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沈容华受杖刑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流连殿容华沈氏不守妇德,以下犯上,有违宫规,废去容华位分,贬入静思阁调教三年,以观后效。钦此。”总管太监沙哑悠长的声音还在回荡,整个房间里的宫人却都已经软了下去。天哪,贬入静思阁,这是多么重的惩罚!自从十天前新近得宠的沈容华将怀有身孕的端妃娘娘撞倒导致流产以后,所有人都知道这位沈容华将倒霉了。事关龙嗣,无论多么得宠,皇上都一定会加以惩戒的。只不过,这,这也太重了些,毕竟出事的是最受宠的容华主子啊。大康朝的后宫与一般的后宫并不相同,对宫中女子是比较体恤的。一般的小错,也就是罚抄书、扣月例一般的惩罚,大一点,则会禁足、降位分,像贬入静思阁这样的处罚,一般只是对一些可有可无的宫人,很少会降临到受宠的嫔妃身上。静思阁调教,基本上已经是赐死之外最严厉的处罚了。大康朝为了体恤宫妃,废除了冷宫,而是建造了一个类似于女子监狱的地方,调教、犯错的宫妃。这个规定看上去是极为人性的被送到这里的人,还会保留宫妃的身份和用度,也允许有一个贴身的宫女服侍,除了专门的训诫师傅之外,所有的宫人也必须对他们以礼相待。调教的时间有一年到五年不等,只要将完成调教,就可以被放出恢复“更衣(最低等的嫔妃)”。然而,真正能够走出的静思阁的宫妃并没有多少,出来的也大都失去了原来的样子。据走出来的人说,静思阁里的是求死而不能的生活。整个流连殿的宫人都在低声哀叹着,为即将接受调教的沈容华,不,是沈主子担忧,毕竟没进去过的人谁也不知道静思阁里是怎样的光景。在众人眼里将要成为一个死人的沈容华正是沈瑶,一个被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她的父亲管制不算很大,只是一方的知州,但也算是封疆大吏了。从小被众人捧大的沈瑶媛生的天姿国色,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无所不能。因此,当她收到入宫为秀女的旨意的时候,就认定自己一定可以扶摇直上成为皇帝宠爱的妃子的,她从未想过自己有可能会被发配到一个监狱一样的地方接受调教,甚至在自己稀里糊涂的撞倒端妃的时候她也觉得自己最多就是禁足一阵而已。然而……静思阁血红色的大门和黑黑的匾额告诉她一切都是真的。“小姐,进去吧。”沈瑶媛的贴身宫女杏儿说道。杏儿是沈瑶媛从家里带来的丫鬟,最贴心也最忠心,听说小姐要进去受苦,杏儿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追随沈瑶媛。看了看自己得贴身侍婢,沈瑶媛深吸了一口气,无力的敲了敲静思阁的大门。里面迎出来一个十来岁的小太监,请了个安,对沈瑶媛道:“是沈主子吧,刚才就听说要来一个新人,没想到速度还挺快。先进来吧,一会儿师傅们就到了。”说完,就转身走了。沈瑶媛只好孤零零的站在院子里,审视着自己将要度过三年的地方。这里看起来似乎还不错,院子非常整洁,屋子也不算简陋,并没有破败、阴森的感觉。一进门正对的是一个挺气派的宫殿,两边就全是不大不小的厢房。“看来也没有很辛苦嘛!”沈瑶媛对杏儿说道。“小,小姐,你看那是什么?”耳边传来的却是杏儿惊恐的声音。沈瑶媛随着杏儿的目光看去,院子的尽头还延伸出一个小院落。透过珠帘,沈瑶媛隐隐约约的意识到,里面摆着的是一个杖刑用的刑凳。主仆两个人都看是哆嗦起来了。“不错,那就是杖刑用的刑凳。”身边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沈瑶媛转过身去,看到一四十左右的健壮妇人,虽然从衣服来看是指一个比较有地位的宫人,但态度明显很傲慢。

