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报应(下)(转载)(作者不知)

      顾酒第一次见方煜这样,坐在位子上安安静静地等她,可她没有感动,也没有开心,有的只是沉寂和苦涩。也许当年,从一开始就是她的错。是她不该招惹他的。

       

      那个瘦弱的小女孩满眼希冀与憧憬,问他,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么?

       

      顾酒觉得那一天恍如隔世,她从没有想过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你来了。”

       

      顾酒放下包,点点头。

       

      “服务员……”

       

      “不用了,”顾酒打断他,“不会太久。”

       

      顾酒手里握着一管钢笔,这是他送给她的唯一一件礼物。“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问完我就走。”

       

      方煜皱眉,“我不是来回答你的问题的。”

       

      顾酒笑着转了转钢笔,“我知道。今天以后,我不会再出现在你妹妹面前,只要你肯如实地回答我的问题。”

       

      方煜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开,他觉得哪里不太让他舒服,甚至有一些惧意。

       

      顾酒看着他的眼睛,再也没有丝毫畏惧或者向往,有的只是冷漠与探究。

       

      “方煜。为什么当年有那么多女孩跟你表白,你却只选了我?”

       

      方煜不耐烦道,“不记得了。不过是随便选的。”

       

      顾酒又问,“那为什么又那样对我?你对别人,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都很好。我曾经做过什么让你讨厌的事情了么?”

       

      方煜摇摇头,他有些讨厌这样的问题,“你说过你爱我,为我做什么都愿意。我没有强迫过你做任何事。”

       

      顾酒的嘴角一直都是微翘着的,似是嘲讽。

       

      “方煜,我早就该知道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方煜眯起眼睛,顾酒仍然不屑地看着他,字字逼近他的心,“你心里有喜欢的人,对吧?她和我很像,对吧?”

       

      顾酒低头呵呵地笑起来,笑的眼睛都湿润了。

       

      “你得不到她,就只能找一个替代品。可你心里又不舒坦,所以才会那样对我,对吧?”

       

      方煜不说话,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惧意了,多年以来,他心里最见不得人的角落好像已经要被顾酒看到了。

       

      “我以前总是在想,你为什么讨厌我却偶尔还会对我有那么一丝丝宠溺。呵……”顾酒盯着钢笔看,“是因为她吧。因为你偶尔会把我当做她吧。”

       

      方煜有一种被人看透的感觉,他忽然觉得没有办法面对顾酒。

       

      “上次一诺看到它,”顾酒扬了扬手里的钢笔,“说她最喜欢这一款。”

       

      顾酒没有错过方煜脸上的羞惭与不堪,她的嘴角扬起了更大的弧度。“我还纳闷呢。我明明不是很喜欢用钢笔。你那时为什么会忽然送我钢笔。我本来以为是你随便买来的不想要了,就施舍给我了。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不是这样呢。”

       

      顾酒的语气中饱含嘲讽,方煜低声喝止,“够了,顾酒。不要再说了。”

       

      顾酒拄着脸,凑近方煜讽刺地问,“暗恋自己亲生妹妹的感觉好么?方煜?”

       

      顾酒没打算听他的回答,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她猜的都是对的。

       

      顾酒觉得这简直就是疯了,她根本就不该卷入这场恶心的感情纠纷中。

       

      “这个拿回去送给你妹妹吧。”顾酒把钢笔推到他眼前,已经有些旧了,可见顾酒以前经常被带在身上。

       

      “祝你们,百年好合。”

       

      顾酒拿起包,没有回头。

       

      就像以前义无反顾地跟着他一样,这一次,她离开得也义无反顾。

       

      顾酒这两个字,再也不会和方煜的生活有任何交集。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一诺已经强忍着一个月没有见顾酒了。她知道顾酒喜欢清净,她告诉自己如果顾酒没找她,她就不能总缠着她。

       

      可是,真的好想她……

       

      一诺终于忍不住周末翘了课,跑到顾酒的公寓门口,迟疑着不敢敲门。晃荡了有十多分钟,小丫头才轻轻地敲了敲门。

       

      很安静。一诺有一瞬间的心慌。她告诉自己也许顾酒出门了,或者睡着了。

       

      又敲了两分钟,依旧没有人……

       

      一诺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受,心很慌,很害怕,很想哭,好像被抛弃了一样的感觉……

       

      咚咚咚……

       

      咚咚咚……

       

      也许是一诺敲得太执着,顾酒的邻居开了门,她说,小姑娘,别敲了,这人半个月之前就搬走了。估计这房子是要卖出去了。

       

      一诺好像听不懂她的话一样,还是咚咚敲着,手都敲红了。

       

      她想哭,好想,所以眼泪就那么如愿以偿地掉了下来,直直地顺着脸颊砸在地上。

       

      顾酒,你不要我了。

       

      ——————————————————

       

      顾酒正和郑雅七七几个人在一起,周末的时候姐妹几个出来逛街是常有的事。

       

      一瞬间的心痛好像电击一样,顾酒楞了一会儿,忽然想到了那个总缠着她不放的小丫头。

       

      我叫一诺,一诺值千金的……

       

      “酒?”

