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89
    • M/F F/F 学校spank的那些事儿3 转载

      六、家校相连上. G) w$ d  n! ?' c8 l
      李月娜班上有个女生叫余悦,成绩优异,名列前茅。在年级里常常排名第一第二,最近却总是心神不宁,上课心不在焉,作业也潦草应付,这次考试竟然直接跌倒了年纪四十名。在学情分析会上被打了一顿板子后,来找李月娜,一见面就泪流满面。任凭李月娜怎么问,她也支支吾吾的不说话,最后终于说了。原来她一直跟着妈妈生活在S市,爸爸是工程师,经常在各地奔波,有时候半年才回一次家。父母感情也一直很稳定,一个月前爸爸回家后,两人突然大吵一架,每天在家嚷嚷着要离婚。余悦不知原因,担惊受怕,学习上自然是放松不少。实在苦恼,才找李月娜求助。$ y0 i# X/ @* F8 E  o
      李月娜见过余悦妈妈,是个温婉的女人,可听了余悦的话觉得这对父母简直胡闹,孩子正处于关键时刻,他们怎么能闹这样的矛盾,当机立断决定家访,告诉余悦下午的课替她请假,她们一起回她家了解情况。& Y( X7 ]- Y/ |; R0 Q
      中午余悦回家以后发现父母都不在家,给妈妈打电话打不通,只好告诉爸爸说下午有一场家访让他早点回来。余悦爸爸虽然久在外地,对唯一的女儿却是捧在掌心里,有求必应,沉吟后就告诉女儿现在在外地,下午一定赶回去。叫她先请老师回家,稍等一下自己就回去了。8 ^$ O& }1 r  }0 A” z7 R
      下午,余悦先去了家附近的一个约好的地点,随后带着李月娜回家。用钥匙打开家门后家里还是没有人,这时余悦爸爸来电,说自己的门禁卡没有更新,需要女儿下去接一下,证明是小区业主。李月娜立刻说:“余悦,你先去吧,老师在这里等你。”
      余悦歉意地笑笑,请她进去稍等就离开了。 c( h5 J9 t9 P; x

      李月娜在余悦家中踱步,发现她家庭情况不错,她妈妈一直是家庭主妇,想来全靠她爸爸在外打拼。突然,一个声音隐隐从卧室传来。李月娜虽然觉得在别人家里随意走动不太好,但是余悦明明说家里没有人,她抵不住好奇心,向着卧室走去。
      卧室的门没有关紧,留下一条小缝,李月娜顺着缝看去。这一看,可把她吓一大跳。余悦的妈妈正跪趴在床上,浑身赤、裸,白白的打屁股对着门口,手里拿着一把发刷狠狠地打着自己的屁股。一边打还一边摇晃身体,嘴里发出yd的声音。
      「啪!」
      「嗯~~快,快打我的大屁股」
      「啪!」
      「哈啊~我的屁股好痒,赶快狠狠打我的贱屁股」+ V! O! }: B' g6 y% k8 Q( K, R8 C
      李月娜心中燃起怒火,也顾不上什么尴尬不尴尬,对着她拍张照片,一把推开门。
      「余悦妈妈,你在干什么!」4 `& o; l# l0 z0 W! f; u+ ?) T% t
      余悦妈妈刘慧正沈浸在疼痛的快感中就突然被人打断,一看是女儿的老师李月娜,立刻羞得尖叫一声,拉过床上的被子盖住自己。. P6 _2 M& B! v( M9 E: ]4 Q
      「李、***,你怎么来了……
      「跟我出来!」
      李月娜怒从心头起,伸手拽住她的胳膊就将她拖了出来,拽到客厅里。0 s: F, x: d1 I9 p
      正好此时,余悦和父亲一起回了家,却看到赤着身体的刘慧和愤怒的李月娜。/ s' Q; U4 H) w' n- ?; `
      「妈、妈妈你怎么……你不是不在家吗?」余悦震惊地说道。
      李月娜举起手机,将照片给余强和余悦看了。2 r* [/ O8 g) [  {5 F+ a) P
      余悦一头雾水,余强却无可奈何地坐在沙发上,给李月娜和余悦讲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余强早就发现了刘慧的秘密,他温婉可人的妻子突然不知怎么的喜欢上了被人打屁股,还主动要求被他打屁股。余强不能理解妻子的爱好,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怎么能无缘无故地打女人,这不是家暴么,就拒绝了她。没想到刘慧愈演愈烈,自己diy就算了,还跑出去说是找人实践,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家。这下余强忍不住了,两人立刻吵起来,刘慧拒不认错,几句拌嘴就升级成离婚。余强一气之下出差去了外地,打算冷静一下再好好和刘慧商量。
      但是,听了李月娜的话后才明白,原来自己不在家的日子里刘慧不仅没有悔过,反而连女儿也不认真照顾,天天不着家。两人的吵架竟给女儿带来这么大的影响,看到女儿屁股上被板子打出的红痕后,再也按捺不住,愤怒地起身。
      「刘慧,你自己犯贱就算了,还耽误女儿,真是不可理喻。咱们立马离婚,以后我管着女儿,你爱找谁打你屁股就去找谁,我不管你!」
      刘慧一听吓懵了,她最近不知怎么的好像疯魔了一样,但是她还是很爱家庭的,顿时嚎啕大哭,抱着余强的大腿哭求起来。+ B  F. B5 V: Z& O' q* ?
