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花开的极致 (佚名)

      花开的极致

          她全身赤裸的跪着,俯首前倾,翘起的丰臀发出诱人的光泽,轻轻摸上去,是记忆中的细腻润滑——而且温热——刚刚泡过热水澡的缘故。

       

      已经成了惯例,每次都要先泡澡,这是他对她一向的要求,为了能让身体从里至外都热起来,他说他喜欢温暖的身体。

       

      因为他的喜欢,以前每天洗澡不超过十分钟的她开始常常泡澡,他在的时候,她会耐心的泡在浴缸里,直到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热气每一个细胞都懒洋洋的伸展开来。他不在的时候,她也会时不时泡个澡,放一点浴盐和精油,希望自己的皮肤可以更细腻更丰润,更能讨他欢心,她知道他喜欢自己精致的肌肤,她也知道他每次都要她先泡澡,是因为泡过后的肌肤更敏感,挨打时会更疼。

       

      明明知道是这样,她也不说破,为什麽非要说个清楚呢?有些人,有些事,语言永远多余,他喜欢,她就喜欢着他的喜欢,他要她疼要她痛,她就给他自己的疼自己的痛,就这样简单啊。

       

      就像今夜,知道他要来,就泡在浴缸里等他,她甚至做好了冰块,放到冰盒里,她知道也许他用得着。

       

              

       

      他轻轻摸着她散发着热力的身体,好像很久没有这样仔细欣赏了,细嫩的肌肤不仅触手暖融融,而且有一种清香缭绕,那是一种淡淡的花香,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的飘摇流动,更引的人想要一探根源。他趴到她背上轻轻嗅着,不是这里,背上是沐浴液的香气,虽然也淡淡的,可是不是自己刚才闻到的,他吻着她的后颈,背,腰,一路吻下去,吻到一直翘着的屁股上,那香气又来了,一丝丝鉆入鼻尖,他明白了,她把香水抹在臀缝里!

       

      应该是上次送她的那瓶香水吧,她喜欢百合,他就送了她一瓶百合香水。

       

      他忽然被感动了,那两片美丽的臀瓣中间夹住的,是欲去却留的花香,随着她微微的抖动,那香气一点点逸散,她竟然这样别出心裁的引诱自己!他把脸贴在她臀上,心里无端生出迷惘,这样一个玲珑剔透的女子,怎麽舍得?

       

      就像有些花,只是静静的绽放,就那样不经意间抓住了你的心,让人流连不去却又不忍采摘,因为太美啊。

       

                  

       

      他的手在她身上缓缓滑行,他的脸贴在她的臀上,一下一下轻吻着,带给她久违的快乐,让她觉得自己象是得到滋润的花蕊般慢慢充盈起来。

       

      上次这样温情的抚摸是什麽时候?两个星期前?她有些不敢相信,真的只有两星期吗?怎麽象是隔了很久很久?

       

      两个星期前的夜晚,也是这样温情的抚摸,这样热烈的亲吻,然后,然后就是无边无涯的痛苦,那两片臀瓣承受了他多少鞭笞?她不记得了,只记得鞭子不停的落下,清晰的痛,混沌的痛,尖锐的痛,厚重的痛,……,然后是他排山倒海般的侵入,占有,汹涌释放。而[非法内容]之后的他仍不放过自己,不停的揉捏着她饱受蹂躏的皮肉,然后是再次的鞭打,直到他重新积聚力量,再次的侵入和征服……

       

      之后她的屁股疼的不能躺不能坐,也让两人在随后几天里彻底疯狂,她屁股上的伤痕令他血脉喷张,无法控制想要立刻占有她的欲望,而她的身体也因为痛楚的刺激变得更加敏感,甚至于他的手只是在她红紫的屁股上轻轻掠过就会令她情难自已。当他不得不离开时,她那因为被虐而唤醒的情欲,就像春天的花朵在一个个寂寞的夜里疯长,那些花儿开在她的口中,开在她的胸前,开在她两腿间,开在她慢慢好转的丰臀上,那些花儿,美丽的花儿,在她身上寂寞的生根发芽,寂寞的绽放等待。

       

      他终于又来了,在她完全恢覆之后,可是却并不急于展示自己的力量,他的手还在她身上任意逡巡,一点点撒下欲望的火种。

       

      她配合着他的摩娑轻轻摇曳着,带动着淡淡的花香,那些开在她身上寂寞已久的花儿,所有的花瓣都在舒缓的伸展,每一片都在低低倾诉着一个秘密,这些秘密渐渐汇成洪流,让空气里充满着无声的渴望。

       

      仿佛听到了她的召唤,他的手离开了,而她,已经意识到接下来的会是什麽。

       

      闭上眼睛,把脸埋在双手间,屁股再次高高的翘起,然后是预期中的“嗖”的一声,藤条落了下来,哦,那痛又来了,让她惧怕又向往的痛,带着一道火焰在她身后升腾,接着又一道,又一道!所有的花儿,刚刚还在她身上舒缓的伸展的花儿,在藤条的威力下开始瑟瑟颤抖,她柔软的身体越来越紧绷,闭着眼抖动着,依然无法阻挡火辣辣的疼痛肆意蔓延,她只有极力压低自己痛叫的声音,维持着一向的骄傲,她的倔强使她宁肯苦忍也不愿在他面前失态。

       

           

       

      慢慢的整个屁股都热了起来,尖锐的痛楚嚣张过后转化成麻辣的钝痛,让发热的肌肤麻麻的不再像最初那样敏感,她轻轻的吸着气,承受着渐渐加重的抽打而不再试图躲闪,那些颤抖的花儿,再次展开了枝叶,仿佛被鞭打的痛苦滋养了它们,它们从她皮肉的痛楚中吸取养分,催生出一种新的能量,这能量越来越强大,像电流一样在她体内游走,吸引着那些缓缓盛开的花儿,在她的腹部和腿间汇集,伸展着迷人的花蕊,慢慢的沁出蜜汁。

