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64
    • 【f/f】钟离之约(上)(转载)(作者不知)

      璃月,提瓦特大陆的商都。

       

      “璃”者,王者离去之都;正如其名,仙人所治的时代已经悄然离去,而现今的璃月,早已由七星代为治理,人治的时代将在这块广袤无垠的风光大地延续下。

       

      钟离,往生堂一位博学多闻的客卿。

       

      提到钟离先生,那就有些话语,他看似年轻,却又无所不知,无所不晓,仅仅用知识渊博来形容他,都有些屈才,就连千百年前的一些奇闻古迹,他亦能如数家珍一般细细清点出来。就在众人惊叹于钟离的先生的才学时,他也只是浅然一笑。

       

      “我只是记性颇好罢了,不足挂齿。”

       

      往生堂的堂主古灵精怪,是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小姐,而这位客卿却与之相反。沉稳,坚毅,工作之余时常见他信步闲庭,漫步与璃月的大街小巷。

       

      “做些什么好呢?呼,若是要喝茶,那间茶馆的茶水是取用渌华池的甘泉,确也值得一去,若是要听云先生的戏,可得赶巧,去的慢些,可就水泄不通了。”

       

      钟离微微颔首,略微思索片刻,脚步轻启,不急不徐,优哉游哉的向着一间茶摊走去。

       

      璃月的高层楼宇间,众人围着一位一位茶倌,希望能听些早已耳熟能详奇闻异事,钟离先生悠闲的挑了个无人的位置,端起一杯清茶,揭开茶碗,一股茗香自然沁人心扉,那茶倌折扇一打,宛如惊堂木响,顿时嘈杂的听书人各自收了声,原本一直闭目养神的茶博士突然开目,开口说道“上回书说道,彼时的璃月啊,海中有大魔侵扰,山间有恶螭盘踞,岩王帝君召集众仙,要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先生轻轻举起茶盏,轻轻吹嘘,饮了一口。又闻茶博士说道。“传说,帝君在出征之时曾言道…”钟离微微抬眸,珀色的眸子为之一动。

       

      “钟”者,金玉罕贵,中规中矩,“离”者,璃月无王,自然归离;昔日的岩王帝君饱经风霜,见证其余尘世执政的更新交替,而此身却在浮世历经洗练,对身形磨损颇高,归化身与一位名为钟离的凡人游离世间。

       

      “尘世闲游,所历所闻,亦有风雅。”钟离如是说道,千百年前岩王帝君与璃月众仙签订契约要治下一个太平盛世。“如今契约已了。”本该在浮生渡世的客卿邂逅了一位异域的旅人……“我这有一份新的契约,你且过过目,若无异议,你我便以伴侣相称。”

       

      “该怎么形容钟离先生呢?”荧抬头望着夜空,身旁飞动的小东西又开始碎碎念了。

       

      “钟离先生啊,我想想……又高大又帅气,而且还知道正宗的璃菜和月菜的做法,哎嘿嘿……”派蒙嘴角已经流出一点唾液,手脚并用的抖动着,一副兴奋模样。

       

      “派蒙就知道吃……”荧白了她一眼,望着此时的圆月。早就听说天衡山上有赏月奇景,如此看来,钟离先生没有骗自己,如此峰峦叠嶂,夜空如纱,繁星点点,目光微微向下,璃月港的万家灯火照溪明。荧望着山下的旺景,清澈的眼眸里多了几份星点。

       

      “什么时候,能和哥哥,一起去看此夜景呢?”

       

      “旅行者……”派蒙望着身旁的金发美少女,想要安抚却无从下手。

       

      “总有一天我们会相逢的,对吧,星是会互相照应的。”荧好似反应过来什么,闭上美眸,依偎着身旁的草堆,感受着夜间的风吹草动。晚风拂过脸,很舒服……就像哥哥当初拂过自己的面容。哥哥……我想你了……她的眼角流下一滴晶莹。

       

      夜深人静

       

      往生堂的松竹小庭内,钟离正坐在一张石凳上饮着茶水,而不远处一个娇小的身影正悄然移动,眼看着就要抵达门口。钟离放下茶盏,锐利的目光望向那团身影。

       

      “夜深了,堂主是要去哪儿?”

