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东方sp文—现人神的红臀(转载,佚名)

      (守矢神社的院子)

      守矢神社高高的台阶上,一位带着帽子的金发小女孩坐在那里。遥望夕阳下通往山下的小路,脸上挂着一丝焦急。

      “早苗这次有些过分了呢,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最近真是有点放肆了。”诹访子扶了扶自己的帽子,看着正在缓缓下落的夕阳,有些生气的说到:“等早苗回来我一定要好好地教育教育她。”说罢,起身回到了屋内。

      神奈子看着脸上挂着一丝不乐的诹访子,放下手中得碗,说到:“怎么,不开心了吗?”

      诹访子看着刚刚放下碗筷的神奈子,说到:“亏你还吃的起来啊,早苗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你不知道吗?你也不说着急啊。”

      神奈子摇了摇手,说到:“早苗已经不是刚进幻想乡的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子了。再说了,以早苗的能力早就可以对付妖怪之山的天狗什么的了。”

      “我说啊,早苗就是因为你这样才越来越放纵了!她又不是你我这样已经活了千年的神明了,她还是一个不成熟的人类啊,幻想乡的妖怪施展的诱惑,中招的不大多都是人类吗?”诹访子摘下自己的帽子,一本正经地说到:“万一她遇到那些千年老妖,那不就坏了吗!”

      “听你这么说好像有点道理啊。”神奈子品了一口茶,继续对诹访子说到:“不过啊诹访子,我觉得你还是担心过头了,就算是千年的妖怪看在我俩的面子上……”

      “神奈子大人、诹访子大人,我回来啦!”正当两个神明开始议论的时候,一个留着绿色长发的少女推门而入,打断了两位神明的谈话。

      神奈子冲早苗笑了笑,说到:“哟,早苗回来了啊,不过今天有些晚了呢。”

      “是吗?嘿嘿……”早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我想现在可不是笑的时候哦。早苗,你太让我失望了。”诹访子压低声音看着早苗的脸,继续说道:”我说你啊,是不是要早些回来点啊。天天这么胡闹,我都快担心坏了。我想是时候该好好教育教育你了。这样吧,早苗,你今天晚上洗完澡后来我房间,我让你好好体会体会一下什么叫晚上趴着睡觉。”

      “晚上趴……趴着睡觉,诹访子大人您想干什么啊?”早苗此时有一些恐慌,但还是面带笑容,仿佛想用笑颜蒙混过关。

      诹访子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满脸笑容地说道:”早苗啊,你不要担心哦,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让长辈担心的坏孩子应该受到的疼痛的。”

      “啊,别啊,诹访子大人。哎!神奈子大人救救我啊!”早苗听到诹访子的这句话后,立马转身向旁边淡淡地喝茶的神奈子求助。

      神奈子放下茶杯,说道:”早苗啊,不是我不想救你,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一下什么叫做规矩了。诹访子说的对,你自从成了现人神后就有些放纵了呢。”

      “喂!这不就是不想救我吗?”早苗吐槽道,接着又对诹访子好声好气地说道:”诹访子大人,我已经是现人神了,您不要再把我当成人类了!我自己会有分寸的。”

      “我想我惩罚你也会很有分寸的。”诹访子踮起脚尖捏了捏早苗的脸,说道:”才当了几天的神,你和人类有什么区别?根本一点区别都没有!该受伤时你还是会像人类一样不堪的!你呀!就是太自大了,今天晚上看我怎么好好治治你。”

      “啊,对不起,诹访子大人。”早苗开始低头认错,说道:”这次我真的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我……”

      “先吃饭,早苗。道歉的话我想你待会儿有时间说的。”诹访子打断了早苗的道歉,把早苗领到了餐桌面前。

      “哦,是,诹访子大人。”

      ……

      (诹访子的房间)

      “咚咚咚”轻轻地敲门声。

      “请进。”诹访子正坐在席上,旁边摆了一把木质长尺。

      刚刚洗完澡的早苗上半身穿着薄薄的白色单衣,下半身只穿着短短的灯笼裤。早苗推门而入,对正坐在席上的诹访子说道:“诹访子大人,您找我是……”

      诹访子抬头看了看早苗,指着地上的席子说道:“先正坐在我面前,咱们两个先略微谈一谈。”

      早苗之前从未见过如此严肃的诹访子,心里也不由得一震,只好端端正正地正坐在诹访子面前,但是心里已经是怦怦直跳了。

      “反省了嘛?”诹访子睁开一只眼睛,对早苗说道。

      “是,诹访子大人。”早苗急忙应声回答。

      “那你说说你都反省了些什么啊。”

      早苗的双手在大腿上不由得颤动,慌乱地说道:“我不应该让……让诹访子大人和神奈子大人担心,我不应该这么晚才回来。”

      诹访子听完后,微微一笑,说道:“没了?”

