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MF】上清县责罚 转载佚名

      清朝末年,是中国近代史以来最黑暗的年代,政治昏暗,民不聊生。特别是当时的官僚阶级更是官官相护,百姓有冤无处申,衙门更是充满了黑暗,几乎天天都听到从大堂上传来的惨叫声,甚至闷闷的板子声。这也不时地会让人感到心惊胆战,没等告状就吓得跑回去了。下面我要讲一个真实的发生在扬州上清县的故事,这个故事当时几乎轰动了京师,连慈禧太后都过问了。亲自点名了钦差大臣去处理此案。

       

      在上清县有一个大户叫冯大刚,他家是当地出了名的坏,克扣下人钱财,自己私设刑具,惩罚自己的下人。因为在古代社会,自己是可以有家法的,但只限于自己家里,不得将家法用于外人,因为他家是当地的大户,也因此和当地的县太爷关系甚好,时不时会向县官献些钱财,作为回报,县太爷也时不时会满足一下冯大刚的要求。冯大刚的要求听起来都气人,他喜欢看到杖刑,也就是打板子,每次衙门升堂,他都会去看,看今天县太爷会不会动怒,用刑,特别是打板子,一看到大堂上县太爷说道,将犯人重打*****大板,他就会很开心,看着衙役每次高举沉重的大板子,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重重的打在犯人的屁股上,打的犯人是死去活来,嗷嗷大叫,每打一板都拆骨卸肉,皮开肉绽,毫不留情。有的女犯由于天生身子弱,屁股大,趴在地上的时候,屁股的位置特别明显,整个凸了起来,每打一下,屁股就左右扭动,来缓解那无以摆脱的剧痛。有的衙役打的更狠。甚至是皮开肉绽,整个屁股的位置都是血,衣服也被染红。一看到就是那种变态的剧痛,一想到这里,就为那些女人捏把汗,那么瘦弱的身体,竟然要承受那么让人难以承受的剧痛,自己的屁股被打的皮开肉绽,还是那些男人,衙役打的。嗨,真是痛死了,按理说这种打屁股只有小时候长辈为了惩罚自己用手来打自己的屁股,而且打完之后过一会就好了,后来长大了在衙门里看到大人也会被打板子,而且是那种用重重的粗板子来狠狠的打屁股,几个身材魁梧的衙役手拿重重的大板子来打。打的犯人有的都鲜血淋漓,皮开肉绽。在跟自己以前小时候的小惩罚一比,真是冰山一角啊。冯大刚回忆着:

       

      那时我就在想,难道因为他们是大人,所以会打的那么狠,用那么粗的长板子甚至是棍子来打屁股,连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女子都要挨这种残忍的屁股板子,那时我很庆幸自己是小孩子,不会挨这种打。

       

      后来冯大刚向县太爷要来了两根打板子的刑杖,特意拿回了家里,在家里的一个小屋子里特意做成了像衙门大堂上一样的摆设,也特意从家丁中选出了两名大汉,专门负责打板子。就这样,以前的冯府变成了下人们的地狱,一点小错,就会被冯大刚叫进刑房,像审犯人那样审那些犯错的下人,如果下人不认错,有抵抗,就会像衙门那样,逼供,打板子,直到招供为止。有些下人禁不住屁股板子,就认错了,但是家法森严,认错之后还是被打了板子,但是没有衙门那么狠,一次打五十大板,或者更多,在冯府一次最多只打二十下屁股板子,因为他们还要干活,所以在板子背后也含着同情,没有用最大的力气去打,但是每次都很痛,那些下人挨完板子之后都一瘸一拐的走出刑房,好几天都捂着屁股干活。

       

      但是为什么这么仁慈,他不是爱看打板子吗?应该打的越狠越好吗?其实冯大刚在刚开始的时候,有一次打一个女佣人,名叫小兰,在打板子前四个大汉把小兰按在长凳子上,一人按住她的四肢。怕她受刑不过乱动,掉下来。之后就像衙门那样开始打板子。

       

      点击重新加载

       

       

       

