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桜吹雪与红书包 (上)(转载)(作者不知)

      01

      「风吹春樱起,似雪落满地。」

       

      回忆来到了平成25年的那个春季,那个樱花初绽的校园中。

       

      教室外栽植的樱花已经开始绽放,在三月的春风中来回摇曳着,零星的白色花瓣如初冬的雪片般在风中飘零。尽管枝头还是点缀着初绽的花苞,但只需要再过短短的几天,就能目睹到樱花完全盛开的样子,届时稀疏的小雪也将会成为漫天的大雪。

       

      听起来如此美好,不过我只能隔着玻璃窗目睹这一切了。

       

      虽然是上课时分,但我的心绪已经飘到了六年三班教室的窗外。在本该放春假的日子里,我却不得不背着书包来到了教室,只因学校调整了开学的日子,平成25年度的新学期就这样提前开始。

       

      教室里的同学们都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宝贵的假期却错过了樱花盛开的时节,的确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呢。

       

      不过对我而言,似乎也没有那么遗憾。至少,我只要一抬头就可以欣赏到比樱花更绮丽的风景。

       

      是坐在我斜前方的星琉(せる)酱。

       

      日光从云朵中钻出来,透过玻璃窗洒在了教室中。我的目光也从窗外移回了教室,落到了她的身上。尽管只是一个背影,但还是在不经意间轻轻勾走了我的魂魄。

       

      低垂的马尾辫搭在后襟,头顶扎着醒目的红色发带,灯笼袖下的手臂光滑而又白嫩,鬓角的刘海在日光的映照下显现出茶色光泽,深蓝制服裙下是并拢的双腿。裙子的下方,铺着粉色的棉质坐垫,隔开了星琉的身躯和冰凉的椅面。

       

      最显眼的,还是挂在课桌侧面的红色书包,书包上还装饰着一只金色福袋。这只「红书包」,自然就是星琉酱的了。

       

      「安藤(あんどう)星琉(せる)……」我默默地念叨着她的名字。

       

      虽然大家都穿着制服,但她的背影我总是一眼就能认出。只要一抬起头,就可以盯着熟悉的背影:也许这正是相比于放春假,我更愿意来学校上课的原因吧。

       

      从某种程度上讲,似乎比盛开的樱花还要那么吸引我一些。虽说盛开的樱花也很好看就是了。

       

      「樱吹雪」这样绝美的画面,谁又能够拒绝呢?

       

      当然,星琉是不会知道我这些想法的。此时的她,一定正在用心地听讲吧。

       

      唔……似乎并没有呢,她的目光并不像我猜测的那样落在黑板上,而是和我一样,飘向了窗外的樱花树,难道是在和我欣赏同样的景致么?

       

      那么,此时此刻,她会想些什么呢?她手中握着的铅笔,在纸上记录着什么呢?

       

      是在做国语课的笔记吗?虽然星琉一向很用功,但直觉告诉我并不是。

       

      是在纸上随手涂画着什么吗?就像……就像我现在正在做的一样。

       

      作为校内超人气社团—美术部部长的星琉,一定是在做这样的事情吧!「只需要一节课的时间就能一边听课一边随手完成一幅线稿」的传说让星琉酱在整个校园内都有不小的名气。当然,各种校园展览和文化祭也少不了星琉酱的参与。

       

      而我,只不过是美术部的一个透明人罢了。尽管有时会随手在教科书上涂鸦,但是和从小就练习绘画的星琉比起来,我还是太过业余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嘛,毕竟星琉出身于知名的艺术世家,她的父亲安藤先生更是以杰出的漫画和插画作品而名气十足。也难怪年仅十二岁的星琉能够拥有如此出众的绘画技艺了。

       

      能生在这样的家庭,一定会掌握某些提升绘画技艺的秘诀吧!只是这样的秘诀,外人恐怕就无从得知了。毕竟一向羞涩而内敛的星琉,很少和班上的同学有什么交流,被人呼唤名字时甚至还会羞得脸红。每当同学们在一起聊天和玩耍的时候,星琉总是默默地坐在角落里画画。即使是和星琉关系最近的美里酱,也对星琉的私事知之甚少。

       

      沉默寡言的星琉酱,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呢……

       

      「神谷君,要认真听讲哦!」

       

      是国语老师在呼唤我的名字。

       

      漫无边际的思绪霎时回到了课堂上,慌忙放到课桌下的手中还攥着刚才试图藏起来的稿纸。不过幸好国语老师没有批评我,也没有发现我的铅笔在稿纸上留下的印迹。

       

