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66
    • 临谕 转自达斯汀VV

        仲夏的一个夜晚,繁星点点、虫鸣声声。一幢白色的别墅和它房前屋后一片绿油油的花园在灰暗的钢筋水泥高层建筑之间特别显眼。花园中种了几棵杨树、几棵柳树,如今已是初夏,青绿色的小草映衬着几株大树,显得苍翠欲滴。前后花园中都有各自的一条石砖步道,蜿蜒着延伸向三层别墅的前后门。  能在大城市中改变建设规划,并且买下面积这么大的空地,盖起这么大的别墅,一定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普通人所为。  大别墅二层的正厅亮着灯,从外面估计,每层至少得有一百多平方米。步入正厅,果然不出所料:繁华奢侈、令人眼花缭乱的墙壁装饰极富有西洋意味;复古的挂钟;豪华、明亮的吊灯……别墅的一切都好像是一个富有人家的昂贵布局。  宽敞的正厅中,舒适庞大的沙发上,两个女孩在看着一台高清的曲屏网络电视。  其中一个身高稍微高一点儿,一头顺势而下的短发,后脑处还扎了一个垂下的辫子。她的脸圆圆的、面容姣好,炯炯有神的眼睛在一副大镜片的粉色无框眼镜里显得格外动人。只要稍微一笑,嘴角附近就会呈现出两个小酒窝,可爱至极。  另一个比较矮一点的女孩也留着一头短发,后面的短发一直到颈,前面的短发遮挡了一半的额头,从两边看,短发剪去了很相当的一块,留出了两只耳朵附近。她带着一副小镜片、黑色圆形镜框的眼睛,嘴唇粉嫩嫩的,笑起来一口雪白的牙,略微显出萌萌的气质。  电视上的一档抗战主题的电视剧还在播放着,那里面的剧情颇有些枯燥无味,还是老掉牙的各种战斗啦、地下党啦之类的剧情。看着看着,电视上出现了一段女间谍受刑的剧情。  “哎,妹妹,我觉得我们可以尝试一下子这样啊。”稍微矮一点的那个女孩,也就是姐姐小临不加掩饰地直截了当问道。  这对于妹妹小谕,也就是稍微高一点的那个女孩来说,并不令人惊讶,因为他们都是SP的圈内人。  “咱们俩不都尝试过SP了嘛!再说,那种吊起来用鞭子抽后背的惩罚够没意思的,伤害也大,没必要尝试吧。”小谕撇了撇嘴,说道。  “不是像电视上的那样,是……”小临坏笑了一声,关掉了电视,凑过来有些污污地说,“是SM啊!”  小谕斜眼扫了她一眼,“搞……搞什么?”  “我是说,我们可以尝试一下SM。”小临又坏坏地笑了笑。  小谕涨红了脸,“先说好了,你双我双。”  小临打了个白眼,“好吧。”  话锋一转,她又说:“今天晚上得你当M,爸妈去北京办公司分行去了,肯定一暑假都不会回来,我们还正巧没有暑假班,正好我们可以玩个痛快。”  小临抓住她妹妹有轻微受虐癖的“弱点”,一阵猛攻。  “你可真污!”小谕不高兴地说道。  小临坏坏地笑了笑,跑上楼去取她和妹妹SP的工具。而小谕则无奈地歪了歪头,解开了她的睡衣。  她的身材很好,白皙的皮肤,纤细的手臂,丰满的大腿和臀部。乳房还没发育好,但这对于一个初二的学生来说,已经算是很大的了。  随着胸罩和内裤的脱下,一个浑身赤裸的女生展现在我们眼前。在阴阜浓密的阴毛下的,是粉嫩的阴部,两片阴唇自然地闭合着。  小谕刚刚叠好自己的衣物,小临已经拎着一个旅行箱般大小的箱子下来了。打开箱子,众多的SP用具出现在视野之中,还有一些绳子和许多不知名的东西。  “今天晚上先玩SP,重头戏留在明天再说。”小临说着,从箱子里掏出了两段绳子。  小谕转过身,把双手放到了后腰上。小临麻利地反绑住了她的双手腕和双脚踝。直接抱起了小谕,坐到了沙发上。  别看小临个子略小一点,但力气可不小,至少比小谕的力气要大,她们俩的体重也很相近,也就四十多公斤。  “打多少?”在小临扬起紫檀木戒尺前,趴在她腿上的小谕抢先问道。  “二十下?这可不是橡木戒尺。”小临晃了晃手中的戒尺,说道。  小谕点了点头,低下了头。在小临双腿正上方的白嫩的屁股往后动了动,移动到了让小临用力最舒服的地方。  小临龇牙笑了笑,扬起了戒尺。  一声清脆的响声,戒尺狠狠地打在了小谕的臀峰上,瞬间留下了一道浅红色的印记。令人猝不及防的剧痛蔓延开来,小谕不禁浑身一抖——紫檀木戒尺是小临前几天刚从网站里搞到的,她还没怎么体验过。  “一。”小谕轻声报道。  第二下击打的地方刚好与刚才的印记重合,浅红色的印记瞬间变深,这下连边缘的轮廓也清晰可见了。  “二。”  第三下又打在了同一个地方,响声略沉了几分,但还是很响亮。连续挨了紫檀木戒尺三下的地方变为鲜艳的正红色,小谕扭了扭屁股,突然感觉这是她姐姐小临故意的。  “三……”她咬了咬牙,报道。  突然,小临用左手用力按住了她那被反绑在腰部的双手,右手高高扬起,随即用力打下去。  “啪啪啪啪啪!”  连续五下毫不留情的重击,小谕的屁股上陡然间多出了五道浅红略深的痕迹。很奇怪,这五道痕迹居然没有和前三下打的痕迹有任何重合,使得小谕的屁股毫无保留地镀上了一层浅红色。  小谕剧烈地一颤,挣扎了一下,还喘了两口气。  “八。”  小临的手快极了,只间半空中闪过两道紫檀木那紫中泛红颜色,小谕的屁股上的浅红色就又变深了两道,两声清脆的响声几乎在同一时刻传来。  小谕深吸了一口气:“十。”  紫檀木戒尺还在接连不断地落下着,清脆的“啪啪”声在正厅中回荡着,臀部源源不断的痛感如潮水般疯狂袭来。小谕开始坚持不住了,报数声也愈发颤颤巍巍。  “姐……停……停……”小谕呻吟着,后背和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啪!”戒尺与小谕已经通红的屁股狠狠接触,无比响亮的最后一声传来。  小临放下了戒尺,先是解开了绑着小谕的绳子,随后溺爱地摸了摸小谕遍布汗珠的白皙的后背,“好,正好结束。”  小谕本能地往后动了动,依偎在小临怀里,“姐,紫檀木戒尺太疼了,我感觉不出来和藤棍有什么区别……”  小临无奈地笑了笑,用脚把那个箱子勾了过来,把紫檀木戒尺扔了进去。随后便打开了茶几的抽屉,拿出了一瓶绿色的药和一块一次性棉巾。  “先上点药吧。”小临轻轻拍了拍小谕已经变得通红的屁股,说道。  小谕有些撒娇地“哼”了一声,翻了个身。  小临把棉巾浸满了药水,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在小谕的屁股上轻轻拍点着,生怕再弄疼了她。  上药的过程是这么地漫长,由于没有破皮出血的地方,上药时小谕的痛感并不是很强烈。不一会,浓重的困意与疲倦便席卷而来。等到小临细心、均匀地上好了药水,小谕已经趴在她的腿上睡着了。  小临颇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起身,把小谕抱到了沙发更宽敞、舒适的一边。随后拿起桌子上的空调遥控器,调弄了一下空调。  等到整个正厅从刚才凉爽的气温升高到比室外略低那么一点点的温暖气温的时候,几乎是二十分钟过去了,小谕已经睡熟了。  小临还贴心地用略凉的湿巾给她妹妹又擦了一遍屁股,把她抱到了楼上,轻轻放在她们房间的床上盖好被子。自己则躺在旁边,不久也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小临早早地便起床了,小谕还在床上熟睡。小临看着还在自己身旁熟睡着的妹妹,便忍不住溺爱地亲了她圆圆的小脸一口,便下楼做早饭了。