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帖子重整】惩罚日

      第一章

       

      “怎麽又是你!你怎麽就这麽叛逆,这麽幼稚,这麽没礼貌,这麽不听话。你真是我见过的最恶劣的女生。”教导主任斐老师愤怒的说着。

       

      我哪有心思去听她的什麽长篇大论,而是死死盯着她桌子后面的杂物桶里那一条条长长的棕色藤条。我知道一会儿我就得撩起裙子,然后趴在那张桌子上,接受藤条打屁股的惩罚。然后还得把我伤痕累累的屁股展现给其他学生参观。

       

      不过,我现在唯一好奇的就是我要挨多少下。一般都是四下,不过有时我也被打过八下。还有一次我挨了十二下。那次是因为我和小丽被抓到在附近的一家超市里偷糖吃。我估计这次最少也得挨八下,没准还得挨十二下。我想斐老师大概也对我频繁犯错被送到她这来受罚而感到无奈。

       

      这时,斐老师叹了口气,坐回到她的办公椅子里说道:“小琳,我该拿你怎麽办?这已经是你不到一个月里第三次到我这领罚了。我甚至都数不清自从你到这所女校来,我打过你多少次。你还真会让人操心啊。”

       

      我严肃的点点头,实则希望她快点动手好结束这一切。又挨藤条打又得听她的教训是再恐怖不过的一件事了。

       

      费老师又把头埋在手掌中沈思了一会儿,突然她擡起头来,好想知道要怎麽处置我一般。“小琳,”她说道,眼睛紧紧看着我“这次我不会罚你。”

       

      听到这句话,我的心都快开心的跳起来,当然,她不打我的另一个可能是开除我。这样我就要被送回家啦,哦,我这次玩大了,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求您了,老……”我正要开口求饶,可斐老师却打断了我。

       

      “我只是今天不打你。”她白了我一眼,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眼睛盯着地板。“我想一顿打是不可能让你变乖的,作为十七岁的你大概也觉得挨顿打没什麽大不了的对吧。我想,现在你最需要的而是一个惩罚日。也就是说,这周六早上七点你要来我这报导。我将利用那一整天好好地惩罚你,我想那之后你将会对你所犯的过错感到后悔万分。”

       

      “可老师……”我打断道。“周六是休息日啊。”

       

      “可不是给你休息的!”

       

      我皱皱眉,这个老女人又不是不知道我最喜欢打网球了,而且这周六我们还和我们最大的对手普林高中有个友谊赛呢,不谦虚地说,要是没我,我们学校肯定赢不了。这不公平!不过当我看到老师那坚定的面容之后,我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你那天得穿着你的校服,”她补充道,“记着带着你的运动服,迟到了有你受的!” 

       

      我含糊地说了句知道了就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站在走廊上,我感到自己在止不住的颤抖,这让我不得不靠在墻上呆着。突然我看见站在走廊尽头的小丽,我的好朋友,当然也是经常和我一起惹祸的人。我看见她政治值得看着我。

       

      “我没有听见鞭打声,”她小声的询问我,“你不会被开除了吧?”

       

      我沮丧的摇了摇头,“比这个还糟呢。她让我周六过来找她,然后打我一天。”

       

      小丽惊讶的睁大双眼,“这个恶魔……可这样你就不能比赛了。”

       

      “可不是麽。这个可恶的老巫婆!”我狠狠的看了一眼她的办公室,还做了个要打人的手势。小丽脸都被我吓白了,不过我倒是大大方方的笑了起来,虽然心里真是绝望的要死。她会怎麽惩罚我呢……

       

      等待是痛苦的。关于我的处分很快就被宣扬开了,现在无论我走到哪都能得到同情的眼光,可这只会让我更加的紧张,因为这无疑会时时刻刻提醒我周六的惩罚。现在我什麽都学不进去,周五那天的小考还没考及格。我几乎什麽都干不了了,而且因为上课走神我又挨了三次打。这种等死的感觉好像要持续到永远似的。

