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报应(上)(转载)(作者不知)

      乌黑秀丽的长发一段一段划过衣服,她静默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慢慢地变得不像自己。

       

      理发小哥很惋惜地劝她,这么长这么顺的头发,剪了怪可惜的。

       

      她笑笑,不可惜。

       

      剪头发用不了多长时间,理发小哥皱着眉头落剪,眼前的姑娘漂亮极了,那一头长发披肩更显甜美可爱,如今剪成了短发,再无半点甜美可言,可也俊秀英气了些。美人儿不管怎么样都是美人儿啊,只不过他还是更喜欢之前那副软软萌萌的样子。

       

      “剪好了。”

       

      顾酒潇洒地甩了甩头发,她还有些不习惯这样的自己,不过以后会习惯的。

       

      一个穿着白裙子,顶着帅气短发的女生实在太引人注目,顾酒走进男士的专卖店,完全不在乎售货小姐的目光,自顾自地挑了几件最小号的男士服装结了账。

       

      顾酒的生活从这一天开始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从今以后,活成一个男人。

       

      从今以后,不再被男人所伤。

       

      从今以后,她顾酒再也不会诺诺弱弱像一个傻子一样,被玩弄,被抛弃。

       

      一个帅哥忽然坐在身旁,任谁也不会太平静。可郑雅定睛一看,这人也太熟悉了……

       

      “顾……顾酒?”

       

      顾酒坏坏地挑眉,“怎么,被我迷住了?”

       

      郑雅皱紧眉头,心疼道,“你至于把自己弄成这样么?不就是个男人……”

       

      “跟他没关系。”顾酒摆弄着车钥匙,“我就是,过够了那样的日子。”

       

      郑雅偏过头,眼睛里止不住发涩。顾酒的样子她看着都心疼,真不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想的。她从来没见过顾酒那样乖顺又贤惠的样子,一切都听他的,给他做饭给他洗衣服,出门逛街永远不忘了给他添这添那,即便是她们几个闺蜜在一起的时候,她也是几句话离不开他。就是这样一个死心塌地爱着他的女人,他怎么就能狠下心伤她至此。

       

      郑雅闷头道,“你爸妈还有你哥知道了?”

       

      “知道。”顾酒低声笑了笑,“我哥差点要去砍了他。”

       

      郑雅看她还有心情开玩笑,也跟着放松了一些,“你啊,”她摇摇头,“也就只有你这么傻。”

       

      “得了,咱得庆祝一下。”顾酒翘起长腿,“我自由了。”

       

      一个人的改变,变得混蛋,变得冷血,也许只是因为被伤的太重。

       

      ——————————————————

       

      “呃……你好……”

       

      顾酒冷漠地点头,她这幅样子,估计所有人都会惊讶一会。

       

      开房,打开空调,一切都很顺利。

       

      顾酒回头看她,有点傻,有点呆,有点……像以前的自己…

       

      “愣着干嘛。自己脱。”

       

      女孩咬咬下唇,有点不好意思。她是第一次实践,她以为女主毕竟是女生,心肠软些,下手也轻些,只是一眼望到顾酒包里的各种各样的东西,她瞬间心就凉了一截。

       

      “那个……姐姐……可不可以轻一点儿?”

       

      顾酒皱眉,抬眼看她,很可爱。此刻战战兢兢,忐忑不安的模样该死的像极了以前的她,说实话很招人疼,可顾酒恨极了这种感觉。一看到她,情绪就会止不住地翻涌。

       

      “不想实践就现在走,来得及。”

       

      女孩只能无奈地低头,解开裤子趴在摆好的枕头上。女孩子的羞涩让她没有拽下最后的防备,粉嫩的小裤裤贴在圆圆的小屁股上,顾酒想着,以前他应该也是这样站着,看着这样的自己。

       

      拿起了藤条,没有预热。

       

      一下,两下,三下。

       

      女孩的忍耐力还不错,只是呃呃嗯嗯地低吟,没有挣扎没有翻滚。

       

      顾酒下了力气,藤条兜着风打了下去,声音大的顾酒都心颤了一下。不出意外地听到女孩也一样加大了的痛呼声,还有轻微的躲避。

       

      心烦意乱,她或许真的不像他,可以那么狠心吧。苦笑着放下藤条,顾酒依旧没有拽下女孩的小裤裤,用巴掌七分力拍下去。

       

      啪啪啪!啪啪啪!