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暖洋洋的阳光从卧室的北窗户上照进来,小谕才打了一个哈欠,翻了个身,本能地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掀开被子爬了起来。  睡眼朦胧的小谕迷迷糊糊地把手伸向床头柜,摸索着自己的眼镜。直到粉色的无框眼镜重新被她戴上,世界才变得清晰起来。小谕抻了个懒腰,这才跳下床,床下的地毯上已经整整齐齐地叠好了她的衣物,一看就是贴心的小临所为。小谕微微笑了笑,快速穿好了衣物,走下楼去。  在正厅,小谕可以听见厨房里吸油烟机的轰鸣声和油锅的“呲呲”声。心灵手巧、勤快能干的小临一向擅长烹饪以及各种家务活,而她就对烹饪一窍不通。之前她尝试过几次烹饪,但都失败了,之后也就不再去尝试了。由于爸妈经常不在家,总出去吃或者叫外卖也不是长久之计,所以在她们俩独自在家的时候,一般都是小临掌勺。长此以往下来,小临的技术也就越来越精湛了。  今天的早饭非常丰盛,小临做了四五个三明治和两个汉堡包,还有煎蛋、烤肉做配菜,主食是还冒着热气的微甜黑米粥。  “啊,睡醒了?”小临看着她的妹妹,解开了自己的围裙,关掉了吸油烟机。  “嗯。”小谕点了点头,随即坐了下来,拿起勺子先吃了一口黑米粥。  “姐,今天的粥好像不一样啊。”小谕仔细品味着嘴里的黑米粥,说道。  “我特地加了点冰糖和枸杞。”小临说着,关掉了冲手的水龙头。走了过来,坐到了小谕对面。  “哎?屁股好了?”  “嗯,刚才去照过镜子,已经完全好了。”小谕娇滴滴地回答道。  “那先吃早饭吧,我已经想好了今天应该玩什么了。”小临又坏坏地笑了笑,说道。  “昨天可是说好了的!你双我双!”小谕突然说道,“姐,你可不许反悔!”  小临无趣地翻了个白眼,“我什么时候反悔过?我的目的又不是虐我妹妹……”  小谕放心地舒了一口气,吃起早饭来。  等他们用半个小时的时间吃玩“早饭”,都快到中午了,时钟已经牢牢地指向了11点。  小临已经利落地刷好了盘子,这时正在和她妹妹聚精会神地玩着《第五人格》,两人的眼睛一直聚焦在手机屏幕上,时不时还会交流些什么。  当然,今天一天的日程可不仅仅是玩游戏那么简单。  不出半个小时,两人就有些玩累了。在小临的带领下,小谕极力辅助应和,几乎逢战必胜。  “行了,就到这吧。”小临有些疲倦地把手机丢到了一旁,“今天的重头戏可以开始了。”  “不会你要搞姜罚吧?”小谕也放下了手机,有些忐忑地问道,“我可受不了那东西啊。”  小临的回答有些可怕:“不是姜罚,但比姜罚还要……狠。”  小谕咽了口唾沫,“不会吧?”  小临没有回答她,走下了楼。几秒钟后,小谕清楚地听到了地下室活板门的打开声。  几分钟后,楼梯间里传来了小临的脚步声,但这脚步声变得沉重了许多。片刻后,小临搬着一个硕大的木制品上来了。  “砰!”一声沉闷的响,小临把那东西放到了正厅中央空旷的地方。小谕定睛一看,那是一个由厚木板制成的空心三棱柱体,最上面的棱大约有50°的斜乘率,还裹着一层铁皮。整个三棱柱体大约有1米多高,下面有四条和三棱柱体一样斜角的木支腿撑着,大约离地1.2米左右。这样一算,从三棱柱的尖棱顶端到地面,至少要有2.2米的距离。  小谕的心“咯噔”地猛跳一下,这不是SM网站里的重度用具——三角木马吗!  “姐……你要干嘛啊……”小谕胆怯地问道。  小临有些污污地笑着,一边拿着浸了水的湿毛巾擦着三角木马上落的一层薄灰,“你说呢?”  “不,不要!”小谕撒娇道,“姐姐最好了,换别的吧……”  小临快速地擦完了三角木马,“不坐也可以的啦,那就用这个吧。”  小临拿出了一根不知什么时候她拿的藤鞭。  小谕深吸了一口气,藤鞭那东西绝对不能用作SP工具,只要一下去就是皮开肉绽,不出三十下整个屁股基本就烂了,根本受不了。  “我……我……坐。”