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偷东西的代价(FF)

      王燕几乎是被妈妈拖进家门的,妈妈关上门,母女俩换好拖鞋后,妈妈开始解王燕的裙带,并从后面拉开拉锁,从肩部脱下王燕的连衣裙,这样王燕只穿着小背心和小内裤。妈妈脸色很难看,拉着王燕来到客厅中央,经过餐桌时顺手拉过了一把直背椅,妈妈把椅子放在客厅中央,坐在了上面,把王艳脸朝下放在自己的左腿上,用右腿把王燕的两腿夹住。王燕就这样屁股撅着趴在妈妈的腿上,妈妈熟练的扒下王燕的内裤,露出了雪白滑嫩的屁股。只用了不到一分钟,妈妈的巴掌就让王燕彻底的像一个六岁的孩子应有的哭声哭了起来,屁股试图厥挺着减轻疼痛,但在妈妈的掌控下一切努力都是徒劳的,换来的只能是更重的巴掌。妈妈把在幼儿园受到的老师的嘲笑,全都发泄在王燕的屁股上,一顿重重的巴掌,打得王燕的屁股红肿发热。妈妈知道打累了才住手,妈妈停手后后王燕继续的趴在妈妈的腿上大哭。几分钟后,王燕的哭声转为抽泣。妈妈把她放到地上,面向自己站好,脸色依然铁青,显然妈妈仍没有消气,这一次王燕使妈妈丢尽了脸,一顿巴掌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妈妈把王燕的小背心撩起至腋下,露出整个胸部,内裤仍挂在大腿上,光着屁股,让她把两手背到后面:“就这样站着,手不许摸屁股,临睡觉前,你还要挨一顿皮带,你从现在开始的表现,决定着这顿皮带的数量和力度,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王燕哭着点头回答着妈妈。妈妈则不再理会她,自己去忙别的事情了。虽然王燕清楚地知道,她的这些表现并不会使妈妈减轻一会儿对自己的惩罚,但她更知道如果自己不好好的罚站,妈妈会毫不留情的加倍惩罚自己,所以为了自己的屁股不至于被打烂。王燕在罚站的时候丝毫不敢懈怠。妈妈对王燕的表现自然看在心里,也很满意,气也消了很多。她不再理会女儿,自己忙着做晚饭。饭熟了之后,自己吃了起来。王燕知道如果自己表现得好的话,挨完皮带之后,妈妈会允许她吃晚饭的。妈妈吃过了晚饭,并没有急着收视王燕,而是打开电视悠闲地看了起来。这是王燕轻声的叫着妈妈:“妈妈我想小便。”妈妈觉得女儿并没有到憋不住的时候,也许只是想借此活动一下,于是说:“不行,忍着。”王燕不敢强辩,只能继续罚站,但随着时间的延长,她的便意越来越强,小腹越来越胀,小便随时都会尿出来。“好了你去吧。”王燕像得到了大赦一般,飞快的跑向卫生间

       

        妈妈觉得是时候了,该给女儿教训了。“到自己房间里去,上床屁股冲外撅好等着挨打。”妈妈声音不大但充满威严,不可抗拒。王燕不敢违拗,乖乖的回到自己的房间,上床屁股朝外撅着,用小臂和肘支撑着上身,身体呈三角形,屁股成为最高点,等着妈妈的教训。王燕无助的撅在那里,等着妈妈的责罚。但王燕的妈妈并不着急,王艳已经是经她手管教的第四个女儿了,在这方面她已经是专家了,她知道撅着光屁股等着挨打的滋味,对于女儿也是一种惩罚。她要尽量延长惩罚的时间,已给女儿留下更深的记忆。女儿以后才会更听话。五分钟后王燕的妈妈才向王燕的卧室走去。卧室中的王艳感到时间过得很慢,她不知道妈妈会在什么时候进来。她只能以标准的姿势撅着,虽然没有回头,但是她感觉到卧室的门开了。她赶紧又努力的调整好姿势,低头塌腰,屁股又努力地撅了撅,保持在最高点,她知道只有好的表现才有可能换来妈妈的手下留情。她可以感觉到妈妈走到了她的身后,虽然妈妈没有说话,但是她知道妈妈正在解腰间的那条牛皮带。退役后来到这里,身材健壮高大,英姿飒爽,喜欢留短发,穿体恤搭配牛仔裤,扎一条宽厚的牛皮带。这条牛皮带已经帮她教育好了三个女儿,现在轮到王燕了。妈妈解下皮带,对折握在手里,轻轻地在王燕的屁股上触了触,以便更好的找准位置。妈妈看着女儿白嫩的屁股,也有些不忍下手,虽不是亲生但在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也有了一些感情,而且在这之前王艳是一名舞蹈演员,身材匀称皮肤白皙嫩滑,着是人见人爱。

