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四大美女(转载)

      西施

      1、送美入吴,西施受笞

      吴王爱笞尻,常于宫中饮宴之时,令寺人笞责宫女取乐,言少女被笞之红肿粉臀可以佐酒,而被笞之时辗转娇吟则可助兴,一时笞尻之风在吴地盛行。

      时有越王勾践,曾败于吴,被迫求和,夫差拘勾践于吴,令其做马夫,受尽鞭笞屈辱,几经磨难方才使归越国,勾践每思及在吴宫中所受耻辱,无不痛心疾首、发誓必报此仇。文种给勾践献美人计,欲迷惑吴王夫差,勾践采纳了文种的计策,遍寻越国才寻到郑旦和西施两个绝世美女,命人教导她们两人吴宫的礼仪和歌舞。

      因为时人都知道吴王夫差的爱好,文种也不例外,就对勾践说:“大王只教导她二人礼仪歌舞还不够,吴王爱笞尻取乐,大王还需令人调教她二人仪态,他日送入吴宫,在笞尻时也要惊艳吴王,才能计成。”

      勾践深以为然,遂令人着意调教郑旦与西施,准备在吴王夫差万寿之日进献美人入吴宫。

      郑旦与西施一起被调教了很久,终于在吴王寿辰之日,连同越国的其他贡品一起,被送入吴宫。

      吴王夫差寿宴刚刚开始,他左拥右抱着后宫中的妃御们,正思量着一会定要寻个由头把这殿中女子都聚集在一起,来场笞尻大赛,由他和大臣们一起选出美臀之首……想到几十个美女齐齐露出粉臀被鞭笞,夫差就忍不住兴奋不已。

      正在这时,寺人来报越王勾践派大夫文种来送寿礼,大夫伍子胥便给夫差谏言,让他务必寻衅和越国翻脸,以求灭掉越国。吴王夫差也早后悔当初放了勾践归国,听了伍子胥的话,,他也动了心思,决定待会儿不论越国送了什么寿礼,他都要挑剔一番,借此再伐越国,把勾践小儿抓到吴宫,充当奴隶。

      文种上殿拜见了吴王,叩首进言道:“我王勾践深慕大王雄威,每每望吴宫方向顶礼叩拜,恭祝大王福寿安康。今派小臣前来,给大王送上小戏为贺礼,恳请大王拨冗一观。”

      夫差脸色一冷,斥责道:“本王圣寿,勾践小儿竟呈小戏为贺礼,是何道理?”吴宫大臣具都怒视文种。

      文种不慌不忙拍手示意呈上贺礼,才对吴王夫差道:“我王十分有诚意准备的贺礼,还请大王观看后再斥责小臣。”

      夫差不及再斥责文种,因为他的注意力被走入殿中的两个女子吸引。走在前面的女子皮肤白皙,明眸皓齿,顾盼风流,堪称绝色,而走在后面的女子,肤若凝脂,眉目传情,容貌也是绝色,身姿更是风流别致,摇曳生姿。夫差看的不愿意眨眼,生怕漏掉两位美人的一举一动,心中已在想着,若是脱去她们的衣裙,痛打她们那娇嫩细腻的粉臀,该是何等的香艳。

      文种暗中观察夫差的反应,心中已有些笃定,招呼随同他而来的使者把两把他特制的刑架抬入殿中摆好,对郑旦和西施道:“你二人去衣裙!”殿上人多,两女是众人眼中焦点,两人不由十分羞耻屈辱,但两女在越国被严格的调教过,并不敢违抗命令,按照之前所学的礼仪,有条不紊的脱掉了层层衣裙,洁白无瑕的肌肤裸露在外,看的吴宫殿上众人具都倒吸凉气,男人们眼热心跳,女人们嫉妒的发狂。

      夫差也忍不住摆脱了身边围绕的妃御们,大步走到殿中。郑旦和西施忙匍伏在地,赤裸着向吴王顶礼膜拜。夫差见两具赤裸裸娇美的身子拜于地上,上半身紧贴地面,双手向前延伸,腰肢塌软,丰润饱满的玉臀高高翘起,不由色心顿起,若不是碍于殿上还有他国使臣在场,他便要当场按翻两美,云雨巫山!

      文种心中蔑视,面上却不显,只向夫差顿首,又吩咐两女:“上刑架!”郑旦和西施对视一眼,心知逃不掉,只得遵命,各自趴上了刑架。

      文种带来的刑架是特制的,不同于普通刑床,郑旦和西施趴上去,双膝就跪在一个支架上,上半身向下匍伏,裸臀就被高高托起,整个姿势十分诱人,配以两女的雪肤花貌,简直美的令夫差觉得晕眩。他眼前是两具绝色佳人的裸身,被刑架一支撑,光滑粉嫩的香臀就在手边,触手可得,因架的高,臀瓣微微分开,隐约可见私密处的浅粉菊花和茂密遮掩下的娇嫩蜜穴,夫差一见,就忍不住想要亲自动手了。

      文种待两女趴好,就示意两位使者道:“鞭二十!”使者闻言,各自抽出一根黑色短鞭,凌空抖动一下,啪的一声,西施还好,郑旦是早怕了这鞭子,不由抖了起来。

      啪啪啪啪……,随着使者的鞭子挥舞,郑旦和西施如堆雪般的身子上凸起一道道血红的鞭痕,纵横交错,渗着点点血丝。雪白的肌肤,黑色的鞭子,血红的鞭痕,构成了两幅令人惊叹的美景。西施忍着疼痛,守着礼仪,控制仪态,在鞭责下小幅度的扭动着身子,低声的呻吟着,她这样隐忍反而更勾起了夫差的残虐,他只想亲自去鞭挞这个小美人,让她在他的责打下放声哀叫,涕泪横流。

      而郑旦那边,虽然也被调教了很久,但或许是耐痛力差,或许是不愿忍痛顾及仪态,没挨几鞭就忍不住哀嚎起来,夫差反而不喜,觉得郑旦虽美,挨打时却跟他平日所见的女子没什么区别,勾不起他残虐的欲望,竟让鞭笞郑旦的使者住手,拖郑旦去殿外受责,他只专心看西施受责。

      西施咬牙挨完二十鞭笞,背上臀上已经鞭痕交错,浑身颤抖,文种没有丝毫的怜惜,再次命使者:“竹板笞尻,红痕盖过鞭痕止。”使者得令,把手中的鞭子换了竹板子,走到西施身后,竹板子点在西施臀上,西施忍不住一颤。

      使者大声问:“因何被笞?”西施轻喘一声,道:“为吴王献礼,奴甘心受笞!”

