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3
    • 魏阙之争 | 后宫的那些事

      写在前面:叫我川川就好

      前面有借鉴甄嬛传(我承认) 后面会有不同哒 还在陆续写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第一章-选秀

       这日天刚拂晓,沈挽辞便被侍女绿莺唤醒。“小姐快醒醒……骡车已经到府门口了,今日还要入宫选秀呢。”

       沈挽辞迷糊间想起,三个月前张榜选秀,自己榜上有名。

       经过三个月学习规矩,如今也到了需用力一搏的时候。掬一捧清水洗净面容,绿莺的巧手穿梭在她青丝之间,不过片刻便挽成朝云近香髻。绿莺将妆奁里的簪钗逐个在髻上比弄着,挽辞摇了摇头,只择了几朵素绢花点缀在髻上。如此一来,秀而不媚,柔而不娇。

       挽辞端详着铜镜中的倩影,满意极了,绿莺却道:“小姐,这样会不会太素净了?”

       沈挽辞淡淡道:“如此甚好。”绿莺只得由她。

       略施粉黛,添两道远山似的黛眉,仿佛斜斜插入鬓中,点上一抹朱唇,眉心画上花钿。无需过多粉饰,更衬得她一对杏目,眼波如含秋水。

       妆毕,沈挽辞换上一袭秋香色宫装,衬得面容姣好,靡颜腻理。此时已有人来催,挽辞携着绿莺一同去。府门早站着沈府上下,沈偕言和沈夫人上前一步,叮嘱女儿道:“切记端庄识礼,莫与人争执,府中上下荣辱全系你一身。”沈夫人挽着挽辞的手:“你娴儿姐姐亦在秀女之中,二人互相扶持。你跟着她,必然不会行差踏错。”

       “女儿晓得。”挽辞答道。

       “老爷,夫人,时辰不早了。”

       体己话说完,绿莺便打起车帘子,车轮轱辘轱辘地渐渐远去了……

       不知颠簸了多久,沈挽辞在骡车里思绪不禁飘远。

       近年来朝局动荡,楚温二族争霸,跋扈恣睢。而家父此等清流,不愿与他们沆瀣一气,上奏数本,却落了个贬谪思过的结果。家道日渐中落,她眼见着父亲鬓边的发染霜,唯有入宫为妃才可挣得家父在朝堂的一席之地。

       不求宠冠后宫,只求诞下一儿半女,足矣。

       想着想着,已到了宫门。

       早有嬷嬷候着,沈挽辞被人搀着下了骡车,见了嬷嬷先颔首一笑,在宫门外稍等了片刻,又有数个秀女姗姗来迟。挽辞一瞥,众秀女珠围翠绕,绫罗绸缎,皆是悉心装扮过。

       “依序随我来吧。你们几个先。”一个嬷嬷领着几个秀女往宫径而去。

       沈挽辞虽也是官家千金,却不曾见过这般恢弘大气的宫殿。魏阙彤庭,青琐丹墀,宫径四通八达,宫阙层层叠叠。众秀女皆低头盯着鞋尖,随队列朝一个宫殿走去。

       于殿外却停住了。嬷嬷来回踱着步,嘴里大声训导:“各位都是官家千金,能有资格候选妃嫔,应感激陛下。无论有无资格得见天颜,入这宫一趟,也不枉废了。老奴便是选秀宫管事嬷嬷,替陛下和太后娘娘‘择视可否’。”

       

       众秀女中寂静无声,只有一个秀女嗤笑了一声。管事嬷嬷脸色一凝,叫人将那秀女揪出来。那秀女怒目圆睁,欲挣开钳制,怒气冲冲地对管事嬷嬷道:“你敢这样对我,我可是宣抚使之女!”

       嬷嬷冷笑一声:“这位秀女好大的气势。且不说还未入选,即便是入选了也不许如此放肆!来人,掌臀二十!”

