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f/f】领导者4(续)(转载)(作者不知)

      【25】千禧

      赵云萍不会惊讶期末考试大家都成绩平平,毕竟会考过后,这学期最大的难关就度过了。但是,赵云萍惊讶于棠伊的成绩,全班第二,年级第二,数学是年级第一。徐欣雅看着文科班的成绩单对赵云平说:

       

      “棠伊这次是黑马呀,是不是很欣慰?”

       

      “确实,我还真没想到。”

       

      “看来你的教育方式还是管用的。”

       

      赵云萍摇了摇头,棠伊如果是因为怕挨打而发奋学习,那她就不是棠伊了。对,是发奋。按照棠伊的个性,稍稍细心一点,稳居班里第九第十名绝对没问题。但是,要想进前三,付出的可就要多得多,而她的动力来源于什么?

       

      晚上回家棠伊找妈妈在成绩单上签字,文芝韵看见棠伊进步如此之大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但是,这成绩,是在文芝韵意料之中的。棠伊,这段时间,几乎没有在十二点前睡过觉。送夜宵进屋时问棠伊作业现在怎么这么多,棠伊都会说作业已经写完了,再看会儿书。虽然不清楚棠伊为什么突然这么努力,但是文芝韵清楚棠伊现在就如雨后春笋一般。

       

      “这不会是你给爷爷准备的贺寿礼物吧?”文芝韵打趣地问。棠伊和棠司令的生日是在同一天,也恰好都是在寒假,每年都会大办。

       

      棠伊接过妈妈签好的成绩单说:“怎么会,爷爷什么时候在乎过我的成绩。”

       

      “那你准备的什么?”

       

      棠伊嘿嘿一笑,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玻璃瓶,“看,我给爷爷泡的药酒。”

       

      文芝韵有些惊讶,接过瓶子打开闻闻,虽然自己不常饮酒,也知道这酒泡的绝对是上品,“什么时候做的?我怎么不知道。”

       

      “一直放在张弛家,我让张叔教我泡的。”

       

      “你还真是知道爷爷喜欢什么,这他一定特别高兴。”

       

      最后一天课上完,赵云萍找棠伊,递给棠伊一个大信封。

       

      “这是什么?”棠伊问。

       

      “打开看看。”

       

      “啊!柏林爱乐的演出碟!还是卡拉扬的!”棠伊眼睛泛着光说。

       

      赵云萍看棠伊高兴的样子,心说他家先生帮忙挑的礼物还真是挑对了,“送你的。”

       

      “啊?真的?老师,为什么送我呀?这个太贵重了,这可是德国原版,而且是珍藏版,国内找不到的,您从哪里搞到的?”

       

      赵云萍听着就笑了,嘴上说的客气话,但是眼睛就一直盯着光盘没离开过,真是一点都不可爱。“不要?那我拿回去了。”

       

      “不是,您得告诉我,为什么送我呀,理由合适,我就收下了。”

       

      “怎么说话呢?还得我求着你收下?”

       

      “不不不,我哪敢啊,这不是无功不受禄吗。”棠伊的眼睛依旧盯着光盘。

       

      “这次考得不错,外加这学期班里的事情都处理很好,赏你的。”

       

      棠伊睁大眼睛,抿了下嘴,考得不错她承认,但是班里的事情,其实,还是给赵云萍带来不少麻烦的。“我……我还是给您添了不少麻烦的……”

       

      赵云萍轻轻拍了两下棠伊的屁股,“知道给我添麻烦,下学期就继续努力,不为我着想,也为它着想着想。”

       

      棠伊听了偏身闪开,一脸窘迫,“哦。”

       

      赵云萍看棠伊把光盘抱在怀里,鼓着嘴的样子,也在奇怪,为什么她的女儿对音乐一点兴趣都没有?

       

      “老师,您班的学生,包揽第一第二,领导有没有表扬您啊?”

