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沈氏家法

      多年前的文,不完整,原作者不详,侵删。

       

      沈家是京城有名的富户大家,沈太君膝下两房儿子,大房老爷有一子三女,其中一个女儿沈惠芸为去世的原配所生,而后来由姨娘扶正的填房,也就是如今的大太太,除了生了个儿子之外,膝下还有两个与惠芸年龄相仿的女儿沈惠娥、沈惠娇;二房老爷膝下则有两子,以及两女沈惠珍、沈惠珠。

       

      没了亲生母亲,惠芸在大房的日子不好过,她在家中势单力孤,只能任由着嫡母、婶婶和堂姐妹们欺负。饶是如此,但衣食上还是有保证,日子过得也就谨小慎微些。谁知这一天,惠芸的命运却彻底改变了。

       

       

      辰时已过,吃过早饭的时间,沈家正屋已坐满了人。

       

       

      沈太君在太师椅上正襟危坐,大太太、二太太坐在身边,家中姑娘们分别站在各自母亲身后。丫鬟婆子们侍立一旁,鸦雀无声。

       

       

      沈家小姐沈惠芸跪在正中间,两手在身前紧紧攥着,心中说不出的屈辱。从小到大虽是被家里薄待了些,但也一直是身处深闺的千金小姐,何曾受过这种当众跪下受审的委屈?她是个脸皮薄的,一想到自己当众跪着,就忍不住羞红了脸。

       

       

      沈太君道:“芸丫头,我本以为你是个明白事理的,想不到却做出这忤逆嫡母的事情来。”

       

       

      惠芸本想申辩,张了张口,却又闭上了嘴。她只是早饭过后与妹妹惠娇起了些口舌之争,被惠娇言语讥讽挑衅一番,大太太闻讯赶来,听了惠娇一面之词,对着自己就是一个耳光扇来。自己想用手格挡,没想到就不小心推了大太太一下,竟将大太太推倒了。

       

       

      可辩白有什么用呢?刚才她已解释了好几遍,自己绝不是有心的,却根本没人听她的。在这个家中,自己无依无靠,势单力孤,只能认下了。

       

       

      想到这里,惠芸道:“孙女知错了,求老太太责罚。”

       

       

      她想着,虽是忤逆了大太太,但大太太身体并无损伤,自己低下姿态认错认罚,大概也就是罚几个月的银钱,日子过得紧一点,也就过去了。没想到沈太君道:

       

       

      “罚,自然是要罚的。子女对嫡母动粗,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若只是轻描淡写揭过去,未免显得我们沈家门风败坏了。你说求我责罚,那好,今日我就当着众人的面,好好责罚你一番,也让这家里的太太小姐们看着,各自记着教训,别再闹出这等家宅不宁的事情来!”

       

       

      惠芸一惊,听老太太这口气,似乎不是只罚银钱就能了事的?还来不及细想,老太太就又发话了:

       

       

      “李妈妈,取家法来。”

       

       

      这话一出,屋里所有人都是一惊,几个太太和小姐们脸上都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来。

       

       

      大太太早就将惠芸视为眼中钉,今天听老太太竟要动家法,心中十分爽快。二太太早就看大房不顺眼,虽只是大房的一个孤女受罚,却也能替她出出气。而几个小姐更是得意,看惠芸平时一副淑女模样,外界都传言沈家几个小姐之中,惠芸面貌最佳、性格最好,竟将其他姐妹都比了下去。如今受了家法,此事传扬出去,再看人怎么议论她!

       

       

      最震惊的,还要数惠芸自己。她本以为自己顶多就是被罚点银钱,谁知竟要受家法!她从没见过家法是怎样的,却也知道那是最为严厉的处罚,不由得失声喊了出来:

       

       

      “求老太太三思!这家法,我、我……”

       

       

      沈太君道:“你说任由我责罚,如今我定了责罚,你却要反悔,莫非刚才所说都是敷衍我这个老婆子不成?”

       

       

      惠芸急忙道:“孙女绝非敷衍老太太,只是孙女虽然今日有错,这家法之罚却也过重了些,求老太太……求老太太改些别的法子……”

       

       

      沈太君大怒:“你的意思,莫非是我这个家法还定错了不成!好啊,吵闹姐妹在先,忤逆嫡母在后,如今又开始质疑我这个祖母的决定来了,像你这等不忠不孝的孽障,不用家法是不行了!”

       

       

      惠芸听到这话,知道老太太已经动怒,自己今日这家法是非受不可了。她心中害怕,不知那家法会是怎样,只希望能罚得轻些,语无伦次道:“孙女、孙女绝无此意,老太太息怒,我、我……”

       

      这时,李妈妈已经带着几个粗使婆子从门外进来。惠芸跪着回头望去,立时吓出了一身冷汗。

       

       

      李妈妈指挥着,四个婆子抬进来一张半人高的黄花梨方桌,放到惠芸的身前。这方桌齐一人腰高,惠芸跪着,桌面正好到她胸前。做工粗壮结实,放下地时四个桌腿发出“咚”的响声,令惠芸一时心悸。另有一个婆子走在身后,手里端着一个长长的木托盘,盘中是一根长长的戒尺。

       

       

      沈太君看向一旁的李妈妈:“你是家里的老人了,对这些家法规矩懂得最多,这忤逆长辈之罪,是怎么个罚法?”