       

      还是有些疼的,尤其是连续不断的击打,女孩毕竟第一次实践,对这样的疼痛忍耐力并不高,所以不过几轮就喘着粗气伸手挡。

       

      “疼……能不能慢一点……”

       

      顾酒看着自己红彤彤的手心,她可从来没有这样的待遇,这样双向的疼痛即便是第一次实践也没有感受过。他永远不会用手,藤条,数据线,热熔胶,他什么都会用在她身上,打在她娇嫩的皮肤上,却从来没有,用过手。

       

      顾酒想着,他是真的连一丁点都不爱自己吧,即便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她都会忍不住心软,可他从没有对她心软过。

       

      顾酒又用了五分力打了二十下。“休息一会。”然后就转身去了洗手间。

       

      镜子里的女人很英气,像个男孩子,比男孩子更帅一些。他也很帅气,可他面对着她的时候总是面无表情,顾酒对着镜子努力地克制自己哀伤的表情,可是没用,眼泪还是大滴大滴地掉,她实在好委屈好难过,为什么她已经这样卑微,他却还是视而不见,还是能够对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心疼。

       

      “咚咚咚”

       

      “姐姐,你的手机响了。”

       

      女孩子有点轻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顾酒克制住哭腔,缓了好一会,才声音平静道,“嗯。放那就行。”

       

      等她出去的时候,女孩已经又乖乖地趴在枕头上了。手机还是响个不停,她的铃声是他最爱的歌曲。顾酒皱眉接了电话。

       

      “嗯。我知道了。没有。”顾酒看了一眼床上的姑娘,伸手拉下小裤裤,随后又拉上去。

       

      “没什么事。嗯。不知道,可能再半个小时吧。好。嗯,到时候给你电话。拜。”

       

      小丫头脸红得不行,用胳膊把头圈了起来,脸埋在床上。

       

      “是谁啊?”

       

      她的声音有点闷,顾酒掰开她的胳膊,抬起她的小脑袋。女孩的脸又红了些,真的好帅……

       

      “一个朋友。一会有事么?没事的话一起吃个饭。”

       

      女孩点点头,“嗯,没事。”

       

      顾酒点头,折回她身侧,拿了戒尺出来。又使了力气打了三十来下,估摸着女孩的屁股肿了以后才停了手。

       

      当凉凉的毛巾盖在刚刚还火辣辣的屁股上,女孩忍不住舒了一口气。顾酒心里又是一阵闷疼,越像,她就越能体会到他的狠心。

       

      “出来了。嗯,我看着你了。”

       

      顾酒自顾自地往郑雅停车的地方走,女孩的伤不是很重,跟上她还是没有问题的。

       

      拉开车门,顾酒坐在副驾驶,女孩只好一个人坐在后面,有点紧张尴尬。

       

      “去哪儿?”

       

      郑雅从镜子里看了看后面的小姑娘,依稀有些像以前的顾酒,郑雅心里多了点怜惜,因而看着镜子里的小姑娘问,“喜欢吃什么?”