      余悦一听爸妈要离婚,当即六神无主,求助的看向李月娜。
      李月娜自己也喜欢sp,刘慧的心情可以理解,可是她的做法实在过分。要是能让余强也接受sp就好了……# ~; k/ N, e% u
      「余悦爸爸,我们学校的规定,不论学生还是老师,只要犯错就会被打屁股。所以打屁股不过是一种惩罚手段而已,也能激励受罚的人改过。余悦妈妈虽然一时犯错,但她一个人一直悉心照顾余悦十几年,也是尽心尽责,不过是不小心走火入魔了。离婚其实没必要,不如您狠狠地惩罚她,让她长长记性,以后也就不再犯了。不然离婚了,对余悦也有影响。您觉得呢?」
      刘慧听了,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跪在余强面前,说:「老公,我知错了,以后肯定不会了。你狠狠打我吧,消消气。」
      余强觉得李月娜说的也很有道理,自己和刘慧结婚几十年,真要离婚也舍不得不过是气话而已。这个方法不错,可自己是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咋能打这柔弱的女人,那成啥了。就对李月娜说:「李/老师,你说的有道理。你们学校有这个规定,你也有经验,所以请您替我管教一下她吧。」
      李月娜不强求,余强的心结得慢慢打开。看着刘慧殷切的眼神,就叹口气说:「好吧。我就替您管教一下您的妻子,毕竟因为她,余悦的成绩才有所退步,也给我的教学带来了困扰。」
      说罢,就让刘慧趴到自己腿上,余强和余悦坐在对面观刑。
      「刘慧,你身为人妻身为人母不思正事,只为个人私/欲影响家庭和谐和女儿学习,该不该打?」8 J+ x% K+ R( c) y: Z; w
      刘慧本以为是关起门来被丈夫打一顿出气,没想到现在还要当着女儿的面被她的老师打,一时间羞愧难当。低低应了声:「应该……– _1 [+ K0 C* x” J9 D
      没想到李月娜的巴掌又准又狠,「啪」的一声直接扇在她的屁股上,激起层层臀肉。. i. s* |/ Z, j9 v, M& y( q9 t
      「刘慧,受罚时的规矩:掌刑者和观刑者问话,应答要大声。挨打不能求饶,要主动请罚,懂吗?」/ O” y7 L. q3 A
      「啊!」刘慧没准备,一时间大喊一声。
      「我认我认,我该打,请您狠狠地责打我的屁股吧。」
      刘慧是个养尊处优的家庭妇女,结婚十几年,余强对她也是宠爱有加,除了照顾余悦的生活外再也没有其他负担。身材丰满,大屁股又软又白,就像一个大馒头。李月娜的手掌不停地扇上去,白嫩的屁股逐渐留下了圆圆的两团红印。  q3 t( R; C9 h
      刘慧没想到被别人打比自己diy疼的多,刚开始几下还可以忍耐,后来就忍不住呻吟出口。
      「啪!」
      「啪!」
      「啪!」
      「嗯~啊!……呜啊~! {: }8 Q5 E” m8 S! ]
      李月娜专门照顾到了她屁股的全方位,打红了就换一块,渐渐的整个屁股都变成了粉红色,诱人极了。9 ^9 k” X3 U/ O1 V” n
      余悦向来只见过温婉优雅的妈妈,今天的事可谓让她大吃一惊。没想到平时端庄的她却爱好被打屁股,还趴在自己面前。赤裸的妈妈在老师严厉的巴掌下扭动身体,屁股也渐渐发红,这让她有几分不忍。
      李月娜见她痛苦中带着一丝享受,知道她已经渐渐进入状态,就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刘慧本来还享受着sp的快乐,把自己的错抛到九霄云外,没想到巴掌突然变重,还颇有节奏的扇在左右臀,仿佛一曲动人的歌。
      「啪!」5 o7 \3 ]( j1 Z# D5 w$ g' H% f, t
      「啪!」
      「啪!」
      「嗯啊~/老师……啊!我的屁股好……呜啊!疼」
      「哼,疼就对了。还不认错?」. I2 C; k7 e* L  i; R
      「啪!」
      「啪!」– |! ~3 R! _0 P6 O9 {7 X” c5 w# S
      「啪!」8 ^. ^, K& u8 A3 B
      「啊~……我认!对不起嗯~老公……我不该……哈啊~!不该找人实践……不该犯贱……$ L3 ]+ P! g4 ?
