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贴] 小何老师

      原作者: 不详
      出处: 不详

      下班铃早已响过,小何老师在办公室焦急而彷徨的等待,仿佛能听到自己激烈的心跳,内心像是有两个小人在争吵,欲望与理智喋喋不休,谁也说不过谁.电脑已经关了,她还是呆呆的望着电脑,只是眼睛却散了焦,陷入回忆中:她第一次来学校教书,觉得很新奇,闭上眼自己似乎还是台下正襟危坐伏案疾书的学生,睁开眼就已在台上,担负起教书育人的重任,只是这责任似乎重了些,这么多孩子的未来就托付在我手上,或者,至少我也有责任吧,可教育,尤其是育人,是个庞大恢弘的命题,自认目前还回答不了,想做的太多,能做的太少,需要做的太多,值得去做,或是有意义的太少…

      学生们看惯了40岁以上正处于更年期的妇女,第一次迎来这么青春可人的大学毕业生,亦是觉得新奇,上任班主任——那个形如炒面的更年期大妈终于在广场上跳舞了,还没上学时就听说X中有个变态大妈,有好事者根据年纪推断,大妈当年青春躁动的岁月就是在斗老师斗家长中度过,不料迈向而立之年又逢改革开放,铺天盖地的变化犹如一股洪流劈头盖脸袭来,面对蛇口青年和老近卫军的对峙,大妈在无所适从中只能追忆在人群中骑着自行车外带一个录音机以最大音量无视侧目与指点飞驰而过的日子,到老了,终于该去跳广场舞了.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们盼啊盼啊,从萨马兰奇那个有意或无意的宣布词砸碎了无数人的电视机到萨翁终于直白的表达“倍镜”,一个抗战过去了,大妈终于表态,带完这届,我就去跳广场舞,还能做个领舞呢.大妈最擅长的就是在教室的后门偷窥,悄无声息,等你知道时,是在办公室见到家长,咦?怎么XX来了,随即而来的就是晴天霹雳般的训斥.只有一些和大妈同龄的人才会偶尔想起年轻时写过的那首朦胧诗,也曾憧憬过安娜卡列琳娜般的爱情.