       

      果然,棠伊……

       

      作为一名老师,无时无刻都在跟学生强调,学习是为自己的,不是为别人。可是,动力呢?自己成为学生的动力,是该欣慰,还是该忧虑?棠伊,是个特例吧。孩子很少为了自己做什么事情。有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这孩子在求什么,想要什么。或者说,棠伊,很简单的,就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做可以帮助到别人的事。谁说的清呢?也没有必要说清。

       

      “表扬,你当老师们都多大了?”

       

      “哦……”棠伊显得有些失落。

       

      “被徐老师表扬了,说带班带的不错。”

       

      “真哒!”

       

      “嗯,还有老师羡慕我有个好班长。”

       

      “啊!他们真这么说?”棠伊把怀里的光碟又抱得紧了点。

       

      “他们说是他们说,再好的班长不也得慢慢调教,你说是吧。”

       

      棠伊咽了下口水,心说,是呀,有谁知道自己和老师之间摩擦与配合?

       

      “行了,回去吧,好好享受假期!下学期,可是史地政的会考,对你来说,没这么轻松了。”

       

      “哦,老师,提前祝您,新春快乐啦!”

       

      “谢谢!”赵云萍起身,搂着棠伊的肩膀,把棠伊送出办公室。

       

      家庭寿宴之上,棠司令眼里只有她的宝贝孙女,“来来,小伊,陪爷爷喝一杯!”

       

      “爸,别让孩子喝酒,刚多大?”棠伊的爸爸棠兴国说。

       

      “多大?小伊三岁就尝过我泡的酒了,是吧,小伊。”

       

      “是呢,爸总拿筷子头沾酒给小伊尝。”文芝韵笑着说。

       

      “对嘛!女娃娃不豪气一点,以后会被傻小子欺负的。再说,这自己泡的酒哪有自己不喝的道理。”

       

      “好,我敬爷爷一杯,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棠伊一仰脖,干了一小杯。

       

      “好好,这丫头好!你看,随我,能喝!这爷爷就放心了,这丫头绝对差不了!”

       

      棠奶奶就是笑,也不说话。全家,能让老爷子这么高兴的,也就是棠伊。

       

      “丫头,爷爷还是那个意思,江山,爷爷给你打下来了,你的叔叔伯伯们帮你们这些孩子护着这江山,你们呀,趁年轻,出去看看,把那些浑身长毛的人的那些新鲜玩应儿,弄明白了。将来啊,这些大好河山,就在你们手里,别人抢都抢不走。”

       

      棠伊知道爷爷的意思,留学。

       

      “哎呀,老头子,棠伊还小。”

       

      “小什么呀,我14岁就上战场了。见世面,就是要早。兴国,咱们棠家,就小伊一个,你要是不给培养好了,老子可削你!”

       

      棠伊听了笑个不停,“我听爷爷的!”棠伊没有什么顾虑,没有太多的想法,出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好,她喜欢挑战。但是,只怕,不好出去。

       

      “上次爸说了之后,我回去也查了查资料,小伊要出去,过了年,就要着手准备了。”

       

      “嗯,还是芝韵是明白人。来,我们棠家能有你这么个好儿媳也是积了德了,我老头儿敬你一杯啊。”

       

      “爸,爸,您不能再喝了。”

       

      “没事儿!今天高兴!2000年了!你知道,我们打仗的时候,能不能活到明天都不知道。”棠司令说着,眼睛有些微红。

       

      棠伊看着爷爷,硬朗的老爷子,身上总是会时不时透出些哀伤,大义凛然般的哀愁。可就是这些,总是让棠伊着迷。

       

      风霜雨雪,冬去春来,是爷爷的一生吧。棠伊来到院子里,看着小树上落的积雪。爷爷奶奶送给自己的礼物,是一幅字画。画是奶奶画的,字是爷爷提的。就是面前的这颗小树,春天枝繁叶茂的样子。爷爷的字苍劲有力,‘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棠伊哈出了一口哈气,不自觉地冲着暖阳微微一笑。

       

      【26】路

      二月的天气,依旧寒冷,尚且还感受不到意思春日的气息。棠伊穿过学校的走廊,透过窗户看下面光秃秃的树枝,果真是不太喜欢,太过枯瘦。赵云萍在办公室,捧着套了母亲亲手勾的毛线套的玻璃杯,有些埋怨假期怎么这么快就过去了,而且今年的气温怎么会这么低。

       

      棠伊看到赵云萍难掩高兴之情,其实假期,还挺想老师的。除了会打人,有些偏激,老师真的没什么让自己不喜欢的地方。

       

      “是不是长个了?”

