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路上的男孩

      初夏的下午,我开车沿着一条偏僻的公路前进,雨很大,对于夏天来说现在很冷,因为天气很糟糕,而且这条路我不是很熟悉,所以十分小心地开着车。

      忽然,在阴沉沉的雨中出现了一个幻景,我看见一个人轮廓沿着路边在走,当我开近时才发现那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正冲着我做着要搭车的手势,看他在这么恶劣的天气里呆在外面,就把车靠在了路边。我把副驾驶座的窗户打开,他把头伸了进来:“你上哪去?”我问。他没回答我的问题,只是问我去哪里。

      “宁海镇。”我回答,并让他打开车门爬了进来。

      他肩上挎着一个小帆布背包,我让他放到后面座位上,当他转身去放包时,我看见他穿了一条很短的短裤,刚刚遮住他的大腿根,我隔着他的内裤扫了一眼他的下身。当他坐稳以后,我假装检查他的安全带是否系好,实际上是为了能够接触他的身体。我们又上路了,当我和他谈话时我仔细地看着他。他大约18岁,黑色短发,狮子鼻,有几粒雀斑,眼睛是好看的栗褐色,穿了件短袖衬衫,手臂晒黑了,毛很少。我注意到他大约有170高,体形很好,没有赘肉,当他微笑时,脸上出现迷人的酒窝。总之他是个很漂亮的小家伙。

      我问他在这么糟糕的天气在外面走是要去干什么,特别是他穿的衣服都不能挡雨。他告诉我,他是到乡村来徒步旅行的,当他那天早晨出来的时候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我问他要到哪里,他说没有特别的目标。他身上全部都湿透了,于是我问他怎么把身上弄干,他耸耸肩表示不知道。“这样吧,宁海镇离这里只有几英里远,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到我家里去,把衣服弄干,等到天不下雨后再走。”我说。他有点吃惊地扫了我一眼:

      “你肯带我去?那多麻烦啊?”

      “那有什么麻烦的。”我答道:“你只要觉得我是个好心人就够了,行吗?”

      他咧开嘴笑了,承认里外都湿透了,能有个地方弄干衣服真是太高兴了。于是我们继续赶路回家。

      现在我得说一下我自己。我叫碧儿,今年28岁,离婚2年,是一很标致的少妇。我独身一人住在一所小房子里,离宁海镇两英里,最近的邻居离我有半英里以外,屋子四周用大大的木牌标出了地界,要到我的住所必须离开公路,再沿着小路开四分之一英里。所以,我是很孤立的。

      在路上,男孩说他叫汤明,他跟父亲和继母住在一起,虽然他没太多说,但总的来说,他跟继母合不来,他那天早晨从家里跑出来时,只带了很少的东西,一点点食物,替换内衣以外就没什么了,他不太喜欢学校,没什么朋友。

      我决定使谈话尽可能地轻松些,让他安心而不要让他受到任何惊吓,后面吓着他的时间多着呢,事实上,当我把他带回家后,会把他吓得灵魂出窍的。

      车子走了大约30分钟,我们来到通向我家的小路岔口,我把脸转向汤明,告诉他我要转到往我家去的小路上了,如果他改变主意不想去我家那现在就可以下车了,我当然不会希望他下去,但是给他这样一个机会反而会使他去掉心里可能存在的对我动机的疑惑。正如我所希望的那样,他说他很想去我家把身上弄干,而且雨下得还是很大,他不想在这种天气里继续步行旅行。我冒险打的赌赢了。

      我把车转上了通向我家的小路上,让汤米在门廊里躲一下雨,我把车停到车库里去,停好后我冲到门口,打开门锁,引汤米走进来,马上就又把门锁好了,这不是我通常的习惯,但这是为了保证汤明不会跑掉。我告诉他最好马上把湿衣服脱下来,否则会感冒的,领他到了卫生间里后他说没有合适的衣服来换,我答应在他晾干他自己衣服之前可以穿我先夫的浴衣。我拿着浴衣走到卫生间去递给他时,他脱光了所有的衣服,正在用浴巾擦着身子,看见我进去,赶紧用毛巾围在腰上挡住私处不让我看,他不知道过不了多久,他遮挡的地方不仅要对我的眼睛公开,而且要被我接触。我把浴衣放下,告诉他好了以后就叫我,然后就离开了。

      大约10分钟后汤明叫我了,我回到他身边时看见他已经穿上了浴衣,那对我已离婚的老公很合适,但对他就太大了,我笑着对他说那看上去很可笑,他也笑着说他要长很多才能穿它合身。我带他来到客厅,在那里我点起了炉火,叫他在椅子上坐下,他坐了下来,我打算吃点东西,问他是不是也想来点儿,他说他很饿,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我快速地弄了些吃的东西和一壶茶,我们坐在厨房的餐桌边,他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在碗橱里我找到一听混合水果罐头,又把冰箱里浓奶油一起递给他,他津津有味地吃掉了,喝过茶后,他满意地摸摸肚子说,这下他感觉好多了。

