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杏阳镇日记第三第四章(转载赵杨)

            第三章

      小羽辗转反侧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不想这件事了。她确实没有爹娘,但她丝毫不羡慕别的孩子,因为她有姐姐,姐姐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她拉扯大,既当爹又当妈还当姐。她不比别的孩子差什么,那么她何必费心思的去查一件对自己没啥用的事呢。

      想到这,她使劲往姐姐身边靠了靠,抱着姐姐的脖子,没想到把姐姐弄醒了。意识朦胧的灵儿见小羽还没睡,关心的询问道:“怎么了,屁股还疼吗?”

      小羽轻轻摇摇头:“不疼了。”

      “不疼啊,那快睡吧。”灵儿拍拍小羽的屁股在小羽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和小羽一起沉沉睡去。

      另一边,李叔往水盆里放点药,把孙子脱个精光放进去。粗壮的大手在孙子的屁股上使劲儿的揉,揉的孙子都有点想躲。

      “哎呀,你清点儿,都给孩子弄疼了。”李婶儿不满的抱怨到。

      “那哪行,你看看,这屁股都扇糊了,不使点劲哪能好。”李叔双手托着雨成,把孙子的屁股对着李婶儿。让李婶儿好好看看。

      “那你不能轻点打啊,给孩子打坏了咋整?”李婶甩丈夫一大白眼。

      “害,我这不想让他长长记性吗。唉,你也别闲着,你拿个手绢湿一下给他擦擦。”

      李婶儿听了赶紧拿块手绢来给孙子擦。

      终于忙完了,李婶儿抱着雨成躺上床,李叔吹灭蜡烛,准备睡觉了。雨成身上一股淡淡的药味,这味道有些助眠,但对李叔和李婶儿来说,这味道却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他们内心那扇封锁的大门。

      六年前………

      头痛欲裂,眼前一片昏沉,李叔费力的睁开双眼,原来是个小伙子在用被绑上的双脚踢自己的脑袋。见把自己踢醒了,那小伙又去踢李婶儿,李叔左右看看,这陌生的地方,不知道自己在哪,手脚还有全被绑上了,嘴也被封上了。不过还好,自己的媳妇儿还有小赵和小赵的媳妇儿都还在。看那小伙在踢自己的媳妇儿,又想想自己怎么醒的,李叔心一横,照着小赵的脑袋就踢。就这么踢了好一会儿,几个人全醒了,李叔也想起来怎么回事儿了,村里的木匠要颗上好的材料做桌子,自个儿就和小赵带媳妇来山里找木头吗,谁知道树没找着,倒找着个大房子,几个人好奇啊,就打算去房子里看看,结果还没等进房子呢,眼前突然迷迷糊糊,路也开始晃,最后,没了意识。

      现在几个人醒了一个个看着自己被五花大绑不知所措,倒还是赵媳妇有招,背后的手拼命的往下伸,身体尽量佝偻成个球,然后双手慢慢往前滑,滑过屁股和双脚,成功滑到身前。解开脚上的绳子,可以走了。

      (解绳子中)…………

      李叔拔下小伙子嘴上的布团,问他知不知道这么回事?

      “听着,”小伙子的脸上流露着着急与恐慌 “这里有个做药疯子,我不知道他做的什么药,但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咱们快跑吧。”

      李叔和小赵对视一眼:“怪不得最近镇上时不时丢人。”

      “哥们,我们要你帮我们个忙………”

      李叔猛然睁开眼睛,大口喘着气,他并不害怕这事,也不后悔干这事,他只是不愿意回想起这件事,但每次闻到药味就会想起来。大概再梦到几次就应该习惯了吧,毕竟媳妇儿都习惯了。他摸着孙子的左手,手腕上有条疤。

      当时,他们几个人合力把那个疯子给杀了,只是小赵夫妇在这过程中被泼了瓶不知是什么的药,小伙子的左手也被那疯子用刀给刺了一下。

      结果没过半个时辰,天上突然下起了雨,小伙子登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不一会儿,变成了一个婴儿。他看看周围,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后来,李叔收养了这个孩子,取名李雨成。从此自己这个奔六十都没个儿子的人就有孙子了。回到镇上,李叔也只是对别人说是山里捡的。镇上人也就当是老天可怜李叔,赐给他个孙子了。

