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21
    • 斩赤红之瞳3

      “哎呀,说起北方最近的情况啊,那当然是一片大好啦。我朋友的前辈在皇宫当差,战报上说艾斯德斯将军初阵就讨取了努马赛卡的首级,挥一挥手上万个冰刺像箭雨一样把异民族的杂种们屠戮一空了!”帝都近郊正在疾驰的马车上,一个吟游诗人正慷慨激昂地吹嘘着帝国最强将军的威名,两个商人则是有些提不起精神,毕竟艾斯德斯的强大已经深入帝国——至少是帝国北方地区所有人的心中。

      “呜嗷嗷嗷嗷嗷!”而就在疾驰的马车前方,巨大的龙兽破土而出,拦住了马车的去路。足有两三层楼高的身体加上能轻易掘穿大地的强壮利爪让这种被命名为土龙的生物有了一级危险种的凶名。

      “一级危险种土……土龙?!”见多识广的商人马上辨认出了拦路巨兽的身份,可这也只能让他死的明白点,商人抓起了身边的猎枪,看了看从车上翻出一把手弩的同伴和拔出防身长剑的吟游诗人,顿时对生还不再抱有希望。土龙坚硬的皮肤和巨大的体型已经决定了使用鸟弹的猎枪和力道较弱的手弩除非打中被严密保护的短粗脖子否则不可能造成有效的伤害。

      “呜啊啊啊啊啊啊!”自称剑术过人的吟游诗人勇敢地挥舞长剑冲了上去,土龙也举起巨大的右前爪劈了下去。

      “咕!”吟游诗人的长剑抵住了土龙的爪子,长剑上传来的巨力让吟游诗人的手臂不住地颤抖。

      “危险!”商人们鼓起勇气刚想上前帮忙,忽然看见斜侧里冲出一位拿着长剑的少年。

      “土龙啊,虽然比特级危险种差一点,不过作为扬名立万的起点也不错!”少年说着在众人眼中堪称狂妄的话语,踩着地面起跳,长剑一挥巨大的断爪就在土龙的悲鸣中落入尘埃。

      “嗷嗷嗷嗷!”土龙愤怒地撇下汗流浃背的吟游诗人,冲向了棕发的少年。

      “生气了吗?现在就送你上路。”少年微微一笑,随即数道剑光闪过。

      “噼里啪啦。”被大卸八块的残尸落了一地,少年擦干了剑身的血迹,转身对一行人微笑道:“没事吧?”

      “好厉害的少年!连土龙都给解决掉了!”商人们搀扶起喘着粗气惊魂不定的同伴,对少年道谢道。

      “那是当然的啦!”听到夸奖,刚才还一副高手做派的少年马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我和莎悠还有伊耶亚斯可是有狩猎特级危险种的记录!顺带一提,我叫塔兹米,你们要好好地记住,因为这个名字早晚会扬名寰宇!”

      “塔兹米君,你是要去帝都打拼的吗?”其中一个商人小心地措辞,“帝都……可不是你想象中的天堂啊……”

      “或者说,用地狱来形容更合适。”另一个商人补充道,“除非你拥有碾压一切的实力,否则光凭剑术是斩不破帝都内拦路的荆棘的。”

      “话虽如此,但这是我们村子最后的希望了。否则,村子里的大家就……”塔兹米还剑入鞘,“谢谢你们的忠告,不过,觉悟我已经做好了,总要试试看才成。”

      “既然这样……少年……呼哧呼哧。”吟游诗人喘匀了气,“看你是要去参军吧,现在帝都不怎么景气,卫戍军团的粮饷少的可怜,不过城北的征兵处那边负责的是我的老朋友,多少会给你个试炼的机会,能不能谋到主力军团的名额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真的吗?非常感谢!”

       

      帝都 征兵处

      “果然,都是些托关系走后门的废物。以为在艾斯德斯大人的麾下就高枕无忧了吗?”身着笔挺军服的老者手按着腰间的佩刀,“你们给我想清楚了!北方军团之所以战无不胜的理由就在于居高不下的淘汰率和战损率。公子哥儿们,好好替你们的脑袋考虑一下吧!”