小谕最后还是做出了让步,有些磨磨蹭蹭地开始脱衣服。  小临靠在三角木马上静静地看着她,直到一丝不挂的妹妹再次出现在她面前,她才有所反应。  “坐半个小时,之后休息,休息完我们交换角色。”小临说出了一句让小谕极感满意的话。  “姐姐要说话算话。”小谕嘟着嘴说道。  小临郑重地点了点头,拿出了一根长绳。把小谕的双手腕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  小谕只觉得身体一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小临抓着腰抱了起来,凭着小临略大的力气,把小谕直接放在了三角木马上方。  当小临缓缓松劲的时候,小谕白皙的双腿自然地被三角木马分开,直到整个身体的缓缓地施加到下体上,木马棱把阴唇撑开后,才感受到可怕的疼痛。  什么情况?才刚刚坐上去就这么痛?  小谕吃惊地想着,双腿微微颤动着,下体不断地传来无休止的剧痛反复地折磨着她。  小临把绑着小谕双手的长绳从天花板上的一个略微往前的本用于挂钟的铁钩上绕了一圈,拉下来,绑在了三角木马前面的一个铁环上。小谕的双臂就被高高抬起,身体被向前牵拉,全身的重量全部作用在了稚嫩的阴部上。  不一会,小谕的身体就开始负痛地抖动起来,双腿用力地蹬着,挣扎着,嘴里也开始发出娇喘和呻吟。  小临在一旁色色地看着她的妹妹,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啊……看起来以后会很‘好玩’呢!”小临污污地想到。  “姐……受不了了!”小谕呻吟道,“快……放我下来!”  “不对啊,还没到半小时呢。”小临坏笑着说道,“我看,顶多才五分钟。”  小谕继续叫喊着、呻吟着,但小临却坏笑着站在一旁置之不理,她的虐人潜意识已经完全被激发了。  十分钟后,小临从她的SP用具箱里翻出了大约每个一千克左右重的铁球,不留情地挂在了小谕的脚踝上。小谕这时终于到了极限,开始嚎叫起来。  “才十一分钟……”小临翻着白眼看着坐在三角木马上挣扎的小谕。  漫长的六十秒后,小谕的惨叫突然戛然而止。只见她的全身剧烈地抖动起来,嘴里发出诱人的婉转娇喘声。同一时刻,失禁的尿液从她身下流出,滴在了地板上。  小临色眯眯地笑了笑,污污地想到:“这么快就高潮了呢……”  “姐……放我……放我下来啊……我……撑不住了……”小谕发出尖锐的哀求,“快点……快点啊!”  “唉。”小临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已经二十六分钟了,她的心最终还是软了下来,毕竟小谕可是她亲妹妹啊。小临跺了跺脚,走过去松开了绳子,把小谕从三角木马上抱了下来。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也是呢,有点太过头了。”小临轻轻地抚摸了一番被她抱在怀里的小谕,从茶几上的湿巾包里拽出了一张卫生巾,轻轻地给小谕擦了擦负痛的阴部,紧接着擦了擦大腿内侧失禁的尿液。  小谕忍不住轻拍了一下小临的脸颊,“姐,你太坏了!”  小临用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她,“我看你的心思不是这样的吧,现在来装纯洁了?我想刚才某人一定很爽吧?”  小谕不高兴地撇了撇嘴,“姐姐最坏了!”  “先休息一会吧,一会我们就……”小临说到这,不情愿地把目光转向了一旁,“交换角色。”  小谕使劲点了点头,虽然自己的下体还在隐隐作痛,但是心里却因为她们即将交换角色而几乎乐开了花。  “谁说愿意被虐的人就没有虐人倾向了呢?”小谕暗自想到。  一上楼,累极了的小谕倒头便睡,不一会就沉沉地睡着了。