       

       

      李妈妈回道:“回老太太的话,忤逆长辈、屡教不改者,应当众受戒尺五十。但念在芸小姐从前一向循规蹈矩,并无出格的错处,此次是初犯,所以按家法之规,应减去十下,受戒尺四十。”

       

       

      沈太君点点头:“开始吧。”

       

       

      李妈妈走到惠芸跟前,隔着方桌对惠芸行了一礼,道:“芸小姐,请把两手伸到桌上来。”

       

       

      惠芸看这架势,这家法大概就是要打自己的手板心了,心中略放心了些。事已至此,自己辩解无用,只能低头受罚,忍一忍过去。想着,便将两手心向上摊开送了过去,这样整个身子前倾,两手臂都直直摆在了桌面上。

       

       

      谁知李妈妈却摇了摇头,将惠芸的两手翻转,让她手心朝下放着。

       

       

      惠芸心里奇怪:不打手心,难道是要打手背?那可比打手心疼多了。

       

       

      不等她多想,忽的腰间一紧,一个姓赵的粗使婆子站在她身后,握着她的腰向上举,李妈妈再拉着她的手向后一拖,惠芸“呀”的惊讶出声,整个身子已被放上了方桌,胯骨正搁在桌沿上。她慌乱之间不知怎么回事,李妈妈已像变戏法似的掏出了两条手巾,将她一左一右两只手分别系在两条桌腿底部的挂扣上。

       

       

      惠芸这才意识到,自己整个人是趴伏在桌子上,因两手受制,根本抬不起身。这家法不是打手板心,那是打哪里?是打背上,还是……一个不敢想的念头浮上心头,可她还来不及思考,一个更可怕的触觉从身上传来——裙子被掀到背上,身后那赵婆子两手麻利的往下一捋,将她中裤剥了下来。

       

       

      白皙柔软的两团肌肤,由那股沟阴影勾勒出的的丰腴曲线,从腰间至大腿,明晃晃的展现在正屋里的众人面前。

       

       

      瞬间,惠芸脑中一片空白。

       

       

      半晌才颤声惊叫起来:“不,这是干什么,不要……”一边喊一边挣扎着想将中裤提上来,可两手被绑,腰和腿都被身后赵婆子按得死死的,李妈妈也在前边按着她肩膀道:

       

       

      “芸小姐别慌,这家法就是得脱了裤子打屁股的,您忍忍就过去了。”

       

       

      惠芸才知道这“家法”竟是这么回事,身为沈家大房女儿,不管怎样也是个身份尊贵的大小姐,何曾受过这等皮肉之苦,而且还是在家中众目睽睽之下挨打,打的还是女儿家最为羞耻的部位?更令她如遭雷击的是,竟是在众人面前去衣受罚,将那羞耻的地方露了一个干干净净!她大声哀求道:

       

       

      “不,老太太,求您了,我知错了,您换个法子罚我都行,求您饶了我这一次吧!”

       

       

      她挣扎哭泣,身体不断使劲想摆脱李妈妈和赵婆子的控制,却没意识到自己裸露的屁股左右扭动着,情状十分滑稽。几个小姐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家法,看见惠芸瞬间被扒了裤子,一时都惊讶不已,再看惠芸这不雅的动作,纷纷都掩嘴偷笑起来。听到笑声,惠芸才意识到自己这动作的不堪,赶忙停下挣扎,只羞红着脸紧贴在桌面上,僵直的两腿紧紧并拢着,口中仍不断哀求。

       

       

      沈太君怒道:“家法之下,你怎敢再有怨言?好好给我受着,想想你今日的错处!”

       

       

      惠芸眼泪不停掉着,道:“老太太,孙女甘愿受罚,可是,可是……求老太太网开一面,让我穿上中裤受罚,求老太太给我留点脸面……”

       

       

      沈太君道:“这时你倒知道要脸面了?你忤逆长辈之时,怎不想想我们沈家的脸面?”

       

       

      惠芸无言以对,只能哭着哀求:“我知错了,我知错了,求老太太让我避着人受罚,求老太太别让我当着这许多人的面……”

       

      沈太君正色道:“从来沈氏家法,都是要在正屋召集后宅众妇人,当面行罚,为的就是警示全家上下,莫要败坏了我们沈家的门风。你给我好好受着,勿要再多言,否则加罚一等!还有你们也都好好看着了,尤其是两房的姑娘们,若是平日里行事有所缺失,惠芸就是你们的榜样!”

       

       

      一旁的太太小姐们都低头称是,各人脸上却是表情微妙。虽说今日的家法也有警示她们的成分,但看见惠芸受罚,更多的还是幸灾乐祸和看好戏的心情。尤其是小姐们,看着惠芸平日里一副端庄贤淑模样、在京城太太小姐们中间名声极好,如今却被扒了裤子,光着屁股趴在桌上,心中都有种说不出的畅快。

       

       

      惠芸伏在桌上,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掉落,她想忍住眼泪,可只要一想到自己竟在众目睽睽之下裸露着屁股,羞愤交加的情绪就令她无法自控。她害怕被加罚,不敢再求饶,只能两手紧紧抓着桌腿,埋着头不停掉泪。

       

       

      身后的赵婆子看到惠芸这样,心里有些不屑:还没开始打呢,只不过刚刚扒了裤子,就哭得泪人儿一般,果真是娇生惯养出来的。

       

       

      赵婆子本是个粗使婆子,在沈家后宅里被人呼来喝去惯了的,今日被李妈妈临时找来执行家法,见惠芸这平日的大家小姐皮肤白嫩,一看就是没受过苦头的,心里便有些不平衡。看惠芸哭哭啼啼的,她更是极看不惯,手上也故意多使了些力,将惠芸左右两膝狠狠一拉,各自用帕子捆在后边的两个桌腿上。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49
    • 0
    • 49
    • 77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查拉图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olllli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kqq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110646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dfghhb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tktt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unjc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用衣一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微凉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zzz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gh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fvyhfxx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heep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