      “还有还有!”早苗急了似的回答,继续说道:“我不应该自大,‘成为现人神就可以放纵自己’的观点是错的,我不应该目中无人。”

      “嘛,反省的还行。”诹访子的右手拿起地上的木质短尺,轻轻地在自己的左手敲着,说道:“那么你已经想好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了吗?早苗小姐?”

      早苗看着面前的那把尺子,额头上不由得冒了一些冷汗,说道:“诹访子大人,您……您拿神奈子大人裁衣服的尺子干什么啊,难道……难道是要打手心吗?”早苗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双手。

      “打手心?我想那样还不够,我想用别的方法惩罚你呢。”诹访子握紧了手中的木尺,另一只手抚摸着木尺,说道:“这样吧,你趴到我睡觉的席子上去!”

      “诶!?诹访子大人,我怎么可以擅自趴到您的被子上去呢?”早苗摇摇头,她仿佛知道诹访子想要用什么办法惩罚她了。

      诹访子用木尺轻轻地敲了几下早苗的额头,早苗本能地闭上了双眼。“听话!”诹访子说道。

      早苗没有办法,只好乖乖的趴在了诹访子睡觉的席子上,软软的被子让她感觉有些怪怪的。诹访子隔着灯笼裤用木尺拍了拍早苗的屁股,说道:“怎么,现在知道我想用什么方法惩罚你了吧?”

      “嗯,知道了,诹访子大人。”早苗把自己的脸紧紧地贴在了枕头上。

      “脸看着我,别埋下去。”诹访子又用木尺拍了一下早苗的屁股,说道:“你脱还是我脱?”

      早苗的脸蛋突然变得红彤彤的,带着一丝祈求的语气说道:“别……这个就别脱了,诹访子大人,您最好了,就别让我脱了,很羞羞的……”

      “真是的。”诹访子把木尺放到了一边,两只手指伸进早苗的灯笼裤,顺手趴到了早苗的膝盖处,早苗整个屁股瞬间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了空气之中。早苗的臀部,说不了丰满,但是很圆润,貌似很适合挨打。诹访子拾起木尺,放在了早苗的屁股上,说道:“既然是我帮你脱内裤,那么就准备好受额外的刑罚吧。原本是想让你挨一百下木尺的,看来现在这个数字要不要往上加呢?”

      早苗听后,立马转头对诹访子说道:“别……别啊,诹访子大人,打一百下屁股会开花的,我明天就没办法替您清扫神社了。打几下就好了嘛~诹访子大人,您就网开一面吧,我以后,嗯,我以后一定会听您的话的,诹访子大人~”

      “休得多言!”“啪!”第一下木尺就这样重重地抽了下去。诹访子转头对着早苗说道:“好好给我趴好,乖孩子的话我会适当的轻一点的。如果你不乖的话同样是一百下木尺我可是可以打出两百下的痛苦的哦,早苗小姐。”

      早苗听完后,急忙说道:“好好,都听您的,诹访子大人。”早苗强忍着疼痛乖乖地趴在席子上,腰部下弯,使得挨过一下尺子的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

      “你啊,还是有点紧张呢。”诹访子用尺子戳了戳早苗的紧闭的大腿,说道:“来,稍微分开一些,屁股也别给我绷紧了,放松!”早苗听后,憋红了脸分开了自己的双腿,从下体传来的凉意瞬间化作羞耻感侵蚀着她的大脑。诹访子看着红着脸、眼眶里湿润润的早苗说道:“所谓的好的惩罚就是要做到羞、怕、疼,三者缺一不可!至少我认为是这样的。”说完,又一下木尺重重地打在了早苗的屁股上,被打之处不一会儿就出现了一道红痕,这一下的疼痛程度比早苗预想的要大。早苗也一下子哭了起来,连连求饶道:“呜呜……诹访子大人,轻一点吧,这样下去我可熬不过一百下的。”

      “怎么,就这点程度就哭了?你不是现人神吗?”第三下木尺毫不留情的落在了早苗的臀峰上,接着是第四下、第五下。诹访子边打边说:“现人神的话就算是打一千下,把屁股打烂了也不会有事吧,嗯?现人神小姐?”

      “别啊……我真的错了好不好嘛……”早苗忍者一阵又一阵从屁股上传来的一下又一下的疼痛,心想:完了,这一百下是无论如何都逃不了了。于是擦了擦自己的泪痕,乖乖地说:“嗯……诹访子大人,我知道错了,您就责打我吧,我会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的。”

      诹访子看着突然乖巧过头的早苗,说道:“果真是个孩子啊,挨几下疼痛就乖了。那好吧,早苗,接下来的下数就由我来数吧,你呀,在挨打时专心反省就是了。”说完接着挥舞着手中的木尺。

      打到二十几下的时候,早苗的哭声变成了呻吟声,这不由得使得诹访子有些火大,高高地抬起拿着木尺的右手,用尽全力打到早苗红肿的屁股上,不知是力气太大,还是木尺不结实,尺子直接断掉了。诹访子放下自己手中的半截木尺,说道:“早苗小姐,好歹注意一下你的仪态啊!就是屁股挨几下打就发出这样的声音,是不是太过分了?你刚才哭我没说你就很不错了,你还得寸进尺了是吧?”