       

      “唉?!钟,钟离,你!你怎么在这里?!”胡桃大为震惊,连怀中抱着的护摩之杖也脱手落地,发出清脆的“咣当”声。

       

      “望着璃月港灯火阑珊,也是我的消遣娱乐,不必在意,哦,倒是堂主您这幅打扮,是要做什么?”

       

      “我,我打算去面见客户。”胡桃有些紧张,实际上她今天和旅行者约好却开一个被盗宝团看护好的华贵宝箱,但要是被钟离知道,他一定不会同意的。虽然本打算借着夜色偷偷溜出去。

       

      “若是如此,甚好,但面见客户,真的有必要带上兵器吗?”他的身躯微躬,弯腰替人拾起护摩之杖,双手奉还与胡桃。

       

      “这个,那个……”胡桃挠了挠脸颊,本能的后退两步“不妙不妙,胡桃我选择开溜!”这个鬼灵精!一把夺回护摩,一个侧身翻滚,与钟离拉开几个身位,便要向天衡山逃窜。

       

      胡桃那孩子,我应付不来。这是钟离先生亲口对旅行者说过的话;只是未想,她竟然真的想从自己手中逃脱,有点意思。钟离望着她远去份方向,并不急着追赶。

       

      俱收并蓄!胡桃脚步轻盈,两指刚要点地,便感受到土地的摇晃,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八条岩脊已然挡住她的去路,慌张的少女左顾右盼,见没有逃脱之法转身要走,迎面正巧撞上一人,她宛如一个发条生锈的玩偶缓缓的抬起头,可不正是钟离吗?

       

      “堂主,您不逃了吗?”他轻轻搂着少女的柳腰,两臂死死锁住少女,令其放弃逃脱的念头。

       

      “哎嘿嘿……嘿嘿……呜呜……”

       

      胡桃的闺房,并没有想象中的凌乱,甚至颇为整洁,尽管书案上摆满一个个奇形怪状的小雕塑,钟离甚至在其中发现过一个造型颇为独特的先祖法蜕,用胡桃本人的话来说,这块璞石造型独特,用来雕刻再好不过,但这料子用来雕刻帝君实在是没有匠人敢接单子。但这点小事又怎么能难住我们的胡桃堂主,她自己动手三下五除二,一座颇有胡桃特色的雕塑已经刻成。而现在钟离把胡桃拖回房内。一张朱漆垂香木长椅上坐下,捋了捋鎏金上衣留边,粽褐色的长裤上已经多了两条上下晃动的雪白长腿。

       

      钟离是一向不推崇体罚的,但有时却不得不做。自璃月诞生以来,人民开化,契约精神根深蒂固,在天权凝光制定法令前,便有违反契约责罚之说,而其中关于责尻的刑法便有“笞”“杖”“鞭”三种。即使是如今的人治的社会,这些古老的刑法还是依存下来。至今在闲游时钟离尚可在玉京台看见被千岩军押送来打板子的囚徒。正如他当年所言:

       

      食言者当受食岩之罚。

       

      视线回归闺房,钟离解开指尖的扳指,摆放在一旁的床首柜上,随后,轻启一掌掴在那黑色包臀短裤。

       

      “咿呀!”胡桃感受到身后他掌上带来灼热,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红晕。两条灵活的小腿飞快的上下跃动。谁又能想到平日里对胡桃堂主毕恭毕敬的客卿,此刻正如严父教女一般,一下又一下的挥着巴掌。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64
    • 0
    • 77
    • 92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王子一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繁芙鹤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中兴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xw10086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33333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3a.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陈璟璐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唔哇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爸爸h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虚幻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波多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我们的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flsg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离歌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km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世界上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