      余强看着她这副样子,心想:打个屁股有这么享受么?气不过她这副贱样,扭头摆摆手,说:「你最对不起的是悦悦。」! b: T0 C, V: f2 \
      刘慧喉咙一哽,要她这样和自己的女儿道歉,不免有几分难为情。1 ?9 K: P9 I+ Y$ f0 i
      「啪!」
      「啪!」
      「啪!」李月娜的巴掌又无情地落下,似乎在谴责她的犹豫。; `7 x9 N  ?  j0 U# }- W
      「嗯啊!对不起,悦悦……啊!妈妈不、不该忽略……~你的感受」最终,心头的难为情还是敌不过屁股上的疼痛,闭眼说出了口。
      李月娜见余悦神情似有几分松动,害怕她坏了自己计划,赶忙叫刘慧爬起来。自己则拉过余悦说了几句,余悦面有犹豫,对她说:「真的行吗?」
      「放心吧,相信老师。」. ^6 S. H/ }2 Z9 r  ~
      余悦听完不再犹豫,坚定地点了点头。她走到刘慧面前,指着沙发道:「妈妈,跪在上面,摆好你刚刚在房间里发骚时候的姿势。」9 R# v8 |# ~- |6 |6 |% d. V1 N
      刘慧怎么也没想到疼爱的女儿会说出这种话,一时失色。/ L0 t/ ?0 i7 h8 n+ M7 T
      「悦悦,我是你妈妈!」* @( U$ U7 L6 T5 j- z+ w- G+ ~- ^4 i
      没想到余悦面色不改,继续指着沙发说:「妈妈,我现在是你的掌刑者,你因为自己的欲/望耽误我的学习,我为你们离婚的事睡不好觉,没想到你却自己发骚。我现在有权管教你!」这几句话原本是李月娜教的,没想到余悦越说越气愤,竟委屈的有些想哭,神色严厉起来,真的有几分当主的气势。
      余强听了宝贝女儿的话气不打一处来,见刘慧还有话要说,立刻呵斥。
      「刘慧,悦悦说的你听到没有,还不照做!」# A, v0 s! m# [
      刘慧不敢违反丈夫的话,立刻跪趴在小沙发上,撅起自己的红彤彤的大屁股。李月娜没带什么工具,心生一计,对着余强说:「余悦爸爸,请您解下皮带。」– y) y! }3 j7 B. J& n& v8 z
      余悦结果皮带攥在手心里,比划了一下长度就准备开始抽了。刘慧浸淫sp圈,知道这工具的威力,心里十分害怕。( @, N7 }: r/ i; x0 u. h! t
      「啪!」皮带狠狠地抽在屁股上,赫然留下一道深色红痕。1 P* r) Y9 G6 a0 b& g7 \4 u
      「啊——!」刘慧本想着余悦必定手下留情,没想到她完全不放水,结结实实地打在自己屁股上。火辣辣的疼痛瞬间袭来,头皮发麻。7 q- ]4 `2 y” {+ ~7 U0 n# U4 Y
      「啪!」
      「啪!」余悦的皮带一下接一下地打下来,抽得臀肉翻滚,如同红色的波浪,刘慧叫声也凄惨极了。
      「啊——!悦、悦悦,我是妈妈啊……啊!」
      「啪!」6 s1 ~4 S” Z1 z2 B, @( D0 }$ y# P
      「啪!」
      「啪!」
      「诶呦!一定是你……李月娜哈啊!你教了我女儿什么!嗯啊!……都怪你」
      听了这话,李月娜倒没什么反应,余悦气得火冒三丈。李/老师专门为她支招,挽回家庭和婚姻,没想到自己妈妈却不识好歹。: ]3 q9 [- ~4 ^: b/ q9 a, c2 M6 z4 f
      「妈妈,你不知悔改,反而乱泼脏水。今天我就要狠狠地教训你的屁股。」1 L7 H: U  f2 |; w; t) m- B
      皮带挥舞的更加快了,密集又猛烈,毫无章法地落在屁股上。! ~” }9 k+ x” B, }
      「啪!」9 L; }2 T$ J% [- B  ]2 S) l, _4 B
      「啪!」( ~& ~: z! D9 }9 S, [
      「啪!」# Y  x  e( n! ?
      刘慧惨叫出声,再也坚持不住,在沙发上东倒西歪,试图躲避狠厉的皮带。# B/ x' j1 B' J' s% P0 C+ g
      「嗯啊~啊!呜嗯!……诶呦!李、李月娜,你到底给我老公和女儿灌了什么迷魂药?
