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十二章 真正的惩罚现在开始(原创)(F/F)

      第十二章    真正的惩罚现在开始

         “起来!!”几分钟后,刘老师喝到,将仍在地上趴着的浑浑噩噩的小青拽了起来。小青并没有做多余的反抗,或者说,她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和勇气来进行任何的抗争了。现在,在小青昏昏沉沉的脑海中反复盘旋的只有一件事:回家!!

      今天的惩罚之严厉使小青远未料及的,阴冷偏僻的杂货室中,谁知道一个少女在这里受到了怎样可怕的折磨,流下了多少酸楚的泪水?惩罚不仅让小青的身体饱受痛苦,也给她的心灵造成了极大的恐惧和绝望。我要回家!何时才能回家?被冰冷的刑具围绕着,每过一刻,小青对温暖、安全的家的渴望也越发强烈一分。

      “回家,我要回家。”小青低声自语着,“让我回家吧!刘老师!!”眼看着自己再度被刘老师拖向刑架,小青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我真的好想回家!我只是想回家!!”被翻来覆去痛打了一天的小青,早已卸下了所有刚强倔强的伪装,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无助哭泣的女生,一个为了回家而苦苦哀求的小女孩。

      “回家??回家!”刘老师无言地冷笑着。她懒得应付濒临崩溃的小青,她始终相信,今天的一切惩罚,都是小青自作自受的结果,而自己——作为执刑者,又怎能被几滴眼泪所打动?

      刘老师再次使小青趴在中间的软垫上,把小青的腰身用弹性绳捆绑在刑架的正中央,而后拉住她的双手,齐腕用绳子捆住后吊起来,笔直的双腿并拢,自然下垂,在膝盖处,也有两个内层套着软垫的铁环将腿捁住,脚尖刚好接触到地面,这样,小青几乎完全不能移动身体,她伤痕累累的屁股绷紧了,显得很挺翘,一旁目不转睛的紫夜,顿时又起了将这个可怜的屁股狠拍一顿的欲望。但对于小青来说,这种紧绷的姿势无疑增加了肿胀感,连空气的流动似乎都会使屁股更加疼痛;毫无挣扎的可能,也就意味着自己不能减缓任何的疼痛和心理压力,只能毫发不差地承受每一下击打。

      刘老师从地上拿起藤条,握在手里,把另一头用力弯了弯,藤条“嗖”地弹回了原样。这一幕,小青从面前的镜子里看得清清楚楚。她局促不安地轻轻颤抖着,想象着这一次藤条即将释放的威力,这等待的过程尤其难挨。

      藤条慢慢贴在了小青已经逐渐冷却下来的屁股上。“啊!”还没正式开始惩罚,小青已经禁不住叫了出来,而藤条却只是在屁股上静静游走,戏弄着狼狈的女孩。那可怕的冰凉的触感在屁股的每一寸肌肤上划过,似乎在暗示小青不久后的狂风暴雨。旁观的紫夜看来,只是短短的十几秒钟。但对于小青来说,这个过程却漫长得难以想象。

      《沙之书》说:“如果时间是无限的,我们就处在时间的任何一点。如果空间是无限的,我们就处在空间的任何一点。”这就是了。此时的小青当然无心去感悟博尔赫斯的这句关于永恒和无限的名句,但她实际上已经对此拥有了深刻的体验(显然与博尔赫斯不太一样)。这个狭小逼仄的杂货室,在小青不安的心里却接近无限,小青只觉得自己浮在一片虚无的空间之中,而自己的命运丝毫不受自己控制,渺小的身体如同无根浮萍,丝毫没有被绑在刑架上的着落感;而游移的藤条,不停刺激着已经受不起惊吓的神经,不断在屁股上引起一阵阵酥麻的痒痛。如果藤条不会狠狠落下,小青宁愿这个过程一直持续,但正因为藤条终有落下的一刻,这个戏弄的过程才使她格外恐惧。时间格外漫长,藤条似乎永生不会落下。

