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末成名卿未嫁(转载)

      韩丽琅又一次站在李长庚家门前,听见了渐行渐近的足音,她的心跳如擂鼓,却又控制不住上扬的嘴角,她想,他还是在乎她的。

      直到,她的头顶传来他对她不屑地冷哼:“怎么?韩大小姐后悔了?又无家可归了?       

      第一章 我可不随便发善心

      “也就是说,你又逃婚了,可是,这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青年翘着二郎腿,手里端着咖啡坐在沙发上,云淡风轻地反问。

      刚吐槽完自己一路来艰辛的少女,怒从心起,正要习惯性地怼回去,却听见青年开口:“别忘了,韩丽琅,我现在已经不是你哥哥了,我没有包容你收留你的义务。”

      “可是,我已经没有地方去了,你就不能帮帮我吗?长庚哥哥。”少女从未想到他会拒绝,身无分文连行李都没带多少的情况下,她要是被赶出去,就真的玩脱了,她嗓音清甜得像是江南三月的风。

      几句话的功夫,青年的身上已经挂了一坨人,隔得近,他能看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和额间细密的汗珠,她是真的急了,“长庚哥哥,你会帮我的,对嘛,好不好嘛,我最信任的就是长庚哥哥啦!”“好。”他终究是不忍心,罢了,他永远都无法拒绝她的要求,哪怕感冒带来的浑身酸痛叫嚣着不适,他还是忍着晕眩给了少女回答。

      “好耶!谢谢长庚哥哥。”少女撑着青年的胸口正要爬起来,突然发现了他衣服不正常的濡湿,她发现青年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她惊呼出声“长庚哥哥!”

      “我没事,你最好保持安静。”青年揉了揉太阳穴,试图驱散身上昏昏沉沉的感觉,“从我的身上下去。”

      少女立马爬下来站好,乖乖巧巧的样子看起来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还有些紧张,手紧紧攥着衣角。

      青年不耐烦地出声,“我只说一遍,我没有随便发善心的习惯,你在我这儿就要守我的规矩,我可不招待不听话的大小姐。”

      “我明白,长庚哥哥。”少女举手保证。

      青年的心情莫名的好了些许,身体的疲乏似乎消散了一点。“一不要乱跑,我不想收拾烂摊子,明天你就去德善学校上学。”

      “上学?我不……”

      少女的话被打断,“我是在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二不可怠懒惰,我每周会***的学习成果,不合格按家规处理,你知道罚多少。”

      “哦。”少女垂头丧气,像晒蔫儿了的花朵。

      “三不要惹我生气,家里卫生你包了。”

      少女像炸了的爆米花儿,抬高了声音,“凭什么?我又不是你家佣人。”

      “就凭我现在收留你,你可以走,一分钟的考虑时间。”

      “我偏不,我就要留下来,烦死你烦死你。”少女一屁股坐在了青年的对面,愤愤地也给自己倒了杯水。

      “好,时间到。你没有后悔机会了。下次,就是我直接用藤条教你了。”                        第二章 写小说被发现了

      “哥哥,我觉得我喜欢上你了,我想要做你的女朋友。韩丽琅抓住男人的手臂,像一只献祭的羔羊。”

      “男人似是才发现了她的企图,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妹妹居然对他怀抱这样的想法,他低下头,忍不住吻在了韩丽琅的脖颈,他……”

      客厅里,穿白色娃娃领衬衣和蓝色半裙的少女,手拿作文本,磕磕绊绊地读着,声音越来越小。

      “怎么?不念了,不继续念你写的东西了?”

      李长庚坐在沙发上,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少女,眸子里尽是失望。

      “哥哥,我……”少女像是被这目光烫着了,忍不住想要辩解,嗫嚅地开口却又被打断。

      “别叫我哥哥,你根本就没拿我当哥哥,这是你对哥哥的态度?在这样的小说里当主角,你心里可有一丝对我这个哥哥的尊重?”

      李长庚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心里有些异样的情绪被他忽视掉了,他拿丽琅当妹妹,被妹妹捉弄了,合该给她个教训,他必须让他明白对哥哥要有尊重。

      李长庚扣住韩丽琅的腰,拿起了茶几上放着的藤条,不管她微红的脸颊,直接把她摁在了腿上。少女有些惊恐,眼泪噙着要掉不掉,她被哥哥突如其来的动作吓懵了,心里又羞又气,胡乱地蹬着两条腿。

      李长庚调整了韩丽琅在腿上的姿势,把藤条按在韩丽琅的屁股屁股上,隔着少女薄薄的半裙,他冷冷地开口“这次姑且给你个教训,二十下,不许乱动”

