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9
    • 东方sp文—红叶之秋(转载,佚名)

      秋天的妖怪之山,已是被火红的枫林所覆盖。枫叶从树上落下并随风飘荡,则是最为常见的情景。呵!秋天啊秋天,既是丰收与成熟的表示,亦是寂寞与终焉的象征。无论是被给予高兴还是落寞,妖怪之山的居民们却一直过着充实而多彩的生活,山上的天狗更是如此。

      在瀑布的一旁,一名白狼天狗正直直的伫立在那里,她的左手拿着因有红色枫叶花纹的盾牌,右手拿着令人生畏的弯刀,聆听者从上方飞流直下的瀑布的哗哗声。泉水声是她在进行无聊的守卫工作时唯一可以听见的音乐。

      她的双瞳遥望着山外,防止山外的不速之客。值得一提的是,天狗们是极其排外的。由于天狗的防守,在普通的人类中很少有能够进入妖怪之山的,即使有,能活着回来的也是少之又少。

      突然,鞋子踏烂枫叶的声音传入了白狼天狗的耳中,她猛然的回过头,看到了一名穿着白色衬衫、黑色白褶边的短裙,留着黑色短发的少女。这名少女手里拿着一个相机,她看着回过头的白狼天狗后,摇了摇手,说道:“椛椛,看看这随风的枫叶多美啊。”

      “的确是呢。”椛回答后,接着说道:“不过呢,文先辈,您现在还在穿短裙吗?”

      “嘛,穿短裙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嘛。你看,这不是很凉快吗?”文用手微微地抬起自己那黑色短裙的白色褶边。

      椛笑了笑,放下刀盾,对文说到:“文先辈还真是对自己的身体有自信呢,这样的话会着凉的。”刚刚说完,一阵秋风突然袭来,椛像其它的少女一样本能地弯下腰,按下自己的裙子。她抬头后看文,不过文却没有出现在她的眼前。就在这时,她只听见“咔嚓”一声,以及从臀部传来的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啊!文先辈,你在干什么啊?”椛突然叫道。

      “啊哈,椛椛的屁股手感很不错呢,也终于被我拍到了呢。”文看着自己的相机上的屏幕说道。

      “文先辈,你……”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脸上红彤彤的,害羞又生气。

      文见状,对椛挥了挥手,说道:“别啊,椛椛,不要突然生气嘛,被拍了一下屁股而已嘛。再说了,这照片我也不会让别人看的啦。”

      不管放在地上的刀盾,椛缓步走向文,脸上依然一片绯红,说道:“那你是想要收藏咯?”

      “啊啦,这也没什么啊。”文看着缓步走过来的椛,自己也不自然地向后小幅度的退了几步。看着脸上笑容逐渐消失的椛,文赔笑地说道:“嘛,椛椛不高兴了吗?别这样嘛。”

      椛的脸上重新挤出了笑容,对文说到:“的确是呢。如果是文先辈的话遇到这样的事情的话也会付之一笑的吧。”一边说话一边挽起了自己的袖子。

      文看势不妙,马上便想要转身逃跑。不过事以愿违,椛一下子握住了刚刚转身的文的胳膊。由于常年手持兵器的缘故,椛的力气比其他的天狗大得多,即使是号称“幻想乡最速”的文也无法逃脱椛的手。

      “文先辈,对不起哦。我知道你逃跑的速度无人能比,不过您认为您现在还逃得了嘛?”椛看着因自己而无法逃脱的文,轻轻地说到。

      文继续赔笑,想要脱身却不得脱。

      椛拉着文的手,向溪边的石块走去,对着文说道:“来,文先辈,我们去溪边的石头上小歇片刻吧。”