      被屏幕反射自己的眼神惊醒,看了看表,怎么还没来,她又想起上周,她鼓足勇气,把小明叫到了家中,小明是她所带的班的班长,小男生混杂着青春和成熟的模样令她很是喜欢,平时办事虽然嘻哈但也还凑合,成绩也说的过去,经过一番煞费苦心又灵机一动的诱导,小明终于半推半就的打了她的屁股,起先是教育小明身为班长要带头注重纪律,直到小明扭捏的恳请请她不要将此事告诉家长,家长知道后要揍他,可难受了.她压抑住内心瞬间涌起的狂喜——小明毕竟才上高中,小男生心智有限,想想刚才追问他惩罚方式的窘态,如今又有个把柄在她手上,还是比较好控制的——带着一番不知道他知道后会怎么看的纠结和丁字裤嵌入臀沟摩擦带来的欲望说到:“那今天就像你爸揍你一样把老师揍一顿•••”,在她的半强迫半威胁下,小明答应了,一开始,因为小明觉得工具太重,便用手,可她总想着小明是不是在占他便宜,乘机摸她屁股,几下之后,她就要求小明用工具,就是那块一早拿出来的板子,年轻男人的力量毕竟不是DIY可以比拟的,尤其是力道和角度都不知道所带来的欣喜的疼痛——因为全是等待.第一下板子,她明快的赞许到,很不错,就这样,臀部的下半沿传来麻痹夹杂刺痛的快感,这块板子的滋味她尝试过很多次,不过交到别人手上打自己的屁股却是第一次,小男生毕竟是小男生,手法不熟,一直盯着同一个位置打,力度也不均匀,可板子毕竟是板子,屁股上的疼痛在累积,可又分明感觉到臀峰的期盼,毕竟,臀峰还没打到呢,于是她在心中快速权衡了一下,露出屁股也没啥,幸好今天穿了一条丁字裤,便把裙子撩了起来——穿裙子就是方面啊,撩起来就行,裤子的话就要脱了,脱裤子总给她不安的联想——并叮嘱他:“不许动歪脑筋”,失去了一层布料的保护,来不及感受是否比之前更痛了,小脸早已羞的通红,幸好是半趴在书桌上,他又在身后,应该是看不到的,因为只穿了一条黑色的丁字裤,所以对两瓣屁股而言,只有一层黑色的丝袜在起保护作用,考虑到丝袜很薄,隔着也能看到隐隐红肿的臀部,因此诱惑的意味会多一些吧.伴随着板子在黑丝包裹下近乎赤裸的臀部的飞舞,疼痛在继续,而欲望也从子宫中蓬勃而出,她把身子伏的更低,这样更能向后挺出两瓣圆润的臀部,更勇敢的面对板子的冲击,更直接的宣泄心中的欲望.已经记不起他打了多少板,臀部已是一片火辣的疼痛,这股火辣由臀部顺脊柱而上直冲大脑,刺的她既渴望又害怕板子的来临,突然,一只手摸上了她挺翘的臀,皮肤忠实的将这种触摸,以及隔着丝袜感受到的对方的肤质与温度传给了她,是小明的手,这个时候能揉揉也好,于是她没有向之前一样起身制止抚摸,尽管心底仍有一丝异样,好在只揉了两下就放开了,听到小明问到:“老师,你是不是很喜欢被打屁股啊”,她只觉得轰地一声全身血液都涌向了脑部,又有一丝羞愤的念头:“小男生真是不懂事,怎么好这么直接的问”,但瞬间回过神来,问题还是要回答的,只是说了什么却记不清楚了,太羞太羞了,尽管强加镇定,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紧张,怕引起小明的察觉,不过他应该知道不了这么多,也没关系了.在小明表示打别人的感觉比自己挨打感觉好后,她又欣喜若狂,这小伙子不错,有前途,很上道啊.这一欣喜,也冲破了那摇摇欲坠的枷锁,略一迟疑,她就把丝袜也拉了下来,是连裤袜的款式,可以等价于一条薄薄的裤子,但良好的弹性和拉力能把臀腿塑造的更美,也就是更诱惑.失去了丝袜的保护,只剩下丁字裤包裹的臀部便完全裸露出来了,不,丁字裤可包不住屁股,它只是一条细细的袋子嵌入娇嫩的臀沟连接前面的三角布,不管了,她要求小明继续施责,板子在赤裸的臀部上炸响,打在已经通红一片的屁股上,她忍不住发出呻吟,身体也随着板子下落的势头向前倾,随后又回复原位,迎接下一板,她能感觉到自己右边屁股被的起了几条棱子,对,这样很好,狠狠的打.也许小明也发现了,否则不会之后的几板都是瞄着她左侧臀部的下半沿,那里肿胀的程度和右边不对称,只是这样,板子头也狠狠的咬入大腿的根部,那里很靠近私处,想到这个,有一股热流从小腹升起,也随着她把注意力转移到私处,火热的私处和潮湿的布料之间若有若无的温差令她敏感的查觉到丁字裤微微有点湿了,这样不行,只有丁字裤那一丁点布料包裹的花瓣似乎正在开放,借着臀部的疼痛,她用仅存的理智制止到,今天就到这里了•••再打,明天就上不了班.其实她知道,无论如何,被打的确确实实上不了班那就该进医院了,若是带着满屁股的肿痕去上班,坐立不安又要为人师表的感受才更刺激呢,只是暂时还没有尝试罢了.

      一进校门,小明觉得门口负责考勤的大妈是那么的惹人喜爱,怪了,以前迟到的时候怎么不觉得呢,总记得大妈恶狠狠的说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迟到,你要去政教处•••”幸好大妈没有问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过来,你要去哪里这等深奥的哲学问题,不过总觉得今天大妈特别亲切,迟到了就迟到了,正好可以打老师的屁股,一想起老师的屁股,他就想起昨天下午的美妙.

