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2
    • 回忆录转载

      现在也不缺金币了,免费分享给大家吧

      今天看到这几张图,突然想起了我第一次玩刑级别的sp实践(超重度实践),仙刑纪元第5年春季,我上银河A语学院大四的时候。

             那个贝贝跟这几幅图里的这两个女的特别像,或者说是这两幅图里女的合起来的样子。大脸,类似的这类眉毛,大眼睛(略带忧郁),身段也像。她是帝国大学城的一个助教,仙刑纪元前30年的,比我大11岁,特别性感有韵味的一个熟女。

             和她是仙刑纪元第2年认识的听讲座认识的,然后来往很密切,在一块听了好多讲座,吃了好多次饭,用8G智能手机聊天也开始亲密和放肆起来。慢慢的她也了解了我的sp爱好,并没有说变态或者另类一类,而是说很有情趣(这个词她用的精准),慢慢地我给她发一些sp照片、视频和文章她也不烦了(之前好像假装很烦),并说这些东西的确可以丰富男女之间的性关系(她的原话)。其实我一直想开口约她实践,但开不了口,一直拖了3年,憋了3年。直到仙刑纪元第5年春季水到渠成。7 q! p0 h* W3 P

       

             记得那时的前几天晚上,我们俩聊天,聊那时刚出的一部电影(好像是“丧尸危机”第几部),然后探讨面对灾难困难和逼迫人可以坚韧到什么地步,聊着聊着我们都不“正经”了,就牵涉起了“末日”之后的性问题,越聊越升温了。然后我突然说起好像是说如果她是女特工,被敌人俘虏,严刑拷问,用皮鞭烙铁虐她臀部大腿(当时还没光说是“臀部”),她会坚韧到什么地步。没想到她竟然没回避这个淫荡的问题,竟然说她会非常坚韧,死都不说。然后我说她吹牛,真要试试早都说了。她竟然说不信可以试试……等这句话等了3年啊,当时我激动的心快跳出胸膛了,全身好像被火焚了一样热。我说真的,要不我给你试试。她说行。然后就直接约了那周星期9(这个星球上一周10天,星期9和星期10是节假日)。然后,那里那就好我疯狂的整理我一直以来购买和收集的“刑具”(好多皮带,数据线,电线,板子,铁尺,竹条-这个星球上没有藤条这种东西,马鞭,针头……还有最早的电击的一套,还有一瓶芦荟胶,之前实践我就用这护理贝贝),还买了一瓶酒精,记得还去折了很多柳枝还有路边的不知道什么树树枝,用小刀子削皮后泡水里。然后把这些都装在一个大吉他包里。

             记得那一天风很大,我们俩去喝了个咖啡。然后就打的去靠近萨颜岭的某个小镇开房(为了避人耳目,怕遇见熟人)。我清楚记得她穿着黑色打底裤,长靴,上身穿黄色女式大衣,里面穿白色齐颈毛衣。开房后,轮流洗了个澡(我们都有洁癖,这是我们共同点之一)。然后刑讯开始了,角色扮演是审讯虚构出来的高丽国女特工“金雅美”(她本人就叫“崔雅美”)……首先,用电刑。给她臀部,大腿,足心贴了好多电击贴(当时还不敢贴她奶子,阴部和菊花,还不敢碰),不断加大电流,她被电的那样子让我销魂至极,我大着胆子戳了一下她阴部,她只是淫荡的叫了一下,没抗拒,我就继续大胆地揉她奶子……一会,我把足心电击贴透过她的乳罩缝隙贴在她两个奶子上,贴了4枚,还在她菊花插进去一个肛门塞,电流加大到最高档,她开始淫荡的全身如蛇一样蜿蜒扭起来,她的手也本能性地淫荡地伸进自己阴部……我问她:招供吗?不招供加刑……她额头上开始出汗,头发也湿漉漉起来,装作一副坚贞的样子:把你的手段全部使出来也不会招的

