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领导者6(续)(转载)(作者不知)

      【37】赵周瑜(3)

      徐欣雅把常老师拉到外屋说几句话。屋里就留下棠伊和赵云萍。赵云萍朝棠伊走过去,棠伊直往后躲。

       

      “坐不坐得下,坐不下就站着。”赵云萍说这,自己坐到了沙发上。她想看看棠伊的胳膊,可是刚一碰,棠伊就躲开了。

       

      “不打你了,让我看一下。”

       

      棠伊几乎对赵云萍的话没有任何思考能力,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身体的记忆好似已经产生,对赵云萍的畏惧,已经渗入肌理。赵云萍看着自己的‘杰作’,整个胳膊,小臂还好,大臂已经没有什么完好的地方。

       

      “一会儿怎么回家?”

       

      棠伊说话的声音很小,“有人接,最近都住爷爷家。”

       

      “我跟你一起,去你家。”赵云萍轻轻放下棠伊的胳膊,拿起棠伊的校服,站起来,帮棠伊穿。

       

      “老师……”棠伊有些不解,可是又不敢问老师什么。

       

      “把你打成这样,我得给你的家长一个交代。”赵云萍站在棠伊面前,把棠伊的衣服展开,“抬胳膊。”

       

      “嘶!”棠伊一动,就牵动全身的伤,粗糙的校服,蹭着红肿的地方,又是一阵酥麻的刺痛。

       

      常老师和徐老师说完话,怕棠伊尴尬,没打招呼就离开了。她也需要平静一下。工作没几年就碰到这种事,她一时间,也不太能接受。

       

      “老师,您别去了,我不会和家里人说的。”棠伊用仅有的理智告诉自己,这顿打,她该挨。不说老师打得确实太重了,她怨不怨,恨不恨,怕不怕。只是,若是让爷爷知道,只怕,赵老师的工作会保不住。

       

      赵云萍叹了口气,“你这个样子,能瞒得住?”赵云萍不再理棠伊,出去给家里打了电话。

       

      徐欣雅也担心赵云萍,这次下手确实太狠了,家长怎么能发现不了,发现了怎么可能不追究?看着棠伊艰难地扶着墙出来,徐欣雅感觉自己的头都在疼。赵云萍挂了电话,就去班里帮棠伊收拾了书包,拿到办公室,把药装进了棠伊的书包。棠伊撑着桌子,喝徐欣雅给她倒的水。口很渴,嘴唇都泛白了。仅仅是短短的几分钟不见赵云萍,棠伊再看到老师,却是十分尴尬。该如何面对?面前的这个人,是刚才自己都几乎跪在地上哀求都不起作用的人。可现在,这个人眼中,流露的好像是关切,好像是心疼。

       

      “恨我也好,怨我也好,等你好了再说。”赵云萍很平淡地说。“能不能走?”

       

      棠伊点点头,强忍着,就还走得了,“您再让我缓缓,洗把脸行吗?”

       

      “去吧。”

       

      十五分钟……洗手间离办公室不远,棠伊洗把脸,用了整整十五分钟。赵云萍和徐欣雅在办公室没说一句话。棠伊规规矩矩喊报告才进办公室,赵云萍发现棠伊出了好多汗。

       

      三人无话,棠伊扶着楼梯扶手,一阶一阶往下走,赵云萍也不催,就在后面跟着。棠伊也不让人扶,徐欣雅一碰,棠伊就疼得直皱眉头。

       

      王叔觉得奇怪,棠伊今天怎么出来这么晚,后面还跟着两位老师,赶忙下了车。棠伊看见王叔的车,屏住一口气,丝毫不顾及全身的疼痛,尽量保持着正常的行走。

       

      “王叔,等着急了吧,老师要家访。”

       

      “哦,老师们好,快请上车。”

       

      “徐老师,那你回去吧。”赵云萍说。徐老师点点头。和王叔打了个招呼,她发现王叔左脚有点跛,但是人很健壮。

       

      棠伊坐在车上,如坐针毡,汗水早已浸透了里面的短袖,粘在身上,很不舒服。

       

      “小伊,是不是热啊,开开窗户。”王叔说,可觉得奇怪,四月的天,哪有那么热。

       

      “没事儿,开窗怕感冒。”

       

      “是不是在学校调皮了,老师都要家访了。”说完王叔还哈哈一笑。

       

      棠伊不安的看了眼赵云萍,微微冲赵云萍摇摇头,恳切的眼光希望赵云萍什么都不要说。

       

      “哪有,我怎么会调皮。”

       

      赵云萍偶尔搭两句腔,也不说太多的话。王叔是个粗人,也不会多想什么,只当知识分子,又是女同志,不好跟他开口。

       

      到了军区家属院,赵云萍不得不感慨,这里和普通的社区,确实不一样。

       