      “就算你们当中有一些头脑发热的笨蛋,也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实力。”金发的壮汉拎着一柄巨大的斧头,“要求不高,只要能承受得住我们三人任意一人的三次攻击就算合格。你们抵挡的时间越长官职就越高,顺带一提,我们会使用帝具,所以连一击都承受不住的废物很可能会死的哦。”

      “就是这样,喵~”盘腿坐在原来征兵处官员桌子上的小少年把玩着笛子,“我可不想让将军大人的部队里混进蛆虫。”

      而原本的征兵处官员则是苦着脸侍立在一旁,不提三人帝具使的实力,三兽士作为艾斯德斯的亲信副将,有足够的权利决定新兵的去留。

      “喂!这里是征兵处吗?”就在一触即发的紧张氛围中,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是被人介绍来这里……呃,这什么情况?”

      “哦?”达伊达拉将大斧抗在肩上,看着塔兹米,“小子,这里是征兵处,不过可不是你来的地方,回家练两年再来吧!”

      “喂喂,别小瞧我啊!”塔兹米的手抓住背后的剑柄,“我的实力在全村里可是数一数二的!”

      “小鬼劝你还是过两年再来吧,看你的年龄恐怕还不到16岁吧。北方军团全员精锐,不可能招收这么小的士兵的。”身为副官的利瓦也摇了摇头,“不过你的骨气倒是值得赞赏。”

      “拜托了!请给我一个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塔兹米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必须要用军功来拯救村子!”

      “又是边境的村民吗……真是有够不景气的……”利瓦摇了摇头,“既然这样,妮乌,交给你了。”

      “好吧好吧。”妮乌跳下桌子,从腰间抽出了帝具长笛,“来吧,给你个友情提示,虽然我的帝具不是战斗用的,但也不是你可以胜过的,所以你最好还是以防御为主。另外,要是想要靠个人的粮饷改善一个村子的话,可是很困难的哦!”

      “没关系,来吧!”塔兹米从背后抽出长剑,“让你见识一下我的觉悟!”

      一众新兵们自觉地分散开,将场地留给了妮乌和塔兹米。

      “我上了!”妮乌弓起身子,后腿蹬地,如同一只灵巧的黑猫一般攻向塔兹米的下盘。

      “来吧!”塔兹米不退反进,同样举起长剑迎头斩向妮乌。

      妮乌的铁笛与塔兹米的长剑不断地碰撞到一起,虽然看起来是势均力敌的局面,但很明显的是,塔兹米每次挥剑都配合着步伐和身体的大幅摆动用出了全力,而妮乌只是站在原地快速地挥舞笛子与塔兹米交锋。

      “没有选择防御?还真是有骨气的少年啊。”利瓦捻了捻胡须,眼中闪过一丝怀念的光芒,“可惜光有骨气的人要升官发财可比其他人要艰难很多啊。”

      “不过,这少年的剑术,步伐,力量和速度都超过同龄人许多,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剑士了。不过稍显稚嫩的是见识和眼光。”达伊达拉双手抱胸,铜铃大眼中也露出些许赞许的目光。

      “不,这个少年,若是能给予正确的培养和助力的话甚至有可能在30岁之前凭借着合适的帝具和军功晋升将军。”

      “艾斯德斯大人!”利瓦和达伊达拉连忙单膝跪地见礼道。

      “艾斯德斯大人!”身处战团内的妮乌也从与塔兹米的较量中脱离,将军乐狂想插回了腰间,对艾斯德斯抱拳。

      “无妨,拿出点真本事来,妮乌。”艾斯德斯挥了挥手,刚想倚着桌子坐下,只是一阵熟悉的刺痛又让她不动声色地站直了身体。

      “好了,闲杂人等一律出去!你们连作为士兵最基础的对敌勇气都没有,还是随便找个地方警备队混日子去吧!出门右拐就是警备队招人的地方!”达伊达拉拎着大斧踏前两步,用手点指着瑟瑟发抖的蠢新们,蛮横地开始赶人。