       

      “可能吧,睡眠充足。”

       

      “这个通知单一会儿发下去,这学期开始周六要补课了。”

       

      “啊?”

       

      “啊什么!”

       

      “哦。”

       

      赵云萍看棠伊有些懒散的样子,心说真是欠敲打。上学期好不容易把她这懒散的毛病扳回来一些,一个假期,全都回去了。“你可得打起精神来。史地政对你来说是什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

       

      棠伊没有回答赵云萍。留学的事情已经提上日程,会考成绩当然是最重要的成绩,所以她清楚自己要什么。但是棠伊不想告诉赵云萍自己可能不会参加高考,甚至说,她大部分的学习精力可能不会放在学校。如果赵云萍知道了,还会教导自己吗?那么多的学生,那么多要冲过高考独木桥的学生需要赵云萍的引导,少一个棠伊,岂不是更好。

       

      赵云萍看棠伊的神色以为孩子觉得压力大,和缓地说:“也不要有压力,对你的要求还和上学期一样。期末考那么好,说明还是有实力,保持住就行。”

       

      棠伊还是没说话,就是点点头。

       

      “你的作业,都交齐了吗?”赵云萍问,但只是出于关心。假期作业多,要等童鹤统计出来完整名单估计要明天了。

       

      棠伊拽了一下校服的领子,“基本上吧。”

       

      “什么叫基本上?数学都交齐了吗?”赵云萍晃了晃杯子里山楂。

       

      “嗯……您留的书后习题都和知识点总结都写了,一日一练没写。”

       

      赵云平说这孩子倒是诚实,“为什么不写?”

       

      “那个东西也不符合高考出题思路,而且上面的那些什么小知识都特别幼稚,跟给小学生的一样。不像您,留的都是有针对性的。”

       

      这话要是别的一些同学说出来,赵云萍是断不会轻易放过的。但是棠伊,是有这个资格的。统一的假期作业,她是不判的,走走形式,打个勾,写个好就完事儿了,但是她留的作业,她会认真看。棠伊有头脑,抓得住重点。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棠伊也没想到赵云萍那么轻易就放过自己,回班,正看见张驰在帮童鹤统计作业。关梓慧在旁边画画。棠伊凑到关梓慧旁边,是在画张驰和童鹤,“哎呦,你的水平是不是又提高了。”

       

      “谢天谢地,有人能肯定我了。你都不知道我假期怎么过的。每天一百张速写,我那个老师就是个疯子。”

       

      “你是想考央美还是清华?”

       

      “清华呀。”

       

      棠伊拿起关梓慧的画本,翻看着里面的画,还就是张驰童鹤那张最好。至于为什么最好,可能是,关梓慧把形态之外的感情也画了进去。“你什么时候送我一张画呀,签个名,等你成大家之后我拍卖去。”

       

      “唉,其实我还是喜欢漫画。”

       

      “对吼,去年教师节,你画的赵老师我还记得呢。”

       

      “但是吧,在国内,不好发展。”

       

      “那你想考什么?”

       

      “设计类的吧。”关梓慧和棠伊聊着天,手上却不停,时不时抬头看着棠伊。

       

      ‘刺啦’一声,关梓慧撕下一张画,“郡主不要嫌弃,随手两笔,请笑纳。”

       

      “这么快!”棠伊看这画上自己的样子,神态,动作,惟妙惟肖。

       

      “小意思啦,这还算慢的。”

       

      棠伊边发着通知单,边看着班里同学百态。都说大学以后,每个人的轨迹会开始不同,其实,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不一样了吧。同学们看了通知单怨声载道。这是一种被人卖还帮人数钱的感觉。补课,要交钱,然而,有谁愿意来补课?