      我们又回到客厅,汤米重新坐在椅子里,我打开电视,把遥控器递给他,要他自己选喜欢看的频道后,我到卧室里去,很快地脱掉我自己的衣服,换上睡衣,里面是全裸的,然后回到了客厅。他吃惊地抬起头来看着我,我说:“没什么,汤明,我想让你感到轻松些,所以我也穿了便装。”但当我在他身边坐下时他显得一点都不轻松。我伸手把他手里的遥控器拿过来,换着频道。我把手放在他的腿上,但是浴衣太厚了,隔着它摸上去没什么感觉。汤米把腿移开了,但这不能阻止我。我告诉他说,那么厚的浴衣穿着太热了,可以脱掉。

      “脱掉?”他说:“我里面什么都没穿啊。”

      “喔,那对我来说正好,”我说“把那东西脱了,省得我把他撕下来!”当我说出这些话时,那男孩脸上布满了惊恐,他想站起来,我挡住了他,用一只手把他按在椅子上,另一只手去拉开他的浴衣。从他身上扒下浴衣,把它扔到一边去。我把他按住仰面朝天地躺在长椅子上,但还用一只手牢牢地按住他的胸脯,他开始挣扎,于是我大吼:“你非要我用武力来制服你吗,你这小东西!”一边骂他,一边用另一只手抓住他的睾丸开始用力挤捏,他的蛋蛋感觉真棒,虽然他很年轻,但发育得很好。“不许挣扎你这小笨蛋,不然我把你的蛋从你身上撕下来!”我一边说,一边更用力地捏他的蛋并用力拉扯着。汤米发出尖声的嚎叫,气喘吁吁地说:“好,好,请你快放开我蛋蛋!”我松开了手,男孩躺着不敢再动了。这会儿他边哭边呻吟着。我告诉他:“如果表现好,按我说的做,我不会伤害你,”接着我又补充说:“我会让你吃些苦,因为这样会让我兴奋,但不会太厉害。如果你不听话,我就会伤害你的。”

      我看着男孩伸展开躺在长椅子上,鸡鸡软软地朝上,尽管是这样,大约也有两英寸长,他的睾丸形状很好,象两个完美的核桃装在阴囊里,他的乳头象是两个小小的棕色钮扣,好好地吮吸、揉捏和磨擦后,它们马上就会突立起来。我还有更多要看的。

      他在呜咽,脸被泪水打湿了。我久久地牢牢地盯着他的眼睛。是的,我可以看到我要找的,他的眼睛看起来十分害怕,我知道他是个可爱的受了惊吓的小男孩,这正是我想要的。

      我对他说:“汤明,我的小家伙,和我一起玩会让你很快活的,记住,你越是哭叫我就越是喜欢。我想你会爱上这些的,当然如果你不喜欢我也无所谓。我命令他起来,趴在椅背上,脸朝下把头放在椅子的坐位上,大腿根顶在椅背上,两腿在椅子后面垂下,这样就使他的后背朝上,我吻着他的两个屁股蛋子,玩似地拍打着,他的呜咽和哀求声停住了,但我知道马上就会重新开始了。

      我走到小橱跟前从里面拿出了一根厚皮带,快步走回到那屁股朝上趴着的男孩身边,我挥起手臂将皮带举过头顶用全力狠狠地朝他的屁股抽下去,立刻在皮带抽打的地方出现了一条红色的印子,他爆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喊叫,我用尽力气一下又一下地猛抽,他尖叫着、哭喊着求我饶了他,我一边抽一边说:“你必须服从我,你必须一直服从我!”我用皮带至少抽了他三十下,这下,他的屁股就象生肉那样地鲜红,背的下部和大腿的上部也都是我抽打的目标。我终于停下来了,我问他:“你应该怎么做,小子?”他大汗淋漓地回答说:“我会服从你的。我会服从你的!”我又是一皮带抽在他的屁股上,但这次不那么重了:“你肯定会这样吗?你这小笨蛋?”他又尖叫了起来,用沙嘶哑的声音连连说:“是的夫人,是的夫人,我会服从你,我一定服从你。”我对这样的结果很满意,现在,他会做我希望的一切了。谁知道这会持续多久呢?

