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2
    • 妃比寻常3

      转载,佚名

      泠邵岩慢慢转身,怒视着大厅中的泠九,四目相对,对方眼底只有一汪清泉,无辜而单纯,深吸口气自认跟个傻子犯不上

      甩了甩袖子“简直放肆之极,逆女,还不快跟太子见礼”很显然,对她刚才的一切行为都不打算追究了

      泠九闪动着眼睛看向百里钦,流光璀璨下那是戾色呼啸,当然,稍纵即逝,咧嘴天真一笑“太子是什么东西?好吃吗?”

      哗…一阵倒吸冷气声响起,所有人都认为泠九估计活到头了

      百里钦表情也是一僵,本来还如沐春风的眼光突然变得冷冽,直勾勾的看向泠九,对方不躲不避依然充满无辜的看着他,完全没有被他那杀意森森的眼光吓到“放肆放肆,你这出门七年越发的不长进,太子什么时候是东西了?太子不是东西,是…”泠邵岩的怒吼在这死寂的一刻显得十分突兀,尤其那句太子不是东西

      噗噗…噗呲

      这一次笑声更加明显,一干下人匍匐在地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笑声当然不是来自他们,而是来自泠九身后的青蟒和白莲

      青蟒唯恐天下不乱“小姐,老爷说了,太子不是东西”

      “确实不是东西”白莲咬了咬手指跟着强调一遍

      泠九笑容灿烂,一双犹如包含泉水的眸子湿漉漉的满是笑意“嗯,我知道,东西是不会动不会说话的,他应该是人”抬手一指,直对脸色已经犹如锅底的百里钦

      别说下人,就是泠邵岩的腿都软了,突然跪地叩首“太子息怒,臣…臣并不是这个意思”“哦?”百里钦眯眼意味深长发出一声,这一声哦更是让所有人面如死灰,不过很快话音一转,眼睛却始终盯着大厅中的女人,笑着道“本王自然不会跟一个傻子计较,泠大人何必在意”一字一句,虽然说得不在意,可已经接近咬牙切齿

      泠邵岩自也不会认为太子真不计较,不过,暂时也不会有什么事“谢太子开恩,谢太子”从地上一起来就冲泠九怒吼“还不给为父滚过来,谢谢太子殿下不跟你计较”

      泠九撇了撇嘴“你好凶,我不喜欢你”嘟囔一句撇开头,满是傻气

      百里钦火气也逐渐消弭,看着那傻乎乎的女人嘴角不自禁勾了勾,眼底闪过兴味“泠大人也不必那么苛刻,你也说了,不过是一个傻子”意味深长咀嚼出一句

      客厅中,泠九暗地里的眸光杀意一闪而过,手指不经意间抖了抖

      旁边的青蟒下意识就要有所动作,泠九几不可闻呵斥“给我安分点”浅笑着侧眸看向他“要是敢坏了本小姐的虽然这句话根本没有人听得到,青蟒听得清清楚楚,后背呲一下过了一道电流,头皮都麻了,哆嗦下赶紧低头后退一步“小姐放心,属下肯定安分”想到那群小乖乖…那也就只有他们小姐能叫做小乖乖

      白莲闷着头幸灾乐祸,泠九白了她一眼,看向院子几个人“我累了,跑了好几天,我累了”将一个傻子演绎的淋漓尽致

      院子里,泠邵岩一张脸黑的都要滴出墨水来,嘴角抽了抽尴尬的对太子“太子殿下,臣…”

      “让她回去歇着吧,本王也有事要先走一步”瞥了眼泠邵岩冷冷道,很快又将眸子射向厅内之人,嘴角若隐若现的弧度带着丝危险“四小姐,希望能在国宴与你相见”这一句话颇有深意,不给众人多想的机会对方转身就走

      泠九双手猛然握拳,眼底戾色一闪而过,该死的贱男人,居然跟她玩这一招,嘴角隐隐闪过血色百里钦确实玩了手段,尚书府什么地方?豪门大院,自己又与那位刁蛮任性的大小姐有了婚约,这一句话不知道被这些人渲染成什么意思,泠九的麻烦也接踵而来,更是不会好过

