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领导者5(转载)(作者不知)

      【28】庐山(2)

      在赵云萍的课精力高度集中,但别的课,棠伊就真的没有再多的脑力了。棠伊很勉强的认真听,可终究抵不过困,尤其是政治课。原本很激情的老师这学期被临时抽调到高三,高二由一个年轻女老师代课。老师人很好,漂亮温柔,可就是讲课太平淡了。下午的课,棠伊支撑不住,任由自己梦周公去。

       

      年轻的老师也不是很敢管学生,顶多看下面昏昏欲睡太严重才会敲敲讲台。强调一下会考的重要性。

       

      “棠伊,你最近怎么这么累啊。”关梓慧往棠伊面前放了一瓶可乐。

       

      “我说我刻苦学习,你们都不信。你不会又中奖了吧?”

       

      关梓慧凑到棠伊耳边小声说:“还真不是,是俊鹏少爷托我给你的。”

       

      棠伊听了还挺惊讶,看见关梓慧眼里露出了阴险之色,“喂!你不要多想!他这算是交学费!”

       

      “什么情况?”

       

      “哎呀,也没什么,他不是明年也要参加艺考嘛,现在每周来找我妈辅导。”棠伊的话只说了一半,心里想着,大概是张俊鹏有时候走得晚,知道自己最近很辛苦吧。留学的事情,张俊鹏知道。心思还真细腻。

       

      “哇!棠伊,张俊鹏每周都去你家?”乔晓瑜突然蹦过来。

       

      关梓慧说:“耳朵真灵,我看,你干脆主动表白吧。”

       

      “说什么呢,我没那意思。”

       

      但是,班里的同学谁看不出来乔晓瑜喜欢张俊鹏,只不过碍与一些微妙的猜测,大家都不说。

       

      “哎呀,爷什么时候能有张俊鹏的待遇?听说那小子每周能收到情书,小乔,也不多你这一封。说不定他真是你的周郎。”张驰路过乔晓瑜身边说。

       

      “张驰,你去死!你就是一辈子单身汉那种!”

       

      棠伊没理乔晓瑜,到是看向了童鹤,童鹤依旧那种柔柔弱弱,抿嘴笑着,但这次,是很专注地看着张驰。

       

      课间不困,上课困,这种不合理的生物钟慢慢得到棠伊的许可。而且,已经慢慢侵蚀到历史课和地理课,甚至连语文课有时候棠伊都受不住了。徐欣雅和赵云萍说过,棠伊最近精力不太集中。赵云萍也知道,虽然棠伊上数学课精力还算集中,但稚嫩的面庞上,仍是难掩的疲惫。可是这几日,赵云萍也是真的无暇顾及棠伊。只是简单提点几句,让棠伊注意。

       

      好不容易忙完了讲座的事,赵云萍心想,班里的散漫之风,也该整顿了。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出手,管德育的老师就先找上自己了。说巡楼的时候,就看7班的学生不听讲的最多。赵云萍生气,去看自己班的学生。别的学生,就算困,也是手支着下巴,头低着闭眼看不知道随手翻的哪页的书。可她棠伊厉害呀,直接趴桌子睡。带的周围的人都昏昏欲睡。赵云萍看政治常老师看到自己,就像看到了救兵一样。直接进班。班里的同学看到赵云萍,迅速坐正。人对突然地安静总是出奇的机警,昏昏欲睡的也立刻打起了精神。可是,棠伊……

       

      棠伊后面的同学用脚踢她的凳子,并没有太大反应。赵云萍觉得丢人,直接走过去,推了棠伊一下。棠伊这才有了反应。下意识地先擦了下嘴,一抬头看见是赵云萍,瞬间心里紧了一下。

       

      “跟我走!”

       

      所有的同学只感觉寒风阵阵,就连政治老师都佩服赵老师的气场怎么这么强大。

       

      赵云萍把棠伊推进里屋,就去拿教鞭。棠伊还没有完全清醒,直到被抽了两下才明白怎么回事。

       

      “嗖,啪!”

       

      “嗖,啪!”

       

      “睡醒了吗?”

       

      棠伊忙说,醒了醒了。感知到老师打得不是很重,知道老师也不过就是提醒她。

       

      “冲墙!站好!”

