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斩赤红之瞳2

      吾乃北之王国王储·努马赛卡!敌方大将,出来搭话!”两军阵前,一名相貌英俊,英武不凡的男子骑胯着一匹骏马,手中挺着一杆长枪打马出阵,傲气地用枪点指着北方军团的军阵。

      “帝国征北将军·艾斯德斯。”艾斯德斯从容地骑着白马迎上努马赛卡。

      “请赐教!”努马赛卡摆出了起手式。

      “蹂躏你!”艾斯德斯的心情不爽,前些日子被瓦奥莱特痛揍的臀部还在隐隐作痛,让她只想痛痛快快地干掉对手回营休息。她拔出长剑,剑锋平指,“尽管攻过来吧!”

       

      十个回合后……

      “敌羞!吾去脱他衣!(敌将已为我所讨取!)”艾斯德斯右手拎着滴着血珠的长剑,左手高举着挑着主人首级的长枪,首级上凝固着难以置信的绝望表情,而努马赛卡的无头尸身在不远处栽落马下。

      “敌军主帅已死!全军,突击!”看着艾斯德斯的英姿,利瓦拔起战旗,第一个纵马冲出,妮乌和达伊达拉紧随其后,后面是北方军团的主力部队,浩浩荡荡地杀向阵脚大乱的异民族军队。随着异民族部队的大败,利瓦对艾斯德斯最后一点质疑也烟消云散,只是……

      【总感觉将军这两天骑马的姿势有些怪异呢……】利瓦这样想着,纵马追上异民族的掌旗官,举起长刀连人带旗一同拦腰斩断。

      “欢呼胜利吧!英勇的将士们!”利瓦将手中北方军团的战旗插在地面,高举长刀,将艾斯德斯的些许异样抛到脑后。

      而与此同时,我们的艾斯德斯将军正在干什么呢?

      【瓦奥莱特,瓦奥莱特,瓦奥莱特。】

      【哦呀?小艾午安~~】

      【上次你说的,关于女孩子的情报。】

      【哦呵呵呵~~居然真的费神去想了啊。小艾真可爱!】

      【你这家伙!哼,算了。】艾斯德斯刚想发作,却不由想起了瓦奥莱特强大到足以碾压自己的实力,冷哼了一声收住话头。

      【好可爱好可爱!好像现在就飞到小艾身边狠狠地打小艾的屁股呢!】瓦奥莱特在另一侧发出撒娇一样的声音,【呐,总之先把可爱女孩子的情报告诉我啦!呜嘻嘻嘻嘻!】

      【娜杰塔,叛军的将领,曾经是帝国的将军,帝国时的外貌大概是白色的短发和垂到胸前的麻花辫,唔,不过在叛逃的过程中右臂已经被我斩掉了,右眼也被我戳瞎了。所以你要认出她应该还是挺容易的。】

      【哦呀哦呀,真是坏孩子呢,小艾。居然对可爱的女孩子做出这种举动来,下次见面的时候可要好好地惩罚你哦?】

      【不过,小艾的心思还真是奇特呢,把她的情报告诉人家,是想要和反目成仇的老友同甘共苦吗?嘻嘻嘻。】瓦奥莱特不等艾斯德斯回嘴,【okok,到时候我会稍微提一下小艾的名字的!】

      瓦奥莱特单方面切断了精神链接,随后看着面前两只伏在另一个瓦奥莱特大腿上痛哭流涕的少女,抬起手来又是两记重重的巴掌各扇在两人高高翘起的臀部上:“坏孩子,真是坏孩子呢。艾丽娅,居然还有这种变态的嗜好~~~还有莎悠也是,太过善良也是罪过哦?”

