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打丫鬟屁股

      (一)

      青花是个农村丫头,今年十四岁,是她家里最大的女孩儿。农户人家子女多,可是粮食却是不够吃的,青花家里也是如此,况且旧时代农村普遍重男轻女,青花还有两个弟弟,她还得让着弟弟们,自己就更吃不上了。家里父母也没办法,为了能吃饱饭,也希望孩子将来能有个出路,他们就托了个中人把青花卖到城里去做使唤丫头,于是十四岁的青花就这样被卖到了城里的王主事家里。  
       村里的“人贩子”,未必都像后世的那些“败类”们一样拐卖妇女儿童发不义之财。他们是正当的职业,说的文一点倒是叫“掮客”似乎更像。他们买卖人口常常是人家家属亲自托付的,特别是卖孩子,很多时候村里人也觉得他们是在行善——与其让孩子饿死,不如让他进城或者到远方去当仆人和丫头呢,至少还有口饭吃。当然,家长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饿死,所以这种请托有时候颇像现在的职业中介,只是方法还相当原始。他们自己也有行规一类的职业道德,比如不能随便把人家的女孩子买到窑子里之类了,自不必多说。  

       却说青花父母托的这个人贩子说起来也是有交情的人,自然尽量帮忙,最后卖给的王主事家可算是城里的行善人家了。主人是个小官,家道殷实又是书香门第,为人也算正派,而夫人也是善良女子,平素常常积德行善的。家族又不是那种豪门望族规矩大,小门小户仆人又不多而且主人是颇体谅下人的。家下的丫头原也只有两个,忙的时候总难免顾此失彼,故此着人贩子托人打听时,主人家居然以外的同意了——“须知王主事家老太太尚在,他老人家最讨厌卖儿卖女之事,这次可真是有缘份了”人贩子如此说。  

      于是青花就这样进了王主事家。  

      正是刚入冬的天气,青花身上穿得单薄,冻得瑟瑟发抖。坐在进城的大车上,也难免思念爹娘,心事重重的便来到了王府。一路上人贩子少不得交待些做仆人的道理,如何请安行礼,平时乖乖听话一类。青花这丫头从小憨实,言语不多而且懂事听话,这些道理也不消多讲。  

      下午到了王主事府上,先去拜见管家夫妇。管家老爷是家养的世仆,今年四十岁了,个子不高,圆脸小眼睛,倒是个颇忠厚老实的人。说是管家,其实不过是管着两个小厮和三五个长工。他的老婆比他小几岁,倒是寡高寡瘦的,中人之姿确是精明干练,管着家下的两个小丫头。两口子倒都是和蔼的人,见了青花这老实姑娘也很高兴。青花先给两人磕了头,又送上家里带来的一点土产——这倒是人贩子教的了,叫她先给人留一个勤谨的印象。二人收下了,又看青花穿得单薄,多少有些怜悯之意。于是王婆就叫旁边的一个小丫头:“小娟啊,去看看看里屋的衣柜,把一家旧的小花薄棉袄拿来,给这丫头换上。小姑娘家家的,倒是可怜见的。”小娟丫头答应一声,便到里屋把衣物取来,王婆便叫小娟代青花到里屋去换衣服,换好后回来去拜见太太和老太太。青花谢了,便和小娟一起去换衣服。  

       另一个小丫头小红正好也在,小娟便给她引见了。原来小娟今年十六岁,正是管家夫妇的女儿,从小就在府里干活的。另一个小红丫头今年十五,也在这里干了三五年,是前面轿夫老刘的侄女,托他进了府里来的。于是青花最小,便认这两位当姐姐,也好让她们从旁指点。  

       很快换好了衣服,又出来见了王婆子,王婆子吩咐了她几句,便领她来见两位太太。  

       王夫人正在和王老安人在后厅絮叨家常,当下便引见了。青花怯怯地走进来,见了两位太太便拜倒磕头:“奴婢青花给老太太,太太请安了。”磕头连连的,倒是把两位太太逗乐了。老太太便说:“这丫头还真是个实诚孩子,老实的紧。”太太忙从旁附和:“老太太说的是,这孩子倒是很乖,比我那小丫头子老实多了呢。”老太太高兴,便对青花说:“这青花名字太拗口,听着跟屋里的瓷器似的,干脆以后就叫你小青算了。”王婆听了,忙给姑娘使眼色,姑娘便跪倒磕头谢恩:“多谢老太太赏的名字,奴婢以后便叫小青。”  