      没过半年,冬天到了,小赵夫妇突然双双驾鹤西去。镇上的郎中查了好几遍,说是因为他们俩气血不通畅,加上气温骤降,导致气血堵塞了。但李叔知道,这是那瓶药整的。

      李叔本想连小羽和灵儿一起收养,但灵儿是个要强的孩子,当时才十五岁的灵儿一边拉扯妹妹,一边经营自家的小酒馆,硬是挺过来了。自己也只好暗地给点帮助。

      镇上人都不知道这事,除了一个人–灵儿。

      (此章纯属填坑找理由,凑合看吧。)

      第四章

      翌日

      灵儿给自己和妹妹换好衣服,要去祭爹娘了。灵儿自己本来就有一件白颍蓝花旗袍,她昨天拿妹妹换回来的布给小羽做了件纯青碧色旗袍。毕竟去祭供还是得穿正式点的,妹妹以前的正装都小了。

      啥玩意?为啥不穿孝服?咋的,你穿成这样去看你爹娘你爹娘能乐看啊?

      到这也终于可以说一下杏杨镇的格局了,杏杨镇之所以能叫杏杨镇是因为一条河,这条河从镇西面的大山而来,一直流过镇东面的一望无际的平原荒地,它将杏杨镇横空劈开,河左面兴生杏树枣树,因此取名为杏花镇李叔就住这里,右面兴盛杨树柳镇小羽住这里,因而得名杨柳镇,后来,两镇人在河上架起了一座大桥,将两镇连在一起,杏杨镇因此而来。

      这河在山下先汇聚成一个湖,湖左种菜,湖右种麦(第一回小羽就藏这让灵儿抓着的)。在往下就是两个镇,杏花镇最外围是个养殖场杨柳镇最外围多工厂,在往下就是公墓了,然后是荒地。

      …………

      小羽把一个火盆放到爹娘的墓前,灵儿将一些食物和衣服摆到火盆两边,拉着小羽双双跪下,给爹娘烧纸。看着眼前冰冷的墓碑,灵儿似乎有万千言语却又无法倾诉,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如同被一根绳子死死勒住喉咙,想要呼喊却发不出声。 灵儿跪在此地暗自出神,久久才叹出一句:“爹,娘,我和妹妹活的很好,你们,放心吧。”相比之下,小羽就很平静了,她只是闷头烧纸,她和爹娘没有什么感情,或者说还没来得及有感情。或许,这样也好吧。

      小羽和灵儿都没有哭。

      当灵儿和小羽离开后,李叔姗姗来迟,李叔在墓前放下一只烤鸡,坐在墓旁“小赵,我来看你了。”

      “小羽!小羽!”姐妹俩刚到家,就见一个和小羽差不多大的男孩跑来。“永文?怎么了?”小羽看着跑到自己面前大口喘气的永文,有些不明所以。“快,快救救我姐。”用文拉着小羽的手,急的直跺脚。

      “不是,你先说清楚,永诗怎么了”,灵儿见永文拉着妹妹就要走,赶紧拦着。“对呀,到底怎么了?”小羽也赶紧附和,她还没搞清楚啥事就差点被拉走,拉的他还挺疼的。

      “就是(喘气)就是我姐把(喘气)把用来祭供的酒给偷喝了一些(喘气)又往里兑了点水(喘气)结果被爹掂量出来了……”

      “哎呀,那她该揍,再说了张叔揍你姐你找我妹干啥啊?”灵儿扯开永文拉着小羽的手,看看小羽被抓红的手腕,把小羽护在身后。

      “灵儿姐,我…对不起啊小羽我太急了。”永文看到小羽被抓红新生愧疚但马上又像灵儿求助道:“灵儿姐,求求你救救我姐吧,爹娘都把她捆起来打了。”

      “啊?小羽你去拿坛酒来。”灵儿虽说有些不满永文弄伤了妹妹,但她还是知道这种情况的严重的。张叔是她的老客户。她了解张叔,张叔是砖厂的厂长,是个脾气很好的人,手下人平时偷点懒也不会发火,还经常请员工吃饭。因此厂里员工都很和他关系很好。如果他们听到这事,估计没人会信吧。