      “呜哇!痛痛痛,求求你不要再打了,呜呜,要坏掉啦!”金发的腹黑施虐狂大小姐穿着的蓝色洛丽塔连衣裙被高高地掀开到背后,水蓝色的内裤已经被大小姐不断踢蹬着的小腿不知甩到了哪里,白皙的大腿与高高肿起的大红臀部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另一边的全身赤裸着的莎悠一样小声地抽泣着并口齿不清地说着讨饶的话语,先是和同伴一起被这家的主人给监禁到囚牢里面百般折磨,随后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白衣女人大摇大摆地打倒了所有的守卫走进囚禁自己的仓库。莎悠本以为这女人就是帝都所传甚广的Night Raid,谁知这个女人却用手指捏断了束缚着自己的铁链后凭空变出了两座水晶棺,狠狠地在叫嚣的大小姐屁股上扇了两巴掌之后就把她丢进了其中一个水晶棺,艾丽娅立马失去了意识,如同被施了魔法的睡美人安静地躺在了水晶棺内,随后女人抓住了她的手臂,同样丢进另一个水晶棺。

      当她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和艾丽娅被这个怪异的白衣女同时按在膝头,然后在她们惊诧万分的目光中,白衣的女子竟活生生地变成了两个,新分出来的女子自称瓦奥莱特,两个身体都是她的本体。随后,她掀起了艾丽娅的洛丽塔长裙,褪掉艾丽娅浅蓝色的四角短裤,扬起了巴掌狠狠地揍在艾丽娅的光屁股上。

      说实话,看着这个施虐狂大小姐被瓦奥莱特痛揍光屁股的时候,莎悠还是觉得十分解气的,但是很快,当瓦奥莱特的巴掌也开始照顾莎悠光滑细腻的臀部——没错,瓦奥莱特只是轻轻地在莎悠身上打碎了一枚水晶就把莎悠完全地治愈了——的时候,莎悠就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了。

      痛。这是莎悠和艾丽娅大脑中唯一的信息,瓦奥莱特的巴掌就像是有着魔力一般,令两人情不自禁地发出痛呼声,即使是自幼习武,拥有刚强意志的莎悠也仅仅比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多支撑了十秒不到就一道在瓦奥莱特的淫威下哀嚎求饶起来。

      “ALL~RIGHT!”终于,两个瓦奥莱特在莎悠和艾丽娅的红肿臀部上各赏了一套三连击之后,终于停下了施虐的手掌,看着莎悠和艾丽娅小心翼翼地揉着肿痛不堪的屁股,缓缓地开口,“人家可以和你们说实话,你们呢早就是必死之人了。像是小莎,没有人家的话你绝对撑不过今晚的喔。还有小丽,你以为贵族身份可以保你无虞吗?你们全家已经被Night Raid给盯上了哦?所以人家好心地把你们都给救出来,你们自愿地以身相许,人家可是很好的主人呢!”

      “等等,我什么时候以身相许了,完全是你的一厢情愿吧!”

      “啪!啪!”瓦奥莱特又是两下强力的掌击落在艾丽娅和争辩的莎悠臀上。

      “啊疼!”

      “等等为什么打我?!”

      “人家说是就是!”瓦奥莱特霸道地说,“放心,等人家去下一个世界的时候,会放你们回去的。”

      “等等,你刚刚说我家已经被Night Raid的贼人盯上了?!可是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还……”艾丽娅终于后知后觉想起瓦奥莱特透露的情报,惊慌地道。

      “还有伊耶亚斯也……”莎悠也想起了自己的青梅竹马,同样对瓦奥莱特恳求道。

      “不~~行!”瓦奥莱特在说话的同时又是两个巴掌拍在两人的屁股上带起两道惨呼,“人家对充满汗臭味的男性和老婆婆一点兴致都没有。人家虽然不喜欢杀人,可也不会去随随便便地去救什么人喔!”

      “我……”艾丽娅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被瓦奥莱特强势地打断了。

      “好啦~小可爱们,熄灯睡觉的时间到了!”瓦奥莱特拍了拍手,一手一个将艾丽娅和莎悠丢进水晶棺,然后随意地用手掌划开空间,将两座水晶棺丢进了自己的宫殿之中。

      “呦西~~那么,屏幕前正在期待着的各位!接下来就轮到Night Raid的可爱女生们了喔~所谓天国对人家也不过如此!拭目以待吧!”瓦奥莱特拍了拍手掌,露出了标志性的戏谑笑容。3.