      “趴到床上去!”我喝道。汤米慌忙改变位置,现在他脸朝下伸展开身体趴在床上,我把他的手腕绑在床头柱上,同样把他的脚踝也绑到床尾的柱上,他的双臂和双腿形成两个V字形,他被绑得很紧,身体几乎都不能动。我在他的胯下塞了个枕头,使他的屁股突出。我低头看着无助的男孩说:“我要给你更多的惩罚!我决定做些手工的活动,我站在他边上,抬起手来,展开巴掌,对着他的屁股打下去,当我打他屁股时他叫喊着,我看见在他屁股上出现了红手印,当然,那上面还有皮带抽打的红印子,但我的手掌的印子是深红色的,我先是用右手,然后是左手,一下又一下,汤米哀号着尖叫着,他的屁股变得比前面皮带抽得更红了。妙极了!当我打着男孩的屁股时,他的下身开始湿润,我希望在他射出来之前尽情地打他。

      终于我的手掌也觉得疼了,我停住手,退后站着欣赏着我的杰作,男孩的红屁股突出在他身体的上方,他的背部是浅茶色的,大腿的根部是白色的,以下部分一直到小腿都晒黑了而通红的屁股突出在那里象发出光来,我对着这样的美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我蹲在汤米头旁,他的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求你了夫人,别抽打我吧,我实在受不了了!”他呻吟着说。

      我需要休息一下,于是我到厨房去喝冰红酒,外面还在下着大雨,天也黑了。从我最初邀请汤米来我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了。

      回到卧室,我看到那男孩一点都没动,虽然他的双臂和双腿都被松开了,但他还是保持着V字型。我喝了一杯红酒,把酒杯洗了,回到汤米身边,我看他还是没动,我凑近他看,见他的眼皮在抖动着,还可以听到他的咕哝声和呻吟声,至少他没昏过去。

      “翻过身来,把手臂放在身体的两边。”我命令他,他立刻照办了,毫无疑问他现在完全服从于我的威力了。当他翻过身去时,因为压着了屁股上的伤处,疼痛使他畏缩着。

      “上帝啊,你真是个脓包鼻涕小笨蛋,”我说

      我到厨房去准备饭,有烤土豆和威尔士免肉,我特别喜欢这类晚餐。我来到卧室看到汤米还那样躺着,一点都没动过。

      “你吃饭时要喝茶还是咖啡?或是喝些软饮料?”我问他。他用哑哑的声音回答我说(他还没有恢复过来):“随便你给我什么,夫人,我想喝点。”当然,他没什么可挑选的,他完全臣服于我了。

      “来吧,起来到厨房去,我可爱的小笨蛋,是吃饭的时候了。”我怜爱地说。汤米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然后跌跌撞撞地跟着我来到厨房。“好吧,坐到桌边来。”我说。他坐下来,那玫瑰红的屁股被挡住看不见了。我把准备好的晚餐递给他,又给了他一杯可乐,尽管这样,他还是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我刚吃了才一半,他就风卷残云地全吃完了。

      “你还想再来一些吗,我亲爱的汤明?”

      他点点头说:“好的,再来点,夫人。”

      当我吃完以后,我又给他做了两大块威尔士免肉,这次他吃得慢多了。当他吃喝完了以后,我问他现在够不够了,他说他吃饱了。

      “回到卧室去。”他的眼睛又一次失去了光彩,双肩垂了下来,他站进来走出厨房,进入卧室,象以前一样仰卧在床上,没有更多的拒绝,他现在是最听话的小男孩了。

      我拉过一把椅子坐下来看着他。汤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过了一会,我注意到他的眼皮合上了,然后那男孩开始轻轻地打鼾了。他躺在床上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嘴微微地张开,十分平静,我眼光在他身上向下移,他的乳头很平,胸脯轻轻地升起又落下,他的肚脐眼那么小巧可爱,我真想把舌头伸进去舔它、吻它。我继续向下看,他的甜甜的小鸡鸡现在很软,拖在他可爱的小蛋蛋旁边,当然它们都还没有完全发育好,过些时候就会长得非常好了,再往下,是苗条而又强健的双腿,他的膝盖、小腿、脚踝,最后是他的脚,真是个完美的男孩,供我使用。我能遇上他是多么幸运啊!我相信汤米过了漫长而又艰苦的一天,一定累坏了。我要让他睡觉,不着急,我可以让他和我呆在一起,我想多久就多久。这样决定之后我就离开了房间,检查了一下屋子,确保所有地方都锁起来了,灯全关了。回到卧室我看见汤米已经翻身成侧睡了,脸朝床外,我关掉灯在汤米身边躺下,脸朝他的背。我的身体靠着男孩,他在睡梦中更紧地靠向我的身体,我们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我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轻微地移动着靠近我,这样他的屁股很适合地靠在了我的下腹部.依偎着他躺下后,我的眼皮越来越重,最后我也平静地睡着了。