      “沈主子来的准时,很好,静思阁的规矩很多,准时恰巧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希望主子以后凡事也都会准时,”那妇人边说着变相沈瑶媛行了个礼,道:“奴婢王红(取自我的一个很恶心的老师的名字,名字就很恶心),是静思阁的主事,也是负责主子的训诫 ,奉皇后娘娘懿旨接下来的三年里会负责调教主子,若日后有冒犯的主子的地方还望见谅,奴婢只是尽自己的职责而已。”说完,又对杏儿道:“你虽有犯错,但既然到这里面来服侍也要受这里的规矩。西厢房第二间是李总管的住处,他会好好交给你规矩的。现在,我和沈主子有话说,你自己去请李总管指教吧。”王红看着杏儿走后,带着沈瑶媛走到内院,站到了刑凳旁边,对她说:“接下来,沈主子,请把我说的每一句话都记清楚,这将关系到主子的切身利益。第一,主子是因为犯了错被送到这里接受调教的,奴婢有义务教会您一些事情,如果主子因为我只是一个宫人而懈怠的话,奴婢保证主子会很后悔、很痛苦。为了主子的利益着想,请您一定要听话。第二,您虽然犯了错失去了位分,但毕竟仍然是皇上的后宫,是这个主子,即使在受罚您也要时刻记住自己是个主子,做什么事都要有主子的样子。第三,静思阁是一个规矩很多的地方,奴婢以后会一点一点将给您听。请您一定要记在心里,按照规矩做事,奴婢不会重复第二遍。如果做错了,奴婢会认为您没有用心不肯接受调教,这样对奴婢、对主子都不好。这三条,主子挺清楚了吗?”

       

       

       

      “知道了。”沈瑶媛小声说道。

       

       

       

      “很好,现在请接受奴婢的大礼。”王红说着竟朝着沈瑶媛拜了下去。

       

       

       

      “这,这是做什么!王,……,王宫女,快起来。”

       

       

       

      “在这里,您要叫我**。”王红不紧不慢的站起来,说道:“这是奴婢第一次行大礼,也将是最后一次。您是主子,所以奴婢对您是十分尊敬的。以后难免会有冒犯主子的地方,这个大礼是向主子表示尊敬也是给您赔罪,请您日后多见谅。”

       

       

       

      “没关系的。”沈瑶媛道。

       

       

       

      “那么,奴婢就要开始教您第一个规矩了,”王红边说着便露出了诡异的笑容,“请您自己把衣服脱去,趴到刑凳上去。”“你说什么?”沈瑶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什么规矩?刑凳,这不是打人屁股用的吗,难道这个王红想打自己的屁股?“沈主子,您听到奴婢的话了。静思阁里的规矩是要无条件遵守的,请您动作快一点,不然要奴婢服侍的话奴婢可能会因为不高兴而得罪主子。快点爬上去吧。”“不,不要。我是皇上的嫔妃,你不可以这样对我。”王红笑得更灿烂了。“主子,您真是不安分啊。刚才奴婢说的话白说了。奴婢所做的一切都是奉皇后娘娘懿旨,按静思阁的规矩办事。您这样不肯合作让奴婢很为难啊,看来奴婢不得不冒犯主子了。”还没等沈瑶媛反应过来,王红拍手,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几个身强体壮的中年宫女,冲过去抓住沈瑶媛,三两下就把她的衣服拖干净,死死地按在了刑凳上。王红从一个宫女手里接过一块打磨得很光滑的紫藤木杖,拍了拍沈瑶媛的屁股道:“沈主子,奴婢首先教给您挨打的规矩。在静思阁里不论您是违反了规矩还是做事不用心,都要接受杖刑的处罚,挨打是您必须要学会的。奴婢先轻轻地打主子十下,让您体会体人。”说着,木杖就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最初的十下确实并不重,或许是因为身子被按住了,连第一次挨打的沈瑶媛也没有怎么反抗,只是轻轻的呻吟了一下。十下过后,沈瑶媛的屁股也只是淡淡的有点泛红,倒是整张脸因为羞愧难当而变得通红。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19
    • 0
    • 19
    • 51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喵嗷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87129810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idontknow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bjyxxl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sk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eeeeufo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pt33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ikiku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j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38220986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olo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LQ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Halley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奥克兰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ikk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