      使者竹板子高高抬起,狠狠打上西施的臀,一道白痕闪过,雪臀诱人的颤了颤,一道红板痕横贯上西施的臀,使者照着同样的力度连续挥舞板子,啪啪啪啪啪,五板过后,原本雪腻脂滑的美臀上,已盖了一层淡淡的红晕,但这红晕不足以盖住刚刚鞭笞在臀上的鞭痕。

      使者只得加大力度,更狠的用竹板子笞打西施的臀,这次的笞打超出西施的忍耐,她痛得高仰起头,哽咽着痛呼出声。夫差心痒难耐,抢过使者的竹板,一把推开使者,亲自往西施的臀上笞打起来。夫差长年出征,力道不是文士使者可比,一板接一板的打在西施臀上,西施再也矜持不起来,大幅度的扭动着屁股,试图躲避夫差的笞打,夫差心中的残虐被全部勾起,他的大手一把按住西施滑腻香软的纤腰,另一手握着板子快急的击打在西施臀上,西施的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由粉红到妃红再到深红,期间伴随着西施时高时低的痛呼,高则音色绕梁,低则如泣如诉,夹杂着板子着肉的啪啪声,闻者恻然,听者心惊。

      西施忍到极限,低低哀求夫差:“大王,饶了奴…饶了奴,奴…日后尽心侍奉大王,望大王怜惜奴,奴娇花蒲柳,不堪挞伐……大王!饶了奴吧……”怎知她越是求饶,夫差越是想看她哭求哀叫的模样,非但不曾停手,反而更加肆虐。

      不知打了有几百板,西施臀上血花飞溅,已是娇喘连连,筋疲力尽,夫差这才停手,文种已不敢再往下进行,胆战心惊的望着刚刚施虐完的夫差。夫差扔掉板子,双手扶起柔若无骨的西施,欣赏着她苍白又冷汗淋漓的美艳面孔,满意的抚摸着她身上的点点鞭痕,像是在爱抚又充满了淫欲……忽然,夫差抬头看向文种:“这贺礼,孤很满意……”

      2,郑旦进谗,再笞西施

      吴王夫差纳郑旦和西施入吴宫,郑旦只是和其他妃御一样,居于吴宫,而西施却得到夫差的盛宠,大兴土木建造春宵宫,造池泛舟,日日与西施饮酒作乐,又为西施专门建了馆娃阁当作寝宫,并日夜歌舞不断,荒废了朝政,疏远了贤明。

      郑旦与西施同时入吴宫,她自诩容貌美色并不输于西施,仪态歌舞更是比西施强百倍,见西施备受吴王恩宠,自己却很少能得到夫差雨露,心中不忿,便想伺机向吴王进言,挑拨离间。

      这日夫差恰到郑旦宫中,自是按住郑旦一番云雨,耳鬓厮磨正得趣时,郑旦向夫差进言,道西施在越国时曾有相好,虽被进献于大王,仍郁郁寡欢,思念情郎。

      夫差思及西施自入吴宫,虽自己百般宠爱,仍是眉宇间盈着一抹清愁,夫差本就多疑,闻言越想越深信西施是怀有二心,不由大怒,令寺人拖西施至郑旦宫中审问。

      西施茫然不知大祸将至,被拖入殿中时手足无措、面露惊慌,夫差更以为她是心虚,不及审问便命寺人先打西施四十大板。寺人不敢怠慢,立时取来刑床檀板,把个娇滴滴的西施按在刑床之上,胡乱扒去衣裙,露出粉嫩香臀,檀木板子就打了上去。

      这檀木板子乃是吴宫中责罚宫人的刑具,不同于夫差饮宴时以小竹板笞尻,檀木板子打下来那种疼痛,岂是柔弱娇嫩的西施能受的?两板子下去西施就哭叫出声,大声疾呼道:“大王容禀,奴不知所犯何罪,要受如此垂楚?”

      西施娇音宛转如莺,夫差想起两人相伴恩爱的日子,不由不忍,刚想说话,却听郑旦道:“恋奸情热、思恋情郎,妇人大忌!大王如不立威,如何让西施这贱人招供?”

      夫差听到情郎二字,心头怒意勃发,大声吩咐寺人:“与孤狠狠的打这贱人四十大板,再问其他!”

      行刑寺人听命行事,抡起檀木板子就狠狠打上西施的娇臀,一左一右两边轮番落板子,片刻间就把西施一个白皙水嫩的美臀打的紫涨淤肿,深红一片。

      一阵阵疼痛从臀上传来,西施不知为何挨打,心中便慌乱起来,不住哀求大王饶恕,大王却高坐殿上,冷酷无情。疼痛难耐之下,西施开始在刑床上扭动挣扎,寺人的板子有几下便打偏了。原本四十大板已快打完,夫差见西施竟敢躲避抗责,怒气更甚,吼声震天的命寺人:“与孤将贱人捆绑起来,再着实重打四十大板,打完待孤再问她的罪!”

      郑旦见夫差对西施恨意渐深,心中得意,却不肯让西施那贱人有一点好过,便道:“大王息怒,西施不贞,不知羞耻,奴以为责打只是惩罚,未能示耻,不如令人抬她绕宫中一圈,一可羞辱加身令她知耻,二也可警示其他妃御,回来再打剩下四十大板不迟,大王以为如何?”

      夫差恨西施对他不忠,就对同样绝色美貌的郑旦言听计从起来,点头道:“就依美人。”

      当下,西施赤裸着便被两名寺人拖了出去,寺人拖着西施绕吴宫一圈,每到一处妃御所在的馆阁,便将所有妃御宫人都召唤出来,令西施跪撅着,把被檀木板子打的青青紫紫的粉臀晾出来示众,西施受此羞辱,痛不欲生、悲愤欲死!但想到自己来吴宫的任务,想起那些受吴国奴役欺凌的越国百姓,西施不甘就此送命,只能咬牙忍耐。

      吴宫各处馆阁都晾臀一圈,西施再次被寺人拖回郑旦殿中,夫差丝毫不怜惜于她,反而沉着脸质问:“贱人你可知罪?”西施哭道:“奴一心侍奉大王,不敢有失,实不知所犯何罪!”