      我们就这么躺着,这种情景看起来毫无疑问这是母子两个,我一觉睡到第二天早晨的大约7点。当我醒来,我感到汤米的手臂搭在我的身上,夜里他翻过身,他的上半身趴在我的上身,手臂环抱着我,他的一条腿压在我柔软的大腿上。他的头抵着我的喉咙。我躺着没动,唯恐惊醒了男孩,他还睡得很沉。但是醒来后,男孩给我的压力使我觉得很不舒服,我必须要移动地方,这样就必然会吵醒汤米了。

      刚开始,当他一睁开眼睛,他打了个大哈欠,开始伸懒腰,我想他一定想不起来他是在哪里了,仅仅是一秒钟后他就明白过来了,猛地,他的全身紧张起来,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呼吸也急促起来。“别害怕,汤明。”我说:“你睡了一个好觉,这是新的一天了。”

      我坐到一张直背椅子上,叫他从床上下来,让他趴在我的腿上,让他的头垂在我腿的一侧,两腿垂在另一侧,他的屁股在上方,鸡鸡和蛋蛋压在我的腿上,我稍微调整了一下,略微分开两腿,这样他的鸡鸡和蛋蛋就挂在我的两腿之间了,再小心地调整一点,让我的左手可以放在他的大腿之间触到他在我腿之间的软鸡鸡。我把它抓在手里轻轻地抚弄和磨擦,只一会儿,它就变得硬了。这时我扬起右手,张开五指猛地打在他的光屁股上,一声脆响,一声尖叫,一个红手印,而在我另一只手的抚弄下,他的鸡鸡还在变硬,一下,又一下,再一下,连续三次重击,他一声连一声地尖叫,但他的肉棒继续在变硬,直到非常坚硬为止,我还不想让他现在就释放,所以我的手放开了他的小鸡鸡,但我还要打他的屁股,有时是几下很轻的拍击,勉强刚刚能留下红印子,有时则是重重地猛击,手指在他屁股上留下清晰的印痕。足有30分钟,我把他的屁股打得比玫瑰还要鲜艳,这是种明亮的鲜红,他在我腿上蠕动着揉动着,使我变得更加兴奋了。他的尖叫慢慢地平息下来了,由于昨天叫了一天,今天叫的声音就不那么高了。他继续呜咽哭诉着恳求我停下来。

      “你觉得很疼吗?”我问,“是的,我的屁股很疼。”他喃喃地说着。“好了,汤米,今天就到此为止了。现在外面阳光灿烂,你去卫生间洗个澡,我去弄饭。”我们从床上爬起来。当我们吃过饭后,我把汤米铐在暖气管上,到卫生间去洗澡,使自己干净象样,然后回到厨房把汤米的手铐打开,这时大约是下午两点钟了,我问汤米是要继续留一晚上还是现在就走,他说他想要走。

      “我问你,你回去后会告诉你的父母或是警察发生的这一切吗?”

      “不,夫人,我不会,我绝对不会说的。”他说:“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我盯着他的眼睛对他说:“我的小笨蛋,如果你对人说了会有什么结果,首先我会不承认,我是大人而你是孩子,你想人家会相信谁?第二,我会把你抓来,每天打你,你听见吗?”“听见了,夫人,我不会对任何人说的。”他说。

      “好,在我把你送回公路之前,我必须提醒你我能怎样揍你。”我对他说,说着我一把将他拉过来,按在我的膝盖上,使他处于非常适合我打他屁股的位置。

      我举起右手,使手掌结结实实地打在他的左屁股蛋上,以前打出来的红色还没有退去,现在只能使他的屁股更亮一些,我连连地很快地打了67下,汤米再次哭叫着,但已经不是以前那种尖叫了,他哭得象个小孩子,这更加刺激了我的兴奋。他的屁股变成深红色,变得很烫,但我还是不打算放过他,我连续地拍打着,每一次打击都发出脆响,汤米不再发出叫声,只是眼泪成串地滑落。我终于停下了,不是我要想停下,而是我的手疼得吃不消了。汤米的屁股看上去象一幅画,深红色上带有突起的手印痕,纵横交错,看上去就很疼,但我知道,过不了几个小时就会消失,两天后他所有的经历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了。

      “汤米,现在你知道如果你把我们的秘密告诉别人的后果了吧?”我说,“记住,今天只是中等的,我没用铁棒来打你,你不会想要的吧?所以管好你的嘴!”尽管他的头都快要碰到地上了,他还是点着头答应了。

      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汤米,好几个星期,我提心吊胆,怕有警察来敲我的门,汤米知道我住的地方。但是汤米没有食言,他没告诉别人。

      圣诞节到了,我收到了一张没有落款的圣诞卡,封面是一个唱诗班男孩的照片,是一个天使般的少年。

      是汤明寄来的吗?

    • 1
    • 0
    • 0
    • 1.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