       

      周五那天晚上我几乎没怎麽睡。来来回回醒了好几次,都是梦到被狠狠的打屁股的噩梦而醒的,醒来满头都是冷汗,才意识到原来是梦。那痛并不是真的。不过,我还是早早的起了床,七点之前就到了斐老师的办公室。我紧张得要死可还是试着让自己面对一切。我不能让我的好朋友们失望,不能让她们看见我被这个丑女人打怕。 

       

      斐老师在七点准时让我进了屋。她什麽都没说,只是一上来就把我拽到墻角,让我手背在头后面面对墻角站着。我站了大概有十五分钟,这顿时间斐老师一直在办公。之后她把我叫过去,我紧张的看着她,双手规矩的放在两侧。

       

      “瞧瞧你那衣服穿得。”说着她指指我皱巴巴的衬衫和袜子。“不过,幸好你好够准时的。”

       

      “是的,老师。”我应道。

       

      她双手抱在胸前,看我就跟警察看小偷似的。“说,你为什麽会在这里?”

       

      “是来接受惩罚的。”我低着头,试图让自己看上去很羞愧的样子。

       

      “那你为什麽要接受惩罚?”

       

      “因为不尊敬老师。”

       

      她点了点头,“别的呢?”

       

      “我……我不知道,也许是因为犯的错太多了吧。”

       

      “你是这学校里最叛逆的女孩儿。我已经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你,你挨得打远远多过其他女孩子。可你就是听不进去。”

       

      “对……对不起,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为什麽我就是这麽不听话。”

       

      “我-知-道。”她大声说道,一边捏着我的下巴,让我他起头与她对视。“你这麽不听话是因为你不知道不听话的后果。你很能说,可你的态度却和你说的正好相反。”

       

      “我……我没。”我想要为自己辩解,可有不知该从何说起。心里的怒火慢慢在燃烧着。

       

      “别糊弄我,你的眼睛已经告诉了我你的不满。现在,咱们该进行今天的主题了。没有我的允许,今天你就不能离开这里。我为你准备了一系列的体罚和作业,这将会持续一整天。而你,必须像个大人一样勇敢的接受你的惩罚。如果你敢顶嘴或是挣脱责罚,我会在下周六再为你在准备一个惩罚日。听明白了麽?”

       

      我整个人都不禁为之一颤,“是,老师。”

       

      “那好,现在来进行你的第一个惩罚。”她站了起来,走到房间的半大沙发那坐了下去,然后平了平她的西服裙。“过来。”

       

      我听话的走过去,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儿。我跪在上发上,然后慢慢往她的腿上趴下去。如此这般方便挨打的姿势让我感到更加的恐惧。我倒有点希望她用藤条打我了,而不是这种教育下孩子的方式。

       

      斐老师迅速的撩起我的裙子,露出我白色的内裤,然后又一把抓住内裤的松紧带,往下一扯,我的光屁股就这样暴露了出来。这太丢人了。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小孩子一样。这时她又开始责骂起我来,说我怎麽怎麽不听话,应该像孩子一样接受惩罚什麽的。我想我应该说些什麽,可最后我什麽都没说。

       

      她的大手紧紧地掐了一下我的屁股随后又松了开来。我的屁股现在是那麽暴露,那麽脆弱。然后她的手高高举起,啪的一声落在我的屁股上,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的拍打。

       

      这顿打并不是那麽疼。每一巴掌都好像在我屁股上咬了一口似的,有几下也让我动了动,虽然这样的二十巴掌还没一下藤条来的那麽难以接受。可这种打却更让我觉得丢脸。试想一下,像我这样一个成-年-人,半裸的趴在一个女人的腿上,像个小孩似的被打责光屁股,是多麽羞耻的一件事啊。泪水慢慢进湿了眼眶,我都不敢想象我现在的处境。

       