      “是!”妮乌再一次拔出了铁笛,这一次,妮乌还是以同样的姿势向塔兹米发起了冲刺,但是当塔兹米挥剑猛劈的时候却斩在了空处。

      “变快了?!”塔兹米刚想收剑防御,后背就传来了一股大力的冲击,妮乌重重的一脚踢在他的的后背上令他失去了平衡向前栽倒。

      刚才的妮乌最多算是一只玩闹的淘气黑猫,而现在在艾斯德斯的面前,被冠以【兽士】之名的妮乌才是真正牙尖爪利的凶狠黑豹。闪电般的速度也许在某个爱打人屁股的变态面前不值一提,但也不是初出茅庐的塔兹米可以跟上的。

      塔兹米用左掌撑地挺身,重新站稳面对好整以暇的妮乌。

      “再来!”

      “还要来吗?再打下去可能会出现什么永久的损伤也说不定哦?”妮乌问道,“如果你愿意的话,现在你就可以入职北方军团了。”

      “还没到极限……我还能坚持!”

      “那么,就用帝具送你出局!”妮乌耸了耸肩,将笛子凑到了唇边,“虚弱乐章!”

      “身体……使不上力气了?”塔兹米双腿一软,连忙用长剑支撑住差点跌倒的身体,“这就是帝具……的力量吗!”

      “到此为止了!”妮乌左手化为掌刀挥向塔兹米的后颈。

      “还没完……”塔兹米奋起全身的力气打出右拳,妮乌没料到塔兹米的殊死反扑,闪避的身形一慢让这一拳正中妮乌的右手小臂,妮乌失去了平衡,手刀砍在了空处。

      “嘿,这招还你的。”塔兹米的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双膝一软扑倒在地。

      “是我懈怠了吗?”妮乌转向艾斯德斯,“抱歉,艾斯德斯大人。”

      “不,妮乌。你做的很好。普通的士兵无论如何也无法和那个女人抗衡,只有这样优秀的帝具使预备役所组成的大量的帝具使部队联合在一起才行。”艾斯德斯脸上挂着一抹微微的潮红,大步流星地走到场内,拍了拍妮乌的肩膀,随后单手拎起塔兹米扛在肩上,“好了,你们解散吧。塔兹米我先带走用一个晚上。”

      “艾……艾斯德斯大人?!”

       

      与此同时,瓦奥莱特的异时空宫殿

      “葬送!”刀光一闪,赤瞳的身影在女子面前一闪而过,但女子只是抬起右手,稳稳地用两根手指夹住了袭来的妖刀,左手挥起巴掌在赤瞳错身而过的时候重重地拍在少女的屁股上。

      “呜!”赤瞳趔趄了一下,扭转身形想要再度挥刀,但是瓦奥莱特已经擒住了少女的双臂并熟练地单膝跪地把赤瞳按在膝盖上。

      “好啦~~小赤瞳还是没能让人家受伤喔,那么训练时间结束,到了万众瞩目的处罚时间咯!”

      瓦奥莱特不由分说扒下赤瞳的百褶黑短裙和白色的内裤,毫不留情的巴掌风暴席卷而来,至于赤瞳的哀鸣则被淹没在了巴掌噼里啪啦炸响在软嫩臀肉上的声音当中不见踪影。

      宏伟的宫殿中,这样的景象随处可见,夜袭(Night Raid)的女性成员们虽然拼尽全力地试图让瓦奥莱特的分身受伤,但是最后的结果总还是免不掉被按在膝盖上剥下内裤享受一顿豪华巴掌套餐。

       

      “回应我的情感吧!!!Pumpkin!!!!”惊人的能量在粉发少女的枪口汇集,双马尾向后飒爽地飘摆,金黄色的光炮射向坏笑着的瓦奥莱特。

      “哦呼~~”瓦奥莱特左手压住白色的礼帽,“好强的气势,小茵。人家稍微也认真一点吧~~”