      夫差见状大怒,令寺人:“无须多言,与孤重重的打她四十大板!”寺人得令,将西施再度按在刑床之上,手脚都紧紧捆在刑床上,抡起檀木板子又重重的打了下去。

      可怜西施刚挨过一番苦打,娇臀上的肌肤最不受痛,如今被捆绑起来,更无躲避之能,硬生生受着板子狠狠落下时的痛楚,疼的她是死去活来,连求饶的话都喊不出来了。

      四十大板打毕,西施的玉臀上已经皮开肉绽,再不见昔日的曼妙曲线和丰润饱满,寺人将她松绑,拖下刑床,摔到殿前,西施怕吴王挑礼,挣扎着爬起来跪叩,口中道:“大王息怒,奴…奴做错了何事?请大王赐知,奴定改之。”

      夫差冷笑一声道:“还不知做错何事?孤问你,你在越国可有相好的情郎?那情郎是谁?”

      西施大惊失色,忙大声申辩:“大王明鉴,奴以处子之身委身于大王,并没有什么情郎!大王莫听信谗言污蔑,冤枉奴。”

      夫差一愣,他当然知道西施是处子之身委身于他,心下不由有些信了她,郑旦见势不妙,忙进言道:“大王莫被西施蒙骗,这贱人在越国确有情郎,她身在吴宫却日日郁郁寡欢,不是心系情郎又是什么?大王,贱人皮贱,不动大刑她定不肯招!”

      夫差深以为然,对美人动刑正满足他的癖好,当下就吩咐寺人传廷杖,重打西施二十廷杖!西施闻言险些昏了过去,那廷杖岂是好挨的?那是吴宫杖刑中最狠戾的刑罚啊!

      西施深知不招今日就要送命在此,忙大声道:“大王莫传廷杖,奴愿招!”

      夫差挥手止住寺人,又问西施:“可有情郎?”西施跪地磕头道:“不敢隐瞒大王,奴在越国曾有情郎,可并无苟且之事,求大王饶恕奴吧!”

      “果有情郎!很好!很好!那情郎是谁?”夫差脸黑如炭,怒火中烧、妒火中烧。

      西施不想说出那人来,只是低头咬唇不语。郑旦掩口而笑道:“大王,西施这小贱人竟在您面前维护情郎,可曾将大王放在心中呢?”

      夫差果然暴怒,指着西施对寺人道:“给我将她捆在刑床上,廷杖!廷杖!”

      寺人不敢磨蹭分毫,不由分说就将西施重新捆绑,传了廷杖来。这廷杖不是由寺人执刑,而是吴王夫差的殿前侍卫执刑,两个年轻力壮的侍卫拿了廷杖到来,看到要受刑的竟是如此娇滴滴的美貌女子,具都有些于心不忍。

      奈何夫差怒从心头起,一声令下就让侍卫重打西施二十廷杖,两个侍卫互相暗示一眼,决定放水,抡起廷杖向西施臀上打去。虽然两位侍卫有心放水,无奈西施玉臀之上已挨了八十檀木板子,早已皮开肉绽,如今廷杖是再轻也受不得了,一杖下去就带起一串血花飞溅,西施哀嚎一声,歪头昏了过去,侍卫们手下不停,仍是把剩下的廷杖打完,西施已是出气多 进气少,奄奄一息!

      夫差心中还是舍不得让美人被打死的,见已如此,便命寺人将西施拖回馆娃阁,先找太医疗伤。郑旦还想继续进谗言,夫差却没有再听她的,拂袖而去,也并没因此就盛宠郑旦,令郑旦含恨不已。

      3,夫差施虐,西施沦性奴

      西施的臀上严重,足足在馆娃阁养了半月,她肌肤娇柔,本就不堪垂楚,这番受责,恢复起来比常人要慢很多。

      这一日,侍女们刚给她臀上涂了药油,涂药又是一番折磨,她趴在床上晾着药油,顺便歇息,半梦半醒间,恍惚觉得有人进了她的寝殿,刚想呼叫,却发现进来的是吴王夫差。

      夫差刚和妃御们饮宴结束,已是喝的醉了,不知怎么就来到西施的馆娃阁,一进寝殿就看到西施半裸着下身,曲线毕露,原本娇嫩的玉臀到如今仍未完全消肿,深红一片,臀上的伤口正在愈合,伤口上涂着药油,板痕已在恢复,淡化成一片片的青黄板花,整个臀上惨不忍睹,却意外地勾起了夫差的欲望。

      夫差踉跄着扑过去,将西施压在身下,身子也压在了西施未曾伤愈的玉臀上,西施惨叫一声,本能的回身想要推拒吴王,夫差心中本就还恨着西施不肯招供情郎一事,此刻见她竟敢推拒于他,心中妒意瞬间高涨。他狞笑一声,按住西施,一把就抽上她的伤臀,夫差力大无穷,一掌下去就将西施臀上的伤口打的破裂,两瓣玉臀顿时鲜血淋漓,夫差并不肯停手,一掌一掌继续抽打着西施的玉臀,西施在他身下娇喘痛呼,试图挣扎。

      夫差岂容她挣脱出来,一手紧紧扯住西施的秀发,将她狠狠按在床上,另一手捞起西施的纤腰,就将自己胯下之物狠狠的顶入西施的蜜穴,恣意的冲撞起来。西施只觉得自己蜜穴被他横冲直撞一番后,反而羞耻的汁水淋漓,蜜穴深处竟隐隐释放出阵阵快意,不由羞愤交加。夫差狠狠抽插一通,又把巴掌甩向西施的玉臀,臀上的剧痛和蜜穴中的快感令西施受着冰火两重天般的熬煎……

      直到夫差在西施的蜜穴中一泻千里,云收雨歇,才停止了对她的蹂躏,此时西施玉臀上又已一片狼藉,蜜穴处也肿痛不堪,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痛楚难当,瘫倒在床,像是一朵被揉烂的娇花。

