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青花被打

      青花是个农村丫头,今年十四岁,是她家里最大的女孩儿。农户人家子女多,可是粮食却是不够吃的,青花家里也是如此,况且旧时代农村普遍重男轻女,青花还有两个弟弟,她还得让着弟弟们,自己就更吃不上了。家里父母也没办法,为了能吃饱饭,也希望孩子将来能有个出路,他们就托了个中人把青花卖到城里去做使唤丫头,于是十四岁的青花就这样被卖到了城里的王主事家里。  

              村里的“人贩子”,未必都像后世的那些“败类”们一样拐卖妇女儿童发不义之财。他们是正当的职业,说的文一点倒是叫“掮客”似乎更像。他们买卖人口常常是人家家属亲自托付的,特别是卖孩子,很多时候村里人也觉得他们是在行善——与其让孩子饿死,不如让他进城或者到远方去当仆人和丫头呢,至少还有口饭吃。当然,家长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饿死,所以这种请托有时候颇像现在的职业中介,只是方法还相当原始。他们自己也有行规一类的职业道德,比如不能随便把人家的女孩子买到窑子里之类了,自不必多说。  

              却说青花父母托的这个人贩子说起来也是有交情的人,自然尽量帮忙,最后卖给的王主事家可算是城里的行善人家了。主人是个小官,家道殷实又是书香门第,为人也算正派,而夫人也是善良女子,平素常常积德行善的。家族又不是那种豪门望族规矩大,小门小户仆人又不多而且主人是颇体谅下人的。家下的丫头原也只有两个,忙的时候总难免顾此失彼,故此着人贩子托人打听时,主人家居然以外的同意了——“须知王主事家老太太尚在,他老人家最讨厌卖儿卖女之事,这次可真是有缘份了”人贩子如此说。  

              于是青花就这样进了王主事家。  

              正是刚入冬的天气,青花身上穿得单薄,冻得瑟瑟发抖。坐在进城的大车上,也难免思念爹娘,心事重重的便来到了王府。一路上人贩子少不得交待些做仆人的道理,如何请安行礼,平时乖乖听话一类。青花这丫头从小憨实,言语不多而且懂事听话,这些道理也不消多讲。  

              下午到了王主事府上,先去拜见管家夫妇。管家老爷是家养的世仆,今年四十岁了,个子不高,圆脸小眼睛,倒是个颇忠厚老实的人。说是管家,其实不过是管着两个小厮和三五个长工。他的老婆比他小几岁,倒是寡高寡瘦的,中人之姿确是精明干练,管着家下的两个小丫头。两口子倒都是和蔼的人,见了青花这老实姑娘也很高兴。青花先给两人磕了头,又送上家里带来的一点土产——这倒是人贩子教的了,叫她先给人留一个勤谨的印象。二人收下了,又看青花穿得单薄,多少有些怜悯之意。于是王婆就叫旁边的一个小丫头:“小娟啊,去看看看里屋的衣柜,把一家旧的小花薄棉袄拿来,给这丫头换上。小姑娘家家的,倒是可怜见的。”小娟丫头答应一声,便到里屋把衣物取来,王婆便叫小娟代青花到里屋去换衣服,换好后回来去拜见太太和老太太。青花谢了,便和小娟一起去换衣服。  

              另一个小丫头小红正好也在,小娟便给她引见了。原来小娟今年十六岁,正是管家夫妇的女儿,从小就在府里干活的。另一个小红丫头今年十五,也在这里干了三五年,是前面轿夫老刘的侄女,托他进了府里来的。于是青花最小,便认这两位当姐姐,也好让她们从旁指点。  

              很快换好了衣服,又出来见了王婆子,王婆子吩咐了她几句,便领她来见两位太太。  

              王夫人正在和王老安人在后厅絮叨家常,当下便引见了。青花怯怯地走进来,见了两位太太便拜倒磕头:“奴婢青花给老太太,太太请安了。”磕头连连的,倒是把两位太太逗乐了。老太太便说:“这丫头还真是个实诚孩子,老实的紧。”太太忙从旁附和:“老太太说的是,这孩子倒是很乖,比我那小丫头子老实多了呢。”老太太高兴,便对青花说:“这青花名字太拗口,听着跟屋里的瓷器似的,干脆以后就叫你小青算了。”王婆听了,忙给姑娘使眼色,姑娘便跪倒磕头谢恩:“多谢老太太赏的名字,奴婢以后便叫小青。”  

              当下太太便对王婆说道:“干脆你像对小红一样,认了这丫头当干女儿吧,以后也好管教。”王婆无不应允,当下便叫小青拜了干娘,就领着她退出去了。  

              当天晚上,王婆便把家里的一些规矩告诉小青,无非是教她一些活该怎么干,小青从小在家干活,倒也学得快。又告诉她那些事情要注意,不要犯错误。“要是犯了错误,可是要按规矩处罚的,平时多小心注意。”天色已晚,王婆便叫小青先去睡了。  

              在王家的第一天,就平静地度过了。  

    • 0
    • 0
    • 0
    • 1.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