       

        王燕乖乖的撅在那里,由于害怕肩膀一抽一抽的低声抽泣,屁股和大腿微微发颤。“知道犯什么错了吗?”妈妈把皮带搭在王艳右侧的屁股上,严厉的问道。

       

        “知道。”王燕乖乖的回答。

       

        “在入园之前,我和你讲过没有,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许拿?”妈妈又略微提高了一点儿声音,语气更加严厉。

       

        “说过。”由于害怕王燕的声音有些发颤。

       

        “说过为什么还拿,嗯?!”妈妈非常严厉的问道。

       

        “妈妈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您原谅我吧?”王艳害怕的彻底大哭起来。

       

        “既然我说的话你记不住,今天我就好好的给你长点记性,让你永远不敢再犯!”妈妈厉声训斥道。

       

        “妈妈不要啊!别用皮带,用手行吗?皮带打的屁股太疼了。”虽然知道是徒劳的,但王艳还是本能的在大哭的同时做着最后的求饶。*

       

        “用手打?屁股越疼越长记性!今天多了也不打你,皮带抽屁股十下。自己报数,不许躲,不许用手挡,做不到今天我就抽烂你的屁股!屁股撅好!”随着妈妈最后的命令,皮带离开了王燕的屁股,随着妈妈的手臂划了半个狐,“嗖!啪!”准确的抽在王燕的右半个屁股上,同时捎带了左边的屁股。”~’

       

        “啊!哈—哇—,一,妈妈太疼了,我记住了!”王燕大声哭着,求饶着,一条与皮带等宽的红印,从右至左的横在王燕的两瓣屁股上。

       

        妈妈没有理会女儿的求饶,反手又是“啪”的一下,“啊!哈—哇—,二,妈妈,妈妈,太疼了,我一定改!”王燕的屁股上又多了一条从左至右的红印,两条红印儿相交,并慢慢鼓起形成檩子。

       

        妈妈并不说话,“啪!啪!”又是正反连续的两下,“啊!哈—哇—,三,妈妈,四,妈妈,我改!我记住了!”王燕已经哭差了音儿了,浑身颤抖。

       

        妈妈停了下来,给女儿一点儿喘息的机会,并要利用这点儿时间给女儿讲道理。王燕得到了一定的喘息,大口喘着气,渐渐的转为抽泣,双手不停的抹着眼睛,屁股像着了火。看着女儿屁股上的檩子,妈妈也有些心疼,但这时又必须硬起心肠。

       

        “妈妈打屁股疼吗?”妈妈严厉的问。

       

        “太疼了。妈妈。”王燕发自内心的回答。

       

        “妈妈为什么打屁股?”

       

        “因为我不听话。”

       

        “妈妈该不该打你屁股?”妈妈提高了声音。

       

        “该。”

       

        “大点儿声!”

       

        “该。”

       

        “还有几下?”

       

        “6下。”

       

        “屁股撅好!”

       

        “哇——妈妈,原谅我吧,我一定改!”随着妈妈撅屁股的指令,王燕立刻从抽泣又转为大哭

       

        “嗖!啪!”皮带又从新抽在了王燕那早就肿起来的红屁股上。“哇——,五,妈妈改,妈妈改!”