小临虽然躺在她床边,但却有些忐忑,辗转反侧,对即将到来的交换角色而顾虑重重。  小临在她们两个SP时很少当M。因为小谕有轻微的受虐癖,所以一般都是她虐小谕,而她自己则很少被虐。她反复回想着自己的SP用具箱中的每一件有些令人恐惧的刑具,像藤棍、乳夹、热熔胶棒之类的。最后,她的思绪停留在了那个去年她在SP网站上好不容易搞到的藤条。  四点,夕阳已微微泛红,悬在地平线上不远处。小临在一个小时之前也睡着了,理所当然地,小谕比她先睡醒。  小谕微微笑了笑,摇了摇熟睡的小临。  “姐,四点了。”她轻声说道。  小临嘟哝了一声,皱了皱眉头,睁开眼来。  “什么情况,我还没睡多久呢啊,怎么四点了?”  “姐,你到底什么时候睡的啊?”小谕把放在枕下的她的手表拿了过来,展示在小临眼前。  小临揉了揉眼睛,抓过她那边床头柜上的眼镜戴上,“我该去做晚饭了。家里的食材不够了,明天该去买点东西了。”  “那,明天的行程就有去商店购物喽?”  “废话,不买东西你吃什么?”小临说着,跳下了床,转身下楼,“今天晚上我要烙几张糖饼,顺便做一些土豆萝卜汤,你要是想早点吃饭,就帮我切菜。”  “姐……我饿了,早上不是还剩了三个三明治嘛,我……我想先吃一个三明治。”  “吃货!不行,三明治好吃是好吃,但是一天只能吃一个!更何况你早餐还吃了一个汉堡,这么高热量的饮食,再加上我们差不多要宅在家里一暑假,你还不变成小肥猪不成?”小临瞟了她一眼,训斥道,“现在,下楼帮我切菜!”  “好吧好吧。”小谕撇了撇嘴,不情愿地说道。  六点半很快就到了,太阳已经沉入了地平线下一多半。黄昏悄悄地为城市镀上了一层暗红色的涂层,吃饱喝足,小临在厨房刷着餐具,小谕在她身后收拾着桌子。  “姐,一会……是不是该玩一会了?”小谕擦着桌子,突然问道。  “是……吧……”小临有些支支吾吾地说道。  “呵,姐姐害怕了?”小谕皮皮地问道。  “我才没害怕呢,不就是SP嘛。”小临嘴硬地回答道,心里却满是顾忌。  “那SM呢,姐姐刚才还SM我了呢。”小谕开始皮了。  “SM就SM吧……”小临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就像谁害怕似的。”  很快,收拾完毕。小临刚刚要如释重负地坐到沙发上,就被小谕制止了:“姐,还是在楼上玩吧。”  “用……床?”小临疑惑地说着,但还是跟着小谕关灯上了楼。  在她们卧室的床上,除了平常的被子和几根不平常的长绳外,赫然摆放着小临之前及其顾忌的那根藤条!  小临的心“咯噔”跳了一下,“妹妹啊……现在就用藤条……是不是太狠了……我们明天还得去超市买东西啊!”  小谕有些皮皮地一笑,“就是用藤条的啊,姐姐还没见过我拿藤条打人的技术吧?”  “轻点……别打出血啊……”小临有些忐忑地开始脱衣服,“明天还要去买东西啊……去买东西啊……”  “不会的吧?我才打五下而已。”  夏天的衣着穿得都不多,随着内裤的落地,又一个浑身赤裸的女生展现在眼前。  小临的身材也不差,胸部甚至要比小谕发育的好,但也算不上大。她的屁股谈不上丰硕,但却小巧玲珑。她的双腿固然称不上长,但与她的身高很成比例。尤其是她的一双白嫩的小脚丫,尤为可爱。  小临慢吞吞地趴到了床上,软绵绵的被子被压在腹下,双手被小谕用长绳分别绑在了床头的两边,双脚也被绳子捆在了一起,无助地搭在床边,脚尖轻轻地踮着柔软的地毯。  还没等小临做好准备,小谕的巴掌就重重地落在了小临的左半屁股上,随着“啪”的一声清脆的响,皮肤很快就被染上了一层极浅的红色。紧接着,第二下巴掌又触上了小临的另一半屁股,再次发出一声响。  小临小巧的屁股很轻易地就被小谕的两巴掌微微染上了一层浅红,小谕笑了笑,搓了搓手,拿起了一旁的藤条。  