       

      顾酒回过神,“嗯?”

       

      “想什么呢,快来看看这件怎么样?”

       

      顾酒看了看她手里的粉嫩嫩的小连衣裙,皱了皱眉。“都快三十的人了,还穿这么嫩?”

       

      七七白了她一眼,“这是给我表妹挑的,敢情刚刚一路上你都在发呆啊?我说的你都没听着呗。”

       

      顾酒有点惭愧,“得了,一会儿午饭我请了。”

       

      七七哈哈一笑,“这可是你说的。”

       

      郑雅试好了衣服出来跟她们显摆了一圈,若有所思地打量起顾酒,“本来想咱三试试穿一样的出去,酒,你这……”她若有所指地瞅了瞅顾酒的胸,“也撑不起来啊~”

       

      顾酒无视她的嘲讽,站起身朝着一件连衣裙走过去。

       

      鹅黄色和草绿色缠绕在一起,小雏菊镂空蕾丝罩在外裙,显得很清纯稚嫩。

       

      “呦,还说我装嫩呢。”

       

      顾酒没理会这个女神经,径直看了好一会,然后叹了口气,怎么会忽然觉得内疚起来……真是见了鬼的情绪。

       

      “帮我把这件衣服装起来吧,要M号的。”

       

      郑雅摇了摇头,顾酒现在打死都不会穿这样的衣服,她这是给谁买的根本一目了然。

       

      郑雅又开始替她担心起来,虽然一诺那丫头有点可怜,她也很喜欢她,只是如果顾酒还和她当断不断,就免不了要跟方煜打交道。

       

      和一个被她同情的女孩比起来,还是多年以来的闺蜜更重要一些。

       

      再说方煜做了那么多混蛋事儿,也算是一诺替她哥哥还债了,没什么无辜一说。

       

      “诶我说,你俩今儿不太对路子啊?”

       

      顾酒拿着衣服的包装盒,兴致缺缺地瞥了她一眼。

       

      郑雅手里比顾酒拿着的可多的多,她现在更没心思搭理七七了。

       

      七七不是圈里的,有些事还是瞒着她好一些。

       

      “对了酒,你之前不是说辞职了么?我们公司正好空了个职位,挺适合你的,你……”

       

      “不用了。”顾酒冲她笑了笑,“我打算出国。”

       

      连郑雅都很惊讶,顾酒是最讨厌接受新事物的人了,她绝不会轻易地离开一直居住的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去。

       

      七七皱眉,她终于觉出不对来。

       

      早就应该觉得不对劲了。

       

      顾酒这样温婉的女孩子怎么会忽然就变成现在这样了,完完全全的两个人。七七本以为是方煜又冷着她了,可是现在看起来不是那么回事儿。

       

      “方煜呢?”

       

      顾酒停下脚步,背对着她们。

       

      方煜。

       

      顾酒看了看前面的路,那么宽,人那么多。

       

      “以后没有方煜了。”顾酒回头对着七七笑起来,“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自挂东南枝~”

       

      方一诺今年也不过十七岁,到底还是个孩子。在顾酒的公寓门口呆呆地坐着,眼泪一直掉。邻居看不下去让她进屋,她也不理,眼睛一直张望着电梯出口,她多么希望下一秒电梯门打开,帅帅的顾酒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温声责备。

       

      晚上八点,方煜来到顾酒的公寓,果不其然地看到自家妹妹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眼睛红肿着,像一个被抛弃的洋娃娃……

       

      “诺诺……”

       

      一诺有一瞬间的高兴,擡头望过去。那种神采,让方煜心里狠狠一颤。这样的神采,从来没有过,顾酒在她心里的分量已经这么重了么……可她们是错的,就像他一样,错的离谱。

       

      “哥哥……你怎么来了……”

       

