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藤杖郡主

      女御史铁木兰终于找到劫杀陈家的真凶,凶手张仁俯首认罪,但发现此事竟与朝阳郡主有关。铁木兰虽知郡主乃金枝玉叶,但她铁面无私的本色欲令她不愿罢休。凶手张仁招供此事乃朝阳郡主的指示,目的是盗取陈家家传的碧玉珠,事成则将陈家全家灭口,现在悔恨已晚。 

      铁木兰遣人侦查此事,发觉朝阳郡主确有可疑,但朝阳郡主地位尊崇,单靠张仁一人的口供根本无可能入罪于朝阳,何况朝中文武大臣有谁敢犯郡主尊严?但这次遇上铁木兰,她不眠不休的追查下去,终找到确实凭据,不过又发现凶手张仁虽奉朝阳郡主的指示,但朝阳却无叫他杀人。张仁只是想利用朝阳郡主的权势自保,可惜遇上不怕权贵的铁木兰。在实证下,张仁只有从实招认,是他贪图陈家大小姐美色,盗取碧玉珠后竟想作采花恶行,为人发觉竟杀害陈府一家八口。对此邪恶奸徒,铁木兰按律判处斩刑,以正法纪,但朝阳郡主当初主使之罪,她也要追究下去。 

      朝阳郡主香明珠乃大公主的女儿,自昔年宫中发生疫症,她双亲不幸遭劫,朝阳即得皇太妃及皇后的照顾。皇上册封朝阳郡主,御赐建朝阳宫。她性格好动、喜好弓马,闲时四处游乐。铁木兰追查朝阳郡主的事已传到皇太妃及皇后的耳中。此时朝阳郡主也知道事情不妙,对自己当初的贪念竟害了数条人命后悔,亲自进宫向皇太妃请罪。铁木兰也进宫参见。太妃道:“朝阳,你这次真的闯出大祸,要知道铁木兰的处事作风,看来她不会放过你,虽然用皇家权位可轻易解决,但这次错的是你,衷家也无颜面出面。”皇后道:“事已到此,铁卿家可说给本宫知,朝阳的事如是平民百姓会如何?”铁木兰道:“按律指谋盗窃应囚狱六月,但这次因此人命死亡,应处藤杖。”太妃道:“铁卿家即是说,就算是郡主到公堂认罪,铁卿家也要判郡主囚狱及受藤杖?”铁木兰道:“臣女只是按法执行。”太妃向朝阳郡主道:“明珠,你究竟后悔所做的过错吗?”朝阳跪下道:“朝阳是诚心悔过的。”太妃道:“好吧,明天你到御史公堂投案,将所有向铁卿家招供,由她按律判刑吧。”朝阳道:“朝阳知道。”太妃道:“你回去吧。”朝阳郡主谢恩而去。 

      皇后此时道:“明天郡主受审,铁卿家会如何对待?”铁木兰道:“在未定罪前,郡主仍是金枝玉叶,臣女当用礼相待,但在定罪后当不同。”皇后道:“定罪后如何?”铁木兰道:“郡主若被定罪,应当脱凤冠、去凤袍,跪倒堂前侯判。”太妃道:“明珠若被定罪,剥掉衣冠也是当然。”皇后道:“明日朝阳认罪后,铁卿家究竟会怎样判 ?”铁木兰道:“郡主所犯的罪,按律应囚狱六月及藤杖二十。但郡主知法犯法罪刑应加,臣女会判郡主监禁一年、藤杖四十。”皇后道:“铁木兰,你敢判郡主受藤杖,敢打郡主屁股吗?”铁木兰道:“臣女只是按律判刑。”太妃道:“朝阳所犯过错,判刑是对的,她应该受藤杖。铁卿家,你就按律判刑,打朝阳屁股四十藤杖。”皇后道:“太妃娘娘,本朝刑律,藤杖之刑时女犯去裙裤受笞,郡主又怎可去裤受笞?”太妃道:“刑律如此应依从,何况朝阳去了衣冠,便成犯女,脱裤笞藤有何不可?”铁木兰道:“郡主若被判藤杖,当要按律脱裤裸臀受藤杖,重打屁股四十。”太妃道:“明珠受刑应无优待,但她毕竟是郡主,就许她在内堂脱裙去裤,藤笞屁股吧。在狱中当要给她上手枷换囚衣,给她受点牢狱之苦。” 

      陈家凶案原凶张仁伏法后,朝阳郡主到御史府投案。铁木兰亲接朝阳凤驾,礼仪后内堂分主客就座。此时,朝阳郡主竟先提陈家惨案。朝阳道:“凶犯张仁供认本郡主乃盗珠首谋,不知铁大人信吗?”铁木兰道:“凡事均求证据,不在于信或不信。”朝阳道:“铁大人应已知道实情,只是欠缺一份亲口供词吧。”铁木兰道:“如郡主可亲口为证,则下官当按律公正处理,绝不偏私。”朝阳道:“久闻铁大人公正无私,现今果然。张仁确为吾指派,在公堂上本郡主当给铁大人交代。” 

