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两生花》

       

      碧空中流淌着绵云,温和的日光抚慰着车水马龙的大街,也顺着楼沿流动至我的窗边。

        感受着微风与阳光,我撑在窗台旁注视着手机屏幕中双人少女,嘴角挂着一丝笑意。

        翻看这对少女的照片,是我每天必做的事项。哪怕我现在已被辞退,只要凝视着图中两位少女的笑容,心情便会开朗许多,因为它能牵动埋藏在我脑海中的那段记忆———

        ———那段珍贵的桃色回忆。

       

       

        那是我刚找到工作不久的时段,那时的我充满活力与自信,满心认为这个饭碗将使我通向成功之路,一切都是如此明朗。

        而更让我感到心情愉悦的是那天那条隐秘网站中的消息。

        “嘿,你在干什么?”午时,我同事的声音突然传至我的耳畔,吓得我双肩一颤,“咋了,你怎么突然这样?”

        “呃,没什么,刚刚在想事情而已。”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将手机下意识地放到口袋里,左手按在口袋上。而同事没有多管,只是与我谈论了有关工作的话题,随后便离开了。这使得我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我确认四下无人,便再次打开了手机,而映入眼帘的便满是含有擦边球内容或是完全的色情内容的图片。每一张都是女性以各种姿势被拍打臀部,有时还夹杂着男性。而衣着以及隐私部位的暴露程度也尽不相同,吸引着我的眼球。

        没错,我是Spank爱好者。

        这份隐秘自我10岁时看到亲姐被父亲扒光按在腿上惩罚时便埋下了,随后它愈发晦涩地成长,直至如今膨胀为巨大的欲望,不断自心中溢出。我极度渴望着能与异性来一次真正的实践。

        我的视线聚焦于页面上,却注意到提醒栏中有醒目的红色闪动,我点击进去,发现竟是我找被的一则发言有了回复,而那条回复是“已加。”我的心脏瞬间加速跳动了起来,我本以为这条发言会与成千上万条找被信息一样石沉大海,但现在却有了回复,还是相当干净利落的形式。于是我立刻打开了QQ,通过了那个在验证栏中标注网站名称的新好友,她的头像是一位美女。

        我发送了一句问候,而不到三分钟,对方便回复了相同的话语。正当我思忖着如何打开话题时,对方却以明快的文字消散了我的念头。

        “这波随机挑选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你的介绍真的太简短了。”

        “哈哈,我还说怎么会加我呢,真的是随便挑的?”

        “是呢,只是因为近一点而已。”

        我一开始还抱着有些怀疑的态度去面对她,但随着聊天的推进,她的有趣与灵气却完全打动了我,宛若她此刻就在我的面前,而非只是通过生涩的文字与我交流。

        当晚,我因定期的工作未交付而被上司痛骂了一顿,但完全不能影响我内心的兴奋,萦绕在我脑海中的是她的文字以及我对于她的遐想。

        从共计一小时的交流当中,我得知她是与我相差8岁的少女,此时刚结束高考,正准备利用暑假的时间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同时,她喜欢Spank已有4年之久,并且有尝试过实践的经历,但她声称那比较特殊。

        这使我略感失望,一方面是因为古怪的思想问题,一方面是因为我自己是零经验的主,如果之后真正要进行实践的话,会令我拥有压力。但这些都只是小问题,仅仅是欢悦河流中的一丝不快罢了。

        其他便都是些零散的有关sp的话题了,我不像一些主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询问条件和时间,以及地点,我更喜欢循序渐进的方式,而我没有经验是一方面的原因。

        之后的几天内,我的心思都沉浸在这名令我无限遐想的少女之中,我没好意思向她要照片,而这份忍耐也终究化为了突破。那天,我终于问她要不要约个时间实践,她像是早已准备好那般欣然同意。我捏拳庆祝,手指飞快地移动于手机之上。

        “好,那就6月21日吧。你有什么禁忌之类的么?毕竟实践是双方的事。”

        “基本没什么禁忌。”

        我的脑海中不禁因这句话而浮现出少女全裸的模样。

        “但我们不接受重度。”下一句话紧接着发来了。

        那个平常无奇的字眼瞬间抓住了我的眼球,们,也就是不止一个人?是打错了么?

        “我们???”