      刚开始打时没感觉什么,就跟衙门的感觉一样,掌刑的下人照着小兰的屁股往死了打,用足了全身的力气,没有一丝的怜悯之心,任凭小兰哀叫,哭号。当时小兰穿着一件大一点的上衣,趴在凳子上正好把屁股掩住,下身只穿了一条薄薄的裤子,板子打在屁股上,根本没有一丝的缓解。任凭板子的摧残。小兰疼的大叫,求饶,屁股扭动。旁边的那四个下人都吓得不敢看,只是手不松开,死死的摁住小兰的四肢,板子落下的啪啪声很刺耳,并且带着风声,啪啪啪,板子一板接一板地打下来落在小兰的屁股上,每板都伴随着小兰的惨叫,再看冯大刚,他得意洋洋的坐在前面,欣赏着打板子。他也学着像县太爷一样,扔下了一根竹签,边打边嚷嚷着:给我狠狠的打,往死里打。掌刑的听到这个命令,当然牟足了劲,将全身力气都转移到板子上,狠狠的打在小兰的屁股上。当时小兰正是发育期,屁股很大,很丰满,但无情的板子已经把她的屁股打的皮开肉绽,她从来没挨过这种屁股板子,小时候被她娘用小棍子打过,但只是有点火辣的疼,后来在衙门里看过衙役打女人板子,很可怕,因此从那以后她发誓一定不会惹是生非,免了被人告到衙门去挨那种可怕的板子。但是没想到在今天竟然在这样一个只是为了还父亲赌债的地方,挨那种跟衙门一模一样的屁股板子,每想到这,小兰的心就会感到一丝的心酸。冯大刚罚了小兰五十大板,这跟一个正常的衙门审一位犯人时要打的板子差不多,刚打第一板,小兰顿时感到剧痛无比,惨叫声随之而来,根本扛不住,那一板抵得过小兰在小时候挨过父母的板子之后所产生的所有疼痛。甚至遥不可及,这种剧痛可想而知。

       

      一时间,在整个冯家大院,都能听到从刑房之中传来板子的啪啪声,和小兰的惨叫声,在街道上能听到声音的人也都议论纷纷,对他们家责打下人屁股板子的现象都很不满,但是因为他们家与县太爷关系甚好,也因此都敢怒而不敢言,与此同时,冯大刚的夫人(刘淑杰)也闻讯赶到刑房门口,她可是一位十足的恶媳妇。街坊四邻都恨透了她,自从冯大刚从县衙带回了两根刑杖,她也时不时的惹事,将没有犯错的下人带到刑房,动不动也是一顿板子。这次听到冯大刚在打小兰,她立马就飞奔而来看热闹,而且据说是自开设刑房以来最正规也是打的板子数最多的一次。这场好戏她可不会错过哦。她走进刑房,看到小兰趴在凳子上,被四个家丁死死地摁着四肢。头发凌乱,脸色苍白,汗水和泪水混在了一起,随着板子重重的打在屁股上,小兰会扭一下屁股,头也会晃动,板子打在屁股上的声音依旧很犀利,刺耳。仿佛一板子就会把人打死。但是小兰已经没有刚才的那种震耳欲聋的惨叫声,只剩下低声的呻吟声。她的屁股已经皮开肉绽,破皮了。鲜血从破的伤口中溢出浸透了裤子和衣服,在屁股的那个位置已经都是鲜血,白色的衣服已经被红色的鲜血染红,家丁还在狠狠的打着,板子上已经清晰地看到了鲜血粘在上边。

       