      终于责打结束了。斐老师让我站起来,接着去角落那站好。她不让我揉屁股,也不让我把裙子放下来或是把内裤穿上。我的手只能放在脑袋后面。之后她又工作了一会儿。差五分八点的时候,她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只大拖鞋。我以前也被她拿那玩意儿打过,她打的真的很疼。

       

      “别动。”她警告我,左手抓着我的肩膀,右手举起拖鞋开始打我的屁股。刚开始我倒还能坚持着不挣扎,可当两边各挨了十二下之后,眼见她没有停手的意思,我便开始微微挣扎起来。我感觉我的后面象是着了火一样。就这样一直打到了八点,当她停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泣不成声了。我感觉就像坐在了火炉子上一样,就算不看我也能想象得到我的屁股肯定是已经红得跟个红灯笼似的了。

       

      “我现在要去吃早饭,你在这乖乖站好,不许揉屁股,不需提内裤,也不许把裙子放下来。一会儿我会让人把早饭给你端来。”

       

      “知…..知道了,老师。”我低喃着,声音哑到不行。她走了以后我又哭了一小会儿。我觉得自己再可怜不过了。当然我并不敢去碰我的屁股,不过我知道那里肯定已经红肿不堪了。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我迅速摆好姿势,可当我看见进来的是小紫的时候,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鉆进去。我讨厌小紫,她就是个十足的贱货,我们两个彼此早就看对方不顺眼了。有几次我挨打还都是因为她,谁让她是老师的宠儿呢。

       

      “我看你今天会过得很愉快嘛。”她一本正经的说着,顺便把放着早餐的托盘放好。我闻到了那抹了果酱和黄油的面包的香味,还有热巧克力。连我的胃口也适时的叫了起来。我准过身准备去吃早点,可小紫却拦住了我。

       

      “你不能动,斐老师交代了,你的继续发展,所以由我来喂你。如果你不听话,她可给我鞭打你的权利了哦。”

       

      什麽?这简直难以置信。这时小紫拿过来一大块面包,可当我张开嘴时,她却突然把面包扔进了我的嘴里,差点噎死我。不过面包很好吃,我饿的狼吞虎咽的吃着。小紫就这样一片一片的喂着我,还时不时耻笑一下我的悲惨的处境。吃完早饭我的脸也羞得和屁股差不多红了。虽然我并没有吃很长时间,可小紫还是趁此机会在我的屁股上又掐又打了好几下。我恨不得掐死她,不过鉴于她的威胁我还是忍了下去。她打得好疼,可我试着装作不在乎的样子还时不时的笑她打一点都不痛,而代价就是气得跳脚的小紫一口把我的热巧克力喝了个精光,就剩下点渣子给我。这还不算完,她喂我喝的时候,还故意弄得我下吧衬衣上哪哪都是。我们都清楚斐老师一定会因此而责罚我。

       

      “午餐时间咯!”小紫奸笑着说还不忘最后掐一把我的屁股。

       

      小紫走了以后我有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角落里。现在是周六的上午,而我的屁股已经很痛很痛了。

       

      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麽惩罚在等着我。

       

      小紫走了没多久斐老师就回来了。可直到九点她才开口和我说话。她让我把内裤提上,然后到桌子那边去。

       

      “我想你应该准备好挨藤条了吧。”她严厉的说道,而我则被她手里那大号男生藤条吓个半死。“用这个打六下应该会让你变得不再那麽叛逆吧。”

       

      我想说我不叛逆,可我知道这也将是我叛逆的理由,所以最后我还是静静地等待着,任命的趴在桌子上,裙子的下摆依然被卷在上面,可她并没有脱下我的内裤。谢天谢地,但我也知道它早晚是要被脱下来的。

       

      可怕的鞭声令人胆颤,啪的一声之后,留下的只有无尽的痛苦。那藤鞭好像嵌入肉里一般,我痛得左右来回蹬腿,可依旧死死咬着牙关,不让自己尖叫,可以就无法抑制的低吼出生。这是我挨过的最终的一下责打,即使我穿着内裤,可还是疼得要命。