             电刑用了大概十几分钟,她身体尤其是腰肢和臀部扭动如蛇一样,让人看得血脉喷张……用完了电刑。她浑身是汗,说去个洗手间冲个澡再用刑。然后10分钟过后,她已经洗好穿好内裤打底裤和白色毛衣出来穿长靴,对我尴尬的一笑。我以为她要走,慌了,说:这么快就走。她说:哪啊?你那么多刑具我都想试试呢,下面干什么?说“刑具”二字时她还用加重强调的语气。

              

      我说:针刺刑,抽打。

      她说:那就试试吧。

      我把30多枚针头在酒精瓶里都沾湿了下,在床上一一排好,然后拿出五六根棉棒……她看着有点怕了。说:没试过这个针刺,刺哪?我诡异地笑了笑说:你哪丰满刺哪,雅美老师。她装作发怒的样子说:今天我是金雅美,不是你的雅美老师。记住今天不要叫我雅美老师。彻底进入角色才玩的好嘛。我说:那好,金雅美,我今天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笑了笑:这样才好。

      排好了针头,我让她双手双脚并拢伸直成“1”字平趴在床上,用静电胶带缚住手腕和脚腕。这是最能体现人自然曲线的捆绑方式,这样一来她就呈一个腰部收拢臀部最大限度的翘起的姿势趴着,细腰翘臀,性感爆了。

      就像这样

        E4 i# f. y! b o. h w’ E% F

      捆绑完了,我扒下她的黑色打底裤和卡其色接近土黄色的性感内裤至她的大腿根的地方,这样她的满月般圆润丰满的臀部就喷薄而出。

      我骑坐在她大腿上,拍了拍捏了捏她臀肉,说道:怎么样,金雅美,招不招,不然这么白这么翘的臀就要变成刺猬了。’ h8 Q: I% b8 h _

      她说:少废话,有什么就使出来吧。, E9 C9 `’ a; k. x: N9 }

       

      我揉了揉她两瓣的臀肉,拿起一个棉棒蘸了酒精,在她左边的臀肉上来来回回擦拭了好多下,然后拿起第一个针头刺了进去……她疼得臀部和大腿肌肉紧绷了一下。我说:没事吧?她说:没事,继续。我于是重复这个流程,一次又一次用酒精擦拭她臀肉,然后拿起一个又一个针头刺了进去。大概过了5分钟,30多个针头都扎在她两瓣臀部,而且扎得高度对称,就像艺术品一样。扎完了,我拿手机拍了一下,说要不要看看,她说:我也想看看屁股变成什么样子。我就给她看了看照片。她说:好残忍啊,好爽啊……

      我说:爽吗?接下来让你爽不起来。我现在要拔了。5 |6 G6 E! k: b/ x’ u6 c6 O y1 K

       

      说完,我左手拿起蘸了酒精的棉棒,右手迅速拔下了第一枚针头,她疼的身体抖了一下,我说:还说爽吗?边说边用酒精棉擦拭冒出来的血珠。就这样,她身体一共抖了30次,中间有几次还叫出声来。我说:还说爽?招不招?她说:这才刚刚开始,这么早就想让我服?……我装作很怒的样子说:不招一会让你求着我招8 x. B) A! {. r5 W” Z

      拔下所有针头,我用芦荟胶抹了两遍她臀部。然后给她提起内裤和打底裤。揉了揉她臀部。然后再她腹部垫了一块枕头,这样她被打底裤包裹的丰臀更加翘了起来……5 z3 K% D8 I. j6 [

       

      我把十几根树条,几根数据线,一个板子,三根皮带(一个纯牛皮的),一个马鞭,一根皮鞭(散鞭),几个长短不一的铁尺(测绘用的那种),几根竹条,这些可怕的抽臀刑具全摆在她面前,说:看这么多刑具,一个打十下你的臀部就烂了,还是招出来吧!她说:我不怕,我今天有屁股皮开肉绽的思想准备。我说:你说的啊!开始了啊。

       