      文琢磨不透椛在想些什么,只得唯唯诺诺的同意。两名少女走到溪边的石头旁,各自掸了掸各自的裙子,一起坐在了冰凉的石头上。

      “呐,椛椛,你好像真的生起了呢。”文看着椛的瞳孔,左手握着椛的手说道。

      椛的手也在文的手上磨搓着,同样的看着文棕红的瞳孔,顿了顿,说道:“文先辈,您虽然是比我等级高的天狗,但是我们之间都相处了这么多年了,我们之间应该没有什么……什么等级什么的隔阂吧。”

      “哎呀,椛椛再说些什么啊?那还用说吗?当然是没有的嘛。诶?椛椛突然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话干什么啊?”听着椛的一席话语,文感到更加的猜不出椛在想些什么。文现在只能感受到椛受伤的温度,以及因石头而从她臀上传来的一阵阵凉意。

      听了文的回答,椛的脸上又重新浮现了笑容,对文说到:“嗯,我就说嘛,我和文果然是好朋友嘛。”

      “嗯,当然啦!”文看着已经不再生气的文,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那么,看到好朋友犯错误的话,另一个人是不是应该加以指导而让其改正呢?”椛一下子又说出了笑容,对文说到。

      “嗯?椛椛又在说什么啊?”随着椛笑容的消失,文又开始不知所措了。

      椛磨搓着自己的手掌,又顿了顿,用稍带肯定的语气对文说到:“也就是说,指导的话,惩罚也不是不可以的喽?”

      “嗯?惩罚?椛椛,你……”文听到这句话后不由得有一些紧张,用手攥紧了自己的黑色的裙子的褶边。

      椛看着有些紧张的文,叹了一口气,说道:“文的喜欢乱拍照的坏习惯,的确需要用一些手段来矫正一下了呢。”

      文不自然的向远离椛的方向移了移自己的屁股口齿慌乱地对椛说道:“矫正手段……说真的,椛椛,你别这样神神秘秘的嘛。你这样的话会让我很害怕的。”

      “文如果想要知道的话,就先站起嘛。”椛说完后,向前挪了挪自己的大腿,使自己的大腿上又足够的空间。

      文听了椛的话,缓缓地站起身,站在椛的一旁。文的裙子随着时强时弱的风飘动。文看着坐在石头上的椛,说道:“只是这样站着吗?”

      “还有哦!”椛抬头说道。

      “还有?”还没有等文反应过来,文的腰就被椛的手抓住,并顺势把文按到了自己的大腿上。这种屁股冲着最高处的姿势让文的脸不由得有些发红,心跳加快。此时的文想要从椛的大腿上逃离,不过那当然是徒劳的。

      椛用手摸着隔着黑色裙子的两坨圆滚滚的东西,轻声对文说到:“所谓的惩罚,传统的来讲,就是打屁股哦。”

      “打……打屁股?”文一遍无力地挣脱着,一边说道:“我……我没有听错吧。”

      “并没有听错哦,文。”椛轻轻地掀开了文的黑色短裙,把手贴在文那被白色内裤紧紧包裹的臀上,接着说道:“虽说文现在穿短裙不怕着凉,但是打屁股的时候掀开裙子时还是很方便的嘛。”

      “啊……别,我错了椛椛,打屁股很痛的。”文慌忙的向椛求饶。并想要向后伸手护住自己的屁股,不过刚伸到腰部就一下子就被椛按住了,挣脱不得。

      椛严肃地说道:“被打屁股就要乖乖的啊。”说完,椛的手就从椛的屁股上离开并高高抬起。

      文看着椛的架势,心想这顿打估计是怎样都逃脱不了的了,再说了,自己只是打了一下椛的屁股,椛肯定也只会打自己一两下的,忍一忍也就过了。于是回头对椛说道:“我知道了,我会乖乖趴好的。”

      “啪!”“啪!”两下巴掌重重地落在了文那穿着内裤的臀上。虽然隔着布料,巴掌打在屁股上的感觉也是不好受的。文对椛说道:“椛椛,好了吗?现在不生气了吧。我可以起来了吗?”

