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惩罚时间的不死鸟——恶魔高校dxd同人四

      蕾贝尔的话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我的伙伴们都是些多么棒的人啊!她们强大,而且很有责任心,对自己都有很高的要求。但是,虽然如此,还是免不了会有犯错误的时候。这种时候,我该怎么做呢?我当然非常乐意原谅他们——大家都不是坏人,为什么要惩罚他们呢?但是,被我原谅的他们,也会被自己原谅吗?正是因为我们超自然研究部的部员们之间的情感都很深,才会产生出了事情之后大家都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的现象。这对于像蕾贝尔这样严格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心结吧。在这种时候,比起来自自己心里的痛苦,他人赐予的肉体上的痛苦是不是会更好受一些呢?

       

      至少,在蕾贝尔身上,我觉得答案是肯定的。我做出了决定:“蕾贝尔,趴到我腿上来吧。”

       

      蕾贝尔已经止住了哭泣,听到这句话,她露出了如释重负般的表情,脸上甚至还闪过一抹笑容。她站起来,重新把裙子撩起,固定好,然后趴到了我的腿上,把赤裸的臀部翘得高高的,摆在我最好下手的地方。“来吧,一诚大人,让我的大脑里除了疼痛想不了别的东西吧。”

       

      是让她疼到无法思考吗?可是,话虽然这么说,当这个光洁、白暂、没有一丝赘肉的挺翘的小屁股送到我眼前时,我又有些手足无措了。打一个妙龄少女的屁股之类的事,我还从来没有做过呢!不过好消息是,她的身体已经不再颤抖——她已经解开了心结,准备专心享受疼痛了。

       

      就在这时,我的耳边出现了联络用的魔法阵:“赤龙帝兵藤一诚,我是蕾贝尔·菲尼克斯的母亲。看来你已经接受了我女儿的管教申请。请不要疑虑,行动吧,我可以指导你如何在不伤害她的情况下给她最好的管教。”

       

      菲尼克斯夫人的话让我好像吃下了一颗定心丸。我扬起右手,小心翼翼地在蕾贝尔的左臀上拍了一下,“啪”。

      “1。”蕾贝尔在数着。

      “这样不行,赤龙帝。”菲尼克斯夫人说,“虽然最开始确实需要轻一些,但你这样太轻了,已经不具有管教的效力了。你需要更用力。”

      我加大力道,打在了蕾贝尔的右臀上。 “啪” “2。”“很好,再加一点力。”

      “啪” “3。”“这个力道差不多,保持住就好。”

      “啪,啪,啪……”蕾贝尔的屁股手感超级好,小巧的,一只手可以覆盖大半,打在上面,就像打在果冻上一样,拍下去一点,又立刻弹了回来,就像欧派一样……啊,乳龙帝要沉沦于臀部了……不对!欧派才是世界上最棒的!而且这是对下属的惩戒,不是我享受的时候!

       

      膝盖上的蕾贝尔正默默地感受着我的拍击。我看不见她的脸,不过这应该在她能忍受的范围内吧,毕竟这么多下她都有好好报数,并且出了报数以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乖巧地趴着,身体几乎不动,只有脚丫会在被打疼的时候扭一扭。

       

      打到第30下的时候,蕾贝尔的翘臀已经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粉色,白里透红的煞是可爱。这时,菲尼克斯夫人说道:“现在,再加大力度。用你的大约7成力。”居然还要再加?“是的,打人也要做到循序渐进。从她可以轻易忍受的最轻,到她根本无法忍受的最重,这才是让蕾贝尔享受疼痛的最好方法。”原来打屁股还有这么多的学问啊!幸好我有经验丰富的菲尼克斯夫人指导啊。

       

      我加大力道,用了大概七八成的力,往蕾贝尔的屁股上打去。“啪!” “啊!…31”蕾贝尔没有准备好意料之外的力度,叫出了声来。“啪!啪!啪!啪!啪! ……”在加大的力度下,蕾贝尔已经没有了此前的从容,几乎每一次我落下巴掌,都会伴随着她小声的呼痛。她的臀肉时而紧绷,时而松弛,小腿也不时摆来摆去,表现出她正在尽力忍耐臀尖的火辣。左边一下,右边一下,再左边一下,再右边一下,突然之间中间来一下……每当我拍下去的时候,手打到的位置总是先由粉红变成白色,再慢慢地变成更深的红色。不如欧派柔软,但更有弹性。用自己的巴掌给臀肉染色,看着它逐渐逐渐变红,我居然产生了一种成就感……啊,可怜的蕾贝尔啊,你的主人要沉沦了啊……

       

      虽然心里有着对蕾贝尔的愧疚,但是我却不由自主地持续的拍打,一直到打完了100下,菲尼克斯夫人喊停的时候。蕾贝尔已经开始拿衣袖悄悄地抹眼泪了——果然还是很痛的啊。而她的pp已经红了一大片了,都不需要与她雪白的大腿对比,就能知道她刚刚被打了一顿。不过,目前为止,她并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我也没有问她话,两人都保持着默契的沉默。唉,她也真是挺可怜的。我心怀愧疚地为她揉了揉伤处。

       

      大概过了三分钟,菲尼克斯夫人说:“接下来要用工具了。”什么?还要继续?她已经很疼了啊!“你太小看她的承受能力了。她至少也是个恶魔啊,承受能力比人类高不少呢!现在这种程度对她来说就只是刚刚打疼而已,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呢!”