       当下太太便对王婆说道:“干脆你像对小红一样,认了这丫头当干女儿吧,以后也好管教。”王婆无不应允,当下便叫小青拜了干娘,就领着她退出去了。  

      当天晚上,王婆便把家里的一些规矩告诉小青,无非是教她一些活该怎么干,小青从小在家干活,倒也学得快。又告诉她那些事情要注意,不要犯错误。“要是犯了错误,可是要按规矩处罚的,平时多小心注意。”天色已晚,王婆便叫小青先去睡了。  

      在王家的第一天,就平静地度过了。  

      青花是个农村丫头,今年十四岁,是她家里最大的女孩儿。农户人家子女多,可是粮食却是不够吃的,青花家里也是如此,况且旧时代农村普遍重男轻女,青花还有两个弟弟,她还得让着弟弟们,自己就更吃不上了。家里父母也没办法,为了能吃饱饭,也希望孩子将来能有个出路,他们就托了个中人把青花卖到城里去做使唤丫头,于是十四岁的青花就这样被卖到了城里的王主事家里。  

       村里的“人贩子”,未必都像后世的那些“败类”们一样拐卖妇女儿童发不义之财。他们是正当的职业,说的文一点倒是叫“掮客”似乎更像。他们买卖人口常常是人家家属亲自托付的,特别是卖孩子,很多时候村里人也觉得他们是在行善——与其让孩子饿死,不如让他进城或者到远方去当仆人和丫头呢,至少还有口饭吃。当然,家长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饿死,所以这种请托有时候颇像现在的职业中介,只是方法还相当原始。他们自己也有行规一类的职业道德,比如不能随便把人家的女孩子买到窑子里之类了,自不必多说。  

       却说青花父母托的这个人贩子说起来也是有交情的人,自然尽量帮忙,最后卖给的王主事家可算是城里的行善人家了。主人是个小官,家道殷实又是书香门第,为人也算正派,而夫人也是善良女子,平素常常积德行善的。家族又不是那种豪门望族规矩大,小门小户仆人又不多而且主人是颇体谅下人的。家下的丫头原也只有两个,忙的时候总难免顾此失彼,故此着人贩子托人打听时,主人家居然以外的同意了——“须知王主事家老太太尚在,他老人家最讨厌卖儿卖女之事,这次可真是有缘份了”人贩子如此说。  

      于是青花就这样进了王主事家。  

      正是刚入冬的天气,青花身上穿得单薄,冻得瑟瑟发抖。坐在进城的大车上,也难免思念爹娘,心事重重的便来到了王府。一路上人贩子少不得交待些做仆人的道理,如何请安行礼,平时乖乖听话一类。青花这丫头从小憨实,言语不多而且懂事听话,这些道理也不消多讲。  

      下午到了王主事府上,先去拜见管家夫妇。管家老爷是家养的世仆,今年四十岁了,个子不高,圆脸小眼睛,倒是个颇忠厚老实的人。说是管家,其实不过是管着两个小厮和三五个长工。他的老婆比他小几岁,倒是寡高寡瘦的,中人之姿确是精明干练,管着家下的两个小丫头。两口子倒都是和蔼的人,见了青花这老实姑娘也很高兴。青花先给两人磕了头,又送上家里带来的一点土产——这倒是人贩子教的了,叫她先给人留一个勤谨的印象。二人收下了,又看青花穿得单薄,多少有些怜悯之意。于是王婆就叫旁边的一个小丫头:“小娟啊,去看看看里屋的衣柜,把一家旧的小花薄棉袄拿来,给这丫头换上。小姑娘家家的,倒是可怜见的。”小娟丫头答应一声,便到里屋把衣物取来,王婆便叫小娟代青花到里屋去换衣服,换好后回来去拜见太太和老太太。青花谢了,便和小娟一起去换衣服。  

       另一个小丫头小红正好也在,小娟便给她引见了。原来小娟今年十六岁,正是管家夫妇的女儿,从小就在府里干活的。另一个小红丫头今年十五,也在这里干了三五年,是前面轿夫老刘的侄女,托他进了府里来的。于是青花最小,便认这两位当姐姐,也好让她们从旁指点。  

