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关于先生的办公室(转载自淮橘寄安)

      她的想入非非被他的低吼叫回,耳边响起他凌厉低沉的声音,“你是聋了还是哑了?!没听见我说话?”   姑娘这才回了神,猛的眨眨眼,一脸慌乱的看着他。

       

      毕竟她从没想过,一个小时前从家中分开,一个小时后在学校中又遇见,还被他带到了办公室,锁了门。

       

      二人目光对视片刻,姑娘咽咽口水,鼓起勇气小声问,“那个…可以…不脱吗…”

       

       姑娘对今天的场景毫无预备,可他却等了好几天,就等着姑娘穿裙子的时候在办公室给她个教训。更何况,若是从训诫过程的开始就随了她愿,那让他的威严往哪放。

       

       “不脱吗?”他悠哉浅笑,“也行,那就没必要关着门了,自己去把门打开。”

       

       “呃…”姑娘石化在原地,嘴角抽搐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憋出几个字,“不…不开门。”

       

       “不想脱裤子,又不想开门,”他长呼一口气,目光灼灼,“你想怎样?是先生说话,不管用了?”

       

      二人眼神交互,姑娘不自觉后退一小步,扭扭捏捏的低头,咬着牙心一横扯下小裤,喏喏道,“别开门了…”

       

       男人一脸玩味,看着她慢吞吞扯下小裤,手肘撑着桌子,食指悬在空中往下划,拿腔作调抻长音。

         “再往下脱。”

         小裤从臀腿移至大腿。

         “再往下。”

         从大腿移至膝盖。

         “嗯~脱——掉——”

       

       他也是有些顾虑的,万一同办公室的老师突然回来,被看到她小裤挂在腿上,那她不是要羞愤死。倒不如直接脱掉,要是真有个万一,那就马上拎她起来,裙子垂下之后,也不会被人察觉。

       

       姑娘满脸通红的脱了小裤,他立刻接过来,折了一下放在手边的暗格里,起身将羞赧的姑娘拦腰拎起,让她身子趴在角落的小沙发靠背上。

       

       他轻轻掀她裙摆,板子拍她臀肉。姑娘心里惊慌,紧接着哭丧着脸,“你这办公室,哪来的板子嘛。”

      “啪啪!”

       他抬手便是狠厉的两下板子,但声音耐心轻柔,“你该说,是『先生的办公室』才对。”

       “唔——”姑娘闷着声音在喉咙里,生怕被人听见,“是先生…先生的办公室!”

       

       他心里笑姑娘可爱,语气上却不带一丝感情的陈述,“上次换柜子,抽屉里的小挡板,先生觉得没必要装上,倒是用来惩罚某个屡教不改的小孩子更有效。”

       小木板被他仔细打磨的光滑,一点毛刺都没有。他极其中意这种薄薄的木板,痛感适中又容易给臀肉大片染色。美中不足的,只是声音有点大。

       

       不过他早就确认好,附近几个办公室是没有老师的。再说这大周末的,本就不会有人来。

        于是他故意狠劲儿挥落木板,让清脆声响更大,有意羞着姑娘。

        姑娘整个人挂在沙发靠背上,屁股成为身体至高处,手臂勉强能扶到坐垫,双腿悬空,小腿胡乱踢腾,喊痛之余,叽叽歪歪的编排他,又带了些撒娇情绪,“先生~你你…你大周末的不在家,来学校干什么。”

         “这话应该问你才对吧,”他又将姑娘腰身往下压了压,板子点着她臀肉,“平时不见你努力,一到周末蹦高要来学校,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思。怎么?是觉得先生管你管的太严了?还是说不该管你?你身体没好利索不让你喝冰的,说错了?”

      语毕,他毫不顾忌的往她pg上盖板子,姑娘自认倒霉,只是不能平白无故的让身后无辜的两团肉代她受过,还是要争取一下。

       

         “先生哇——”姑娘捶着沙发靠背,哭哭唧唧,“先生怎么会错呢,先生最疼我了,最疼我的先生,不会让我疼的对不对?”

