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80
    • M/F F/F 李家之主1 转载

      992年陈婉瑜4 ~3 y” ^3 @: K' `# ?$ y3 X
      陈婉瑜是李亿翔的老婆。但她第一次将藤条交给李亿翔时,是在他们结婚前的两年,那是1992年,她16岁,是高一结束的那个暑假。因为她正处叛逆期,几乎每天都会被爸爸陈斌处罚。. T( w7 f$ T& }; G
      某日,陈斌邀请好友李融一家人到他家作客。李融有一个儿子和一对双胞胎女儿,儿子即是李亿翔。当时李亿翔20岁,是一名医学系学生。# Y( T4 e& H' j# f
      众人围在一大桌吃晚餐,陈斌两个儿子陈伟扬和陈伟耀皆在,唯独不见陈婉瑜踪影。  d7 ?% F* w9 ~( a
      “哦,陈婉瑜啊。她正在惩戒室里思过,刚刚下午才鞭打了她一顿。唉,这女儿,一天不挨打屁股就痒了,这次竟敢冒充我替考不及格的试卷签名。”6 S6 k0 x8 D$ P# G
      “哈哈,陈婉瑜今年十六吧,比我家的这一对小一岁。女孩子到了这个年龄,真的是要多打多罚啊。李千熙和李千雪不也是这样?”李融边说着边转头望向他的双胞女儿。李千熙和李千雪只能脸红低头不语。
      “而且她们屁股从小打到大,习惯了挨打,仅仅打屁股对她们起不了多大的惩戒作用。”李融说出他的看法。“所以最近我对她们的惩罚着重在增加羞耻程度,我发现这样能让她们对处罚有更深刻印象,避免再犯错。”8 F: M+ T1 @+ x% S2 p! u$ c: @  e
      “如何增加羞耻程度呢?”陈斌对此感兴趣,“我处罚陈婉瑜时,都让她在一家人面前光着屁股挨打的。”
      “在自家人面前和当着外人面前光屁股有很大区别哦。”李融笑道,“让我示范给你看吧,我家劣女刚好犯了错要罚。”说毕,脸上笑容立即不见,严肃地指示两个女儿:“李千熙李千雪,一号姿势准备受罚!”' F; v$ I6 J/ b! c$ O
      李千熙和李千雪都怔了一下,她们没想到爸爸会突然要在此处罚她们,但她们深知爸爸的脾气,他下了指示后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两人听话地起身,在众人面前将身上的洋裙脱下,仅剩胸罩和丁字内裤,走到李融面前转身弯腰,双手抓住小腿,两个屁股顿时高高翘起。
      李千熙和李千雪不止样貌一模一样,连屁股也发育得一致,不算太大但臀型圆润,脂肪分布均匀,没有任何赘肉。两人穿的丁字裤仅能遮住她们的私处,完全露出的屁股蛋,清楚可见被几条鞭痕覆盖着,两人显然不久前才被处罚。
      李融走到李千雪旁,抚摸她屁股上被责罚的痕印,说道:“昨晚才对她们进行惩罚,看来并没有多大的效果。李千雪,告诉大家你们被罚的原因。”
      “是,爸爸。”李千雪保持着姿势向众人叙述。“昨天晚上李千雪准备晚餐时,没有顾好烤箱的温度,结果把烤鸡给烤焦了。因为李千雪的疏忽大意,让家人没有烤鸡吃,所以我们之后被爸爸严厉地责罚了。”. Z' `9 X* O” Z# l2 Q# Z
      李融对他的孪生女儿教育方式是,一人犯错,两人一起受罚。– U: G/ M( r: H: R; x! }3 l6 m
      李千雪向李融承认烤焦晚餐后,李融叫了外卖,令李千雪与李千熙脱剩内衣裤到屋外罚站。, Q$ w2 Z) _: I4 ?