      这下一直旁观的余强终于忍不住了,夺下皮带,一手按住她的腿,另一只手用力地抽在刘慧的屁股上。
      「啪!」
      「啪!」
      「啪!」$ C* u/ z  g/ e/ H
      「你这贱妇,叫你嘴硬。」
      「啊!老公……啊!别打了……哼嗯!饶了我吧!」6 |2 |0 T) E” t2 C1 h, y6 p
      男人的力气自然比余悦的要强得多,发挥了皮带的全部威力,几下就打得刘慧服服帖帖,只能嘤嘤求饶,已经深红色的屁股上快速浮起几道肿痕,隐隐发白。刘慧没想到自己梦寐以求的被老公sp的愿望竟然是这样实现的,不仅毫无温情反而是因为另一个女人,可她嘴上却不敢再占便宜,乖乖讨饶。; a( x# M( ^$ m$ g* k
      「啪!」
      「啪!」
      「啪!」7 [( c* h: x% e' i; V0 V) q
      「诶呦!老公……我是贱货啊!求你……我不敢了」
      「啪!」
      「啪!」3 F4 ]/ D2 k; h6 H) S- [0 Q3 C
      「啪!」, `9 e6 ]- G- E
      「还不给李/老师道歉!」( d. F5 [. h” Y' x: N0 P( ~
      「哈啊!嗯~对、对不起……啊!李/老师……啊!我错了,饶了我吧」
      威猛高大的男子挥着皮带,狠狠地教训老婆的屁股。这幅场景让爱好sp的李月娜兴奋起来,心想:我还从来没试过被人用皮带呢~看起来好爽。目光投向了一旁的余悦,她显然余怒未消,攥着手冷漠地看着妈妈的屁股。李月娜咽咽口水,最终还是欲望胜过了理智。她对着父女二人清清嗓子,略带羞涩地开口:「嗯……其实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要拜托二位。就是余悦这次成绩退步,我身为老师,也有关心不到位的责任,过了一个月才发现。所以我本来想请您一家责罚我,然后将档案上交学校,但现在情况特殊,只好请你们二位一起责打我和刘慧女士了。辛苦你们了。」说完向他们鞠了一躬,狡黠的笑了。反正自己确实有错,这么说也算不上撒谎。
      「李/老师,由于我们家内部的原因才导致悦悦成绩退步,怎么能怨您呢?责罚您更是不可能了,而且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做。」9 s$ o& p* n' U7 R# P* A4 H2 K# e
      「没关系,惩罚内容已经写好了,您只要模仿之前视频里那样惩罚我就可以了。」哪有什么惩罚规定,都是李月娜刚刚现用手机自己写的。
      那个视频余强和余悦都看过,当时对李/老师是很敬佩的。没想到学校规则竟然这么严格,对老师都如此严厉,怪不得成绩好,把孩子送去自己也放心。于是便没有推脱,接过规定一看,吃了一惊。
      「李/老师,这…………– |8 F: O# z. d9 Z
      「没事的,余悦爸爸,您就按规定来就可以。只是全程要录像,您可以接受吗?」
      「可以……好吧,李/老师,如果你承受不住一定要说。」! b- B3 P3 Y0 W6 D+ b$ S
      「嗯,我会的。这是一场记录在文件的惩罚,事后要回看,所以请您不要放水,狠狠地打我,好吗?」0 m. Z* t# M3 Q% r( C
      「嗯,好的。」余强被李月娜的责任心打动,回头又看见自己的妻子刘慧正偷偷揉着屁股,不由得气从中来。
      「没管教好悦悦,刘慧也有责任,是她牵连您了,就让她和您一起受罚吧。」
      这可超出李月娜的意料,她本以为刘慧的惩罚已经结束了。刘慧显然也没想到,马上哭求道:「老公……呜呜呜不行啊老公……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根本没有去找人实践,那是我骗你的……我没有对不起你啊老公。」% N2 l+ |2 J9 ~5 M2 k% `# W$ K
      余强冷笑一声。' W, H+ t0 k' t  b
      「哼,你把我骗得心神不定,自己却在家里玩的不亦乐乎,连悦悦都不关心,难道不该打吗?给我老实点,如果你不愿意,咱们大可以一拍两散。悦悦,去再拿一条皮带来。」
      刘慧一听,再不敢有异议,乖乖地闭上了嘴,心里不知道暗暗骂了李月娜多少回。
      李月娜听了也很兴奋,她还从来没和别人一起挨过打呢,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在学生的家里脱下衣裙和内衣内裤,还要被打,李月娜也有些羞耻,但为了让他们父女放下心里困难,狠狠打她,她装作不在意的样子露出身体,只是通红的脸颊暴露了她此时的心情。
      余强拿出自家的专业设备,调整后角度就开拍了。