      首先是皮带,这在我看来是最轻的。我扒下她打底裤和内裤到膝盖,露出她整个的臀部和大腿(也就是受刑部位)。然后狠命地抽了起来,每抽一下她臀肉都如波浪般一颤一颤,我知道这是她很享受这种疼痛表现出的潜在的本能反应。她的耐痛能力真是超出了我的预想,至少比我以前实践过的贝贝甚至看过重度视频上的贝贝都强好多倍,因为她受刑根本不叫,一声不吭,而且不断挑逗你用更重的刑……” }( s* j k) j9 I N( P; u

      皮带抽了100多下,她臀部通红,有的前面用过针刑的地方开始出现一圈一圈那种紫色圈。我揉了揉她臀肉,问她:招不招?她说:今天把你所有东西用完之前,还是不要问这三个字了!我吃了一惊,她真是绝世好刑奴(只不过“刑奴”这两个字没敢说出来)

       

      我提起她性感的卡其色内裤(一般人给贝贝用刑都是不断地循序渐进地脱:脱裤子,脱丝袜,脱内裤,裸臀。我是恰恰相反,是循序渐进地穿:先裸臀抽,再穿内裤抽,再穿丝袜或裤子抽)。她丰臀包裹在卡其色(或者偏黄色?我有点色盲)内裤当中,显得更加性感。% i0 a8 Z) W4 E& t/ S5 r! S

      然后,我就用散鞭,数据线,铁尺换着抽,每次抽打的力度比真实的刑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她说了:有了屁股被打烂的思想准备,也就给了我发狂的保险),每次都用尽全力重抽,恨不得一鞭下去就抽破她内裤,在她臀部抽出鲜血……每次抽打都是这样。大概都抽了100多下,合计300下以上了(也就是说至少300下),被内裤包裹的臀部几处的确渗出了血(也许是针刑的针孔流出的吧),把卡其色内裤几处染出了血印。我扒下她内裤检查了下她臀部,只是稍微有点紫而已,还没有肿胀。我很惊奇她臀部耐打能力。有一种贝贝就是这样,再怎么打,臀部都不肿胀,很多贝贝,你打几下,臀部就肿胀,出现血印了。她是第一种,她臀部真是天生为臀刑而生的……

      我揉了揉她臀部,臀肉稍微有点变硬(不是很硬),我问她:什么感觉,疼吗,还能受刑吗?她说:火辣辣的,好爽,不太疼,还可以再爽的。我说:你说的,下面更重了啊!她说:你今天是不是没吃饭,有气无力的,抽的软绵绵的……

      一听这,我装做被激怒的样子,说:敢说我有气无力。好,接下来让你体验一下什么是有气无力。

      & S1 u$ L* _6 |# J; u* ~

      我提起她打底裤,让她臀部整个包裹在内裤和打底裤中,好接受最重最重的臀刑。我让她靠床沿边趴着,这样我站在床边好用力。然后取了另外一个床枕头的枕巾,折叠高了,垫在她腹下的枕头上,这样她臀部被“翘”得更高了。; D8 ], {: E3 T8 P

      ( j1 m) e: m# R7 W: X6 \

      接下来,我把树条,牛皮鞭,板子,皮带和竹条,一共几十根,也就是最细的最重的,摆在另一张床上,抽之前,我拿起树条凌空一甩,树条划破空气,发出凛冽的可怕的声音。听到这个,我发现她暗地里抖了一下。怕了?晚了!我心里想着。

      然后轮番抽她丰臀。噼里啪啦,刷刷,吱吱吱吱,清脆的,沉闷的,响亮的,一种又一种刑具从我手上落下来,落在她臀部上,与臀部接触,抽力和承受力两种力摩擦发出可怕的声音,跟真正的用刑无二……

      十几根树条抽的过程中木屑乱飞,每个抽了近一百下,全部抽断了……3 D: w, g” S; C6 U/ J

      竹条抽着抽着也抽弯了,握不住,我就把几根竹条握在一起抽,竹条抽了几百下。; k8 ]3 R, x# s0 [: f2 ]