小临的心脏开始狂跳,她从未感受过藤条带来的疼痛,但却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一个月前,正赶上端午节假期。她就用这根藤条和小谕来了一次中度SP,但是小谕似乎对藤条的反应很激烈。才打到第十下,她就一个不留神,下手过重,直接把小谕的屁股打出了血。那次因为小临这颇有些“凶狠”的一下,小谕整整煎熬了一个假期,挨到临近开学,伤口才总算是结痂了。  现在,她即将感受到藤条带来的剧痛,小临的内心里已是惊涛骇浪。碰巧,就在她紧张无比的时候,小谕已经轮起了藤条。  随着藤条划破空气的一声尖啸,小临还没反应过来,藤条已经触着了她的臀峰。随着一声大到炸裂般的响,猝不及防的小临惨叫一声,浑身颤抖了一下。  一条檩子瞬间就从她微红的屁股上凸显出来,而且迅速地变深、变形,最后变成了一条深红色的大檩子,周围还渗透着丝丝青色的淤青。  “太……太狠了吧?”小临有些凄惨地说道。  “就五下而已,算不了什么,对吧?”小谕有些皮皮地问道。  小谕这次用慢动作挥出了第二下,就在藤条就要落下的时候,她突然发力。这次没有藤条划破空气的那种令人恐惧的声音,但力道却丝毫没有减弱,小临又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挨了第二下——刚好打到第一下的痕迹下方不远处。  小临这次没有惨叫,而是深吸了一口气,痛苦地咬着牙,面部抽搐,竭力忍受着臀部传来的剧痛。  又是一道深红色的檩子,只不过周围的丝丝淤青比上一下少了些。  “咻啪!”小临还没有充分地消化前两下的疼痛,第三下藤条再次破空打来,发出一声清脆的响。  小临本来小巧的屁股上现在已经几乎布满了青色的淤青,还有令人恐惧的三道深红色的檩子,好像再一碰就会出血。  随着第四下藤条落下,小临嚎叫了一声,双腿挣扎了几下,随即便咬紧了自己的嘴唇,面部抽搐得有些狰狞。  第四下藤条斜着落下,打破了第一、二下打出的檩子,鲜红的血从交界处流了下来。四周的淤青变得更深了,尤其是交界处的淤青,已经变得青紫。  小谕似乎不敢打最后一下了,她只是象征性地拿藤条轻触了一下小临惨不忍睹的屁股,随即便丢掉了藤条,三下五除二就把小临的束缚全部解开了。  “姐……我是不是打狠了?”小谕有些自责,又有些胆怯地说道。  “你这家伙的打人技术可以啊。”小临咬着牙,笑了笑,“没事,打成什么样子我倒是不怪你。但是,明天可怎么去超市买食材啊?”  小临动了动两条腿——每条腿的背面都有一道清晰的血流过的痕迹,两颗豆大的血珠还在往下缓缓地淌着。  小谕连忙拿过一包湿巾,把血珠从小临的腿上擦去,随即轻轻擦了擦屁股上一些青紫的地方,但始终没敢碰出血的那两块地方。  “姐,上……上药?”小谕轻声问道。  “上吧,要不然会感染的。”小临叹了口气,说完咬紧了牙关。  药水的刺激很快就从小临的屁股上蔓延开来,不仅有钻心的疼痛,还有药水擦在破皮流血地方的那种不可言喻的痛感,小临的双手紧紧抓住了床单,牙齿死死咬在一起,但还是抵挡不住那种如潮般的钻心的剧痛。  煎熬了十几分钟有加,药水终于上完了,小临的后背上几乎已经大汗淋漓,额头上也满是汗珠,几乎把额前的刘海也粘在了额头上。  小谕拧好了药水的瓶盖,把用过的棉球丢进了卧室的垃圾桶里,随即像小兔子一样地趴在了小临身边,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小临轻声笑了笑,“没事啦,我都说了打成什么样子我是不会怪你的。累了就睡吧,冰箱里还有三明治和半盘烤肉,够明早吃的了。”  小临说完,阖了阖眼,屁股上不断传来的疼痛正在减弱。过了好一会,她终于在隐隐的疼痛下睡着了。  