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MF】圣都公开处刑 转载

      【MF】圣都公开处刑  转载

      圣都中,最强大的骑士——艾尔文利的代号,这个从来不露面的人驻守的圣都城池”柯文”是圣都的第一面墙,周边的大国小国一次次的盯上这个繁荣的国家,可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换来的只是自己的毁灭。
      但是,百密一疏,柯文陷落,艾尔文利的盔甲被使者送回了圣都的皇宫…
      皇宫后殿,国王和皇后正在急躁的说着什么。
      国王「怎…怎么办!当初她要去我就应该拦着她…」
      皇后「相信咱们的女儿吧…她一定平安无事,也许这铠甲只是伪造品…」
      国王「怎么可能呢…这铠甲可是我亲手附着的魔咒…咳咳」
      皇后「殿下!…现在咱们只能忍耐,不能让莉的努力白白浪费…她撑在前线多年就是为了掩盖现在咱们国力空余,曾经无敌的殿下也感染重病的事情…」
      邻国 派尔维国 首都 正午
      「呃….嗯…」金色的长发被汗水粘成一条一条,垂落在不是很丰满的胸前,金色的瞳孔痛苦的紧闭,臀部被责打也只是尽量低吟…
      「我是圣都的…将军…为…为什么不砍了我的头…要这么…给我挠痒痒!」
      「我们国家没有死刑,只有惩罚!老老
      实实受着吧!杀人魔!」
      「我没有杀人!明明是你们来…啊!」
      简单描述一下帐篷内的情况吧,一丝不挂的艾尔文莉双手被绑在身后被吊到房顶,腰部被绑住皮带连到地上,两条修长的白腿被岔开,脚踝被悬空绑在地上,从她的肩膀也拉出两根绳子挂在顶棚….完全就是蜘蛛网上的食物,不过最要命的还是臀部的痛苦。
      被抓进来已经十几个小时了,对过的人一直在换,不变的除了用同一根铁棒打她的屁股,还有一个随时治疗的术士。
      直到刚才,她都忍得住,可是一个漏洞
      让拷问者发现了…她的臀部下半部分和大腿连接的地方异常脆弱…
      拷问者跑出去,在这一段时间里术士是不会治疗的。但是没有新的疼痛也让莉休息了一会…
      过了一会,一个红头发的女人走进来,问了两句”就是她么,那个杀人魔”
      虽然艾尔文想强调自己不是杀人魔只是身为将领的正当防卫,但是那双手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她的嘴被胶带捂住,被抽了结结实实的巴掌。
      「再说话?说啊!」
      反手又是一个巴掌。
      红发女人走到她的身后,用两只手揉搓
      这时红发女走到了她的头部,摸了摸她的脸「好好受着吧…」
      「我!…啊!」
      弹性极好的胶板打在她的屁股上,立马出现一到红印…然而没有停歇的时间,频率快到她反应不过来,两边各一个人,一秒能打出4下。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直到打了多少下才喊出一下…
      第二章 法也责众
      根本不会停止的疼痛让她无暇再顾及颜面,两条白腿在可控范围内乱颤,上半身紧紧的用腰肢和手臂的力量贴近刑架,脖子也用力的往后靠…虽然这什么
      用都没有,即使咬紧牙关,也会在时间和疼痛的消磨之后痛苦的叫喊….
      过了不知道多久(其实就15分钟),她的臀部已经受足了3600下胶板,武人的体魄让她开始习惯这种痛苦…当然,因为疼痛她已经忘了一些东西——这是众目睽睽之下,”好心”的红发刑官提醒了她…呼吸再次紊乱,想到不知多少人的目光都在盯着不成样子的自己,痛苦和羞愧更加厉害。
      而处刑人也不是傻子,两个壮汉明显看出来这个人已经适应了疼痛,于是治疗术士再次登场…每一板子都会把臀部的皮肤恢复到刚刚受刑时最柔软的状态…
      着这个白嫩的两个大球,刚才的疼痛一开始还有,在过了一会之后居然消失了。随后红发女人用一盆温热的透明粘液涂抹在她的整个屁股….
      正当艾尔文好奇时,一句”公开行刑”喊了出来,她身上的绳子突然变成首枷和让她撅起屁股的一体刑具,几个人把她抬向一个示众的平台,刑具整好放进凹槽。
      她嘴上的胶带被撕了下来,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腿就被迫打直,屁股和那里暴露在民众的眼中。
      “行刑!”
      可怜的女骑士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
      仅仅这样么?不,胶板开始变化,抽打的频率也变得缓慢,两个人基本是一秒一下,非常有节奏,手中的板子也在魔法的加持下升温和变成其他刑具…
      皮鞭 啪!
      啊!等等!为什么…啊!
      还没等艾尔文适应过来,用竹板打中臀峰的第二下就到来了,而竹板大面积触碰到屁股的同时行刑人又不肯在第一时间拿开,反而狠狠的按下去,按进凹陷的挺拔臀部。
      啊啊啊!!好热…停!你们这群变态!杀了我!啊!