      夫差二话不说,拂袖而去……

      从那日之后,吴王夫差收回馆娃阁赐予郑旦,而西施,则被夫差囚于他的寝宫,她不再是吴宫中最得宠的美人妃御,她不再拥有尊贵地位,也不被允许穿吴宫华丽的宫服;她的脚上锁着粗糙的铁链,只准穿一件不能蔽体的粗布衫;玉臀永远都是裸露的,要随时供吴王夫差使用和笞打;她的玉臀再没有恢复昔日的光洁娇嫩,永远都带着伤痕肿痕;她不被允许站着,永远都要跪伏在夫差脚下;她除了用蜜穴和后庭伺候夫差,还要用嘴去伺候,用嘴去承受吴王的雨露;若夫差召幸其他妃御,西施就是他们一起笞打取乐的对象……西施沦为了吴王夫差的性奴,个中滋味实在是苦不堪言!

      夫差经常南征北战,打了胜仗还好,若是战败而回,回宫第一件事就是命人将西施拖到殿前,当着吴宫所有宫人的面痛打她的玉臀,直到打的她痛哭流涕,哀嚎求饶!往往殿前挨完打,西施回到夫差寝宫还要被夫差暴虐的蹂躏一番。

      尽管经受着夫差非人的折磨,西施也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她知道越国势弱,倘若她说出范蠡来,以夫差的妒意,定会要求越王将范蠡斩首,西施宁可自己在吴宫忍受夫差的虐打蹂躏,也不愿令那个让她仰慕的男人受一点伤害。

      不仅如此,就算沦为夫差的性奴,西施也没忘记自己为什么来吴国,她尽她的一切努力,让吴王远离朝政、疏远伍子胥那样的贤臣忠臣,为此,她不惜用自己的肉体吸引吴王沉迷在如何对她施虐中,令他对虐打她蹂躏她产生执念……西施豁出一切,尊严,肉体,忍受着疼痛和折磨,拖着吴王一起沉沦……

      吴王夫差,致死也没从西施口中得知她的情郎是谁,致死,他也没能令西施真心顺服于他。

      公元前473年,越王勾践兴兵,终灭吴国,吴王夫差众叛亲离,自刎而死。范蠡于吴宫之中发现了脚戴铁链、赤身露体、玉臀淤肿、伤痕累累的西施,范蠡欲带西施远离吴越,泛舟五湖,西施表面答应了,却在舟至太湖中心时,带着对范蠡的爱和满身的创伤疲惫,自沉湖底……


      昭君

      1,昭君受鞭打

      话说汉宣帝时,匈奴呼韩邪单于求娶汉女,宣帝诏令王昭君出塞,和亲匈奴单于呼韩邪。初入匈奴,呼韩邪单于尊重汉室,赐封昭君为宁胡阏氏,百般宠爱,没多久昭君就为呼韩邪单于生下幼子。

      时有呼韩邪单于大阏氏所生长子复株累,见到年轻貌美的继母昭君,惊为天人,于呼韩邪单于宴会时频频偷看昭君美人,被昭君发觉,告到呼韩邪处,呼韩邪单于大怒,亲自动手,鞭笞复株累一百鞭子,令他去苦寒之地放牧。

      一晃,昭君嫁给呼韩邪三年了,呼韩邪单于的身体越来越差,终于抛下娇妻幼子撒手人寰,昭君悲伤不已,日日怀念呼韩邪单于,也十分想回归故国。

      匈奴实行天葬,在呼韩邪单于的遗体要被送去天葬时,复株累从苦寒之地赶了回来,主持了父亲的葬礼,天葬一过,呼韩邪单于的部落就被复株累掌握手中,复株累成为继任单于。

      复株累继任第一件事,就是召集部落首领们在单于大帐相聚,并命人将宁胡阏氏王昭君请来。昭君知道复株累一直对她心存不轨,来到大帐之内也不曾对复株累假以辞色。复株累坐在王座后打量着昭君,几年不见,当年的绝色佳人已出落成成熟的少妇,纤细的腰肢,丰腴的屁股,就算裹在皮袍中也是曲线毕露、玲珑有致。

      复株累恨不得立时撕烂昭君的皮袍,好好的品尝一下这女人的甘美滋味,却因为有话要对她说而暂时忍耐,他看着昭君,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宁胡阏氏,我父汗已经升天,按照我们匈奴的规矩,父死,则妻后母,你现在是我复株累单于的女人了!”

      昭君大惊,她也知道匈奴有这样的规矩,可她是汉室赐婚给匈奴单于的,应该不在此列,听了复株累的话,昭君以高傲的姿态看着他道:“复株累单于,您要知道,我是汉人,按照辈分,你是我的继子,我是你的继母,母子怎能婚嫁?在我们汉室看来,你们这些习俗是野蛮的,我不会同意下嫁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野蛮?我倒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野蛮!”复株累不是个好脾气的男人,在匈奴,女人地位卑下如同奴隶,他把女人看作脚下的泥,就算觊觎昭君美貌,也决不允许她在他面前如此放肆,复株累拍了拍手,命手下两名女奴把昭君捆在支撑帐子的柱子上。

      昭君挣扎反抗,可又怎么是强悍有力的女奴们的对手,很快的,昭君被抱着柱子捆了起来。复株累慢慢的走到昭君身边,扭着她的下巴让她对着自己,又回头对帐子里的匈奴首领们说:“在咱们匈奴,女人要是不听男人的话该怎么办?”

      首领们哄然大笑,纷纷起哄说“女人敢不听话,扒光了打一顿就好了”,“艹她!再不听话的女人,艹一顿保证老实”,“大汗,好好惩治她,让她跪下舔大汗靴子上的泥土”……

      昭君是高傲的,极重尊严的女子,听了这些话,心中羞愤难当,一口吐沫就吐到了复株累的脸上。复株累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大手一挥,几下就撕烂了昭君穿的皮袍,露出里面穿的奶白色丝绸亵衣亵裤,匈奴首领们开始嗷嗷叫着,扒光她!扒光她!