      “诸君,革命军传来的最新情报。”夜袭(Night Raid)位于帝都近郊的基地中,刚刚乘坐加急空蝠赶回来的白发女将军娜捷塔风尘仆仆地站在长桌前对夜袭的众人沉声道,“坏消息,北方的勇者·努马赛卡在五日前被艾斯德斯阵斩,其要塞都市被北方军团攻克,十万士兵成功撤退的不足两万,其余全部遭到帝国的处决。北之异民族的军势已经溃败,艾斯德斯即将班师回朝。”

      “什……”拉伯克咕咚咽下一口口水,“帝国出兵才刚刚三个月啊!这和我们当初预估的一年时间差的太远了!”

      “这样一来,我们的行动就必须要加速了,减少那些针对小贵族和官僚的暗杀,直接从奥内斯特的亲信和高官开始暗杀。”娜杰塔脱下黑色的长风衣挂在衣帽架上,“有目标吗?”

      披着深绿色轻甲的飞机头壮硕男子布莱德——帝具【恶鬼缠身】的使用者同时也是夜袭最强战力——站起身来道,“BOSS,我建议下一次行动取消。兵分两路,我和赤瞳去刺杀帝都警备队队长欧卡。玛茵,希尔和雷欧奈去刺杀大臣的亲戚伊欧卡尔。boss你和拉伯留守。”

      “伊欧卡尔的护卫虽说是有几个皇拳寺的弟子,但也并不难对付,玛茵负责狙击,希尔掩护玛茵,至于追来的护卫就由我来解决!”另一侧,衣着暴露的豪乳金发女雷欧奈捏了捏拳头,豪气地说,“几个拳师还不够做我的对手。你觉得呢?老大?”

      “可以,那么就按布莱德说的办,先暂且推迟对帝都施虐狂家族的暗杀。”娜捷塔点了点头,随即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香烟点上,袅袅婷婷的烟雾笼罩着她的脸庞,夜袭的众人静静地看着娜捷塔抽完一根烟,将烟蒂按进烟灰缸才缓缓地开口。

      “很奇怪,以艾斯德斯的性格,应当好好地享受蹂躏对手的乐趣才对,努马赛卡对艾斯德斯来说应该是一个足够有趣的对手。可艾斯德斯丝毫没有戏弄他的意思,并且直接在十个回合内就斩了至少将军级实力的努马赛卡。一定有什么因素影响了艾斯德斯,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并且让她变得更强了。”娜捷塔用金属的假手敲着桌子,沉思着。

      “呀呼~~那么就由人家来揭晓答案啦!”

      “什么人?!”在场的夜袭众人迅速拿起了自己的帝具,警惕地四处打量着。

      “那么~~瓦奥莱特,登场啦!!锵锵锵呛~~~”依然是冷场效果满分的开场白和孤芳自赏的掌声,瓦奥莱特戴着标志性的大礼帽,以极为诱惑的方式穿着小一号的白色外套,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了夜袭基地的会议室内。

      “因科鲁西恩!!!”没有搭理瓦奥莱特的自我陶醉,布莱德大吼着呼唤出了帝具【恶鬼缠身】——一套银白色的全身甲,随后挥动着大枪向着瓦奥莱特劈斩过去。

      “葬送你!”另一侧,瞳孔血红的少女赤瞳也已经拔出了那把见血封喉,甚至会反噬主人的不详妖刀——帝具【村雨】与布莱特夹攻了过来。

      “狮子王!”金发的雷欧奈也将手按在她的腰带——帝具【狮子王】上,随着帝具的激活,雷欧奈的头顶冒出了两只有着金黄皮毛的狮耳,屁股后面也冒出了一根长长的黄色长尾巴。

      “界断丝!”拉伯克也毫不犹豫地用出了帝具【交叉之尾】的杀手锏,毕竟对手可是丝毫没有触动自己布下的丝线防御网就出现在了夜袭的总部,“束缚!”