       

      “最近不管你,得意忘形了是吧。睡得那么香,还来学校干嘛?你真是会诠释明目张胆的意思啊,叫都叫不醒。一班之长,就是带头睡觉的?”

       

      棠伊一听,心说坏了。碰到赵云萍的底线了。她实在是太困,已经想不到那些责任与义务了。可是想不到,并不代表那些不存在。

       

      “已经不是一个老师跟我说最近班里的同学散漫的问题,你发现了吗?”

       

      棠伊想,怎么发现啊,她自己都睡着了。不过可想而知,人都有惰性。比自己差的懒惰,对自己不会有影响。可是一旦看见比自己强的人懈怠了,便会给自己一个懒惰的理由。

       

      “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不好的影响。”

       

      “慎笃!我能天天盯着你吗?能无时无刻看着班里的同学吗?信任你,才交给你班长的职务,你得能把这个班扛起来。”赵云萍看着棠伊的背影。想着是不是自己的话,说的有些过大。毕竟,她才是班主任。可随即又觉得,这对棠伊,不是过分的要求。

       

      棠伊听得出赵云萍话里的分量。没有能力与毅力,担不起这份信任。可就是为了这份信任,也必须磨出那份刚毅。

       

      “三下!引以为戒!别再让我因为这种事教训你!”

       

      棠伊没有任何反驳,抬起手,撑住墙。赵云萍刚抬起胳膊要抽下去,就听见外面有人敲门。无奈摇了摇头。放下教鞭,出去开门,顺手关了休息室的门。

       

      棠伊顿时觉得松了一口气,直起身,但却尴尬。自己应该怎么办?罚站?还是怎样?听外面说话,是他们班学生家长,来找赵云萍的。

       

      【29】庐山(3)

      棠伊在里屋听着觉得特别生气,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家长。学生是他们班后十名,之前是自己同桌,棠伊也比较了解。基本就是不学那种,后来实在没办法,就调到最后一排了。家长几乎是在质问赵老师,为什么她家姑娘成绩一直上不去,是不是老师教的不好。

       

      赵云萍很耐心地解释,也给家长说学生的表现。可是这位家长,容不得老师说自己孩子一点不好。当老师这么多年,赵云萍见过很多这样的家长。其实,很多学生,都是被这样的家长耽误的。溺爱,娇惯。学生在班里自私,不合群。家里父母不监督,自己也没有上进心。老师有再大的本事,也帮不了这些学生。

       

      家长的意思就是孩子不学是老师的责任。棠伊冷笑,自己,曾经也这么说过赵老师吧,现在想,真是找抽。她真想出去和那个家长理论理论,前面还半句‘养不教,父之过’呢。

       

      那位家长还软硬兼施,看对赵云萍硬的不管用,来软的,说什么自己老来得子,不容易,就这么一个闺女。说女儿是多么多么好,让老师千万不要放弃。赵云萍内心也是有数的。孩子,多半是毁了。她并不会轻易放弃一个学生,哪怕是这个学生,她也时常关心。但是,若家长,把所有教育子女的责任都抛给老师,那等于是他们放弃了自己的孩子。可这些话,她怎么跟家长讲。车轱辘话,来回说,软的来完了,又来硬的。说什么怎么能给孩子安排到最后,然后又说旁边没有好学生,有个男同学对孩子的影响不好。

       

      棠伊听了真的很生气,真没见过这样的家长,座位的事情都是她负责,怪不得赵云萍。拉开门走出来,站到家长旁边。家长听到动静,吓了一跳,回头一看,一个学生怎么气势汹汹就过来了。

       

      赵云萍却是在心里笑了,都忘了,屋里还关了这么只小豹子。赵云萍了解棠伊,但是,有些事情,学生,是万不可以涉入的。

       

      “棠伊!你先回班,跟卫生委员说,勤开窗户,多换空气。”

       

      棠伊看着赵云萍,熟悉的眼神,是在告诫。每每这种告诫,都透着浓浓地呵护。棠伊深吸一口气,很有礼貌地说:“老师,知道了。我先给阿姨倒杯水吧。”

       

      棠伊说着就拿了保温壶,拿了一次性杯子。家长看见学生到是客气,“孩子真懂事啊,这是您班学生?”

