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4
    • 【MF】光天化日下被公开惩罚的公主殿下 (作者:Purple Rose)

      “米莉尔公主殿下,老奴服侍陛下多年,从来没有见过陛下发过这么大的火”

      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殿门前,一个娇小的身影跪坐在白玉雕砌的台阶上,炙热的阳光将她烘烤得汗如雨下,一缕缕青丝粘在她细嫩的脖颈上。一旁站着一个岣嵝老人,颤巍巍的身体像是一块腐朽的木头发出吱吱的怪响。老人撑着一柄大伞,尽管自己的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但还是尽心的照顾着身前的女孩,生怕阳光将她白皙无暇的皮肤印上一点瑕疵。

        “公主殿下,你说你玩什么不好,非要玩王后留给陛下的那副画像,这可是王后留给陛下唯一的东西”老人叹气摇了摇头。

        “呜~你滚开,烦死人了,本公主又不是故意的”米莉尔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将身边的老人当做了出气包。

        “传公主殿下进殿”听到皇帝的指令,老人连忙扶起米莉尔公主,温柔的揉了揉她的膝盖,小心翼翼的掸去金色礼服上的灰尘。米莉尔扭了扭僵硬的双腿,满脸嫌弃的推开老人径直走进了宫殿。老人险些摔倒在地上,脸上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默默的跟了上去。

        一个身着金丝龙袍的男子不苟言笑的端坐在长椅上,不怒自威的脸色让人寒毛竖立。不等男人说话,米莉尔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抢先哭喊道“父王,米莉尔知道错了,米莉尔再也不敢胡闹了”

        “是我平日里太过溺爱你了,让你变成了现在这样刁蛮任性的样子”皇帝严肃冰冷的声音让米莉尔不由得心慌,从小到大父王从来没有这样严肃的向自己说话过。

        米莉尔急忙求饶道“父王,米莉尔从小就没有见过母后,米莉尔只是想看看母后到底是什么样子”米莉尔的母后是皇帝心中的软肋,每次惹父王生气的时候,米莉尔都会搬出母后来,这一招米莉尔百试不爽。

        平时百试百灵的办法这次却失了效,皇帝的脸色没有一点变化,眼里带着一股坚决,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好好的教育米莉尔。

        “米莉尔,希望你可以好好的记住这次教训,这次就罚你受杖臀之刑,在全国子民前公开受刑,让天下人都明白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皇帝的声音像是一道雷声在米莉尔的脑中轰然炸开,米莉尔以为自己最多是被关几日紧闭,万万没有想到父王竟然要让自己在全国的子民面前打屁股。

        “父王!如果母后知道你这样对我,她一定不会原谅你的”米莉尔清澈的双眼里充斥着晶莹的泪水,一想到严酷的刑罚即将落在自己身上,身体就忍不住的发抖。

        “你的母后一定不想看到你现在这副模样,是我没有教导好你,对不起你母后”皇帝低沉着声音,看着米莉尔的眼神里有一丝决绝和心疼。

        “不,父王,米莉尔错了,求求父王饶过米莉尔这一次,米莉尔以后一定做一个乖孩子,米莉尔不想被打屁股”米莉尔见硬的行不通,只能希望自己的求饶可以让父王放过自己一马。

        “宣告全国,明日午时米莉尔公主在城门口受刑,以正我国法度面前人人平等,凡我国臣民皆可前往观刑”皇帝的声音击溃了米莉尔的最后一丝希望,米莉尔崩溃的大哭大喊着“父王,不要,米莉尔求你了,我可是你唯一的女儿啊,你舍得你的女儿被人看着打屁股吗?”