        “对呀,之前一直没和你说,我和我的妹妹都有意向实践,只不过都是我在负责交流罢了。”

        我的大脑陷入了滞涩,竟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

        但随后,一张照片却令我的喉结上下移动了一刻。

        那是两名拥有着黑色卷发的少女在镜头前摆出微笑的模样,而必须一提的是,那抹卷发,那潭微笑,以及那洁白的肌肤与端正的五官完全一致———

      ———她们是一对双胞胎。

        这种事情竟真的发生了,让我宛若置身梦境中那般。

        “你们是双胞胎?”

        ”是的,如假包换的双胞胎~”

        “简直和梦一样啊我操,为啥现在才告诉我。”

        “ww但它就是真的。”

        “那你妹妹要打点字吗?”我发出了邀请。

        ”我来转达就好,具体的等见面那天再互相认识吧。”

        “嗯,那你们还有别的什么要求吗?”

        “没有,就让你在那天好好尝试一下吧。”

        于是,聊天便中止了,我怀着欢快的心情,躺在床上肆意描绘着那幅将在6月21日展出的绝妙画卷。

        而时光荏苒,那天在工作以及我与那对双胞胎姐妹的聊天中来临了,约好的见面地点就在本市某条街的交汇处,我支付了她们的车费。

        我提前半个小时便抵达了约定的地点,周围的人流与嘈杂汇聚成沉闷的河流,无法流入我的耳畔,因为那对双胞胎姐妹的容颜不断浮现于我的脑中,我的大脑则继续将其加工成实践时的唯美画面。

        但一股挣扎却突然撞进我的心头,与一对刚刚成年的女生约实践真的是一件正确的事情吗?但想到某些圈内人士的做法,我的念头也就消散了。

        我的脚不停地轻轻点地,注视着手机上”快到啦。”三个字眼。

        大约十几分钟后,她们又发来了一张图,已经在附近了。我随即深吸一口气,郑重地环顾四周,而数十秒后,仿佛有某种丝线将我们牵连在一起,我的视线立刻被两抹靓丽吸引而去,那一致的容貌宛若双生之花般绽开于渺茫之中。

        我挂着微笑朝她们走去,而她们也同样,那副笑容远看起来隐约摇曳着内敛的明亮。

        “你们好。”我率先发话,向她们挥了挥手。

        而她们则是毫无遮掩地露出皓齿,温和地勾出笑容:“你好,是无言吧?”

        异口同声的话语巧妙地交叠,让我有些恍惚,我的手轻轻摩挲后脖颈,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短暂的空档,她们的身姿便已烙印在我的脑中,无法挥去。她们都拥有着波浪般的黑色卷发,自然地披垂于背后。吹弹可破的玉肌上勾勒出极其端正美丽的五官,那双略显狭长的眼眸与那份若隐若现的笑容相搭,使得她们散发出神秘以及惰懒的气息。而她们唯一不同的是衣着的区别,一位上身套着紧身的女式黑色短袖,使得柔美的小腹暴露于空气中。而下身则是穿着挂满褶皱的白色宽腿裤,米色的小皮鞋点缀其中。另一位则是穿着黑红花边繁复点缀的连衣裙,裸足被褐色罗马鞋轻柔地包裹。

        “长得还挺帅的嘛,你。”那位穿着女式短袖的少女虚掩着嘴,毫不拘束地打趣道,“我是姐姐,白轩月辉。”

        如此梦幻的名字是给予我美感的第无数个材料,我向另一个人问道:“那你就是妹妹了吧。”

        “是呢,我是白轩月希。”她可爱地歪头,纤指轻触自己的脸颊。

        “很好听的名字啊,我说实话,你们真像从那种什么童话中走出来的女神一样。”我献上了自己的殷勤,引来了二人银铃般的笑声。

        她们轻轻地晃了晃手,同时说着类似的话:“说什么呢,女神才不会喜欢———”随后她们稍稍向我凑近,弄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打屁股呢。”

        耳语般的声音瞬间被笑声所掩盖,我也吐出一口气,笑了几声,折服于她们的古灵精怪与热情。

        “你们吃饭了吗,带你们去餐馆?”我笑道,她们也并不推脱,欢快地应答后

    • 2
    • 0
    • 0
    • 84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