       气氛凝住了。挽辞虽知道后宫刑法严苛,却没想到居然会当众责打秀女。

       此时长板凳已搬了上了,搁在庭院里,那秀女被几个嬷嬷按在板凳上,裙子褪下,底裙和亵裤也被扯下,露出白皙的臀部,掌刑嬷嬷的手掌一下接一下击打下去,疼得她哭喊不断,臀上也是一片绯红。二十掌极快地就打完了,那秀女已服服帖帖,臀上均匀地染上一层微红,如山寺桃花般娇俏。

       嬷嬷示意宫女为那秀女提上衣裙,待她穿戴整齐,才接着训道:“这不过是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小惩大诫,太后娘娘最厌恶不识礼数之人。”顿了顿又道,“你们那队先随我进去。”

       被指到的那列秀女们依次进去,不多时传来巴掌声。外头的秀女在太阳底下,焦灼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接着就是一队队进去,一队队出来。不同的是有的是抹着泪嚎着出来,有的是揩净泪痕擦拭妆容,眼角却是挂着喜气。

       很快就到了沈挽辞所在的队伍,一排六人缓缓的抬步进殿,甫一进门,那大门便关上了。

       方才的管事嬷嬷挑着眉毛,高声道:“将中衣下裙皆去了,只留肚兜和亵裤。”

       众秀女闻言慌忙:“这……”

       

       管事嬷嬷见无人听令:“来人,将她们逐个把衣服褪了。”

       一旁的宫女便上前来,替秀女宽衣。有的秀女死死护住衣物,更有甚者直接赏那宫女的耳光,宫女不敢伤了‘主子’,便只得挨耳光,场面混乱不堪。管事嬷嬷眉毛一竖,厉声斥道:“住手!各赏十下戒尺!”

       两个宫女上前,拽着其中一人的手臂,按在长凳上去了衣物,再取一寸宽,十来寸长的竹尺子,一下一下落在玉臀上,十下过去,雪白的臀部俨然成了刚熟的蜜桃。

       挽辞亦难逃一顿责打。只是自她记事起便不曾挨过打,遑论在众目睽睽之下去衣受责。

       两名宫女上来,将沈挽辞身上的宫装褪去,裙子掀起,露出她挺翘圆润的玉臀,戒尺横在臀尖,扬起,夹着风声击下,一道浅浅的粉色便印在臀上,沈挽辞不敢大声呼痛,以免损伤风范,只得轻声呻【河蟹】吟。每一尺下来,都落在不同的位置,痛感也不尽相同。十下打完,臀上已让戒尺染上一层粉红,火辣辣的刺痛感使她忍不住想用手揉揉,碍着人多只得忍着。

       宫女又解掉她的裙子和中衣,只留下亵裤与肚兜。

       如此一来,六位秀女皆褪去衣物了。

       验身嬷嬷先让六位秀女站成一排,伸出手臂,检查了手肘内侧是否有守宫砂。又让她们逐个到屏风内褪去肚兜和亵裤,检查了腋下,乳【河蟹】房,皮肤等私处。填了绿皮册子,几个嬷嬷经过商讨。命六个秀女站成一排,宣布道:“程依凝、孟月言、沈挽辞入选秀女,其余人落选秀女。”

       被念到名字的人便喜笑颜开,而落选之人只得暗自啜泣。

       沈挽辞迈着碎步出殿的时候,望着宫阙,不知该喜该悲。

       此时方是午时一刻,这不过是初选罢了,下午还要面圣,经过陛下与太后娘娘的挑选,选上的才算是后宫妃嫔。

       沈挽辞无声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暗自下了决心:我沈挽辞定要竭尽所能,充入后宫为妃。

      (第一章-完)

       

       

    • 2
    • 3
    • 0
    • 1.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画半壁Lv.0
      感谢支持~@Candises
    • 0
      CandisesLv.1vip
      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
    • 0
      画半壁Lv.0

      第二章-面圣
      初选通过的秀女便在选秀宫用了午膳,食毕,稍作休息后,选秀宫管事嬷嬷命秀女们在殿前排成行列,依旧是六人一排,共有七排。
      “你们通过了初选,便有机会面圣,可并非意味着你们铁定是宫妃,是赐花还是赐香囊,便看你们自个儿的造化和福分了。”嬷嬷道,“诸位秀女在此等候总管公公宣召。”
      沈挽辞正与陆予娴说着话,忽然被人一撞,思绪回到当下,皱起黛眉回头一望。
      不承想竟是张素净清秀的脸庞,于浓妆艳抹的秀女之中,也是一股清流。
      妆束也素净得如芙蓉出水,模样儿算不上惊艳,却十足耐看。
      此时一名盛装女子正颐指气使地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哪来的小丫头片子,我的鞋你也敢踩?你父亲供职何处?姓甚名谁?”这女子沈挽辞倒是常听说过,右翼先锋唯一的嫡女宋孟春,宋将军老来得子,因此格外宝贝她。
      那女子眼眶里含着泪,低着头,任由那女子骂骂咧咧,嗫嚅道:“家父…是…”
      “怎么?连你父亲的官职都说不出口么?”宋孟春嘲笑道,围观二人的秀女们也跟着嘲笑。
      “是妹妹不识礼,冲撞了姐姐。还请姐姐海涵。”素色装扮的女子红着脸道歉。