      竹板的用法可不止”打”和”灼”,在治疗术
      士发功之前,带着这种疼痛,竹板被慢慢的挫离屁股,整个臀肉也跟着向那边移去,更可怕的是柱子的连接处是”特意”不经修饰的凸楞,中途还会蹭到更稚嫩的菊门…
      啊啊啊!停…快点打下一下!求..求你了…
      她终于哭了出来,红头发让行刑人停了一下,说了一些什么…治疗术士也正好修复一下这个”白嫩如初”打了两下就红肿的嫰屁股。
      在这安静的一分钟里,艾尔文莉在祈祷着救援,回想着祖国的好…可是休息时间很短暂,更可怕的处罚来了。
      她的弱点是臀腿连接处,好,就打下半部分的屁股,而且还要撅的更高…她怕那种竹板打法,好,反正有恢复术士,升温至开水的温度,就这么打…但是她没有叫喊…因为刚才新来的处刑人坐在那里,腿上趴着的是她视做亲妹妹的下属——安捷。
      再次开始之前红发女提起了艾尔文的头发,提到的当然是她下属的话题…”你的直属骑士团统共15人,我们全都抓到了,你再叫一声,她们就都跑不了..带上来!”这就是安捷被迫以OTK的架势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不过规则当然没那么简单”哦对了,不是叫一声打一下,我也
      不是什么恶人,恢复术士也有限,没法一个个的治…每个人顶多200下,你叫一声,多一个人,叫满了14声…每个人的屁股就施加一层疼痛魔法,包括你,杀人魔。”
      「放了她们!我一个人接受所有惩罚!」
      “英雄主义?我们这没用,这是警告…别再叫唤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折磨我们!」
      “…术士!给这个聋子施加两层疼痛魔法!”
      「来啊!」
      “三层!”
      于是乎…就有了她忍住不叫的这一幕,疼痛魔法的加持再带上原本就难以忍耐的疼痛,她已经快疯了,但是敌方明显下了血本…让她身体状态每打完一次就恢复的术士没有停止工作,根本疯不了…
      「姐姐!艾尔文姐姐!别忍了!我没事!疼就喊出来…喊出来…那个恶魔!让我替她!让我…」安捷还没喊完,艾尔文就痛苦的哀嚎了出来…因为板子的凸楞被加长,温度也升高到了能冒出些许清烟的地步…
      “怒吼…规则不是单方面的哦!动手!”
      猪兽人处刑者巨大的手掌上戴着锃亮的皮质手套,啪!!!一声巨响,打在身材娇小的安捷的屁股上…
      啊!!!安捷整齐的短发一瞬间凌乱不堪,紫色的瞳孔瞪的斗大,撕心裂肺的喊叫却给自己的姐姐换来了更严酷的刑罚…竹板又发生了变化…弧度不停增大。
      安捷这边自不必说,一群人看着自己被放在腿上OTK打屁股,又羞又疼,泪水已经止不住了…
      那边的艾尔文则是为了不让更多的下属受到伤害而努力忍着…
      弧度不小的竹板打在又一次恢复的白
      嫩屁股上…一下就肿了,她仍然忍着,凸楞滑过伤处,她还在忍着,高温灼烧着…她还在忍耐!
      啪!——
      啪!——
      ….
      啪!——「咕…」
      啪!——「呃!」
      啪!….
      ….
      「啊!」
      “叫声!带人!”
      一个红色长发的赤身裸体的御姐被带了上来,只不过她没被人拉着,不顾走
      光,径直的撞向红发行刑官「混蛋老姐!打啊!有本事打烂了我的屁股!」
      “哼…叛徒,我知道你哪里最弱..老虎凳!上给我狠狠的抽她的脚底”
      「你怎么…放开!放开….啊!」,这个骑士出身这个正在对她们使用侮辱性质的处罚的国家,为了断绝家族往来,她一直用”赤狼”——也就是通体红色的幻兽种狼作为自己的代号,不过现在她修长的脚底,就是这个颜色了,甚至更红一层。
      与此同时,失误一次的艾尔文没做好准备下一下就又来了…之后叫喊就没停过…
      啪!
      啊!
      带人!
      啪!
      啊!
      带人!
      啪!
      啊!
        带人!…
      一个将领被最严厉的处罚着,剩下的是十四个不同的女孩子或者成熟女性的OTK盛宴和一个暴躁的疼痛脚底…
      疼痛一层一层叠加,最后的命令也下达”每个人都恢复到初始状态!转成OTK
      式,用高温拍子狠狠地打!打到疼晕一个为止!”
      十六个美人,层层叠叠,侧着身在众人的目光下被OTK…场面上只剩下连续的…
      啪啪啪啪啪啪!
      啊!不要!啊!…..
