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4
    • 狱校——第一章

      今天进来了的那个妞很正点啊!”卧凤监狱的看守狱警小杨贼着一双眼,悄悄地对着旁边另一个看守员王狱警道。
      “是啊,看那水灵灵的眼睛,那皎白胜雪的皮肤,那挺立耸直的胸部,还有那浑圆挺翘的屁股,啧啧,要是能玩上两把,少活一两年都值了。”王狱警双目出神,傻傻的笑道。
      在监狱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呆久了,就是柳下惠也得变猪哥亮。
      “口水都流下来了。”小杨忍不住地调侃了一句。
      王姓狱警急忙用手擦了擦嘴角,却发现嘴角并无水渍,只得尴尬的笑了笑。
      这时,小杨又向王狱勾了勾指头,低声对他说:“你知道那妞被判了多少年吗?”
      王狱眉毛一挑,每当小杨向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一定有料要爆。
      “几年?”
      小杨用手比划了一个数字。
      王狱看着小杨的的手指,试探性的问道:“三年?”
      小杨摇了摇头。
      王狱顿时感到一阵可悲:“三十年?那不是她出去都是个老太婆了?”
      这时,小杨颇为神秘的笑了笑,伸头凑到了王狱耳边,低声道:“那可说不准,搞不好过几天,你在这监狱就看不到她了……”

      此时的监狱狱长办公室里唯一一把座椅上,半躺着一个50来岁的中年男人,他的身边,低头站着一个面容憔悴却难掩丽姿的的年轻女子。
      那女的约莫18来岁,皮肤皎白,脸部更是凝脂胜雪,足以羡煞万千女子;黑色的大眸子里闪动着不同于憔悴面色的灵动,一眼望去,便又一种惊艳的感觉。黄金比例的身段更是吹毛求疵也找不到一丝瑕斑,尤其是那快要撑破裤子的圆润臀部,更是令人望而遐想无边。
      别说在姿色普遍低下的监狱里,就是放在外面,都将引得满城风雨。
      从此时的情况来看,那中年男人便是狱长了。
      狱长的眼睛很深邃,加上他眯着眼睛,又面带淡淡的微笑,着实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什么。
      “上面给了话,问你是否自愿去狱校,改过自新。”狱长在烟灰缸上点了点外面进口的雪茄,深吸一口,又缓缓吐出一口云气后,慢慢说道。
      “狱校?”年轻女子可从没听说监狱里还有学校。
      “没错。”监狱长望着她看了一会儿,又偏过头去,似乎不太在意的样子。
      此话一出,年轻女子微微一皱,并没有立刻回话。
      她还以为对方会拐弯抹角绕圈子什么,想不到开门见山的就说出了目的。
      狱长也不着急,慢慢的吮着昂贵的雪茄,等待着年轻女子的回话。
      办公室里一时陷入了沉默。
      半晌。
      那年轻女子终于用贝齿咬了咬娇艳的红唇,还是问了问狱长:“为什么?”
      狱长把头转向了年轻女子,用眼看了她好一阵子,才说道:“你进去后就知道了。”
      这话说的不漏风声,让年轻女子始终觉得里面有问题。
      “狱校里服刑,和监狱里有什么区别呢?”年轻美貌的女子又追问道。
      典狱长皱了皱眉,挥挥手道:“我怎么知道那些,那里面,我也不太了解。不过我知道,出校后就等于出狱了,而出校只要大概五年左右。”
      这便是赤果果的诱惑了。
      年轻女子一听,果然有些意动,但是却并没有直接给予答复。
      典狱见那女子有些心动,便又趁胜追击的道:“可不是每人都能进去的,我当了13年的典狱长,能进去的不超过十人呢。”
      年轻的少女还是里面有什么蹊跷,好像对面很希望自己进去一样。故心中虽然有些意动,不过脸色却依旧不变。
      但典狱长终于失去了耐心,脸色有些阴沉的道:“今天内给我答复,明天那些人就要走了。”说完,撑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就要向办公室外面走去。
      也不知道是典狱长故意而为,还是少女心中不安作怪,狱长的脚步声一步比一步轻,就好像机会就要从她眼前消失。而当典狱长就要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她终于咬牙向典狱长喊道:“等等!”
      典狱长只回了半张脸过来,脸色故作不耐:“怎么?”