       很快换好了衣服,又出来见了王婆子,王婆子吩咐了她几句,便领她来见两位太太。  

       王夫人正在和王老安人在后厅絮叨家常,当下便引见了。青花怯怯地走进来,见了两位太太便拜倒磕头:“奴婢青花给老太太,太太请安了。”磕头连连的,倒是把两位太太逗乐了。老太太便说:“这丫头还真是个实诚孩子,老实的紧。”太太忙从旁附和:“老太太说的是,这孩子倒是很乖,比我那小丫头子老实多了呢。”老太太高兴,便对青花说:“这青花名字太拗口,听着跟屋里的瓷器似的,干脆以后就叫你小青算了。”王婆听了,忙给姑娘使眼色,姑娘便跪倒磕头谢恩:“多谢老太太赏的名字,奴婢以后便叫小青。”  

       当下太太便对王婆说道:“干脆你像对小红一样,认了这丫头当干女儿吧,以后也好管教。”王婆无不应允,当下便叫小青拜了干娘,就领着她退出去了。  

      当天晚上,王婆便把家里的一些规矩告诉小青,无非是教她一些活该怎么干,小青从小在家干活,倒也学得快。又告诉她那些事情要注意,不要犯错误。“要是犯了错误,可是要按规矩处罚的,平时多小心注意。”天色已晚,王婆便叫小青先去睡了。  

      在王家的第一天,就平静地度过了。

      (二)初尝家法  
              小青自己也想不到,第一次的“家法”处罚竟来得这么快。  
              第二天,小青就开始帮府里干活了。她倒是勤谨小心,可是毕竟是从农村来的丫头,没见过世面,便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她端茶水的时候,忘了脚下的门槛高,没注意绊了一跤,当下把个茶壶茶碗都摔个粉碎。小青当时吓得手足无措,女眷们也闻声都赶来了。  
              王婆少不得训斥了小青几句,倒是夫人并不在意,叫小红把残局收拾了,仍去干活,又叮嘱小青以后注意。小青跪在地上,吓得连连点头答应。王婆见了,便对夫人说:“不管怎样,这孩子也算惊动了太太,算是个过儿,怎么罚她?”太太想了想,说你自己看着办吧,就按你教训那两个丫头一样的办法就行,也让这丫头尝尝家法,长长记性。  

              王婆答应了,便告诉另两个丫头子去干活,让小青回房间里等着,一会儿给她用家法。  
              小青回到屋里,不知该怎么办,正糊涂的时候,王婆回来了。  
              见小青懵懂的样子,便笑了,说:“你这丫头,连‘家法’都不懂。家法就是要用板子打屁股,难道你没挨过?还不快点去把门关上,然后对着墙站好,撅屁股挨打。”说着,给她看手里的板子,那是一条两尺多长一寸宽的细竹板,摸得很光滑,看样子用了很久了。  

              小青听见打屁股,心里虽然害怕,却也没有办法,便乖乖地走到墙根,弯下身子,撅起屁股等着挨打。王婆不觉又气又笑,对小青说:“这丫头,真是乡下来的,不懂规矩。打屁股怎么不脱裤子?你在家里也是隔着裤子打屁股吗?”  
              “不,不是……小时候……是脱了裤子打的……”小青声音越来越小,心里很害怕。她小时候,倒是挨过几次打光屁股的惩罚,屁股被妈妈打得通红,肿起老高,得趴两天才能好。不过已经有几年没被打过屁股了,现在要打,倒是很紧张。  
              王婆见她的样子,倒是消了气,温和地告诉她:“以后啊,说是用‘家法’,就得光着屁股让板子打在肉上,明白了吗?”  

              “明白了……哪,就是要脱裤子。”  
              “知道了就好。快点把裤子脱了,俩手提着裤子,撅起屁股挨揍,打你一顿就完了。”  
              “呃,知道了。”小青是个听话的丫头,听干妈如此说,便解了裤带,把小棉裤和衬裤一起褪了下来,露出一条小裤衩。丫头也不小了,一想到要光屁股便不觉害羞,便犹豫着不脱。  

