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95
    • 临谕3 转自达斯汀VV

      走进刑罚室,呵,居然又是四个女生组成的队伍,其中一个女生袒露着乳房,乳头已经高高地肿了起来,看样子像是被乳夹严重地夹了一番。还有一个女生蜷缩在另一个女生怀里抽搐着,两腿之间看上去湿漉漉的。

        “状态并不怎么好啊。”小庆暗自想到。

        四个女生并不像之前那个队伍似没脑子,相反,她们看上去很有战术。第一回合,小谕抽到了一道中等难度的语文理解题先试了试水,没想到回答者竟然毫无悬念地回答上了。

        几个回合下来,居然没有人受刑。小鑫本来在一道极难的政治题上追加了『藤条打臀40下』的刑罚卡,可是居然被对方直接回答上。

        几个回合下来,最终还是小临这边抢占了先机。小谕抽到的一道几何证明题难住了那个之前蜷缩着的女生,而且小谕毫不留情地追加了『三角木马20分钟』的刑罚卡。

        没有『反转』和『免死令』出来碍事,看起来,这一队好像真没什么卡了。

        那个女生理所当然地坐上了三角木马,五分钟还不到就哭喊着要退出。也许她可能状态本来就不太好吧,成功淘汰一名对方队员,先机被牢牢地掌握在了小临这边。

        很快,一道初阶化学题难住了小临。题目是“固态氢氧化钠和气态二氧化碳混合会发生什么?”小临看了看对方追加的刑罚卡,并不重,只是『藤条抽阴10下』,还没有进攻卡。

        就在她做好受刑准备,准备受刑的时候,突然,她想到了七上生物里面经常用氢氧化钠在密闭空间里制造一个无二氧化碳的环境来测定光合作用的所需。她反复想了想,居然答对了问题。

        “哎呦,这次可真是遇到对手了呢。”对方地在一个女生挑衅道,“我倒要看看呀,我能把你们一个个都打成什么样。”

        一道完全不可能答上的历史题难倒了小谕,而且,居然还被那个女生心狠手辣地追加了『罪与罚』。

        小谕只得出手了仅有的一张『免死令』,对面的那群女生瞬间不说话了。也许,她们可能真的没有什么好牌了。

        不到几个回合,幸运女生再次站到了对面,小谕又被一道化学题制裁了。但幸运的是,对面只追加了一张橙色的『阴蒂刺激』刑罚卡。小谕本来就很好奇,这东西算什么啊,为什么是橙色的?她整理了一下手中的卡,并没有什么可以抵消的了。

        “哎,能受得了吗?”小临关切地问道,“我这还有一张『免死令』,要不要拿去用了?”

        “不用,我能行。”小谕肯定地回答道,“我本来就好奇,这东西算什么啊,为什么是橙色的?”

        “可能,她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小庆推测道,“快点,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不用,我能行。”小谕还是嘴硬地回答道,“『免死令』先留着,以免她们又打出什么根本受不了的卡来。”

        说罢,小谕上前主动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两个惩罚员把她牢牢地绑在了打阴部的那个刑架上。但这次不同——她被绑得很紧很紧,而且嘴里还被塞入了一个堵口球。

        两个惩罚员把她的两片阴唇翻出来,用透明胶带固定住。内阴毫无保留地袒露出来,惩罚员带上消毒手套,在那团粉嫩嫩的肉里翻了翻,找到了一个小小的肉头。

        手指刚刚捏住揉搓了几下,小谕浑身就抖动了起来,要不是塞入了口球,恐怕现在口水都会不受控制地流下来。那个小小的肉头迅速鼓胀起来,就像阴茎勃起一样,涨大了不少。

        突然,一阵不详的声音传来,随即,开到最大的一个震动棒就被牢牢抵在了阴蒂头上。那一刻,刺激感如决堤般涌出,又难受又舒服,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下体上爬,又像是被按在绳子上摩擦,说不清那是快感还是难受。小谕疯狂了,尽管被紧缚着,双腿还是奋力颤动。不知道塞入口球的嘴里发出的咿咿呀呀声是尖叫还是娇喘,突然,她双腿一紧,失禁的尿液从下体喷涌而出。

        然而惩罚员并没有就此停止行刑,事后得知,『阴蒂刺激』之所以是橙色刑罚卡,目的是要让女性短时间内高潮2~4次!

        几十秒不到,小谕又受不了了,再次决堤。这次喷出来的可不是尿,而是那种液体。此刻的小谕双腿奋力夹紧,却因束缚无能为力。震动棒的肆虐在感觉上已经减弱了不少,每一寸裸露的皮肤上都有密密麻麻的小汗珠。

        不知道为什么,小谕竟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了。她怀疑她的大脑坏了,但是实际上,她的确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了。最后的冲刺,小谕浑身痉挛了一下,温热的液体再次从小洞中喷涌而出。

        惩罚员停下了震动棒,撕下了胶带,把小谕从刑架上放了下来。小临连忙冲上前去搀扶住了脱力的小谕,高潮的次数太多了,已经不在一个初二学生的生理承受范围内了。由于高潮的次数实在太多,小谕的身体显出了一种淡淡的桃红色。她摇摇晃晃地在小临的搀扶下穿好了衣服,回到座位上,倒头便睡。