        皇帝一言不发,一旁的侍从架起痛哭流涕的米莉尔离开了大殿,老人摇了摇头向皇帝微微一行礼连忙追了出去。皇帝独自端坐在空荡的大殿之上,眼睛有些发红,片刻之后又恢复了皇帝应有的不苟言笑。

        

        

        “你听说了吗?米莉尔公主竟然要在城门口受刑”

        “不会吧,米莉尔公主可是皇帝的心头肉,怎么可能受刑,而且是在城门口,你这个谣言也太离谱了”

        “你要是不信的话,去看看城门口的告示栏,上面清楚的写着是米莉尔公主呢”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听说米莉尔公主虽然年幼但已经是我国数一数二的美人了,不行,我可得早点去占着位置,这样的事情几百年都遇不见一回”

        城门口早已经被人群围得水泄不通,为了维持秩序甚至派出了一个营的守城军,一些聪明的商贩早已搭起了摊车向人群卖力的推销着。

        正值八月酷暑,本就燥热的天气再加上人群的拥堵,时不时就会有人坚持不住晕倒在地,可即便如此也阻挡不住人们对米莉尔公主的渴望。

        米莉尔公主深居宫中,老百姓只能从传闻流言中一窥米莉尔公主的美貌,而现在有机会一睹真容,那自然不愿错过的。更何况是公主当众受刑,这可是千百年都未出现过的奇事。

        女子受杖刑须得剥去衣裤,这是律例上明文规定的,虽然说皇室拥有特权是理所应当的,但既然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都要在众目癸癸下受刑,百姓也有了一丝的奢望,被誉为帝国明珠的公主殿下被剥去衣裤后是什么样的模样。

        正在人们议论纷纷,臆想着米莉尔公主真容的时候,一架豪华无比的马车从皇宫内缓缓行来。巨大的马车足足可以容下十余人,九匹汗血宝马才勉强拉动这架移动的宫殿。帷布上绣了九只形态各异的凤凰,还有数不胜数的珍珠宝石镶嵌其中。

        为了让更多人观看到受刑的过程,皇宫门前早已搭建了一个三米高的受刑台,受刑台上是一个木架,木架上下各有两个铁拷,木架左右两侧摆放着长短不一的刑具,有方正的木板,有细长的藤条,还有牛皮编制的短鞭,最让人触目惊心的还是一对数十斤重的红杖。

        马车停靠在受刑台下,帷布掀开,米莉尔公主终于出现在了百姓面前。正黄色的长裙将公主殿下苗条的身材衬托得淋漓尽致,简约不失奢华的配饰尽显皇家威仪,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米莉尔公主的绝世美貌,年仅十四岁的她稚气未脱,吹弹可破的肌肤,清澈如泉水的双眸,细长的眉毛如一弯明月,鲜嫩的嘴唇略微嘟起,一头皇室特有的红发垂在腰间。

        人群一声惊呼过后,齐声高喊着“公主殿下”恭敬的向米莉尔行礼,即使米莉尔现在是犯人的身份,可那毕竟是公主殿下啊。

        看着台下恭敬的百姓,米莉尔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傲慢和鄙夷,可随即又感到愤怒和屈辱,自己身为帝国公主竟然要在这群卑贱的贱民眼前公开受刑?

        侍女在米莉尔的耳边轻声说道“公主殿下,按照帝国法例,女子受刑皆得褪去衣裤”怒不可遏的米莉尔怒目圆睁的看着侍女大声怒斥道“你敢?!”

        一个将领模样的军官听到米莉尔的怒吼,眉头微皱,走到米莉尔跟前,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小声说道“公主殿下恕罪,这是陛下的命令,还请公主殿下配合”冷冰冰的话语不带一丝情感,这让从小众星捧月的米莉尔感到十分不爽。

        “你叫什么名字?”

        “御林军第三军队长,埃德文.伊莱,公主殿下”说着,埃德文想米莉尔行了一个皇家军礼。

        “很好,我记住你了,如果本公主就不配合,你能拿我怎么样?”米莉尔冷眼看着埃德文,自己可是公主殿下,一个小小的队长晾他也不敢强迫自己。

        “按照帝国法例,拒不配合受刑者,刑罚翻倍,并且处以游街,公主殿下乃是万金之躯,属下不敢僭越,只能如实向陛下禀告”埃德文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听到他要向父王禀告,米莉尔顿时没了底气,她知道父王此刻正在气头上,如果让他知道了自己没有服从他的命令,只怕会把事情弄得更加严重。

        “埃德文是吧?你不是一个聪明的人,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队长,即使现在父王在生我的气,可我毕竟是他最疼爱的女儿,得罪我,你不会有什么好处”米莉尔恶狠狠的威胁道。