       

      嗖-啪!藤条再度落下,比上一下还痛,接着是第三下。一般第三下都会让人打到极限,而后面的责打一般不会再往上累计疼痛,而只是延迟疼痛罢了。

       

      虽然我全身几乎都湿透了,而弄湿了老师的办公桌,但挨这六下时我几乎都有保持好姿势,我的屁股就像用沸水烫过一遍一般。

       

      “去椅子那做好。”斐老师命令我。虽然那木椅子非常的硬,可我还是默默的顺从着。坐下的时候,我有些晃,结果换来老师一记严厉的眼神。

       

      她递给我一张垫板,上面粘着一张条格纸。

       

      “把你所受到的惩罚写在上面。现在,你可以先写三个了。”

       

      我默默的写着:

       

      1. 用手打光屁股(五分钟)

       

      2. 用拖鞋打光屁股(五分钟)

       

      3. 用男生大号藤条责打屁股六下(穿着内裤)

       

      她着我写的点了点头,说:“很好,接下来继续你的惩罚。”我的心脏因为这句话又漏跳了几拍。虽然我早就知道她会惩罚我一天的。

       

      这时斐老师又递给我几张纸,并说道:“现在写‘我以后会端正行为,遵从教导,努力学习,尊敬师长。’200次,写工整点。少写或写的不工整的,一行一鞭。十二点是交给我,所以我建议你最好马上就动笔。”

       

      虽然我数学学得不怎麽样,可我还算得出175分钟是根本不够写200行的。于是我立马拿笔就写了起来,尽量让自己写得一笔一划的,而且尽量让自己别写错。这是一项没有创意的体力活儿,渐渐地我开始神游天外了就。我想象着我的朋友们在操场上快乐的玩耍,而我却要在这里遭罪。我不得不努力让自己集中精神,藤条的抽打声时时在耳边回响,激励我快点写。

       

      这一上午,斐老师并没有一直在办公室里呆着,她出去过很长一段时间,那我也不敢趁她不在时在做什麽恶作剧了。对没完成这个作业的惩罚我还是相当害怕的。很快我的手就算了,写字速度也慢了下来。当我依然不敢松懈半分。

       

      十一点的时候费老师回来检查我的进度,她看上去不是很满意。“站起来!”她喝道。我站了起来,为这短暂的休息而放松下来。老师拿出拖鞋,在我屁股上左右各打了十二下,以激励我加速写我的作业。

       

      我有重新坐在又被加热的屁股上,集中精力写了起来。我才写了109行,还有一个小时,我肯定写不完了。每个声响都把我逼到崩溃的边缘,表针滴答滴答的走着,每一次我擡头看时间的时候,我发现已经过了好几分钟了,而不是仅仅几秒。我已经写完150行了,可时间还剩不到半个小时。虽然手已经酸疼酸疼的了,可仍然不敢减慢速度。

       

      还剩十分钟的时候,斐老师再度走了进来,但她并没和我说什麽。我继续加速写着,我已经感觉到鞭子好像已经打在我的屁股上了一样,还有二十五行,而且我敢发誓我前面也一定有不合格的。

       

      十二点整,我听见斐老师深深叹了口气,我擡头看见她一边摇摇头,一边看着我。“求您了,老师。在五分钟,我保证我可以写完的。”

       

      “时间到了,小琳。”她严厉的说着,脸硬得像块石头。“在我检查你的作业的时候,我希望你能自己去拿根藤条,然后到角落里站好。”

       

      我慢慢的站起来,把写好的交到老师手里,我只写完了188行,而且我想前面至少得有那麽四五句会不合格,没准更多也不一定。看着杂物桶里的藤条,我在想到底该拿哪一根才能让斐老师满意。最厉害的那个我是肯定不会拿的,打不了几下我就得歇菜了,就算是轻的那种也会很疼的。不过如果我拿的不对,斐老师肯定会狠狠地惩罚我的。

