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45
    • 四大美人之貂蝉受罚【侵删,原作者未知】

      积怒气王允责貂蝉
      东汉末年,董卓废少帝立献帝,自封相国、剑履入朝,权倾朝野!董卓其人残虐暴戾,好用刑罚立威,排除异己,穷奢极欲。朝野上下无不侧目,然并没有人敢掠其锋芒,皆都敢怒不敢言,性烈者远离朝堂,也有一些人隐忍不发,静待时机,暗中筹谋推翻董卓暴政。
      时有司徒王允,便是其中之一,然而此时正值董卓权势如日中天之时,想要推翻谈何容易?王允每日愁眉不展,心中烦恼又不可对人言,怒火便越积越盛,无处发泄。
      这一日,董卓大宴宾客,王允也去赴宴,不想董卓于宴会之上命人杖杀一命曾弹劾他的御史,在座之人无一人敢阻止,眼睁睁看着敢于直谏的忠臣被虐杀。王允心中悲愤难言,隐忍着心中的怒气仓惶回府。
      为了排遣心中的悲愤抑郁,王允命家中畜养的歌姬在堂前献舞,谁知其中一歌姬名唤貂蝉者频频失误,大大的扫了王允的兴致,他当即大怒摔了酒盏,命侍从将貂蝉拖入堂中,家法伺候!
      王家乃是世家大族,自有一套责罚侍妾歌姬的家法,侍从不顾貂蝉哭泣求饶,将她按倒在地就取来了家法。王家责罚侍妾歌姬的家法是一根三股藤条绞缠在一起的藤杖,长年累月的浸泡在桐油之中,最是柔韧,打在身上不会破皮流血,却一杖一血痕,疼入骨肉之中。
      家法规矩必须去衣受杖,侍从早已习以为常,对委顿在地哭泣的如花美眷丝毫没有怜惜,两名侍从先将貂蝉的双臂打开,一人一脚紧紧踩住貂蝉的双臂,使她无法抗责挣扎,令两名侍从便三下五除二解开貂蝉的衣裙,将裙衫撩卷至腰间,亵裤一把扯至膝弯处,由一名侍从紧按住貂蝉的双脚,另一名侍从则负责执杖。
      侍从先向王允行礼:“禀司徒,家法已备,请司徒赐责多少?”王允心中怒气正无处发泄,闻言大声道:“问个怎地?只与我狠狠的打便是!”
      貂蝉闻听大惊,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王允,想她平日备受王司徒宠爱,怎地今日竟无半点宽宥?不待貂蝉反应过来,侍从的藤杖已照着她光洁莹润的屁股招呼上去。
      “呜—啪—”藤杖破空声响,貂蝉白生生的屁股上就印上一道血痕,“啊……”随着藤杖打落,貂蝉痛呼出声。
      貂蝉本是宫中侍女,因十常侍之乱被遣出宫,被王允收入府中调教为歌姬,虽也见过其他侍妾歌姬受责,但王允对她始终宠爱,她从未像今日这般被羞辱的责打过,又疼又羞,惊慌无措。
      “呜—啪—,呜—啪—,呜—啪—!”藤杖接连不断的打在貂蝉挺翘饱满的屁股上,令白嫩的屁股印上一道道的血痕,令人观之莫名感到旖旎美妙。然而受责之人却已经剧痛难忍,恨不得昏死过去,感受不到这些痛苦,可惜并不能如她所愿,藤杖柔韧,痛可入骨却不会造成内伤,貂蝉被打的死去活来,却仍是清醒着,越是清醒,屁股上的疼痛越被无限放大,直疼的她哀声哭嚎,大声的求饶不已。
      “求司徒饶恕婢子,婢子再也不敢了,求司徒饶恕…啊……”
      啪啪啪啪,伴随着貂蝉的哭求,藤杖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貂蝉心中惶恐,难道司徒大人今日竟要将她杖毙在此么?
      “大人!司徒大人!留婢子…啊……一命,婢子愿为司徒大人……啊…做牛做马。”貂蝉被紧紧的按压着,屁股上挨着重打,她仍努力抬起头哀求着王允,“求司徒饶…恕婢子吧!啊……嗷……婢子愿为司徒…做…任何事,如今朝政……呃…被奸人把持,司徒日夜忧思,婢子看在眼中忧在心里……啊…才会在今日献舞时走神失误…啊…啊…求司徒大人饶恕婢子!”