        埃德文似乎没有听见米莉尔的威胁“服侍公主殿下更衣”说完就转头离开了。

        侍女紧张的望向米莉尔,自己不过是一个侍女而已,不听从的话就是违抗君命,但是如果在大庭广众之下脱了公主殿下的衣服,那不免会被公主殿下记恨上,以后的下场恐怕不会好了。

        米莉尔绝望的闭上双眼,双手颤抖着抬起,表示了妥协。侍女紧张的将礼服解开,华丽的礼服缓缓脱落,露出里面单薄的亵衣。台下的人群爆发出一声惊呼,没有想到,贵为公主的米莉尔竟然也像普通的女犯般脱去衣裤受刑。

        贴身的亵衣紧紧的包裹着米莉尔的身体,微微耸起的胸脯正在发育的时候,隐约中还能看见两颗粉红的乳头印在雪白的亵衣之上。圆滚的双臀充满弹性,不知经历了酷刑后,可怜的屁股又会变成什么样。

        侍女将米莉尔搀扶到木架旁,为公主殿下行刑的自然不能是一般的衙役,而是皇宫里刑罚太监,虽然说是太监,可经验丝毫不比衙役少,甚至更加熟练。行刑当中是决然不会有任何舞弊的,因为每一段刑罚过后,都会有观刑的流程,如果发现任何的偏袒,那么行刑人也有面临不小的惩罚。

        行刑太监恭敬的将米莉尔的四肢绑在木架的手铐上,身体背对着人群,百姓们翘首期待着。行刑太监小心翼翼的撕开米莉尔的亵裤,刚刚好露出两瓣洁白的臀肉,而又不会暴露出私密的部位。

        一丝清凉在屁股上掠过,此刻米莉尔才真正的紧张起来,高贵的公主殿下趴在木架上,双腿微微岔开,让双臀充分的露出,而台下就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受刑人:米莉尔,验明正身无误,杖臀全刑,第一道试刑”埃德文高声宣布,刑罚正式开始。

        行刑太监从刑架上拿起两块方正的木板先是递给米莉尔确认,再绕到她身后左右两侧站立。“啪,啪,啪”两边的木板同时落下,木板与臀肉撞击发出清脆的声响,台下的人群鸦雀无声,受刑的声音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试刑,顾名思义仅仅是尝试而已,对犯人几乎不会造成什么痛苦,但是声音却格外的响,最能引起犯人的羞耻心。

        米莉尔低着头,比起屁股的藕粉色,脸蛋上更加的严重,已然羞成酱红色。数十下木板下去,米莉尔一声不吭的抗了下来,屁股略微有些发烫,却也没有什么痛苦,比起屁股,内心的羞耻更加的难熬。

        “杖臀全刑,第二道认刑”

        认刑,意思就是承认自己的错误,行刑太监拿起两个镂空的藤板,镂空的部分正是一个字“罚”按照惯例,行刑太监将刑具递给米莉尔确认,米莉尔咬着嘴唇点了点头。

        在知道自己将要遭受杖臀全刑后,米莉尔第一时间打听了这道刑罚的全过程,这道认刑,才仅仅是刑罚的开始,根据侍女打听回来的消息,受到认刑过后,“罚”字将会印在双臀之上数月不散,而且疼痛也是让人刻骨铭心。

        “啪,啊啊啊 !啊啊啊!”第一下藤板落下,米莉尔就忍不住痛呼出声,想到这仅仅是开头,米莉尔不禁感到绝望。

        好在藤板的落下的频率并不快,行刑太监需要保证每一下藤板都落在同一个位置,这样“罚”字才能清晰可见,可也因为如此,击打的都是同一个部位,疼痛都是成倍增加的。

        “啊啊啊,停下!我命令你停下!”米莉尔从小娇生惯养,感受到过最痛苦的事情还是小时候不小心绊倒了门槛,摔了一跤,而父王也为此将那门槛给拆了。

        行刑太监自然没有听从米莉尔,手中的藤板有节奏的落下,每一下都恰好落在同一个位置,数下过后,已经可以明显的看到“罚”字印在了她原本娇嫩的玉臀之上。

        “啊啊啊!啊啊!快停手了!呜呜呜….我杀了你!”米莉尔一边哭喊着一边咒骂着。可无论米莉尔说什么,行刑太监丝毫不留情,藤条机械般的落下,米莉尔的屁股上开始变得红肿,特别是藤条覆盖的地方,已经泛出了紫红色。