       

      女孩看不到郑雅的样子,只觉得这么温柔的声音,应该是个温柔的姐姐,声音也少了点紧张。“想吃麻辣烫。”

       

      郑雅楞了一下,顾酒转头看着窗外。真是特么见了鬼了,她甚至怀疑是不是她爹背着她在外面给她生了个亲妹妹,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像。

       

      郑雅摇头轻笑,“都多少年没吃这东西了。”

       

      顾酒头靠在窗玻璃上,的确很久没吃了。毕业之后就没去过了。她以前会在他问她想吃什么的时候,跟他说想吃麻辣烫,他总是冷冷地沉默,然后带她去他想去的地方。

       

      顾酒拿起手机,冷声道,“去西音街吧。”

       

      女孩没有出声儿,顾酒接着道,“上回七七说那里新开了一家麻辣烫的店,挺干净的。”

       

      郑雅点头,“成。”

       

      女孩有一点小惊讶还有点心暖,她以为顾酒是不会在乎她的想法的。这么看起来,她人挺好的,就是有点冷而已……

       

      “姐姐。”

       

      顾酒闭着眼睛,她觉得满世界都是他,她很烦,很想睡。也许梦里可以清净一会。

       

      “别叫我姐姐。叫我顾酒就行。”

       

      女孩沉默了一下,“顾酒……姐……”

       

      郑雅打圆场转开话题问女孩,“你还在上学吧?”

       

      女孩低头,“嗯。淇水高中的。”

       

      郑雅又无语了。顾酒几乎要抓狂了。

       

      淇水高中,见鬼的和她是一所高中的。

       

      “呃,高一么?”

       

      “高二的。”

       

      郑雅把车倒进车位,回头温和笑道,“高中生还是安心学习好。”

       

      顾酒讥讽地笑了一下,她俩高中的时候不也一样没着没调地玩。装的像个人似的。郑雅见她这样也有点不好意思,解开安全带,“到了。”

       

      女孩终于放下了芥蒂,笑的开心。

       

      “姐姐你叫什么啊?”

       

      郑雅挑衅地看了顾酒一眼,“郑雅。”

       

      “雅姐姐~”

       

      “哈哈,这丫头嘴怎么这么甜。”

       

      顾酒没搭理她,郑雅就和小丫头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你还有哥哥啊?”

       

      “嗯,不过我哥一点都没有主的样子,不然我早把他培养成主啦~”

       

      “哈哈,你哥怎么没有主的样子了?”

       

      “就是没有,比如……哎呀,他就是,只会惯着我。”

       

      “那不是挺好的么~”

       

      “好什么啊,一点都不酷。”

       

      “噗……”

       

      顾酒也有点忍俊不禁。

       

      郑雅笑的直抽,“你哥要是打你你就开心啦?”

       

      小丫头努努嘴,“那多方便啊,都不用找主了。而且他肯定对我可好了不舍得打太重。”

       

      顾酒想起自家哥哥那一副见着她跟见着祖宗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他肯定不舍得碰你的。”

       

      女孩耸耸肩,当然是这样,要不何必放着家里现成的不用。

       

      吃饭的过程让小姑娘放松了不少,旁边一个大美女一个“大帅哥”作陪,怎么也会开心一些。于是小丫头就开始喋喋不休起来。

       

      “我哥不让我吃麻辣烫,他说不卫生。”

       

      顾酒一直保持沉默,不过偶尔应和几句。倒是郑雅陪她聊的开心。

       

      “这东西还是少吃的好。我可羡慕你们有哥哥,我都没有。”

       

      “有什么好的呀,天天啰啰嗦嗦的。”女孩吐吐舌头。

       

      郑雅笑着拍了她一下,“至少他是真心为你好。”

       

      顾酒一直闷闷地喝酒,她酒量很差,但酒品很好,所以郑雅就没管她,倒是小姑娘看著有点担心,“姐姐,你少喝点……”

       

      顾酒心里一暖,冲她笑了笑,殊不知这一笑把小姑娘魂儿都勾了去。

       

      “没事。我是大人可以喝酒,你不行。”

       

      小丫头皱眉,没再说什么。

       

      顾酒觉得她眉眼之间有些他的痕迹,很有一种让人着迷的味道。好像想到了什么,顾酒喝了一口啤酒,道,“以后好好学习吧。等高考完了再玩这些。”

       

      小姑娘蓦地抬起头,“姐姐,你不要我了?”