      这时小兰已经被打了快四十大板了,屁股已经被打的开了花,那四个家丁也不敢看了,都背过了头。小兰被打的一声不吭,整个人都晕死了过去,但是可恶的冯大刚为了满足,还没有命令停止打板子,因为小兰受刑不过已经晕死了过去,板子打在屁股上时她的屁股都是由于板子的冲力而摇动,也正以为如此,当板子打在屁股上时可以清晰地看到板子深深地陷入屁股内,随之而来的是屁股的扭动和鲜血的溢出,看的非常残忍。眼看的很简单的动作,但背后的是无比的剧痛。终于小兰的五十大板打完了,她被家丁从凳子上托起,一起来就看到凳子上都是血,屁股上溢出来的血也随着惯性向下流淌,裤子就像掉进染缸一样慢慢的染红。这次打板子应该是在冯府最残忍的一次,再说小兰被人拖回了房间,趴在床上,一动不动裤子上都是血,仿佛已经死了一样。有几个平时的好姐妹来看她。要帮她上药,但是当她们扒下小兰的裤子,顿时惊呆了,整个屁股没有一块好肉,肿的发紫,还伴随伤口里一点点的溢出鲜血,在屁股的最中间两条深深地口子已经烂掉,一看到这里,那几个姐妹都留下了眼泪。恐惧也伴随着扑面而来。她们怕,怕像小兰一样挨恶狠狠的屁股板子,怕日后摊上官司被人告到衙门,在大堂上挨残忍的板子。正在她们左思右想的时候,突然小兰从嘴里吐出了一口血,之后就一命呜呼了。冯家的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惊呆了,他们赶紧让人把小兰的尸体抬走,埋在了一个坟茔地里,就此了事了。

       

      点击重新加载

       

       

       

      随着时间的流逝,转眼间又过了几年,上清县的县令由于贪污罪被处刑。冯大刚也由于疾病去世了,家里只有刘淑杰在撑着。但是他们家的刑房还留着,而且更加的疯狂。不久上清县来了个公正廉明的县官,虽然很公正,但也是个暴吏,特别喜欢用刑来处罚,也有一点好色,他喜欢裸杖,特别是女人。都是扒下裤子,赤裸着屁股打板子。因为他喜欢看裸打。他在上任时,听说在当地有一个大户私设刑房,用大板子活活地打死了一位女子。这使他很气愤,刚到就查封了冯府,因为冯大刚已死,因此只捉拿了刘淑杰,其他的家丁都打发回乡,并且新县太爷打算在次日升堂,审小兰被杀一事,由于时代在变化,在当时的社会,已经可以在大堂上赤裸打板子了,所以可想而知,明天的大堂肯定有好戏看。次日,县太爷升堂问案。

       

      一大早,衙门口就聚集了很多的百姓前来观看,其中也不乏在冯府当佣人的家丁。只见大堂上都已经准备完毕,负责打板子的衙役,师爷等都已站到自己的位置。不一会儿,县太爷从后堂走出来坐在大堂上,手拍惊堂木。大声喊道:升堂,————威武。两旁衙役高喊堂威,之后县太爷命令衙役将刘淑杰带到堂上,不一会儿刘淑杰就被两个衙役拖着,刚一进大堂门口,就吓瘫了,她感觉到堂上的那种紧张,威严的气氛。再看到衙役手里各拿一根跟自己家里一模一样的大板子,顿时吓怕了,一到大堂,就跪在地上,向县太爷磕头。以前的那种太太架子也吓得没有了。县太爷并没有太理会她,大拍惊堂木,这一拍不要紧,把刘淑杰吓得连头都不敢抬。县太爷问道:大胆犯妇,你与冯大刚一起设立私刑,用大板子活活的打死丫头小兰一事是否属实,快从实招来。免得受皮肉之苦,一听到皮肉之苦四个字,刘淑杰立马吓得大脑一片空白,吓得想招供,但一想是人命案子,如果认罪的话,会杀头的,她进退两难,终于硬着头皮说道:冤枉啊,大人,我们的确打了小兰五十大板,但打的并不重啊,我们让掌刑的家丁手下留情了。五十大板打完之后,也只是打的屁股红肿,并不会致死啊。大人一定有人冤枉民妇。望大人明察。听到这个,县太爷的怒火一下爆发了,大声怒道;大胆犯妇,看来不对你用大刑你是不会招供的。来人,给我狠狠的打。往死里打,直到她招供为止。

       

      点击重新加载

       

       

       