       

      赵云萍笑了笑,很掷地有声地说:“是,这是7班班长,棠伊。”

       

      “哦哦,棠伊,听我们家孩子说过,就是你啊。”

       

      “阿姨,您请喝水。老师,那我先回班了。”

       

      赵云萍点点头,心说,真是个鬼丫头。

       

      棠伊回班,看见那个女生在最后一排,懒懒散散,无所事事,今天刚好应该她擦黑板,也不干活。

       

      “今天谁值日?黑板还没擦呢?”说着就盯着那个女生看。

       

      关梓慧看出棠伊情绪不对,估计是被赵云萍骂了。但是棠伊从来不会跟同学发脾气的,肯定有别的事儿。而且,这话,这语气,怎么听着那么耳熟?还好那个女生还给棠伊几分面子,慢慢悠悠,拎着抹布的一个角磨磨唧唧擦黑板。

       

      “怎么了这是?棠郡主气不顺啊。现在的表情很难得,别动!快让我画下来!”

       

      棠伊毫不客气,“上梁不正下梁歪!”但是,谁都不知道棠伊这是在说什么。

       

      放了学,棠伊去找赵云萍,看见赵云萍和徐欣雅在聊天,心情好像不错,完全不像被找了麻烦的样子。

       

      “棠伊,干嘛来了?”

       

      棠伊顿时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不悦地说:“接着领罚呀。”说完径自进了里屋。

       

      徐欣雅不明所以,说这孩子怎么了?挨打还能这么理直气壮。赵云萍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这孩子生哪门子气。领罚?就那三下?倒还真不如不打。

       

      棠伊也没站着,进了里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看见赵云萍捧着水杯进来,笑盈盈地看着自己,觉得自己真是多此一举。

       

      “就这么领罚呀?我怎么觉得你这架势不像是要被打的,倒像是要打别人的?”

       

      棠伊深吸了一口气,站起来,不看赵云萍。

       

      “说说,什么事儿,气性这么大?”

       

      棠伊转过头说:“怎么能有家长那么说您呢?您也不反驳。不憋屈呀。”

       

      “棠郡主知道心疼人了,不错不错,为师很有成就感。”

       

      “那我这当学生没有!这要在古代,就是欺辱师门。”

       

      “古装剧看多了吧。这没什么,以后你就知道了,什么样的人都有。棠郡主,别往心里去。”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棠伊觉得今天赵云萍怎么那么奇怪,竟然在哄自己?是不是她们身份换了。棠伊看赵云萍难得的如春风般和煦的笑容,彻底泄了气。真的不理解老师。平时那么容易生气的人,恨不得自己有一丝丝错误或顶撞,老师就能教训自己几句,怎么碰到今天这种事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呢?

       

      “过来,我有事儿问你。现在每天几点睡啊?怎么这么困?原来可没这毛病?”

       

      棠伊愣了一下,没想到老师会问自己这个问题,迅速反应,编了个瞎话,“最近迷上古龙了。”

       

      赵云萍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却也不想发作,“早点回家吧,晚上看小说放松可以,不能不睡觉。再让我抓到你上课睡觉,就不是三下那么简单,十倍奉还!听到没?”

       

      “哦,知道了。”

       

      晚上棠伊弹琴,想起下午的事,还是有些气愤,弹一首很有力度的《命运》。文芝韵进来,搂着棠伊的肩,“谁让小伊这么生气呀,张驰,关梓慧,还是被老师批评了?”

       

      “妈妈,你怎么知道会是这些人?”

       

      “你就认识这些人啊。”棠伊听着,这话,怎么那么耳熟?

       

      “那你怎么知道就是我认识的人呢?”

