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sp

      沈时看着跪在他面前的女人,那颗本来有些空虚的心竟莫名地满上来几分。

          但这还远远不够。

          女人赤裸着身子,虔诚而卑微地跪着,光滑的皮肤在落地窗透进来的余晖下散发着动人的光泽。

          不去触碰他也知道,她的手感有多令他痴迷。

          尤其是那充满弹x,浑圆饱满的臀部,因为规律的锻炼而变得非常具有手感,甚至充满了诱人的力量。

          那是她身上最令他无法自拔的部位,每一次触碰抚摸,或是揉捏拍打,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两个肉团弹x中带着些许反抗。

          每到这时他的征服感便从内心生发出来,像一颗生长力极强的藤蔓,瞬间占据了他所有的思想。

          但他的控制能力也极强,他会驾驭,不会被控制,他要永远凌驾于所有的想法之上,他要掌控自己所有的思想和欲望。

          他是主,就是一切事务的主。

          沈时伸出纤细的食指,带着些微的凉意,轻轻g住女人的下巴,脸上是平和的表情,棕色瞳孔和说出来的话都给人一种命令般的不容置喙:“去阳台。”

          冰冷而沉静,这是他一贯的态度。

          女人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地恐慌,但还是被沈时捉住了,略微满足了些。

          “该用什么姿势?”他始终平稳,尽管他能感觉到欲望已经冲破了体内的牢笼,迫不及待地想要在她身体上留下痕迹,但是他依然能够很好地控制住自己。

          就像在实验室里做的每一次研究,他都能精准地控制变量,分毫不差,但在他预料的反应之外,总是会出现令他意外的惊喜。

          实验是这样。

    • 0
    • 0
    • 0
    • 55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