       

      做了个深呼吸,我勇敢的选择了男生轻种藤条。它比女生重等的轻,却比女生轻等的厉害。我希望这回能让斐老师满意。

       

      我走到角落里站好,手里握着藤条。每当我听见从她嘴里发出的不满声,或是笔划在纸上的声音时,我的身体都会不自主的抖一下。我想我错的远比我想的还要多得多。这也许将是我挨得最重的一次鞭打了。

       

      “你的字怎麽写的这麽糟。”斐老师终于忍不住吼道。我听见她正向我走来,而我理所当然的开始退缩。“我给你的教训显然不够让你把你的字改好。”

       

      “求求您了,老师。”我低声求饶着,“时间真的太少了……”

       

      “安静点。不管怎麽说你没完成任务就是你的不对。而且你仅仅有156行是合格的。现在,把藤条给我!”

       

      我把藤条给她的时候我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儿。对于我选的藤条她还算满意。“你倒是知道该选哪个。这是不是意味着你也觉得今天的惩罚也都是为了你好呢?作为奖励,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选轻一点的那个,但是要打在你的光屁股上,要不就这条,允许你穿内裤。”

       

      我恍然大悟,原来斐老师希望我选轻的那条。大概是因为她觉得打光屁股会让我感到耻辱,再一个,没准是因为她并不想打得太重,毕竟还有许多惩罚没做的。为了让她满意,我说:“老师,我选轻的那条。”

       

      我去换了藤条,回来后,她指了指我身后那张有扶手的大椅子道:“把裙子和内裤都脱了,就跪趴在你身后的椅子上,屁股撅高。”我迅速按要求做好,虽然我的心早已紧张的让我直冒冷汗,脑袋里也是一片空白。

       

      我在椅子上趴好后,老师就走了过了。她让我两腿分开跪在椅子的扶手上。我讨厌这个姿势,因为这样我的腿就大大的分开了,我甚至都能感到一股股凉气在我大腿间流窜,拂过我赤裸的屁股。这个姿势让我倍感无助,可是我却不得不做。做好姿势后,我的胸部刚好搭在椅子背的外面,我不得不用双手牢牢保持着平衡。

       

      “200减156是多少,小琳?”

       

      “4……44。”我小声回道。

       

      “44什麽?”

       

      “44,老师。”

       

      “这就对了。小琳,我这次不会打的太重的,因为你还有好多刑罚要挨呢。但我也不能就这麽饶过你,所以你这次必须报数。每打完一下,你都要让我打下一下。”

       

      “知道了,老师。”

       

      “好,现在开始。”

       

      我的嘴很干。除了早餐那几口热巧克力,我就没再进一口水。我呜咽着:“请老师落下第一鞭吧。”

       

      回应我的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好像被一排大黄蜂叮咬了一般。我痛得吸了一大口气,然后才缓缓呼出,努力让自己保持平衡。如果这重责打还算轻的话,那今天注定将会是我的末日了。

       

      “一,谢谢老师的责打,请落下您的第二鞭吧。”

       

      啪!藤条陷进肉里,我痛得直向后仰,这痛就虽然不是那麽难熬,可它的痛却是很尖锐的那种,一直持续了好几秒才慢慢退却。而我也在这时才能平覆我的呼吸。也许再来几下我连坐都不能坐了。

       

      啪啪啪,鞭打一直持续着。每一次都不遗余力地让我感受到疼痛。每一次都会落在崭新的皮肤上。我开始粗重的呼吸着,泪水也忍不住掉了下来,就连我的身体也是左摇右摆的。“2……20……3,谢谢老师的责打,请您落下下一鞭吧。”啪!