       

      见我不再反对,菲尼克斯夫人下达指令:“现在,从蕾贝尔的裙子口袋里把用具拿出来吧。她那件衣服的口袋是一个隐藏空间,里面放着我给你准备的一些用具。”我很快就找到了那唯一的一个小兜——在她撩起的裙子的侧前方。蕾贝尔回过头来,也不阻拦,就只是看着我把手伸进那个兜里,然后缓缓取出来了——一条浅黄色的内裤。

       

      蕾贝尔的脸一下变得通红,她猛地扭过头去,把小脸埋进臂弯里,不再看我一眼。

       

      我也觉得十分尴尬,拿着它不知道该怎么办……为什么我老是会碰上这种事啊!又要被骂变态色狼了……菲尼克斯夫人也很意外:“……唉,那你就拿着它吧……不能把它放回去,那个空间一次只能取出一件物品,并且这件物品是被最后放进去的那件……你要是再放回去就没法拿出我想要你拿的了……”这都什么事啊!没办法,我忍着尴尬,把手上的胖次叠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下一件物品也非常让人惊讶——一个类似于瓶塞的东西,还带有菲尼克斯家的魔法阵。菲尼克斯夫人看到后叹了口气:“唉,她给自己准备了一个会让自己后悔的东西啊!这可以让她的屁股肉没法绷紧,让拍打更加难熬;还会给予旁边火辣辣的感觉,还有增加敏感度的效果呢!这可是她以前被我揍的时候死活不肯戴的东西呢!……唉,这孩子还是对自己这么严苛啊。她把它装上的时候也是下了很大的一番觉悟吧!”我听的一头雾水,这个东西听起来非常可怕,但是该怎么用呢?菲尼克斯夫人对我耳语了几句,我的脸刷地红了。“这……这真的可以吗……”“看你自己的决定了。如果你用上的话,这对蕾贝尔来说一定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她肯定不会觉得留下遗憾的。至于后悔……她在巴掌上身时就已经开始后悔了。”

       

      我想了想,这个东西虽然好像很可怕,但是是蕾贝尔自己装进口袋的——她也知道它的可怕,即使如此也要装上,她应该对此有些期待吧。何况,对一个妙龄美少女做这样的事情……机会也很难得啊。我决定了,就用上它了!

       

      “蕾贝尔肯定对它很纠结,这种时候就需要你来帮她决定……一旦决定了,就不要因为听她的意见而反悔了。”菲尼克斯夫人说。

       

      果然,当我把手伸向蕾贝尔的臀瓣的时候,她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不要,一诚大人,求你了,不要用那个……”可爱的小脸转过来,眼睛惊恐地望着我和我手里的塞子,用乞求的语气向我求饶,“我受不了的……”同时屁股也大幅地扭动着,企图避免被塞。她是那么可怜兮兮的,我差一点就要心软了,但是我硬起心来,用手轻轻揉着她的头发,安抚着:“乖,小蕾贝尔。既然自己选择了,就要承担下来,不是吗?我喜欢的就是勇敢的你呢!”听到这句话的蕾贝尔静了下来:“一诚大人,喜欢,勇敢的我,啊…… ……我明白了,一诚大人,请用吧。”她的脸上又出现了那坚毅的表情,但是之后又变成了可怜:“不过,能不能,之后,打得轻一点……”啊!蕾贝尔真是太可爱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这样乞求我,我怎么可能不答应呢?

       

      “果然,就是不一样啊!”耳边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无奈,“我给她戴这个东西的时候,可是几乎变成了打架呢!我如何威逼利诱她都不肯呢!”

       

      蕾贝尔乖乖地趴着,屁股高高撅起。我用手抓在她的两瓣肉上,轻轻地分开,少女的秘密就被揭开了。蕾贝尔轻呼了一声,但没有更多的动作。我拿起塞子,慢慢杵在了她时而开合的小菊花上,等她稍微一放松,伴随着蕾贝尔的叫声,我把塞子按进了她的肛门里。

       

      没错,这个塞子就是这么用的——需要塞进女孩子的后庭里……我这个塞的人都觉得羞耻了,蕾贝尔怕不是想要一头撞死在地上了……对不住了,蕾贝尔!

       

      不知道是因为羞耻还是因为痛苦,蕾贝尔的手脚都在小幅度地摆动着,腰也扭来扭去。看不见她的脸——想来她的脸应该羞得红的要滴出来,完全不想见人了吧!接下来我又掏出来了四个小金属环和一个大金属环,都带有魔法阵。按照指导,把它们套到了蕾贝尔的手腕、脚腕,还有腰上。好像这个腰上的环可以把她紧紧地固定在我的腿上,也就是无论她怎么挣扎,她的屁股都不会挪动一公分;而手上和脚上的环则可以限制她的手脚在一定范围内,避免干扰到我的拍打。话说接下来究竟要发生什么啊……要把她限制得这么死……蕾贝尔目前为止一直都很乖啊?

       

      “这是为了在不干扰的情况下给予她最大限度的挣扎空间,让她可以尽情地发泄自己的疼痛。”

       

      接下来,我拿出的最后一件物品,是一个乒乓球拍大小的板子,上面同样带有魔法阵。“这个东西可以在打的时候保护她的皮肤不会破皮,而且还能放大使用者的力气——当然基础伤害也不低,你第一下还是不要那么重了,毕竟答应她了啊。”

       

      蕾贝尔依然沉默着,垂着头;在腰上圆环的限制下她已经无法扭动了,但她的小手和小脚还在为了缓解塞子的刺激而不时摆动着。“我要继续了。”我告诉蕾贝尔,她小小地“嗯”了一声,手和脚也规规矩矩地放好,默默地等待着,身体由于恐惧而微微颤抖着。

    • 0
    • 0
    • 0
    • 66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