      当然,开小差还是会被发现的。

       

      「是的老师,对不起……」

       

      我顿时涨红了脸,后背也渗出了冷汗,不过并不是因为国语老师突如其来的提醒。

       

      而是因为,星琉刚才闻声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尽管只有一瞬间而已。

       

      就像被小石子砸出涟漪后恢复平静的水面,被短暂打断的课堂很快就恢复了原有的节奏。待到思绪平静后,我又悄悄掏出了那张被我匆忙间揉皱的纸张,并连忙用手掌抚平纸张的褶皱,试图让纸上的铅笔画重新清晰起来。

       

      上面用铅笔画着的,是星琉酱的背影。

       

      02

      随着国语课结束的铃声响起,午休的时间到来了。

       

      我从书包中掏出了不锈钢便当盒,面无表情地打开了盒盖。今天的午餐是饭团、腌菜和炸肉丸子,尽管妈妈十分得意于她炸丸子的精湛技艺,但是每天中午会都重复同样的炸肉丸子,对我来说未免还是单调了些。

       

      我略微抬头,瞥见了星琉也将手伸向她的红色书包,掏出了更为雅致的木制便当盒,盒盖上还绑着粉色的丝带。

       

      是精致的星琉酱呢!

       

      但我的视线很快就被挡住,因为有几个身影在她的桌边停了下来。

       

      「书包(ランドセル)大小姐今天吃的是什么呢?」

       

      「啊哟,这么讲究的盒子,不愧是包酱呢。」

       

      虽然并没有搭理这几位同学,但星琉的脸上还是流露出了一丝不悦。

       

      「真是讨厌鬼,为什么总是给星琉起这么无聊的外号……」我在心里暗暗地絮叨着,却并没敢讲出声来。即使和星琉一样地感到了一丝不悦,但向来胆小懦弱的我是从来不敢当众出头得罪人的。

       

      尽管「包酱」并不是什么特别过分的外号,但是被这样无聊地起哄和纠缠,确实是一件令人烦恼的事情。况且,星琉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我默默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星琉的桌前,捧着便当盒从他们中间挤了过去,用自己的身体委婉地迫使他们退散到一旁。

       

      「麻烦让开一下,抱歉。」我故意摆出了一张冷漠的脸。

       

      这几个人自知无趣地散开了。而我也顺势搬来自己的椅子,隔着星琉的课桌和她面对面坐着。星琉抬头看着我,眼中流露出一丝感激的神情。

       

      「神谷君……谢谢你……」

       

      「没关系,星琉酱。我妈妈今天又炸了肉丸子……」

       

      「快让我看看你的便当!」

       

      星琉难得地流露出了激动的神情。尽管我已经吃腻了,但是星琉却对我妈妈炸的丸子有着非同寻常的狂热。

       

      「喏,还是这些……没有什么亮眼的……星琉酱的便当倒是更值得期待呢。」……

       

      和星琉共进午餐,已经逐渐成为了我的日常活动。能够互相交换便当、享用到更多样的食物,对小孩子来说当然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何况对我来说,这种幸福并不止这一层含义。能够和星琉坐在一起默默地享用午餐,即使一句话也不说、仅仅是凝望着星琉的眼睛和脸颊,已经是足够幸福的时光了。

       

      不过,今天的我其实是打算和星琉聊些什么的。

       

      星琉满脸兴奋地吞咽着炸肉丸子,流露出一副满足的神情。而我也不客气地伸出筷子,夹走了星琉便当盒中的炸天妇罗。

       

      不得不说,星琉妈妈的厨艺实在是太出色了,无论是金黄的玉子烧、还是精致的鳗鱼卷、或是透着酥脆光泽的炸天妇罗,每一件食物都看起来诱人而可口。

       

      而我的便当和她比起来,就显得有些相形见绌了。尽管每次都不好意思将筷子伸向她的饭盒,但她却总是热情地招呼我过来一起分享她妈妈精心准备的美食,并且不客气地从我的饭盒中夹走几只我早已吃腻的肉丸子「作为交换」。

       

      今天也不例外。我望着星琉心满意足的脸,樱桃般的嘴角还挂着饭粒,眯着的眼眉微微挤在一起,粉扑扑的脸蛋透着一丝红润。尽管打扮得很端庄,但是用餐时狼吞虎咽的可爱样子却很难得地让人没有距离感,与她平时沉默寡言的姿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神谷君,最近有在练习临摹线稿吗?」没等我开口,星琉就主动开启了话题,这是让我有些意外的。

       