       

      顾酒又喝了一大口酒,直直地看着她,“我跟你只是纯实践。”

       

      郑雅直摇头,顾酒真的变了太多。她以前无论如何都不会这样伤别人的心。

       

      “我知道……可是……”

       

      “没有可是。”顾酒不再看她,“我不收贝。”

       

      方一诺红着眼睛,她很喜欢这个帅帅的姐姐,虽然她总是对她冷冷的,可她对她是好的,她能感觉出来。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我不会烦你的,平常不用你管着。我也会安心学习,每个月见一次可以么?”

       

      郑雅无奈地看着顾酒强迫自己冷漠,又心疼那小丫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酒,要不……”

       

      “不要。”顾酒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温暖的光晕,都是冷漠和虚无。“我不想收贝。”

       

      沉寂。

       

      郑雅不再插手。

       

      小丫头低着头忽然出声道,“我不做你的贝。我们只纯实践。这样,可以么……”

       

      没有人能想象到顾酒心里的悲戚,曾几何时,她也与她一样卑微到尘土里,只是因为喜欢,单单纯纯的喜欢。她埋怨他以那样残忍的态度对待这种纯真的情感,可她现在在做的和他所做的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她做不到像他那样,决绝,残忍。

       

      “随你吧。但是如果学习成绩下滑了,以后就不用再找我了。”顾酒还是妥协了。她到底不是个男人。

       

      小姑娘傻傻地冲着她笑,很开心的样子。顾酒心里有一点难堪,她不该把她的不幸转嫁到另一个无辜的孩子身上。

       

      “吃饭吧。”

       

      ——————————————————

       

      顾酒还是喝醉了,其实也不过三瓶啤酒而已,她的酒量的的确确差的可以。

       

      “雅姐姐……姐姐喝醉了……”

       

      郑雅揉揉额角,“嗯。你家在哪,我先送你回去。”

       

      方一诺皱眉看着顾酒脸上的红晕,问道,“姐姐一个人住么?”

       

      郑雅点点头,“没事,我把她弄到我那去。”

       

      “你之前不是说答应了男朋友回他家见家长么?”

       

      郑雅一拍脑门,她差点忘了这茬。可是顾酒……郑雅摇摇头,“算了,改天再去吧。”

       

      一诺帮她扶住顾酒,“要不……我来照顾姐姐吧。”

       

      “不行,你晚上不回家家里人会担心的。”

       

      “没事,我打电话告诉他们就好了。我想多和姐姐相处一会……”

       

      郑雅有点心疼,这孩子真是……

       

      “好吧。你还是先打电话吧,不行就还让她去我那。”

       

      一诺点点头,跑到一旁和家人交涉起来。自然打的是哥哥的电话,他是最好说话的了。

       

      “喂哥哥,我今天不回去了,在一个姐姐家住一晚上。”

       

      那一边当然不放心了,“不行。哪个姐姐?”

       

      “哎呀你别问了,她人很好的,我明天一早就回去。”说完就啪地挂了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他一向拿这个宝贝妹妹没办法。

       

      一诺对郑雅比了个yes的手势,郑雅笑着想,还真的是个小孩子。

       

      “晚上如果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电话号。”

       

      一诺点点头,迟疑道,“可以把姐姐的电话号码也给我么,我怕我跟她要她不会给我。”

       

      郑雅很喜欢这丫头,不过她可不能再收别的小贝了,不然自家男朋友可是要吃一壶醋了。“嗯,喏,给你。”

       

      “谢谢雅姐姐~”

       

      郑雅把顾酒送到家,扶上床就走了。

       

      方一诺开始打量起顾酒的家。

       

      很干净。很整洁。装修得很时尚,简约又不失温馨。暖融融的羊毛地毯还有墙上的油画和厅里的白色钢琴,每一样都让方一诺觉得顾酒应该是一个内心很细腻温柔的人。

       

      虽然她很喜欢现在这样帅气的顾酒,可她还是想看到顾酒的另一面,就像知道了她的小秘密一样,一诺觉得自己会成为她的不同。

       

      “唔……”床上的顾酒忽然呻吟了一声,一诺忙凑过去,“怎么了姐姐?”