      昭君气怒交加,险些昏过去。复株累却并未扒光她,而是慢条斯理的抽出了腰间挂着的,四股牛筋编成的马鞭,在手中猛的一挥,嗖啪一声,昭君不由得浑身一颤,马鞭并没打到她身上,可她刚刚松口气,嗖啪——

      马鞭竖着就抽在昭君的背上,一道血痕在奶白色亵衣上渗开,紧接着亵衣开裂,分两片垂下,昭君那粉白姣好的美背就裸露出来,昭君先是受惊,这时才感到疼痛,但她倔强的咬住嘴唇,不肯痛呼出声。

      复株累懒懒的笑笑,仍是不紧不慢的挥出了第二鞭,嗖啪——

      马鞭横抽在昭君的屁股上,一道血痕再次从亵裤上渗开,亵裤裂了一道口子,昭君那丰腴饱满的屁股在裂缝中若隐若现,帐子里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纷纷暗叹老单于艳福不浅,新单于将要饱餐一顿了。

      昭君疼的额头撞在柱子上,眼中盈满了泪水,仍是死咬着嘴唇不吭声。复株累连续几鞭都招呼在昭君的美背上,昭君被捆的动不得,美背上结结实实落下交错的红痕,像白纸上泼洒的朱砂,艳色诱人……昭君再也忍不住了,仰起头来惨叫一声,低下头大口的喘着气,平息着疼痛对她的绞杀。

      身上的亵衣被复株累抽的稀碎,他又转而挥鞭打向昭君的屁股,嗖啪嗖啪——

      两鞭下去,刚才亵裤上的裂缝被撕开,昭君挺翘的屁股完全露了出来,白玉般的肉屁股颤巍巍的,三条鞭痕整齐的排在一起,像是抹了三道胭脂痕,昭君痛的双腿打颤,直想跪倒,可惜被牢牢的捆在柱子上,动也不能动。复株累不给她喘息的机会,又是几鞭抽过去,昭君的亵裤也被抽烂,分散落在地毯上。

      王昭君整个身子裸露出来,莹润美白的胴体从肩背到臀腿,到处都是红色的鞭痕,帐子里已经有人耐不住开始粗声的牛喘了,这画面太刺激男人的兽性了。

      复株累尤不过瘾,他的眼中泛起一层嗜血的红光,但他知道昭君的骄傲和倔强,按耐着内心的欲望,复株累把马鞭放在昭君的屁股上顶着,邪魅的笑了:“马鞭的滋味怎么样?”

      昭君偏过头狠狠的瞪着他:“老单于尸骨未寒,你就这样对待他的妻子,你是不孝子!”

      复株累哈哈大笑:“继母大人,从我父汗死的那天起,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对我要尊敬些,不然,你的屁股就要替你受苦……”说完,复株累邪恶的拿马鞭狠狠的戳昭君的屁股,昭君惨叫一声,疼痛和屈辱令眼泪彻底流下来。

      复株累看到她的泪,心中浮起一丝异样的感觉,即想去亲吻她的泪,又想狠狠打她的屁股。最终,复株累没有去吻她,而是再度挥起马鞭,一下一下结实的抽着昭君的屁股。

      很快的,昭君屁股上的鞭痕高高肿起,深红发紫还渗着血珠,如此重度的鞭打令昭君痛不欲生,鞭子每抽一下屁股,都会抽到旧鞭痕上,那种叠加的疼痛令她身子不住痉挛,疼痛达到了极限,昭君的尊严和骄傲逐渐被鞭子打散,她不再压抑着自己尽量不大声惨叫,而是忍受不住的哭嚎起来。复株累不理会她的哭嚎,仍旧不停手的抽打着昭君的屁股,他打的不紧不慢,却鞭鞭狠戾,他就是要让她知道痛,痛到极限,她自然会求饶,没有哪个女人能受得了他的鞭打,他不是会怜香惜玉的男人,要么不打,打就打服!

      “啊——”在又一次旧伤被抽破时,昭君再也受不了了,她大声哭喊,“别、别打了,求求你,求求你,别再打了,我受不了了,再也受不了了!”

      复株累反手又是狠狠的两鞭才住了手,他走到昭君的身后,轻轻的用马鞭扫着她身上的鞭痕,每扫一下,昭君就忍不住抖一下,生怕鞭子会抽落下来,这种等待未知的恐惧彻底击垮了昭君的意志,她在他的威压下瑟瑟发抖,抖的牙齿磕碰的“嘚嘚”直响。

      复株累忽然把手放在昭君鞭痕累累的屁股上:“这里,想挨打,还是想我艹你?”

      昭君羞辱的闭上双眼,泪水再次滑落,她无法回答复株累的话,太羞耻了!她无法当众说出任何一个选择,她无助的喃喃地低语:“复株累,饶了我,求你,放过我……”

      复株累眉头一紧,扬起大巴掌狠狠打向昭君的屁股,清脆的啪啪声伴随着巴掌盖上鞭痕的剧痛,令昭君屈辱不堪又疼痛难当,她的屁股左右挣扎却挣不脱复株累的手心,她觉得连她的心都被他牢牢的攥住了,她逃不掉……

      复株累狠狠的拍打了一阵昭君的屁股,忽然把手使劲插入昭君的蜜穴,昭君羞耻的呻吟了一声,复株累把手指抽出来,又恣意的揉搓了昭君的蜜穴一下,淫亵的笑着大声说:“继母大人,您那尊贵的蜜穴里汁水泛滥了,看起来您对我的父汗并不是像您说的那么忠贞不渝,您的身体诚实的出卖了您的灵魂。”

      帐子里的匈奴人全都发疯了,用手中的匕首敲击着盛着手把肉的陶盆,嗷嗷嚎叫着,大喊着“大汗,惩罚这个不诚实的女人”,“大汗,让她见识一下您男人的威严”!

      复株累捏着昭君的下巴让她看着他道:“想继续挨鞭子,还是想我艹你?别让我再问第三次!”

      昭君流着屈辱的泪,抽噎着低声道:“我……我…请大汗艹我……”说完,昭君放声大哭。复株累并没有放过她,他贴着昭君的耳边邪恶的说:“大声的求我,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痛苦!”