       

      她沈醉在欲望的花海中,那一下下重重落下来的痛楚已经成为肥沃的土壤,让她的欲望之花得以抽枝发芽,生长繁衍,分泌出点点滴滴的快乐,正在这点点滴滴的快乐逐渐扩大,即将覆盖鞭打带给她的疼痛时,身后的抽击停了下来。

       

      意识到她被打的火热的肌肤已经失去了对痛觉的敏锐,他停了下来,去冰箱里翻找,果然冰盒里是准备好了的冰块,他无声的笑了,满意于她的细心。

       

      把冰块放进一个透明塑料袋里扎好口,就做成了冰袋,他拿着冰袋轻轻放到她刚才被打的火热的屁股上。

       

       

       

      突然袭来的寒意让她颤抖了一下,哦,他又在用冰块给她降温了,以前也是这样,总是在刚刚进入状况时突然停止,这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人!她恨他的冷酷,一定要反反覆覆的折磨自己,点燃她的希望却不肯轻易让她满足,她也恨她自己,为什麽还要不可理喻的迷恋着这个人,迷恋着他折磨自己的种种方式!

       

      冰袋在她的屁股上一点点按摩着,清凉的寒意冷却了刚刚沸腾的血液,欲望随着热力逐渐被吸走,方才尽情舒展的花儿们在寒流袭击下再次闭拢了花苞,悄悄的躲了起来,她的身体慢慢恢覆平静,于是鞭打又重新开始了。

       

                  

       

      这次他不再惜力,一下一下狠狠抽打着眼前颤抖摇摆的那两团儿皮肉,看着她痛苦的挣扎,听着她无奈的呻吟,他知道她是骄傲的,骄傲到不肯开口求饶,甚至骄傲到不肯任性的痛叫,而她固执的骄傲越发激起他〖虐.待〗她的欲望——他渴望她毫无保留的屈服!

       

      很快整个屁股都是一片酡红,上面是隆起的道道肿痕,这妖艷的肉体无遮无拦的呈现在眼前,不需额外的言语或动作,只要看一眼就会被她吸引,象是在跟自己赌气一样,他擡起手,又是狠狠的一下抽击,听着她压抑的低叫,他愠怒的想,为什麽,为什麽你美的如此摄人心魂?“啪!啪!”他毫不留情的抽打着,看着她抖动着身体试图躲过最重的鞭击,“啪!啪!啪!”重重叠叠的鞭痕带来重重叠叠的痛苦,而他所倚仗的却是她的爱附加给他的权利,他想知道究竟是她美艷的红臀更有力量还是自己的鞭打更有力量?你我之间,究竟是谁在试图征服谁?再来一下!再来一下!告诉我你疼吗?告诉我你想要这疼吗?给你我的虐和我的爱,它们原本就是一体,怀着敬畏之心接受吧,我给予你的一切!

       

                  

       

      好的,只要你喜欢,就让我痛吧,如果这痛能给你别人不能给你的满足;就让我哭吧,如果眼泪能证明我对你的服从,让我在这一刻真实的活过,就让这痛苦凌驾于时空之上,凌驾于所有的肉体的感觉之上,滚滚红尘繁华纷扰中,我寂寞的存在,寂寞的绽放,一如我表面的淡泊悠然,又有谁能看到我心底那片躁动不安的花海?是这痛苦将我从尘世中剥离,让我展露芬芳,肆意怒放,让我抛却所有牵绊,不再耻于被最原始的欲望征服。知道吗?当你从容静赏时,我也许是你眼中高贵典雅的百合,当你拥我入怀时,我也许是你心头热烈奔放的玫瑰,而只有这一刻,我才能用我颤抖的身心,向你奉上这朵开到极致的虐海情花,这才是真实的我,我的所有意志都服从我的肉体欲望,服从着天地间最强大的力量,自然之神的力量,没有了意志,也就没有了一切虚伪,这一刻的我是最真实的。我骄傲麽?[非法内容]的臣服在你的脚下,把自己最丰腴的部分虔诚的奉献给你,任由你随心所欲的摆布;我清高麽?所有的私处都暴露无疑,让你尽情的远观近审细细巡视,一切原本隐秘的部位都被你赐予的熊熊烈火包围;我应该感到羞耻麽?可是有谁能告诉我,我该怎样伪装自己的本能?

       

      那麽,还是让我痛吧,愿这痛能于转瞬即逝的时空之中留住我此刻的剎那芳华!

       

      如果他留心一下,会发现她的脸上同时混杂着痛苦和享受,那微启的唇齿间,呻吟声中是情难自禁的吟哦,但他只是专心的鞭打着眼前这个红的炫目的屁股,藤条抽在她饱受折磨的皮肉上,抽在她紧紧夹住的臀缝上,淡淡的花香随着颤抖的身体在空中飘荡,他看到她的屁股在燃烧,这火同时也烧在他的心头,也许该用冰块降温的人是他自己吧!他不肯罢手的抽打着眼前的两团皮肉,而心头的火却越燃越旺,五脏六腑都像被焚烧,血液汹涌澎湃的冲向心头,再扩散到四肢百骸,他终于松开手,屈服于人类最原始最真实的欲望了。

       

      层层花瓣尽情舒展,任花心在冲击下荡漾,更深的进入,更猛的冲击,身体在飘浮,上升,不停的上升,一直升到最顶端——在那一瞬间,所有的花儿,所有的花儿都开到了极致。

       

    • 8
    • 0
    • 0
    • 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