      “万物两断!”紫发的旗袍眼镜娘希尔张开号称能够剪断一切的巨大剪刀,紧紧地跟在赤瞳的后面作为第二波攻击。

      “南瓜!”玛茵披散着及腰的粉发,将精神力灌注到帝具内,完全不需要瞄准,一道猛烈的炮击轰鸣而出。

      就在布莱德的枪尖劈开的气流吹动瓦奥莱特发丝的霎那,布莱德却发现自己丢失了目标,长枪刺在了空处,他试图收枪防御,但他却难以置信地发现自己的铠甲已经破碎,彻底化为一把银白色长剑,那是恶鬼缠身激活前的钥匙形态,与此同时,布莱德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就在布莱特被闪电制服的时候,赤瞳的村雨上也传来了刀锋斩中金铁的触感,瓦奥莱特轻易地用指甲将村雨的刀锋给拨打开来,赤瞳没有大意,而是迅速抽身后退,将攻击位让给身后的希尔。

      “切割的法则吗?”瓦奥莱特饶有兴致地看着张开剪刀冲来的眼镜娘,“不过这种附在武器上的低级法则对人家是无效的喔!人家就稍微认真一点~~”

      说着,仿佛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一般,瓦格莱特左手握拳,蓄力一拳砸向了万物两断的连接部位。

      “咔嚓。”没有众人预想中的以卵击石,瓦奥莱特的冲拳就像是砸碎一个鸡蛋一样将万物两断砸成了碎片,就连巨剪的两片刀刃都被瓦奥莱特轻松地打出了裂纹。

      “怎么可能!”希尔瞪大了漂亮的深紫色眼眸,一时间甚至忘记了闪避瓦奥莱特的攻击,被瓦奥莱特一掌推在小腹,撞穿了会议室的墙壁落入尘埃当中。

      “次元中一位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批评家鲁迅曾经说过,一切皆有可能。”瓦奥莱特右手按着胸膛,摆出一副歌剧家的样式,左手随意地一挥便将玛茵打来的能量炮弹打散,顺手一个弹指,强大的气浪就将粉毛双马尾的帝具顺着希尔砸出的缺口吹飞出去,至于拉伯克最引以为傲的珍藏丝线攻击,更是从始至终都没有对瓦奥莱特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

      “尝尝狮子发怒的后果吧!”雷欧奈敏捷地绕到了瓦奥莱特的身后,猛地从背后扑向了瓦奥莱特。

      瓦奥莱特轻轻一挥手,雷欧奈就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张开大网的拉伯克身上,好在拉伯克及时卸掉丝线防御上的力道,轻柔地托住了已经昏迷过去的雷欧奈。

      “晕过去吧!”瓦奥莱特身影一闪,拉伯克也软倒在地不省人事。

      “埋葬你!”赤瞳的村雨刚刚举起,面前就丢失了瓦奥莱特的身影,“不妙!咕呜!”

      瓦奥莱特挥起手在赤瞳的后脖颈处敲了一下,赤瞳手中出鞘村雨从指尖滑落,晃晃悠悠地栽倒在地。

      “你到底是什么人?!”兔起鹘落之间,夜袭众人被面前怪异的白发女子轻描淡写地空手制服,娜杰塔难以置信地看着瓦奥莱特,“帝国的将军吗?”

      “人家呢,是受了委托而来的呦~~”瓦奥莱特用食指点着下巴,“还是特意来找你的委托呢~”

      “帝国请来的杀手吗?”娜杰塔阴沉着脸,“不过我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勉强答对了~六十分及格!不过呢,委托人家的人呢,小娜也是认识的呦!”瓦奥莱特摇了摇手指,“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是小艾委托人家来的哦!”

      “艾斯德斯……”娜杰塔如临大敌,“既然知道夜袭的基地,她为什么不亲自来抓我。”

      “NONONO~~”瓦奥莱特晃动着食指,“找人的部分是人家自己完成的喔!小艾她怎么可能知道呢?”

      娜捷塔咬了咬嘴唇,左眼静静地盯着瓦奥莱特:“算了,要杀要剐……”

      “嗨呀!瓦奥莱特~~再登场!!锵锵锵呛!”在娜捷塔惊讶的目光中,瓦奥莱特的身后又转出一个戴着白礼帽穿着白西装的复制品。

      “以及,瓦奥莱特~~再登场!!锵锵锵呛!”

      “再来一次,瓦奥莱特~~再登场!!锵锵锵呛!”

      “最后一次,瓦奥莱特~~最终登场!!锵锵锵呛!”