小谕很久很久都没合眼,她的心里充满了不安,不仅是对自己下手太重的自责,而且居然还有一种难以察觉的、颇有些难受的期待感……  第二天一早,淡淡的曙光悄然映上了东窗。城市还未从夜的黑暗的压抑下苏醒过来,小临已经醒了过来。一向爱睡懒觉的小谕还在身旁熟睡着,小临没动动声,而是吃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屁股与睡裤的摩擦导致了隐隐的疼痛,但相较于昨天的疼,还是减弱了很多。  小临迟缓地爬下床,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动着,轻轻地打开卧室门,又轻轻地关上。  走到楼梯口的镜子前,小临脱下睡裤看了看屁股。谢天谢地,淤青和肿胀的地方已经全消了。那四道吓人的檩子平复了不少,但那几处破皮出血的地方却只是结了薄薄的一层鲜红色的血痂,微微一碰还是剧痛无比。  “唉,这样子的话,今天好像去不了超市买东西了……”小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真是的,没有食材的话,晚上吃什么呢……”  不知什么时候睡醒了的小谕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吓了她一跳:“姐,要不然我帮你去买食材啊?你给我列一张单吧。”  “啊?你什么时候醒的?”小临有些惊讶地说,“嗯……你刚才说什么?要帮我去买食材,对吗?”  小谕颇有些乖巧地点了点头,“对啊。”  “嗯?这个懒妹妹这次怎么这么主动啊?”小临疑惑地想着,皱了皱眉头,沉思了几秒,还是答应下来,“好吧,这次你就自己去买食材。”  说干就干,小临迅速地列好了单。正要给小谕,突然发现小谕已经穿戴好了,接过清单就蹦蹦跶跶地出了门。  “嗯?这家伙每次被人指使的时候都一百个不愿意,这次怎么这么一厢情愿呢……”小临反复地想着,百思不得其解,“光是自己主动跑腿就很奇怪了……这怎么……怎么出门还蹦蹦跶跶的?”  小临眉头紧锁,沉思了许久。  “莫非,她要顺便出去做什么事?”小临一惊,“真是的,做什么事就直接说嘛……”  “嗯?直接说?那她为什么不直接说呢?”小临突然想到,“不行,我得跟上去看看……”  小临迅速地换好了衣服,远远地跟着妹妹。虽然屁股上的伤和内裤摩擦产生的痛感极为强烈,但是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妹妹究竟要去做什么呢?  拐过好几条街,小临吃力地跟着小谕走进了离家最近的超市。她不想再走了,于是她便藏在超市大门口的一棵树后面,准备静候小谕出来。  盛夏的太阳高悬于头顶,撒下炙热的阳光。树冠上的叶子没精打采地耷拉着,几乎被骄阳烤得没有了水分。石砖步道被晒得滚烫,好像踩下去都会把鞋底融化似的。才上午九点,气温已高得惊人。即使在树荫下,小临还是热得大汗淋漓。甚至,她都想放弃跟踪小谕弄清楚她想干什么,回到家里凉爽的空调下玩玩手机了。  突然,小谕从超市正门里走了出来。一霎时,小临所有的无聊与疲惫都一扫而空。她的目光紧紧锁定着妹妹小谕——但小谕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把小临所列的清单上的东西都买了而已。  小临这一刻颇有些失望,原来是自己推理错了,妹妹什么也不想干啊……  但是紧接着她马上改变了念头——小谕完全没有走回家的最近路线,而是故意往相反的一方走去。小临打了一个激灵,马上尾随上去。  又走过几条街,小谕突然间转进了路旁的一个酒吧里。刚刚看到这,小临这个急性子便有些按捺不住了。她直接冲进了酒吧,拽过还没来得及找个位置坐下的小谕,直接气急败坏地往家走。小谕有似乎是吓懵了,还有惊讶于为什么小临会突然出现。  