      公堂上,铁木兰升堂问案,但传令封闭两门。她深知此事触及宫中贵胄,于法于情皆需顾及。铁木兰道:“恭请郡主凤驾。”朝阳郡主亲上公堂,看她英姿飒爽,果为金枝玉叶。铁木兰拱手道:“郡主千岁,下官见过,公堂上请恕不能大礼相见。”朝阳道:“铁大人,不需多礼。”铁木兰道:“郡主请坐。”朝阳回礼,按礼仪就座。铁木兰拱手道:“郡主对凶犯张仁的供言有何辩解?”朝阳道:“铁大人,当初本宫贪图陈家家传的碧玉珠,遣张仁盗珠,想不到他竟杀人灭口,但主使之罪本宫是难避免,想人命悠关,本宫至今难安。现在公堂上亲口承认,一切请铁大人定夺。”铁木兰道:“郡主可知一时贪念,害陈府数口人命,虽当初无杀人害命心,但人命因此受害。郡主乃玉叶金枝,早已享尽荣华,竟作此恶行,实不可恕。”朝阳道:“本宫对此难安,知铁大人继续追查此事,在告知太后及皇后娘娘后,两宫圣意应由铁大人处理,故本郡主亲到公堂,望能有一解决。”铁木兰道:“郡主可知指使盗珠其罪非轻,由此害人命其罪难恕?”朝阳道:“本宫愿到公堂早已置身度外,只要铁大人公正辨事,朝阳甘愿承担。”铁木兰正色道:“有言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郡主本玉叶金枝,早已享尽尊荣,但竟为贪图陈家的碧玉珠,指使凶徒张仁盗珠,虽事后张仁杀人一事与郡主无关,但主谋却是郡主。此案凶犯张仁杀害数条人命,已按律判决斩刑,现在郡主亲口招认指使之罪。铁木兰只好依法处理,以正法典。”朝阳郡主离座,站到阶前道:“朝阳自知触犯纲纪,一切后果,本宫一切担当。”铁木兰道:“来人呀,除下此女凤冠,脱去她的凤袍。”两名女差得令上前,先除下朝阳凤冠,再剥去凤袍。朝阳被褫革衣冠后,自行跪倒阶前道:“犯女现已非金枝玉叶,请铁大人按律判刑吧。”铁木兰正色道:“指使盗窃间接害人性命,罪不可轻饶,念自行投案,判处囚狱一年、打藤杖四十,你可服判?”朝阳道:“犯女服判。”铁木兰道:“左右来人,将犯女押入后堂,先受藤杖,再行收监。女差官即把朝阳押入后堂,后堂内早有另外两名健妇。女差官把朝阳按伏台上,褪去裙裤,露出臀部,由两名健妇执藤杖重打屁股。四十藤杖打完,朝阳早已皮开肉碇,痛得死去活来。

      两名女差官奉命押送女犯。已解除衣冠的朝阳刚受藤杖,走路起来有点困难,女差官扶她缓缓而行。女牢是囚禁女犯的地方,朝阳被送到女牢服刑。一名女狱吏问道:“你叫甚么名字?”朝阳道:“香明珠。”狱吏道:“小人知道香姑娘的地位,现只是奉令行事,求你出狱后留我们的生路。”朝阳道:“香明珠甘心受过,你们只奉令执法,我可保证日后绝不有报复之心。”狱吏道:“香姑娘如此说便好了。来人,给她上手枷押到最尾的牢房。”最尾的监牢是朝阳监禁的地方,这里除洁净些外,和别的牢房无分别。朝阳郡主和其她女囚一样,要带上手枷穿上囚服,只是狱官不敢无理恶待而已。 

      一年后,皇后凤驾亲接朝阳回宫。铁木兰亲接凤驾,皇后笑道:“你罚朝阳囚狱一年就可,要朝阳褪衣打屁股则令她难受了。”铁木兰道:“此乃太妃早已同意。郡主是在后堂才脱裙裤受刑,在旁全是四十岁上的女人,娘娘可放心。”娘娘道:“朝阳自知大错,进宫找太妃求救,我与太妃商定朝阳应受囚刑笞辱。你不要以为皇家权威惧怕于你。”此时朝阳郡主已重整衣冠,四名待女左右扶持。铁木兰连忙施礼,朝阳道:“果是公正无私的女御史,四十藤杖本宫是应受的。”言毕,即与皇后同登凤驾而去。

    • 4
    • 0
    • 0
    • 3.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