      尽管在美术部,我们都是加贺小姐的学生;但是「闻道有先后」,在闲暇之余,我还是会向星琉请教一些额外的绘画技巧。只有在聊到与绘画有关的话题时,才能让一贯沉默的星琉变得活跃一些。

       

      当然,这也是我和星琉能够成为好朋友的原因。不过除了我和美里酱,内向的星琉似乎也没有更多的好朋友了。

       

      「是啊,自从临摹了星琉酱提供的线稿素材后,运笔的手法熟练了很多呢!」

       

      「那神谷君有练习实物临摹的技巧吗?」

       

      「也是有的……对了星琉酱,我最近在尝试练习人体结构,想请星琉酱……」

       

      「咦,怎么突然开始挑战画人体结构了?看来神谷君进步很快嘛~」

       

      「也没有啦……其实很久以前就开始尝试了……」

       

      我们一边交流着绘画心得,一边结束了简短而丰盛的午餐。本该午休的闲暇时光,却因为兴奋的交谈而变得毫无困倦。星琉酱用手帕擦干净嘴巴,从红色书包中取出了绘画板,继续着她未完成的描绘。

       

      画板上面,是窗外那株初绽的樱花树。

       

      星琉在专注地描摹着她的画作,并时不时地拨弄着遮挡视线的刘海。而我默默地坐在她的身旁,凝视着她专心作画的模样。

       

      就像在放学后的美术室那样。不过有加贺小姐的监督,我只能在临摹练习的空余悄悄地抬头瞥视一眼星琉,而不是像此刻这样心无旁骛地观察她。毕竟被威严的加贺小姐发现练习时开小差,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这位加贺小姐,就是我们美术部的指导老师了。尽管只是从艺术大学毕业不久的新手教师,加贺小姐却透露着成熟而端庄的气质,甚至还有那么一点严厉。不过能够接受加贺小姐的专业绘画指导,确实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作为美术部长的星琉酱,更是得到了加贺小姐的格外照顾和青睐。每天社团时间结束后,加贺小姐总会留下星琉,在美术教室进行单独的额外辅导。能获得这样的殊荣,真是令人羡慕呢。

       

      「真羡慕星琉酱,总能得到加贺小姐的单独指导。」

       

      「嘛……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羡慕的……还不是因为家父的缘故……」

       

      「咦……是因为令尊……安藤先生?」

       

      「是的,神谷君。加贺小姐是家父的学生……」

       

      「难怪加贺小姐的绘画技艺也如此高超呢!」

       

      「是啊,所以也和家父一样严格……」

       

      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听闻星琉家教严格了。不过像安藤先生这样的名画师,对自己的女儿严格要求,似乎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知识星琉每次提起她的父亲时,都会流露出一丝紧张和局促感,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就像现在这样,星琉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仿佛生怕班里的其他同学听到。不过关于星琉家教严格的传说,早已在班里流传开来。但具体是什么情况,并没有人知晓。即使是星琉的好闺蜜,也对此知之甚少。

       

      不过加贺老师的严格,倒是在美术部出了名的。比如有部员作画不专心、或是课后懈怠疏于练习的时候,就会被加贺小姐责令伸出手心、用美术室专用的直尺抽打。除了表现优异的星琉,其他部员都未能幸免。

       

      既然是安藤先生的学生,那加贺小姐的教学方式会不会是受到了安藤先生的启发呢?这种严格的方式会不会被安藤先生用在星琉的身上呢?

       

      我陷入了遐想。而星琉酱还在专注地描绘着窗外的樱花树。

       

      「似乎是一幅已经完成的临摹作品,为什么还要继续画呢?」

       

      「并没有完成哦,我在想象它凋零那天的样子。」

       

      「可现在才是初绽的状态呀……」

       

      「神谷君听过「樱开七日」的说法么?」

       

      「嗯,是形容樱花的生命很短暂、只绽放七日就会凋零,对嘛?」

       

      「对的。当樱花开始绽放时,就已经可以预见到它凋零时的景象了。」

       

      「听起来好悲伤呢……」

       

      「一点都不悲伤,神谷君。」星琉话音一转,罕见地露出了一丝甜美的笑容,「樱花凋零的样子,才是最值得描绘的,不是么?」

       

      嗯,星琉酱说得没错。那么,该如何去描绘这幅画面呢?