      送外卖的小伙子抵达她们家时,目瞪口呆地看着两名少女穿着丁字裤露出屁股在屋外抱着头罚站。
      李千雪向小伙子解释道,自己没有煮好晚餐,她们两姐妹正被爸爸处罚,待会儿还会被打屁股,并感谢小伙子将食物送到。
      小伙子错愕中离去,当然也没忘了多瞄眼前两个翘臀几眼。
      他走后,两姐妹获允许进屋,她们到房间取出挂在床边各自的搓衣板和藤条,将身上剩余的衣物脱下,全裸到客厅并排跪立在搓衣板上,双手将藤条举在胸前,等待爸爸处置。; ?. A  o% D' G* w/ w3 H1 c” q; m
      李融跟妻子儿子吃了晚餐后,妻子去洗碗,李融坐在两姐妹面前,儿子李亿翔则在旁观看。
      “来。”李融指示姐妹花开始受罚仪式。
      李千熙和李千雪眼睛望地,身为姐姐的李千熙先将捧着藤条的双手举高到头顶,开口说道:“李千熙不乖犯了错,已经准备好接受爸爸的教育。请爸爸鞭打李千熙。”
      李融接过藤条道:“一号姿势。”李千熙站起来,稍微抚摸了跪搓衣板多时的膝盖,然后转身弯下腰翘起屁股。藤条一鞭一鞭落在李千熙屁股上,李千熙每挨一鞭都不忘报数。李融抽了十鞭后,李千熙重新跪在搓衣板上。$ N- D3 e” |5 y6 |2 K  q
      轮到李千雪,她同样举高藤条说道:“李千雪不乖犯了错,已经准备好接受爸爸的教育。请爸爸鞭打李千雪。”. d$ `% `! V* q
      李千雪摆好姿势后,一样挨了李融十鞭。李千雪再次跪下,两姐妹双手恭敬地接过教育她们的藤条,一齐感谢李融施予的教育,并承诺会反省错误不会再犯,受罚仪式才结束。3 F: Q' C' Q) ?6 G: m, P) O+ E2 ~' T
      没想到第二天,两姐妹又得挨罚了。这次是李千熙犯错,上午她出门购物,刚好遇到久未碰面的朋友,聊起天来忘了时间,抵家时一家人已在门口等待李千熙,因为李融跟陈斌约好时间上门做客,他不愿迟到。李千熙本来以为爸爸回到家后才会收拾她和李千雪,没想到他会当着陈家的面处罚她们。
      “李千熙,说说你犯了什么错。”
      “是爸爸。李千熙没有在和爸爸约定好的时间回到家,差点让一家人作客迟到。”
      “你知道我最讨厌就是不守时的人。”– @2 v4 B6 o/ O8 G1 e/ Y1 ^
      “是,李千熙不乖,李千熙愿意接受惩罚。”
      李融转向李亿翔,吩咐他:“解下你的皮带,今天她们由你来罚。”$ c  M, d” a; H8 W# {0 l* r$ ~5 u
      自从李亿翔满十八岁后,李融开始训练他惩罚女生。他不时会让李亿翔负责处罚他的双胞妹妹。
      “是,爸爸。”+ b2 I: ?3 ?* ]; ~, y
      李亿翔尽管是长子,而且自小品学兼优,深得父母宠爱,可并不代表他没有犯错的时候。每当他表现令李融失望,同样也得脱下裤子光着屁股挨藤条,所以李亿翔也不敢违背李融任何指示。2 H# @+ N7 r# u: R1 n
      李亿翔拉出系在他腰上的皮带将之对折,走到他妹妹们身后,先用皮带轻轻触碰她们的屁股。
      “李千熙李千雪,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请哥哥狠狠地教训我们。”5 z$ q! j; y0 P6 b& ]9 S) w” ?
      “腿再张开一点,屁股再翘高。”9 m, P1 A8 v% N! }7 \
      两姐妹尽量再撅高屁股。从小李亿翔对李千熙和李千雪照顾有加,还经常因过度护着她们而被爸爸处罚。但疼爱归疼爱,李亿翔打她们屁股时,从不心软。李亿翔举高皮带,用力挥下,“啪!”清脆的一声落在李千熙臀中央。李千熙面露痛苦的表情,双腿稍微蹲下去,但很快她就把屁股重新翘高并大声报数。– c5 B8 v2 x9 M, ^6 e
      “啪!”这回李亿翔将皮带抽在李千雪臀部同样的地方。
      李千雪准备好迎接皮带的碰击,忍住不动。
      “一!”