       

      顾酒半睁着眼睛,“他走了……?”

       

      方一诺眨眨眼睛,“谁?你是说雅姐姐么?”

       

      顾酒似乎和她并不在一个频道,“他走了……”

       

      一诺替她又盖了盖被子,“谁走了?”

       

      “他真的不要我了……”

       

      “我不想让你走……”

       

      一诺看着面前悲伤脆弱的顾酒,心里大概明白了些什么,抓住她的手安抚道,“不走。我不走。”

       

      “你为什么不要我…我哪儿不好,我那么喜欢你…”

       

      她的样子很可怜,又是这样帅帅的模样,一诺几乎一瞬间就沉迷在其中,只不断安抚着她,听她诉苦。

       

      “爱我有那么难么……”

       

      “哪怕不爱,连同情都不愿意施舍么……”

       

      方一诺越听就越明白她为什么变成这样,和卧室桌子上的相片里截然不同的样子。除了心疼,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只能握着她的手,一遍遍地重覆着,我不走,爱你,不走……方一诺恨死了那个让她变成这样的男人,她不知道他是谁,但是如果她知道了,她一定要让他后悔。

       

      有时候,因果报应,是真的会在现世完完本本地给一个人狠狠一击的。也许方一诺现在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喜欢上顾酒,喜欢上一个女人,而且不能自拔,但是以后的以后,她会明白,这些,都是报应……

       

      顾酒醒过来的时候是淩晨两点多,床头深蓝色的夜光钟表有点刺眼,头也跟着刺痛起来。顾酒想起身,却觉到手边的重量,一瞥竟看着了那个丫头。

       

      顾酒已经不想去想她为什么会在这儿了,下地把她抱上了床,又去厅里取了瓶冰水,喝了一大口,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姐姐……姐姐?”

       

      小姑娘睡眼惺忪地站在卧室门边,揉着眼睛疑惑地看着她。

       

      顾酒又头痛起来,她明明已经放轻了动作了。

       

      “怎么醒了,再去睡会吧。”

       

      小丫头嘟起嘴,“你不睡了么?”

       

      “我在沙发上睡。”

       

      她以为顾酒在嫌弃自己,有点委屈,“要不……我回家吧……”

       

      顾酒被她弄得心烦,但还是皱眉解释,“我习惯了一个人睡而已,从小就这样。快去睡吧。”

       

      顾酒的表情有些不善,一诺不敢再顶嘴,而且她是真的困了,回了房间倒头就睡。

       

      顾酒却再睡不着了,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她没有开灯,屋里很暗,她想起以前也有这样的时候,他对她故作冷漠或者杳无音讯的时候,顾酒叹了口气,要忘记他还真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笔记本里的文件要删掉。

       

      手机要格式化。

       

      铃声要换成她喜欢的,而不再有他的喜好。

       

      窗帘和床单也该换了,反正他从不想来她的家。

       

      书房的布置也换了吧,她本就不喜欢那种古板的风格,不过是因为他喜欢,倒是还没见他来过……

       

      顾酒一整个晚上都在想着要忘记他,可却好像是一直都在想他……

       

      直到黎明划开夜幕,顾酒才靠在沙发上安静地入了梦,眼角还有些湿润。

       

      方一诺一早醒来,看到的就是顾酒穿着白衬衫,窝在沙发上,眼角闪光的样子,情不自禁地心里一颤,她慢慢走近,把身边的毯子盖在她身上。顾酒的睡眠极浅,立即就醒过来了。

       

      阳光太刺眼,她看不清方一诺的样子。只能眯着眼睛皱眉道,“你怎么还没走。”

       

      方一诺赌气一样在她身边坐下,“我走了你怎么办啊,还是个主呢,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顾酒总算清醒过来,见她身上还穿着昨天的衣服,进了卧室给她拿了套衣服。

       

      “换身衣服吧。新的。”

       

      粉红色的连衣裙。她们俩身形差不多,方一诺甜甜地笑起来,“姐姐穿着应该会好看~”

