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母女惩戒》【f/f】【学校教育】转载

      那天下午来到菲尔兹女子高中的校长办公室的人会看到一个不寻常的景象。不是有一个紧张的女学生在等着见校长,这是很普遍的。不寻常的一面是坐在她旁边的成年妇女。简单的观察证实了这两个人是母女,两人都有相同的金发,蓝眼睛和清晰的身体特征。

       

      母亲穿着一件短袖红白相间的连衣裙和黑色的高跟鞋。与她那焦虑的女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冷冰冰地盯着前方,她的脸是中性的。女儿常常抬起头来看着她的母亲,张嘴好像要说话似的,然后她就再也想不起来了,低头检查她的双手,紧紧地搂着她的膝盖。最后,接待员办公桌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接待员拿起听筒,听了一会儿,然后把它挂在钩子上。“沃尔科特女士现在要见你们了,”她对这对母女说。“一直往前走,穿过那儿。”

       

      这位妇女默默地护送她的孩子走进校长办公室。女校长恩沃科特女士,一位一头棕发的中年妇女,和那位母亲差不多大,从她的办公桌后面站了起来。“杜西太太,珍妮,请进来,”她问候她的客人,两位女士握了握手,然后沃尔科特女士指了指桌子另一边的椅子。“请坐。”当大家都坐下时,沃尔科特女士直截了当地说了几句话。“杜西太太,我很感谢你这么短时间就到这里来。我们相信让父母尽可能多地参加教育活动是很有帮助的,尤其是在这样严肃的事情上。”

       

      杜西太太稍点了点头,珍妮继续玩弄着她的手,咬了咬她的下唇。沃尔科特女士继续说。“正如我早些时候在电话里告诉你的那样,珍妮今天早上在考试中作弊被抓到了。这是她第三次考试作弊,通常,根据学校规定,珍妮将被开除。”

       

      那女孩震惊的睁大了眼睛,杜西太太仍然一动不动。“然而,”沃尔科特女士接着说,“因为你的合作,我们想出了一个替代方案。当一个学生多次犯同样的罪行,比如珍妮,我们经常会发现,她没有得到她在家里需要的教育。父母的参与在一个年轻女孩的成长期非常重要,你同意这个观点吗?”杜西太太又点了点头。

       

      “因此,在纠正学生的不当行为时,父母对孩子的违法行为负有同样的罪责。只要有可能,我们就设法让家长承担对学生的惩罚。”沃尔科特女士然后直接对女孩讲话。“珍妮,你第一次作弊的时候,你的内裤上被打了六下厚戒尺。第二次,是整整十二下。这一次,我要加倍惩罚,而且最后十二下是在你赤裸的屁股上。”

       

      珍妮的眼睛从碟子到餐盘,但沃尔科特女士还没有给出最大的打击。“你妈妈已经同意接受同样的惩罚了。”“不!”珍妮慌张了。“妈妈,不要!你可以狠狠的打我屁股,求你了,妈妈,别让她打你的屁股!”“你们两个要么一起被打屁股,要么珍妮被开除,”女校长直截了当地说。

       

      “那就开除我吧!妈妈,别这样!这不公平!”杜西太太第一次讲话。“这样的惩罚很公平,沃尔科特女士说的很对,我一直忽视你,珍妮。我让我的工作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但现在情况会改变的。”“妈妈,不!求你了!这都是我的错!别让她打你,求你了!”“珍妮,”她母亲温和地回答道,“你不应该受到责备,如果我把你抚养得更好,你就不会作弊一次,更不用说三次了,我们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

       

      女孩继续抗议,但杜西太太果断地打断了她的话。“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这是唯一的办法,我不能让你被开除。我们都做错了,现在让我们采取惩罚措施,重新开始。”沃尔科特女士点头表示赞同。“非常明智,杜西太太。请你站起来,把你的椅子搬回去好吗?”杜西太太把她的椅子靠在墙上,离得远远的,而校长打开了一个橱柜,拿出了一个木制的厚重大桨。