      李亿翔继续轮流抽打李千熙和李千雪的屁股,两人都勉强维持姿势挨了九下,最后一下李亿翔打在她们臀部与大腿交界处,皮带击中她们的阴部,内裤稀薄的布料仅能遮掩,完全起不了保护作用,李千熙“嘶!”的一声叫出来,拼命扭动屁股但仍没移动姿势。“十!”当李亿翔同样击中李千雪私处时,她却忍不住疼整个人跳了起来。“啊……十!”; j  k/ u) i” X5 d- t& j6 U
      李千熙和李千雪挨完了十下,两人却垂着头转过身面对李亿翔。她们知道被打屁股时手脚不被允许移动。8 r/ M8 d. p; n
      “李千雪最后一鞭跳动了,李千熙在第一鞭时也蹲了下去。摆好加罚姿势吧。”李亿翔严肃地指示她们。
      “是,哥哥。”李千熙李千雪解开各自胸罩,双手摆在身后,挺出她们的酥胸让李亿翔抽打。李亿翔往她们左右双乳各抽一下。比起打屁股,抽乳令她们更感到羞耻。尽管处罚乳房对她们并不陌生,可是这是她们在外人面前如此被处罚。两人脸颊泛起的红晕,颜色跟她们被抽后的乳房一样红。” N7 Y' E$ e0 a! m9 b* [
      李亿翔将皮带系回裤子,令李千熙李千雪到角落抱头罚站。李千熙欲拾起落在地上的胸罩穿上,见李亿翔瞪着她,只好再放下到角落罚站。两姐妹身上仅有丁字裤遮羞。% Q. I4 [. I4 L4 W3 z” P
      李融称赞李亿翔惩罚得有条有理。在旁观看整个过程的陈斌也很欣赏李亿翔,待他坐好后,问道:“李亿翔,你现在正休假吧?”
      “嗯,到九月我就会到英国修学了。”, I  @* I! f( q” ~
      “哦,那还有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我能不能请你当我女儿陈婉瑜的补习老师啊?她数理科很糟糕,非常需要额外教导。”陈斌知道李亿翔读医科的,中学的数理科自然难不倒他。/ A, o, H) y* c0 z5 _8 A
      李亿翔望了他爸爸一眼,
      李融点头,9 P  |4 r+ c, Q
      他才回答陈斌:“好啊,反正现在我蛮空闲的,希望能够帮助陈婉瑜课业上遇到的难题。”
      陈斌大喜,立刻呼陈婉瑜:“瑜儿!马上出来到饭厅。”* g7 x; ]0 l, D$ @7 t. G
      不久便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名少女出现在众人面前。7 V1 @+ c# v! `
      少女穿着一身白色的吊带背心和内裤,脸上仍有未干的泪水,眼睛也还红肿,而她的手臂和腿上好像斑马一样,整齐布满着一条条紫红色的鞭痕。– {; Y3 \8 |/ s# s3 k5 {4 b
      然而这些都盖不住她的美色。李亿翔见到眼前这个身材婀娜,秀气十足的女生时,突然产生一种莫名的微妙感觉。少女注意到李亿翔看着她,腼腆地低下头。
      那是李亿翔和陈婉瑜第一次见面。两天后,李亿翔到陈婉瑜家正式成为她的补习老师。陈斌带李亿翔到陈婉瑜的房间,陈婉瑜正站在桌前等候。陈婉瑜身上衣着跟那天一样,同样是白色的吊带背心和内裤。她的背心又薄又紧,两粒突出的乳头明显可见。8 X8 l' A/ M6 C) A1 m, q
      “李老师好。谢谢您愿意抽出宝贵的时间为我补习。我一定会认真学习不让您失望。”陈婉瑜娇羞地道。