       

      「风吹春樱起,似雪落满地。」

       

      嗯,一定是这样的吧,我默默点了点头。

       

      03

      放学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今天没有美术部的社团活动,可以提前回家。星琉收拾好书包,和她的闺蜜有说有笑地离开了教室。而我也独自踏上了回家的路。

       

      穿过两侧是低矮民居的小巷,跨过铁道口的步行天桥,就来到了一条开满樱花树的石阶小径。沿着阶梯拾级而上,就会到达一片住宅区,据说星琉的家就在那里。而我则会沿着石阶另一侧的坡道向下,那是通往我家的道路。

       

      虽然只是初绽,但石阶路旁栽植的樱花树还是放慢了我的脚步。

       

      偏斜的日光透过花朵和枝杈的缝隙,洒在泛着青苔的台阶上,留下了斑驳的光影,初绽的樱瓣将斑驳的光影染成了淡粉色。这是阳春三月的樱花时节特有的景致。

       

      真是令人流连的美景啊!

       

      就在这时,突然有一阵强风袭来,吹得樱花树的枝叶沙沙作响。我慌忙背过身去,面朝阶梯的方向,躲避突如其来的狂风吹拂。

       

      当我将目光转向阶梯上方时,我看到了一幅令我难以忘怀的绝美画面。

       

      台阶旁的樱花树在风中摇曳着,初绽的花瓣被风从枝头吹落,轻盈地在风中飘零,宛如隆冬时节纷飞的雪花,将天空染成了晶莹的颜色。泛着青苔的石阶上,散落着被风吹落的淡粉色花瓣。

       

      「樱吹雪」的意象,形容的就是此时此刻吧!

       

      不过,首先出现在我视野中的,其实是一双粉色的运动鞋。

       

      目光向上移动,是包裹着白色袜子的小腿,及膝的袜沿处有两道粉色条纹。

       

      无论鞋子还是袜子,都让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印象,似乎这是一套固定的搭配。

       

      目光继续向上,是一条被风吹起的深蓝格裙,裙摆还在随风飘动。没错,这是我们小学的女生制服,因为我的视野中同时出现了一件灯笼短袖式样的白色衬衫,让我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当然,还有视野中央那只最醒目的、最熟悉的「红书包」。

       

      我大概已经可以确认这只书包的主人了。没错,书包旁挂着的金色福袋、在风中飘舞的红色发带,这两件我无比熟悉的饰物都可以印证我的猜测。

       

      那么,这副和我正在对视的面孔,当然就是星琉酱的咯。

       

      准确地讲,是「安藤(あんどう)星琉(せる)」同学。

       

      她的长发随风飞舞,露出了她羞得通红的脸蛋。她和我对视的目光中流露出了有些诡异的惊恐与不安,仿佛发生了一些糟糕的事情。她的小手按住了身体前方的裙摆,努力让裙子不被狂风吹拂起来。

       

      但是她忽略了身后那个方向。

       

      于是我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后,看到了那一幅令我难忘的画面。直到过去了这么多年,这幅画面都依然刻在我的脑海中。

       

      制服外裙和白色衬裙都被狂风掀起,裙下的乍泄春光被一览无余。更加意味深长的是,她站在比我高的台阶上,

       

      我的视线刚好和她的裙底平齐。

       

      两条滑的大腿中间,是一块纯白的三角形布料,是我从未有机会窥见的私密布料。

       

      是女孩子的内裤,或者说,是星琉酱穿着的内裤。

       

      但是这还算不上最糟糕的,真正糟糕的,是星琉酱的内裤包裹着的部位。

       

      也就是……星琉酱的……屁股。

       

      紧身的三角内裤只能勉覆盖星琉酱的小半只屁股,其余的部分都裸露在空气中。在被风吹起的裙摆下,我清晰地

       

      窥见了这只屁股上的鲜红印迹,和纯白的内裤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鲜红的印迹太过显眼,是和白皙肤色迥然不同的红,就像那只鲜红的书包一样。

       

      「星琉酱的屁股,是红色的。」

       

      当然,这幅景象只持续了几秒钟,裙摆就落回了原先的位置。但是我脑海中的画面却定格在了那一刻,那如如雪般在风中飞舞的樱花,和那只书包一般的鲜红。

       

      星琉面红耳赤地捂着裙子跑开的画面,我已经记不得了;就连路旁驶过的摩托车、和趴在巷子口的异色瞳的猫,都没能引起我的注意……

       

      直到我心跳加速地回到自己的家中,脑海中依然浮现着、星琉双腿之间的私密。我喘着粗气地躺在床上,感到身体内有一阵暖流在涌动。

       

      「天呐,似乎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她的内裤原来是纯白色的……」

       

      「这样子会被当作变态的吧……」

       

      关上自己的卧室门,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手中攥着上课时偷偷绘制的涂鸦。我的心跳和呼吸始终未能恢复平静,额头和手心也渗出了汗。

       

      「她的屁股,为什么会泛着红色呢?」我不禁陷入了沉思。

       

      虽说是第一次窥见女孩子的裙底,但是……也不应该是这种颜色吧!