       

        “嗖!啪!”“哇——,六,妈妈一定改,妈妈一定改!”:

       

        “嗖!啪!”“哇——,七,妈妈记住了,妈妈一定改!”“嗖!啪!”“哇——,八,妈妈记住了,妈妈永远记住了!”妈妈手中的皮带,彻底把王燕抽回了童年,从意识上回到了孩童时代,无助的撅着光屁股,自己报数,大哭着求饶,接受着妈妈严厉的管教,从身体到心灵都受着孩子一样的控制。在这时王燕分不清哪个是真实的那个是不真实的,最真实的就是妈妈手中的皮带,抽在自己光屁股上的痛。

       

        随着最后两下狠抽,王燕报完了最后一个数,这顿严厉的管教终于结束了,留给了王燕一个紫色的满是檩子的肿屁股。

       

        王燕大声的哭着,身体不住的起伏着,所有作为成年人的压力,都随着这顿皮带,这次大哭得到了释放,身心得到了彻底的放松,完全的回到了童年,在妈妈对自己身体和心灵的完全掌控中,王燕感到了一种久违了的安全感。彻底的享受童年,没有任何压力,有的只是作为孩子的行为规范,不用操心任何事情,只需要按照一个孩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听妈妈的话,记住妈妈所有的要求,不许做任何与年龄不符的事情。如果做了与年龄不符的事情,就会受到一顿与年龄相符的惩罚。妈妈的话就是法律,妈妈的要求就是规范,妈妈掌握着自己的一切,有了妈妈就有了一切。无论犯了什么错误,都会在妈妈一顿狠狠的打屁股后得到原谅,一切都看可以重新开始。妈妈的管教意味着安全,意味着依靠,意味着庇护,意味着疼爱。妈妈把皮带系回了腰间,王燕仍旧撅在那里大哭,没有妈妈的允许她是不敢起来的。这顿皮带让她彻底的知道了妈妈的厉害,从心理上确立了她们母女的关系,确立了妈妈对她的管教地位。她已经从心理上被征服。“好了起来吧,到妈妈这来。”看到王燕渐渐的从大哭转为抽泣,妈妈放缓了语气说道。王燕这才慢慢的直起身子,转向妈妈,慢慢的向床边站着的妈妈跪行过来,来到妈妈跟前,脸上挂着泪珠,双手放在身体两侧双腿并拢直直的跪在妈妈面前,等着妈妈的说教。妈妈并没有急于教育,而是先伸手脱下王燕的体恤,王燕很自然地向上扬起双臂配合着,妈妈顺手用王燕的体恤给她擦了擦眼泪,又把左手环到她的腋下,将她略微提起,右手很自然的将她的裤衩脱下。这样王燕就很自然地像一个小女孩一样一丝不挂地跪在妈妈的面前。她并未有感到尴尬,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像一对真正的母女。

       

        妈妈把王燕就地放下,王艳仍老老实实的跪在妈妈面前,略微抬起头看着妈妈。妈妈用双手轻轻的抚着王燕的双肩,平静的问道:“知道错了吗?”

       

        王燕点着头答道:“知道。”

       

        “以后还敢不敢偷着往家拿东西了?”

       

        “不敢了。”

       

        “妈妈该不该打你的屁股?!”

       

        “该。”

       

        “妈妈为什么要打你的屁股?”

       

        “妈妈为了让我长记性,以后不敢再随便拿东西了。”

       

        “妈妈打屁股是为谁好?”

       

        “是为我好,让我从小养成好习惯,改掉坏毛病

       

        “你恨妈妈吗?”

       

        “不恨,妈妈是为了教育我才打我屁股的。”

       

        “如果以后再犯怎么办?!”

       

        “打屁股。”

       

        “记住了吗?”

       

        “记住了。”

    • 0
    • 0
    • 0
    • 86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