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宫中sp文(转载)作者私塾学堂逍遥自在

      妃嫔品阶表

       

      正一品:贵妃、淑妃、德妃、贤妃

      正二品:妃

      正三品:昭仪、昭容、昭媛、修仪、修容、修媛、充仪、充容、充媛

      正四品:婕妤

      正五品:嫔

      正六品:良娣、良媛

      正七品:才人、美人

      正八品:御女

       

       

      第一卷 宫娥化蝶

       

      一、出入宫闱

       

       

       

          永和九年三月,天恩下降,召选宫女三百七十二名入宫。

       

          是年,逢天大旱,凡贫苦之家者,为家中女儿生计,皆送入宫中。

       

          我娘是秦裳楼楼主,爹爹早年间便休了我娘,抛下我母女二人。奈何天公作怜,娘亲怀着刺绣的一技之长贴补家用,几年来,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又开了秦裳楼这间作坊。娘总是忘不了爹爹,因为爹爹姓氏“秦之”,遂以“秦”字冠名。然而,连年大旱,缺衣少粮,已是很少人能来光顾娘的刺绣生意了,遑论这只是一家微不足道的小作坊。娘亲无奈,日日以泪洗面。我夜夜看着油灯下,娘亲无助的眼神,痛心不已。恰见皇榜,召秀女入宫,我就暗暗背着娘亲到府衙里报了名。

       

          直到那日,府衙里来了差人,告诉我已经查明正身,可进宫进行采选。娘一听,立即啜满了眼泪,望了望我,便与我一道领旨谢恩了。

       

          一夜,娘亲跟我说了很多,我听得出她心中的于心不忍,我也嘱托娘,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娘亲从自己的妆台拿出了几件陈积得首饰,几年来我都不怎么见娘佩戴过,看得出是娘多年来珍藏的。娘小心翼翼的包起来,要我好好珍藏,入宫难免要些金银打点的。

       

          隔日我便来到了皇城下的顺贞门。皇城共有太昭门、太和门、太虚门、清华门、顺贞门、午门等六大门。顺贞门日常便是宫闱日常送水运货进出之门,再就是容我等卑微之人进出只径。

       

          我与一道进宫采选的秀女低头敛眉,听着主事太监报名,便跟着众人进入了顺贞门。一应秀女都要经过“看选”才能初选进宫进行调教。凡是太高太矮太胖太瘦,亦或者主事的看不顺眼的,都一律打发走。

       

          我是顺利被选入宫闱中三百七十二名秀女中的一人。

       

          于是,我们三百多名人,按着公公的报数,分配给了十数个姑姑管教。我与BANNED五名陌生的女孩一起被分配给了孟姑姑。我抬眼一样,那姑姑抬着头,只是用着眼角低低的扫着我们,我心中当下略紧……

       

          分配好了后,我们便紧紧地随着姑姑来到了处所。姑姑把一间狭小的房子指给了我们,里面是一大炕,并排放着六张被褥,这便是以后我们的安居之所。姑姑说,把你们这身脏衣服换下,宫装换上,然后到玉善堂听候教诲。我们齐齐地回答称“是”。

       

          大家便手忙脚乱的梳妆起来,不敢有丝毫懈怠。我梳妆罢了以后便匆匆来到了玉善堂,却见已有三名秀女到了,齐齐地跪在门前,等着听候教诲。我便也学着样子,跪了下去。却才发现玉善堂门前的路是用鹅卵石子铺成的,跪下去咯得慌,但是我看着BANNED宫女的神色,再抬头看着两位站着的管教宫女的颜色,我便不敢动半分丝毫。

       

          约摸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我的双膝早已跪的发麻,孟姑姑才从内堂走出来,缓缓地说:“你们既然已经进了宫,便是宫里的奴才,但凡犯下了规矩,轻则挨打,重则小命不保,你们可知道?”

       

          我们几人低低诺诺的应声:“是。”

       

          “这进宫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该叫你们学会守规矩!这没有规矩,可是不成方圆的,每个规矩,以后你们这些丫头片子天天便敢躲懒!”孟姑姑越说口气越发重了起来。

       

          此时才见另两名秀女匆匆进来,孟姑姑看了一眼,大声呵斥:“还不快过来跪下!”