      开进家里的前院,王叔下了车,给赵云平开门。棠伊自己开门,手扶着车门,指甲都扣白了。王叔又赶紧进了屋,跟棠司令汇报,说棠伊回来了,有老师家访。然后也不多呆,一瘸一拐,跟往里走的赵云萍打了个照面,憨憨一笑,就开车回司机班了。棠司令和棠奶奶听说棠伊的老师来了,赶忙出来迎接。

       

      棠伊顾不上他们寒暄,反正爷爷是场面人,奶奶也热情。到是自己,可以在后面慢慢挪进屋。等进到客厅,看见三个人都已经坐好,在那里聊着什么。

       

      棠司令其实早都注意到棠伊今天有些奇怪,这又看了几眼,发现确实有点问题,“小伊,你腿怎么了?”

       

      棠伊又看了眼赵云萍,可是赵云萍没有看自己,缓缓放下了水杯,开口道:“棠伊爷爷,是这样。我也想跟您有个交代。我……”

       

      “爷爷!我今天和同学打架来着,摔了一跤。所以老师送我回来。”

       

      棠司令,眯着眼,皱着眉,想着棠伊说的话。到是棠奶奶叫了一声,“小伊,摔着了?让奶奶看看。”

       

      “哎呀,奶奶,没事儿。”

       

      棠司令毕竟是老江湖,小孙女那点小九九他还看得出,但也不点破,“小伊,去换身衣服,你看你出的一身汗,晚上留老师吃饭。她奶奶,你去准备准备。”

       

      【38】老姜(1)

      棠司令等客厅就剩下赵云萍和他自己,又给赵云萍倒了些水,“赵老师,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赵云萍看着棠伊的爷爷,像是感到了泰山的威仪。老人家身子骨硬朗,声如洪钟,耳清目明,是绝对的将帅风采。赵云萍不想隐瞒什么,她不是不敢认账的人。

       

      “棠伊爷爷,棠伊犯了一些错误,我一时心急,打了孩子,怕是打重了。还请您,给孩子看看医生。”

       

      棠司令拿着水杯的手稍微紧了一下,半晌没有说话。赵云萍看着水杯里慢慢平静下来的水,并不看棠司令。可接下来的话,却让赵云萍差点撒了杯子里的水。

       

      “赵老师,小伊有没有说过,她打算出国,不会参加高考?”

       

      又是半晌,换赵云萍不说话了,这么大的事,棠伊,竟然从没告诉过自己。孩子,为什么不跟自己说?

       

      赵云萍终是摇了摇头,“棠伊各方面一直挺努力的,没跟我提起过。”

       

      棠司令点点头,心里面已经再清楚不过。

       

      “来来来,饭好了,赵老师请坐吧。小伊,出来吃饭了!”棠奶奶端着菜从厨房出来。

       

      赵云萍本想回绝,但是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拒绝棠伊爷爷什么。

       

      棠伊磨磨蹭蹭出来,换衣服换了半天,始终没敢照镜子看自己身后是什么样。

       

      “小伊,动动胳膊腿,给爷爷看看,摔坏了没?”

       

      棠伊和赵云萍都愣了一下。棠伊死咬着牙,随便动了几下。

       

      “她奶奶,你放心,没事儿。小孩子打打闹闹,不用操心。来,赵老师,坐吧。”

       

      “唉,小伊,可得小心,女孩子家家的。还得让赵老师费心了。”棠伊听了奶奶的话,没多说什么,点点头。

       

      “这个,小伊爸爸忙,她妈妈又去外地演出了。就让我这老头,代棠伊的父母敬赵老师一杯。小伊有您这么好的老师,我们放心。那个,小伊,你也举杯,敬老师一下。看老师那么辛苦,还亲自把你送回来。”

       

      赵云萍端起刚才棠爷爷给自己到的饮料,眼里有些动容。

       

      棠伊一顿饭,一句话不说,鼻腔一直是酸涩的。本来没事儿,爷爷一直跟老师那里问这问那,老师说的,有的嗔怪,有的夸赞,倒是让自己想,不知不觉,自己和赵老师之间,竟然有了这么多交集。可是,当爷爷说道留学的事儿,小伊却是一惊,抬起头看着赵老师。赵云萍眼里明显有些落寞,嘴上却说,家里有条件,出去看看,确实好。棠司令看着两个人,笑着说了句,“吃菜吃菜。”

       

      “爷爷,我吃完了,你们聊吧,我写作业去了。”

       

      “好,今天老师刚好在,等下不会的,多问问老师。赵老师,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棠伊摒足了一口气,手撑着桌子站起来。坐着的时候,屁股的位置不过血,猛然站起来,血液流动,像是要冲破所有的红肿,棠伊的冷汗刷一下就下来了。回到房间,直接趴到了床上。真的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赵云萍了,昏昏地闭上了眼。