      昭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却得不到任何宽容,昭君哆嗦着嘴唇开口:“求…求……求大汗艹我……”

      “啪”的一声,屁股上挨了狠狠一巴掌,复株累冷冷的命令:“大声!我听不到!”

      昭君自暴自弃的抽泣着大声道:“求、大汗、艹我!求大汗进入…我!”说完昭君闭上眼,任泪水恣意抛洒。复株累哈哈大笑着掀开皮袍,露出胯下之物,那话儿早已青筋勃发,坚挺如枪。他提枪而上,毫不怜惜的进入昭君的蜜穴,长驱直入……

      昭君蜜穴被填满,想到帐子里的匈奴人都在围观,羞愤欲死,复株累从后面抱紧昭君,大力的挞伐抽插,这一番凌虐又不同于刚才的鞭打,昭君直觉身子都被撕裂一般,被复株累的长枪一通抽打,仿佛受了一番酷刑,而在疼痛和屈辱中泛起的隐隐快感却让昭君更为羞愧,她该拼死抵抗的,可她的身体真的出卖了她,被当众凌辱的羞耻感和复株累碰撞着她屁股上伤痛的剧痛令她的身体产生奇妙的反应,她竟感受到了老单于不曾给过她的快意……

      复株累单于在他的王帐里狠狠鞭打了他的继母王昭君,又当着所有匈奴人首领的面把他的继母变成了他的女人,从此,王昭君便成了复株累的阏氏。

      2,昭君被调教

      复株累封王昭君做了他的阏氏,却并不觉得该给她汉室赐婚阏氏的尊荣。复株累是个标准的喜欢把女人踩在脚下的霸道匈奴人,和老单于呼韩邪的宠爱不同,复株累觉得女人就是要卑微的匍伏在男人脚下的存在,是男人使用和鞭打的奴隶。他喜欢昭君的绝色倾城,喜欢昭君曼妙丰腴的少妇身姿,可那又如何?他的女人,他在会好好“疼”她,但也会让她知道他是她的尊主,她是他专属的女奴!

      昭君被复株累一番鞭打凌虐,足在帐子里躺了七八天才能下地行走,刚能行走,便有女奴过来,说是单于召见阏氏。

      昭君被复株累打怕了,不敢违背他的命令,即使身上的鞭伤还没痊愈,屁股上更是两团青紫红肿,但她仍是战战兢兢的穿上皮袍,跟女奴去了单于王帐。今天王帐里没有其他人,看起来复株累并没有召集族人议事,王帐里只有复株累和两个女奴。

      昭君跟着女奴进了王帐,复株累就那么大马金刀的坐在铺满貂皮的王座上(其实就是地毯上铺了厚厚的皮毛当成的床),昭君默默的按照阏氏的礼节双手交叉放在胸口,向复株累行礼。

      “把你的皮袍和衣裙都扒光!”复株累懒懒的命令着昭君。昭君茫然不知所措,吃惊地看着他。

      复株累嗤笑一声,冷然道:“我的话就是命令。”说着,他对跪伏在他脚边的两个女奴说:“把衣服都扒光!”

      两个女奴伏地了身子,以头碰地,然后就跪起来开始脱衣,片刻间就脱的一丝不挂,全身赤裸的跪伏着,腰肢下压,屁股高高的撅到复株累手边。复株累扬起巴掌,一下一下轮流拍打着女奴们的屁股,边打边对昭君道:“扒光你自己,跪爬到我身边来!记住,别再让我重复第二遍,除非你想再挨鞭子!”

      昭君看到两个女奴在复株累的拍打下尽量撅高屁股,心中就腾起一阵羞耻感,这感觉令她想到那日复株累进入她时的感觉,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些期待。她也是真怕了复株累的鞭子,听到他的威胁,忙开始脱自己的皮袍衣裙。

      一层层脱掉衣服,昭君的羞耻感就越来越强,直到她全身赤裸,那种被羞辱的快感瞬间让她全身发麻,她颤抖着跪下,一步一步的爬到复株累腿边。

      复株累停止拍打女奴,令两个女奴退到一边跪好,抓着昭君的头发就把她扯到自己两腿之间,昭君吃痛轻呼一声,那声音娇美动听,复株累却冷漠的抬起她的下巴:“我的阏氏,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你虽然是我的阏氏,但在我眼中你跟女奴没什么区别,你不用学会如何做我的阏氏,只需要学会如何像女奴一样服从我、敬畏我。”

      昭君被他捏的下巴痛,眼中蕴含的泪光更是令人怜惜,复株累却不为所动,他从毛皮中摸出一根十三股软牛皮鞭,站起身轻抽在昭君身上:“首先,在我的王帐里、在我面前,你没有任何站着的资格,要么跪,要么爬!起来,围着王帐爬一圈!”

      昭君内心当中还是存有骄傲的,她被他打怕了,愿意做他的阏氏,愿意被他进入,可她不能相信他竟会如此对待她,她乞求的摇着头,希望复株累会心软饶了她。复株累回答她的是软鞭抽上她的屁股。软鞭虽软,威力不弱,更何况昭君屁股上青紫红肿,并未伤愈。

      只挨了七八下,昭君就吃痛不住,不由自主的往前爬,想要摆脱鞭打,复株累步步紧逼,跟在她的后面,只要昭君爬的稍慢,软鞭就抽打屁股,昭君无奈,噙着泪像被驱赶的牲口一般绕着王帐爬了一圈。

      复株累很满意的道:“很好我的阏氏,我赐给你一份奖励。”说完,其中一个跪着的女奴就跪爬着去取来一个黑色的木匣,复株累接过来,笑着对昭君道:“这个好东西可是从你们汉室换来的,我赐给我的阏氏你享用,别的女奴只能用羊棒骨。”

      昭君正疑惑是什么,复株累就打开木匣,木匣中并排着大中小三根玉势,雕刻的如同真正男人的那话儿,连上面的铃口和筋脉都惟妙惟肖,最大一根粗大的跟复株累的那话儿有一拼,想到这个,昭君脸色一红,她竟然不知羞耻的想到那个……

      复株累比较怜惜的拿出那根最小最细的,用羊油抹着对昭君道:“来,求我赐你享用男根……乖,求我…”他的声音十分诱惑,可昭君却羞耻的难以启齿。

      复株累脸色一变,一个耳光将昭君打翻在地,声音里蕴含着怒意:“贱奴,求我!不然丢你去匈奴牧人的帐篷给他们尝尝鲜!”