      当第四个穿着白西装的女人从最开始的瓦奥莱特身后闪出的时候,娜杰塔已经麻木了。纵观帝国千年历史这种强大到足以灭国的实力似乎也是闻所未闻。不说别的,光是空手击碎万物两断就足以令人绝望了。战斗类的帝具,尤其是武器类,其质量都是经过千年血战考验的。就连南瓜的火力不以最大功率全力进行持续射击的话也很难毁坏任何一件战斗帝具。

      “动手吧,虽然吾等身死,但精神将会永存!”娜杰塔闭上了眼睛

      “那么,人家就暂时收下小艾送给人家的礼物啦,诶嘿!不过要拿什么回赠呢?仇敌狼狈的眼泪如何呢?”瓦奥莱特说着,一把将娜杰塔拦腰抱起,与此同时,另外四个瓦奥莱特的身后出现了四具冰棺,分别把赤瞳玛茵希尔和雷欧奈丢了进去。

      “哈?”娜杰塔一愣,渐渐地明白过来似乎瓦奥莱特没有大开杀戒的意思,不过她这话又是什么意思,难道现在还能见到远在北方的艾斯德斯吗?

      “嗯,就这么办吧!所谓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就用小娜的眼泪好好来回报小艾的情报吧!”瓦奥莱特想了想,又把抱着的娜杰塔放回了座位上,“不过礼物嘛,还是稍微包装一下比较好喔~~”

      瓦奥莱特手指一划娜杰塔右肩与机械臂的连接处,深绿色的机械臂哐当一声砸在地面上,瓦奥莱特又伸手一把拽掉了娜杰塔的眼罩。

      “那么,时间回溯!”瓦奥莱特伸出右手,逆时针转动着手腕,一阵白光完全地笼罩住娜杰塔。

      “这是……?”娜杰塔攥紧了双拳,准备面临未知的可怕痛楚……等等,双拳?

      “什么……我这是?!”白光散去,娜杰塔抬起右手,光芒下,娜杰塔的右臂紧致纤细,与三年前别无二致。一根麻花辫垂在白色的帝国将军军装的胸口,而银白短发之下的,正是当年让拉伯克魂牵梦萦的一对紫色眸子。

      “那么,伴手礼也预备好了,那就出发吧!”瓦奥莱特又一次一把抱起娜杰塔,“就用那个吧,在之前世界里学到的传送魔法,幻影移形!”

      瓦奥莱特和娜杰塔在原地快速地旋转了起来,啪的一声从Night Raid的基地消失不见。

       

      “艾斯德斯大人,我等为什么要留下部队赶回帝都?是奥内斯特的命令吗?”利瓦驾驭着飞龙,对稳坐在飞龙宽厚的后背上的艾斯德斯问道,“如果是为了对付夜袭的话,光凭我们恐怕实力不够。”

      “不,夜袭的话,大臣已经准备召集帝具使组成搜索队了,我要去国立图书馆,研究一下恶魔之粹的深层潜力。”

      “恕属下多言,是因为那个击败了大人的女人吗?”

      “没错,瓦奥莱特,恐怕是至高帝具都远远不如的强大。”艾斯德斯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三兽士……你们是我最信任的部下,我相信你们可以保守秘密。瓦奥莱特的力量即使对于我来说也是碾压……不,不如说,她想要杀我不会比掸掉一抹尘土困难多少。”

      还不等三兽士们惊讶,头顶忽然传来了翅膀拍打的声音以及熟悉的大呼小叫:“呀呼~~小艾你还真是太看轻你自己啦,你这样夸的人家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瓦……小瓦,你怎么会在这里?”艾斯德斯的右手本能地按上了剑柄,不过想了想还是没有拔剑出鞘。

      “人家给你带了回礼呦!当当当当~~~”瓦奥莱特盘着腿坐在一只全长足有十五米的白色巨龙背上,兴奋地挥着手,露出了小孩子看见心仪的玩具的表情。

      “娜杰塔?! 你的手怎么?!”艾斯德斯看见了面容犹显稚嫩的娜捷塔,不由一阵恍惚,随即想起了瓦奥莱特的手段,那块让自己起死回生又痛不欲生的水晶。

      【小艾,过来这边过来这边~~】瓦奥莱特在精神链接里招呼道。

      “利瓦,你和小喵达伊达拉先去帝都。”艾斯德斯站起身解下了挂在身上的佩剑递给老成持重的副官,“不必和大臣禀报,我今晚就回来。”