       

      猛然睁眼,是因为听到了敲门声,“棠伊,是我。”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棠伊刚刚好像真的睡着了,现在行了才发现,浑身酸疼的要命,只要一使劲,所有的鞭痕好像都在叫嚣着,没办法去开门,“门没锁。”

       

      赵云萍进屋,看见棠伊趴在床上,正试图起来,关好门说:“趴着吧,我给你看看。”边说边过来脱掉棠伊的裤子。向来不安抚棠伊的赵云萍,这次,不得不这么做。

       

      “别!老师,不用您,晚上我自己上点药就行!求您了,别!”比起对赵云萍的恐惧,棠伊好像更怕赵云萍的关切。那么私密的地方,怎么可能让赵云萍看。赵云萍知道棠伊别扭,今天,已经让棠伊在三位老师面前抬不起头来了,现在自己想看棠伊的伤,是要撕掉棠伊最后一丝颜面了。但是,不看,她真的不放心。自己下的手,自己知道。孩子的骄傲已经被抽的残破不堪,如何不再给一点慰藉?

       

      “你不用担心面子问题,若是不知道以后怎面对我,我去和学校申请调职,给你们换一个班主任。”

       

      棠伊听了疯狂地摇了摇头,然后把脸埋进枕头里,双手抱着枕头,任由眼泪往下流。

       

      赵云萍轻轻把棠伊的裤子往下拽,但仍然感觉的到棠伊的颤抖。外裤脱下来,赵云萍感觉自己的眼前都模糊了。她明白棠伊当时为什么在不住地求自己别打了。内裤挡不住的地方,都是有些发黑的肿痕。整条裤子脱下来,棠伊的身上不自觉的起了鸡皮疙瘩。但是大腿小腿上红肿的鞭痕却依旧清晰。赵云萍自己都不知道,原来教鞭的威力如此之大。越靠近边上,肿得越厉害。应该是因为教鞭下落的角度问题,越靠近鞭稍,带来的力量越大。脱内裤的时候,棠伊手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赵云萍的手是冰凉的,轻轻抚上棠伊肿的红里透着紫,紫里还带着黑的臀部。赵云萍抹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水滴,从棠伊的书包里拿出药,给棠伊轻柔地涂抹,嘴里还怨着,“以前不是挺厉害的,这次怎么不跑?”

       

      不说还好,这一说,棠伊刚刚本是自己无声的流泪,现在却是明显的抽泣,整个身体都在颤抖,但是怕出声,又把自己的头使劲按进枕头里。怎么跑?想跑,却被赵云萍按在那里,挣脱都挣脱不掉,只能挨着。原本是恐惧,现在在赵云萍的温柔下,只剩下委屈。赵云萍没见过大哭的棠伊,不知道是因为上药疼,还是心里难受。轻轻顺着棠伊的后背,可是棠伊越哭越凶。

       

      下身的药上好,赵云萍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给棠伊轻轻盖上了薄被,然后又撩起棠伊的上衣。还好,赵云萍打的时候还保持着理智,避开了腰,全都抽在上背的位置。棠伊很瘦,因为疼而弓起的背,脊椎骨骨节分明。后背还好,现在都只剩下红痕。赵云萍均匀的涂抹着药,感觉棠伊的哭声小了,气息也稳了很多。胳膊的位置,赵云萍又看了看,要很管用,很多地方已经消肿。把棠伊的上衣整理好,药盖好,拿了纸巾,“擦擦脸。”

       

      【39】老姜(2)

      棠伊偏着头,不看赵云萍,接过纸,擤了鼻涕,擦干了眼泪,然后继续趴着。

       

      “请两天的假吧,刚好快五一了,能休息一段时间。学校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每天,得坚持给自己上药。我走了。”

       

      赵云萍起身要出去。“老师!”棠伊吸了吸鼻子,“大家,都挺喜欢您的……”

       

      赵云萍看着棠伊,五味杂陈,淡淡‘嗯’了一声。

       

      “留学的事……”

       

      “等你好了再说吧。而且,你需要跟我说的,也不只这一件。这两天,自己好好想想。”说完赵云萍就出去了。

       

      棠伊趴在屋里,依稀听见外面的谈话,爷爷在叫自己送老师,赵老师却说棠伊已经跟自己再见过了。今天作业多,就不让孩子出来了。

       

      棠司令叫了王叔把赵云萍送回去。送出院子的路上,棠司令对赵云萍说:“棠伊从小娇惯,免不得让赵老师费心。还希望老师,在学校依旧多照看点我们小伊。”

       

      赵云萍明白棠伊爷爷是什么意思,成年人了,话不用说的太透。能有这样的爷爷,能有这样一个长者的信任,赵云萍没有什么可多说的。

       

      家里,赵云萍看女儿正在安心做功课,觉得很欣慰。总算有个孩子不用自己操心。

       

      浪漫儒雅的男人看着郁郁寡欢的妻子,想着估计又是工作上遇上了不顺心的事。“看你眉头皱的,要不要听一会儿舒伯特?”