      说完,衙役立马上前,这次是走出四个手持大板子的衙役,一脚将刘淑杰踢趴在地上,也没人按着手脚,不像在冯府打小兰时还用四个人摁住手脚,这次根本就不用人,只见这四个人高高的举起大板,胡乱的用大板子痛打刘淑杰的大屁股。每打一板都拆骨卸肉,甚至连裤子上尘土都打飞了,刘淑杰禁不住这种痛打,疼的嗷嗷大叫,因为从小到大,她都没挨过这种打,尽管在冯府里下过命令打下人的板子,但那都只是看着别人挨板子,自己从来没挨过打。最狠得一次也就是打小兰的那一次。自那之候冯府的板子就都手下留情了。打的没有那么狠了。但是在今天的大堂上,刘淑杰挨得板子不亚于打小兰时挨得板子,而且是比那个更残忍,更加的疼痛。这四个衙役将全身的力气都储存在打屁股的板子上,照着刘淑杰的大屁股是一顿暴打,每打一板,刘淑杰的屁股就猛地颤一下,连屁股上的尘土都打飞了起来。

       

      顿时间,大堂上都是板子打在屁股上的啪啪声,和刘淑杰痛苦的呻吟声,板子打的实在是太快了,因为是四个人一起打,所以那种痛苦真是让人都无法想象,你想想四个大汉个个手拿粗重的大板子,用尽全身的力气打屁股,而且挨打的还是一位女子。那种疼痛有多痛真是不可想象。这种打法已经不是一种惩戒了,应该是一种摧残,甚至变态的打死都有可能,我想那四个衙役已经都忘了趴在大堂上挨打的是一个人的屁股了,甚至是一个女人,他们几乎把屁股当成了沙袋,一心只想把这个当成沙袋的屁股打烂,根本不管这种打法的板子犯妇能不能挺得住。再说刘淑杰,在剧痛的板子面前根本是一个小羔羊,刚被衙役踢倒在大堂上时立马就大声求饶,求大人不要打她板子,但是死的命令以下,衙役根本没有理会,举起板子照着刘淑杰的屁股就打了下去,这一板打的刘淑杰猛地颤了一下屁股,啪的一声顿时响彻整个衙门。这种响声比在冯府打小兰板子时的声音还大。虽然是一样的木板,但这些衙役都打了很多年板子了,而且力气很大,所以那种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很大。啪又一板打在刘淑杰的屁股上,啪啪啪————————啪啪啪。。。声在大堂上已经是一种节奏了。这次刘淑杰穿的是在皇宫里当嬷嬷的姐姐送给的旗袍,因为她在上堂之前想如果穿上这件旗袍,可能会成为自己的救命稻草,但是根本就没人注意这个细节,她也因为一听到要挨板子所以吓忘了。穿着旗袍趴在地上,屁股的位置一览无遗,整个屁股都被旗袍包住了。

       

      看起来特别的丰满,但是在大,在丰满的屁股也禁不住大板子的暴打,刚打了没几板,就看到刘淑杰的旗袍上渐渐有血渍渗了出来,刘淑杰疼的呻吟,使劲的左右扭动大屁股,来缓解板子打在屁股上的疼痛。但板子打的是在太快了,有的时候屁股上一下被打了两三板,根本没有一丝的缓解。有的板子打在屁股中央,有的板子打在稍靠腰的位置,有的打在屁股下边,接近大腿的位置,每一板都打进了肉里,板起板落,速度留下一道跟板子宽度差不多的粉红色的板痕。在打一板,变成紫红色,加速了红肿,甚至有的破了皮,再打一板,皮被打开,慢慢的有鲜血从伤口中流了出来。随着板子打在屁股上,加快了血液流动,刘淑杰也使劲的扭动伤痕累累的屁股,因此屁股上的血越来越多,都渗了出来,粘在旗袍上。板子越打越狠,挨得板子越打越痛,屁股上的血越来越多,旗袍就像掉进了染缸,都被鲜血染红了,在衙门外的百姓有的大喊,打死她,打死她。还有的因为看起来太残忍,都不敢看了。大人把自己孩子的眼睛蒙起来。怕他们看到这可怕的一幕。因为此时的刘淑杰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旗袍上都是血,连呻吟声都快没有了。但板子还是狠狠的落下,一板接着一板,一板比一板打的狠。刘淑杰的屁股已经没有一块好肉,都是青紫的肿块和伤口。心想:大户人家的太太,竟然有一天也会像小孩子小时候挨打一样在衙门大堂上挨屁股板子,而且被打的那么狠,那么疼。都打得出了血,甚至打的不省人事。这种刑罚真是残忍至极啊。但是话说回来,刘淑杰已经挨了快五十大板了,意识也渐渐模糊。说实话,她的承受力真的很强,像过去在冯府小兰挨得不到四十大板就已经晕过去了,可这次刘淑杰挨了快五十大板了还没有晕倒。虽然屁股也被打得皮开肉绽,应该说刘淑杰的屁股大,一时间不能全部覆盖吧。但是在大的屁股也禁不住打啊,终于刘淑杰晕倒了。挨了五十大板后,终于不省人事