      但也可能就在下一秒。

      小青的神志渐渐模糊了,但就在这一刻,藤条不知不觉地离开了她的屁股,顿时一阵激灵让小青瞬间清醒。但还没等她做好心理准备,刘老师已经将藤条对准了小青轻微颤抖的左臀,狠狠挥打了上去。

      “啪!”极其沉闷的一声,这一下刘老师用了大部分力气,藤条完美地将刘老师的力道放大,而后将尖锐的藤条一分不差地传递到小青伤痕累累的屁股,其威力之重,甚至几乎陷入了肿胀的臀肉之中,蛮横地扯出一道长条的鞭痕,使周围的皮肤出现了一些斑驳的血点,即使在一片紫黑色中,也极其扎眼。

      “啊啊啊啊啊!”小青猛地抬起头,泪眼朦胧中,惨烈地叫着,尖锐的疼痛宛如针扎,深入皮肤,痛入骨髓。

      “啪!”并没有给小青消化疼痛的时间,刘老师的第二下藤条已经冷漠地落下,落在一片火热的屁股上,同样撕出一条长长的鞭痕,贯穿右臀,与左边的鞭痕相互对称,形成一件精致的艺术品。

      “呜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青不顾一切地死命挣扎着,但她的挣扎只能引起身体上弹性绳最小幅度的振动,根本无足轻重。剧痛犹如尖刀剜着皮肉的感觉,在痉挛的臀肉中收缩、发酵、扩张、蔓延,最终在神经中彻底炸裂开来, 炸碎了十六岁少女的心灵。

      “嗖————啪!”“嗖————啪!”刘老师再次力道十足而迅猛地接连挥打了两下。黝黑的藤条如同一条凶猛的蟒蛇,无情地撕咬、啮蚀着小青的皮肉。在这两鞭的猛击下,小青的屁股瞬间被可怕的力道打得变形,藤条所触及的臀肉立刻凹陷,随后又弹起,浮现出两条深深的沟壑,在黑色中夹杂了红点,她可怜的屁股仿佛要从鞭痕两侧被震裂开来。鲜血在已经被打的满目疮痍的皮肤下面不安分地涌动,试图寻找一个出口。那层薄薄的皮肉犹如洪水来临时脆弱的堤坝,但为了小主人的身体,费劲地阻挡着汹涌的鲜血,总算勉强抵挡住了。

      “不啊!!我要死了啊!!!!放过我吧!!啊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小青的惨叫连成了片,难以想象那已经喊哑的嗓子里发出的是怎样绝望的哀嚎。小青精致的五官扭曲了,仿佛要飞出她的脸庞,泪水从苍白的小脸上唰得流下,在刑架的皮面上形成了一汪小水洼。

      现在,就要到达今天惩罚的最高潮了。刘老师暗想。被狠抽了四下后,小青屁股的承受力已经接近极限,接下来的最后两下,应该会给她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

      刘老师手中的藤条无声无息地举了起来,犹如潜伏着环伺猎物的猛兽,寻找着一击致命的时机。忽然,刘老师以右脚脚跟为支点,将健壮的身子转动了半圈,借助腰部的力量,用尽全力挥动,藤条破空而来,残忍地击碎最后的一点屏障,真正撕裂了薄如蝉翼的皮肤,狠狠地陷了进去!!

      “嗖————啪啪!“这一下打在小青的左臀上,落在眼看就要完全破裂的皮肤上,终于,鲜血冲破了皮肤的障碍,从藤条造成的创口处涌出,连成一道血线,顺着小青修长的大腿滑落,刺眼的血液从少女的皮肤上淌下,一直流到膝关节,而后滴到地上,触目惊心。