       

      文芝韵边弹着舒伯特的《小夜曲》边说:“一个能牵动你情感的人,一定是你在乎的人。喜怒哀乐,任何一种,都是。”

       

      【30】不可说(1)

      年级组班主任开会的时候,很多班主任都和徐欣雅反映,说退饭票手续太繁琐,有些家长有意见。赵云萍听了心里倒是奇怪,他们班好像没有这个问题。但还是得过问一下,不然,自己真成了甩手掌柜了。

       

      回办公室,徐欣雅进里屋转呼啦圈。

       

      “您悠着点,最近怎么好上这个了?”赵云萍倚着窗台说,眼睛不时向外看。

       

      “一天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我现在要多运动,不能老坐着。我跟你说,你也得注意。女人,一旦上了四十,你能特别明显感觉身体的变化。尤其咱们这种,腰都不好。”

       

      赵云萍只是笑了笑,她们哪有时间运动,每天判卷子判作业还忙不过来呢。

       

      “你又打棠伊了?”

       

      “没有呀,我哪有那么暴力?”

       

      “那你看什么?”徐欣雅扬脖,下巴冲着窗外。

       

      赵云萍无奈地叹了口气,确实是这个不省心的孩子。昨天自己让棠伊去总务办公室领东西,说快一点,因为已经打预备铃了。结果人家倒好,看下节是政治课,直接旷课了。但是棠伊没想到赵云萍和政治老师换了课,结果直接被赵云萍请进了办公室。赵云萍听棠伊解释,恨不得踹棠伊一脚。说路过音乐教室,老师在放一张交响乐的CD,觉得好听,就听了一节课。200个蹲起,棠伊第一次希望赵云萍是打自己一顿,而不是体罚。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要不是赵云萍扶,棠伊真的是站都站不起来。而现在,赵云萍看坐在树底下不去活动的棠伊,真是觉得徐欣雅说得太对了。7班,最让人放心,也是最不让人放心的孩子。

       

      “棠伊,走啊,踢会儿毽子去。”

       

      “不去,你让我坐会儿吧。”

       

      关梓慧一脸鄙视,“是不是我技术太好了?这次让你二十个怎么样?”

       

      “哎呀,不踢不踢,你找童鹤。”“童鹤!快来陪关大画家踢毽儿。”

       

      童鹤走过来,看棠伊的样子,扫视了一下,有些担忧。

       

      “怎么了棠伊?肚子痛?”

       

      “哎呦,你怎么学的跟张弛一样。我一没精神就觉得是姨妈嫁到。陪你们玩,陪你们玩总行了吧。”棠伊艰难地站起来,但是腿抖得厉害,轻轻一抬就痛得不行。

       

      棠伊聊着天,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大慧,演讲比赛的事,你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行吧,咱们班也没几个人报名。”

       

      “乔晓瑜报了吧。”

       

      “嗯,她报了,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这么积极。”

       

      童鹤说:“张驰也报了。”

       

      “什么?”棠伊和关梓慧异口同声。

       

      “嗯。”

       

      “哎呦,了不得了不得,爱情的力量竟然如此伟大。”关梓慧看着天空感叹。

       

      童鹤把毽子往关梓慧身上扔,“大慧,你说什么呢。”

       

      关梓慧捧着毽子走到棠伊面前,含情默默地说:“她说你们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我都没有和你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棠伊笑着配合着关梓慧,捧起关梓慧的手,拉着她走到童鹤面前,看着童鹤说:“都是我的错我的错,我不该和她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我答应你今后只和你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童鹤听了脸红的跟苹果一样,“你们真讨厌。看还珠格格入迷了吧。”

       

      关梓慧又说:“山无棱。”棠伊说:“天地合。”两个人一起捧着毽子送到童鹤面前说,“才敢与君绝!”

       

      魔鬼一般的笑声从关梓慧和童鹤的嗓子里发出,童鹤一气,直接转身不理两个不正经的人。棠伊和关梓慧见况不妙,赶紧跟上,一边一个搂着童鹤,唱着《当》,“啊……”

       

      旁边打篮球的男生聊着天,“看这几个,不知道又抽什么风呢。”张驰看了一眼童鹤,趁着旁边的人分神,投出一个漂亮的弧线,三分空刷。

       

      下了体育课,周文强来找赵云萍问数学题,赵云萍随口问了问饭票的事。周文强说,没什么不方便,棠伊把钱都退给他了,饭票就算丢了也没影响。赵云萍听了心里觉得奇怪,怎么别的班的同学都退不了,就棠伊能有办法给退了?不过赵云萍也没有多在意什么,反而更在意刚才同学过来问的问题。现在,第一轮复习开始了,同学的问题暴露很多,有些最基础的东西都遗忘了,这是很要命的。复习不是新课,速度快,习题多。如果按照现在的进度走,在复习的时候,同学间差距就会拉大,这不是个好事情。