       

      高二年级的老师开工作会。重点讨论了周六补课以何种形式进行,是分层,还是就按原班级上一天的课。理科班的老师都同意分层,普通班因为人多,程度参差不齐。但是文科班,赵云萍发言,特意将棠伊拿出来做典型。对于偏科的同学,分层教学是不合理的,好的科目越来越好,差的科目越来越差。其次,文科班人少,按班级教学,还是可以进行的。到是作业可以进行灵活的选择,AB两套,量力而行。B套量大,基础为主。A套量小,难度大,提高用。徐欣雅很赞同,别的任课老师也没有意见。

       

      “用心良苦啊。”徐欣雅回办公室对赵云萍说。

       

      “也不是光为了棠伊。棠伊这样的学生每届都有,这次两个文科班,偏科的也不算个例。分层教学咱们以前也试过,可是我觉得效果不好。干嘛非要给学生分出个三六九等。特别是文科,没什么会不会的,就是懒不懒的问题,还是大家在一起,督促着好。”

       

      “这学期,是难点。综合要开始上了。”徐欣雅看着教学计划说。

       

      “是呀,文科的综合要开始。我数学一个月以后结课。但是估计这帮孩子早都忘了高一讲的一些东西。”

       

      “我看你交过来高考冲刺的苗子,怎么没有棠伊?她和童鹤成绩差不多呀。”徐欣雅有些奇怪,这些苗子,都是各科老师要重点抓,重点培养的。这学期结束,还要根据成绩进行调整。

       

      “她呀,不适合所有老师都盯着,就适合散养。盯得紧了,她能给你撂挑子不干。由着她吧,我盯着就行。”

       

      【27】庐山(1)

      二十四节气当中,棠伊最喜欢惊蛰。因为小时候爷爷带着自己蹲在院子里,看地上的小虫子从土里爬出来的时候说过,到了惊蛰,大地爷爷就睡醒了,把土里的虫儿也都叫醒了,马上树就绿了,花儿就开了。

       

      可是,烦恼也随之而来,困!

       

      棠伊每天除了要练琴写作业,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英语。虽然自己英语不弱,但是要达到留学的标准,还差了一大截。日日十二点以后睡觉,每天五点半起床,一个月,终究是疲累不堪的。相反,赵云萍这一个月像打了鸡血一样,上课内容多,习题难度大,棠伊上课一点都不敢走神。还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月班里的事情不多,赵云萍没有别的事情交代给棠伊。而让棠伊觉得奇怪的是,这个月见赵云平的次数也不多。

       

      棠伊照例给同学退饭票要找赵云萍签字,但是大中午,办公室里只有徐欣雅。

       

      “赵老师出去了,什么事?”

       

      “退饭票,签字。”

       

      “来吧,我给你签。”

       

      “哦,谢谢徐老师。”

       

      “你们班这谁啊,怎么退这么多?中午都不吃饭?”徐欣雅皱皱眉头。

       

      “嗯,文强有胃病,有段时间都是家里送饭过来。”

       

      徐欣雅不再说什么。

       

      “徐老师。”

       

      “嗯?”

       

      “能不能问您个事儿?”棠伊试探性地问。

       

      “什么事儿?”

       

      “赵老师最近没什么事儿吧?总不在办公室。”棠伊心里终究有疑惑,怕是赵老师有什么事情。

       

      徐老师听了倒笑了,“怎么,没人管你,你不自在了?”

       

      “哪有,这不是出于学生对老师的关心嘛。要是不能说,就当我没问。”

       

      徐欣雅想了一下,“倒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只不过跟学生没什么关系。”

       

      棠伊没懂。

       

      “师大下周有一个数学讲座,你们赵老师是主讲人。”

       

      “啊?在大学里讲?”

       

      “对呀,赵老师这段时间都在准备这个,事情比较多。”徐欣雅看棠伊惊讶的样子,明白孩子心里怎么想的。觉得,有些事情,自己多嘴告诉棠伊,不是坏事。“你的赵老师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中学老师。”

       

      棠伊在脑海中快速思索,赵老师,好像确实和别的老师不太一样。除了仅有的一次听到校长批评赵老师,别的时候,老师们和校领导好像都给赵云萍几分薄面。“赵老师,是不是教学水平很高?”