      李月娜和刘慧两人赤身跪着面对镜头。感觉有好多人注视着一样,刘慧羞耻地四下乱瞟,不敢正视镜头。李月娜却已经在会议室经受过众人目光洗礼,真正让她兴奋的是被自己的学生和学生家长惩罚,她的皮肤微微泛起红色,身体为迎接接下来的痛苦而颤抖。
      「李月娜身为教师,不关心学生,发现时已经一月有余,有失职之过。造成余悦同学成绩下降,请余强学生和余悦同学狠狠地责罚我。」: e; k/ Z# ~. ~- g% ?” o
      「刘、刘慧身为悦悦的妈妈,不……不珍惜家庭,没有照顾好悦悦。请老公和悦悦狠狠地责、责罚我。」
      「该怎么罚?」# ~+ D- n- d  A! Y
      「被您和余悦同学用皮带狠狠抽我和刘慧女士的屁股四十下,乳房二十下。」” w0 ~  G( g8 D5 e0 k” s' L
      「跪到沙发上去。」
      李月娜和刘慧立刻跪在沙发上,直立上身,双手抱头在脑后。余悦在后面执皮带抽屁股,看着两个大屁股和四条白花花的大腿,她只挨过老师的打,还没打过老师呢,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李月娜的屁股光滑挺翘,白嫩无暇。而刘慧刚刚挨过打,现在颜色略略褪去些,如同一个成熟的水蜜桃,任人品尝。余强在前面,面对着四个白花花的乳房。李月娜的嫩白挺翘,上面有两点艳红色的尖峰,晕染出两团粉红。刘慧已经生育过一个孩子了,她的乳房更大一点,乳尖的颜色也更深一点,像是两个白嫩的大馒头挂在胸前。' F4 C# v2 e  F# F
      「惩罚开始。不得乱动躲避,自己报数。」
      「是。」两个女人齐声说道。刘慧已经挨了几十下皮带了,脸上满是害怕疼痛到来的恐惧。李月娜面上严肃,心里却被羞耻感和兴奋感充斥着,期待着皮带落下的感觉。8 m& U9 S, ^” d! x/ j
      「啪!」余悦的第一下皮带带着风抽在李月娜的屁股上,洁白的臀肉弹了弹,留下一道三指宽的红痕。
      「嗯……一,谢谢余悦同学打我的屁股,请您不要饶恕我,狠狠地打我吧。」皮带与板子和藤条都不同,大片的、火辣辣的痛施加在臀上,李月娜差点叫出声来,但仅仅咬牙控制住了。她这下知道皮带的威力了,却觉得余悦还有几分拘束,告诉她不必手下留情。  O- e3 I! O1 N* u. l
      「啪!」这下落在刘慧的屁股上,她的臀肉大而柔软,皮带抽在上面激起一阵肉浪,和李月娜的屁股不同。0 r* a0 n5 e% H6 l: l
      「啊!…………啊疼死我了」刘慧第一次被人打屁股,规矩什么的统统抛在脑后,被剧烈的疼痛刺激的大叫出声。
      「啪!」余强动手了,皮带抽在刘慧的乳房上,一对奶子四处弹跳,上面留下一道红痕,在白嫩嫩的乳房上格外明显。3 ?/ i% ~/ O5 e: p8 s' _
      「你看看人家李/老师是怎么报数的,少扯着嗓子嚎。」
      「啊~………………谢谢老公打我的奶子。」4 ^- O% ~5 W! S/ X
      李月娜看了刘慧的惨状正心里偷着乐,余悦的皮带就再次来袭。8 I/ T- m  @! g3 O% t
      「啪!」
      「嗯!二,谢谢余悦同学打我的光屁股。」
      「啪!」7 Z% X+ c3 }% E* s” n0 k
      「啪!」, F2 d# X' |  q9 I; V( D+ i
      「啪!」6 v% Z& i8 a6 v
      「诶呦~三,请悦悦打我的屁股」
      「嗯~三,请余悦爸爸狠狠打我的……奶、奶子。」皮带抽在娇嫩的乳房上,疼痛一瞬间炸开,李月娜也差点叫出声来。也学着刘慧称自己的乳房为「奶子」,颇有些说不出口的羞涩。$ o/ o) [3 p& r
      「啪!」7 ]1 P, n. [3 R+ E2 X  j
      「啪!」8 X! R. i* n$ H5 W4 ^
      「啪!」8 V$ l7 q& S0 c6 [
      「啊!五……谢谢老公打我奶子」– w$ s5 z- s: V5 S: h/ r- J' l
      「嗯~……老师错了,请余悦同学打我」
      「啪!」% I) V; B- i' B
      「啪!」
      「啪!」报数方法是各自只报挨打数量,共六十下。由余悦和余强各自计他俩各自打了多少下。一时间,屋里只有皮带抽在肉上的清脆声,以及女人们此起彼伏的呻吟声。不许回头,也就不知道余悦的下一次会抽在谁的屁股上,这种未知的恐惧就会带来更大的痛苦。
      「啪!」
      「啪!」
      「啪!」/ h8 [1 \7 H; P' P! U/ Z
      「嗯……二十,谢谢余先生打我的奶子」” J+ _: Q4 t2 O4 z