      利瓦看着艾斯德斯跳向了另一只冰龙,瓦奥莱特马上就亲昵地抱了过来,只好转身暗自在心底里叹息了一声,驾着冰龙一路向帝都的方向飞去。

       

      “真没想到我们的重逢会是在这种情况下呢,艾斯德斯。”娜杰塔盯着跳上龙背的艾斯德斯,敏锐地发现了艾斯德斯看向瓦奥莱特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自然的胆怯,顿时提起了娜杰塔的兴趣,当下就出言试探。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艾斯德斯没接娜捷塔的话茬,在远离瓦奥莱特的地方坐下,“你要的情报我也给你了,不过你为什么要把她带来我这里?”

      “嘿嘿,这是礼物啦~~礼物!”瓦奥莱特大大咧咧地将两条大长腿伸直,轻轻一拽就把站在一边的娜捷塔拉到了自己的膝盖上。

      “等等,你这是……唔!”娜捷塔大惊失色,艾斯德斯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娜捷塔挣扎着被瓦奥莱特强行扒下了黑色西裤和蕾丝内裤,随后被瓦奥莱特重重的一巴掌印在了白嫩的肌肤上,娜捷塔低低地痛呼了一声。

      “小艾~~~”就在艾斯德斯欣赏着娜捷塔的惩罚的时候,耳边却又一次传来瓦奥莱特甜丝丝的声音,“人家说过,下次要好好地惩罚小艾吧?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开始吧!”

      “等一下,你这…..不要用那个!呜啊!”艾斯德斯无果地挣扎了一下,随后绝望地看着另一个瓦奥莱特熟练地褪下自己的军装短裙和内裤,在自己臀部打碎了一块熟悉的水晶,然后随之而来的脆响清空了艾斯德斯的大脑。

      “艾……艾斯德斯,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娜杰塔挣扎着看向艾斯德斯的方向,但是只是震惊地看到自己的宿敌也咬牙切齿地露出了光洁的臀部被瓦奥莱特按在了膝盖上。

      “唉呀?小娜居然还有心思胡思乱想?看来人家果然还是太温柔了呀!”瓦奥莱特居高临下地摸了摸娜杰塔的麻花辫,随即同样从怀中掏出一块水晶捏碎,又快速地在娜杰塔的两瓣山丘上落下两巴掌。

      “啊!”娜杰塔本能地发出了痛苦的尖叫,还不等她消化掉这放大了不知多少倍的疼痛,暴风骤雨般的大力拍打就接踵而至。

      与一旁正专心忍耐痛苦并努力地让自己不再次流下“懦弱的”眼泪的艾斯德斯相比,娜杰塔就更加的有心机,从被瓦奥莱特袭击开始,娜杰塔就不断地在推演着瓦奥莱特的目的和动机。

      然而,根据现有的情报,无论从哪方面来分析,这个自称瓦奥莱特的女人都只是一个嗜好打人屁股的变态罢了,只是实力强大到即使是艾斯德斯也被轻易地一招制服而已。

      “胡思乱想不是好习惯哦?小娜?”瓦奥莱特一成不变的语调一如既往地轻快玩味,可惜落下的巴掌却给娜杰塔带来了实打实的疼痛,“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喔!”

      瓦奥莱特挥舞巴掌,给予娜杰塔的娇臀三记闪电般的拍打,三个掌印完美地重合在一起,剧烈的痛楚将娜杰塔冷静人格做出的所有推测丢到了九霄云外。

      “呜呜……”娜杰塔高高地扬起精致的下巴,虽然用左手及时地拦住了差点就脱口而出的尖叫,但是美丽的紫色眸子里已经蓄满了泪水。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15
    • 0
    • 14
    • 35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258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east666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龙龙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玖月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qazse4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dsp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学的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bjyxxl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云下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2000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天天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fuvr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飞怡Lv.2
      该评论已被用户自己删除。
    • 0
      飞怡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