       

      珍妮坐立不安地坐在椅子上,轻轻地呻吟着,“不,求你了,不要。”“请弯下腰来,杜西太太,”沃尔科特女士吩咐道。

      不一会儿,珍妮母亲把身子趴到校长的办公桌上,两手抓住了那头。“现在,一直呆在那个位置,直到我惩罚完成为止。否则,我就得重新开始,你明白吗?”“是的,”杜西太太回答,全神贯注地盯着珍妮。女儿脸红了,想把目光移开,但发现她的眼睛又回过头来看母亲。

       

      “很好!”校长把桨夹在一只胳膊下,抓住杜西太太的连衣裙下摆,把它掀到腰间塞进腰带。珍妮喘不过气来,她母亲的连衣裙下面没有连裤袜或长袜,只有一双平白的棉质内裤,被那女人紧张的大腿和臀部拉到了极限。沃尔科特女士把桨紧贴着杜西太太的屁股,量了一下距离,然后退了回去,接着又狠狠地抽向丰满的屁股。

       

      啪!这声音在小房间里回响。珍妮颤抖了一下,杜西太太深深地吸了口气。校长等了大约十秒钟,然后又重复了一遍。啪!

      杜西太太抖着身子,一个小小的“哦!”不由自主地离开了她的嘴唇,但她的手任然在抓着桌子边沿。惩罚继续进行,两下拍打相距十至十五秒。每次木桨落在杜西太太的屁股上时,她都会蠕动着,流着口水。珍妮无法把眼睛移开,她把双腿紧紧地抱在一起,好像要挤成一个球似的。

       

      最后,沃尔科特女士打了第一部分的最后一下木桨。啪!杜西太太静静地趴在桌子上,她的呼吸又浅又快。校长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让她们俩都休息一下,然后把木桨放在桌子上。“接下来的十二下木桨将抽打在你赤裸的屁股上,”她宣布说,她把两只手放在杜西夫人内裤的腰带上。珍妮又插话了。“不,求你了!别再给她打她屁股了!她受够了!求你了!”“安静点,珍妮,”她母亲紧张地回答。“我们同意这是适当的惩罚,来吧,沃尔科特女士。”

       

      “好吧,你就不能不脱她的内裤吗?”

      “珍妮,我说安静。相信我,我和你一样希望这件事结束,而你只是通过打断来延长时间。“当沃尔科特女士顺利地把杜西夫人的内裤拉到膝盖的空隙处时,女孩陷入了沉默。她吓了一跳,因为她母亲的屁股被木桨抽打成了红色。校长毫不迟延地拿起木桨,又一次用手抵着杜西太太的后背,然后木桨重重落下!木桨狠抽在了臀肉里,杜西太太疼得大声哭叫,被抽打的臀肉先是变成了白色,然后又变成了黑紫色,最后变成了愤怒的大红色。啪!木桨重复了一遍。珍妮跳起来捂住她的嘴和鼻子,她惊恐地望着母亲。

       

      啪!“哦!呜呜呜!”啪!“喔!”杜西太太闭上眼睛抵抗疼痛。珍妮的手从她的脸上移开紧紧地握住她坐着的椅子。啪!杜西太太从地板上抬起左脚。啪!左脚向下,右脚代替了它的位置。啪!右脚向后退。啪!双脚向上踢。啪!又是一阵痛哭喊叫。啪!木桨抽打声和哭叫声重复。

      啪!只踢了一条腿,但尖叫是迄今为止最响亮的。沃尔科特女士用力打下最后一下木桨。啪!杜西太太仰着头,嚎叫着,抬起两条腿,然后又在桌子上趴下来。房间里异常安静,眼泪从杜西太太的眼睛里流了出来。她的屁股现在是纯红色,一些紫色的区域显示出迅速发展的瘀伤。

       