      陈斌附和地道:“她如果不认真你不用对她心软,狠狠教训她就是了。这女孩不打她就懒散。你看看。”他揪着陈婉瑜耳朵问道:“地上放着的是什么?”3 t1 W+ D  a: D; B
      “啊……对不起爸爸。我……我忘了洗。”
      原来地上的小桶里放着几件陈婉瑜未清洗的内裤。陈婉瑜周末被陈斌重罚后,昨天还被罚做完全部家务,忙得她忘了处理自己穿过的内裤。
      “不要给我任何借口。懒就是懒。懒惰的女孩要怎么办?”陈斌拉陈婉瑜到她床边。8 Y4 }3 I# d6 \  j9 U) P& ]5 z9 ^) D1 c
      “要被打屁股。”陈婉瑜主动褪下内裤。她也不知道这么快就让李亿翔见到她光屁股被爸爸打比较羞,还是让他看到地上自己的脏内裤比较羞耻。
      “大声一点,整句说完。”陈斌解下自己的裤带。
      “懒惰的女孩要被爸爸打屁股!”陈婉瑜红着脸道,她跪趴在床垫上,屁股高高耸起。
      “没错!每打一下后给我重复说一遍。”  G- E  W  Q4 {2 `2 O: W1 W3 j, [# J
      李亿翔想要回避,给陈斌空间处罚女儿,但陈斌却道:“李亿翔,你过来仔细地看我怎么打这女儿。不狠狠地抽她,她是不会吸取教训的。”6 \- P: \3 G2 U, Y$ f
      李亿翔只好顺从向前几步。– \; W/ l9 v  M; x; ?. J” I
      陈婉瑜身材偏瘦,臀部却发育得非常丰满,而陈婉瑜此时的姿势正好将整个屁股翘高在李亿翔眼前。李亿翔看得不禁吞口水。9 x6 n% U, ^( X' m& u* ^/ M/ u# H
      只见陈婉瑜的大屁股每一寸都已经一片红紫,两个屁股瓣中央还整齐排列着大约十条鞭痕。李亿翔那天只见到陈婉瑜手脚被鞭打的痕印,看来她的屁股挨的比手脚更重。但这都不影响陈斌再度往陈婉瑜伤痕累累的屁股抽打。% T9 s9 M8 [7 @6 M9 {% H
      “啪!”
      “一、懒惰的女孩要被爸爸打屁股!”
      “啪!”. Z, F- N& ^% k
      “二、懒惰的女孩要被爸爸打屁股!”
      “啪!”+ Q0 v) b# k0 x( r0 i  e+ X
      “三、懒惰的女孩要被爸爸打屁股!”  S9 S8 r4 F  R% _
      陈婉瑜哭嚎中仍不忘了在每一下后报数并重复准确说一遍。5 @2 O# h% j- K0 O& `  Z
      抽了十下后,陈婉瑜屁股再浮现新的棱印。她哭着下床跪着吻陈斌的手以示谢意。0 G* {, l” D( t' ]2 T& s/ {1 D8 I
      “好,现在给我专心补习,过后马上清洗内裤。我稍后再回来检查。”' ~. z9 n) w) n* b8 F
      “是,爸爸。”2 Y9 |” ^! r* ]* Y
      “李亿翔,我的女儿就交给你了。”陈斌离开了房间。
      李亿翔看着陈婉瑜艰难地穿回内裤,还吃痛地发出“嘶嘶”声。
      她不好意思地道:“我朋友都说羡慕我屁股又大又翘,她们不知道其实是因为我屁股每天被爸爸打到肿的。”
      李亿翔递给她纸巾擦拭脸上的泪水,不解地问道:“你刚刚才哭的那么惨,怎么一瞬间就能开自己屁股的玩笑?”% I( S0 d” M+ J, c1 E& ?8 I3 V
      陈婉瑜擦掉泪水和鼻涕,微笑道:“我习惯了。每天被打已经够惨了,打完后难道还要沉浸在难过当中吗?”
      “你真的那么不乖,每天都要被打?”