       

      倒是有些像「肿痕」之类的印迹……

       

      脑海中一闪而过的诧异和遐想也在不停地萦绕着,直到被敲门声打断。

       

      「神谷君~」是妈妈在喊我的名字。

      「啊,妈妈……我回来了……」

      我涨红了脸,慌张地将涂鸦藏在背后,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子。

      「便当盒中出现了虾壳哟,妈妈今天并没有做这个吧~」

      「妈妈……我和同学交换便当了……是很美味的炸天妇罗……」

      「和同学保持友谊、顺便多品尝一些美食,是很聪明的做法呢!」

      「是啊……妈妈做的丸子也非常受欢迎呢……加油呀,妈妈~」

      「关于交朋友这件事,神谷君也要加油呢!」……

      露出笑容的妈妈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被夸赞炸丸子让她很开心。

      原来是虚惊一场啊!是我自己太过紧张了吧,才会误以为妈妈发现了什么。

      妈妈关上门后,我又悄悄拿出那张涂鸦,继续着课堂上未完成的描绘。当然,脑海中依然浮现着那个私密的画面。

      日暮西沉,但窗外初绽的樱花树依然在黄昏的灯光下摇曳着,和我脑中的画面不谋而合。不得不说,即使是初绽的樱花就已经足够绚丽了,更何况几日后的盛放呢?

      晚餐时间到了,我来到了餐桌旁,电视中正在播放着气象厅放送的节目。不过今天除了常规的天气预报外,更有和「花见」相关的主题:

      「平成25年春の桜前線情報」

      每年的春季,气象厅都会发布「樱前线情报」,给出各地樱花盛开的预测日期,以方便民众赏樱。当然,这也是我每年都会期待的电视节目。

      「桜滿開予想日:東京03/22,福岡03/23,京都03/24,大阪03/27,仙台04/02,長野04/06,青森04/20,札幌04/30……」

      凭借着社会课上学到的一点地理知识,我在电视中寻找着自己的家乡。

      看来距离樱花盛开已经只有几天的时间了。在那一天将会举办隆重的「花见大会」,那将是每年一度的盛大节日。尽管那天还要上课,但是樱花尽情绽放的盛况,实在是太值得欣赏了。

      不过,我更关心的还是放学路上的那幅画面。星琉酱的裙下为什么会是那副模样呢?她的屁股为什么是红色的呢?她的身上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呢?带着这样和那样的疑惑,我进入了梦乡。

      「风吹春樱起,似雪落满地。」

      夜色已深,但卧室外的樱花还在月光下悄然绽放。

      04

      第二天早上,我再次在教室见到了星琉酱背着红书包的背影。上课铃声还未响起,教室里还沉浸在一片吵闹声中。又有几名顽皮的同学围聚在星琉的课桌前。

      「超人气的书包(ランドセル)酱来了呀!」

      「是什么颜色的包酱呢?」

      「是红色的包酱哦!哈哈~」

      「就像包酱的脸蛋一样红!」

      似乎有几位是昨天的放学路上一起经过的男生。如果没有猜错,他们肯定也和我一样,在风中窥视到了星琉的裙底。

      星琉涨红了脸,羞怯地低着头。想不到可怜的星琉又被这帮讨厌鬼纠缠了!

      因为姓名的发音和「ランドセル(书包)」接近,星琉被人起了「包酱」的外号。本来就容易感到害羞的星琉,经常会被类似的无礼言论困扰。

      这样的困扰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由于在校园中出众的才艺表现,再加上令人嫉妒的脸庞,星琉莫名其妙地成为了一些同学的霸凌对象。而星琉胆怯懦弱的性格,更是助长了霸凌者的气焰。

      我的性格也和星琉相似,内向、胆小而又软弱,在校园里从来不敢招惹别人,除了星琉之外也没什么朋友。就连妈妈也希望我能变得开朗和勇敢一些。

      但今天的场景实在是让我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同样尝过被霸凌滋味的我,非常能体会星琉此刻的羞愤和无助。在这股情绪的驱使下,我猛然站起了身。

      「喂!是安藤星琉(あんどうせる,andouseru),不是书包(ランドセル,randoseru)!你们这些笨蛋,都六年级了,连这么简单的发音都念不对!应该被送到幼稚园去重新学习五十音!」