      「啊!二十二……痛死我了」刘慧的屁股上已经变成深红色,两条大腿抽搐着,不自觉地用手挡了一下。+ c; c! q: A0 o+ M: w
      余强看着她的动作,扯下脖子上的领带,在刘慧的手腕上缠了好几圈,结结实实地捆在身前。' h1 H9 B' A0 j/ G/ m0 ]
      「贱/货,打你是给你机会,别给脸不要脸。」
      看着余强的动作,李月娜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余强已经体会到了责打女人的快乐,看来两人的婚姻以后没有什么问题了。余强确实感觉到了,试想,白花花的屁股和奶子在面前,任你抽打,还有一阵阵美妙的呻吟声,谁能不心动。他也逐渐掌握的方法,不再是毫无章法而是用蛮力,借用巧劲发挥威力,皮带也渐渐下移,慢慢照顾到奶子上那两点娇嫩的红樱。, I4 I8 U: J3 }! ]2 t
      「啪!」4 ^$ B; {# B: K
      「啪!」两下,两条皮带同时抽在了李月娜的身上。尤其是胸前,皮带擦着乳头刮过,瞬间就袭来了剧烈的刺痛。乳头受了痛,微微肿起,更加傲然地挺立着。李月娜这下没橕住,跪坐在小腿上,双手本能地护胸。– o$ c5 j! H+ z3 b6 Q+ T” K
      「嗯~啊!」坐下后,她意识到自己违规了,马上重新跪起来起来,伸出双手。/ i+ z8 ^9 C5 z, A
      「对不起对不起余先生……李月娜受罚违规,请您绑住我的双手狠狠地教训我吧。」
      余强又找来一根领带,将她的双手也绑起来。
      「刚才的两下不算,重新来。」
      说完,两人再次同时挥起皮带落在李月娜的身上,这两下比刚刚要重很多,她的身体狠狠地抖了两下,但因为提前有了心理准备,所以死命咬牙坚持没有乱动。
      「啪!」& h# l( T' x) j: B4 D7 J$ L. C' s. E
      「啪!」6 W” p' D1 Y( n: K, z  P0 L' O
      「嗯!四、四十五……四十六,谢谢余先生和余悦同学打我的奶子和屁股。」
      「啪!」$ B9 C3 B* `: |
      「啪!」
      「啪!」皮带挥舞的声音再一次在房间响起,比刚刚还要狠厉。刘慧哭喊起来,身子无论怎样扭动,都躲避不开精准在臀上炸开的痛苦。连李月娜也忍不住小声呜咽起来。
      「啪!」
      「啪!」, L% V6 c, o8 ]/ ?; d5 Q
      「啪!」
      「李月娜老师,你现在在做什么呀~?羞不羞呀!」余悦知道学校惩罚中有『问责』这一项,调戏地问道,两人于是专心地抽起她来。
      「嗯!啊!五十,五十一……我、我在被余悦同学和余先生呜!啊!五十二、五十三……打、打光屁股和……啊!五十四,我的奶子……不、不羞,我犯了错,该打……」李月娜满脸通红,没想到平常的乖乖女竟然这么腹黑,这父女俩真是有做主的潜质,算是被自己开发了。每一下皮带都带来别样的痛苦和欢愉,她感到下体微微有些湿润。
      「啪!」1 o# ^0 ?8 e8 Q6 U
      「啪!」  K6 k, t! X” _6 a7 [) m8 E
      「啪!」问过了李月娜,余强也来了兴致。6 r! }$ r8 L9 A2 K$ |  U
      「刘慧,知错没有?」
      「呜啊!……四十九,五十……我知道老公呜呜呜……诶呦!五、五十一、五十二……我再也不敢了……啊!我不该骗你,不该不照顾悦悦……呜呜呜」
      毕竟是多年的妻子,余强见她这样也有些心软。不过是一个打屁股的爱好而已,现在自己也深得其乐,她又不找别人,小事而已,但是她忽视悦悦必须好好地惩罚一顿长长记性。
      一顿皮带抽完,两人惨不忍睹,两队奶子抽的通红,乳尖高高挺立,迎风微颤,像极了四个被剥开的红石榴。李月娜的屁股还好,深红色的臀肉挺翘微肿,身材曲线更加性感。刘慧就惨了,原本像白馒头似的大屁股肿得更大了,紫红色的两团甚是凄惨。两个人从沙发上爬起来,发现刘慧竟然在沙发上留下一小片湿润,余强更加气愤。' {) |” }& t  F; w$ t8 I7 ^
      「骚/货,这样你都能湿,躺下去把逼露出来,我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i7 y, m, G- X6 ^' l+ [/ F
      李月娜不好意思地夹了夹自己的大腿,她的阴部也早已骚水横流。她也躺在旁边,说道:「余先生,李月娜刚刚受罚躲避,而且……而且也流水了,请您也狠狠地处罚我吧。」不知道被皮带抽打蜜穴是什么感觉,她又羞又怕,下面却更加兴奋地吐着水儿。
      「躺下,叉开腿,把逼露出来!余强也不推脱,将两人的腿绑在一起,两个的下体就大剌剌的进入眼帘。两人的阴部仿佛成熟的果实,早已洪水泛滥,泥泞不堪。# M  s4 p7 Q' W