      年轻女子头看着地板,低声而无奈的说道:“我去。”
      谁愿意在这里面浪费青春,尤其是对一个女人而言,还是个倾国倾城的尤物。
      这时,典狱长的脸色才终于缓和了下来,心里也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次的任务能够完成了,而他的位置又能多坐一会儿了。
      他立马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份文件,要求年轻女子在“自愿”栏下签下自己的姓名。
      少女拿起了那份文件,是一份入学合同。
      她颤着双手,在上面抖抖签下“叶汀兰”三个娟秀的小字。
      至于为什么入学还得签合同,她却没注意了。
      川西的大山里,落着一座古旧的学校,上面挂着一个雕着“卧凤学校”的匾牌。而在3天前,这座学校里来了一批新生。
      此时,在学校不算大也不算小的操场里,正站着一群新面孔。
      环视了一会儿这类似一般学校的模样的狱校,叶汀兰高悬的心放了一些下来。
      也许这真的只是改造人才的地方,她如是想。
      只是,她不明白,狱方为什么会要求她穿上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紧身皮裤,这让她勒的微微有一些不舒服。
      但是,她那完美无瑕的身材也被展现的淋漓尽致,引人遐想。
      很快,她发现了她周围的人也同样穿着这些紧身服。并且她们都是年轻漂亮的姑娘,身材也都是非常的棒。
      在紧身服的衬托下,颇有一种制服诱惑的感觉。
      不一会儿,他们的身前走来了一男一女。
      那男的约莫25、26岁的样子身材并不十分高大,身高不过160CM出头而已,面容也十分一般,甚至有一些丑陋。
      不过身上的肌肉却让他看起来比较强壮,尤其是他那双不长却粗壮的臂膀。
      只是他那几天未洗的散乱的头发让人一看就心生恶感。
      标准的屌丝,还是来自乡下的屌丝。
      那女子却不同了,姿色虽说算不上倾国倾城,却也是艳丽无比。修长的睫毛下是玉珠般的明眸,粉雕的鼻梁搭配性感的红唇,发育不算太大却高耸的胸部,盈盈一握的纤腰下是圆滑饱满的丰臀,在紧身裤的勾勒下,臀缝深深凹在两瓣臀里,却愈发衬托了臀部的丰硕挺立。
      为首的明显是男子,因为那女双手合于腰际,头向着那男子微微低下,并且穿着也是紧身服,只不过颜色是深黑色的。
      那男的穿着却是一套较为随意的休闲服。只见他把玩着手中一根约莫4尺长的黑色软鞭,在空中随意挥舞,发出一阵“咧咧”的劲响。
      叶汀兰心中不由得一凛。
      这种黑色的软鞭使用弹性十足的上等橡皮和牛脚筋提取纤维混合加工而成。由这两种材质加工的软鞭,十分结实而极具韧性,打在人身上会使人疼痛难当,并且只会起痕,而很难破皮出血。
      忽地,男子面色一沉,把手张开,伸向身旁低头的女子,说道:“东西拿来。”
      那女子不敢怠慢,连忙拿出一本册子,双手前伸,递给那男子。
      那男子接过册子,并未立刻打开,而是冷眼环视了周围这些女子一遍,见无人心神不宁后,大声说道:“从今天起,你们就由我接管。我姓厉,是你们班的导师,你们可以称呼我为厉导,但我更喜欢别人叫我教官。”说完,那男的顿了顿,又厉声道:“虽然,你们离开了监狱,但是不要忘记了你们自己的身份!而且在这里,一切外界法律将无效,因为你们的身份不是公民而是特殊囚犯。在我的班上,班规就是宪法!听明白了吗?”说完,还使劲的挥动了手中的鞭子, “啪”的一声打在地上。
      少女们心中一颤。
      看不出,这自称教官的屌丝男还颇有几分威严。
      “明白了!”那群女子立马端正站姿,齐声答道。
      男子见状,微微点了点头,这才打开了册子:“现在,开始点名报道,吴虹!”
      “到!”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的圆脸女子立马站直了身子,回道。
      “第二个,张燕!”
      “到!”一声有些娇弱的声音传来,男子侧头望去,发现那女子虽然一张瓜子脸粉雕玉琢,臀部也浑圆挺翘,但身子却有些瘦弱,便没有出声指责,只是冷冷警告了一眼。
      ……
      “叶汀兰!”