      瓦奥莱特攥紧右拳迎向了玛茵射来的光柱,足有海碗粗的光柱撞上瓦奥莱特的右拳,然后在玛茵坚定的目光下……

      寸寸龟裂。

      瓦奥莱特开心地拍了拍手:“呦西~小茵今天也没能伤到人家呢~~”

      说着,瓦奥莱特装模作样地掰着手指头,笑眯眯地踱着步子凑近粉毛少女。

      “等……”玛茵慌张地后退,手中的南瓜炮由于过热暂时变成了一块废铁,瓦奥莱特一把抄起玛茵,像扛麻袋一样扛起玛茵。

      “放开我!”玛茵捶打着瓦奥莱特的后背,然而她小小的力气完全无法动摇瓦奥莱特的动作。这个可恶的女人慢慢地掀起自己的粉色连衣裙,解开粉色的蕾丝系带内裤,并把黑色的连裤袜向下褪掉露出白生生的大腿,随后重重地把手掌抽在了娇媚的小屁股上。

      也许是幼年在帝国边境流浪的经历,虽然是异族混血,玛茵并没有继承大部分异族女子的丰乳肥臀,反而苦于幼年期的营养不良导致身材十分纤细,因此瓦奥莱特的手掌轻易地覆盖住了玛茵的大半个臀部。

      “呜!”少女痛得哀嚎,虽说来到瓦奥莱特的宫殿已经有半个月之久,但是巴掌落下时的痛苦却没半分减轻。瓦奥莱特的宫殿中,无论是豪贵的天鹅绒床铺,不知什么材料制成的完全仿照夜袭众人喜好所生成的服装还是琳琅满目的美食都没有半分可挑剔之处。可惜这一切的优渥条件都是为了宫殿主人的变态嗜好服务的:良好的食宿条件保证“收藏品”们强烈的反抗欲望和身体素质,至于服装则是为了满足瓦奥莱特的收藏欲望同时也方便各种play的进行。

      “小茵,再乱动的话,你今天的惩罚就翻倍哦?”瓦奥莱特一边说着堪称残酷的宣言,一边把手掌抡圆了打在玛茵的两瓣小桃子上,让一串串哀鸣和低声的讨饶在训练场中回荡。

       

      “喵哈哈哈哈哈哈!好爽~~人家最喜欢打傲娇女孩子的屁股了!”而宫殿中真皮的大沙发上,瓦奥莱特吸溜着装在简易纸杯中加了冰块儿的汽水,她的面前悬浮着数个滚动播放的屏幕,其中不着寸缕的坏心眼大小姐含着大号海绵球发出阵阵呜咽,双手铐在一起,腹部紧贴在皮质的软垫上,双腿大张以极为羞耻的姿势趴在木马上高高地翘起臀部。此刻站在她身后的莎悠则举起木板狠狠地抽打着艾丽娅高撅着的臀部。虽然刚刚挨了一顿好打的屁股也是喜人的大红色,但丝毫不妨碍莎悠在此刻品尝复仇的滋味。莎悠美丽的眼睛中流露出一抹快意,一边又加重了几分力道抽的艾丽娅嚎啕大哭。

       

      至于目前的屏幕中,播放的则是穿着藕荷色旗袍,眼泪汪汪的紫发天然呆眼镜娘希尔,双手被凭空出现的黑色镣铐吊在半空的影像。淡紫色的旗袍后摆毫无道理地悬浮着,深紫色的内裤脱到膝窝,露出通红高肿布满掌印的臀部,瓦奥莱特伸出手在希尔的臀上揉搓着,偶尔补上一两下巴掌。

      “当然天然呆眼镜娘也不错就是啦。”沙发上的瓦奥莱特捻了捻手指,回味着滚烫的柔嫩触感,手掌一划,希尔的影像换到了后面,狮耳娘雷欧奈的影像投影了过来。

      影像中,瓦奥莱特把左手压着雷欧奈的后颈将她按在了光滑的墙面上,膝盖顶住她的小腹,高高地扬起右手抽打着已经染上可爱粉红的赤裸圆臀。

      “奈奈的超强恢复真是厉害呢!”瓦奥莱特的眼中冒着小星星,“无论挨多少巴掌,没一会就能恢复过来,真是方便的能力。”