      「哼,没想到你们都这么贱,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们。」
      李月娜羞红了脸,但对即将到来的疼痛十分向往。
      「余先生,对不起,李月娜惩罚时乱动加罚。请您用皮带狠狠地打我的阴部吧。」
      「啪!」没想到第一下皮带直接打在李月娜的下体正中间,她的体毛不多,粉嫩的阴唇直接接触了皮带,火辣的疼痛瞬间激得她全身一抖。
      「嗯啊~!」李月娜不住地呻吟一声。
      「别的女人的是阴部,你们俩,被打屁股惩罚都能流水,该叫骚逼才对。你说,该怎么打?」* b- v. J% t” U; ]' ]
      「啪!」的又是一下招呼在李月娜下面。
      「哈啊~!……是,请余先生狠狠地打李月娜的骚、骚逼吧,直到您满意为止。」  d9 s+ |9 p; ], w5 G' k
      与此同时,余悦也执皮带站在妈妈面前,猛然就是一下。! ~8 U( w0 z6 c: E
      「啪!」: b: @* D+ ]3 I2 |2 {* r
      「啊~!悦悦!妈、妈妈知错了,请你也狠狠地打妈妈的骚、骚逼吧。」
      「啪!」' O2 B0 y/ s; w# \
      「啪!」
      「啪!」
      「啊~!余先生,谢谢您打我的骚逼。」9 f& z* C- w8 C3 Q  i! P1 {
      「嗯啊!狠狠地打妈妈的骚逼吧。」” j# b/ _: _  J& U
      阴部与屁股不同,带来的痛苦中夹杂着很多欢愉。李月娜的阴唇感受着男人的皮带,这个本该围在腰上的物品此时却被用来打她的私处。这让她更兴奋了,痛苦中阴部也分泌出了更多蜜液。而刘慧被自己的女儿责打私处更是羞愧难当,可这也无法抵挡她恋痛的身体,下体也分泌出不少水儿。两人的液体不仅洇湿了身下的沙发,还沾在了挥起的皮带上。
      「啪!」
      「啪!」
      「啪!」
      「哼,还敢发骚,今天非打烂不可。」
      「嗯啊!悦悦,妈妈错了,饶了妈妈吧」
      「哈啊!嗯~对不起余先生,我、我不该发骚。」李月娜正幻想着被打烂屁股是什么感觉,余先生的皮带就狠狠抽了下来,阴唇外翻,竟然砸在了那颗小小的红核上。她登时一个激灵地挺起腰,呻吟一声,又痛又爽。0 k; L. }$ T7 z) _! Q! V9 A8 `
      看了她这样,余强有了启发,对她二人说:「拿手掰开!」7 W; C) o: T& I8 X& t
      本来已经红肿的阴唇被掰开,露出里面的风光,凉风飕飕地吹过。
      「啪!」3 M3 P3 O, D8 s1 P8 N
      「啪!」
      「啪!」
      「啊!不要啊悦悦……~好痛啊……9 v! {; K, }0 t$ M; C4 Z* q- u
      「啊!余先生~对、对不起……嗯啊!我错了呜」1 T% G% ~” k3 h# m. W1 f
      这一下可把两人害苦了,最娇嫩的地方被人责打,疼痛瞬间袭来,一片惨叫。
      余悦问道:「老师,妈妈,为什么你们这样被打哭了,反而下面流的水更多了?」
      「哈啊~!因为老师和妈妈都很骚,所以……啊!被打也有感觉……( M7 A- @3 M, _! E- e” q1 n
      李月娜此时被打的花容失色,,顺着余强的话就接了下去,说完自己都闭住眼睛。你怎么能和学生说这种话,胡涂了你!9 M9 n/ r) W: n* T9 v6 Z& C
      「啪!」
      「啪!」
      「啪!」又是几下皮带过后,余强知道这个地方娇嫩不能过度,看两人都有了教训,就收起皮带。3 d8 q+ C8 G, s, n9 [# R$ R: P
      「好了,惩罚结束了。」余悦解开两人的束缚,关了录象机。/ b- X1 h7 t& @8 e
      两人一听这话立刻泄了气。李月娜感觉下身红肿不堪,屁股和私处的痛交织着,大腿都快合不上。李月娜啊李月娜,你自己找打。本以为人家不爱好sp水平不高就主动要求狠打,结果父女俩天生就有做主的天赋,打的你丑状百出,几天不打你就不能保持了,你的自制力都去哪了。这样的惩罚当然不够,接下来要好好训练你的耐力。她问道:「余先生,请问你家有姜没有,能不能送我两块,我有急用。」/ ]8 |# y9 N0 V7 [) V: m
      余强见摄像一结束,松了口气。自己刚刚也居然沈浸在sp中,忘了老师的身份。看她现在的样子像是没有芥蒂,心里放心了不少,赶紧带她去厨房取出两块没有使用过的。– \9 ^! j( c% |7 n
      李月娜拿起一把略小的刀就开始动手,将姜修理成相似的两块。见余强一副迷惑的样子,正好自己也不方便,就对他说:「余悦爸爸,我受罚时失态了不好意思。为了训练忍耐力,麻烦你把这两个姜块塞进我的……屁眼和……骚逼里。」