      慢慢平息情绪,泠九看着泠邵岩“我要睡觉,我要睡觉,我住哪里?”原地跺脚开始撒泼

      泠邵岩紧蹙眉头,心里的思绪也是翻江倒海,看着面前比七年前还傻的女儿一时间不知道决定的对还是错,不过已经走到这一步没有回头之路,咬了咬牙“滚回你的冷院去”甩袖一声怒吼,转身就走

      当泠邵岩都表现的如此冷漠,更是不屑,下人更不需要对这位四小姐有什么客气,当家老爷都走了也不打算做戏,从地上起了身

      一名婢女甚至弹了弹身上的灰,撇嘴讽刺“我以为这小傻子还能翻身呢,感情还是要住在那个鬼都不去的地方”

      “小声点,让人听去了…”一个比较瘦小的赶忙出声

      那说话的瞥了眼泠九位置慢慢轻蔑“别怕,她就是个傻子,根本听不懂我们说什么”

      “姐姐,你知道冷院在哪里吗?”谁知道泠九突然冲了上来,站在讽刺她的婢女前,闪动无辜的大眼睛甜甜道

      一声姐姐,这婢女也就跟占了大便宜一样,整了整鬓角“算你识趣”抬手随便一指“你从那一直走,拐两个弯就到了”眼底算计一闪而过

      旁边的丫鬟想要阻拦,但是张了张嘴被对方冷眼瞪了回去,低着头不敢说话

      泠九保持着一样的笑容,听言只是瞥了眼那个地方,心中冷笑转回头“谢谢姐姐,送你一个礼物,爹爹小时候就教我,做人要知恩图报,你对我这么好,我也应该给你回报”这丫鬟一双眼睛都亮了,见泠九在腰间一阵摸索,心想着会给她什么,银子?首饰?就算不受宠,也好歹是个小姐,拿出来的东西到肯定比他们下人的好

      泠九握着小手伸过来“姐姐要拿好了,这可是九儿的宝贝”神秘兮兮的小声交代

      丫鬟也是一脸好奇,伸出双手去接“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存,一定小心”眼睛直勾勾盯着她接近的拳头,满是期待

      当泠九的拳头放在了掌心,当一快冰凉的东西落在掌心,感觉差不多鹅卵石大小,冰凉滑腻,丫鬟脸上好奇多过兴奋,心里揣摩到底是什么东西,宝石?

      泠九垂着的眸子下阴冷一闪而过,慢慢收回自己的手,仰头一脸天真烂漫看向对方

      而丫鬟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定格,周围也突然变得静悄悄的,丫鬟的一双眼睛惊恐的不断睁大睁大,最后像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姐姐喜欢吗?”泠九双手环胸,扬眉稍显邪恶的清冷询问

      “啊…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并不是来自一个人,而是几个,刚才因为看热闹没有离开的婢女也是吓得屁滚尿流,尖叫着转身就跑

      尤其是拿东西的丫鬟,腿一软,脸色苍白如纸跌倒在地,甩着手歇斯底里的尖叫,像是疯了一样往后爬,不因为别的,她手里的东西根本不是什么宝贝,而是一只又大又丑的黑色不知名的虫子,刚才那一瞬在她手心里伸了伸那无数条细腿,还抖了抖翅膀

      满大厅都是尖叫四起,很快,那些看热闹的都跑的一干二净,只有那个想算计泠九的丫头还在地上打滚尖叫,不是她不想跑,是手脚都变得麻木,很显然,虫子有毒“姐姐你怎么了?”泠九突然靠近她俯身,只是那双眼睛再也不是什么懵懂无知,只有一片冷厉弑杀“想算计我?那真是抱歉,我可是清楚的记得那条路是通往你们大小姐那位花孔雀院子的,呵呵,多行不义必自毙,抱歉了,我泠九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手指凌空一弹,面前张大嘴巴惊恐尖叫的丫鬟两眼一番死了过去