      整个班级都能清楚地听见我的厉声斥责。我愤怒地拍着桌子,脸上罕见地露出了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听清楚了!是安藤星琉(あんどうせる)!」

      吵闹的教室顿时陷入了安静之中。平日一向软弱可欺的我,今天却如此一反常态地强势,即使是最顽劣的霸凌者也被我吓得说不出话。

      「喂!你们这些笨蛋,可以离星琉远一点吗?」

      星琉的闺蜜美里酱也在帮我呵斥他们,昨天的放学路上,她也目睹到了星琉的窘况。

      霸凌者们自讨无趣地散开了。上课铃声响起,班级也恢复到了往常的秩序中。

      今天的教室外,樱花比昨日绽放得更鲜艳了。但我心绪并不在窗外。

      我望着星琉,隐约地瞥见了她的眼角泛着些许湿润。

      她不知道的是,我又在课堂上偷偷地在描摹着手中的画,和昨天上课时的涂鸦是同一系列。只是今天,画中的人物肖像由背影变为了侧影,像是被人呼唤的样子。

      除了绘制中的肖像画,我的课桌上还有一张绘制好的卡片,上面点缀着樱花的图案。这张卡片,是我准备呈给星琉酱的「花见邀约」。

      昨晚思虑了许久之后,我做出了邀请星琉酱一起赏樱的决定。不过这份邀请,我决定在放学后再向星琉酱发出。今天有美术部的活动,星琉酱无法和美里酱同行,我因此获得了和星琉放学同行的机会。当然作为补偿,我将今天和星琉酱共进午餐的机会让给了美里酱。

      一整天的时间,我都在思索着「花见邀约」的事情。即使是美术训练的时候,也根本没有听清加贺小姐在说什么。

      当然更加吸引我注意力的,是美术室窗外的樱花树—其实和教室中看到的是同一株,却是以另一种角度呈现的。美术室视角中的樱花树,似乎有着别样的韵味呢!而樱花绽放的程度,也比昨日更加绚烂了。这不禁让我对盛开日的场面浮想联翩。

      想到这里,我抬头看了一眼星琉酱。放学回家的路上,她会接受我的邀约嘛?我的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她似乎也在观察窗外的绽放的樱花。

      加贺小姐今天并没有留下星琉单独辅导。在更衣室换好鞋子后,我就和星琉酱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能够和星琉结伴回家,对我而言是弥足珍贵的时光。

      今天的放学路上,樱花开得比昨天更鲜艳了,就连洁白的天空仿佛也被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散发着甜美的气息。

      「风吹春樱起,似雪落满地。」星琉酱似乎被路旁的樱花陶醉了,流露出兴奋的神情,「神谷君,这个句子真是太有意味了!」

      「是啊,「樱吹雪」本身就是一个绝美的意象呢!」

      「不愧是国语测验满分的神谷君呢!」

      星琉的脸上洋溢着羡慕的神情。不过,星琉高超的绘画技艺,同样是值得我羡慕的。能够互相欣赏彼此的闪光点,这样的友谊一定很值得珍惜吧!

      我们愉悦地闲聊着,从绘图的技巧一直聊到了安藤先生与加贺小姐。

      「星琉酱,加贺小姐单独留下你的时候,都会教授你什么呀?」

      「这个问题……其实不好意思回答神谷君……但是……」

      「咦?」说到这里,星琉酱露出了令我疑惑的尴尬神情。似乎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但是……但是神谷君是星琉最好的朋友……即使让神谷君知道了……也不会被笑话的对吧……」