      这一场地狱之旅从中午走到了黄昏,十六个人都被锁住四肢和腰部,撅起屁股扬起脚心,脚心上还有一个不停转动的毛轮,两个洞穴被塞进道具堵住,除了惩罚之外还是为了她们的贞操着想…她们的身边放着各种刑具,这十六个人的赎罪,就从夜晚人尽可打开始。。。
      “赤狼”和其家姐
      现在正值盛夏,即使被脱光了扔到刑架上…也不会有一丝一毫凉快的感觉…”赤狼”——本名莉莉丝·万岚,”万岚”是这个国家的第二大贵族,彼时年幼的莉莉丝就已经一身女侠气概,因为在目睹了一次仅存的”死刑”之后选择离开这里…虽然她把这个想法跟自己的姐姐说了之后换来的只是屁股的一阵毒打,但是没过多久她就自己离开了,而脚底的弱点,也就是在路上被一种毒蛇咬中双脚留下的毛病…
      当初她艰难的趴在泥地上,两只小脚共计4个大孔流着毒血,整个脚底已经是
      黑紫色的了,是那时尚未普通公主的艾尔文莉救了她…虽然毒去除了,但是远离了特制魔法足具的脚底比常人敏感好几倍…
      随着艾尔文进入边防队伍,她作为第一批女骑士跟随过去,她从没有暴露自己的姓名以防这位视自己如己出大姐姐冷落自己…
      她性格高傲自大,狂躁不已,除了”赤狼”这个外号以外,因为一头红发和经常在姐妹中被示众处罚的红屁股还被”亲切”的称为”大红”…然而几下板子能对她造成多大伤害呢?于是乎,为了不让她出丑,艾尔文的闺房中经常会有这么一
      幕:
      莉莉丝笔直的军姿站在艾尔文身前,不敢看着她的脸,一脸严肃的艾尔文紧紧的盯着”大红”并沉默好久…
      「多少次了!自己瞎闯!队伍跟不上了知不知道!每次都这么胡闹!上次罚你时说好的改呢?啊?!」
      「对…对不起啦大姐!我明明也立功了对吧…」她即使面对救命恩人也是一副暴脾气的样子,虽然真的很害怕。
      「鞋….」通常,艾尔文的话还没说出口,她自己就主动脱好裤子趴到大姐的腿上,但是这并没有用。。。
      「起——来!」
      「就…就打屁股就好了…啊——屁股——屁股好疼」
      「装的一点都不像….」
      「哪有?!我明明装的…诶诶诶!别绑起来啊!大姐!别…艾尔文姐!啊!」
      艾尔文怎么也没想到,还是公主的她学的打包礼物的可爱手段,到这里就是把自己不听话的下属的脚趾和脚踝绑住的手段,艾尔文把这个不听话的人往右边一推,屁股和身体自动前移,两个仰面朝天的红里透白的脚心漏了出来,她用左手掰了一下莉莉丝的脚趾,整个脚底拱了起来,就这一下就已经让莉莉丝又疼又痒了…更何况
      啪!戒尺毫不留情的打在这个脚板上
      啊!大姐!饶命啊大姐!
      啪!
      啊!呜….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求你..啊!
      士兵们和亲卫队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平时粗里粗气的”大红”也会有哭的跟孩子一样求饶的时候…全隔音的房间里,惩罚在继续。
      已经红透了的脚板还在被打…已经快一百下了吧。
      啪!98!
      啊!呜啊….呜
      啪!99!
      啊!啊!…姐姐!别!对不起….呜…我再,再也也……再也不敢了…呜。她疼的捶地,但是没什么用。
      啪!100!啊!
      …最后一下通常是艾尔文叫出来的,因为最后一下总会有打重一点的习惯,但是这双已经红彤彤的、比常人还嫰还敏感的脚哪里还受得住这一下…原本一双红色的脚心中的一条,由红变紫,由紫变青..最后渗出血来,就是这种现象,每次都让正在气头上的艾尔文吓得够呛…
      被抱到床上趴着的哭的不成样子,急着找药和绷带的人也被急得流泪…
      「对不起小红,对不起小红,我太过分了我太过分了….」
      闹剧之后,基本都是艾尔文把”赤狼”留下养伤(虽然一晚上就能好)的结局,每次莉莉丝在睡前还不忘狠狠的拍一下这个坏姐姐挺拔的屁股…虽然这个”坏姐姐”也是故意被打的…总要让这个不肯服输的暴躁丫头发泄一下吧。
      但是,现在这个从不轻易低头的莉莉丝,脸上遍布泪痕,别人都只有屁股红肿的翘起来,只有她连脚心也没能幸免…她们被示众的地方离得很近,甚至可以和周围的一些人聊天。
      「艾尔文…姐姐」
      她看向这次被处罚的最惨的艾尔文,说出了已久的心结「我…和那个女人长得很像吧…对不起…瞒了你们这么久。」
      她右边是正在为这次失败而自责的艾尔文:「没关系…这次是我对不起你们…还有!你比那个人可爱多了哦。」
      她露出了久违的微笑,莉莉丝左边的人是一个身材姣好的知心姐姐一样的成熟女性——”高岭花”莺连,「小狼不要自责…其实你的身份这么多年不可能是秘密啊。只是….咳…呀…呀…呜…」
      很明显,可以称作墙壁的枷锁后面,处罚开始了,莺连的巨大乳房一颤一
      颤,唯一一个成年人的尊严让她没那么容易叫出来…即便是刚才,面对突如其来的疼痛,本应最为羞耻的她居然全程用坚毅的眼光直视前方,用力挺腰,仿

    • 15
    • 0
    • 0
    • 4.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