      昨天下午,好不容易在教室速度K完试卷,正准备回家开打游戏,突然班上一位女生走进来对他说:“小明,何老师请你现在去他的办公室”,上帝啊,怎么会这样子呢,好吧,看来游戏又打不成了,可怜每天提早回去就为了打那半个小时的游戏,可最近我也没干啥啊,该不是又要搞什么运动会还是什么活动?,不管了,去了再说,临出教室门前,他还不忘恶狠狠的警告那个女生,你就不会说找不到我,明天再说.可这话只能放在心里,要是说出去了,和这等豆蔻年华的女孩子斗嘴?还是别骗自己了,不对,和女人扯嘴皮,就没赢过,无论是7、8岁的小表妹还是十几岁的同学还是二十几岁的老师还是不惑之年的老妈还是已经退休的大妈班主任,说不过女人,这就是人生的真相.

      这个钟点已经是学生自习和自由活动的时间,大部分老师已经下班了,只有何老师的办公室还亮着灯,大家都说,何老师每天都备课到很晚才离开学校,恩,就是这间办公室,轻轻的敲门,“老师你找我有事•••”,没想到老师居然要他按照上次的约定打她的屁股,“不是拉勾了吗”“亲,我都长大了,谁还玩拉勾这种把戏啊•••”这话他当然没有说出口,只是忸怩的说:“我以为,这种事怎么好当真呢”他也没发现她是否发现了他把这当成一件好事,或许是他根本没发现自己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件好事,年轻女性丰满俏丽还未完全褪去青涩饱含活力的臀部就又一次的出现在他的眼前,刺的他的眼睛有点生疼,让他怀疑这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可从板子上就能清晰传来的软软的可又富有弹性的肉感来判断,这毫无疑问都是在他眼前真实发生的,无论闭上眼或睁开眼,此花依然开放,不,是老师的娇躯不胜疼痛又刻意压抑的不自觉的扭动,是在板子的飞舞下无助闪躲的丰臀,看着那两瓣有着完美曲线的臀肉在板子的肆虐下褪去裙子和丝袜的伪装露出真实的红肿配合老师口中低低的呻吟仿佛在说些什么,他嘴角不禁拉起了一条弧线.

      “这是哪个班的,迟到了还不好好反省,还笑,笑什么笑,哪个老师教你的,迟到了还笑,你这样是不行的•••”,糟糕,一时没注意,已经走到政教处了,门口就是政教处主任那个老流氓,主任最喜欢的就是一边情不自禁的拉着女学生的手一边唾沫星子飞舞的大谈特谈人生理想,无论是摘了片树叶或是扔了个纸团之类的小事,主任总有办法从个人行为说到今后的发展继而到人生道路以致家庭社会、国家兴亡等等,若要是有个违纪神马的,主任更是从否定这件事到否定这个人继而否定这个人干过的所有事洋洋洒洒一大篇说教,好多次在校园里看到这种场景,他都以为主任长的不是一张嘴而是消防车,还是特大号的,不然怎么可以把唾沫喷的如此之远如此之长如此之久,不过据说主任在家和他老婆一句话都不说,和孩子的话也少,这不科学嘛,应该叫他老婆来学校看看主任是怎么说话的,用后来一句名言就是:“主任你这么能说,你家里人知道吗”.

      好不容易连检讨带保证外加深刻挖掘自身错误的根源摆平主任后,小明终于能坐在教室里上课了,他奶奶的,时间怎么过的这么慢,这简直是度日如年,不,是度秒如年啊,这节课是最后一节课了,台上那个物理光头依然巴拉巴拉的在说什么,小明看着他的脑袋和上下翻飞的嘴唇外加那硕大的眼睛,总觉得像万圣节里的南瓜那般滑稽,物理光头正在讲相对论:“相对论,就是一个男人与美女对坐一个小时,会觉得似乎只过了1分钟;但如果让他坐在热火炉上1分钟,却会觉得似乎过了不止1小时.这就是相对论.”全班哄堂大笑,小明更是情不自禁的笑出了眼泪,你说的太对了,此时此刻,你就是那只热火炉,不然时间怎么过的这么慢呢,终于让小明激动万分的下课铃响了,物理光头想装着充耳不闻,继而又快速的收拢话题,宣布下课,也许不用说,大家的眼神都能传递出,老师,你就是那个热火炉吧.