      “啊,到!”叶汀兰一听教官点到了自己,立马抬头站直了腰肢,一双笔直而修长的美腿的挺直让大腿上面挺翘的臀部愈发饱满。
      那男子看了她一眼,又转头面向身前的所有人,说道:“既然人都在,那么我们进教室再说接下来的部分吧。”说罢,挥手招呼了一下身旁深黑色衣服的女子,扭头走向了教学楼。那女子紧随其后,并示意众女子前去。
      叶汀兰嘴上虽然回应着,但看那男的其貌不扬,心中便升起了一股厌烦。想到今后这男子将是她的导师,心中别说有多嫌恶了。
      但是她现在是囚犯,她别无选择。
      教室里,那男子将手中的软鞭放在了讲桌上,又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一沓小册子,示意深色衣服的女子分发给众人。
      “这小册子上写着班规,你们自己下去给我背记牢固,我随时要抽查。”见所有人都拿到了小册子,男子开口道。
      “下面,给你们讲讲这里的规矩。课程安排,周一到周六上课,周末放假,但是晚上要上总结课。在这里,你们的一切行为都与你们的素质分有关联,素质分会决定你们平时的待遇。
      每个人的基础素质分是80分,当素质分低于60的时候,就要受到惩罚。”说到这里,男子,就是教官停顿了一下,目光扫视了教室里在座女子一遍,又接着道:“所谓惩罚,是一种体罚,说明白点,就是打屁股。”
      最后一句话说完,全班所有人除了教官和他旁边的女子,其他人全部脸色一变。小声的议论声开始躁动起来。
      叶汀兰心中也是感到一阵惊惧,打屁股这种体罚小孩的事情,竟然要发生在他她们身上,而且还是这么丑恶的男人惩罚。
      “肃静!”教官大声一喝,顿时议论声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群少女惊疑的目光。
      “体罚,分为四类。平时惩罚、素质分惩罚、教育惩罚和特殊惩罚。第一种打得最轻,是基于平时错误的惩罚,具体分为S、A、B、C、D五个等级,第二种则是每个月检查的素质分惩罚,素质分越低,惩罚越重,教育处罚是每月一次的教育课和职业课所惩罚的,至于特殊惩罚,视情况而定。”教官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到了这里,教官用有些邪恶的目光打量了下他身旁的女子,尤其是那翘起来的丰臀。
      “下面,给你们介绍下,我身旁的这位,她是你们的学姐,去年这个时候加入的卧凤学校,昨天,她犯了她班上的班规,被扣了6个素质分,并且被处以B级的体罚。当然本来她应该是由她们班上的导师惩罚的,但是由于我需要一个给你们示范的样例,所以就把她借来了。”
      教官说完,示意深色衣服的女子过来。
      那女子脸色不变,只是用牙咬了咬嘴唇,走到了教官身前。
      “在我们班,一般有两种刑具,我手中的软鞭,和这把尺子。”教官说着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一把2.5CM来宽,2尺来长的铁竹尺。
      话说这种铁竹尺,既有竹子的坚韧,又兼具金铁的质量,打在人的身上,那绝对是阵阵剧痛。
      可能初始的时候不及那黑色的软鞭,但后续疼痛却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
      “接下来,便是示范时间了,根据B级惩罚规格,你可以选择你用什么刑具挨打。”教官又望向学姐,道。
      那学姐目光有些闪烁的望了望教官手中的软鞭,又望了望桌子上的竹尺,最终还是选择了软鞭。
      教官见她选定了软鞭,便站起身来,用手拍了拍讲桌,示意她趴上去。
      这讲桌与一般的课桌不太一样,在一侧安置有一块弹性极佳的软垫,好保护趴在上面的人即便使劲扭动也不会感到不适。
      学姐见状,深吸了一口气,慢慢走到桌前,前身轻车熟路地俯到桌面上,双手伸直,死死抓紧前面一个固定在桌上的铁环,好让自己不在挨打时因为疼痛而乱动所造成的额外加罚。
      而她修长的双腿早已打得笔直,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等待着鞭子的来袭。
      教官绕着学姐翘起的屁股看了几眼,微微皱了皱眉,似乎仍然不太满意。
      因为臀部翘起的高度还没有达到他的标准。
      而过了几秒钟,学姐的臀部仍然没有抬高,只是微微抖了抖。
      教官会意的笑了,一手就将鞭子丢到桌上,左手按住了少女的腰部,右手使劲抓住了少女丰满的臀部,并且中指已经深入了少女深深的臀缝,用力往上扳,让那少女嘴里不断发出“嘤嘤”的叫声。
      他知道这时少女在故意讨好他。
      直到少女的屁股敲到了一个迷人的高度,教官这才松开了他抓住少女迷人臀部的右手。
      黑色的软鞭又重新回到了教官的手中,只见他左手抓住鞭子的尖端,右手抓住鞭子的把柄,高举头顶。
      “啪”的一声劲响,鞭影迅猛的贴在了少女的臀上。
      而台上的少女似乎早有了准备,这一下劲鞭竟然没有让她叫出声来,只是鼻子发出了一声低哼。