      “我也没有要故意犯错的。可是不知怎的,爸爸总有理由处罚我。”
      “听说你还冒充你爸的签名隐瞒你考试不及格。”# ]+ \+ Z4 ?! @$ U3 d9 I
      “啊……”一提起此事,陈婉瑜即脸红了。  o2 u( O% \& D  |7 E7 V
      如果是平时,陈婉瑜根本无法隐瞒考不及格的事。她读的是特优班,学生个个皆资优生,所以老师们也对班上学生要求特别高,所有测验不及格的学生都会在班上被老师当众打屁股。而每天放学后回到家,爸爸都会检查陈婉瑜屁股是否有在学校挨打,如果屁股上有痕印,那他会再次处罚陈婉瑜。+ d' G: d, ]1 U% e& S1 w! A! O. v/ s
      但分发物理试卷当日,陈婉瑜身为学会主席正在与联课活动主任开会,没在班上,所以逃过被物理老师打屁股。
      在回家的路途中,陈婉瑜踌躇着是否告诉爸爸物理测验不及格的事。她物理科已经不是第一次不及格了,上一次她到家后就开始受罚直到半夜,她还承诺不会再考不及格。可惜她尽管很努力了,这次还是无法考及格。6 ~1 b( \- O” o% a; C3 O
      “反正难得屁股没痕印,可以说这次测验没有考物理。”: p6 o' m$ R) b) {2 j; V3 p- k& S
      于是陈婉瑜便冒充爸爸的签名往试卷签字,陈斌检查陈婉瑜屁股时没有见到被打的痕迹,而陈婉瑜也没有向爸爸提起此事。
      不料几天后,刚好星期五,陈婉瑜一回到家就察觉到异样。: O/ B” X4 g8 g; I4 ?) ?” M
      陈斌正脸黑着看电视,跪在一旁的母亲玉娣衣服领口已拉下,正用她掏出的一对奶子为陈斌进行按摩,可是陈斌并不多理会。
      陈婉瑜照惯例跪在陈斌面前请安后,转过身拉起校裙脱下内裤趴在地上,让陈斌检查自己屁股。  T& k- p% [1 S; u& X  B/ \1 D( i. ]
      陈斌平时都会前来仔细观察陈婉瑜的屁股。可是今天他却不动身,继续看电视。
      陈婉瑜心知陈斌必定已发现她冒充签名的事了,可是没有陈斌的指示,她只能继续趴在地上翘高屁股。' k, z. H2 f  `) e& }' p
      陈斌直到电视节目播毕后,才缓缓起身道:“瑜儿有什么事要告诉爸爸吗?”3 h2 v2 w6 [/ O/ }' ~4 F! \- |
      陈婉瑜见事已至此,无法再隐瞒了,只好说道:“对不起爸爸,瑜儿犯了大错!”并诚实告知隐瞒物理测验不及格的事。原来今早陈婉瑜的物理老师恰好到陈斌的店铺买东西,顺道聊起陈婉瑜最近物理测验之事。
      陈婉瑜本以为陈斌会将她骂得狗血淋头,可是陈斌听完后,只是沉默不语。这让趴在地上的陈婉瑜更加不安。; s& }, o: K( P7 Q
      过了许久,陈斌才说道:“起身吧。今天起你搬出去住吧。”, z$ ?6 S- d# l
      “啊?”陈婉瑜错愕道。4 q' g” o+ \8 {- e
      “你既然因不愿受罚而选择欺骗我,那你搬走吧。离开了这个家,我也不管你了,你就不用每天被打屁股。”& Z% K. o  g) k+ b0 R
      陈婉瑜心头一震,急忙道:“爸爸,是我不乖,是我叛逆。我知道爸爸处罚我是为我好。请爸爸双倍三倍处罚瑜儿这个不肖女吧!不要赶我走。”
      母亲玉娣也吓得跪在一旁求情。! A0 G0 I$ S+ j% E6 B
      “我每天花时间花力气责罚你,可是你照样继续犯错。我已经懒得管制你了。”' @0 o* Q3 o* f9 [
      陈婉瑜见陈斌无动于衷,只好匆匆将身上的校服脱光,走去拿了家里最粗的藤条,跪着将藤条递上:“请用这藤条鞭打我吧。不管多少鞭,我都愿意挨。”( }0 v% D/ z0 R3 I
      陈斌仍不接过藤条,他缓缓道:“如果你真心愿意留在这个家,那你先到惩戒室思过。我要你在忏悔的过程中写下你认为你该受到的惩罚,我将按照你写的处罚你。”+ {$ o; w6 r6 E; P% S% \' V6 _
      “是,爸爸。我这就去。”陈婉瑜知道只有通过严厉的惩罚,她才能得到爸爸的原谅。4 V( f9 {- `5 L. ]2 B
      晚上陈斌一家人聚在客厅。陈婉瑜全身赤裸跪在家人面前,大声读出她写的惩罚请愿信。
      “敬爱的爸爸、妈妈、弟弟们,瑜儿不肖,对不起爸妈,同时也对弟弟们造成不良示范。瑜儿面壁思过后十分后悔自己愚蠢的行为,可是既然已铸成大错,瑜儿会勇敢面对后果。”