       

         “不对,”他厉声否认,并解释,“先生就是要让你疼,不然没有记性的。”

        办公室的板子,疼倒是其次,重要的是羞耻感与危机感极强。二者叠加在一起,倒是比在家里更让她觉得难熬。

        “我有记性,我记忆力最好了,先生总夸我的。”

      姑娘努力辩白,他不以为意,反问道,“第几次了?第几次偷偷跑到学校吃雪糕喝冰奶茶了?你最好想好再回答。”

        “这个…唔…”

       姑娘眼神飘忽,短时间内忽视了身后的疼,脑子都放在该如何答话上。直到男人更重的几板落她臀峰,训斥道,“不是记忆力好吗?要不要板子提醒提醒你!”

       “哇——不要板子呜呜呜…”姑娘哭嚷着,“这是…唔…第四次,可我保证没有第五次了先生!”

       “无、法、无、天!”他如是评价姑娘的一番行为,“这么长时间不对你发脾气,你怕是忘记先生的手段了。”

      显然,姑娘的保证在他心里并不作数。而他所谓的手段,总是换着花样,让姑娘有一个深刻的印象。比如这次,他一字一顿的告诉姑娘,每一下板子要她报数,同时要说一句认错的话。  姑娘脑子嗡嗡作响一片空白,板子一落下,疼都没工夫喊,忙不迭报数。

        “一!”

         “二!”

        ……

         “哇呜呜呜六——”

        他暂停了板子,冷声开口道,“报数就完了?”不等姑娘反应,明显加大力道的板子砸在她臀峰同一处,彻底打散了姑娘的羞耻包袱,也顾及不上会不会有人听到,哭喊声音高了不止一倍,“七!我以后不敢贪吃了呜呜呜…”

        “重来,从一开始数。”

       他说的每一句话,语气都不容分辩。板子在他手上动作不停,姑娘全身都在迎接身后的疼痛,有心回嘴也没那个精力。

       

       “一…”姑娘又羞又气,违心的念着认错的话,“我不该撒谎骗先生。”

        “啪!”

       听她的回答,他毫无反应,手臂有节奏的落板子,平淡的开口,“声音太小了,这下不算。”

         “一!”姑娘恨的牙根痒痒,要不是力量不够,她定会翻身起来捶他一顿,如今身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我不撒谎,以后不了。”

      板子落的快,她磨磨蹭蹭说一句话的工夫,板子已经又落了一记。如此,她能做的只有闷声数数,能数多少是多少。

      “二,我以后保证听话。”

         “三,下次不会再贪吃了呜呜呜…”

         “四,我以后呜呜呜…嗯…以后好好表现。”

         “……”

         “十二,呜呜呜先生…”

      姑娘词穷,又害怕他再说“重新数”,喉咙里支支吾吾了半天,开口缓和道,“先生我…我不要被看见呜呜呜…回家打,不在这打呜呜呜…”    

      “回家还有回家的惩罚。别着急,一个一个来。”

       这句话之后,姑娘好像掉进冰窟,而他面色平静,继续着手于让她臀峰变得更红肿,同时补充,“刚才没认错,打过的不算,重新数。”

       他说完,看着别别扭扭的姑娘,轻轻笑了一下。只是窗边突然闪过的身影被他捕捉到,他赶紧收了板子进抽屉,再抱起姑娘揽在怀里,最后开了门锁。

      姑娘一脸错愕,不知发生了什么,脑子里想着认错的话,可眼前天旋地转,紧接着就被他抱到了怀里安抚擦眼泪,并柔声耳语,“别说话,不哭了,乖。”

      几秒过后,“咔哒”一声门响,姑娘才知道。原是他从窗户看到了同事,这才换了副面孔。

      他没好气的瞪了同事一眼,同事却拿他开起了玩笑,“闻老师,管孩子呐?”