      一诺的眼神又迅速暗淡下去,方煜心疼地大步迈过去把她抱起来。

       

      “怎么可以就这样坐在地上。”

       

      一诺埋在他怀里,“哥哥,顾酒在家睡觉,她不给我开门。”

       

      方煜不想拆穿她拙劣的谎言,“郑雅不是给了你钥匙么,进去把她叫醒吧。”

       

      一诺摇摇头,“顾酒不喜欢我打扰她。可是哥哥,我想她了……”

       

      方煜心疼得要死,他终于开始后悔起来。他在想如果当初他没有伤害顾酒,诺诺是不是就不会也被这样伤害了……

       

      “乖。”方煜在她的额上轻轻印下一吻。“我们回家好不好。”

       

      方一诺忽然挣扎跳出他的怀抱,“不回去,我不回去,我要在这等她,她一会就醒了。”

       

      方煜皱眉,“诺诺,不要闹了,你留在这一会在哪睡觉?”

       

      方一诺沉寂了一会,“我……”

       

      “听话,回家吧。明天还要上学。”

       

      方一诺向后退了一步,“就是因为哥哥在这,顾酒才不愿意开门的!顾酒讨厌哥哥,但是顾酒喜欢诺诺……”

       

      “诺诺!”方煜觉得一诺神智不清一样,只好打断她,“跟哥哥回家。”

       

      “我不!”

       

      “那你去哪睡?”

       

      “我……我有钥匙,我进去等她。”

       

      方煜拗不过她,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这儿,只好陪她进了屋子。

       

      他第一次进入顾酒的家。很干净,满屋子都是她的气息,有一种温润娇软的感觉。

       

      一诺不管他,径直坐在沙发上,她记得那一次她就是这样坐着,顾酒在厨房里给她做早饭。好像等到早上,顾酒就会给她做早饭了一样。

       

      那天阳光那么好,那么暖,可是今天好冷。即便开着灯屋子里也是暗暗的。

       

      方煜推开卧室的门,东西都还在,她一定会回来把东西拿走。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竟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这么多年了,如果真的忽然少了她,还真有一点不适应。

       

      方煜打量着每一个房间,想象着她在时的样子。嗯,应该是坐在这里看电视,应该是在那里玩电脑……

       

      方煜推开另一个房间,屋子里的风格和整体一点都不搭。完完全全的红木古典风格,沉重忧郁,就好像顾酒在他身上体验到的感觉。

       

      方煜感觉心里像被一根细细的针扎了一下一样,他第一次感觉有些心疼,不是因为诺诺而心疼顾酒,只是单单纯纯地心疼她。心疼她的固执。

       

      “你喜欢这样的风格啊?那我把书房照着这个装修~”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顾酒讨好的笑好像近在眼前,方煜抚摸着干净的桌面,顾酒的照片摆在左边,长长的头发,甜甜的笑容。方煜觉得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顾酒在他面前真正地笑了,嗯,他带给她的应该只有疼痛和悲伤吧……

       

      桌子上放着一本书,和一个本。本子很厚,上面放着一管钢笔。笔是新的。

       

      方煜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心情,打开了顾酒的世界……

       

      在这样一个不对的时间,他迟迟地进入了顾酒的世界。

       

      早上一诺醒过来的时候,方煜正坐在她身边,眼底一片青黑。看起来很邋遢很憔悴。

       

      一诺看向厨房,然后又垂下了头。

       

      方煜抱住她,把她牢牢地按进怀里。

       

      “对不起,诺诺……”

       

      一诺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道歉,可是她不想问,她不想知道顾酒和哥哥的事情。也不想再知道了。

       

      她好想比哥哥先遇到顾酒,那样她们或许会有那么一丝丝的可能走到一起。

       

      “哥哥……顾酒是不是走了?”

       

      方煜又紧了紧怀抱,“都是我的错。”

       

      方一诺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哥哥为什么,讨厌她?我没见过你那样子对别人。以前有别的姐姐喜欢你来找你的时候,你都很温柔的,为什么顾酒不一样?”