      她打底裤丝袜几处抽烂了,我有点害怕,胆怯地给她说:把你打底裤抽坏了怎么办?我以为她要骂我,没想到她说:没事,我包里还随身带着两条咖啡色的打底裤。这个黑色的烂了就烂了,很爽,你接着抽,要不要我换咖啡色的打底裤?破洞的打底裤穿着尴尬。说着起身要换。我挡住了她说:其实不换也行。她说:既然玩就要尽兴,你原来说过不是爱打穿着丝袜的美女屁股嘛!我就解开了她手脚上的静电胶带。她背着我换了咖啡色打底裤,穿上长靴。然后对我说:接下来要不换种姿势?我趴的好累。要不站着?9 \: P* O” J, T$ T. @/ L/ _5 q

      我说:好吧,但必须呈撅臀姿势。我就先让她面对着墙,双手高举挨着墙,呈向后的撅臀姿势。

      / M3 i9 i, C. Y0 x* n

      等她按照我说的这么站好,我发现她这个姿势比刚才趴着性感好多倍。穿着长靴和咖啡色打底裤(其实就是加厚丝袜而已),身材挺拔,丰臀后翘。我说:开始了啊!$ H! e6 O G- B2 O, d0 |

      就用板子,牛皮鞭狠狠抽,每抽一下,她全身都抖一下,好像疼的站不稳一样,但又坚贞地要站稳。牛皮鞭抽了不到一百下,我怕稍细的刑具又抽烂她打底裤(刚才就是树条,竹条轮番抽,打破挂破了她黑色打底裤),就把牛皮鞭扔在一边,专注用板子、皮带和铁尺抽。宽大的刑具比较完美,只会给臀部造成疼痛,不会打破衣服。) h” S’ f. e9 p. K1 D& t8 v# ]$ C0 q

      而且通过观察发现她也比较喜欢板子,皮带和铁尺。因为她的身体表现出的微妙的更加愉悦的感觉,当然其他刑具她也愉悦,只不过没有这三个愉悦。这样轮番打了数不清下了(我已经陶醉的没在刻意数了)。然后扒下她咖啡色打底裤,发现白色内裤上血印更多了(换了个打底裤,怎么卡其色内裤一下子变成了白色的?我还郁闷呢,或许是我色盲了),有的部分已经连成了片。再扒下她内裤,整个臀部和大腿部位全是青色红色稍硬,但还不是紫色和肿胀的,也没破皮。我就把她臀部现在的样子给她描述了下。她说:没事的,你还可以抽几个小时。还可以再重点,只要你不累。其实……一会告诉你(她好像要说什么犹豫了一下)

      我有点被调起了兴趣:其实什么?’ X9 e3 ^” z; ] Z6 ]1 I8 G

      她说:其实……(她又犹豫了一下)——我今天多拿了几条打底裤就是让你尽情抽的,抽的屁股开花(后面这句明显不是她犹豫的内容)& n l$ _5 l0 q9 s6 s

      我就再没进一步多问。就继续抽了起来。抽了几十下皮带,她臀部性感的让我血脉喷张。我假装摸她臀部肿块程度,把手伸进她大腿中间裆部,湿漉漉的,她好像发觉了,转过身来,用手挡了一下,诡异地笑了,装作很怒,说:不要胡来,不然不玩了。……不用说,我明白了,她刚才换打底裤时(或者换打底裤的目的)就是换白色内裤的。因为那会她下面都湿的让她极为不舒服了……所以她才执意要换打底裤的……

       

      我就装作很神秘的样子,脱下她咖啡色打底裤,露出她白色内裤。然后又给她穿上说:金雅美,你卡其色内裤怎么突然变成了白色内裤的?不说我把你屁股打烂了现在。- u, ?* F5 @/ o3 N

      她脸红了,微微羞涩的笑了一下,说:一直都是白色的啊……没有什么卡其色的……其实是淡黄色的,小色盲,小色狼!/ c7 _0 s/ P6 L9 m4 Y- }

      我假装很愤怒,说:不承认还敢说我小色狼!拷问到你承认。拷问到你求饶。’ G, k% n) h& y7 }7 V. C3 _& U

      我开始变的像大男人一样“粗暴”起来。一手抓着她两只胳膊,一手扶着她腰,把她“扭”到床边,说:弯腰,撅臀,双手扶床,保持这个姿势,敢动一下,加抽100。她乖乖地照做了。