              干妈见了,眉头一皱,说道:“还不快把裤衩扒了,难道要我帮你扒?还有把衣服往上撩起来一点儿,别盖住了屁股。然后,把光屁股撅起来。”  
              既然如此,小青也就很麻利的把小裤衩也撸了下去,然后两手提着裤子免得掉下去,把自己又白又圆的光屁股撅了起来——小青人不胖,但发育的还好,屁股又肥又白的肉很结实。王婆见了,用手拍了两下,“这乡下丫头,屁股倒是真瓷实。好了,记住,打屁股的时候不许哭叫,不许躲板子也不能用手挡,不然要重重的打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小青低下头去,撅起屁股等着挨打。  
              “啪!”一板子打到她的屁股上,疼得丫头一咧嘴,紧跟着又是“啪!啪!”两下,小青再也忍不住,叫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下意识地用手来捂屁股,手一抬起来,裤子滑到了地上。王婆见了很生气,“怎么回事?告诉你不许动,别乱叫,怎么就是不听?快点回来,把屁股撅好!刚才打得不算,重来!”小青赶紧把裤子提起来,回到原位,又把大屁股撅了起来,咬着嘴唇等着挨打。  

              王婆又打了三下,又快又急,小青忍不住,又跳了一步,叫了出来。又怕干妈生气,赶紧回原位站好,屁股上的肉绷得紧紧的,很是紧张。  
              王婆倒是乐了:“你这丫头,把屁股绷这么紧干吗?这么怕挨打?那以后就多长点记性,少犯错,多干活。记住了吗?”小青连连点头,可是屁股还是绷得紧紧的。  

              王婆知道这是第一次挨家法板子紧张的缘故,倒也不生气了。让丫头到床沿上趴着,自己用手给她揉着屁股,告诉她:“这才是最轻的,不就是用板子打光腚吗,你那两个姐姐都挨了很多次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小娟姐,那是我的丫头,有时候犯了事,自己就来找我,把裤子脱了让我狠狠地打一顿屁股,也就完事了,然后接着去干活。咱们家算是松的,有的大家子,那刑法说出来能吓得你尿裤子,这打屁股算什么?要是你小娟姐这样,按照规矩,我得让她把衣服都扒了,趴到春凳上,用绳子绑着,拿大竹板狠狠的把屁股打烂。那就厉害得多了,你想不想改大板子?”小青听了,吓得连连摇头。“明白就好,这样吧,看你是第一次,也不难为你了,换个姿势挨打吧。”  

              这时候,小丫头的屁股肉已经松了下来,王婆就让她整个身子趴到床沿上,把衣服撩上去免得挡住屁股,然后再往肚子下面塞了个枕头让她把屁股耸得高高的,然后对她说:“本来撅着打是最轻的,可是你还没习惯,那就趴着吧。本来应该打二十板子,不过初犯得让你受点教训,打三十板子。不许乱叫,更不许用手挡或者逃走,不然就捆起来重重地打了。明白了吗?”小青赶紧点头,说道:“丫头知道了,请干娘重重地打我屁股,让我长记性。”自己把屁股撅好了,等着干娘打板子。  

            “啪!”屁股上挨了一板子,接下来板子“啪”“啪”地呆在小青的屁股上,每一下都把屁股打的凹下去一个浅坑,然后恢复原状,留下一条血痕。  
            “啊!”小青前几板子忍着不出声,终于撑不住,叫了出来,然后就哭了出来,但还是撅好屁股挨打。又打了几板子,她终于忍不住开始求饶:“干娘,别打了!我知道错了!呜!”小青一边哭,一边求饶。“臭小丫头,以后还敢不敢了?啪!”王婆一边训斥一边责打,小青连连认错,哭着求干娘不要打了,自己以后一定小心注意。其实王婆也不是想训斥她,这只是要一种威吓的效果。手上也是有数的,只是把屁股打得红肿发亮,只是肉皮疼而不会伤着孩子。  

          “啪!啪!啪!”最后三板重重地打了下来,丫头叫了起来,然后又低低地哭泣。王婆放下板子,用手揉着姑娘的屁股,一边告诉她,以后应该好好注意,别犯错误。另外又告诫丫头以后挨板子的时候要尽量忍住,不要乱叫,下次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小丫头哭着答应。  
            “今天的表现不好,谅你是第一次,就不‘动大刑’了。不过,今天晚上得给你‘补补课’,记住了吗?到时候在屋里等着。”  

      (三)“补课”时间  
              小青好不容易捱到了晚上,听王婆吩咐她们几个丫头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这才一边揉着屁股一边走回房间,进了屋,趴在床上就揉屁股,疼得直咧嘴。  
              小娟和小红看见便知道道怎么回事了。小娟笑着过来,跟小青说:“屁股挨了一次打,也没什么要紧。干吗还穿着裤子?脱下来,晾晾屁股能好受一点。这里就是你两个姐姐,怕什么?快点脱下来吧。”小青还有些犹豫,小娟便帮她解开裤带,把她的裤子都褪了下去。小青的两个屁股通红的一片,已经肿了起来,手一碰小青就忍不住“唉呦”地叫唤。  

