个大男人吗?他会让我去体罚部接受体罚的。”

       

      “到时候,我去同他说,让他打你,我去体罚部挨板子。”

       

      “这你可要想好了,体罚部的责罚可比办公室调教严厉多了。而且不接收郎经理的办公室调教,对你今后在采销部的发展很不利。”嘴上这样说着,雁子凉的眼中忍不住闪出火花,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对秋梦瑶产生了感情,如果让她接收郎抱天的调教,自己会嫉妒的。

       

      “这样啊!就让我们共同努力,免了这顿打不就好了?”

       

      ……

       

      “秋梦瑶,这个女孩比起胡丽丽她们会有些不同吧!”夜里,一个人躺在床上的雁子凉愉快地想道。

       

      一个星期后,七月考核业绩出来了,本来排名倒数第一的白晶晶组在最后一天接到了一笔大订单,成功地把胡丽丽的这一组甩到了最后一名。

       

      胡丽丽故意做出来的苦像掩饰不住心中的笑意,秋梦瑶面上镇静心中却微微发苦,而只有雁子凉还是一付波澜不惊的死样子。

       

      “胡丽丽,你们三人到我办公室来。”通过办公桌上的传声器,郎抱天命令说。

       

      “怎么搞的,上个月你们这个组还高高在上,怎么这个月就是最后一名了?”

       

      ……

       

      “鉴于你们组这个月的成绩表现,本经理决定对你们进行处罚。”郎抱天问:“胡组长,你怎么说?”

       

      “采销部第一公关组组长工作不力,愿接受经理任何处罚。”

       

      “好。本公司规定,通常末位月罚是二十板子,本经理鉴于你一向工作努力,此次是偶然事件,故决定对你实行办公室调教,不过你身为组长,处罚翻倍,共计四十板子。”

       

      “谢谢经理!”

       

      说着,胡丽丽熟练地从郎抱天的办公室里找出竹板递了过去,接着像一只灵猫般柔顺地爬到郎抱天的大腿上,她媚眼如丝,娇嗲嗲地说:“经理大人,看人家这么乖的份上,可要心疼人家啊!”

       

      “丽丽乖,我一定会好好地疼你的。”郎抱天淫荡地笑着。

       

      板子清脆地挥了上去,胡丽丽配合地轻声叫着,不像是在叫疼,而是像野猫叫春一般的呻吟。随着板子的一起一落,香汗渐渐地沁透了她的裙子。秋梦瑶这才注意到,胡丽丽穿的是一件近乎于透明的长裙,随着汗水的浸润,里面的白色蕾丝内裤已经显现出来,凸现出胡丽丽丰满的臀形。

       

      这情形看得秋梦瑶有些面红耳热,呼吸也粗重了起来。而雁子凉则视若无睹地看着窗外,仿佛眼前发生的这一起和自己没有关系。

       

      “哎呀!真讨厌,你都疼死人家了,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挨完了板子,胡丽丽浪声浪气地说。

       

      “做姐姐的,总要给新来的妹妹做个样子吧!”郎抱天淫笑着说。

       

      “新来的?他们是在说自己吗?”秋梦瑶慌乱地想着。

       

      ……

       

      “对梦瑶妹子,你可要轻一点才好啊!”

       

      “放心,我一向是怜香惜玉的,这一点丽丽还不清楚吗?”

       

      “哎哟!你简直坏死了。”

       

      ……

       

      “没错,她们说的是自己了。”秋梦瑶下意识地肯定。

       

      “秋小姐,请过来。”郎抱天指了指自己的大腿。

       

      “啊!”

       

      “你是新人,处罚减半,只打十板子。”郎抱天的声音像抹了蜜的狼一样。

       

      “不……不,我申请接收公司的体罚。”虽然为了任务秋梦瑶曾经想接近郎抱天,但看着这大色狼咄咄逼人的目光,秋梦瑶几乎是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

       

      郎抱天脸色一沉,没有说话。雁子凉却收回魂游太虚的目光,手伸进了裤兜,期待地看着秋梦瑶。

       

      “哟!妹妹,你可别那么傻,体罚部像鬼门关一样,像你这娇滴滴的身体大半个月也爬不起来,再落下点残疾什么的下半辈子就完了……”

       

      雁子凉心中轻笑,他曾经做过体罚部的处罚记录员,虽然自己没领教过体罚,但挨打的场面和最后的结果可见得多了,知道体罚部的体罚虽然严厉,但主要是强调肉体上的疼痛,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受罚者都不会影响到第二天的工作,重一点的也不过配合药物也不过在床上趴上最多三天,连续治疗一个星期的算是最高的纪录了。