      “不是的,不是的,诹访子大人,对不起……”早苗脑中只有疼痛,早就忘记刚才自己的失态了。

      “好了,这次就原谅你了,别再有下次了,待会儿挨打的时候可不要这样了。”诹访子起身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对无力地趴在席子上的早苗说:“我去正室拿一下发刷,你给我乖乖趴好了。”

      早苗只是“嗯”了一声,也不敢说些什么,只得乖乖地趴在席子上。

      诹访子推门而出,在桌子下翻出了好久不用的大发刷,抬头对着正在闭目养神的神奈子说道:“呐,神奈子,我是不有点严厉了?刚刚我打早苗屁股的时候把尺子都打断了。”

      神奈子,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对诹访子说道:“早苗现在和人类还没有什么区别,破点皮倒没什么,养几天就行了。只是不要伤到筋骨啥的就没事了。”

      “这个我有分寸的,只是那孩子哭的太厉害了。”诹访子看着手里的发刷说道。

      “刚才我都听见了,哭的是挺惨的,应该是第一次挨打吧。”神奈子淡淡地说道:“这样不是很好吗,让早苗把第一次挨打的恐惧牢牢地记在心里不是挺好的吗?”

      听完神奈子的话,诹访子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着还在那里乖乖的趴在席子上的早苗,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她缓缓地走向早苗,跪坐在早苗身旁,手里拿着的发刷也放在了早苗滚烫的屁股上,对着早苗说道:“接下来的七十下给我乖乖的趴好,可以哭,但是不能发出那种声音,听清楚了吗?早苗?”

      “是,诹访子大人,我会努力的……呜……”早苗挂着没有擦干的泪水微笑的说道。

      “啪!”发刷的疼痛与木尺的疼痛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东西,一个打得火辣辣的,一个打得又疼又涨。

      “啪!”“啪!”发刷责打红臀的声音与早苗的哭声混杂在一起。寂静的妖怪之山的山顶上,貌似也并不是那么的寂静。

      当还有最后几下的时候,早苗早就把诹访子的床单给哭湿了一大片。诹访子也没有管这些,继续挥舞着手中的发刷。

      “啪!”最后一下发刷终于打完了,看着面前颤抖的已经破皮的紫红屁股,诹访子也是有一些心疼。闭上眼睛对已经哭的不成样子的早苗说道:“早苗真的是可爱呢,脸和屁股一样红呢。”诹访子想开个玩笑缓解一下现在的气氛。

      “呜……诹访子大人,您……您还真是幽默啊……”早苗只得苦笑的迎合。

      “你这孩子,起来吧!”诹访子对已经趴了半天的早苗说道。

      早苗扭了扭身子,对诹访子说道:“诹……诹访子大人,屁股太痛了,我起不来啊……”

      “真是的,看来再打几下才能让你乖乖站起来呢……”诹访子慢悠悠地拿起发刷。

      “别……别啊,我站,我站起来还不行吗?”说完,早苗强忍着疼痛艰难地站起来,只是由于站得不稳,不由得一只手就扶住了墙壁,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红肿滚烫又疼痛的屁股说道:“还不是诹访子大人打得太痛了,呜……”

      诹访子看着早苗,说道:“你这孩子真是可爱呢。早苗,今晚你回到你房间后先给我正坐反省半个小时,然后在睡觉,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把内裤提上去,知道吗?”

      “啊?”早苗脸又一下子红了起来,说道:“可以先提一下吗,外面有神奈子大人啊,求您了诹访子大人……”

      “那好吧,不过到了你的房间立刻给我脱到一边,我可是会检查的哦。”诹访子答应了早苗的这一个请求。

      ……

      (半夜时分,早苗的卧室)

      早苗平趴在床上,感觉屁股上突然传来一阵疼痛,一下子睁开眼睛,小声说道:“谁……谁啊。”

      “嘘!是我,你的神奈子大人。”旁边的神奈子轻声说道:“屁股撅好了,我给你抹点药,明天早上红肿就能消去一半了。小声点,可别让诹访子那家伙知道了哦。”

      “呜……太感谢您的,神奈子大人。”早苗听完,安心的闭上了双眼,只是上药的疼痛有一些难熬罢了。

      ……

      (第二天清晨,早苗的卧室)

      诹访子拿着药膏推门而入,早苗也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早苗,屁股还痛不痛啊?”

      “当然痛了,呜……”

      “好啦好啦,我给你上药,别哭了,待会儿我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团子哦。”

      “嗯……谢谢你,诹访子大人,我会记住这次责打的……”

    • 1
    • 0
    • 0
    • 77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