      星琉的声音越来越低,脸蛋也越来越红。

      「其实……并不是进行美术指导……」

      吞吞吐吐的语气,似乎要向我吐露什么难以启齿的秘密。

      不过整条路上只有我和星琉酱而已。除了我们二人之外,就只有默默绽放的樱花了。

      「不是美术指导,那是做什么呢?」

      「是「行为指导」……也就是当我在学校犯了错误、或者练习态度不够端正的时候,对我进行必要的惩戒……具体来讲,就是……」

      「就是什么?」

      「就是……打我的屁股……」

      空气突然陷入了静默,只有花瓣在风中飘落的声音。

      就在听到「打屁股」的一瞬间,心头的诸多疑问似乎顿时迎刃而解了。

      「我们都以为加贺小姐偏袒星琉酱。想不到她对星琉酱才是最严格的啊,真是令人意外!」

      「是啊……不过对我其实也是「偏袒」啦……因为和爸爸相比,我还是宁愿被加贺小姐打屁股……」

      「星琉酱的爸爸似乎格外地严厉呢!」

      「是啊……被爸爸打屁股,是星琉最害怕的事情了……」

      「令尊大人现在还会打星琉酱吗?」

      「当然会的……就在开学前,星琉还因为不想上学……被……被责令脱掉裤子……光着屁股……挨爸爸的教鞭……眼睛都哭肿了……」

      「天呐,听起来就好疼……」

      「是啊…还要肿着屁股来上学……到现在还没有恢复……」

      星琉一边回忆着,一边忍不住流下了眼泪。不过昨天发生在台阶上的那幅画面,总算是被星琉亲自解开了谜底。我这才明白,星琉的家教是如何地严格。而她彬彬有礼的气质和出众的绘画技艺,恐怕也和严格的教育分不开吧!而能够倾诉这样难以启齿的秘密,对于星琉而言也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似曾相识的台阶前。我们将在这里分别,踏上各自回家的路。

      「星琉酱,谢谢你分享这个秘密。」

      「能被神谷君倾听,星琉也非常开心呢!」

      「一定会替星琉酱守护这个秘密的,请星琉酱放心!」

      「谢谢你,神谷君。对了,今天早上的神谷君……很勇敢呢~」

      「是因为星琉酱才变得勇敢的……」

      我略微羞涩地掏出了准备好的卡片,鼓起勇气递给了星琉酱。我默默地站在比星琉低两三级的台阶处,等待着星琉翻开卡片后的回复。

      空气格外安静,只有花瓣在风中飘落的声音。

      「能和神谷君一起欣赏「樱吹雪」什么的,真是值得期待呢……」

      站在台阶上的星琉,脸蛋又红了起来,但是这次却露出了甜美的笑容。于是,星琉酱就这样答应了我的「花见邀约」。

      临别的时候到了,目送星琉踏上台阶后,我也迈向了回家的路。

      「风吹春樱起,似雪落满地。」

      今天的台阶上,散落的花瓣似乎更多了。

      05

      今天是樱花盛开的日子,也是相约和星琉酱赏樱的日子。

      星琉酱今天披了一件粉色的绒线外衣,红色的发带上别着一只樱花形状的发卡,下身是不变的蓝色制服裙、粉色运动鞋和白色小腿袜。

      当然,依旧背着那只熟悉的红色书包。

      即使在花见大会的人潮中,这一身装扮也会显得格外可爱吧!

      由于星琉酱没有将这次约会告知他的父亲,她必须在天黑前回到家中,以免引起父亲的怀疑。因此,留给我们赏樱的时间其实很短暂。

      但星琉酱能够同意邀约,我就已经非常知足了。毕竟这意味着我和星琉的友谊又增进了一步。对于一向胆怯害羞的我而言,这确实是很难得的进步。

      「关于交朋友这件事,神谷君也要加油啊!」妈妈的勉励依然在耳边回响着。

      错过了今天的「花见大会」,下一次的樱花盛开就要等到明年了。到了那时,六年的小学生涯也就要结束了。

      是和樱花一样稍纵即逝的机会呀!

      完全盛开的樱花,果然比前几日加起来都要夺目。粉白相间的色彩层次分明、错落有致。纷飞的花瓣将碧蓝的晴空染成了晶莹剔透的颜色,仿佛冬日雪后初晴一般澄澈。虽然接近黄昏时分,偏斜的阳光依然灿烂夺目,透过花朵和枝叶的缝隙洒在青石板的路面,映照着飘落满地的花瓣。

      尽管没有「上野公园」和「千鸟渊」之类的花见圣地享有名气,但是这里樱花盛开的绮丽景色完全不输这样的知名景点,也难怪会吸引如此多游客了。

      在拥挤的人群中,我转过头,注视着身旁的星琉酱。她的红色发带在风中飘舞,长发被微微掀起,露出了白中透粉的脸颊。最重要的是,她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平日难得一见的甜美笑容。今天的星琉,似乎格外地开心呢。