      过了几分钟休息时间,校长开口了。“很好,杜西太太,你的惩罚已经完成了,你现在可以起来了。”杜西太太松开桌子边沿,慢慢地把自己推向后边,两只手伸向她红肿剧痛的臀部。她按摩,轻轻揉搓,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内裤拉回来,同时接受沃尔科特女士的一些纸巾擦擦眼泪。然后她们转向那个女孩,她仍然孤立无援地坐着。

       

      “好的,珍妮,轮到你了,请趴到你母亲刚才的位置。”珍妮很不情愿地站起来,拖着脚走到桌子前,趴在桌子上。沃尔科特女士不慌不忙地拉起她的校服短裙,露出了白色棉质内裤。她没有重复她关于不要离开位置的指示,然后开始在珍妮撅起的屁股上狠抽。杜西太太无动于衷地看着珍妮挨打,她还在擦着自己红肿的屁股和流泪的眼睛。

       

      珍妮,也许试图效仿她母亲的榜样,很好地接受了最初的十二次抽打,每一次都在叫喊和踢腿,但她仍然紧紧抓住桌子。当沃尔科特女士拉下她的的内裤时,她轻轻地呻吟起来以示抗议。沉重的木桨抽击着她赤裸的屁股,这是珍妮无法忍受的。

      啪!“喔喔喔!”啪!“啊!”啪!“请不要再来了!”女孩松开桌子,伸手从背后伸过去捂着屁股,以避开更多的惩罚。

       

      “珍妮!”沃尔科特女士警告说。“我很吃惊!你妈妈完成了她的惩罚!你肯定和她一样勇敢!”

      “求你了,沃尔科特小姐!太疼了!我再也受不了了!求你了!”

      “小姐,把手放回桌子上,我要开始打你屁股了!”

      “不,请不要!我已经吸取教训了!我不会再作弊了!求你了,住手!”

      杜西夫人打断了她女儿的恳求。“珍妮,现在立刻把你的手放下或者在沃尔科特女士打完之后,我再给你欠揍的屁股一顿狠打。”

       

      珍妮听了母亲的话后,又重新握住桌子边沿。尽管她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当木桨又开始抽打时,她无法保持姿势。

      啪!“啊啊啊!”

      啪!“哦哼!”

      啪!“得了吧!”

      啪!“求你了,不要!”

      啪!“没有更多了!”

      啪!“求求你,住手!”

      啪!“妈妈,拜托!”

      啪!“不要打了!”

      啪!“啊!”

       

      然后,一切都结束了。珍妮软软地趴在办公桌上,不由自主地抽泣着。当沃尔科特女士把木桨收起来时,杜西太太站在女儿旁边,轻轻地揉着女孩颤抖的背和肩膀。

      “好了,好了,珍妮,”杜西太太轻声安慰珍妮。“好了,一切都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亲爱的。”珍妮重新站了起来,然后紧紧地抱住了母亲。

       

      “我…对不起,妈妈…我很抱歉,”她在抽泣之间喘着气说。

      “我知道,亲爱的,我也很抱歉,我们别再这样了,好吗?”

      “好的…呜呜…呜…”珍妮趴在母亲的肩膀上哭了几分钟。杜西太太紧紧地抱着她的女儿,来回摇晃,发出柔和的安慰声。

      沃尔科特女士处理着桌上的文件,当女孩恢复镇静,拉起她的内裤时,女校长说:“珍妮,请在外面的办公室等几分钟,我要和你妈妈说几句话。”在她和母亲最后一次拥抱之后,珍妮缓缓地离开了房间。

       

      沃尔科特小姐对杜西太太说,“珍妮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但作弊这种事不能再发生了!这次我因为你原谅了她,但下次我不得不开除她。”“绝对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我保证。”杜西太太回答。“回家后,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她爸爸,他会用木桨让她的屁股起水泡的。”在告别沃尔科特小姐之后,杜西太太带着作为母亲最严厉的表情离开了办公室,带着她的女儿回家。沃尔科特女士内心微笑着,她又一次把注意力转到了自己的职责上,监督着菲尔兹女子高中学生们的行为。

    • 2
    • 0
    • 0
    • 2.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