       

      县太爷让人把刘淑杰泼醒,再继续审,只见刘淑杰趴在地上,脸色苍白,头发凌乱,满头都是汗水。她慢慢的抬起头。下肢像没有了一样,疼痛难忍。县太爷问道:大胆犯妇,你到底招是不招?大人,我是冤——枉的。不要打了,屁股都快痛死了,刘淑杰有气无力的说。这可气坏了县太爷,大拍惊堂木,给我打,狠狠的打。,说着从两旁走出了两个衙役,这次只是两个衙役来打板子。说着,这两个衙役走到刘淑杰的两侧,因为刘淑杰是趴着的,而且屁股上已经都是鲜血,所以高举大板,照着刘淑杰的屁股猛地又打了下去,啪啪啪。残忍的剧痛再次袭来,无情的板子又再次打在刘淑杰皮开肉绽的屁股上。刘淑杰痛苦的呻吟了两声,之后由于忍受不了剧痛,晕倒了。衙役看到这样,也停下了手中的板子。放眼望去,板子上已经沾上了鲜血。这次又打了将近十板,县太爷还想叫醒之后再打,但是被师爷拦住了。怕再打下去刘淑杰会被打死。

       

      点击重新加载

       

       

       

      因此,只好退堂,将刘淑杰收监,百姓也散了。而且都在议论,说刘淑杰活该挨那么重的板子,屁股被打成这样也算是报应,都很解气。但是也有的人说:衙门的板子真狠,把人打成那样,屁股都打的皮开肉绽了。嗨,我可不想挨板子,还是老实生活吧。就这样今天的审案结束了。

       

      刘淑杰被衙役拖回了大牢里,因为屁股太疼,只能趴在冰凉的地上,刘淑杰很想看看自己的伤,忍着剧痛回头看了看,只见自己的旗袍上有一片鲜红的血迹。在自己屁股的位置,特别的明显,刘淑杰委屈的留下了眼泪。不禁回忆到在小时候的刘府因为淘气挨得家法。那时的家法感觉是那么的疼痛,自己的小屁股每次都被打的红肿,但是在今天的大堂上,竟然被几个衙役打的屁股开花,而且板子打的是那么狠,每板都伦圆了大板往死里打我屁股。可怜我的大屁股啊,从小到大都没挨过板子,这次竟然被别人像打孩子一样打了自己板子,打的是那么残忍,那种剧痛凭自己一介女流之辈根本就扛不住。嗨,如果明天再把我拉到大堂上痛打我屁股板子,恐怕————————想到这里,刘淑杰痛哭不已。但是使刘淑杰高兴的事这几天县太爷并没有提审她,也正因为如此,屁股上的板伤也得到了很好的恢复,更诧异的是这几天竟然有女大夫来狱中给她疗伤上药,就这样大约过了七八天,刘淑杰的屁股伤已经差不多都好了。有时闲着没事,自己在牢里还左右走走。但是好景不长,好日子被两个衙役打破了。她被又一次带到了大堂,刚一上大堂,就看见衙门外面聚集了很多的百姓,刘淑杰心想:恐怕又和上几天一样,在众人面前被人打屁股板子了但事情真的会向她想的方向发展吗?