        “呜呜呜….该死的奴才,我杀了你呜呜呜….你们都给我等着,我要让父王诛了你们九族!呜呜呜呜……”米莉尔嘶吼着,四肢扭动着,可腰间却被紧紧的绑着,刑罚有条不紊的进行。

        “不要,我求求你们了,我….我是米莉尔,我是可是公主殿下啊,呜呜呜呜,你们不能….不能这样对我…呜呜呜呜”米莉尔发现咒骂没有任何的用处,转而开始求饶。

        大概五十下过后,米莉尔的屁股上已经漫出了血迹,米莉尔的额头上布满了细细麻麻的汗珠,脸色也变得苍白,喉咙也有些嘶哑。

        “认刑完毕,请观刑”观刑的人员自然是刚正不阿的埃德文,埃德文款款走到米莉尔身后,仔细的观摩着米莉尔那红肿不堪的圆臀,点了点头“观刑无误,可以开始下一道刑罚”

        “杖臀全刑,第二道悔刑”埃德文没有给米莉尔丝毫喘息的机会,马上就下令开始了第三道刑罚。

        行刑太监递给米莉尔一个木棒“公主殿下,请咬住这根木棒”随即没有等米莉尔同意,就将木棒塞进了米莉尔的口中。

        悔刑,就是让犯人为自己犯下的过错感到后悔,这一道刑罚十分的严苛,经常有犯人因经受不住痛苦而不小心咬到舌头死亡,所以木棒就是为了保护犯人而存在的,米莉尔贵为公主,特地安排了一个侍女在旁观察,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悔刑的刑具有三个,第一个是扁长的木板,第二个是牛皮编制的短鞭,最后是细长的藤条。

        行刑太监一一将刑具交给米莉尔确认过后,木板就像狂风骤雨般的落在了她的屁股上。木板没有限制次数,直到木板断裂才算结束。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一阵噼里啪啦的木板与臀肉的交击声,接二连三的痛苦从屁股上传来,一下更比一下痛苦,这让米莉尔没有时间说话,只是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

        观刑台下的百姓有些不忍,甚至开始指责起了皇帝陛下的残忍,这可是帝国的公主,他的亲生女儿啊,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就要忍受这般的酷刑,实在是让人于心不忍。

        大约数百下过后,木板终于支撑不住,断裂开来,而米莉尔的屁股上已经是血肉模糊,而米莉尔早已泪流满面,红彤彤的眼睛里满是凄楚。

        木板过后,行刑太监换上了新的刑具,三股牛皮编成的绳子拧成一条短鞭,这东西米莉尔也有,不过那是用来驯服马匹的,米莉尔不曾想会有一日自己也要被这玩意抽打。

        “咻”短鞭划过天空发出一声让人不寒而栗的声响,重重的抽在米莉尔那已然触目惊心的玉臀上,一道深深的血痕赫然浮现。

        “啊啊啊啊 !!!啊啊!”米莉尔凄惨的痛呼,仅仅是第一下,便已经让她近乎崩溃,不仅仅是屁股,剧痛从屁股开始蔓延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那双修长的美腿更是经受不住痛苦开始抽搐。

        短鞭不停的抽打在米莉尔的屁股上,仿佛她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殿下,而是一匹难以驯服的野马,每一下抽打都伴随着米莉尔那凄惨的嘶吼。

        十鞭已经是米莉尔的极限,行刑太监也明白再继续下去,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的话,自己全家的性命都不够填的。

        可悔刑还没有结束,还剩下那两条平平无奇的细长藤条,可这也将给米莉尔带来最痛苦的回忆。藤条被浸泡在盐水里,这让藤条充满了韧性,即使是挥舞上几百下都不会断裂。

        什么是皮开肉绽,米莉尔今天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光滑的皮肤被藤条抽成两瓣,若不是屁股上多是血肉,这一下下下去,怕不是要露出了骨头。藤条上的盐水渗入伤口,像是无数根细小的银针刺入身体,不仅是身体,似乎连灵魂都已经开始战栗。