       

      我无法把这段恐怖的经历表述出来。时间好像停住了一样。我死死的咬紧牙关,用尽全身力气去维持平衡,无时无刻不向老天祈求让老师快点打完。可她却打得很慢也很认真,整个房间里只听见我的呼吸声,藤条的呼啸声,以及我微弱的感谢和请求下一鞭的呢喃。

       

      其实,并不是疼痛让我感到难过,而是在痛苦中集中精神这件事让我感到崩溃。将灵魂禁锢到这场惩罚中是最让我受不了的。最后,我的眼泪已经流的像条河了,虽然鞭打已经结束,可我却止不住我的眼泪。

       

      斐老师让我下来把藤条放好,然后接着去角落里光着下半身罚站。我站在那,整个身子连同屁股都轻轻的颤抖着,我觉得屁股就像着了火一样。我不由在心里默默祈祷着,祈祷这场惩罚快些结束。可当我看到现在才是十二点十二时,我的心还是小小的漏跳了半拍。刚才那场鞭打居然持续了至少一个小时。可我依然还有整个下午的时间接受惩罚。

       

      午饭还是小紫拿给我的。我其实并没有什麽胃口,可她说如果我不吃,她就向老师告状。当我喝了几口她递过来的米酒时我才意识到我想要去厕所,非常的想。

       

      我在这边吃着午饭,而小紫则在后面观赏着我的鞭痕,是不是的也会用食指碰碰我那些伤痕。我一直住想要尖叫的冲动,我可不想让她看见我哭的样子。

       

      “它们可真美。”她轻轻的说着,慢慢抚摸着我的臀部。“不过它们好像已经不那麽明显了,你不介意我补上几鞭吧?我会用轻的那条的,这样就不会留下痕迹了了。”

       

      “别开玩笑了你。”我愤愤的喊道。“你要是敢打我,我就……”

       

      “你就怎样?”她的脸贴过来,我看见她得胜般的笑容。“费斐老师可说了,如果我向她汇报了你的不是,她会让我来教训你的,而且是用重的那条,你难道想挨重的?”

       

      听到她的计划,我安静了下来。

       

      “快点选吧,小琳。”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着,“就让我打几下就好了,斐老师不会知道的。”

       

      “恩,好吧。”我叹道。我可不想在斐老师面前被小紫打,所以还是现在同意她的要求好了。“要用轻的那条,而且不能打的太重!”

       

      “我保证。”我听见小紫在杂物桶里挑选藤条的声音。很快就听到后面藤条呼啸而来的声音,接着便是屁股上一道被火撩过似的灼痛。我痛得一呼,双手紧紧护着我的屁股,小心的揉着。

       

      我恨恨的看着看着小紫。她拿的居然是男生用的轻型藤条。“你这个贱人!你怎麽拿这个!”我向她吼道。

       

      “很好,”她耸耸肩,“我会向老师汇报你是怎样不配合吃饭的。”说完,她又拿起酸奶倒在地毯上。“哦,看你都做了什麽!斐老师一定会暴怒的,哈哈。”

       

      “你这个死女人!”我咒骂着,眼睁睁的看着她笑嘻嘻的走开了。“操你妈的。”

       

      可我知道,我的咒骂是那麽的令她不屑一顾,因为要挨打的不是她反而是我。

       

      第二章

       

      之后的那个十分钟我过得异常郁闷。我想把酸奶的印子擦下去可是怎麽也弄不好,那个粉色的印子还是很明显。我在斐老师进来的时候迅速站好。她的表情显得非常愤怒。而且在她之后小紫也跟了进来。斐老师直接在沙发上坐好,然后就让我过去趴她腿上。

       

      她还让我把衣服都脱光了,而我只能选择服从。我一件件地脱掉我的衣服,然后浑身赤裸的在老师的腿上趴好。小紫偷偷的在角落那看着,这让我感到更加羞耻。

       

      “老师——”我想求饶,可老师却用狠狠的一巴掌生生打断了我之后要说的话。

       