       

      这次的刘淑杰已经没有了上次刚上大堂时的恐惧。因为最可怕,最疼痛的屁股板子都挨过了,这次最惨也就是像上次一样,被打的皮开肉绽,鲜血淋漓。但是一上堂,刘淑杰就感觉到一种可怕,不和谐的气氛。啪,县太爷拍了一下惊堂木,说道:大胆犯妇,你与冯大刚私设刑房,用板子打死丫鬟小兰一事是否属实。快从实招来。但刘淑杰还是顽固不灵,仍然和前几天一样,死不认罪。啪。县太爷气拍惊堂木,大喊道:看来不让你受点皮肉之苦你是不会招供的。来呀,给我拉下去,重打二十大板。说着从两旁走出两名衙役,上前推倒刘淑杰,刘淑杰心里暗想,这次怎么对我这么好,记得上次是衙役直接踢倒在地上,而且是四个衙役一起用大板子打我屁股。但是这次只是两个衙役来打我板子,而且是把我恨轻轻地放倒,刘淑杰还在窃喜,但好景不长。当刘淑杰趴在地上时。本想应该狠打的板子马上就会打在自己的屁股上,但是她突然感到有人在扒她的裤子,她猛地一回头,果然,有一个衙役正在后边脱她的裤子。她一下吓呆了,赶忙大叫;求大人不要这样,让她一个女人家保留一点羞耻心,但是县太爷并没有理会,很快,她的裤子被脱了下来,露出白皙的屁股,虽然已经人过三十,但屁股还是像年轻的小姑娘一样,丰满,白皙,有弹性。又大又圆。这一下子可吓坏了刘淑杰,按理说一个女人,在衙门里被几个男人用大板打屁股已经是一件很羞耻的事了,但是这次竟然光着屁股在众目睽睽之下,而且还要挨那种剧痛无比的板子,这可这是残忍至极啊。

       

      很快,刘淑杰的屁股已经全部暴露了出来,只见刘淑杰的屁股肥大,白皙,虽然已经年过四十,但仍然还像小姑娘一样,肥嫩。刘淑杰这次应该是人生最丢人的事了,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威严的大堂上被恶狠狠打屁股,也看到了堂外面有很多百姓再看。他们有的在大笑,有的妇女因为看到这种刑罚而羞愧的低起了头,虽然板子还没有打,但刘淑杰已经羞愧的泪流满面。想到自己出身大家闺秀,从小饱读诗书,可今天竟然在这里被人脱下裤子,让几个大男人用粗重的板子打光屁股,堂上的人在偷偷的笑,这次没有衙役按着她,有两个衙役走在她的两旁,照着她的大屁股就是一顿打,但是这次打的板子并不是像那次被打的程度一样,并没有上次得狠。只见刘淑杰的屁股被打的渐渐开始红肿,因为上次刘淑杰挨得板子板板拆骨卸肉,连尘土都打飞了起来,,疼的刘淑杰是嗷嗷嗷叫。刚打没几板就在裤子上看到斑斑血迹,要不是板子打在软软的屁股上的话,如果打在地板上的话就棍子就打断了,可想而知,那种板子该有多疼。但这次的板子虽然在堂上听起来啪啪响,但刘淑杰的屁股并没有发现鲜血溢出来。可能这次可能因为是裸杖,所以衙役手下留情了。打的板子并没有那么狠,也并没有那么剧痛,但板子打在光屁股上疼痛也是很痛苦的。衙役高举大板,照着大屁股一顿痛打,打一下就在刘淑杰的屁股上留下一条红痕,因为是光屁股所以在屁股上很清楚的看到板子打的位置,刘淑杰疼的大叫,左右摇晃,握紧拳头。虽然为了人道所以挨板子都是穿衣服的,但是现在。。。。。。刘淑杰应该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人裸杖的。任凭刘淑杰在大叫,在求饶也没用,残忍的板子依旧痛打。终于二十大板打完了。刘淑杰哭泣着趴在大堂上,衙役帮她穿上了裤子。屁股红肿,有的地方已经有一些血迹,裂痕。。

       

      本以为县官还会再打,但不只怎么的,就退堂了。刘淑杰被衙役拖到大牢里,听说在牢里哭了一夜,因为不堪自己今天在大堂上裸着屁股,在大牢里,她听到衙役在闲聊,都在谈论她的事,说今天他在打刘淑杰屁股板子时的兴奋,刘淑杰实在承受不住了。终于在大牢里结束了自己,

    • 3
    • 0
    • 0
    • 1.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