       

      “郎经理这么做是把妹妹当成了自己人……”

       

      “咱们采销部的姐妹哪个没受到过郎经理的调教……”

       

      “妹妹不要不识抬举……”

       

      随着胡丽丽连续不断的利诱与威胁,秋梦瑶的头脑在飞速的运转,此时如何讨好郎抱天以完成任务,和不能沦为郎抱天的玩物,对秋梦瑶是一个两难的抉择。而且旁边又多了一个雁子凉,秋梦瑶不愿在他面前做出一点点丢脸的事情,这就让她更加的难办了。

       

      “郎……经理,我……”秋梦瑶吞吞吐吐地开了口,这时就连雁子凉也掩饰不了自己的目光了。

       

      “我……愿意,接收郎经理的调教……”秋梦瑶偷偷地看了一眼雁子凉,艰难地说。

       

      此言一出,雁子凉眼睛里的光芒暗淡了下去。

       

      “只是,人家……这是第一次……请允许我扶着桌子……接收您的处罚好吗?”

       

      郎抱天没有说话。

       

      “好了!我的经理大人,人家还是小姑娘,又是第一次,您就放宽点儿政策吧。”胡丽丽忙打着圆场。

       

      “好吧!梦瑶,这可是看在你胡姐姐的面子上,还不谢谢你胡姐姐?”郎抱天故做严肃地说。

       

      “多谢,胡姐姐替我求情。”

       

      “好了,梦瑶妹子。到了这里就都是姐妹,说什么谢不谢的,不过下次可要主动些,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郎经理私下里我们都叫他郎哥的。”胡丽丽的身子在郎抱天的腿上扭着“经我们郎哥调教出来的姐妹,哪个不是业绩突飞猛进的,那些不识抬举的,可就惨了。妹妹这么聪明的人儿,不会不识相吧?”

       

      “你说是不是啊,郎哥?妹妹还没尝过郎哥的板子。”胡丽丽浪笑着说:“待会儿郎哥可要让我见识见识你是怎么调教青涩的小妹子呢!”

       

      郎抱天放开胡丽丽淫笑地站了起来,秋梦瑶羞涩地扶着桌子弯下了腰,她偷眼向雁子凉看去,发现对方的目光已经漫无边际地飞向了窗外,仿佛屋子里的事情和他再没有半分关系。

       

      “梦瑶请经理处罚。”见雁子凉毫不关心自己的死样子,瑶梦竹心中没来由地生起了气,声音由羞涩变得甜美,听得郎抱天心花怒放的。

       

      噼噼啪啪的板子声又响了起来,雁子凉看起来是漠不关心,胡丽丽是嫉妒中带着兴奋,而秋梦瑶紧紧地咬着下唇,但有生以来初次挨打的她仍然忍不住发出低低的呻吟。这样志得意满的郎抱天更加的兴奋,不知不觉间板子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十下,而郎抱天却还没有停手的意思。

       

      又强忍了两下,秋梦瑶终于受不住了,软软地说:“郎经理,好像已经到十板子了。”

       

      “哎哟!我的傻妹妹,一般人就是求郎哥哥打还求不到呢。”胡丽丽夸张地说:“多打的这叫‘欢喜板子’,挨完了这顿板子就是自己人了,妹妹还不高兴?”

       

      “谢谢郎经理抬爱,只是我已经吃不消了。”秋梦瑶软软地求饶,心中暗骂老色鬼,同时不禁有些后悔答应接受这个任务。

       

      “好吧!看瑶儿初次的份上,今天就到此为止了。”郎抱天意犹未尽地说:“不过,以后不要这么害羞啊。”

       

      秋梦瑶眼中含泪却不得不堆出笑容,道谢后站过一旁。这时郎抱天的面容已经冷了下来。

       

      第四部分

       

      “雁子凉,每个月至少要有一个末位受罚者去体罚部,总不能让女孩子去吧。”说着,郎抱天就要签署处罚通知单。

       

      “慢着,郎经理。”雁子凉胸有成竹地从裤兜中取出一张单子,说:“这是本人昨天上午收到的一笔订单,K市新建超五星级酒店——凌波湾酒店,所有高档玻璃器皿全部由我公司承办。加上这些,我们组应该不是最后一名吧!”