      但是还不待少女休息片刻,下一鞭又呼啸而来,狠狠的吻在了少女丰满的翘臀上。
      尽管隔了裤子,但上一鞭的余痛还在,叠着新一轮的痛苦,让少女还是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第三鞭紧随而至。
      少女的头部猛然抬高了一些,但马上又埋了下去,她死死咬紧着牙关,默默地承受着鞭子带来的痛苦。
      台下已有些少女双手捂面,不忍直睹。
      教官看了下那些捂面的少女,冷笑一声,手中的鞭子却没有停歇。
      十鞭过去了。
      此时少女的脸上早已挂满了汗珠,眼眸中也有了淡淡的雾气。
      此时,教官停了下来,因为少女的臀部因为吃痛而放下了不少。
      这次,他却没有用左手按住少女的腰部,而是双手都抓住了少女臀部,一手一瓣臀叶,两个大拇指都已经深入了臀缝。
      并且他没有用力往上抬,而是等着少女自己翘臀。
      少女的臀部被抓了以后,却没有立马翘臀,而是让教官在其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以后,才慢慢翘高了臀部。
      因为她知道,如果立马翘臀,会引起教官的不满,下面的十鞭将会更加难熬。
      而如果让教官过足了手瘾,下面的惩罚会好受一些。
      男人嘛,都不是些好东西。
      果然,当教官再次举起鞭子挥打的时候,虽然依旧强劲有力,但比前面十鞭却没有加重,顶多是一个力度的惩罚。
      并且,一鞭与一鞭的间隙也长了几秒钟。
      在少女低沉的呻吟声中,这次的惩罚结束了。
      讲桌上,有少女低低的呜咽声。
      教官把鞭子随手挂在了门边的扣板上,这才回到少女身边,用手拍了拍少女的臀部,示意她处罚完毕。
      少女这才站起身来,顾不得擦去眼角的泪水,双手合于腰际,向教官深深鞠了一躬,并且嘴上恭敬的说道:“谢谢教官的惩罚,下次我一定不再犯错。”
      教官点了点头,示意少女紧跟着他。
      少女低着头回了句“是”,便紧紧的跟在了教官的身后。不时地,还用她那双雪白的小手在那丰满的臀上来回揉捏。
      那紧身皮裤下的臀部,这次恐怕又已经鞭痕累累了吧。
      她如是想,台下众人莫不如是想。
      而此时,教室里的少女们的眼中早已充满了惊惧之色。
      教官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今天就到这里了吧,晚上回去把班规背记牢固,明天要随机抽查。”
      言罢,大步走出了教室。
      此时,有些心理脆弱的少女,已经开始低声呜咽了起来。
      叶汀兰心中也是一阵不安。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挨过打。
      听着那皮鞭抽在人身上清脆的响声,就觉得那软鞭的威力非同小可。
      如果抽到她身上,那又是什么结果?
      她使劲摇摇头,已不敢再想下去。
      夜幕逐渐降临。
      寝室是不同于普通学校的单人寝。
      叶汀兰手中紧紧的抓着手中的小册子,脑中却始终回想起白天那少女挨打的模样。
      那一鞭又一鞭,始终回荡在脑海,挥之不去。连用心背记时都要分神。
      然而想着想着,突然少女那痛呼声,又让她屁股蓦地一凉,似乎白天是她趴在那讲桌上受罚,而不是她的学姐。
      想到明天,她又是一阵担忧。
      万一抽到自己,她多半答不出来。她知道自己一紧张就容易忘事。
      只能心中默默的祈祷。
      折腾了许久后,她将小册子丢到一边,拿起了学校分发的校裤,也就是那条紧身皮裤。
      不可否认的是,这裤子质量很好,但却很薄,根本不足以抵消太多鞭打的痛苦。
      至于内裤。
      她又回头望了望自己丰满挺翘而雪白光滑的屁股,此时因微微撅起而显得十分圆润而饱满,并且那迷人的弧度让人内心不禁升起一股抚摸的冲动。
      上面掩着一层薄如蝉翼的镂空镶边内裤。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又拿起了小册子。
      听天由命吧,她静静的想。
      一夜直到天更。

    • 3
    • 4
    • 0
    • 1.9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lq8888Lv.1
      123
      4567890
    • 1
      @yw 这个总共好像有十几章,现在只能找到第一章 [s-11]
    • 0
      ywLv.4
      还有第二章不 [s-42]
    • 0
      在这呢Lv.0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o^^o)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