      “哥哥,再给我一次机会”韩丽琅隔着半裙感受到藤条的触感,忍不住想要和以前一样靠撒娇让哥哥妥协。

      “听不懂话?那就把裙子掀起来。”

      和以往不同的是,哥哥没有丝毫的心软,韩丽琅感觉心脏漏了一拍,连忙闭上的眼睛,任由李长庚用藤条掀起她的半裙压在腰上。

      空气中的冷意似乎要透过她白色的底裤钻进骨髓,她心里打鼓,却又没有开口的勇气,脸上热气蒸腾。

      “我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教你规矩,谁让你这么不乖,直到现在,你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

      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韩丽琅不敢睁开眼睛,脸颊更热了,却又羞又愧不想开口,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认过错,她不想,不想。

      还没等她心里纠结完,“咻——啪”的一击,让她吃痛,发出唔的模糊单音,她整个人忍不住瑟缩着,却又强犟着不肯道歉。韩丽琅没想到自己这么怕痛,她感受到李长庚用藤条摩擦着她的臀部,这让她感觉更可怕,她不知道下一下会什么时候来。

      “啪!”藤条带着风声拍在了同一边的屁股上,韩丽琅忍不住尖叫出声,“啊”

      又一下,“啪”这次藤条又被李长庚恶劣地拍在了同一边,叠加在了之前的两个红印上。

      “啊——疼!哥哥我疼!””韩丽琅几乎是惨叫着求饶,“哥哥我错了,别打了”什么面子,什么骨气,仅仅是三下,韩丽琅全都丢了。

      “啪”李长庚又抽了一下才停手,但他的手并没有从按着韩丽琅的腰上拿开,“知道错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错了,哥哥!放过我吧”韩丽琅口齿不清地求饶,她从没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怕疼,太疼了,半边屁股火辣辣地疼,她觉得肯定是肿了。

      “既然知道错了,就该接受惩罚,你一句错了,就觉得自己不用罚了么?”韩丽琅大脑有些空白,她没有想到哥哥并不准备放过她,而是要给她一个教训。

      “念在你第一次,惩罚减半,今天就抽十下,但是得报数,还剩七下,不许喊不许动,明白么?”嗯”韩丽琅闷闷地开口。

      李长庚却不是很在意她的态度,他准备用藤条好好教她,对她的这声“嗯”还作出了赞赏,“很好”

      “啪”这次藤条抽在你另一边的屁股上,韩丽琅死死扣住李长庚的大腿才没有叫出声,将脸抬了抬,才闷闷地报数“一”

      “啪”第二下抽在臀尖儿,疼得她一哆嗦,却又怕动了之后有什么后果,抽噎着报“二”

      “啪”这一下打在她的臀腿交界处,她整个人疼得想要弹起来,却又被腰上的手死死地箍住,眼泪鼻涕一大把地糊在脸上。

      “报数!”

      “三”韩丽琅颤着牙齿开口。

      韩丽琅害怕极了,等着头顶上方的声音开口宣告命运,却没想到李长庚只是摸了摸她的头,没有追究,她想,哥哥也是不忍心的吧。

      她被动着被李长庚重新把她的姿势摆好,死死地摁住,藤条快又急地在她的臀尖连抽了三下,疼得她浑身痉挛却又无法逃脱,额头上全是汗水,呼吸急促,难受极了。

      “知道哪儿错了吗”不说话?”

      “那我们继续?”

      韩丽琅整个人僵了,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明,急急地开口,“我不应该把哥哥写进小说,不应该在接受惩罚时讨价还价,不应该乱动不听话,我……”

      “嗯,很好,既然知道错了,那就……”

      韩丽琅听到李长庚开口,害怕被加罚,抱住了他的大腿,从他的腿上滑下来,乖乖巧巧地跪好,把脸搁在他的手背上,强挤出了个笑,眼泪汪汪地瞅着他。

      “求你——我知道错了,哥哥,我知道错了”少女学着画本子里的态度,拙劣地试图讨好她的哥哥,眼睛鼻头都哭得红红的,像个没长大的小兔子。

      李长庚终究是不忍心,但他还是隐藏了情绪,平静无波地开口,“下不为例”,他用藤条挑起少女的下巴,看着她的眼泪鼻涕哗啦哗啦地流却不敢出声,心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有些慌乱,却还是冷冰冰地训话“还有最后一下,我希望你懂得受罚者该有的态度。” 李丽琅整个人都僵了,她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继续爬上了李长庚的大腿,恐惧地颤抖着,胳膊抱住了李长庚的小腿肚,抱得紧紧地,像是要汲取着力量。“啪”藤条带着风声重重地击打在了李丽琅的臀尖,这次她没有乱动,在疼痛下依然口齿清晰地报出了“七”

      “好了,惩罚结束。”

    • 0
    • 0
    • 0
    • 44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