      然而椛并没有放过文的打算,而是脱掉了文的内裤,对着慌张的文说到:“我可不是因为你打我而打你的哦。”

      “啊!别……别脱内裤!”文的手早已被椛禁锢了起来,单凭语言是不会保住自己的内裤的。

      “你知道吗,文。”椛的语气再度变得严肃,对趴在自己腿上乱动的文说到:“抛开其他的不说,你那乱拍这照片的坏毛病已经让妖怪之山上的很多天狗讨厌了。如果大家都开始讨厌你,你未来还会有好的结果嘛?你要好好想一想啊!”

      “诶?……不就是拍几张照片吗,没有那么的严重吧。毕竟那也是记着的本职工作嘛。”文在椛的腿上轻声狡辩道。

      椛听后反手就给了文完全暴露在空气的臀部重重地一击,随着红色掌印的出现,椛对文呵斥道:“那么,乱拍少女的八卦和裙底就是你所谓的那记者的本职工作嘛?”

      “啊!痛……那个啊……”其实文心里明白自己的那些行为并不会招人喜欢,只是不知道报应会来的这么快,而且还会被自己的好友给予惩罚。椛一下又一下的拍打着文愈来愈红的臀部,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一阵阵疼痛的侵袭不由得使文有些吃不消。

      “啊,椛椛,椛大人,你最好了,求求你放了我吧……”

      “呜哇啊……我知道错了嘛……别打了可不可以嘛……”

      椛看着向自己连连求饶的文,闭上了双眼,用手摸着文微微发烫的红臀,轻轻地挪动着自己的大腿,拍了拍文的腰说道:“我觉得单单打到这种程度还是不够抵偿你所犯下的错误哦。”

      文微微的扭动这自己的双腿,企图缓解些疼痛。从眼睛里蹦出的泪水打在了自己身下的石头上。嘴里说着:“那……椛椛想打到什么程度啊……”

      “程度嘛……”椛轻轻的拍了拍文的脑袋,示意她抬头。由于眼眶中充满了泪水,文只能抬头看见火红的一片,不过文知道那是枫叶,她看后身子不由得一凉,说道:“难道说,要……要打成枫……”

      “枫叶!没错哦,就是要把你的屁股打得像枫叶一样红哦。我想你的小屁股也很想融入妖怪之山的秋色之中吧。”椛后半句是开玩笑,但是一点也听不出来玩笑的味道。

      “啊?……别……别啊,我的屁股很敏感的,别这样啊……那样的话屁股会开花的。”文感觉到了绝望。

      又是重重的几记巴掌落在了文粉红色的臀上啪啪作响。椛弯下腰对文说到:“我觉得给予你的惩罚要超出你所能承受的范围才能让你铭记在心哦。”

      文闭紧了双眼,泪水从眼眶中溢出,顺着脸颊流到了下额,之后滴答在石头上。“椛椛,不可以的……”文小声喃喃道。

      听了文那不思悔改的求饶,椛更加严厉了以来,用自己平时挥动刀剑的力气打着文“高高在上”的红屁股,用比刚才还要严厉的口吻对文说到:“看来你是不知道悔改了吧。那就让愈来愈剧烈的疼痛和你说话吧。”

      文哭的几乎快要没力气了,但是脑子还是能转圈的。听完椛的话语后,文一下子老实了很多,身子不动了,腿也不扭了,只是嘴里喘着粗气。

      “嗯,文还是很配合呢。那就好好扒好吧!”椛再一次高高扬起了自己的手。

      “我知道了,椛椛。”文低下了自己的头。

      “啪!”“啪!”巴掌继续有规律的落下。仿佛是为身旁流水冲击石块发出的音乐打着节拍。

      要知道,挨打时是十分熬人的,即使是已经被警告不准求饶,文也依然哭着求饶道:“椛椛。我真的受不了了……你看我刚才表现得那么乖,就……就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一定会改掉这个坏习惯的。”

      椛看着已经有些吃不消的文,不由得看了一口气,但是狠了很自己的心,说道:“不可以哦,文。你的屁股可还没有变成枫叶哦。”

      “巴掌打屁股永远打不到那种程度嘛!”话语刚从文的嘴里吐出,文就开始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些什么。

      椛听后,没有立刻生气,而是脱掉了自己的脚下的木屐,伸手向溪水中涮了一下,再拿出来湿乎乎的贴在文滚烫的屁股上,说道:“的确是呢,那你要不要常常木屐的滋味呢?”