       

          这两人何曾见过如此世面,被吓得不行,慌忙走过来和我们并排跪着,许是跪了太猛,被鹅卵石磕着了,一人“哎呦”的叫了一声。孟姑姑见了,立即露出了不满的脸色,使了使眼色,旁边的管教宫女便走了过去,抡起了袖子,狠狠地打了那叫唤的秀女几个巴掌,“啪,啪,啪!”几下下来,那宫女的脸蛋立即红肿了起来,像是熟透了的桃子。她自己也聪明,知道因为叫唤了一声,便挨了好几下嘴巴子,此时便也不敢放声大哭,只是低低啜泣着。我们四个看着,心下一紧,真不知道宫闱这是个怎样的地方!

       

          “这般不懂规矩,这次看在你是刚来的份上,便轻饶了你,再有下次,可不会那么简单了!”孟姑姑狠狠地说,“今天既然是第一天,就得给你们长长见识,咱们就从这‘受教’说起。每人都给我趴下双手并排放在胸前。”

       

          我们几个不知道姑姑要做什么,都迟疑了好半会儿。

       

          “我叫你们做,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难道还要我亲自动手帮你们吗?”

       

          我们揶揄了一阵子,便齐齐地趴在了地上。只听姑姑一声“把板子给我拿出来!”旁边的宫女得令立即小跑去领了板子。

       

       

       

      二、受教

       

       

          孟姑姑眼皮也不抬,淡淡地说,“既然是初次调教,自然得让你们长着点记性,不让你们记住疼,便不懂得这规矩的厉害!把下身的衣裤都给我掀起来!”

       

          我们五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顿时不知所措。把衣裤都掀起来,多丢人哪!何况还有这么多宫女在,大庭广众的,多害臊!

       

          “听不懂话吗?还是要本姑姑亲自来教你们?恩?!”孟姑姑缓缓侧身,坐在了小宫女们搬来的太师凳上。

       

          我们因着方才的秀女,因犯了小小错误便被狠狠地掴掌,我们自然是不敢再不听话了,乖乖地解开了衣袋,外衫松开,下裤滑了下去。春寒料峭,阵阵寒风吹过了只留有单薄亵衣的臀部和大腿。我不禁抖动了起来,抬头却看见两名宫女抱着板子来了。板子长约六寸七分,宽三寸厚一寸二分,打下去一定比家里娘亲管教的竹条子疼多了!我不禁闭紧了双眼。

       

          “恩,怎么还不脱?”孟姑姑大喊了一句,不容分说,几个宫女围上来,十分熟练的一手拽住了双手把持在身后,一手直接拉下了亵裤,另一手随即放开,一把把我们推到了地上。我们便如此被强行的扒光了衣服,趴在了地上,凉风飕飕地掠过了臀部,让我不禁抖了起来。只闻趴在最旁的那个秀女已被吓得尿了出来,污水沿着鹅卵石缝流淌,她旁边的秀女想偷偷挪身子避开,却不敢闹出太大动静,把孟姑姑给惹了。

       

          “这板子,但凡你们做错事,惹了主子,都是要挨打的,”孟姑姑一边缓缓地说,一边扫视着我们,我们几个并排光着下身趴在地上,就这样赤。裸裸被在场的所有宫女盯着,每个人脸上都羞得泛红,深深地把头埋了下去,“若是主子们惹了皇上皇后,都要挨打!要是主子们要杀鸡儆猴,打死了都不为过,还要像这般凉臀,以示惩戒。在这宫里,我们是奴才,在皇上皇后面前,其余人都是奴才。在宫里,大家都是为伺候主子而生的,不顺着主子们的意思,自然是不成。主子们要罚你们,要谢恩;如凉臀加刑更要谢主子的罚。受罚时候不能躲,躲了就表示你不甘受罚,不认识错误不懂规矩!再有,在主子面前不可狡辩,只能求饶。主子被你们给惹得,就先跪下来自己掌嘴,莫等着主子开口,失了规矩。”一阵寒风吹过,我的心跳的越发剧烈,看真身旁的板子,不知道等下会承受着怎样的疼痛。孟姑姑见我们凉臀的时间差不多了,便站起身来,道,“听了这么多,也该让你们见识见识。给我重重的打!”

    • 1
    • 0
    • 0
    • 1.4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