      “呀哎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啊啊啊!不不u不不不不不不uuu救救我!”小青犹如濒死的小兽,嘶喊着,哭求着,感受着液体在自己的屁股身体上弥漫,小青仿佛闻到了空气中的血味,发疯一般挣扎着,身下的皮面不断发出与身体摩擦的“呲呲”声,绑着的弹性绳也大幅晃动着。屁股上一阵阵叫嚣的疼痛使小青彻底崩溃,她多想逃,一直向前跑,跑出这个可怕的地狱,冲出这一片残酷的时空,直到精疲力竭,哪怕猝死,也好过承受这样的折磨。

      正当她发疯般地挣扎,刘老师的藤条已经再次落到了小青的右臀上,被击打到的皮肤瞬间绽放,鲜红的血液涌出,与左臀上如出一辙。两条血线平行地流下,如同娇艳的红花盛开在身体上,极其娇艳,却伴随着难以想象的剧痛。

      小青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完全发不出声音,一阵火焰一直从身后的两团传到喉咙口,烧尽了一切。眼前已经漆黑一片,而后又青黄交替,头痛欲裂,如此强烈的疼痛还能被脆弱的神经承载并传递吗?在小青的感知里,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被搅得粉碎,被人抛入永远阴冷黑暗的死寂空间。

      可以了。看着两条从屁股一直流下的血液,刘老师终于感受到了一点不忍,但转瞬即逝。不过她也没有彻底放手打,这两下虽然力道狠绝,但藤条并不是完整地打到屁股上。事实上,在刘老师的控制下,基本上只有鞭梢打到,这样破裂的皮肤和创口就比较小,避免酿成过于严重的伤害,在这几分钟内已经渐渐止血了。刘老师并不急着把两条血线擦掉,她还想让小青趴在刑架上好好反省呢。血液逐渐干涸,留在小青整体白皙的身体上,显得极为妖冶。

      紫夜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似乎要迸发出身体。心跳得比藤条的声音还要重,秀丽的小脸上满是潮红。这样的鞭打,才是紫夜一直希望在别人身上实施的啊,恐怕也只有这样的惩罚才能让她得到满足。看着这一幕狠厉的鞭笞,紫夜的欲望和兴奋也达到了顶峰。紫夜热爱文学,颇有诗人的情趣,这也培养了她知性优雅、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气质。当然,此时这些气质全被暗夜般的欲望吞噬,转化为截然相反的冷酷与疯狂。或许,等紫夜清醒过来后,她会自然地引用古希腊女诗人萨福的《歌》来描述自己那一刻的心境:

      我的舌头凝固;噬人的感情,突然

      像火焰一样烧遍了我的全身,从皮肤上溜过,

      我眼前一片漆黑,

      耳朵里被噪音塞满,

      我周身淌着冷汗,一阵阵战栗透过我的四肢,

      我变得苍白,比草还无力,

      似乎就要断了呼吸。

      萨福为爱情而疯狂,而紫夜,则为小青而疯狂,为了能看到小青受折磨,或者能够亲自折磨小青而疯狂。

          紫夜有点恨刘老师,她把小青打得太狠了。要是小青没被刘老师打出血该多好,那么将由自己来完全享受鲜血绽放的一幕。但现在呢,哪怕那个计划能实施,自己也不能做的过了,否则可能会出事。唉,只能退而求其次了,不过,罢了,能实施成功的话也不错了,而且小青的大腿受创并不重。

      很快了,真的不远了。紫夜呢喃着。坐在冰凉的地面上,紫夜燥热的心逐渐冷却,冷静克制的神色回归。她两手抱膝坐着,秀发垂下,看上去那么柔弱而迷人,只有一对低垂的眸子还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未完待续)

       

      啊啊啊啊!说实话我好心痛!可爱的小青被打出血了!感觉自己真能编啊,我怎么知道打出血是什么样子的呢!这一节写得真的痛心!毕竟,我没有紫夜这么重度,如果现实生活中看到谁出现青紫,恐怕心就要拎起来了,非常担心,而不是感到兴奋,但小说里就不一样了,青紫只能算寻常。

       

       

       

    • 4
    • 0
    • 0
    • 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