      凑巧的是,星琉同我一样也转过了头,二人的眼睛就这样对视在一起。

      「神谷君,这就是你提到的「樱吹雪」吧!」

      「是啊,如果没记错的话,星琉似乎在创作一幅画?」

      「其实……那幅画是送给神谷君的……」

      「能收到星琉酱的作品作为礼物,真是倍感荣幸呢!」

      「不过,请再给星琉一天的时间。」

      「那就等到明天放学后如何?」

      「嗯~」

      星琉爽快地答应了。不过她不知道的是,我也有一份送给她的礼物。

      唔,等明天再告诉她好了。此刻的星琉,正沉浸在欣赏「樱吹雪」的美景中,我不忍心用这个消息打扰她的专注。

      再说,给她制造一个惊喜,是最好不过的了……

      日暮西沉的时刻,花见大会的人潮依然没有丝毫减退的意思。喧闹的人群中,游客在纷纷拍照合影。不少年轻的

      姐姐们穿着盛装的彩色和服,头上戴着簪子之类的饰品,手中提着精心绣制的福袋,脚上踏着古朴的足袋和木屐。

      在拥挤人潮中慢吞吞地挪动着,时间仿佛也逐渐凝滞了。还好鲜艳的红书包在人群中分外亮眼,让我始终能够紧紧跟随在星琉的身后而不至于走散。

      一阵晚风袭来,盛放的樱花纷纷从枝头飘落,遮天蔽日的白色花瓣宛如骤降的暴雪般纷飞在青空中。如雪片般漫天飞舞的花瓣,引得游客纷纷驻足、拍照留念。

      「星琉酱需要拍照吗,我从家里带了相机的。」

      「不用了,神谷君。」

      驻足观赏的星琉,似乎还沉浸在花朵的海洋中。

      「这么绮丽的风景,难道不想拍下来留念吗?」

      「用眼睛看就好了。」

      「可是只用眼睛看的话,很快就会忘记的啊。」

      「为什么一定要记住呢?」

      我疑惑地注视着星琉的眼眸,似乎想从其中读出些什么。

      「反正……只会开七日的嘛……」

      「听起来好悲伤呢……」

      「一点也不悲伤,神谷君。」星琉突然露出了熟悉的灿烂笑容,「短暂的时光,才是最珍贵的呢!」

      我若有所思地望着星琉嘴角绽放的笑容,粉红的薄唇就像盛开的樱花一样绮丽。

      是啊,短暂的时光才是最珍贵的。

      就像此时此刻。

      我默默地用眼睛记录着视野中的美景,就像星琉在做的那样。尽管置身于拥挤而喧闹的人群中,我却只能听到花瓣飘落的声音。

      随着夕阳西下,短暂的时光似乎很快就要结束了。

      为了赶在天黑前回家,我们只能匆匆地结束花见大会的观赏。据说夜晚的樱花会在月光下更加绮丽,但我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

      在归途的道中,我和星琉并排行进着。崎岖不平的青石板路面,和散场的拥挤人流,都减缓了我们挪动的速度。时间仿佛再次凝固了下来。

      空气中飘来了淡淡的香气,似乎是风中飘舞的花瓣的气味,似乎是沿街兜售的三色团子气味,似乎是和服姐姐们熏香的气味。

      不过,我捕捉到的,似乎是星琉酱的衣袖间和发梢处独有的香气。

      似乎从来没有和星琉的距离如此接近过,尽管已经是很要好的朋友。

      尽管很喧闹,但还是感受到了心脏在跳动。是我的,还是星琉的?我也分不清楚。

      心头是一阵特殊的律动,是平时和星琉在一起时所没有的。

      「胆小的神谷君,要勇敢一点呢!」耳边又回荡起了这样的自言自语。

      趁着星琉不注意,我深吸了一口气,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接着就伸出了手,在不经意间抓住了一件柔软而又嫩滑的东西。是肉乎乎的触感,渗着一层微微的潮意,还有纤细光滑的指尖。

      是星琉酱的手。

      第一次和星琉的肢体接触,伴随而来的是一阵过电的感觉。透过指尖传遍了全身。不过指尖似乎被勾得更紧了。

      此时的星琉,一定是红着脸的吧。就像道旁盛开的樱花那样,粉中透红。

      两人默契地沉默不语,但微微牵着的手始终没有松开过。直到踏着节奏相同的步子、来到了要分别的台阶处。

      依依不舍地松开的时候,手心已经被渗出的潮汗浸湿,而星琉的手心也是一样的。

      暗金色的夕阳下,天空像是笼罩着一层薄纱。

      台阶旁的樱花,也在昏暗的路灯下尽情地绽放着。尽管没有「花见大会」上连片的樱花树那般壮丽夺目,却依然有别样的韵味。

      「风吹春樱起,似雪落满地。」

      和星琉酱的「羁绊」,似乎更近了一步呢。

       

      • 注1:「平成25年」指2013年(原图的创作年份)。
      • 注2:角色「安藤星琉」(あんどう せる,andouseru)的名字与「书包」(ランドセル,randoseru)谐音。
    • 1
    • 0
    • 0
    • 39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