      “闭嘴。”她吼道,然后便开始了责打。这次的打比之前的疼多了,我不知道是因我老师下了狠手还是因为我的屁股本来就很疼的缘故。我唯一确定的就是老师的每一巴掌都能打落我一滴眼泪。没多一会儿我便开始挣扎抽泣求饶起来。眼泪无声如雨般不停地从脸颊下滑过。

       

      “求求您了,老师,啊,求您,好痛,哦,求,求您了。”

       

      “安静点,别跟个孩子似的。”她责骂道。我连一下子红起来,尤其当我听到小紫在一旁嘲笑我的时候,脸就红得刚厉害了。

       

      “把拖鞋给我拿过来。”老师用斥责的语气命令小紫。

       

      “不————”我大声哭叫着可换回来的确实狠狠的几巴掌。小紫把拖鞋拿了过来,老师又开始拿它在我屁股上抽打起来。我再也没办法止住自己的泪水,心里刺痛着,身子也不住的挣扎颤抖着。这次真的好疼,每一次抽打都好像被烙铁烙过一般。我一边呼痛,一边上下躲避着,心里一边还在对小紫的观摩感到愤愤不平。

       

      “我想应该差不多了。”斐老师终于开了金口。她又给了我一下示意让我站起来。我一边抽泣着,一边摇摇晃晃地站好。现在的我浑身赤裸,刚被打完屁股的样子让我感到羞辱,我肯定小紫一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将我今天的软弱宣扬出去的。我的坚韧彻底的崩溃了。

       

      然而这一切并没那麽容易就结束。透过眼里的泪水,我看见斐老师正向那个杂物桶走去。她从那里挑出了一根递给小紫,并说道:“你还小,所以你用这根高级男生藤条,鞭打她六下。”

       

      我想尖叫出声,可我并没有那麽做,而仅仅是按照吩咐弯下腰,双手死死地抓住脚踝。我看见小紫带着满脸怪异的笑容正向我走来。

       

      虽然我称不上是什麽鞭笞专家,可我挨的打也不少了,我肯定即使小紫打的不是最疼的,但也差不多了。事实上,就算她用轻的那条也不会打轻了的。在这七下当中(第三下只打到半边屁股,所以斐老师让她重打。)我不住的呼喊着,呻吟着,汗水湿了全身。

       

      挨完小紫的打,我便回到角落那站好。这时老师和小紫都出去了。我轻声地哭着,为自己犯下的错后悔万分。我的屁股现在疼得要死,而且我还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惩罚还远未结束,因为现在才下午一点多一点儿,还有大半天儿的惩罚在那候着我呢,只是我不知道还有什麽更残酷的惩罚罢了。

       

      也就一点半的时候,斐老师再度走了进来。我突然很想方便,可是又不能离开这间屋子,于是只好死死地并着两腿,甚至将它们交叉起来。我从来没这麽想要急着去厕所过,我真是再也憋不住了。

       

      “你这孩子怎麽回事儿?站好咯给我。别让我逼你。”

       

      “老师,求求您,让我去趟厕所好麽,我憋不住了。”

       

      老师严肃的脸一下子柔和起来,还笑着说道:“你憋不住了?你要是憋不住早就就地解决了!”

       

      “不,不是的,老师,我真的非常想去厕所,求您了,求您让我去一趟吧。”

       

      “你应该忍到忍不住的时候在和我说,我现在出去一会儿,你要是感鸟在地毯上,看我怎麽打你的。”

       

      我被这句话吓得楞在当场,可我怎麽能控制得了我自己啊!早上的时候就因为太紧张而忘了去了,唔,后悔死了。现在就是挨顿打也比憋着来的好受。

       

      我听到老师去而覆返的声音。我看到她手里正拿着尿痛和一条大毛巾。

       

      “你就用这个好了。”说完又回到座位上去了,接着道:“你要是感尿到外面,看我怎麽罚你的。”

       

      这简直难以置信,难道她真的想让我在她眼前解决麽?可看老师又埋头工作的样子,显然不是在开玩笑。我又看向那个尿痛,这个太小了,简直是给小孩子使的,让我不尿出来怎麽可能?可我也知道,老师只是想找个借口打我而已! 

