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打屁股

      虹儿微笑着说:“难道姐姐只有在凉夕犯错误的时候才能打你吗?”紫菁低下泛起红云的俏脸,低声呢喃道:“不是,姐姐只要高兴随时都可以狠狠地揍凉夕一顿……”七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七天一早,竹梅兰菊四姊妹便把还在梦乡中的凉夕唤醒,带她来到浴室。一盆热气腾腾的浴汤早就准备好了,凉夕缓缓滑入水中,仿佛一朵在水中盛开的白莲。水面上飘浮着刚刚摘下的花瓣好像在衬托着紫菁青春的美丽和少女的体香。水温开始渐渐的升高,紫菁感到说不出的舒服,身体越来越轻,渐渐地进入了半睡眠状态……凉夕感到有几只手在自己身上温柔地按着,原来是竹姐和菊姐在为自己一面按摩一面擦拭着紫菁芙蓉膏,凉夕只感到两位姐姐的手指在自己身上轻柔的抚摸,使自己全身无比的轻松。却不知道紫菁芙蓉膏使自己原本就十分白皙光滑的皮肤变得更加娇美柔嫩,在挨打时会更加疼痛。梅姐拿来一件粉红的肚兜和近乎透明的下衣为紫菁穿上,带她来到了刑讯室。虽然刑讯室里温暖如春,但满屋的刑具让凉夕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不禁想起姐姐说过这里是天堂,因为这里姐妹情深,但这里也是炼狱,因为这里家法森严。虹儿背对着紫菁缓缓地说:“凉夕,你今天这一天都会在这渡过,你准备好了吗?”紫菁羞怯但是坚定地点了点头。虹儿说:“那就先从打屁股开始吧,你先趴到卧凤台上来。”紫菁缓缓地除去浴巾,顺从地趴好。兰儿用细细的冰蚕丝把凉夕的手脚绑牢,然后把一个圆柱形的垫子垫在她小腹下,使她秀美的双臀高耸起来。虹儿说:“先用枣木小板在凉夕屁股上轻轻打上二十下,凉夕感觉好吗?”凉夕娇羞地说:“姐姐无论怎样打凉夕都好。”虽然虹儿说是轻轻打二十下,可是当板子落在紫菁的屁股上时,她还是感到了火辣辣的疼痛。二十板子打完后虹儿轻柔地伏在凉夕的耳边问:“疼吗?”凉夕低低地说:“疼,不过姐姐打得越狠说明越疼凉夕,所以凉夕不怕打。”虹儿解开紫菁手上的冰蚕丝,说:“接下来要狠狠地打了,凉夕想尝尝碧玉红丝杖还是坚木紫檀板?”凉夕在入门时已经领教过碧玉红丝杖的厉害,心想紫檀板不会比它更难挨了吧?便对姐姐说:“姐姐用紫檀板打凉夕好了。”竹剑把紫檀板递到虹儿手中,紫菁偷眼打量了一下,紫檀板是一根长二尺,宽一寸,厚约半寸的深紫色木板,给人一种结结实实的感觉。虹儿说:“这次要狠狠地打屁股了,先打二十下,菁儿能挺住吗?”紫菁撒娇地说:“姐姐饶了凉夕,少打几下吧。”虹儿严厉地说:“好,饶了二十,改打三十!”说着,板子就重重地落在凉夕已经被打了一遍的屁股上,打得凉夕失声尖叫。板子啪啪地打在凉夕高耸的臀部,凉夕被打得呜呜地哭了起来。她好不容易捱到三十板子打完,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竹兰二姊妹把她解开搀了起来,看着哭得梨花一枝春带雨的凉夕,虹儿心头闪过了一丝怜爱。但是虹儿最不能容忍地就是在挨打时求饶的行为。于是她在紫菁喘息稍定后严厉地说:“凉夕,在挨打时不准求饶你忘了吗?”紫菁低低地啜泣道:“凉夕知错了,姐姐狠狠地打凉夕吧,凉夕再也不求饶了!”说着,就要主动趴到台上。虹儿说:“知错就好,不过知到错了是不是更该多打几下呀?”凉夕低低地说:“但凭姐姐责罚。”“先把下衣脱了。”虹儿命令。紫菁听了,双颊泛起了一丝红晕。但还是转过身照着做了。由于下衣是紧紧地包在屁股上,凉夕的屁股又被打得肿肿的。所以在好不容易脱下来之后,凉夕疼得几乎站不住脚。在下衣随着紫菁粉妆玉琢的玉腿滑落后,她青春曼妙的玲珑曲线一览无余。虹儿说:“接下来姐姐要凉夕尝尝细青枝打在已经伤痕累累的屁股上的滋味,凉夕分别要站在姐姐身边挨十下,趴在卧凤台上挨十下,再扶着卧凤台自己蹶起屁股挨十下,

    • 0
    • 0
    • 0
    • 45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