       

      “嗯,赵老师虽然不是特级教师,但是在数学教育方面有独到的见解。甚至是对大学的教授课程都有帮助。所以,赵老师是区里数学教研组的骨干。你们的数学成绩虽然不突出,但是跟区里的其他各学校比,强了很多。当然这也是源于学校这次大胆的决定,让赵老师带一届文科班。原来赵老师都是带理科实验班的。”

       

      “赵老师这么厉害?她怎么从来不跟我们说?”

       

      “跟你们有什么可说的?你们难道得知她是北大高材生就会更认真学数学吗?”

       

      “赵老师是北大毕业的?”

       

      徐欣雅点点头,“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但是赵老师本是可以继续深造的,由于种种原因,耽误了。”

       

      棠伊从来没有想过学校之外的赵云萍是什么样子,今天听徐老师谈起,觉得赵老师就是一个谜。可是,这也没错呀。自己尚有事情不能告诉老师,老师又有什么义务跟自己说过去的故事?自己是不是很幸运?竟然有这么厉害的老师教自己?而自己是不是也不错,可以被这样的老师看上?

       

      所有的兴奋,疑虑,有时候,会被一些麻烦事冲散。郁闷地回班……

       

      “郡主,为什么这个月不给退啊。”

       

      “唉,也不知道学校什么新规定,退饭票,要把饭票也交上去。”

       

      “原来不是只要假条,家长签字,班主任签字就行吗?饭票早不知道扔哪去了。”

       

      是呀,棠伊也知道,印饭票的纸质量很差,平时好好保存还会有损坏呢,更何况是多余的。管食堂的老师也是气人,干嘛不在月初讲清楚。这一个月岂不是亏大了。

       

      “我来想办法,你们都先看看,能不能找到。”

       

      下午的自习课,赵云萍回来了,自习课改成了数学习题讲解。棠伊看着赵老师,有些呆滞。从前的数学课,都专注于知识了,从来没有细细品味老师的讲课方式。细细观察,才发现,老师讲课的抑扬顿挫原来都不是随随便便的。关键的步骤会重复说很多遍,但从来都是不急不缓。有同学如果摇头还不明白,她就再讲一下,而且一定能讲到关键地方,明确解开同学不理解的那个结。棠伊也才发现,自己上数学课,为什么再累都不会困。因为,老师讲课,充满激情,哪怕是习题课,也有声有色。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在画图的时候,总会说点有趣的数学故事,给大家放松。一旦转过身,便又开始讲得一板一眼。能用两种方法解的,老师不会只讲一种。有同学如果提出了好的想法,赵老师会歪头停顿几秒,如果同学说得对,老师不会吝惜任何夸赞。如果不对,老师也不会生气,反倒会在黑板上带着大家一起验证,让所有人经过思考后避免类似的逻辑错误。

       

      “棠伊!发什么呆呢!困就出去洗把脸。”

       

      棠伊被吓了一个机灵,看着赵云萍微皱的眉头,“啊,不用,老师。”

       

      “去,黑板上,把题做了。”

       

      “哦。”

       

      棠伊心里有些无奈,老师对谁都好,都会鼓励肯定。唯独对自己,总是那么严苛,尤其是当着同学的面的时候。

       

      “你那个因式分解,怎么做的?过程呢?”赵云萍看着棠伊的解答过程。还是老毛病,跳步厉害。

       

      “老师,这个一凑就出来,没有过程呀。”棠伊小声说。

       

      “就你厉害是吧,12分的题,你拿11分,那你是会做,还是不会做?”赵云萍瞪了棠伊一眼。棠伊知道,赵云萍最烦自己嘚瑟。老老实实在后面补了过程,写得别别扭扭。

       

      赵云萍知道棠伊脑子好使,确实,这种小步骤,高考是可以省略的。但是,到黑板上做题,就是要给同学们一个榜样,就是要规范,让所有人都看得懂。跳步,有什么意义。

    • 1
    • 0
    • 0
    • 55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