        小庆又有些不高兴了,他拼命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了剩下的三个女生,赢得了竞赛的胜利。

        但这并不是小庆想要的,显而易见,他想要的是小谕。

        他抱着小谕回到了宿舍。

        等四人回到宿舍房间,小谕已经在小庆的怀里睡熟了。小庆并没有继续学习,而是坐在床边继续抱着熟睡的小谕。

        “这家伙睡得还挺舒服嘛。”小临撇了撇嘴,想到,“男生的怀里很舒服吗?”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小谕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些有些拼命地依偎着小庆,嘴里还嘟哝着不知道什么。小庆的脸蛋突然反常地红了,他俯下身贴上了小谕的脸,轻轻地蹭了几下。

        “我……我要你……别走……”小谕的双手开始到处胡乱摸索起来,最后死死地搂住了小庆的腰,一个翻身,全身依偎上去。

        “别走……别走……我害怕……”

        小庆皱了皱眉头,把手心贴在了小谕的额头上。

        “哎呀,发烧了!”小庆惊讶地说道。

        “什么?”小临皱了皱眉头,停了笔,“她发烧了?可是……我没带退烧药啊!”

        “我带了一瓶感冒药……可能会有效吧……”小鑫挠了挠头,起身走到自己的置物柜前,翻找了一会。

        “先让她吃了吧,两片。”小鑫说着,打开了药瓶,倒出了两片白色的药片,“现在也只有这一个药了,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起作用,但总比耗着强。”

        小庆伸手拿过小谕床头柜上的水杯,接过小鑫手中的药片,轻柔地给小谕喂了进去。小谕很配合地含了半口水,咽了下去。小庆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把她抱了起来,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盖好了被子。

        五点半,晚餐铃响彻了整个宿舍。

        “哎,该吃晚饭了。”小临戳了戳疯狂验算着的小庆。

        “你们带回来两份好了,我这道题还没解完。”小庆头也不抬地回答道。

        “哎呦,你可别想其它的啊。”小临调戏道,“我妹妹这么可爱……你们俩又孤男寡女的,某人可别不经意间做出点啥事哦!”

        小庆瞪了她一眼,“边去!”

        “嘿嘿……”小临还没说完,小鑫就把她硬拉了出去,给小庆解了围。

        几分钟,小庆就长舒了一口气,他成功地解出了那道题。

        突然,小谕的一声夹杂了些许恐惧的娇喘把他吓了一跳。他连忙走到了小谕的床前,侧身坐了下来。

        “别走……别走……我害怕……别离开我……别……呜呜呜……”小谕嘟哝着嘴,又开始说梦话了。

        “我在,我在……别害怕……别害怕……”小庆连忙牢牢握住了她的手,心疼地说。

        小谕全身依偎过来,双手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紧紧抓住小庆的手。

        “呜呜呜……我要你……我要你……别走……别走……”急促的梦话逐渐平静下来,小谕的脸蛋上又泛起了红晕。

        睡了几分钟,小谕的眼皮动了动,缓缓地睁开来,“唔……我怎么了……头好晕……”

        “醒了干嘛?继续睡继续睡……”小庆溺爱地摸了摸她的头,说道,“你发烧了。”

        “真是的……我再也不尝试那东西了……今天的感觉……好像身体没有了一样。”小谕喘了几口气,说道。

        “唉,快睡吧,明天可能还得继续呢。”

        “嗯……”小谕的脸蛋突然更红了,“刚才我做了个噩梦。”

        “我就知道。”小庆笑了笑,“刚才你一直在说梦话,这给我心疼的。”

        “我感觉到了,哼。”小谕撇了撇嘴,说道,“你抱了我好久吧?”

        “对啊。”

        “再抱抱我。”小谕平静地说道。

        小庆沉默了几秒,伸出手把她连人带被都抱了起来,搂在了怀里。

        “我喜欢这种感觉,哼。”小谕撒娇道。

        “你喜欢我就抱着你呗。”小庆无所谓地说道,“只是啊,可别不会走路喽!”

        “哼。”

        小庆轻轻地拍了拍怀里的她,“你饿吗?”

        “我饿了……”小谕嘀咕道,“他们俩干嘛去了……”

        “我叫他们俩带饭回来了。”小庆说道。

        “嗯……”小谕的脸颊突然又泛起了微红,“要不然……你陪我睡一会吧。”

        “什么?”小庆疑惑地皱了皱眉头。

        “你陪我睡一会吧。”小谕重复道。

        “边去。脑子烧坏了不成?”小庆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脑子没烧坏。”小谕哼道,“你怎么这样……”

        “我哪样了?这话应该我说吧?”小庆教训道,“你脑子烧坏了不成?”

        “哼!”小谕撇了撇嘴,突然用全力挣扎了一下。这下子她直接被丢到了床上,小庆则踉踉跄跄地径直往后退了几步,狠狠地磕在了另一张床的铁床架上。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1
    • 95
    • 0
    • 223
    • 3.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abcd111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7959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lone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0001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清晰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人一一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qqcy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号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rss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跳跳糖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bjyxxl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黄花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