      首先,是物理测验不及格的惩罚。陈婉瑜完成不了自己上次许下的承诺,照惯是该用皮带打屁股三十二下,但陈婉瑜既然尝试逃避处罚,所以她请求陈斌双倍责罚,打她屁股六十四下。陈婉瑜跪趴在地上,屁股翘向家人们,陈斌开始抽打。他首八下打在陈婉瑜左臀上,接着八下打在右臀,然后再交替。陈婉瑜诚心悔过,每挨一下都大声报数并保持姿势。
      六十四下打完,陈婉瑜整个屁股都已红紫一片。由于已夜了,陈斌吩咐陈婉瑜先回房休息,隔日才继续惩罚。6 \1 ?: r8 Z$ z. v. i
      第二天早上八时,陈婉瑜就到客厅跪着等候陈斌,准备进行隐瞒事件的惩罚。
      陈斌坐下后,陈婉瑜捧上她的发刷,双手摆在腰后请陈斌用发刷抽她脸颊二十下。发刷击在脸上发出响亮的‘啪啪’声,陈婉瑜眼泪很快就夺眶而出。抽完后陈婉瑜再递给陈斌一对筷子和两条橡皮筋然后伸出舌头,让陈斌用筷子夹住她舌头。陈婉瑜双手依然摆在身后,忍受着舌头被夹的不舒服。0 I: G4 s3 _6 G6 o9 ?
      夹了二十分钟后,陈斌才取下筷子,而陈婉瑜的口水已流到全身和地上。陈斌允许陈婉瑜喝水后到客厅角落拉着耳朵罚站。漫长一天的惩罚,才刚刚开始。# K5 v” J# ?” {, x5 d
      早上十时,开始进行冒充签名的惩罚。
      这是陈婉瑜犯的最严重错误,因为不仅欺骗了爸爸,还欺骗了学校老师。3 Q+ l( I+ v) }7 q  \% v8 v
      陈婉瑜再度跪下后,深深吸了口气,捧着藤条缓缓道:“请爸爸对瑜儿进行‘斑马式’鞭打。”
      ‘斑马式’鞭打顾名思义就是鞭打全身上下每一寸,直到身体肌肤呈斑马状。
      “你确定吗?”陈斌问道。
      “是,爸爸。”陈婉瑜已下定决心。
      “好,那站起来伸出你的双手。”– A* G9 k1 R1 U! M$ l
      陈婉瑜伸直她双手,陈斌先鞭打她的掌心二十鞭,再让她手心往下,鞭打她的手臂十余鞭。最后,陈婉瑜双手朝下立正,陈斌将藤条交替挥向她左右胳膊。鞭完手部后,陈斌再让陈婉瑜到角落罚站。
      接着一整天的流程便是如此。每两小时陈斌指示陈婉瑜前来,鞭打她身体一个部位,然后陈婉瑜再回去角落罚站至两小时后,直到晚上八时,陈婉瑜的手部、腿部、乳房、后背、和屁股都已布满一条条鞭痕,她才获准回房休息。
      星期日中午,陈婉瑜迎来她最后一项错误的惩罚,即没有及时向爸爸主动认错,如果陈斌没遇到她的物理老师,事情将继续隐瞒下去。全家人照旧聚集在客厅。& Y( p; c/ D5 ?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80
    • 0
    • 95
    • 1.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sssspg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猕猴桃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精灵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无尽星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wh129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Taolei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万华镜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l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3256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qer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老六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恨问天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阿柚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笙歌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