      余强大吃一惊,没想到李月娜对自己如此严苛,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惩罚方式,但也没说什么,蹲在地上就请李月娜撅起屁股。1 G7 R$ q8 Z5 _6 e8 x
      李月娜红着脸叉开腿,露出自己的私处。
      「是。」4 L/ A, X0 T, c& t4 Z: E+ e
      余强发现这两块姜被削成了肛塞的模样,暗自称叹,手指沾了一些阴部的水涂在姜上就轻轻一送推进了粉嫩菊花。这姜块外部还有一个小圆块,卡在穴口,不会掉落。姜一入体,一股火辣辣的痛即刻袭来,李月娜夹紧大腿,菊花剧烈收缩着,却将姜汁吸收的更彻底。看她这样,余强有些犹豫。
      「哈啊~~没事的余先生……~继续吧。」
      另一小块就着蜜水润滑,直接进入了蜜穴。这下是更猛烈的痛了,姜汁沾在了被抽打过的私处,两股疼痛交织,李月娜几乎站不稳了。感觉到这块姜似乎慢慢要滑出来,李月娜赶紧夹着双腿,小心地挪动到客厅,拿起自己的内裤套上。殊不知她这副样子落在别人眼里实在是滑稽又可笑。李月娜此时羞得也顾不上别的,匆匆穿起连衣裙,尽量忽略下面的两块异物,忸怩着鞠了一躬。
      「谢谢您的惩罚,麻烦您了。」
      余强见她这样,也不提出要吃晚饭,只说送她回家。李月娜却拒绝了,说:「回我家很方便的,谢谢您的好意,坚持着走回去也是我的惩罚,谢谢,告辞了。」8 K2 y* `: T5 o
      余悦一家三口送她到门口,李月娜执意自己回去。刘慧因为没穿衣物躲在丈夫的后面,眼里含着感激地看她,想来是明白李月娜的用意了。李月娜冲她挤挤眼,看着余强的手一直在身后护着刘慧,心里也放心了。
      「止步吧。录像您回去发给我就好。只要您二位和谐,余悦的成绩不会差的,期待她重回榜首。」
      告别了余悦一家,李月娜想:刘慧的屁股是完成任务了,我的却还很惨。姜块带来的不只是刺痛,还有如同千万只蚂蚁啃噬一般的瘙痒,和下体未被满足的空虚。
      雪白单纯的连衣裙,优雅的高跟鞋,装扮出一个精致的都市女性。如果有人掀起衣服就会发现通红发涨的巨乳和深红色的屁股,下面还饥渴地夹着姜块。
      「这是对你忘乎所以失去自制的惩罚,狠狠罚一下你的骚逼和骚屁眼,好好夹着,掉了就等着回去挨打吧。」1 a: z5 R  ?8 L1 x3 F
      李月娜为自己能说出这种话而羞得满脸通红,一扭一扭地夹着大腿生怕掉出来,尽量忽略路人异样的目光,向公交站的方向慢慢走去,回家的路还很长……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6
    • 89
    • 0
    • 223
    • 4.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怒斩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神佑我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ldf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戍.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笑Q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不器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p111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zzzh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笑QQ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6329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笑14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jx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乐123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A1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