       

      顾酒不理会她的贫嘴,转身去冰箱取了食材进了厨房。

       

      方一诺换完了衣服就坐在沙发上看顾酒做饭的样子。实实在在地开始花痴模式。

       

      好帅。认真起来的样子更帅。方一诺特别喜欢她的手,骨肉匀亭,白皙如冰。她觉得那个伤害顾酒的男人实在太蠢,这样好看的人都不要,他怎么不上天呢。

       

      “发什么呆。吃饭。”

       

      顾酒的声音很好听,虽然并不是像男生那种有磁性的声音,却也很温和,听起来很舒服。

       

      方一诺笑着点点头,夸张地闻了闻,“哇塞,姐姐做的饭好香啊。”

       

      顾酒的眼神很黯淡,她的厨艺还是特地为了他而学的,可是除了自己和郑雅,倒是只有这丫头尝过。

       

      “牛奶喝了。”

       

      方一诺立马就蔫了,“可不可以不喝啊~”

       

      顾酒没说话,只是眼里没什么人情味儿,一诺只好咬着牙喝了。

       

      吃完饭还没到八点,顾酒又把她的衣服洗了,甩干之后装进了收纳袋里。

       

      “走吧。这个拿着。回去再晾一晾,还没完全干。”

       

      方一诺接过来之后点点头。看见顾酒换了衣服又拿着车钥匙,不禁问,“姐姐送我么?”

       

      顾酒点头,她还没有心宽到放这孩子一个人回去。

       

      “你家住哪?”

       

      电梯里只有她们两个人,顾酒比一诺更高挑一些,方一诺不禁红着脸。

       

      “寓茗小区。”

       

      顾酒顿了一下。面色无虞道,“我送你到小区门口。”

       

      方一诺点头,她们从十六楼下来,还要一会时间,一诺不想这么沉默下去,开口道,“姐姐有男朋友么?”

       

      顾酒摇头。

       

      “那……女朋友呢?”

       

      顾酒楞了一下,女朋友……这孩子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你们快要期中考试了吧。”

       

      方一诺嘎嘣一下没了声儿。

       

      顾酒满意地继续沉默。

       

      可是某小孩还是闲不住,又道,“姐姐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呢~!”

       

      顾酒没理会她。

       

      她继续说,“我叫一诺!一二三的一,诺言的诺,一诺值千金的~”

       

      顾酒轻轻笑了笑,“嗯。记住了。”

       

      小丫头这才满意,挽着顾酒的手臂走出电梯,顾酒条件反射想甩开她,可却没狠下心。罢了,就当多了个妹妹。

       

      顾酒的车技不错,路程也不算太远,二十分钟就到了。小姑娘一蹦一跳地下了车,和顾酒挥手再见。

       

      “下周日可不可以陪我过生日?”

       

      顾酒点头,“不过要好好考试。不然就送你别的礼物了。”

       

      一诺脸一红,撅起嘴转身回去了。顾酒目送着她离开,刚想发动引擎,却看到了一串熟悉的车牌号。

       

      居然真的,遇到了……

       

      呵,还真是孽缘。

       

      顾酒静静地坐在车里,看着身着浅灰色运动服的他叫住了走在前面的一诺,看着一诺正和他叽叽喳喳地说着些什么,看着他帮她拿着装衣服的收纳袋,看着他们有说有笑地一起往小区里走……

       

      顾酒忽然觉得一阵晕眩,方一诺的话一直在耳边回绕。

       

      “哥哥……”

       

      “我哥哥才舍不得呢……”

       

      “他可啰嗦了……”

       

      顾酒彻彻底底地心死了。她好像已经不会流眼泪了一样,呆呆地坐在车上,看着前面车来车往,人来人去。

       

      明明,她和她那么像……

       

      明明……她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就算是爱屋及乌,也不该是那种态度,不是么?

       

      顾酒心里乱成一团,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样的事情,世界很小,她好像已经无处可去。

    • 1
    • 0
    • 0
    • 503
    • 7778587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