      正在小明收拾东西时,昨天那个女生又向他走来,呀,难道老师已经知道我今天迟到了,真的是火眼金睛啊,“小明,我中午回家遇到你妈妈,你妈妈喊你今天放学就赶紧回家吃饭,有客人要来”发霉啦,怎么会这样子啊,一天的等待全泡汤了,小明懊恼的想着,我怎么会和你做邻居,我俩上辈子有仇啊,没有办法,小明快速的跑到老师的办公室,最近路上堵,要是不按时回去,就不是打老师的屁股,而是自己的屁股不保了,他只能勇敢的拿出上午面对主任时的手法诚恳向老师表明自己有事,要赶紧回去了,只是这套招法好像段誉的六脉神剑一样不可靠,上午对付主任还蛮靠谱的,这会儿怎么全然使不出来了,他也不记得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只记得老师最后说:“明天啊,明天要加倍喔”.

      校长是个勤奋的校长,他内心坚信,男人,一天就要工作16个小时,而且一年365又四分之一天都要工作,只是,自从当上了校长后,应酬越来越多,他也只能在漆黑的夜晚望着星星骗自己,应酬也是一种工作.今晚照例又有个应酬,校长看了看表,差不多到时间了,走出了办公室,咦,这是那个老师这么勤奋,这个点了还在办公室.校长欣慰的想,这是个好同志,随即又懊恼到,要是所有的老师都像我一样一天工作16个小时,这教育,能搞不好吗?哼,这帮家伙.虽然如此,他还是向那件亮着灯的办公室走去,越走近门口,越能听见里面传来啪啪啪的响声,嗯!?,啪啪啪,这怎么行呢,瞬间校长热血上涌,太胡闹了,可仔细一听,又有点像板子打在肉上的声音,校长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按照学校规定,他有权使用板子和藤条等工具打屁股,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校长忍耐不住了,推门进去,校长和校长的小伙伴都惊呆了,小何老师正慌张的从侧身对着他手撑在凳子上俯身弯腰撅臀的姿势改为转身面对他,低着头叫道:“校长•••”,右手拿着一块板子往身后藏,左手不断的抚平裙角.想藏到哪里去?校长看得很清楚,小何刚才正是以手撑在凳子上俯身弯腰撅臀的姿势右手拿板子打她自己的屁股,而且裙子撩了起来、丝袜也褪到大腿处,只剩下赤裸的臀部和股间的一条黑色带子,校长知道那叫丁字裤,不过他不明白为什么有的女人喜欢穿这个,那么一条细细的玩意,卡在屁股沟里,能舒服吗,不过他随即发现,这种裤子拿来打屁股是最好不过了,既能充分暴露臀部,又能保护隐私,年轻人,果然有活力,有想法啊,涨知识了.眼神锐利的校长从小何老师转身的一瞬间,发现她的臀部形状很完美,臀形挺翘,配合嫩白细滑的大腿,校长想起了上次应酬时被后勤供应商拉着去了一次夜店,那是他第一次到那种场合,紧张的抬不起头来,好在供应商机敏,要了个楼上偏僻的小包间,不然,他连夜店里面长什么样都不知道,进了包间,隔着玻璃,可以俯瞰楼下大厅的全景,只能用4个字来形容,群魔乱舞,目光流动间,校长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目力向来精准,不会错的,是学校新来的小何老师,看她矫健的舞姿,性感的曲线,应该经常来这种地方吧,现在的年轻人,真不象话,校长愤怒的暗骂,都不好好工作怎么行,这算是为人师表吗,正想义正言辞的下去教训她一番,发现自己在下班时间也同样在这,有什么资格教训人呢,那还是算了吧,这怒气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就被酒精冲到连主人也不知道去哪了,直到今天才想起来.

      欢迎喜欢加关注

    • 12
    • 0
    • 0
    • 5.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