几分钟的回家路显得尤为漫长,走进家门,小临重重地摔上门,把小谕甩到了沙发上。  “你想干嘛!”小临吼道,“我就发现你不正常,说!你去那种地方干嘛!”  小谕揉了揉被拽痛的手腕,双唇无助泯着,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小临怒火朝天,吼道:“你还不说,找打是吧!”  “姐……我……我……”小谕急切地说着,话断断续续的,“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下次不会了……”  “去那种地方,还下次不会?说!你到底想干嘛!”小临抄起了门旁挂着的皮带(她们父亲平时用来临时更换的),一个箭步就冲了过来,把小谕按在了沙发上。  “说不说,你到底去哪干嘛!”小临怒吼道,“最后一次机会!”  “姐……我……我……”小谕好像想说却又说不出来,话音中已经夹杂了些许哭腔,“姐!你打我吧!”  话题突然被岔开,小临的怒火更盛了。她哪是想说说不出来啊,她分明就是不想说!  连衣裙一动,屁股一凉,内裤便落到了膝盖处。小谕就知道暴风雨马上就要来了,她使劲闭上了眼睛,光裸的屁股开始颤动。  皮带划过空气那恐怖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厚重的皮带重重地挨上了小谕的屁股。  “啪!”  小谕大喊了一声,雪白的屁股上陡然间多出了一道深红色的印记,它不断地涨起来,红得恐怖的臀肉上好像还隐隐约约地冒着微小的血珠。  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但却咬着下唇,并没有要承认的意思。  “姐,我错了,你想打,就使劲打我吧。”小谕嘴硬地说道。  “你这家伙,不好好打一顿是不行了啊!”小临终于爆发了,她吼着,又抡起了皮带。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9
    • 66
    • 0
    • 161
    • 2.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0001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fshkkn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rss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清晰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593557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跳跳糖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黄花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鸢尾花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残尘6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kf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33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