      9 z2 P” r, T; c0 m

      这样,她的咖啡色包臀裙包裹的臀部更加挺翘,为皮带,板子和铁尺创造了性感的完美的拷打目标。这样这三种刑具如风暴般再她臀部和大腿刮着……往“皮开肉绽”“屁股开花”方向抽着,这是她说的,她要的。她的臀部太耐抽了,抽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还没有太大程度的伤……

      大概抽了1000下以上,或者数不清下了,反正都十几个一百下了。她开始站不稳了,真动了3下,之前故意动了6下(她故意动为了让我加罚,她好挨更多)。这样加抽数目到900下。我看她站不稳,就把两个床的被子和枕头摞在一起,让她前半身趴在上面,呈这个姿势,这样她就可以舒服地呈臀后撅姿势了。

      然后,又拿起几根皮带和板子(铁尺抽弯了,不好用了),凛冽地抽起来。抽加罚的900下数目。每次都比之前一千多下重一倍,就是要让她求饶招供。 o! G4 G; @ y- l( c& S

      快抽完时,发现板子上有了血迹。不用说是臀血已经渗透了打底裤。

      我扒下她打底裤,发现内裤已经粘在了臀部。内裤大半都是血。我好不容易扒下她血白色内裤,她臀肉稀烂稀烂的感觉。我碰了一下,说:真皮开肉绽了。还用刑吗?不敢再用了吧!她说:我只是感觉痛的火辣,麻木,酥酥的感觉,就像之前电击一样。不严重吧?你给我拍一下。/ y& p) ]6 d0 ^5 ?6 h

      我就给她拍了一下,她看了一下,说:这个还不太严重,对我来说。上次比这还要重……(她好像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

      我惊到:什么上次?& T5 d1 X0 L$ c( o, v* W$ U

      她说:瞒不住你,其实没什么。其实前面你发的那些把我诱惑的,我对这个非常难以自拔了,不好意思找你,网上找了个女主实践。她直接把我屁股打烂了,脚心也打肿了。比今天严重多了……

      我:哦,原来这样。你不早说。今天你确定还能受?: Y4 c- c6 v, L5 ^- |

      她:臀部还可以每样刑具抽50下试试。大腿足心还可以无限抽。让我爽到家,抽到我喊停为止。这在吧,接下啦,我裸臀跪趴着……

      然后,她自己把打底裤和内裤脱到大腿中间,又脱了长靴,在床上跪趴着,臀部朝天撅得老高。” R% e7 @! x# H- c$ V( I# I$ Q# j

      稀烂稀烂的性感的臀部摆在我面前。与她大腿一下打底裤塑造出的修长美腿交相辉映,让人血脉喷张。; }6 d” K$ ^5 f5 v: E7 j

      我就按她要求,又拿板子,竹条,牛皮鞭,散鞭,皮带各抽了50下。一共抽了又500下。她彻底垮了,原来抽打她根本不躲避,现在抽打,最后100下,每一下她都下意识躲避……% v” x. x4 I4 W: E

      抽完了,她臀部真是血肉模糊……’ x, ~* |, n6 a

      我假装摸她臀部,摸了一下她大腿中间,热潮热潮的湿漉漉的。她好像虚脱了……说:大腿足心你再象征性一百下。我今天实在不行了。下次补上足心和大腿的。9 G$ j0 j# V1 M. \, a* w

      我惊到:还有下次?& g3 t5 O; i7 ]: ?7 r- X

      她说:下次必须更爽。& G; b f* M9 R’ j$ X

      实际上,之后我们就再没实践过的。只是开房用手打了她一通屁股。

      这大概是我一生中最爽的一次实践了。把近几年几百次实践加起来也比不上这次的爽。真成了绝唱。大概是她生孩子的原因。现在她好像也彻底退圈了,而且从仙刑纪元第7年以后我们就再没联系过,不知道她还记得不记得这次实践,还记不记得我?

    • 3
    • 2
    • 0
    • 2.6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IPOUYHJK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嗨害嗨Lv.2
      谢谢分享谢谢分享谢谢分享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