              小娟说:“这第一次打屁股总难免觉得难受,捱过了也就没事了。这种事,谁也免不了,打过几次也就没什么了。要说城里的人家里,我们算是松的呢。听说隔壁李府,就是院子特别大的那一家,女眷入府的时候都要先挨一个月的家法板子呢,他们家的新来的丫头更得打一个月,天天屁股打开花呢。”  
              “又是谁想被打的屁股开花了?”王婆这时候走进了房间,“搬嘴弄舌的,没个廉耻,看来好久没给你松松腚皮子了,要不我就照李府的法子把你的屁股打开花?”  
              “娘,我就是说说,您可千万别当真。行行好,饶了你闺女的屁股吧。”小娟赶紧给她娘请安,嘴里也是半开玩笑。反正小娟心里清楚自己没犯错误,当然不会挨打,倒也不是很怕。“娘,您这是过来干吗?”小红给到了茶水,顺便问道。“你们妹妹今天第一次挨家法,没经验,表现得很不好。我得给她好好讲讲规矩,另外得给她‘补课’。”  

              “补课?娘,就这点事儿您还值得来‘补课’?再说,她也打的挺重了。”小娟说着,用手一只小青那被打得通红肥肿的光屁股。  
              “你少废话,我看你是有点欠揍了,敢跟你老娘顶嘴,还反了你了!你和小红也好久没挨家法了,正好我也给你们俩‘调教’一下。”说着,王婆晃了晃手里的板子。  

              “娘,您就饶了我俩吧,我俩没挨家法,还不都是您老人家管教得好,早就打得服服贴贴的了,这次就别打了。”小娟心知不妙,自悔失言,赶紧求情,同时赶紧示意小红也来求情。“是啊,娘,我们可一直都挺老实的,就是怕您老人家的家法,今天就饶了我们吧。”  
              “看你们两个那欠揍的样子,真让我火大。油嘴滑舌的,难道都忘了我说过的,这家法还得用来调教你们几个臭丫头呢,非得犯错了才打吗?实话告诉你们,今天我来的路上就想好了,也是该调教你两个了。再说,你们俩就没有该打的错?要不要我给你们数数?”  

              两个丫头知道不妙,也不敢再说,谁平时一点错误不犯?既然都想好要熟腚皮子,那自己是怎么说都没用了。好在挨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心想一咬牙就过去了。可是小青趴在床上,听出了王婆话里有话——自己恐怕有得再挨一顿打了。不过想到白天打屁股时的丑态百出,不由暗自惭愧,想到两个姐姐没错误都要挨打,自己也没什么好抱怨了。但是毕竟白天打得自是不轻,屁股实在是难以承受再一次的笞打了。  

              “你们两个,好好给妹妹做个示范,别给我丢脸。快去,去打清水来。”王婆下了命令,两个丫头赶紧照办,出去打水去了。“这次啊,按照平时调教的办法来打屁股。”干娘对小青说到,“这打水洗干净你们的大屁股是第一件要做的事。先把屁股洗干净了再来请我责打,这就是‘调教’的规矩,记住了吗?”“是,记住了,娘。”  

              正说话间,两个丫头已经回来了,帮小青也打好了水。“小青啊,这‘调教’不是为了惩罚,而是为了给你们教训,让你们长记性,以后少犯错,所以隔一段时间就得有这么一次。”王婆给小青解释着。小青已经下了床,提着裤子,跟两个姐姐站在一起——长辈训话,必须得恭恭敬敬地听着。“另外啊,老太太讲过,女孩子打屁股能让腚肉更活泛,将来能长的肉皮儿薄而且屁股又大又翘。你们几个丫头,更得经常敲打,免得将来淘气闯下大祸……”王婆絮絮叨叨教训了半天,忽然想起了目的是要调教这几个丫头,于是说道:“好了,我也不说太多,你们几个赶紧脱裤子,把自己的光腚洗干净准备打板子。”  

              小青她们听见,赶忙开始脱裤子。只见小娟和小红都是把自己的棉裤、衬裤还有小裤衩统统脱了下来,叠好放在床上,然后再把鞋袜也都脱光,下身光光的站在地上。小青觉得害羞,又不明所以,愣着没动。“快点跟姐姐们学,把下身脱光。”王婆催促着,“‘调教’是很正式的,必须得脱光下身再打板子,快点,接下来都要照你的姐姐们一样做。”  