       

         “不劳您费心。”他回怼一句,便拉着姑娘离开。而姑娘却毫不关心他们二人的对话,毕竟此刻,她裙子里面空空荡荡的走在大街上。

      他也是后来才反应过来这点,侧目看着姑娘举步艰难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心里却已经坏笑不止,调侃道,“这回舒服了?”

      姑娘闷头脸红,憋着气一言不发跟他身后走到了停车场。开了车门猛的坐在副驾,屁股冷不丁的被竹席坐垫夹了下肉,刺痛将心里累积的情绪瞬间点燃,于是像个炸了毛的小猫一样狠推驾驶位的男人一把,“我讨厌你!”

       

         他强忍着不笑出声,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打趣坐不安稳的姑娘,“好好坐着,先生还没有说惩罚结束。”

       竹席弄得她pg难受,一路蹭来蹭去可算是到了家。他先发制人,撩起她裙子,抬手甩了几下巴掌,又自顾自的看她泛红的臀肉开玩笑,“先生有没有惩罚不乖的孩子,怎么惩罚来着?”

       

       “哼,”姑娘捂着屁股扭头,一脸不屑,眼神左右飘忽,狡黠回他,“没有先生,只是有个道貌岸然的老男人,告诉我回家一定要穿小裤。”

       

       她眼睛滴溜一转,作势要往卧室里钻。男人看破她的小心思,一把将她拦腰拎起,面朝下按在腿上,随手拿着一边的木质衣架往她臀上甩,语气挑逗,“想跑吗?想穿裤裤吗?有问过先生吗?这样乖吗?嗯?”

      不等她说话,男人阴阳怪气接着羞她道,“你就是pg不疼,就不把先生放在眼里。至于道理,先生会跟你讲明白,不过要等pg够红才行。”

      衣架好像长了眼睛,次次往肿痕上落。姑娘不服不忿,被按腿上也不老实。在办公室到底收敛不少,回了家就不必担心这些,于是又哭又嚷又捶他小腿,终是把他闹的心疼,也是担心她再哭嗓子会哑。这才放了衣架,让姑娘跨坐腿上。

       

        哭哭啼啼的姑娘率先开口,“你干嘛那么凶呜呜呜…我不就是吃了几盒雪糕喝了几杯冰奶茶,你至于这么打我嘛呜呜呜…”

         她越是这么说,他越是生不起气来。男人手掌微凉,覆上她余热尚在的臀肉慢慢揉搓,另一手顺她后背,安抚道,“小屁股替你受了罪,便不再打你了,小哭包。”

        “我要…裤裤…”姑娘抹了把眼泪,下巴搭他肩上,做可怜状。只是话一出口她又后悔,此刻pg被揉捏的舒服,竟一点不想穿裤裤。

       

         他察觉姑娘微妙的心思,打趣之心大起,假模假样的思考一下,回她道,“那不揉了,去把裤裤穿好。”

       

         “唔…那个…”姑娘赖他身上不肯下来,像个小年糕,红着脸却不愿承认不想穿裤裤的事实,只想闭眼沉浸在被他揉屁股的惬意,多享受一刻是一刻。

       他刻意催促,“乖,羞不羞人,去把裤裤穿好。”

      话音落下,半天不见她动作,男人心里了然,笑意愈发止不住,开口道,“真的想穿吗,揉揉好不好?”

       姑娘欲盖弥彰,不好意思的偷笑着把头埋的更深,故意说反话,“揉揉不好,一点都不舒服。”

      “哦~,”男人把她抱的更紧,揉pg的手劲儿也大了不少,“再问最后一次,要不要先生揉揉,口是心非的小朋友?”

         姑娘不甘示弱,靠他颈窝里捶他前胸,霎时间脸色更红,娇嗔道,“明知故问!”​​​

    • 2
    • 0
    • 0
    • 1.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