      永文以最快的速度领着姐妹俩往家跑。却看见了能让自己做一辈子恶梦的场面。

      姐姐全身只剩个肚兜,下身光溜溜的,手脚腰都被结结实实的捆在了凳子上,张叔拧着一张狰狞的脸,挥舞这手中细长细长的估计是从院里那棵柳树上摘下来的柳枝雷厉风行地抽打着姐姐的屁股。那浑圆的屁股此时早已经被柳条抽打的不成人样。而张姨则是在 屋里正襟威坐,怒目圆瞪的盯着女儿。此刻,姐姐带着哭腔的痛呼声,张叔凌厉的责骂声,还有柳枝抽打屁股的噼啪声,组成了被小羽和永文称为童年阴影的恐怖歌谣。

      灵儿本来还想走慢点,让永诗长长记性,一看这架势也不慢了,迈开两条大长腿直冲到张叔面前,一把抓住张叔举高的手,夺过他手里的柳枝,把他推得后腿几步。

      “哎,灵儿你干啥啊?”张姨直接看懵了,站起身快速走来。

      突然出现的灵儿让张叔没反应过来,灵儿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整的他差点没站稳。

      灵儿没理会二人差异的目光,弯腰给永诗解起绳子。“我还想问你们干什么呢,重阳当天打孩子,咋的,想心疼死她爷爷奶奶啊。”

      “哎呀,灵儿,这事你就别管了,你是不知道丫头干啥了。”张叔见灵儿解绳子,想上来阻止,抬起的手却被灵儿拍开。灵儿挡在永诗前面,不让这气疯的老实人再伤害他的女儿“我知道,她偷喝祭供的酒,还往里掺水 确实该打,但是张叔,你让她长长记性不就行了吗,至于打成这样吗?再说了,那酒是给她爷爷奶奶的,孙女喝爷爷一口酒,爷爷还能不让吗。”

      “灵儿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张叔被灵儿这么一拦,稍微冷静了一点,但灵儿最后说那句话直接把他听懵了。

      这时候灵儿已经把绳子全解开了,但她却犯了难,自己虽然经常揍妹妹,但自己揍得最狠的一回也就是屁股稍微泛点紫,这永诗的屁股现在全是檩子,这肯定抱不了啊,算了不管了,再等会儿那俩人好反应过来了。于是朝外面喊道:“喂,你俩别愣着,过来帮我。”外面被吓得抱在一起的俩小只此时终于被拉回现实,赶紧冲过来,一个抱住爹娘的腿,一个帮忙抬起永诗的上半身,灵儿顺势将永诗拦腰扛起,另一只手捏着妹妹的小手,拔腿就跑。边跑还边喊:“张叔,张姨,那坛新的酒留给你们,你们还没去祭供吧,快去啊,正好冷静一下,永诗我先带走了啊,晚上上我这来接人。”

      回了酒楼,灵儿先把永诗放床上,自己带着小羽先去洗漱一下,毕竟刚祭完祖。

      灵儿属实没想到柳条的威力这么大,她没用过柳条,自己揍妹妹屁股从来用的都是巴掌,就用过一回鞋底子结果给妹妹屁股打紫了自己还心疼好几天。

      永诗的屁股触目惊心,上面密布着数不清的高高隆起的檩子,紫檩子也有,血檩子也有,仿佛吹弹可破,冷毛巾热毛巾是没啥作用了,正好上会李叔给那药还有,给她撒点。

      等灵儿处理完永诗的伤才发现在墙角瑟瑟发抖的小羽,妹妹吓那样都给灵儿整笑了,蹲下身轻轻揉揉妹妹的小脑袋“不害怕不害怕啊,姐姐不能这么打你。”小羽没说话,像姐姐伸出双臂。灵儿紧紧抱住妹妹,轻拍妹妹的后背,柔声细语的安慰着妹妹。

      看给妹妹吓的,妹妹这么可爱,自己怎么忍心那么打她呢。

       

      杏阳镇日记第三第四章(转载赵杨)

      张永文 八岁 赵小羽 八岁

       

       

       

      杏阳镇日记第三第四章(转载赵杨)

       

      赵灵儿 二十一岁

    • 1
    • 0
    • 0
    • 1.9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