      昭君浑身一抖,颤栗着开口:“求大汗赐…赐…赐我……男根……”眼泪夺眶而出。

      “贱奴!好好说话偏不听!以后你就自称贱奴吧!阏氏?你这贱婢不配!重新求过!”复株累继续给玉势抹着羊油,冷冷的命令着。

      昭君颤栗的匍伏跪地,头落在地毯上不敢抬起,屈辱的求道:“求大汗赐贱奴男根!”复株累这才满意,就着昭君这个屈辱的姿势,绕到她的身后,粗暴的将那根玉势顶入昭君后庭,昭君疼的惊叫一声,浑身抖若筛糠,她…她本以为会把玉势放入她的蜜穴中,谁知却是她从未被人碰过的后庭,奇耻大辱!昭君颤抖着伏地大哭。

      复株累等到昭君哭的累了,才转动起玉势,嘴上道:“给我好好享受,早早适应,后庭侍奉是你这贱奴该受的!哭个什么?”

      玉势在昭君后庭转动,戳中了她从未被开发的后庭深处,就算内心再感到耻辱,身体的感觉却再次背叛了她,那种酥酥麻麻的快感,那种疼痛肿胀的充实感,刺激的昭君不禁呻吟起来。

      复株累把昭君拖起来按在自己腿上,扬起巴掌照着昭君还插着玉势的屁股上打去。他常年长在马背上,双手粗硬满是老茧,打起屁股不输于任何板子皮鞭,十几巴掌下去,一层新红就盖上了昭君屁股上的旧伤,又摩擦着昭君后庭中的玉势,令昭君痛并舒爽着,昭君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

      复株累笑骂:“贱奴就是淫贱,三年前我在父汗和你的婚宴上见了你,就知道你骨子里的淫贱,父汗是满足不了你的,我的调教才是你这贱奴想要的!好好受着吧!”

      昭君后庭被调教,屁股上也被打的一片艳红,蜜穴处就开始饥渴起来,羞羞的挨着巴掌,在羞人的啪啪脆响声中哀求着她本该痛恨的男人:“大汗,贱奴受不了了,求大汗狠狠的进入贱奴,求大汗享用贱奴的贱穴……”

      复株累见今番调教令女神般的昭君变得如此卑微淫贱,不由大喜过望,一把掀翻了昭君,按在地上就挺身进入了她……

      3,昭君挨痛责

      昭君被复株累狠狠调教了一阵,渐渐也习惯了和复株累相处的方式,她已经抛弃了所有的骄傲和自尊,为了活着,也为了复株累偶尔的温存。

      她会自觉的扒光自己跪伏在他面前,任他践踏着她的尊严,她会按他要求摆出各种姿势,撅高她的屁股,等着他的责打或是使用,是的,使用,她的蜜穴和后庭就是供他使用的,她要心存敬畏和顺从的感激他使用她蜜穴和后庭,那也会令她得到快感。

      复株累对昭君和对其他的女奴还是不同的,虽然他并不给她阏氏所有的尊重,可他也不会对她像对其他女奴那样残忍。昭君曾亲眼看过复株累是如何对待其他女奴的,他会让女奴趴在地上供他垫脚;他会在夜里直接把睡在他们脚边的女奴当夜壶,让她们用嘴接下他的尿液,一滴都不允许洒出来,否则就是一顿很辣的鞭刑;他会任性妄为的烧红了匕首去烫女奴的双乳或是屁股;他会把犯错的女奴扔去牧人的帐篷里,让女奴去轮流伺候那里所有的男人,直到女奴被蹂躏的遍体鳞伤再扔到草原上喂狼……

      起初昭君见识了复株累的残虐,心惊胆战了很久,但后来她发现,他不会那样对待她。他喜欢把她召进王帐调教她,但不会残暴的虐待她。他喜欢鞭打她的屁股,但再也没用过犀利的马鞭,十三股软牛皮鞭是他专门抽打她屁股的“刑具”,只会让她疼,只会把她的屁股抽打成他喜欢的艳色,却不会撕裂她的皮肤。他喜欢惩罚她,罚她羞羞的戴着玉势用口侍奉他的男根,罚她一整天戴着玉势不准拿出来,罚她蜜穴里插着玉势却用后庭侍奉,罚她挨鞭子时戴着玉势撅高屁股,还要随着鞭打扭动屁股,大声呻吟…他对她的惩罚只会让她羞耻感倍增,但被他惩罚的感觉,昭君也并不排斥,她会很羞耻,但也很舒爽。他果然如他所说,他比老单于更让她像个女人,他会用各种方法让她感受到女人渴望的那种满足……

      但是昭君的心里,仍是摆脱不掉满满地乡愁。她是被汉宣帝赐给呼韩邪单于的昭君,呼韩邪升天之后,昭君就按耐不住强烈的思乡之情!她本是汉女,汉地有她的父母家人,那是她的故土,她想回归故国,她想死后能葬在家乡……

      虽说自从做了复株累的阏氏女奴后,昭君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异样滋味,大大满足了她内心当中作为女人的欲望和快感,但那也不能代替她对回归故土的渴望。这种渴望越来越强烈,令她战胜了对复株累的敬畏和恐惧,悄悄派使者给汉室皇帝上书,言明呼韩邪单于已逝,她请求回归故国。上书送出去后,昭君就陷入了深深的地不安中,即希望汉室派人接她回去,又舍不得她在匈奴生的幼子,还有…复株累……

      这一日,复株累又召昭君去王帐伺候,昭君即忐忑又期待,想到有可能她不久后就会离开,心里对复株累反而生出一丝愧疚和不舍。进了王帐,昭君按规矩脱光衣裙,跪爬着来到她的尊主脚下。若在平时,复株累会轻拂她的秀发,先跟她温存一会,昭君喜欢那样的温存。

      然而今日昭君只感觉到王帐中冷凝的威压,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她已被复株累大力的扯过去按在了腿上,复株累的巴掌狠狠的落下来,疼的昭君浑身一震,透过巴掌的力度,昭君感受到复株累怒火。他在生气?