       

      “你为什么不早拿出来?”郎抱天恶狠狠地问,一付煮熟了的鸭子飞了的样子。

       

      “既然两位同事都愿意让经理大人怜香惜玉,我拿出来早了岂不有焚琴煮鹤的嫌疑?”撂下这句话,雁子凉飘然退出办公室。

       

      因为郎抱天的原因而感到羞愧,更恼恨雁子凉,不……对雁子凉,秋梦瑶不能说是恼恨,而是有了一种被轻视、被误会的复杂滋味,让她哭红了眼睛的彻夜难眠。

       

      第二天,来到办公室的时候,自己的桌子上再没有沁人心脾的龙井茶,桌子对面的雁子凉专心致志地弄着自己的电脑。秋梦瑶赌气地走了过去,“呯”地向下一坐,却不防碰到了屁股上的伤,痛得她跳了起来。而对面的雁子凉视若无睹。

       

      “喂!”秋梦瑶没好气地吼道,终于让雁子凉抬起了头来,可是从他看自己的样子,分明是看到了……空气!

       

      秋梦瑶心生哀怨,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郎抱天走到屋子中间,咳嗽一声,把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然后大声说:“我下面宣布两件事情:首先,鉴于胡丽丽长期以来优秀的表现,我决定任命他为我的私人秘书;第二条,鉴于秋梦瑶作为一名新人,刚刚进入公司,就帮助自己的公关组获得了月考核第一名的成绩,我们决定任命她为新任组长,接替胡丽丽的位置。”

       

      宣布完了决定,大办公室内的众人有上前恭喜,同领导的红人拉关系的,有目光中包含嫉妒与异样的羡慕的。

       

      秋梦瑶先是吃惊于郎抱天赤裸裸地把雁子凉的功劳放到自己头上,又带着一点儿解气的快感想看看雁子凉的反应,却失望地发现自己在他眼中的空气属性仍然没有改变,再次气恼地坐了下来,又不小心碰到了臀伤。

       

      为了保密自己与表姐的关系,两人在公司几乎没有私下的交谈。当晚,她来到了表姐的私人寓所,向表姐说起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听了表妹的遭遇,罗茜雪先是心疼地把她按到自己的床上,检查起上面的伤痕来。

       

      秋梦瑶虽然略感羞涩,但从小便与表姐亲密无间,所以还是伏下身来任表姐脱去了她的内裤。

       

      两朵红中带紫的云霞静静地浮现在白皙的肌肤之上,已经过了一天多的时间,所以当罗茜雪的纤指抚摸上去的时候秋梦瑶只感到了微微刺痛。

       

      “好了,我给你上些药,保证明天你的小屁股就会像以前一样白皙滑腻,光彩造人。”罗茜雪边给秋梦瑶上着药边笑着说“:看来那个色狼对咱们的瑶儿还真是怜香惜玉呢?”

       

      “姐,你乱七八糟地说什么呢?”秋梦瑶嗔恼地抗议。

       

      “本来嘛!若是真送你去体罚部,十二下板子是把屁股上的肉都要打到的,那会让你像大萝卜一样半红半白的?”罗茜雪顿了顿又说:“就是总经理的办公室调教……”

       

      本来被表姐取笑得无地自容,秋梦瑶却敏锐地抓住了她的后半句,问:“总经理的调教,姐姐一定领受过了?”

       

      “小丫头,现在是说你呢?又扯我做什么?”罗茜雪本来是在取笑秋梦瑶,却不防反被表妹捉住痛脚,顿时大窘了起来。

       

      “本来嘛,从小到大都懒得像加菲猫一样的你,自从上了大学之后,突然间做起事就精明干练了起来。”秋梦瑶不依不饶地乘胜追击:“我还以为是真的女大十八变呢?原来是……”

       

      “死丫头!”受窘不过的罗茜雪伸手打过去,早有准备的秋梦瑶却轻笑着一闪而过,两个人闹做一团。罗茜雪虽然在虹霓裳的强迫下做过一些体育锻炼,但是比起从来就喜欢健身的秋梦瑶体力可差得远了。只消几下,罗茜雪便被表妹轻松“一本”。

       

      “刚才都比你看那里了,你还要笑人家,现在我要看回来。”说着,秋梦瑶三下五除二就把表姐身上的衣服“清洁溜溜”,当她把内裤褪下来的时候不禁愣住了,表姐滑若凝脂的肌肤上布满了纤巧而鲜红的指印。秋梦瑶心中一阵悸动,在心疼表姐的同时竟然模模糊糊地在心头升起奇怪的感觉,好像正在欣赏景德镇烧出的一件构图精美的白地釉里红瓷器。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19
    • 0
    • 30
    • 67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H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00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sdzxc123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hh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akefei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hy93120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维尼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飘雪星魂Lv.3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