       

      虽然我还能忍,但我也我实在憋不住了。脸羞红不看的我没办法只好在尿痛上蹲好。我觉得我现在就像个被关在笼子里供大家赏玩的宠物一样。

       

      我努力的让自己尽量不要尿到外面,可这简直不是人能干的事儿。我想一点点尿可能会好些,可我真控制不了我自己。果然,尿道外面的很明显,我不禁感到害怕起来。当然,能够排解还是让我感到一丝解脱。这种感觉还真好,尿完后我还没忍住长舒一口气。

       

      我慢慢站起来,想找个什麽东四擦擦,可当我看见老师根本没注意到我的时候,我只好默默地回到角落里,手背在脑后站好。我觉得好多了,当然除了我饱受摧残的屁股。

       

      时间一点点流失。我能听到老师的笔划过纸张的声音还有滴答滴答的时钟声,还有从操场上传来的学生们玩闹的声音。我是多麽的想加入她们啊。只要现在能让我出去玩,不论付出什麽代价我都会乐意的。我开始为自己的恶略感到后悔,如果我没有犯错就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我发誓我再也不敢淘气了。

       

      两点的时候,斐老师起身去检查那个尿痛。我都快忘了她的威胁了。只见斐老师仔细的检查者,而我已经忍不住开始颤抖了。“看来你很喜欢被打啊。”说着她又指了指我尿到外面的痕迹,“我想一滴一鞭应该不为过吧。”

       

      “老师!”我惊道。但没理会我,只是那着那块毛巾向我走来,仔细地在我腿见擦拭着。她看了看毛巾又点了点头,然后便拿着尿痛向门外走去。

       

      “等我我会在说的。”老师说道。

       

      哦,我的屁股现在痛死了。接下来这顿打肯定不是最后一顿。也不知道等那最后一顿打打完之后我的屁股会变成什麽样子。

       

      老师走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不过这更让我紧张。因为周围的任何声响都能把我吓到崩溃的边缘,都会让我以为是老师回来了。当然这并不表明我有多希望被她打。知道两点半,斐老师才回到办公室里,而且手上还多了一条恐怖的皮带。

       

      我害怕得看着那条皮带,恐惧之色溢于言表。老师看了看被吓着的我,还微微一笑,说:“恩,很好。你终于对我选的工具感到害怕了。”然后还向我展示了一下那条皮带。它得有两厘米多厚,而且很重的样子,有38厘米长。我的脸白的跟雪似的,胃里恶心的就跟喝了馊牛奶似的。

       

      “你尿出来的点子真是太多了,多的我都数不过来。”老师严厉地说,“我估麽着怎麽也得有五十滴吧。你说呢?”

       

      我能说什麽唯一能说的也就是,“求您了,老师,饶了我吧,我的屁股已经很痛了。”

       

      “你屁股当然疼了。要不怎麽能叫惩罚呢,不过这次我还就真饶了你的屁股,跟我到沙发这边来,趴在沙发扶手上。”

       

      我就跟梦游似的走了过去,就跟我的本能反应似的。我光着身子趴好,屁股高高翘起,乳房深深陷在沙发里,大腿也是在后面赤裸裸的敞开着。我发现自己这是麽的一览无余。

       

      “小琳,你需要我把你的腿绑起来麽,不过绑你得多打十下。当然你也可以不绑,不过你要是乱踢腿的话,那就惩罚加倍。”

       

      这句话倒是让我仔细的思考了一会儿。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不踢腿,所以:“请您绑住我把,老师,我的屁股实在太痛了。”

    • 4
    • 0
    • 0
    • 2.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