        数十下藤条结束,米莉尔只能发出轻微的呻吟,口中的木棒上留下了两排深深的齿印,如果没有木棒的阻隔,不难想象米莉尔此刻已经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观刑无误,晒刑一个时辰”埃德文冷冰冰的宣布。

        晒刑即是将犯人绑在刑架上让众人观摩,也可警示百姓,当然也是让犯人有个休息的时间,以便准备最后的刑罚。

        炎热的阳光照在米莉尔的肌肤上,雪白的皮肤被晒得通红,汗水将她的身体浸湿,原本就贴身的亵衣黏在她的身上,被汗水浸透后变得有些透明,胸前拳头的乳房轻轻的起伏,两颗鲜红的乳头依稀可见。

        若是找个好的角度,甚至可以看见米莉尔最私密的部位,两瓣阴唇的模样都可以看见,甚至是阴户上稀疏的阴毛都变得特别的刺眼。

        恍惚间,米莉尔已经抛开了羞耻心,全然不顾台下百姓们异样的眼光,脑子里全是皇宫里的冰镇果汁,这么一个炎热的夏天,喝上一口冰冰凉凉的冷饮,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米莉尔也将迎来她最后的一道惩罚。

        “杖臀全刑,第四道诺刑”

        承认,悔过,最后是承诺以后再也不会犯错,经过一个时辰的休息,米莉尔的精神有了一些好转,但是身体上的痛楚却是愈演愈烈。

        行刑对于行刑太监来说也是一个极其消耗精神和体力的差事,特别是当犯人是帝国最为娇贵的公主的时候。诺刑的刑具是两个重达数十斤的红杖,普通人即使花费全身的力气也仅仅能挥舞几下,这对行刑太监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两名行刑太监站在米莉尔的两侧,沉甸甸的红杖握在手中,等待监刑官的一声令下,红杖被举得两米高,再重重的落下,“嘭”一声沉闷的声音响起,血水随着红杖而迸发,米莉尔还来不及痛喊就眼前一黑,晕死了过去。

        在身边观察的侍女见状连忙阻止了行刑太监,随行的御医急忙上前检查,就连埃德文也再也坐不住,焦急的向御医询问“怎么了?”

        “回禀大人,公主殿下此前遭受重刑,再加上长时间的暴晒,体力已然透支,况且这诺刑就算是一般男子都难以抵抗,如果继续用刑,恐怕有性命之危啊”太监给米莉尔喂下一口药水,皱起眉头想埃德文劝阻道。

        就在埃德文犹豫不决的时候,米莉尔缓缓睁开眼“继续吧,我撑得住,我是帝国的公主,我不会给我父王丢脸的”

        埃德文诧异的看着米莉尔,眼神中多了一些赞许,此刻米莉尔终于有了作为皇室一份子的担当和勇气。

        “继续行刑!”

        御医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看米莉尔坚定的眼神,摇了摇头,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行刑太监得到命令又将手中的红杖重新举起,“啪”“啪 “啪”红杖毫不留情的落在米莉尔血肉模糊的屁股上,血液顺着大腿蜿蜒而下将纯白的亵裤染得一偏鲜红,米莉尔的脸色惨白得如同一张白纸,声嘶力竭的哭喊让台下的百姓们纷纷侧目,对帝国对皇室又多了几分敬畏。

        “啪”随着最后一杖落下,米莉尔如释重负般彻底晕了过去,侍女第一时间为米莉尔抹上药膏,将一件宽大披风盖在米莉尔娇弱的身躯上,遮盖住那血腥而又充满诱惑力的身体。

        皇室珍藏的药膏虽然不能立马让伤口痊愈,但是至少不会让米莉尔那完美无瑕的身体留下任何的伤疤,不过几个月的卧床休息却是少不了的。

        “父王,对不起,米莉尔知道错了,米莉尔以后再也不会胡闹任性了”

        ………….

    • 12
    • 4
    • 0
    • 6.8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魏文红Lv.4
      打赏了50金币
    • 0
      写的真好。
      作者写出了王者气势!公主真的厉害!
    • 0
      打赏了100金币
    • 0
      北下Lv.2
      打赏了100金币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