      “呜哇,你这混账!嗷!仗着有实力就为所欲为吗!呜!我是绝对不会屈服……嗷!给你这种家伙的!”狮耳娘雷欧奈的反抗精神是夜袭众人中最强的,哪怕是处于被按在墙壁上狠狠地掌掴屁股的情形下也是如此。也许是因为她在帝国经历了太多的黑暗,因此那份不屈的反抗精神才如同火焰般耀眼。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单靠信念和热血就能成功的,比如从玩得兴起的瓦奥莱特手中保护住自己的屁股,而瓦奥莱特也很享受这种调教和征服的快感。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在这冷漠无情的多元宇宙中,只有女孩子红肿发烫的屁股才能带给人家一丝温暖】

       

      我叫威尔,来自帝国最精锐的海军。此次收到了帝都的特殊警察征召命令,也就是所谓的升迁啦。因为是第一次来大城市,同伴们帮我找来了我们那边最帅最酷大受好评的衣服!

      只是……

      “乡下人吧?”

      “是呢,乡下人……”

      “真是受不了。”

      不知为什么,大家看我的眼神似乎都怪怪的呢。

      “算了……我可是在大海上与危险种和海贼战斗过的男人!这些无聊的小事是动摇不了我的!”

      ”咕嘿嘿嘿,看样子【狩人(Jaegers)】的各位差不多要到齐了呢。什么时候跳出去给小艾一个大大的惊喜呢?”就在帝都内城巍峨的城墙上,穿着显眼白色西装和短裙,戴着白色大礼帽的瓦奥莱特坐在城垛上晃悠着小腿,四处巡逻的精锐禁卫军却对她的存在视若无睹,依旧一丝不苟地排查着可能心怀不轨的歹徒,殊不知整个多元宇宙最危险的变态之一就悠闲地在他们的脑袋顶上盘算着如何痛打帝国最强已经饱受摧残的两瓣粉丘。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且说威尔经历了与戴着面罩的半裸壮汉,奇怪的无口吃货少女,热情过头的警备员少女,性取向成谜的天才博士和唯一比较正常的金发帅哥不那么愉快的见面会之后败犬似的趴在了桌子上,有气无力地听着未来同伴们的自我介绍。

      “你们几个!在这里干什么!!”从门口又走进来一个戴着面具身材高挑的女子,后面跟着身穿黑衣的少年和老者,女子指着众人大声地呵斥着。

      “喂喂,我们是被征集到……”威尔从座位上站起,还没等他说完话,前胸就挨了一记飞踢。海军青年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上。

      “敌人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绝对不能放松警惕!” 女子话未说完,身后的老者和少年已经冲向了自称波鲁斯的壮汉和名叫兰的金发男子。

      有了威尔的前车之鉴,波鲁斯和兰好整以暇地挡住了两人的突袭,而穿着黑色水手服的少女黑瞳直接拔出了腰间的太刀和来自警备队的赛琉前后向女人包抄夹击,唯一坐在原地没有动弹的就是捧着茶杯淡定地品尝绿茶的Dr.时尚。

      “就算只是试探,我下手也是没有分寸的。”黑瞳趁着女子一招过肩摔将梳着栗色高马尾的少女警官摔在地上并凝结出寒冰冻住扑上来的玩偶一样的黑白小狗的空档,掌中的太刀八房斩在女子的面具上。

      “哦~很强嘛。”女子满意地点点头,将碎掉的面具摘下,露出标志性的冰蓝色眼睛和俏丽容颜。老者和少年也抽身后退重新站在了女子身后。

      “艾斯德斯将军!”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21
    • 0
    • 23
    • 41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cdrr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我念你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258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云下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040557018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有钱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顾先生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east666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玖月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2000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qazse4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JQ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学的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德尔塔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