      昭君咬牙忍受着复株累沉重的巴掌,没一会儿屁股上就叠加了一层深红的巴掌印,可见复株累打的多狠,昭君又怕又疼痛难忍,哭着求道:“大汗息怒,贱奴不知做错了什么,求大汗明示,贱奴一定改,贱奴再也不敢了!”

      复株累并不说话,仍是狠狠的打着昭君的屁股,直到昭君屁股上由红转紫,昭君不敢动不敢躲,却疼得受不得,哀哀哭泣起来,复株累才将她掀翻在地上。

      昭君不敢怠慢,忙爬起身在复株累脚边跪伏着,被打的紫红肿胀的屁股高高的翘起来,昭君也不敢说求饶的话,复株累一贯是越求饶他罚的越狠,昭君跪撅着卑微的道:“大汗息怒,贱奴触怒大汗,请大汗狠狠打贱奴,狠狠惩罚贱奴!”

      复株累冷冷的看着昭君,恨声道:“贱奴是该打,该狠狠的挨鞭子!把鞭子拿过来!”昭君忙应声,跪爬着去取了鞭子,用嘴叼着又跪爬回复株累脚边,双手托着鞭子,恭敬的举起:“贱奴该打,贱奴求大汗赐贱奴狠狠的鞭打!”

      复株累接过鞭子,并没有因为昭君的卑微而满意,他站起身,一脚踩住昭君的头,昭君惨叫一声,身子伏的更低,屁股反而更高的撅起来,复株累毫不怜惜的挥起软鞭,用力的抽在昭君的屁股上,昭君深知复株累生气时不得违逆分毫,只有等他怒气发泄出去才能得到饶恕,只有咬牙挨着鞭打,顺从的匍伏在地……

      复株累用力鞭打了一阵,见昭君这样驯服反而更添怒火,他一把扔掉软鞭,把最大号的玉势拿来,也没润滑,直接粗暴的顶入昭君的后庭,昭君受疼不过,身子向前一倾,啊的一声哭叫出来,复株累全无疼惜,直把玉势顶到极处,又捞起地上的软鞭狠狠的抽打起来,这一次不止抽打昭君的屁股,竟是没头没脸的抽遍全身,昭君疼的满地打滚,哀声惨叫。

      一番虐打之后,复株累终于停手,昭君已是满身大汗,秀发凌乱不堪。复株累令她跪直身子,自己掌嘴,昭君喘息着跪直,鼓起勇气狠狠掌着嘴,边掌边说:“贱奴是贱人,贱奴是贱人……”

      一晃昭君掌嘴了五十多下,在复株累冷酷无情的注视下她也不敢不用力,绝色的面孔渐渐红肿发青,她再也忍受不了复株累对她的冷漠了,呜的一声哭出来:“大汗,好歹让贱奴死个明白吧……呜呜呜呜……”

      “贱奴?我的阏氏,你甘心做我的贱奴吗?你不是一早派人给汉室皇帝上书,请求归国吗?还跪在我面前装什么无辜?可惜啊可惜,你一腔爱国之心并不被重视,你自己看!”复株累冷然开口,语气中的怒气压抑不住。他抓起身边的一份诏书扔到昭君的脸上,诏书打在昭君红肿的脸上又落在地上。

      昭君顾不得脸上身上的伤痛,急急拿起诏书看起来,只看到“敕令从胡俗”几个字,昭君便如被抽干了灵魂一般,面色惨然的跌坐在地上。汉室皇帝诏书上写的明白,不允许昭君回归故土,而是令她遵从匈奴的风俗,父死嫁于其子!也就是说,她一辈子回不了大汉了,她要终老在草原,客死他乡!

      昭君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伏地大哭,复株累先是冷冷的看着她,渐渐的又有些不舍,这个蠢女人也是可怜,娇花一般的年岁被汉室送给一个老单于,孑然一身来到陌生的草原上……复株累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不由自主的把昭君抱入怀中,让她依偎在他怀里哭了个痛快。

      等昭君渐渐止住哭泣,复株累才道:“你已经再也回不去了,不管你愿不愿意,你一辈子都是我的贱奴,我的阏氏……”

      昭君抽泣着抓着复株累,舍不得他给的片刻温存,她抽噎着说:“贱奴其实也很矛盾,故国难舍,贱奴是真的思乡心切,可贱奴也舍不得幼子,舍不得……舍不得复株累……”

      复株累嗤笑道:“我整天打你罚你,有什么舍不得的?”

      昭君赧然一笑:“我也不知,可复株累只要稍微对我温存点,我就觉得那些责打和惩罚也并不是不能接受……我…大概真是个贱人……”

      “贱奴就是贱的!”复株累轻声嘀咕了一句,又板起面孔道:“你现在走不成了,我却不能就这样饶恕你,你想背着我回汉地,我就用汉地地规矩责罚你,起来,我允许你跪趴在毛皮垫子上!”

      昭君不知要受怎样的责罚,但仍羞涩的顺从的跪趴在他身边的毛皮垫子上,复株累在昭君腰下垫了一卷羊皮,让她趴的更舒服,屁股撅的更高,就去取了一根楠木板子来,对昭君道:“听说你们汉地宫廷都是打女人屁股板子,我就让人弄来这个,以后就专门用这个打你屁股,让你能有回汉地地感受!”

      昭君回头看到楠木板子,不由脸一红,还没等她准备好,复株累就一板子抽上了昭君的屁股……

      从此以后,昭君再没生出回归故国的念头,她安心的做着复株累的阏氏女奴,侍奉着她的尊主,接受着他的责打和惩罚,也享受着复株累特有的疼爱,为复株累生了两个漂亮的女儿,痛并幸福的过了十一年……十一年后,复株累也离开了王昭君,举行了复株累的天葬后,复株累之子也想按照习俗娶他父亲的阏氏王昭君,然而女奴去阏氏帐子请阏氏昭君去王帐时,发现王昭君自缢而死,追随她的复株累一起升天去了……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4
    • 73
    • 0
    • 73
    • 1.3k
    • ysk1755855386kp111三连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滴定法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卧龙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ries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跳跳糖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gh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拔剑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3a.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3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amsam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randlal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魏文红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A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ja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3630252600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