      “哼!这样我就原谅你,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说着拽起她腰间的名牌一看,“从六品翰林院修撰之女姜琼儿?呵,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规矩都不知道。”
      沈挽辞拉了下陆予娴的衣角,轻声道:“你瞧那宋孟春,如此跋扈自恣。嬷嬷想必是受了她宋家好处,这才由着她去。若是别人,早该挨板子了。”
      陆予娴笑笑:“ 她这般的确过分,不过——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沈挽辞皱着眉头,见那姜琼儿被宋孟春辱骂,实在于心不忍,便大步上前去:“这位姐姐好生厉害。”
      宋孟春眯着眼打量她:“你又是哪家的?我与她说两句话轮的着你插嘴?”
      四周的秀女交头接耳道:“她是谁啊?竟敢插手宋大小姐的事情。”
      沈挽辞挑了挑唇角,笑道:“鸿胪寺少卿。在令尊从二品右翼先锋,上不得台面。”
      宋孟春没听出她话里深意,以为沈挽辞不过是阿谀逢迎她,便一派倨傲神色。
      沈挽辞接着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官职高低不都是为陛下效力,为大魏尽忠?令尊尽忠报国,深得百姓称赞,然而在场各位姊妹的父亲,亦都是尽忠职守忠良之臣。不知有何可引以为傲或引以为耻者?”顿了顿又道“姐姐这般嘲讽琼儿妹妹,若传开了去必有辱您身份。”

      在场众人皆缄默着,宋孟春亦愣了一下,气势略有收敛,却仍是不饶人:“那你说说,她弄脏了我的鞋,该如何算这笔帐!”
      沈挽辞莞尔一笑:“姐姐是诗礼之家,素来有大家风范。”
      如此便是讽刺宋孟春得理不饶人,显得小家子气了。
      宋孟春再傻也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气哼哼地走了。
      这时传来拊掌声,众人循声回望,是位玄色衣衫的贵胄,嘴边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方才哪位姑娘如此伶牙俐齿,倒让本王眼前一亮。”
      几位嬷嬷连忙起身,朝那人行礼跪拜:“老奴参见豫王殿下。”
      这便是豫王?果然是风姿倜傥,器宇非凡。
      “参见豫王殿下。”
      “都免了吧。”豫王环视众人,问道,“方才哪位秀女如此能言善道的?”
      “……”
      众秀女自然不敢贸然答话,那嬷嬷便指道“您说的想必是这位了。”
      豫王端详着沈挽辞姣好的面容,把玩着玉扳指,问道:“你叫什么名儿?是哪一家的?”
      沈挽辞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仍感觉那眼神如炬:“鸿胪寺少卿之女,沈挽辞。”
      豫王“唔”了一声,收起玉扳指,朝嬷嬷们说了一句:“汪公公犯了事儿,陛下恼了他,打了三十板子,便遣我过来。本王看时候差不多了。”说完便去了。
      嬷嬷们道了声:“是”。便领着众秀女排队前往永德宫的承华殿而去。
      沈挽辞递了帕子给姜琼儿擦干泪痕,又替她重新理好衣摆,轻声安慰道:“妹妹莫为这事哭花了脸,马上要面圣了。”

      待秀女们到承华殿时,太后,陛下,皇后已端坐殿上。
      一排六人,先进殿候着,待主管公公念到自个儿的名儿时再上前一步行礼。有时陛下或太后还要问些问题,需得沉着庄重。
      沈挽辞见前排一个个的秀女进去了又出来,一声声“撂牌子,赐花”或“留牌子,赐香囊”。心里如万鼓齐鸣,紧张得厉害。
      听见一声尖细的“正五品鸿胪寺少卿之女沈挽辞。”,忙稳住心神,款款上前一步,施礼道:“臣女沈挽辞参见陛下,参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愿陛下龙体康健,太后娘娘松柏遐龄,皇后娘娘凤体安康。”
      皇帝顿了一下,淡淡道:“抬起头来。”
      沈挽辞微抬起螓首,却不敢正视龙颜,只得垂着眼。
      皇帝方才已听了豫王谈起这女子,如今便多了几分兴致。难得弟弟喜欢,本该赏赐给他,可谁让这女子生得如此像她!尤其是那眉眼,竟如一个模子刻出来。
      第二章完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