       

      方煜苦涩地摇了摇头,他不知道。

       

      对所有人,都很好。独独对她……

       

      方煜看着厅里顾酒的艺术照,看着她忧伤沈郁的双眼,心里默默地问自己,也问她,到底为什么要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一诺低下头,“哥哥。你可不可以,离开这里……顾酒不会喜欢你在这儿的。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待一会吧…明天,以后,我把这些都忘了…”

       

      方煜不敢看她,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变态地喜欢自己的妹妹,又把这一切得不到的痛苦发泄在顾酒身上,错的人是他。他这么晚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害了诺诺也害了顾酒,如果可以,他希望她们现在所承受的痛苦都转移到他的身上。

       

      ——————————————————

       

      救护车的红光刺痛了眼睛,响个不停的声音也没能唤回发呆的方煜。

       

      诺诺……

       

      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她的裙子,血,到处都是血,诺诺手腕上的伤口还在不停地淌血……

       

      诺诺……

       

      患者求生意志太弱……

       

      怎么办……

       

      顾酒……

       

      方煜几乎是颤抖地给顾酒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方煜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忽然想起最后一点希望,他拨通了郑雅的电话。

       

      “顾酒在哪?!让她接电话!”

       

      郑雅皱眉,嘲讽道,“方煜,你有完没完了?你……”

       

      “我求求你!让顾酒接电话!诺诺出事了……”

       

      郑雅反应了几秒,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可是顾酒……她现在应该已经在飞机上了……

       

      “顾酒今天中午的航班……”

       

      方煜忽然咧开嘴笑了,报应……

       

      可是为什么要报应在他的诺诺身上,她是无辜的……他才最该死,他比谁都该死……

       

      “我把她的新号给你吧。”郑雅皱眉,她只能尽人事了……她甚至不敢问诺诺怎么了,毕竟是一条年轻的生命……

       

      方煜几乎绝望地打通了顾酒的电话,通了。

       

      顾酒的声音清澈动听。

       

      方煜喑哑着嗓子,“诺诺出事了……”

       

      顾酒已经过了安检了,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顾酒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从早上到现在,她的心就一直狂跳个不停。

       

      顾酒到医院的时候方煜正颓废地坐在地上。

       

      顾酒没见过这样的他。好脆弱。

       

      可她现在完全感觉不到醋意的心痛了。她的心满满的都是牵挂着那个小丫头。

       

      顾酒进去的时候,很乱。顾酒凑过去,贴在一诺的耳边。“一诺……”

       

      “唔……”

       

      医生很惊讶地看到那个求生意志薄弱的小姑娘醒过来。

       

      “顾酒……”

       

      “嗯,我在,我在。”

       

      一诺很虚弱地动了动嘴角。顾酒凑近她。

       

      “姐姐……我爱你……”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顾酒还是听到了。顾酒干涩了许久的眼眶又湿润起来,“我知道,”她不停点头,“我都知道。一诺,一诺乖,挺过去,然后我们一起去荷兰,我们结婚,好不好……”

       

      一诺眼睛半睁半闭,她不行了,好空,身体好像要腾空了……

       

      一诺又说了什么,方煜只能楞楞地看着她微动的嘴唇。

       

      “滴,滴,滴,滴………………”

       

      顾酒和方煜谁都没有说话。

       

      上天有时候真的不公平。

       

      生活好像乱成一团。

       

      死去的人解脱了,活着的人在受折磨。

       

      【番外】顾酒的日记

       

      一诺坐在顾酒每晚坐着的地方,怀着覆杂的心情打开她的日记。哥哥看过了吧,他在书房里待了一个晚上。

       

      日记的开始很遥远,那是顾酒的内心。

       

      顾酒的字很娟秀,一如她的灵魂。

       

      “那个学长人真的好好,方煜,名字也好听。我第一次遇见这么帅气阳光的男生。上帝,我是不是应该牢牢的抓住他呢。”

       

      “我和学长表白了。可是他好像不是很喜欢我,他让我等他回覆。好纠结,他会不会答应我啊,如果我们在一起了我一定会对他特别特别好。”

       

      “上帝,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做。学长说他喜欢sp,如果我想在他身边,就必须要接受这些。可是看起来好疼啊……唔……但是网站上说主都会很疼爱贝的,上帝,我该怎么做呀?”

       

      “我和学长在一起啦~虽然不是女朋友 也不是贝……不过他一定会喜欢上阿酒的!我要做全世界对他最好的人!”

       

      “好疼……千万不能让爸爸妈妈发现……怎么会这么疼,我以后再也不想挨打了。方煜有没有心疼我啊,可是我都这样了他也没有问一句……顾酒加油!”

       

      “方煜方煜方煜方煜……”

       

      “网站上说贝犯错了,主会打她,然后哄她。原来纯实践连这些都得不到……我好难过,方煜,你到底什么时候可以爱上我?”

       

      “这是第二次实践……到底要坚持多少次才能让你爱上我?”