      “住手!”王允听了貂蝉的话,忽然摆手制止侍从继续责打貂蝉,他定定的看着貂蝉,忽然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你可知你小小歌姬妄议朝廷,我可以命人立时杖毙了你?”
      身后的痛打终于停下,貂蝉惨白着小脸喘息起来,听到王允的话,貂蝉缓了半天才道:“婢子知道,但婢子不…忍见我大汉烽烟…遍地、生…灵涂炭,婢子愿以卑贱之身为大人尽绵薄之力,司徒大人,您饶恕婢子吧!婢子真的可以为大人做任何事……”
      王允默默的看着趴在地上的貂蝉。她衣衫不整、秀发凌乱,因刚被痛打一顿,脸色惨白喘息不已,可就算如此也掩盖不了她的美貌,而因为挨了打,更有一种病态的美感,娇臀上血痕连成一片,竟令人想要按翻她在身下凌虐蹂躏……这样的一个美人,定能助他完成那个计划吧?王允心中暗自算计起来……
      2,凤仪亭董卓笞貂蝉
      且说王允痛打了一顿貂蝉的屁股,却由此想到一出连环计,借用貂蝉的美貌去离间董卓和吕布这对义父子。
      王允先命貂蝉好生养伤,待伤好之日,宴请吕布,席间令貂蝉为吕布敬酒,吕布虽是英雄却难过美人关,见貂蝉倾国倾城的美貌,不由见色起意,王允顺势而为,说将女儿送与吕布为妾,吕布大喜,王允又说不舍女儿早嫁,请将军稍耐,另择吉日亲自送女过府。吕布欣然应允,大醉而归。
      王允却于几日后趁吕布离京为董卓办事时,将貂蝉送入董卓府中。董卓为人好色,见王允送来一个绝色佳人,大喜过望,当晚便与貂蝉成了好事,纳貂蝉为侍妾,日日交欢、宠爱有加。待吕布回京,却见美人已被董卓收房,心中不忿却不敢表露,只得隐忍不发。
      这一日,吕布亲自送董卓入宫面圣,忽想起貂蝉来,便策马回府,询问家仆得知貂蝉在凤仪亭中赏景,便寻了去。貂蝉见到吕布,痛哭失声,告之自己被董卓强行收房,日日夜夜被凌辱奸淫,只偶然说一两句吕布的好话,便会被董卓责打虐待,苦不堪言,求将军搭救。吕布心疼不已,将貂蝉搂入怀中安慰。
      董卓下朝不见了奉先(吕布字奉先),心中疑惑,赶回府来正看到自己的爱妾被那个逆子搂在怀中,心头不由大怒,抢过吕布的方天画戟就刺向吕布,吕布吓得转身就跑,却被董卓命人拦住,董卓权倾朝野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吕布勇猛,时人多不能敌,董卓不到万不得已不愿和这个义子翻脸,唤他回来就好声安抚了一番。
      却把一腔怒火都发泄到貂蝉身上,董卓命吕布在座,又命人把阖府姬妾们丫头仆妇们全部召唤至凤仪亭外,令人扒光貂蝉的衣裙,赐她笞尻之刑。
      董卓暴虐残忍,经常在朝中打杀大臣,府中的笞刑也比别家残酷。别的世家大族如王府,笞刑家法都是用藤杖,而董府的笞刑责是红木大板。
      貂蝉见董府侍从搬来刑凳拿来红木大板,不由一阵昏眩……那红木大板长一米有余,四指宽足足有两指厚,貂蝉不敢想自己接下来要承受怎样的责打,心中惶恐,不由用乞求的目光看向吕布。吕布虽然心疼,却不敢公然挑衅义父,只在内心暗恨董卓,隐隐起了反心,对上貂蝉哀怜的目光,吕布竟不敢直视,羞愧的扭过头去。貂蝉心中叹息一声,暗道都说吕奉先是大英雄,如今看来不过如此,自己虽然答应司徒大人行此连环计,可心中不是不想将终身托付给吕奉先的,难道上天注定她所托非人?不由一阵心灰。
      董卓也看到貂蝉求救的目光不是投向自己,而是投向吕布,心中对吕布越发不喜,对貂蝉更是怒火中烧,大声道:“给我将这贱人重打五十大板!狠狠的打!”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6
    • 45
    • 0
    • 108
    • 2.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542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randlal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博云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00002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bc1356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一川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ongshun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我们的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4119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