       

      赵云萍点点头,她喜欢看丈夫随着音乐指挥的样子。

       

      “就上次我跟你说的学生……”

       

      “嗯,怎么了?”男人调小了音响的声音。

       

      “唉……”赵云萍眼中有一些落寞。

       

      “你又打她了?”

       

      赵云萍简单把事情跟丈夫说了一下,丈夫却说,如果有机会,真想拜访一下棠司令。赵云萍知道,自己的丈夫最会的就是岔开话题,而每当这时,自己都会稍稍放松。

       

      心中的烦乱,只能靠紧张的工作的压制。徐欣雅看得出,赵云萍有些不太正常。原本不想跟赵云萍说话,气她昨天的行为,却没想到,赵云萍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眼里只剩下了学生和学生家长。哪位同学最近成绩出了问题,找过来谈话。哪个学生自己找谈话没用,就给家长打电话。不跟人说话的时候,就自己在那里写教案。中午童鹤来找赵云萍问棠伊没来的原因,说帮棠伊记考勤,赵云萍只是淡淡说棠伊请了病假,让童鹤把这几天所有科发的卷子作业整理一份,放假前送到办公室。

       

      下了班,赵云萍还在埋头工作,徐欣雅也不打扰,自己悄悄回家了。她不是不理解赵云萍。不管怎么说,作为一个普通的学校教师,赵云萍的行为无疑是越界的。对一个学生过多的关注,甚至对一个学生过多的呵护,都让赵云萍对其他的学生产生愧疚。赵云萍在平衡自己,平衡每一位同学在她心中的位置。可是,自欺欺人罢了。没有哪位老师对所有学生都可以一视同仁,就像学生不会喜欢所有老师。而棠伊,从赵云萍找她谈话的那天起,注定是赵云萍心尖上的那个学生。以极端的方式保护学生,甚至拿自己的职业前途做赌注,徐欣雅认识的老师中,只有赵云萍做得出。可是,徐欣雅自己呢?和赵云萍有什么区别?年级组长,对这种事情采用的是默许的态度。一顿打,抵一个处分。联合任课老师包庇学生,包庇教职人员的体罚行为。试问,换了任何一个别的学生,赵云萍会怎么做?徐欣雅自己会怎么做?常老师会怎么做?不敢想的假设,无法面对的假设。徐欣雅对自己说,棠伊,千万不要让老师们失望啊……

       

      “小伊,来帮爷爷浇水。”对于棠伊没去上课这件事,爷爷奶奶并不多问,因为棠伊从小主意就大,说是最近准备英语考试的事太辛苦,昨天已经跟赵云萍请了假,这两天不去上课了。

       

      棠伊在屋里刚给自己上完药,不得不说,昨天上药虽然痛苦,但是真的很管用。轻微红肿的地方已经没事了,现在就是有淤血的还叫嚣着。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一些,棠伊觉得自己的脑子好乱。完全理不出任何正常的思绪。

       

      帮爷爷浇花是个体力活,因为,多!打得重的地方,肯定伤到了肌肉,牵动起来,依旧吃不消。爷爷适时地拿过棠伊手里的水壶。

       

      “你们这些娃娃呀,都缺练。”

       

      棠伊没有心情跟爷爷贫嘴,站到一边,无意义地用手晃着秋千。

       

      “下午跟爷爷上山,活动活动。”

       

      “啊?”棠伊惊讶地叫道。

       

      “这是军令,必须执行。老在屋里干嘛,读万卷书,还得行万里路呢。中午奶奶烧排骨,你多吃点。”

       

      军区背靠西山,小时候,爷爷带自己爬山是常有的事,山不是很高,半个小时就能到顶峰。但是棠伊今天却爬了一个多小时。到上顶的时候,爷爷正在凉亭里打太极。这座凉亭所在的座山峰极妙,不是西山中最高的一座,往西看,依旧能欣赏高山的伟岸,而往东看,又能俯瞰春景。立于凉亭,既不是卑微的,也不是高傲的。棠司令没有问棠伊怎么退步真么多,问出来,该让孙女怎么答?

       

      练完太极,棠司令就坐到坐凳上,俯瞰远眺,远眺俯瞰。棠伊站在爷爷身后,也静静地望着。

       

      上山不容易,下山更难。

       

      上山不容易,下山难。

       

      上山容易,下山难。

       

      上山容易,下山……

    • 0
    • 0
    • 0
    • 64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