      泠九撇嘴一脸无趣,起身转过头“干什么躲那么远?”双眼一眯不满道

      青蟒和白莲都不由自主搓了搓胳膊,天呐,他们虽然跟着小姐很多年了,可是也不能规定他们不能怕那些小东西呀,真的又难看又恶心

      泠九没想真的跟他们俩计较“走吧,回咱们的冷院去”转身笑的意味深长说道,阔步离去

      白莲唤了声“小姐,等等奴婢”紧跟着就追了上去

      青蟒跟着的脚步一顿,瞥了眼地上翻着眼睛青了脸色的丫鬟,眉头一皱手指放在嘴边,只听一声细微的尖锐哨开

      就在客厅彻底冷清下来,几道残影凭空而现,接着又凭空消失,就是地上的尸体都不见了,速度快的让你以为出现了幻觉,但是,尸体的消失证明了他们的真实

      第4章 跟来

      冷院为什么叫冷院呢,这个地方,应该是每个豪门大宅里都会有的地方,专门留给这种当家做主得人不想看到的那一位,位置偏僻,萧条幽冷,别说是贵人,就是下人都不乐意进来

      而此刻,阔别七年的冷院显然被人已经收拾了一番,外面死气沉沉的荒凉好了很多,一颗大槐树周围被打扫的干干净净,垂下秋千

      上了台阶,入了正屋,客厅一张雕花红木桌子,环绕一圈同色椅子,正对的位置是一张供桌,上面摆了各色各样的点心和茶水,两侧分别摆着一张舒适大椅子

      右手边过去就是主卧,穿过琳琅满目的珠帘,发出清脆叮当,进入房间,真的可以用富丽堂皇形容面前景色

      八开的精致手秀莲花亭屏风,绕过去后面是净房,外面就是卧室,靠窗口的位置一张好看的棕木梳妆台,首饰盒就有三个,铜镜相比其它的要清晰很多,侧后方就是一长铺的整齐的拔床,深红色,雕刻镂空花纹,垂下白色纱幔,床褥子到被子那都是丝滑绵软,轻薄舒适,踏脚上都给铺上了软软的毛毯

      屋子墙壁上用鹅暖石做出了几个小装饰,莲花烛台每个合适的地方都加了一盏,这很显然,对泠九的生活习惯很了解,知道她讨厌黑暗

      泠九刚到院子就知道不对劲,脚步一顿

      后方的青蟒和白莲同时察觉到,两人一边一个散发出戒备,眼睛含着杀意看向正屋位置

      泠九袖子下的手微微一动,来回摩擦着自己小尾指上的猩红戒指,抿着唇目光难侧,只是下一刻没有犹豫的想屋子里走去一男人,紫衣锦袍披着暗黑斗篷,斜靠在客厅雕花木椅上,双手交叠身前,围帽下半磕着眼,睫毛让女人都会生出嫉妒,棱角分明的脸庞五官立体狂娟,听到动静一抬眼,鹰眸深邃,如天边黑曜石只是深不可测,薄唇悠尔扯出一抹弧度,情绪不明,扶手上轻点的手指突然一顿

      “回来了”低醇的声音透着磁性,清凉平淡

      泠九两眼一翻,果然如此,扯了扯自己袖子没有多少表情迎上前,随意打量着周围环境,一撇嘴,似乎还是挺满意的,又将目光放回主位的男人“你来干嘛?”没好气的说道,自顾给自己倒茶男人眉头轻蹙,接着掀翻了围帽,五官彻底暴露,一头乌黑长发倾泻“玩的高兴了也应该送信回去,你只是打算跟为师反抗到底?”淡淡的一句询问

      如果泠九够激灵,应该都能察觉到那股危险,只是,一贯在这个人面前骄纵惯了,让她自然忽略了

      又是白眼一翻嗤了一声“送信给你做什么?好给你机会用我来换取皇权利益?”恼怒的话脱口而出

      男人瞳孔皱缩,突然出手一把钳制住她的下巴,嘴角一翘,眼里却冷的更深“用你换取皇权利益?如果是如此,七年前本君又何苦救下你,当时的你又有什么?你自认有那个资格吗?”冷冷的声音一字一顿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2
    • 0
    • 11
    • 63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