       

      “那个长长的木条打起人来好疼啊……一定破皮了,到现在都好疼好疼,上帝,帮帮我吧。”

       

      “这是第几次实践了……想不起来了……方煜最近心情不太好,总是想实践。为什么会心情不好呢,我好像问他,可是我一问他就打我……上帝 能不能告诉我他怎么了?”

       

      “我想放弃了……每天都要活在疼痛里……可是,我舍不得方煜……我该怎么做呢……”

       

      ……………

       

      方一诺捂着嘴憋着哭声,眼泪聚积,掉下来。顾酒,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这么傻。

       

      “方煜毕业了。不愧是聪明的小煜煜,居然考到了A大。顾酒,你要好好努力啊!一定要和他去一所大学!”

       

      顾酒似乎如愿以偿地考进了A大。生活好像也有了好转。

       

      “哇塞,方煜是不是爱上我了?!他今天给我冰敷了!还帮我擦眼泪了!还摸我头了!而且笑的好温柔!上帝,我不是在做梦吧?!谢谢您的恩赐!”

       

      “方煜方煜,你是不是爱上我了呀~好漂亮的钢笔~虽然我不常用,不过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件礼物耶~以后就用它来写日记,记录我们的一点一滴~”

       

      “总觉得你在想着什么,你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女孩了……”

       

      “果然都是我在做梦……好疼……这一次怎么打的这么重……”

       

      “我好害怕。方煜,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好像恨我的样子……太疼了,我要疼死了。上帝,可不可以让方煜给我一点爱,一点就好。”

       

      “今天又挨打了……因为没经过他的允许就去他住的小区……为什么不可以啊?连想要一场偶遇都不可以,真是的。”

       

      “我问他可不可以从朋友开始,普通朋友也好。他说我不配……上帝,我想放弃了,我已经为他放弃了尊严,这样下去,我就不是我了……可是我舍不得,怎么办……”

       

      “如果没有实践,我就没有用处了。方煜,我有一点恨你,怎么办,你是不是没有心呢……”

       

      …………

       

      方一诺已经把眼泪哭干了。她好心疼。也好恨自己。她知道,哥哥爱的人,是谁。

       

      顾酒,都是我的错。一定是因为我欠你的太多,所以命运才安排我爱上你,对不对?

       

      “方煜,我上辈子真的是欠你的。既然你要分开,那就分开吧……顾酒没有方煜,也还可以活着。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以后再也不要联系了。我一定会慢慢忘记你的……我好讨厌你,好讨厌……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方煜方煜方煜……”

       

      满满的一页,都是方煜的名字,纸页上有被泪水晕染开的墨迹。

       

      方一诺呆滞地向下翻。她的心中酝酿着可怕的念头。这辈子,顾酒都没有办法面对方煜,也就没有办法和她在一起了。年轻人的血液里,冲动和极端的因素占了很多。一诺把厨房的水果刀洗干净,拿进书房。

       

      “昨天遇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小丫头,很像我。”方一诺笑的很温柔。

       

      “我以为我会变得和你一样狠心,可是我还是没下去手。吃饭的时候忽然觉得她有一点像你,方煜,你过得好么,忘记你似乎需要很长时间,我觉得世界上到处都是你。昨晚我喝醉了,好像对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她看我的眼神很奇怪,有同情的样子,我不喜欢。不过她喝牛奶的样子好可爱。一会送她回家,小孩子还是得金贵着点啊。”

       

      一诺轻柔地摩挲着纸页,就好像在抚摸着顾酒的脸颊。

       

      “世界真小……方煜,一诺……呵呵……我该怎么做,上帝,为什么命运不肯放过我?为什么,我好恨他,他对她那么好……我在嫉妒么,好可笑,他们是亲兄妹,我有什么资格嫉妒呢……”

       

      方一诺想起生日那一天,那时她觉得好疼好疼,可是比起顾酒的痛苦来根本不算什么吧。

       

      “离开吧,以后再也不要回来。”

       

      方一诺拿起刀,搁在手腕的地方。

       

      她在颤抖。

       

      她还是个孩子,她怕死,怕痛。

       

      可是,爱是一个危险的东西,它可以轻易地蛊惑别人。

       

      刀重重地深陷进血肉之中,一诺疼的叫出来,立刻松了手,好多血……

       

      疼……麻……

       

      渐渐地不痛了,真好。

       

      一诺笑着在日记里接着顾酒写下的文字继续写。

    • 0
    • 0
    • 0
    • 31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