      “啊!不要不要!我说错了还不可以吗……”从臀上传来的刺痛的热意与绝望的凉意交织着,使文感觉整个世界除了疼痛就是绝望。

      “啪!”“啊!”潮湿的木屐如同沾了水的板子,亲吻屁股的剧烈程度当然远大于巴掌,仅仅一下就让文彻彻底底地屈服了,除了小声的呻吟与惨叫,文不敢多说一句话。

      看着再度变得乖巧的文,椛不知不觉的减小了自己拍打的力度。毕竟趴在自己腿上挨打的是自己的好朋友而不是敌人。紧紧七八下,文的臀上边布满红肿,甚至有些微微发紫,像是快要腐烂的枯枫叶。

      最后一下重重地落在了文两臀之间的位置。这一下,文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默默地流下泪水。椛把木屐放在了一边,拍了拍文的肩膀,说道:“好了,文先辈,惩罚已经结束了哦,可以起身了哦。”

      听到这句话后的文,就如同在洪水中飘荡的可怜虫抓住一块浮木一样找到了一丝希望,她的心里虽然很想起身,不过她的挨过打的身子可并不允许她这样做。文做出努力起身的样子,但无法从椛的膝盖上起身。

      “啊呀,我打的太重了吗?文先辈都没法起身了吗?”椛用着自己那也微微发红的巴掌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之后便伸手帮助文站起来。

      文一边强忍着臀部上撕裂般的疼痛,被椛这么一帮,缓缓地站了起来。虽然说是站了起来,但是文已经站不直了,她半弯着腰,一直胳膊抵在了椛的大腿上,另一只胳膊抬起并用手背不断搓着自己的泪眼。

      椛见状后屁股离开了石头,站起来扶着不能直立的文,帮文把内裤提到红肿圆滚的屁股上,并盖下了文的黑色短裙,让文看起来仅仅是很普通的哭泣的少女。椛也伸手帮文擦着泪水,说道:“好了好了,别哭的这么伤心嘛。我知道文先辈的屁股很痛很痛,但那毕竟只是肉体的感觉而已啊。你能改正你的坏的行为,就是你、我和大家都想见到的结果啊。”

      “我会改的,可……可是真的好痛啊……我总算知道什么叫做‘彻骨方惊是愚人’了。”文用自己无力地手腕抓着椛的手腕。

      椛拍了拍文的浸透在汗水的背说道:“那么。我送你回家吧,睡一觉会好受多的。”

      “可是……可是我这么被搀扶着回去被别人看见了别人不会感到奇怪吗?”文反驳道。

      “那个呀,文先辈装喝醉不就可以了?”椛笑道。

      “馊主意!”

      ……

      自此之后,妖怪之山上的居民们乃至人类的村落有一段时间一直没有收到过文写的报纸。直到有一天,人们终于收到了许久未见的熟悉的报纸。正当他们不屑地翻开报纸粗看内容时,发现了占了报纸半个板块的道歉信。虽然这封信的文笔没有多么的好,不过至少可以看出文对之前的行为的歉意。

      “就是那个乱拍照取材的姑娘吗?她能改正吗?”一个村民咕哝了一句。

      “这就要看时间的考验了。”另一个应道。

      ……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9
    • 0
    • 17
    • 47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子夜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苑樱Lv.4vip审核员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1451114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sy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lakl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47258Lv.4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寰宇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