              于是小青只好也把下身衣物都脱光了,怕羞,忍不住用手捂住屁股。“不许挡屁股!快点去把屁股洗干净。”王婆不耐烦地呵斥。于是小青也学着两个姐姐的样子,走过去拿起自己用的大木盆——平时就是用来洗屁股的,去盛满刚才打来的清水。三个丫头把盆放成一排,然后都蹲下身子,把屁股浸在盆里,认真地洗着自己的大屁股。“都给我好好洗干净,尤其是腚沟子里头,认认真真地洗。”三个丫头都仔细地把屁股洗干净,然后起来擦干净屁股上的水,小青也学着姐姐们的样子面向墙壁,稍稍撅起屁股,乖乖地站着。王婆上来,挨个扒开她们的两瓣屁股,检查腚沟有没有洗净。“嗯,洗得挺干净的,不错。”王婆检查了小青的腚沟,很满意。“好好地面壁站一会儿,都给我好好想想自己最近都犯了什么错,有没有懈怠。”  

              站了好一会儿,干娘让小捐先来挨打,另外两个丫头看着。小娟答应了,光着下身走到衣柜那里,打开一个抽屉取出一块和白天打小青屁股一样的竹板,双手捧着交给王婆。“请娘调教闺女,用板子重重地打一顿屁股。”然后小娟走到床边,上身趴在床沿上,双腿微分——这是为了让屁股上的肉松一些,这样才打得疼还不容易打坏——然后把屁股高高地撅起来,等着挨打。小青这才注意到,小娟的屁股果然是又白又大,肉皮很薄,仿佛吹弹可破。而且刚洗完屁股,微微地还透出嫩嫩的红色。“啪!”一般子已经打在了小娟的大屁股上,“一!”小娟报出了数。“小青记着,‘调教’的时候,要自己报出打的数目。啪!”一边说着,板子又打了下去。接下来,板子一下一下地打在小娟的屁股上,留下一个个红印,屁股也慢慢红肿了起来。“十五!娘,我以后一定乖……十六!您就饶了丫头的贱屁股吧!”小娟初时只是呻吟,后来也忍不住求饶,同时身体微微的晃动,缓解打屁股的疼痛。“啪!你不是不怕打了嘛,怎么还叫唤?啪!今天我非得好好收拾你的臭屁股,啪!”王婆一边训斥,一边继续打板子。很快,三十板子打完了——这是调教的规定数目。小娟艰难地站起来,爬到床上跪好,把屁股撅起来,展示刚才‘调教’的成果。“丫头记住了,打好屁股还得到床上跪着,把屁股撅起来晾着。这是让你们知道羞耻,也好好地想想以后自己还敢不敢淘气犯错。记住了吗?”王婆教导着小青,同时已经让小红也趴好撅起屁股,准备挨打。“是,记住了,干娘。”  

              小红的表现和小娟差不多,不一会儿也就打完了,自己到床上跪着去晾屁股。接下来就轮到小青了,于是她也学着样子,走到床边,摆好姿势等着挨打。“嗯,姿势还不错。要坚持住,不准哭叫,不准躲闪,更不准用手揉屁股。如果表现还是像白天那么差,干娘可不轻饶了,非得重重地打你一顿。”王婆一边说,一边用板子敲了敲小青的屁股,“念在你白天也挨了不少了,这次只打二十下,自己好好记着数,数错了重打!”说罢,“啪”的一下,在小青屁股上打了一板。“啊呦!一!”小青轻轻叫了一声,然后报出了数。这一次她心里有了准备,就不像白天那么紧张,而且屁股也稍微适应了一些,况且王婆打得也没有白天那么重。小青是听话惯了的孩子,乖乖地挨打也不乱叫了。一连二十板子打完,竟然姿势都保持不动,也没有求饶,只是微微地呻吟而已。“这才是个听话的丫头,也没白长了这结实的屁股。”王婆很满意,一边帮她揉屁股一边夸奖,“以后挨打都得像这样,这才是好孩子。”  

              于是,三个丫头并排跪在床上,撅起被打得通红的光屁股。过了一会,王婆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就让三人休息,准备睡觉。三个丫头互相揉着打红的屁股安慰了一阵,便歇息睡了——毕竟明天还要干活,要是睡懒觉那又要打屁股了。    

    • 5
    • 0
    • 0
    • 1.03w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