       

      【31】不可说(2)

      赵云萍在给棠伊签退饭票的单子的时候,问了一下,棠伊怎么给大家退饭票,却没想到棠伊竟然有一丝紧张。赵云萍马上有数学老师的讨论会,没有再问棠伊什么,就说放学再过来找她。但是,棠伊只感觉大难将至。有些事情,老师还是不知道的好。

       

      放学之后,棠伊没有管值日,找童鹤代劳,反正今天刚好是张驰那组。如果赵云萍找她,就说今天晚上要去看演出,时间紧,先走了。

       

      童鹤看棠伊紧张的落荒而逃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

       

      “怎么了?叹什么气?”张驰问。

       

      “没什么。”

       

      “对了,等一下,你帮我看看我的演讲稿吧。”

       

      童鹤突然想起体育课的事,不自觉笑了出来,说:“好啊。”这倒让张弛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加快了做值日的速度。

       

      赵云萍忙的忘记自己要找棠伊的事情,下了班就直接回家了。做饭的时候把女儿叫到身边,问了问她现在学数学遇到的难点,想对复习方案找点参考。可惜,这个问题,白问她女儿。高一的数学,对她家瑞瑞没有任何难点。到是女儿抱怨,说体育课体能测试总是不合格。赵云萍无奈,没有体育细胞的事情,女儿是完完全全随了自己。

       

      判着课堂练习的卷子,赵云萍不禁发愁。文科班,拉开分数的,就是数学和英语,可是,现在的情况,比她预想的要差,公式学生还都记不清。但是,她要接受,不可能人人都是棠伊。看着棠伊的卷子,赵云萍放心,又不放心。她找棠伊谈过,问她怎么记下来那些公式的。棠伊说她从来不背公式,不光数学,所有理科的公式她都不背。自己想一遍原理,就都记住了。说有的时候,做题用的不是最终的公式,可能是推导过程的一步,光记公式不知道原理没用。这样的学习方法,赵云萍没法要求所有同学都用,一个公式很多同学都记不下来,更不要说理解推导过程。可是,棠伊也有自己的短板。抽象的数学都学得特别好,但是实际应用,却是急不擅长。统计题是班里同学几乎都拿分的,棠伊算的乱七八糟。倒是童鹤,全面,过程工整,思路清晰,让她最放心。

       

      “赵老师还没休息?”一个有磁性的声音从赵云萍背后传来。

       

      “你回来啦,我怎么都没听见开门?今天演出怎么样?”

       

      “演出一如既往地成功啊。赵老师太专注了。”

       

      “唉,都是不省心的孩子。”

       

      男人给赵云萍揉着肩。赵云萍享受着肩上有力的大手。

       

      赵云萍让棠伊中午去找她,只是为了把统计部分的问题解决,她给棠伊制定了特殊的复习计划。可是她发现,这孩子这两天总躲着自己。猛然回忆起,上次找棠伊,棠伊好像并没有来找自己。赵云萍微微眯着眼睛,思索着什么。好孩子,自己不来,难不成让她亲自去抓?

       

      不审不知道,一审赵云萍自己都吓了一跳,孩子怎么什么招都想得出来。赵云萍炸棠伊,说是不是有事瞒着她。棠伊也确实做贼心虚一般,但又真的不想告诉赵云萍。赵云萍一发威,棠伊看没办法,就说了实话。

       

      “造假!你真是长本事了!”

       

      “老师,真的没办法,您看春天,请病假的同学多。我有让同学保存饭票,但是那东西,放笔盒里,咣当两天就坏了,男生心粗的,房校服兜里,也都攒的不像样子。但是,不能不退啊,二三十块钱呢。”

       

      “那你就去外面作假的!不能和我说吗?你知道吗,你这是违法!大家要都像你这么干,还买饭票干嘛,直接自己印饭票不就行了吗?”

    • 0
    • 0
    • 0
    • 45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